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閱讀。
對未知的事抱予期望是一件韌力且美好的事,
但也充滿好奇與懼怕,時間不論快慢
都公平地過,唯鑿痕的深淺,
是自己施力多寡的證明。



問好 圖檔

謝予騰 寫:歲月的痕跡。
我覺得已經是很好的作品了
再加上題目訂以來年
更是讓詩的韻味
如彥醃漬入味的雞肉一般好吃。

濃霧



灰白的筏
向那
快至盡頭的歲月
駛來,不疾不徐
不顯露一絲紊亂氣息
伸手不見五指
距離裡,任憑恐懼
來襲

膚色的摩擦
穿梭在
莫名紛亂的兩側
外表,似塔堅強
卻讓綿密的
雪,暈濕雙頰
時間便隨著流動
感染回憶

白的聲音
靜靜滑入腦內
蔓延我
抽離不了的人生
你似花非花
在視線上模稜兩可
錯誤就躺在濃密的霧裡
遲遲不願呼吸








              |151018
 
 
來年


乘載不完的愁
慢慢馱往
時間在枝梢轉紅
有些漸層
有些則在你走來的背後
爬行
。虛無遊走
一整個空蕩的距離

越過夢的邊陲
有風景黏在眼角
越是拉扯越是
重複擴張
直到
將一整片悲傷
攤平 然後自顧
自野餐

獨自細數
每個將至的日子
你將它剪成
大小不一的窗花
在臉上
慢慢暈開
來年,就能看見
我過熟的秘密






            |151002
        
感謝綠豆大哥的閱讀。
光影斑駁,會領悟到些什麼也不知道。
但保持一種理性的心,會比讓旁鶩者影響
要來得真實執著得多。



問好圖檔

綠豆 寫:/透過信念的眼
自我而驕傲。盛開的
小野菊
有人摘了
而風還在繼續
我仍在/

如此信念的轉化修辭是好的,比之前讓讀者做美麗的誤讀要好。

問好詩友


綠豆
  因為單身 每當呼吸時 影子都在背後 靜靜躺著 聽時間走在寂寞邊上 接著就跳進 奇數的 莫名空間 思考裡 沒有其他的味道 身體上也無 嘴唇也是。無法 依序於腦海中排列組合 關於女人在印象裡 如何表露 獨自在靜止空間 旋轉自我 那些事的裸白 那些夢裡都微酸難耐 不如褪去 煎熬的意識 鏡子前,原始回甘 是的,我蓄鬍。 不願剃掉的 是起風時微涼的背影 或因孤單而引起 內心焦躁 亦是臉上胡亂長出 鬍渣子 未闔緊的門上 還能看見 一絲抽離的靈魂 有沒有呼吸。我將 自由偎在身旁 依稀躺在 沉睡許久的雙人床               | 150919
 
 
 
這裡有你,有我.....還有影子
 
 
 
試探 轉過身 撩撥月亮上的彎痕 過於光亮 以致於無法直視 傷口隱隱在 暗處作痛 卻不知 一直有意 無意你的過往 假意碰觸 嘗試在情緒裡賣弄起伏 波浪蕩樣 每個騰空的呼吸 都自以為是 假裝愛情 燈流在夜空裡行走 閃爍的夢 表情是無法猜透 心機在牆邊 有貓經過 下意識地伸出利爪 夜 讓牠刮破了 幾個風聲 躡足在回憶邊緣 疼痛上掀 無法合理化所有視線 你輕輕路過 空白停留的格子 伸出手 臆測 可能發生的橋段 。 儘管 我還未準備好 接受你 所有表情的 摺痕 或是陰影           | 150914
 
光影


缺口的邊緣
我 看見了光
在信念匯聚的中央
那可能是
光影
  晃動
變成了獸
徘徊月光裡狡黠

或你走向時光沙漠
乘著駱駝
一路向風吹的
稜線
展演枯槁的嬌豔
或者新生
或者愛情
都好

失落
我的靈魂
  為你失落。十年
一段結蛹可能的時間
爬出的
也是愛情
也是會移動的


邊緣的缺口
我看見了 光
透過信念的眼
自我而驕傲。盛開的
小野菊
有人摘了
而風還在繼續
我仍在







            |150910
感謝綠豆大哥閱讀。其實是表面與實際失去平衡才是,
讀來像性詩,但其實寫的是住的這個島,不是字面上所寫如此圖檔

香辛料還是斟酌點用,回歸主菜才是。



問好大哥圖檔


綠豆 寫:/半夢半醒間
是晨勃。
像天堂唯一的梯子/

是好句子。
不過這首的其他段落,自己說過多了。
上月和今月,前後讀了你二首超曖昧的詩,有趣!


問好老弟


綠豆
 
 
 
 
寂寞在心頭盤旋,準備獵食下一個空洞的人
 
 
 
 
  
 
 
你看了我看著他的樣子,矛盾又尷尬。
 
 
 
前戲 睡夢中擱置的臂彎 轉過身去 在島的下體 恣意 玩弄搔首 似海的笑語 如浪花般捲來捲去 側躺 臉部朝內 右翻的大腿根部 巷弄間,讓風箏來 去自如  有些縫隙,夾雜著 沙 在夢的邊緣 半夢半醒間 是晨勃。 像天堂唯一的梯子 看似高挑其實 酥麻有如 曖昧時的前戲 指尖在雲端操弄 愈趨巨大的 床褥,賣弄愛情 風味沿著兩側 硬生生地 反彈在雙峰的頂端 噴發 有如岩漿般 滾燙在雙手游移的 界線,分隔兩塊不同 程度上的潮解 於是時間產生黏膩 有著憎感 跟隨 島的變動 經常是不醒的。 模糊之間 刻意在紀念的石碑上 手淫,或者射精 勾勒出愛撫的曲線─── 我們躺在床沿 裸視彼此而訕笑          ...
  • 質變


    地面上
    廣袤地散佈許多的核
    大多為無心的
    群聚起
    每個
    無以為繼

    當中
    穿插許多
    有意的黑核
    自以為是的質變
    碰撞周圍
    進而分化其它群落

    落入
    一種理所當然
    核心開始有反應
    自中心地帶
    向外蔓延
    形成 類如癌貌

    慢慢
    滾成幾片黑裙
    一些深色塊狀碎片裡
    居住許多變性的
    蟲 不規則地
    從中爬出
    嚙食

    地面上
    廣袤地散佈許多的黑核
    大多為有心的
    群聚起
    每個
    不願在乎的段落





              |150824
/起步 轉進/了/門 屋裡盪滿 時間的味道 拿起鑰匙插入 開啟 遍野花朵 芬芳,在濕滑的石子路 陣陣襲來/ 第一段好句子,足以完全呼應詩題。 後面的段落都在為這一段服務呢。 我的原意是,若想濃縮成短詩,留第一段就好。 後面可以全部刪掉或另做他用。 問好overhere 假日愉快 綠豆 綠豆 大哥 好: 好久不見,感謝您閱讀,尤以首度為佳, 只是若僅留下首段,更是將讀者引導到性詩文去了(會否?), 所以,也得讓後幾段去服務它, 或許只是畫蛇添足,但那是當下一直跑出的東西。 謝謝大哥!會再思考! 櫺曦 問好 http://forum.pon99.net/images/smilies/icon_w...
      • 戮力的青春


        像頭麋鹿般穿越記憶
        有力的犄角
        使勁撥弄肉體
        驅動靈魂
        那未經人事的碰觸
        在冠冕路道上
        銳利地,很深很深
        讓荊棘畫出幾道
        破創的虹

        之於逝去
        來不及贈予的
        一切流動於記憶橫流
        未免時間偷偷
        將發生過的蘋果
        自某處的心中摘下
        像貓般 悄悄
        路過事件的所在
        接著無視
        接著離開

        有意無意
        搬弄情緒的滯礙
        印象裡也曾
        足拓過
        輪廓線條的深淺
        像頭熊獸橫越
        泥濘邊坡
        也曾倒映漣漪陣陣
        遠離行腳邊



               |150816
          • 與他發生關係以後


            起步
            轉進大門
            屋裡盪滿
            時間的味道
            拿起鑰匙插入
            開啟 遍野花朵
            芬芳,在濕滑的石子路
            陣陣襲來

            不與錯身
            我直望日出的可能
            肉體夢中斜躺
            蛇信猛然朝內襲來
            試圖抵抗掙扎
            可能有些汗水真誠了
            慢慢地濕潤
            有關於 那些?

            黏膩中 
            相互拉扯
            跳動的身軀
            止不住暗示性的滴落
            也可能百花齊鳴
            踩踏無數晝夜
            腦海中
            緩緩 捲出了淚

            與他發生關係
            像是靜靜睡去的
            意識
            躺著,瀰漫夢野
            感受溫潤的摩擦
            最終 在這裡
            遺忘
            起身步行的意義






                        |150815
        • 假如我們都瞎了


          如果成真
          彼此之間不必猜疑
          可以是觸摸
          感受,黑暗中
          忘記疼痛的缺口
          眼皮後
          一片虛無

          如果能夠
          心中不再像月球跟隨
          時間慢慢退去
          裸體前進
          不在意髮絲於風中
          飄逸,帶點任性
          看不見了也就
          這樣吧

          假若,瞎了可以
          不再順從
          自以為是的面容
          粉飾內心膨大
          過頭,像是假意背叛
          虛偽,矯揉的造作
          成就謊言
          不見的風景

          。一座夜
          裡頭長長的疤痕
          是行駛邊際後
          所遺留下
          與知覺擦身而過
          不見,裡頭所翻騰的
          熱鬧而嚷嚷
          全在黑暗的背後
          躡足而行

           
           
           
           
                       |150802
         
         
         
        不久,欲望將完全普渡云云眾生的意念。
         
         
         
         
         
         
        所有意念都解脫了,僅剩一個呼吸的距離
         
         
         
        • 臉盲


          試圖
          以撫摸代替缺角
          觸碰,一場銳利交鋒
          五官,浮不上的岸
          邊陲響起
          鬱鬱的鐘聲
          正緩緩以它的力量
          撞醒你
          那些無以為繼的沙洲





                      |150627
         
         
        |來不及告別的

         
         
         
              ────悼記北投區文化國小女童割喉事件

        懸崖邊
        走跳青春
        在自視的存在中
        光影晃動著
        安穩,一條路道上
        起始,青春記載
        圍籬邊上
        來不及告別的

        背光,黑影閃動
        在黎明之前
        破空一瞬
        乍現 這要不得的
        念,恍動之間
        一條紅色手帕纏繞
        肉的色澤
          彈性

        隨意橫流
        在陡坡或 暗處
        一層層目光
        在死角 或活巷。走進
        鏡內的反射
        在自視存在中
        光影晃動
        模糊地,滑過青春
        蹦裂火紅的
        舌信




                     |150616

        •  



          私處


          這輩子
          眼睛都被遮蔽
          肉體讓狎過的目光不客氣掃過
          我還留有發燙的臉頰
          偶爾呼吸
          偶爾淫蕩調情
          抖動,或發表言論
          夜裡,暗暗自瀆
          撫摸,一路到整個國度都高潮不已
          最後人們亦不自覺
          流下淚
          最終 在躺下之後
          有些類如病灶般 取下
          從曾經難以言說的
          嘴裡





                     |150610

         
         

         

         

        如果有光
        進入你的風洞
        如此可以
        橫躺在
        莫名造夢的彎枕上
        不再化身
        所有黑的聲音




                |150517
         
         
         
        時間站在兩岸遠眺彼此的界線,以比較隨時高漲的眼界
         
         
         
         
         
         
         
         
        夢與現實區隔,在模糊地帶,冉起熊熊篝火
         
         
         
         
        北斗七 寫:感謝说明
        蓋,小詩
        之短,用意
        是之凝鍊而已。
        都希望詩人
        駕馭語言
        適所在處
        睛點明亮
        芳麗流佈。

        曰安吉祥^_^
        謝詩友叮囑,當反省自省,以期創作精進。


        問好圖檔
        感謝北斗七提供意見,文中有些的確有彈性空間,會再思考用字遣詞。 但在閱讀的過程也避免缺乏想像空間。 吵架一詞,筆者想得更廣義,不單純僅鬥嘴罷, 還有含括前因與後果。因何而起,以何果為。 許多日常不僅以單純鬥嘴為象,動之以情曉以大義者趨少, 望您能思考此面向(吵架後可能 代價 不只如此)。 無間一詞不狹義於"地獄",是取其" 受苦無間斷 "之意入詩。 本 廣義以想像去比喻,不僅止於地獄之意繞圈 。(此亦無間?)^_^ 然,您指出無間地獄所含括範圍,應不只如此。 凡造五逆罪(殺母、殺父、殺阿羅漢、破和合僧、出佛身血)及 十重罪(殺生、偷盜、淫邪、妄言、惡口、綺旖、兩舌、貪欲、嗔恚、邪見等), 死後...
        北斗七 寫:無間 兩字
        稍晦涩
        有無間地獄
        的無間感覺
        無間兩字
        其用法罕見。
        是詩人的新嘗試。
        豆子是圓
        輪回是圓
        ^_^
        問好


        感謝北斗七閱讀。
        吵架是業,但可以藉由自身控制將傷害降低。
        基本上是人的一種社交行為,溝通的表現,
        不去在意內容為何,但通常是意見不合,
        芝麻綠豆般的細節,也得活活地拿出來鞭笞,
        不斷在時間上繞圈,如墮無間地獄,不得超生。
        豆子是圓的,但人心是活的,為其目的,可長可短,
        彈性自如,言談自若,但吵得不是好架,
        怕是如處險害,也要反覆練習口舌的爭戰。



        問好 圖檔





        • 吵架


          一粒豆子
          止不住煞車
          滾落
          咿呀咿呀
          聲浪微顫
          輕滑入無間年輪
          在斷然的懸崖
          練習
          反覆的口舌






                    |150510
         
         
         
         
         
        一句句迷幻間歇的斷句,在島嶼北方散發革命氣息
         
         
         
         
         
         
         
         
        斬斷情人的雙手,你將迎來武士時代
         
         
         
          |與他發生關係以前 啐吸一口菸 像勞勃狄尼洛 樣子倚在鏡子旁 掉落的當口 有別於一般男士 除了塞在左方口袋裡的紅巾 發生關係前 有鱷魚在腦海中爬行 有別於基本禮儀 沒有主動張口 吸吮曖昧期微滲的蜜液 像蝴蝶翩翩 看的 與想像不同 菸灰缸與鋼筆 整齊擺放 人生,有時露出間隙 睡出一段激情 書寫後又出現扭曲 在光線交換之處 淪陷一場告別 發生關係以前 就已經有了關係。 別過頭去的 眼神,露出一抹暈 工整而置放於他的裸體前 早先預感 再次的相遇 重新打好領帶 束緊差些偷跑的綿羊 與他的感傷 發生關係,以前 遠遠便看見 逐漸落紅的夕陽 正緩緩沉入 他的樣子 以及許久不見的性慾裡         ...
          |與他發生關係以前 啐吸一口菸 像勞勃狄尼洛 樣子倚在鏡子旁 掉落的當口 有別於一般男士 除了塞在左方口袋裡的紅巾 發生關係前 有鱷魚在腦海中爬行 有別於基本禮儀 沒有主動張口 吸吮曖昧期微滲的蜜液 像蝴蝶翩翩 看的 與想像不同 菸灰缸與鋼筆 整齊擺放 人生,有時露出間隙 睡出一段激情 書寫後又出現扭曲 在光線交換之處 淪陷一場告別 發生關係以前 就已經有了關係。 別過頭去的 眼神,露出一抹暈 工整而置放於他的裸體前 早先預感 再次的相遇 重新打好領帶 束緊差些偷跑的綿羊 與他的感傷 發生關係,以前 遠遠便看見 逐漸落紅的夕陽 正緩緩沉入 他的樣子 以及許久不見的性慾裡         ...
         
         
         
         
         不語的面容,取決於一條逕流相繫


         
         
         
         
         
         
         書寫情感的邊界,不可或缺是潮濕季節
         
         
         
         
         
         
         
         
         沙漏慢慢掉落瑣碎,不讓生活受潮
         
         
         
         
         
         
         
         
         時間斑駁,裂滿生活中每個細節
         
         
         
         
        |手機的當代 我無法停止 像造愛般猛烈地來回 光滑路道 偶有橄欖枝液 在邊坡的衝擊下 滾燙時而熱情 聲響在手掌中 奔跑起來 不時掠過目光中燄晴 無法停止 那仿佛著魔的 身影,不斷進出 人生裡月台 順勢穿越 那人眼神裡的藍 假使薄如蟬翼 也請別遺忘 初初很重很重的 情感 一抹鮮色的紅 偶然的孤獨 在假設性場景路過 彷若塗抹快感 遠方的話語在此處 釣起一尾思緒 微綠光線 在赤裸的身軀上游移 叫? 不絕的糜聲 在睡眼惺忪時響起 我無法停止─── 更無法停止 向下墜衝時 對於內心裡的挫傷           | 150228
         
         
         
         
        不止的畏寒,於冷霧裡,抽痛幾個逢機的機率。
         
         
         
         
         
         
         
        而立身軀,為遠方可能的山嵐,果敢展翅。
         
         
         
         
         
         
         
         

        顢頇間,預留一節前進的勇氣。無差別的愛。

         
         
         
        |人中



        通常大大的擁抱
        勝過親吻
        對望、凝視
        不須再度拉開帷幕
        言語間即可
        輕談亦可

        微風輕掠過的
        像是信手撫摸著髮梢
        順著角度
        距離的遠近
        情感,很深很深地
        向時間鑿進

        過去與未來
        拉扯得很
        無法橫越歲月痕跡
        只在意或者直覺
        一條線薄弱得
        不可承受
        是那樣無可避免

        曾觀望過的風景
        像是群山
        坐落在思考的邊坡
        不動,重重疊疊
        不時有鴉經過
        也偶有彩虹
        交集,如此細密
        自然

        也如此反覆。愛
        方程式一種錯覺
        或許擁抱、親吻
        不外乎肉體的吸引
        就讓言語輕鬆
        對望取巧自由
        遠方仍會
        一只搖曳的孤帆相應







                      |150201
         
         
         
         
         
         
        順著你的邊際,我總是穿越這空間的缺口
         
         
         

         
         
                         |150119
         
         
         
         
         
        無謂輿論,在生活的夾縫裡 逆襲
         
         
         
        | 共犯 你目視著 將惡趣味一再對折 裏頭所有光亮 色彩 咄咄逼人 無關這一切正在發生 擠壓來自於 國度結構 幾何的思想 相互勾搭上來 理智尾隨 暗串起私自的互聯 或許 生命有了 被嘲諷的犄角 對目視的你 來說 請理性對待感性 這惡意正在危害 世界無可避免地燒灼 你難辭其咎。 侵犯著或是姿意 將恐懼 信手捻來像是 無畏無常襲來一波 未知的風暴 你觀望著 這所有燃起白光 許多黑影跟隨離去 讓冷笑佐以 惡趣味 再次對折 騰空的愛戀 像是一場喧嘩的 肥皂劇 一再入戲 這角落裡陰影 胸前有了代號 你滿足當下突起的氛圍 視線扭曲與堆疊 無法否定 無法承認 任由惡趣味微笑 在他的傷口上 流血       ...
        「離不開故鄉的女人」這一句話,本身就是一個隱喻。 若我們將女人、故鄉和離不開這三個概念拆開,或許可以看到一些壓在句子底下的思維流動, 以下簡論之: 女人本身是愛情與人生目標(部分)的共同投射, 離不開卻又表示了上面女人所代表的兩個概念的衝突:要走不是,要留也不是; 故鄉則造成了一種女人退縮不肯走,卻又不一定肯停留在時間中等待的概念 簡單來說,就成了一個女性如此的告白: 你要我你留,否則你走。(或:我是如何也不肯跟你一同離開的。) 而全詩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產生光影與裏裏外外的愛恨。 想法很精彩,不過文字安排上我個人覺得太和緩(因為我急性?) 提供overhere參考。 版主 好: 能理解您想...


        |離不開故鄉的女人





        現實的翼下
        難以起伏的呼吸
        生存
        有了未理解的夢
        像愛上
        離不開故鄉的
        女人,總無法滿意
        追逐的佚事

        墊起了腳尖
        滿腹 暗藏情事
        隨身一把鑰匙
        不可輕易
        著上私奔的綺想
        打開
        不可拍落
        是那麼脆弱地

        於是嘗試交集
        愛情說穿了
        僅是斜躺於日光
        堆疊影子
        你不止扼阻
        於生命的裂縫
        正滿溢出
        變質的


        某日,手心擰住了
        忿忿地怒視|
        你退下襯衣
        拉鍊的內層有著
        晴朗空氣也有
        潮濕的氣味與浪
        徜徉造愛餘溫
        來回 凝結
        一層層薄冰如夢
        履平







                    |141004
        喜菡 寫:
        「戰火」「照片」「鬧」「無聲的世界」「光點」

        眼中的虛實
        建構出一段不忍見的時光

        好久不見了
        期望
        荒忽的心境已過

        期望
        這裡是你思念的下錨處


        喜菡老師 好:

        我努力找尋失落的所在
        在晴日來臨之前
        會蓄積力量,為求
        日落前,最後一道射向

        雖已過許久時間,心境大不同,
        或為進階了,儘管仍與時間賽跑中。



        問好 圖檔




        |瘀青





        轉角
        燃起篝火
        交換夢魘
        如灰暗中脫解
        一處迂迴的形傷
        莫名挑釁


        分裂未竟的痛
        於時間陰影下
        堆積









                  |140917





        愛,不說死,只說三分之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