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來自於遙遠的骯髒的家
我想 她已戀上我
愛的高溫 氣喘
羞澀地躲在體腔內
吻遍我每個反覆急促的呼吸
身體裡外每絲細紋皆被品嚐著
咳!一聲 散播激情
連旁人都忌妒地學起來
臉 紅 心 跳

只是那天 她哭了
於我鼻孔滾出泛黃的淚
得知我出軌後
眼見著名為膠囊的女孩與我相歡
不願接受這苦苦的痛和辛嗆
恨偏激起伏 釀著毒辣
玉石俱焚
卻自私地
獨留我自由悵然
惱而大罵:『有種就別回來!』

:)

用一夜昇華的夢 璀璨 懷出的鑽
    你們又殺人了。   或許初始他滿懷期待,捧著萬分歡騰。腦裡想著所有關於戀愛的美好與憧憬,和這第一個男人,未來。   本來他們是多麼單純天真,誇言談著日後出國共築天倫的美夢,他們希望有個靠海的家,簡陋卻幸福的生活,也許帶著他們領養的孤兒在沙灘漫步,也許一起潑著海水,也許。   單純抑或愚昧......。   是那天起,男人突然覺得周圍出現許多眼睛,每瞬開闔皆在監視,監視著彼此一舉一動;暗巷,窗口,門縫......。男人被逼得日夜難眠,片刻假寐都令他生死不如,壓力似卡車般來回輾過,畏懼、徬徨、困苦,地獄。   如此受監般日子一天天過去,男人的手持續不安顫抖著,黑眼圈和消瘦如柴的身肢,風吹...
 
斷掌的手
捏碎顆顆真誠
繁星紛紛闔眼
暗中雙眸自戀地竊笑
老舊的掛鐘細語
滴答著牆壁剝落斑駁的秘密
蜘蛛織著剛滿一旬的陷阱
你仍燦爛地像那罌粟
美麗 有毒

無 能 抗 拒

一顆顆了失魂的珍珠
便長了瘤
快樂地滋生著
毒已沁透膏肓
全身都充滿了難以言喻的幸福
走肉行屍 翩翩成仙
卻依然繼續愛慕著
笑意更濃了

直到癮者眼眸流出朵朵玫瑰
或許 你會返來
俯首冷視

在他的破碗裡
扔下
一枚乞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