漸漸重組人生頹敗的臉,再以微笑面對時間裡廢墟
 
 
 
 
將時間從夢裡拉回,再將空間埋入現實裡
 
 
聽見


有一種憂鬱
橫躺某日午後

腦海內
發出聲響
爆炸 突發
燃燒氤蘊而生
我的耳內
拉出一串瑣碎

有一種沉默
發自內心

話語裊裊而起
時間飛快
蝸邊的夢在邊緣抽了根菸
兜轉一會兒
給回憶
來記回馬槍


話說
發生當下的那個眼神
來不及
奔回你耳內
燃起篝火
熊熊





            |160826
聽見


有一種憂鬱
橫躺某日午後

腦海內
發出聲響
爆炸 突發
燃燒氤蘊而生
我的耳內
拉出一串瑣碎

有一種沉默
發自內心

話語裊裊而起
時間飛快
蝸邊的夢在邊緣抽了根菸
兜轉一會兒
給回憶
來記回馬槍


話說
發生當下的那個眼神
來不及
奔回你耳內
燃起篝火
熊熊





            |160826
以默 之歌   從它者的口中 拉出一連串似鴉的謎 月光灑落灰色長堤 光影 無聲滯留 時間偷走留白的 話語權,躺成了首 以默的歌 失去後,亦不復返。 你遠行前的眼神 忡忡地盪起 銳利鞦韆 直到夢的口袋 讓現實割刈 收穫一整袋離愁 從再者的手裡 飛翔,自由的綑綁 寂寞脫離 關於夜裡疾行 黑色血腥是如此寫實 手語畫圓 斷開想像的結 時間沉沒 以一個空白漂浮的距離 交錯異色過渡 像張色紙剪壞了窗花 貼在黯的落差 視線,落入欺瞞 之後再不過淡淡逸去                | 160626


逆光
越過時間線
律動穿越思念的潮
無聲世界
張開雙臂舞動
所有目光
向你走來

是無可概括的計算
寂靜位移視線
凝望邊陲
不遠處,有聲響撞擊
逐漸開闔的
微笑,滑向曾經
止住的默

側向過去
是一陣扶搖的氣泡
隨想像逸散
何時能游過眾生
普羅掛降
你也許是樹上
不可移動的紙燈

 
 
 
 
             |160625
扶靈


在視線外角
沉沉的
逐漸模糊中旋轉
時間化開
你顛走
暈黃夜半中

喃喃
自語有如鬼魅起舞
飄移身形
將純淨的靈魂
出竅
自由空間裡來去
。繁多的星群

一手拉帽、順衣
路過未知的碑
滿佈蛛網般的皺紋
眼淚流淌
順著
直達搖幡底下
滿是數字、警語

咿呀
咿呀似叨走的孩兒
少了胸前溫暖
冷風刷過
雙唇間的高峰
你望向遠方
微微走向冷冽的光







          |160625
扶靈


在視線外角
沉沉的
逐漸模糊中旋轉
時間化開
你顛走
暈黃夜半中

喃喃
自語有如鬼魅起舞
飄移身形
將純淨的靈魂
出竅
自由空間裡來去
。繁多的星群

一手拉帽、順衣
路過未知的碑
滿佈蛛網般的皺紋
眼淚流淌
順著
直達搖幡底下
滿是數字、警語

咿呀
咿呀似叨走的孩兒
少了胸前溫暖
冷風刷過
雙唇間的高峰
你望向遠方
微微走向冷冽的光







          |160625
謝予騰 寫:我總覺得自己無法拒絕你詩中的氛圍。


感謝閱讀。這樣就是最好的鼓勵了。



overhere 圖檔
指甲

路經彈指的巷口
你有腹白的
硬盔,保護著
神秘冠冕
出入 每個瞬間
可能的異動

有時緩緩透著臉來
每個細小接觸
扁而堅強
膚淺的女王權杖
無法指涉
肉體 張開翅膀

彈指 反覆而再
你做了 
關於如何抵禦
情感入侵的假議題
頂起硬實的盾
飛快流動在每個瑣碎







            |160426
當男孩愛上女孩 沒有理由 更無須藉口搪塞 當男孩碰觸女孩心思 似夢於意識裡 流動,魚貫愛情 舉手投足之間 不止悸動 曾說遠離 情感言語裡積非成是 夢的枝節微張 在內心角落突冒 若狂的蠍子冷不防螫向 曖昧 佔有慾中 日久生情 於是男孩愛上 那個晝伏夜出的女孩 內心裸刻 細膩卻又深邃 在凌晨 充滿氣味 角落,依舊找尋 或反覆計算可能距離 不啻於等待 星星過於遙遠也該閃爍。 腳步 慢慢靠近 彼此拉攏 身影逐漸交疊─── 當男孩開始愛上女孩 就注定融化在時間裡                | 160417
也許那天


寂寞
來回你瞳散的夜
時光靜止
早晨的親吻
仍等不及在房裡
冒散

某日路過
咖啡杯的櫥窗
單身的味道
散落在騎樓角落
而我卻來不及
撿拾

夢 拉長距離
以最柔軟的姿態
將你包覆在
可能展演的聲音裡
獨自旋轉

我敏感
關於一些可能的
無法抵抗
你思緒起風
當下,喋喋不休

也許那天
什麼都沒能發生
你真實離去
我也的確慢慢
走進一場喧鬧裡







           |160407
也許那天


寂寞
來回你瞳散的夜
時光靜止
早晨的親吻
仍等不及在房裡
冒散

某日路過
咖啡杯的櫥窗
單身的味道
散落在騎樓角落
而我卻來不及
撿拾

夢 拉長距離
以最柔軟的姿態
將你包覆在
可能展演的聲音裡
獨自旋轉

我敏感
關於一些可能的
無法抵抗
你思緒起風
當下,喋喋不休

也許那天
什麼都沒能發生
你真實離去
我也的確慢慢
走進一場喧鬧裡







           |160407
方巾 寫:以物寄情,是酸澀的愛情?

方巾試讀並問好!


感謝版主閱讀。
每到梅雨季節,自己心情便會開啟酸澀的舌氣,
一旦敏感,全身都會傷悲不止

。直到放晴。




問好 圖檔
折耳

我習慣用銅製茶壺
有個折耳穿過你
在邊上鑲飾
一些傷悲的指紋
自從流浪之後
便不再消失

時間思緒裡反骨
你不願清醒
端看夢在指尖流失
身上標示記號
暖黃色調適合愛
夜裡,我獨自佐茶

抽離不了
關於你的人生
早在側耳風雨作颯時
阻擋屬於來時的路
有夢的邊際
是耳朵角度上
共鳴

我折一片耳朵
如同書籤
翻頁所有歲月
記下 幾筆喟嘆
與壺面廝磨
。或許你該忘了所有時間






             |160420
色性

在寂寞的斜方
我偽裝成一隻蟲
時而隱翅
有時飛翔成韻
途經 脆弱的耳朵旁
不禁扭動絕美的臀
試圖在深處播種
並讓你的
潛意識裡懷孕

圓盤的蝸牛
靜坐在你耳後的夏季
逐漸脹大的夢
擠壓每個細數日子
著急,還是等待
一陣徐徐的風
吹來 是如此誘惑
無法拒絕生理的迷失
當初 是如此曖昧

或者成為
一只瘦弱的舌
如此震動自己
莫名用力
時而忘記不久前的麻木
仍不理解關於偷情細節
只為抵抗我
偶發對你的侵略
。或者獸性無謂色情
 
 
 
青梅 你啞啞綻放 所有可能假設旋轉 在放射出的 空間裡 迎來情感急遽 投射與釋放 每到四月 一場場 貼身黏舞穿梭著 潮濕許多 羞澀的愛情 或你也感到一陣暈眩 憑藉酸楚的寄託 時間任性吐蕊 一把青色 旋轉 成一行夢珠 你是攀爬的蜥蜴 在視線裡褪皮 或你曾經路過 我的過去 反覆 年復一年 夢是這樣離散 每到四月 一場場 如此制式的愛 依舊吞吐 空氣裡氛圍 日光 臉上沐浴 你仍自轉 在夢的邊陲 儘管那是這樣難以自拔              | 160424
別喚醒我 請陪著我 像電影那樣寯永 買張票,靈魂 在時間的胸前出竅 若無使人傷悲或快樂理由 請別喚醒我 雙眼在白幕前 游移,像個情人 沒有更多藉口去思考 關於情感的轉折 路人途經的夢 請別喚醒我 在指尖 你是躍動的節拍 努力彈動我耳蝸上的魔 靜靜滲透 至腦,甚至脆弱 而生的風景 鏡前 是相反連結 透過情緒的折相 我始終專注於 感情悶熟 或者拆解惱人視線 陪著我吧 像愛人般的寵。 泡一杯濃郁的記憶 或者沉醉你的 瞳孔中 請別喚醒我                | 160410
四月 過了四月 你仍寂寞徘徊 沉默的夢蟲 時間稀疏枝節 葉片在風中咿呀 整個四月 該怎麼迎來悶熱的暑 路口轉角的燈下 回想徹夜的風 乍夢初醒 遠處 光影婆娑 有節氣踟躕 就這樣慢慢地融入 蹉跎潮濕 這個四月 有雨。 你不再抵抗 讓黏膩的錯覺 硬生生在歲月裡碰觸 關於時節 最好深深回眸 最好 深深痛 或你已然走進 不作聲,卻也恍若 此時存在感藏於風鈴底下 隨擺動 一同遠離 。我們彼此遮掩 或從此不再 期待 愛情              | 160417
綠豆 寫:/你回來的時候
我仍揣著不安的心
在那個角落
懷念起先前的凝望/

有洋蔥味呢。

問好老弟


綠豆


感謝綠豆大哥閱讀。無聲更勝有聲,
況且眼裡濃濃的情感更是難以言喻。
等待是過程,辛苦也心苦,
或有種近鄉情怯的錯覺,也一同
與感情融入了秘密之中。



問好 圖檔
綠豆 寫:/你回來的時候
我仍揣著不安的心
在那個角落
懷念起先前的凝望/

有洋蔥味呢。

問好老弟


綠豆


感謝綠豆大哥閱讀。無聲更勝有聲,
況且眼裡濃濃的情感更是難以言喻。
等待是過程,辛苦也心苦,
或有種近鄉情怯的錯覺,也一同
與感情融入了秘密之中。



問好 圖檔


遠行那天

遠行的那天
有雨落下
白樺樹蟬鳴陣陣
斑駁的光影
與翩然轉身的你
交錯著

時間獨自
在角落剪了窗花
透了光的夢
緩緩步行至此
直到不見你熟悉背影
才停止
空氣裡發酵

殘留的氣味
慈悲地蹲坐你床沿
曾散落一地的
記憶區塊
如今完整擺放
預期花落的地方

偶有陣雨打破沉默
聲音,過份受潮
。或許有天
你回來的時候
我仍揣著不安的心
在那個角落
懷念起先前的凝望








             |160402


遠行那天

遠行的那天
有雨落下
白樺樹蟬鳴陣陣
斑駁的光影
與翩然轉身的你
交錯著

時間獨自
在角落剪了窗花
透了光的夢
緩緩步行至此
直到不見你熟悉背影
才停止
空氣裡發酵

殘留的氣味
慈悲地蹲坐你床沿
曾散落一地的
記憶區塊
如今完整擺放
預期花落的地方

偶有陣雨打破沉默
聲音,過份受潮
。或許有天
你回來的時候
我仍揣著不安的心
在那個角落
懷念起先前的凝望








             |160402
邊境 或你從未步履而過 卻又途經 令人傷悲的地帶 無人咖啡館在轉角 落紅,昏的鴉聲貫穿 赤裸方玻璃 反射掙扎的聲音 用覆蓋痛楚的 小小布巾 繫緊讓芒草劃傷的 一道微暗的 光 你前往未知之境 路上有破碎的果子 沿途散落。 隨手拾起幾只 錯覺 緩緩在腳邊 油然生起 或你亟欲前往 時間裡 海市蜃樓的 邊境,盡可能的 帶走所有相片 假若赤裸的雙目 掃視空洞 無人到過的邊境 無礙內心裡 或你從未逼迫自己 裂頸的白兔 在無人知曉的目炬中 燒灼 關於惡趣的人生 也許一天 自遙遠邊境回返 你的影子成群魚貫 隨著腳步 任憑成形 一只巨大的黑                  | 160402
如常 一切依舊 如同現在的氣候 答應你的紙鶴 用時間 難以平復 對折,再對折 立體了一段等待 如常的飛翔 摘來一個春天 那是夢的苦口婆心 讓遠道而來 光影就這樣透著 錯駁的間隙 尋找秘密戀情 。一切如常 依然,是這樣 天氣 難以言喻 襲來的風讓受潮的氣孔 冒出不自覺的情緒 你羅織成一塊 不小的愛情 鋪在往常來時的路上 一切依舊 如同現在的氣候。 你錯過可能的季風 極力尋找 邂逅時 花落當下 輕輕 輕輕的 猶如一只 等待呼吸的手指 撫摸遠方 也許你捎來訊息 不安而逸散的青春 一切如常 。你飛進一場春雨              | 160401
方巾 寫:在“你的隻字片語/刻成雪花/墜落得沒有目的/我只是一段/文字起頭/開始的/倉促 也結束得/麻木”似乎更能感受到詩中那短暫、蒼涼而無盡地失落愁悵。

方巾試讀並喜歡!


感謝版主閱讀。雪花看似柔弱卻又堅強地落下,為一些未竟之事無奈而死去,
或許宿命,卻也顯得逝去得無以名狀。



問好 圖檔
謝予騰 寫:以看書為意象所呈現出來的畫面,

搭上語調

整個情境顯得光線柔和卻又百無聊賴。

第二段的元素使用比較不同於其他段落

雖不至脫節,但以為可再思量。



感謝版主閱讀。時常會有此困擾,段與段的語氣調整仍要加強。



問好 圖檔
雪花 純白的臉龐 自路上 悄悄來了 訊息 在半空中 落成一片雪般的滄桑 從遠方來 從遠方慢慢的 你的隻字片語 刻成雪花 墜落得沒有目的 我只是一段 文字起頭,開始得 倉促 也結束得 麻木 茫茫走向人群 腳印顯舊 有些紋路拉成時間的皺 需要一場悲傷 來表達 你慌亂中黝黑的背影 劇情,緩緩反白 落下來 躺在掌心 你是外張 在空氣裡的聲音 起伏跌宕,不純粹的 存在,如窗花綻放 積聚許多美麗 卻寂寥無比 緩慢的身影 輾轉歲月 你破成一場反射出的光 只有陰影才可透析 從一盞路燈下 如雨傘般 真實烙下了畫面              |160326
 
 
罈內的寂寞,怎能看盡?或在塵世裡恍惚。假設沒有自己
 
 
 
 
 
好幾個你,魚貫在思緒後面,不倒翁了生命
 
 
 
與書折跪 托著腮幫 側視 一本書 規則整齊 轉身,緩緩依附 曾夾緊筆的 掌心 質樸的味道 牙白色調 黑芝麻平躺鍋上 無意識扭動 擾亂桌上 跳動不已的核桃 密麻的黑點 闖入視線 |請緊緊擁抱我| 或許日子這樣說 但,薄如蟬翼 那些細細的 摺疊的夢 於是,對著書本 折跪而下 那些過於熟稔的面孔 試圖在平面上 尋找曾經 可能的聲響 。一日午后 光影慢慢拉長身體 安靜的人 很多 你依舊托著腮幫側視 一本書 規則整齊 轉身──── 便流掉一輩子光陰            | 160311
與書折跪 托著腮幫 側視 一本書 規則整齊 轉身,緩緩依附 曾夾緊筆的 掌心 質樸的味道 牙白色調 黑芝麻平躺鍋上 無意識扭動 擾亂桌上 跳動不已的核桃 密麻的黑點 闖入視線 |請緊緊擁抱我| 或許日子這樣說 但,薄如蟬翼 那些細細的 摺疊的夢 於是,對著書本 折跪而下 那些過於熟稔的面孔 試圖在平面上 尋找曾經 可能的聲響 。一日午后 光影慢慢拉長身體 安靜的人 很多 你依舊托著腮幫側視 一本書 規則整齊 轉身──── 便流掉一輩子光陰            | 160311
|夾萬  陰詭出入窗口  時間暗算  包裝成盒的  夢 接續隱蔽  於日落前  一處凹槽  以方程式無解跌入  數字自 01 至 99  轉輪在手中  每次輪迴暗夜驚叫  厚重的記憶  盤點逐次出現  拖拉抽屜  許多變形的組合  憑空飛起  程序出入  制度在外圍成圈  試圖庇護  巨大的座落  許多有意無意的符號  私自祕密結社  意圖魚貫於腦海中  逢機的組合  計算來自遠處  機械的動作在詭辯下  顯得單純  只是二分,開或者關  白紙黑字的自許  情緒不再左右  意向的傳遞  自由生存  包裝成盒的夢  持續隱蔽  偌大的窗口出入  總有風鈴聲  一邊慎對一邊  自我理解 於日出前...
 失速的彼道
 
 
 翻轉後
 筆直線條旋踵而至
 一筆筆拉開
 序曲,仍掌握住
 堅韌不移
 那依舊在路道
 上頭有一排排
 人生號誌

 速度的紅
 倏地 飄上了天
 難得早晨露水
 就凝聚於
 失速的彼道
 冠冕下 不失原意
 卻也逐漸忘卻
 原先恍若的
 一道光線

 淡淡地暈開
 眼前的花
 曾盛開在來去頻繁的記憶
 一段段缺失
 無法成行的黑
 閉眼後
 漩渦成印象混沌
 重新加速 或者
 再度失速







              |160220
 
 
 
聽 寂寞在腹中高歌,貪婪虛以委蛇。
 
 
 
 
 
 
有時,過於滿足,會忘了它原本的模樣。
 
 
 
蛋捲 你靜靜躺在時間下緣 等待被擠壓 臉,攤展的五官 讓陽光刺進 似那麼一個錯覺 隨手掌 莫名使力 平面上 任其扭曲塑型 稍嫌柔弱 隨壺口的吐洩 慘白面容在胸前 突起不規則的 泡,像泣訴所受的 隱忍 一次又一次 來回煎熬 你平躺人生裡 火熱青春 鍛造一整片赤化的視線 不畏懼地。 滋滋 在生命中 起伏又跌宕 時間灼熱抽搐 但你仍感到麻木 池內的夢 漸乾 在現實裡無助撐起 或者 等待 讓他把你 慢慢 慢慢的 捲成排列整齊的歲月 販售過去              | 160123
蛋捲 你靜靜躺在時間下緣 等待被擠壓 臉,攤展的五官 讓陽光刺進 似那麼一個錯覺 隨手掌 莫名使力 平面上 任其扭曲塑型 稍嫌柔弱 隨壺口的吐洩 慘白面容在胸前 突起不規則的 泡,像泣訴所受的 隱忍 一次又一次 來回煎熬 你平躺人生裡 火熱青春 鍛造一整片赤化的視線 不畏懼地。 滋滋 在生命中 起伏又跌宕 時間灼熱抽搐 但你仍感到麻木 池內的夢 漸乾 在現實裡無助撐起 或者 等待 讓他把你 慢慢 慢慢的 捲成排列整齊的歲月 販售過去              | 160123
 
 
 
是寂寞的鈴鐺,有人搖它,就發出聲音來。無所謂優雅。
 
 
 
|女孩 回眸時 女孩躺在月亮彎上 為何哭泣? 葡萄色的手 指向 斷碎的珠鍊 舖在寂寞的沙岸邊 不曾遺忘 也未曾醒來 幾次細想 女孩總是不語。 電影劇情似在她身上遊走 上百轉千個眼睛 凝視,從上到下 從艱澀到原始 崎嶇的線條上有幾多 風景,拓印生成 情緒在目光裡 顯得複雜 有如咖啡豆子 滾進時光的機軸 溫熱使香氣 飄散在 女孩倚著可能的 路道上成群羊隻路經 視線有霧,無法 睹視那逐漸隱沒於 背後的光影 再回眸 女孩走了下來 不再哭泣。 碎過的痕跡 刺在身上最細微地方 透出淡淡光線 那是一道純潔曙光 緩緩打在 她最寂靜的腳邊               | 151226
 
 
 
我將為突起的紛爭,告解一段平安夜曲
 
 
 
 
 
 
從一點點到一片片,你在我身上抗拒的張力
 
 
非白 寫:非常非常喜歡下面這段的感覺~


內折一段 短短
思念塞進
感謝版主閱讀。
對於該文的題旨,不同人有不同解讀,
但對自己而言,"破口"是可能性的最大值,
即便那是一段一段帶有機會的問句。



問好 圖檔
 
 
破口


刻意
繞過想望的天空
眼前獨漏
一只乾涸已久
池,許久而深遠
以時間丈量
發現
仍短缺一截
你 原諒這只破口的
距離

內折一段 短短
思念塞進
不大不小的旅行袋裡
時間與空間交錯
迴轉
你丟擲孤單於深遠的
天際,劃過
是一只飛鳥離線般
遮煞
來時的燈道







            |151217
 
 
半人
 
 
腳趾摸索的地上
有些區塊
總是自由與錯覺
相互矛盾
重疊
在不到一半的
空間裡,褪去一半的呼吸
肉體,敏感剩下的
膚觸與撫摸

看 半個時間
惡 半個觸覺
抓 半個思緒
啞 半個人生
說 半件事

追求自由。當下
不完整色調在天空中
突兀又自我
有時,寂性泅泳
歡快的吵鬧在
另一半
顯得惡趣
  卻不真實。於是
半人生活半個世界裡








            |151206
感謝大哥閱讀。因為走過,所以指涉(或許過於年輕了 http://forum.pon99.net/images/smilies/icon_wink.gif )。 常繞錯路,在不遠的路口等待迴轉, 心裡每次都想著為何錯了才悔, 但,沒走錯路過怎會記得? 下次就走對了。 記起教訓挫折才是花多少時間都值得的。如痕跡,傷。 問好 http://forum.pon99.net/images/smilies/icon_wink.gif /那並非 一片過於煽動的風景 僅是誤讀所繞的遠路 。於是步行向前 須在意的 是腳下磨破皮的 痕跡 或 傷/ 對於青壯生命過程中的經歷,所言很是中肯。 問好詩友 綠豆
 
 
 
魚貫沸騰的人龍中,探求味蕾裡極致的可能
 
 
 
 
 
 
將生命吆喝成一首首血淚的歌,販售後,寂寞自處。
 
 
 
 
 
 
躺了一夜,五光十射中尋找大鍋炒的鄉愁
 
 
 
遷徙        ───需要的不是一條特別的路           而是一雙腳下的鞋 身體 引以為傲的 還能伸直。晃動 以鴕鳥奔跑姿態 向光明據點 迎來 一場沙畫座落的夢 曾擁有的 美好是類如彩虹 囊括喜怒哀樂 一切 眼睛 所能 望見 時間無情計算 單方向 往 荊棘的路道 追去 一路解讀 難以思索的 話語。月光下 浮現年華 紊亂的舞步 。 那並非 一片過於煽動的風景 僅是誤讀所繞的遠路 。於是步行向前 須在意的 是腳下磨破皮的 痕跡 或 傷            | 151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