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章節一覽:    致讀者序與第一章/選上之人    第二章/出亡波蘭    第三章/納粹餘孽    第四章/羅氏兄弟    第五章/嚴冬歸途    第六章/正義魔人    第七章/不眠之人    第八章/金權之舞    第九章/五箭穿心 [HR]   回憶是一種很玄的東西,和戀人初識的日子裡,一日一日都是這麼地苦澀,這麼地鍍著金,國家安全機構軍事學院大中庭向晚的金暉,以及其他世界上最美好的事物。      苦澀?      「我快要死了嗎?還沒有向瓦洛兒道別,就要離開這個世上了?」      不,錯了,瓦洛加早已在車站向他道別——與訣別無異——只是這對戀人,無論是他還是瓦洛加自己,都不...
  過去章節一覽:    致讀者序與第一章/選上之人    第二章/出亡波蘭    第三章/納粹餘孽    第四章/羅氏兄弟    第五章/嚴冬歸途    第六章/正義魔人    第七章/不眠之人    第八章/金權之舞 [HR]   「葉爾欽先生,真的是拜託您了,千萬別誤會,這單純是提供政治獻金,並不是賄賂或有心勒索。我花了好大的功夫才被放行進來這個……呃,『私人派對』裡,像這樣私底下找您的意思是,想謀個一官半職……」   「又來了,又來了;你們每個人都這樣,你們是想趁我還沒發達的時候全靠過來,當我真的弄出一番名堂了,再以我的救命恩人自居!你們只不過是在政治賭場裡期待自己押對寶而已。不好意思...
  過去章節一覽:    致讀者序與第一章/選上之人    第二章/出亡波蘭    第三章/納粹餘孽    第四章/羅氏兄弟    第五章/嚴冬歸途    第六章/正義魔人    第七章/不眠之人 [HR]   舞會的場所位於聖彼得堡北端的「普希金決鬥宮」(Pushkin’s Duel Palace)。古典建築物後倚覆雪的綿綿山巒,前濱靜靜淌入芬蘭灣的涅瓦河口。在此地,蜿蜒的山路深處,群樹凋零的某個遺失的地方,高傲而激烈、靈魂熊熊燃燒的古銅色肌膚詩人,為了與於俄國服役的法籍傭兵軍官爭奪一位金髮年輕美人,拔槍決一死戰。   俄國詩聖普希金(Alexander Pushkin)飛蛾撲火的一生,除了...
  難得有閒,我來藉著這串說兩句。《永遠的冬天》最初只在批踢踢BL與BB-Love版連載。陰謀論題材原本沒有必要寫成BL(同性愛),但當初筆者腐女是以「豁出去,寫完一個段落我就不要當陰謀論者了」的心態走一步算一步,為了避免麻煩,希望這部作品自動過濾掉男性讀者,縮小受眾,於是就這麼辦了。   後來結識了法國朋友,獲得一丁點保護等種種因素(當然手機還是照樣常常遭駭客,略過不表),證實原先的想法實屬多慮;既然故事已經走到具有規模,我個人讀下來劇情並無膚淺、突兀或矛盾之處,於是就照這樣寫下來了。看不大習慣BL的讀者敬請見諒(鞠躬)   故事前期為了做點人設,自行繪製插圖,到後期便漸漸少了。往後附插圖的...
  過去章節一覽:    致讀者序與第一章/選上之人    第二章/出亡波蘭    第三章/納粹餘孽    第四章/羅氏兄弟    第五章/嚴冬歸途    第六章/正義魔人 [HR] http://c2.staticflickr.com/6/5642/23410962869_ba36eccb8c_b.jpg   狄米特殺頭抹脖子似地在瓦洛加背後,對著沃卡比手畫腳,無聲道:「阿伯!不要走!不要丟下我,我會死的啦!」   老沃卡無奈地看看委員長,又看看狄米特。他遲疑良久,嘆了口氣,道:「我把他交給您了。這個年紀的小朋友,還是早點學會自己的行為會造成後果比較好。」說著就拍拍瓦洛加的肩,「老夫就先相信...
  過去章節一覽:    致讀者序與第一章/選上之人    第二章/出亡波蘭    第三章/納粹餘孽    第四章/羅氏兄弟    第五章/嚴冬歸途 [HR]     //本章含微量BL性描寫,請慎入// [HR] http://68.media.tumblr.com/0cffb6cf73cd669a2fe18bf9c99d3d5b/tumblr_ntub8oDsD11sofq07o1_540.jpg   安卓波夫死後沒多久,市長辦公室就來了一個新的法律顧問。瓦洛加懷疑是否有誰在愚弄他。   「可是我們不需要法律顧問,市長先生。」   「貴單位沒有法務不能服眾,況且你應該聽過一句俗話,叫有備無...
  過去章節一覽:    致讀者序與第一章/選上之人    第二章/出亡波蘭    第三章/納粹餘孽    第四章/羅氏兄弟 [HR]     //本章含BL性描寫,請慎入// [HR]   克里莫夫剛進軍校的時候,是標準對馬克思充滿嚮往之情的好共產主義青年——認定一切的苦難只是時代的陣痛、貧窮只是短暫的必要之惡;而阻擋蘇聯政府延展出的國際勢力網絡、給全世界人民帶來真平等的,只有與之利益衝突的資本家。但是要不了多久,克里莫夫就發現老黨員的孩子們有特權、組織是腐敗的、理想之潔白與實務操作之險惡兩者斷差中濃厚的虛偽、蘇聯共產黨在越南和寮國等地做的事情不太對勁、中國共產黨對自己的人民很兇惡。    ...
  過去章節一覽:    致讀者序與第一章/選上之人    第二章/出亡波蘭    第三章/納粹餘孽 [HR]     //本章含BL性描寫,請慎入// [HR]   史考列特好不容易止住無可抑止的狂笑後,用陰沉脅迫的聲音道:「你一個人偶,怎麼知道我在波蘭?」   那是在內容癲狂,語氣卻平穩得近乎安膩人的教學錄音帶中所罕見的聲音,瓦洛加甚至懷疑史考列特是否有精神分裂。他回應道:「從德列斯登流竄到這附近的激進份子,除了一般抗議民眾,裡頭混雜著不少波蘭人所謂的光頭黨。這些危險的雜魚是你們MI5放進來的吧?」   「是啊,身為英情報單位指揮官,為北約的短劍行動盡一份心力,搞點事、弄點風向,豈不正常?...
  過去章節一覽:    致讀者序與第一章/選上之人    第二章/出亡波蘭 [HR]     //本章含BL性描寫,請慎入// [HR]   看在瓦洛加眼中,部下聽到納粹還存在,不知為何並沒有什麼驚訝的反應。相反地,克里莫夫鬆了一口氣,慶幸自己跟其他協同進行調查的個別同僚並沒有瘋。他把一路上蒐集來的竊聽器攤開在瓦洛加的面前:   「長官,請讓我解釋一下我們工程部門這邊所知道的事情。如果您聽到我的違規事蹟,請不要舉報我。」克里莫夫微笑著。   工業技術與電子專利並不會受到國界與政治意識形態的限制。在軍事工程界殘酷的一點是,真正的發明專家要不是不世出的天才,要不就是待價而沽的精英狂人,你會懷疑是...
  過去章節一覽:    致讀者序與第一章/選上之人    第二章/出亡波蘭 [HR]     //本章含BL性描寫,請慎入// [HR]   聽到納粹還存在,克里莫夫不知為何並沒有什麼驚訝的反應。相反地,他鬆了一口氣,慶幸自己跟其他協同進行調查的個別同僚並沒有瘋。他把一路上蒐集來的竊聽器攤開在瓦洛加的面前:      「長官,請讓我解釋一下我們工程部門這邊所知道的事情。如果您聽到我的違規事蹟,請不要舉報我。」克里莫夫微笑著。      工業技術與電子專利並不會受到國界與政治意識形態的限制。在軍事工程界殘酷的一點是,真正的發明專家要不是不世出的天才,要不就是待價而沽的精英狂人,你會懷疑是什麼樣...
感謝Ocoh大的回覆^^

拙作七、八成構思至少有些參考文獻作底(剩下兩三成視劇情需要有所虛構)
但有些資料直接拿出來就劇透了;反覆掉書包亦容易令人生厭,因此會以【本章後話】的形式一點一滴留下線索。
畢竟鋪陳並構築自己的觀點是最有趣的^^
感謝Ocoh大的回覆^^

拙作七、八成構思至少有些參考文獻作底(剩下兩三成視劇情需要有所虛構)
但有些資料直接拿出來就劇透了;反覆掉書包亦容易令人生厭,因此會以【本章後話】的形式一點一滴留下線索。
畢竟鋪陳並構築自己的觀點是最有趣的^^
  過去章節一覽:    致讀者序與第一章/選上之人 [HR]     //本章含BL性描寫,請慎入// [HR]   「又找到一隻。」   監視器、麥克風、發信器、竊聽器,克里莫夫已經懶得把它們好好地拆掉了,他把它們像寄生蟲子一樣從各個角落、家具擺設之中搜刮出來,用力地踩爛。這也許不是好主意:無論是誰裝這些竊聽器,這麼做等於告訴對方「我發現了你的東西,我也許發現你是誰」。克里莫夫知道情報單位人員,很討厭這種被獵物反追的感覺。也許他們的暫時藏身處,很快就會被裝上更危險、更麻煩的東西。克里莫夫管不了那麼多。眼下先隱匿形跡,比之後被狼虎盯上更重要。   判斷一個事態的切入點有很多種,各種切入沒有好...
http://i.imgur.com/RxRtzAk.jpg    【寫在前面——致讀者序與警告標語】   筆者是一般俗稱的陰謀論者,也是腐女子(笑)。   因此如果您具有以下情形,筆者懇請您斟酌閱讀並多多海涵:   一、不能接受BL者   二、對歷史與媒體的主觀意見較強。   三、期待筆者進行時事交流或歷史評論者。    本長篇會有滿多地方腐向十八禁,請慎   開始寫永冬時,我的陰謀論齡是五年左右。我從不管什麼都上網辜狗的小傢伙,經歷了各種被查水表事件,ipad裡的資料活生生在我眼前被駭客刪光,最後蛻變成習慣把所有資料轉成行動硬碟庫存,而且完全不信任雲端的老屁股。     【至於怎麼會跳這...
http://i.imgur.com/RxRtzAk.jpg    【寫在前面——致讀者序與警告標語】   筆者是一般俗稱的陰謀論者,也是腐女子(笑)。   因此如果您具有以下情形,筆者懇請您斟酌閱讀並多多海涵:   一、不能接受BL者   二、對歷史與媒體的主觀意見較強。   三、期待筆者進行時事交流或歷史評論者。    本長篇會有滿多地方腐向十八禁,請慎   開始寫永冬時,我的陰謀論齡是五年左右。我從不管什麼都上網辜狗的小傢伙,經歷了各種被查水表事件,ipad裡的資料活生生在我眼前被駭客刪光,最後蛻變成習慣把所有資料轉成行動硬碟庫存,而且完全不信任雲端的老屁股。     【至於怎麼會跳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