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過的方式: 3n8

http://1.bp.blogspot.com/-viDGaoczXSw/VYXxQggue6I/AAAAAAAADgw/Ps4YaYLskfA/s400/CH24.jpg 《總是夜》 第二十四章:提前結束 ocoh說:「兩人的對話情景讓我憶起了《3N8》裡的奧治與馬政,那時馬政企圖奪取奧治的身份,最終卻落得悲劇般的下場。這一次,再度出現雙子式的主角,結果又會如何?請拭目以待。」 沒多久,兩個女人並肩離開快餐店。她們沒有吃喝,打開心窗向對方訴說心底話,其實除了跟我有關的部分,對話內容是有點沉悶乏味的。 根據剛才偷聽得來的情報來推想,她們提及的雪螢似乎是我的女兒,那個謊話大概是指墮胎一事,依婷曾經跟我通電話並坦白道出真相,那個我應該是葉琦,他竟然成功騙過依婷,我真的無法理解他是怎樣辦到的。事到如今,我好像嘗到萬劫不復的味道,那傢伙害我失去與女兒相見的機會,很諷刺。 ...
... 我跟張小夜隨即往上走了兩層樓梯,到達位於最頂層的三樓,利用職員給我的通行卡進入自己睡過的308號房,3和8的數字組合使我想起怪人的小說《3N8》,故事沉悶,節奏緩慢,故作高深,使我在閱讀的時候睡意大增,根本看不下去,他說過這就是個人寫作風格,改不了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進入房間,有著一種不協調的親切感,睡過的地方果然就是不一樣,我摸了摸門旁的牆壁,目的是為了亮燈,過程順利,泛黃燈光使我們的視野變得稍微清晰。我們必須找到鋼筆,對我來說是絕對神秘的東西,張小夜將樂意幫忙,她要找回自己的丈夫,我要回到原來的世界,所謂的互惠互利、通力合作,這是我們都渴望出現的結局,誰也不會讓違背想法的事情發生,人總是希望事事順利。 ...
很精采的故事
自我與潛意識的對決
看3和8相互驅離意識
成為完全對立的兩個體
最終意識相互侵吞
雙方消長間
故事彷彿只是暫時告一段落
意識將會永無止盡蔓延

拜讀
跳舞鯨魚
3N8》 第三十五章:劇終 淌下的淚顆提供了一個更清晰的答案,也是小說世界的另一個漏洞,淚水不斷往下流,散落在木檯上,而不是更為接近的鏡片內層。 眼鏡──由小學時代開始,我已經患有近視,開始戴上眼鏡來輔助視力。以往的自己不喜歡眼鏡的存在,有些時候,我會選擇放下它,用僅有的視力來面對世界,影像是免不了的模糊掉。幾年前,我改用隱形眼鏡,對近視人士來說,這是一項偉大又方便的發明,不過我認為最大的缺點是容易使雙眼疲勞。最近的兩年間,由於投入寫作的關係,我重投眼鏡的懷抱,除了睡覺和洗澡外,我都會佩戴眼鏡。 ...
這世界是我們闖入的
還是我們可以掌控的

身處的世界是現實的
還是小說一般虛構的

我也不知道
但我喜歡改寫命運這思維 
3N8》 第三十四章:命運 幾秒鐘後,世界翻天覆地,一眨眼,眼前一黑,沒有留下痕跡的覆蓋著我們的咖啡室,徹底的黑暗維持不到兩秒鐘便結束。老實說,我不懼怕黑暗,甚至對它有著輕微的好感,我也敢於面對馬政,直至目前為止,他都沒有做出傷害我的行為,根據我的猜測,他會留住我的性命,另有企圖。 黑暗過去,光芒再現,視野恢復正常,我首先觀察環境有否變化,專心一志的抓錯處,花去幾分鐘時間,得出一個簡單的結論:這裡仍然是咖啡室,我們還是兩個人,最大的分別是我們被混凝土牆壁圍困。 ...
3N8》 第三十三章:把戲 咖啡室和我的小說有著關係,因為作者喜歡一個人呆在那些寧靜的地方進行寫作,不會說成享受,因為對我來說,寫作沒有快樂,只有構思、寫作、修改,來來回回的循環,重重複複的過程,沒有歡愉和喜悅,努力進行寫作是由於模糊的使命感。 再次前往咖啡室,這種地方可能比老家更能給予我安全感,我就是一個缺乏安全感的人,經常感到不安和孤單。跟隨馬政走往購物中心,實際上離車站大堂只有數十步之距,看到他所說穿的咖啡室,正正面向大堂出口處的玻璃門。這個地方叫「再見咖啡」,採用開放式設計,主題色調是紅色和白色,這種配搭亮眼而時尚,容易引起途人注意。 ...
隱藏者逐漸浮現
和敘事者即將正面展開對決
像是《浮士德》般的故事
惡魔和主角間
是內心無數的自己
正透過語言和思想上的爭鬥
求一個未知的答案

問好
跳舞鯨魚
3N8》 第三十二章:終點站 手機熒幕透露了真相。 我把手機握得非常穩固,它是現時最有力的武器,擔心會遭瘋子搶去。他如願以償,獲悉炸彈失效的真正原因,我輸入的一些文字改寫了事情的發展,害他的計劃離奇失敗,甚至會使他抵受不住挫敗而精神崩潰。 「媽的!」 罵出髒話的人是瘋子,真相往往殘酷,一時間,讓人難以接受,又使他面目猙獰,嘗試逃避現實,假如罵出來會使內心舒服一點,請盡情的罵,我沒所謂。 「媽的、媽的、媽的……」 不可能只有這三聲,瘋子罵出五花八門的髒話,擁有形形色色的組合,使我大開眼界,明白真相的人只有他和我,他遭受重大打擊,我容許他胡言亂語,隨便給他不斷問候我的某位至親。無論如何,我成為了這次鬥爭的勝利者,這一點不容置疑。 ...
3N8》 第三十一章:壽命 不論瘋子、乘客、我都期待著宅男的回答,其臉上肌肉非常緊繃,和打電動時的樣子絕然不同,誰也知道他處於精神緊張的狀態。 宅男戰戰兢兢的說:「是……我是二十歲。」 聽罷,瘋子展示滿意的笑容,他呢喃說:「好小子……好小子……」 沒有人明白這句說話的真正意思,瘋子是否發自內心的稱讚表現懦弱的宅男?應該不是,我看不出他有讚賞對方的理由,宅男膽小,反應遲鈍,和「好小子」扯不上關係;瘋子用說話諷刺宅男?更加不會是這樣,他似乎只是自言自語,另有目的。 ...
像看見無數的主角
在後面追趕的
在某個地方等待的
正用手機書寫故事的
小說裡的世界彷彿出現多條線交集的情況
故事越來越精采
期待後續

問好
跳舞鯨魚
3N8》 第三十章:瞎猜 我刻意的不去想、不去猜,把視線轉移到十點鐘方向的一對年輕男女身上,他們身穿中學校服,看來都是未成年的孩子,旁若無人的摟摟抱抱,在眾目睽睽下,上演一幕真人情欲表演,兩人之間的愛撫技巧熟練得像與生俱來。 我再用手機記錄事件:「年輕男女在月台的金屬椅上親熱,渾然忘我之際,突然走來一個車站職員,並向他們作出嚴厲警告。」 男女的親熱畫面很沒趣,看著看著,使我昏昏欲睡,連打數個呵欠,要捱過短短二十五分鐘殊不容易。這裡是平凡的車站月台,驚喜不會無故出現,刺激感覺更加不可能說有便有。 ...
3N8》 第二十九章:短劇 八哥狗不見了! 這是個非常震撼的事實,我坐直起來,姿勢端正,假裝一切如常,以免引起其他客人的注意。我先留意自己身邊的座位,沒有別人,也不見八哥狗的蹤影,再環望一遍快餐店的其他地方,同樣未有發現,我的內心出現一個疑問:「難道牠真的離開了?」 碰巧,有一個快餐店職員路過眼前,丟進我的傳喚範圍,於是我作個手勢把她召來問話。 「先生,有什麼事情可以幫忙?」 我木無表情,故作冷靜地提問:「請問有見過我的寵物狗嗎?」 職員掛起疑惑表情,想了一想後回答:「是那一種狗呢?」 ...
3N8》 第二十八章:容身   我回望八哥狗,輕聲問道:「葉子螢怎麼呆得像個蠟像?」   八哥狗拒絕作出正面回答,只是說:「這個地方不宜逗留,魔王將會前來追捕,你必須跟我離開。」   「魔王?」我在心裡暗自驚嘆。   牠用肯定的語氣完成簡短的一句話,又可以說是一個命令,屋內隨即湧現出一股詭異邪氣,葉子螢仍然呆住不動,如剛才所言般化身成一個逼真的蠟像。同時間,我又看到一團黑霧正籠罩著我們身後的客廳,而且正以高速散播,目標直指飯廳,我還可以視若無睹的不當作一回事嗎? ...
3N8》 第二十七章:喝令 「Yip Chi Ying」 我依著英文拼音讀出一個熟悉的名字,並喚醒腦內暫時遺忘了的記憶,這名字屬於《凌盜》的人物葉子螢,這寓所的主人是個不折不扣的虛構人物已成鐵一般的事實。剩下來的懷疑是她和古絲是否屬於同一夥人,她們結伴闖入現實世界? 超凡人的目標就是我? 一個個問句湧現,我的內心滿是懷疑和猜測,聯想到很多不著邊際的可能性,想像光明和黑暗兩派超凡人將會聯手入侵現實世界,擁有強大法力的超凡人大量出現,企圖成為世界的新領導者,軟弱的人類會成為強者手下的奴隸,或許,人類的下場是滅亡。 ...
3N8》 第二十六章:任務 「小政,肚子餓嗎?」 女生的聲音打破了局面,她完成了那件要事並急步走到客廳向我問道。沒錯,我仍懷疑她剛才是忙於大便,一個剛完成排泄的人問我是否肚子餓,這個情況、這個問句,乍聽之下,免不了引起一些聯想,我把排泄物和食物拉到一起,不期然感到噁心。 我勉為其難地回答:「少許吧。」 把話說完,我漫不經心的去看女生一眼,她再度現身,站到客廳的中央,看到她,我有點驚訝,不過是短短十分鐘,她已經改頭換面,換上一個新形象,用又圓又大的橡皮筋束起長髮,架上一副黑色粗框架眼鏡,又換上一件印有可愛卡通圖案的粉紅色連身睡袍,顯得更年輕、更坦率。 ...
3N8》 第二十五章:她不在 女生說到八哥狗的名字,本來是好端端的,又突然表現得欲言又止,對話的氣氛變得不自然,看到她這副猶豫的表情,我也看不慣,於是嘗試打破悶局,試試說些無聊笑話:「哈哈,真有趣,雞腿顯然是個很可口的名字啊!」 雞腿? 這個名字似曾相識,我好像在那裡聽說過,一下子又想不起來,嘴裡說不出關連的人物和故事,所以暫時把懷疑擱下,輕鬆一下。 女生忍俊不禁:「我經常咬牠的背部,味道很一般的。」 這個爛掉牙的笑話引得她笑不攏嘴,笑話總是越單純越可愛,越容易換取歡樂。叫「雞腿」的八哥狗在女生的細心按摩下舒服得瞇起眼睛,流露一副享受狀,牠安靜地伏到地板上,乍看來,像一團米白色的棉花糖,叫牠雞腿,倒不如換個名字叫「棉花糖」,和雞腿有著異曲同工之妙,同是美味可口的食物。 ...
3N8》 第二十四章:大廈 什麼? 我沒有看錯吧,眼前的大廈是福明大廈,不就是位於我所住的唐樓附近嗎?怎可能是這樣子,我離開快餐店,走到便利店並碰見女生,我們一起走過一段路,最終回到唐樓附近的地方。 這是巧合?是諷刺?是幻覺? 假如我在這個時候選擇轉身回家,將會是很愚蠢的決定,快要步進大廈,時間一秒秒的在倒數,我顧不及太多,還是依照原定計劃,繼續前往女生的家,這樣才顯得聰明。 不曾踏進的住宅大廈,沒名字的神秘女生,我們不約而同的喜歡八哥狗;我遇過馬政,她喚我小政,他和我之間會否有酷似之處? ...
3N8》 第二十三章:誘因 我的安慰未有奏效,女生垂下頭,楚楚可憐的說:「我還以為你會介意,想不到你一點都不在乎……」 同時間,她甩開一直牽住的手,故意走開數步遠離我,真是個難懂的女生,使人摸不著頭腦,她莫名其妙地說我是小政,又擅自作主的拉我回家,到底她懷著什麼目的? 我覺得女生奇怪的同時,又想起另一件不合理的事情,母校和老家位於相同區域,而新居和老家相距甚遠,即是說,母校怎可能會在這一帶呢?除非眼前的校舍並不是我的母校,又可能校舍被連根拔起並移動至這一帶,兩個可能性皆不合理,我想不明白當中的原因,不能妄下判斷。 ...
3N8》 第二十二章:討好她 我究竟是奧治抑或馬政? 女生的話使我的思想處於模糊狀態,陷入一陣迷茫。 我用雙眼掃瞄女生一遍,從頭髮到鞋子,仔細的去看。她是個長髮女生,髮色烏黑亮麗,擁有完美的雙眼皮,配合一雙晶瑩剔透的大眼睛,左邊臉頰有一個小酒窩,身高約五呎六吋,不肥不瘦,擁有剛剛好的標準身材,胸部微隆,不誇張造作,膚色白晢得像上海姑娘,看來她不會和陽光玩遊戲。 表面上,她顯出的一切都很美好,應該是一般人心目中的完美女生,喜歡漂亮東西乃人之常情,沒什麼大不了。 ...
誰是誰?
「我」是誰?
小政?奧治?
有意思!
從文句裡看見一個中年男子
從中年男子的裝束、神情
看見主角的世界
原來還隱藏著一條線
一名年輕男生的出現
他眼裡的世界或許是主角的真實世界
但靜止時空中
隱約
嗅到另一個時空正從某處被分離出來......
期待後續
3N8》 第二十一章:猛逃 咖啡室,一個聚集了十幾個客人的地方,彷彿成為我們三個人的戰場,互相以眼神較勁,勝負難料。 突然間,中年男人站直起來,這舉動使我的心跳猛然加速,就如在運動場裡跑過二十個圈後的誇張頻率,呈著隨時會倒下喪命的生命狀態,我顧忌他將會有所行動。幸好,我仍好端端的坐在坐位上,等待他的下一個想法。他緊握著手機並繼續盯住我,這種眼神十分累人,瞪眼的人很累,被他這樣子看著,我也不太舒服,他偏偏努力不懈的維持著這威猛架勢,何必這樣辛苦呢。 ...
3N8》 第二十章:眼神 獨個兒坐在附屬於快餐店的咖啡室,對我而言,這裡是個很不錯的地方,裝潢一般,算不上講究,甚至略帶俗氣。另一方面,食物選擇不多,咖啡、巧克力等都比不上星巴克。 一個小時過去,寫了一千餘字,腦袋裡空白的迷茫感覺仍然揮之不去,的確輸入了文字,也曾構思了故事,這些都反映不到什麼,我知道自己抓不住靈感,那頑皮的精靈躲進了神秘的角落。 不斷用鍵盤輸入文字,進行孤單的創作,看到電腦熒幕右下方的小時鐘,時間是午夜十二點鐘,我埋頭苦幹的敲打鍵盤,持續地產生「啪啪、啪啪」的聲響,不知情的人會以為我是趕家課的大學生,「啪啪、啪啪」代表了聲音、行為、勞動,也是一種在精神層面上的疲勞轟炸,十根手指努力不懈地輸入文字,協調的腦部和手指做出相應行動,靈感終於漸漸浮現,雖不是源源不絕,不過…… ...
... 不諱言,我很喜歡第二女主角慧晶,她坦然面對分手,渴望找到真愛,束著有型短髮,帶著一點怪奇氣質,於是我為她編了一個快樂結局。故事延伸至後來的《3N8》,我為她編了另一段人生,不但嫁為人婦,還誕下小兒子「子揚」,我待她算是不錯。 『小小點綴』 創作、修改,很多遍,對作者來說,這是一個感觸深摯的故事,內裡有著太多、太多的自己。每次重看作品,總有一種揮之不去的感受,我會說是沉鬱。那一夜,我們的確看到了螢火蟲之光,意外的碰到大自然的小奇蹟,內心湧起一股難以言喻的感動。那一夜的記憶依然清晰,只因心中有愛,不會隨便淡忘。 ...
跳舞鯨魚 寫:是回到了過去
還是走入了未來?
現在究竟是被暫時斷開的時空
還是電腦文件裡的世界?
現實抑或虛擬?
說得好,
時空、世界是重要的元素,
當然還不可能透露太多,
追看故事就可以了。

或許,節奏有點緩慢,
但希望使讀者產生出一種呆呆的看書情緒。

完全的內心世界,
完全的一個人、一個夜,
沉醉於作者的私密空間,
就在唐樓裡,就在那顆心。
是回到了過去
還是走入了未來?
現在究竟是被暫時斷開的時空
還是電腦文件裡的世界?
現實抑或虛擬?
看似最平常的敘述句子
卻成功將懸疑氣氛再度帶入故事中發酵
直是讓人十分期待
後續發展

問好
跳舞鯨魚
3N8》 第十九章:一個夜 夢,結束。 從夢中醒來,我不確定曾經發生的移動是否屬於真實一部分,夢介於真實和虛幻之間,似是而非,我的心搖擺不定,因為我回到了唐樓。 回到第八層的小單位內,我不禁懷疑這仍是只屬於一個人的家嗎?這個簡陋小天地是為了寫作而租下,現時身處的地方似是新居,又好像不是。我晃動頸部,活動身體,試嗅一下房間裡的空氣,有一種莫名的局促感,如被一股力量壓迫和封鎖,如被別人硬生生的困住,我知道這是怎樣的情況,這是城市裡的籠子,作用是用來困住猛獸。 ...
醴輅 寫:以日常生活平日所見心情敘事
情節轉折不大
戲劇性稍微,倒也襯托寧靜的主題……
套用文章裡的一句「勇於嚐鮮的我經過一整天的精神煎熬,寧願這些都不是真實。」

在《3N8》過一天,很累;在現實裡過一天,也很累。

每個沉醉於寫作的午夜,我享受著一片相同的寧靜。
3N8》 第十八章:夢魘 周杰倫的歌停下來,擾人的「吱吱」聲再次響起,毫無疑問,有人打電話給我,看了看熒幕,來電者竟然是阿妍,一個曾經親密的人,我們現在卻有著若即若離的距離美。 她是誰? 不就是《唏!我真的很想你》的第二女主角,我老是想忘記,卻偏偏忘不了的一個女生,她怎麼會突然找上我呢? 我故作輕鬆的說:「喂。」 阿妍用懶洋洋的聲音說:「是我啊。」 這是埋怨的時機,我不會輕易錯過。 「知道了,從來不說自己名字的怪傢伙嘛。」 她從來都是這種人,喜歡突然打電話來,又不喜歡表明身份,老是要人憑聲音去聯想。 ...
以日常生活平日所見心情敘事
情節轉折不大
戲劇性稍微,倒也襯托寧靜的主題

醴輅閱讀

問好
是文句的節奏
慢慢構築出的迷宮
每一個關卡一一連結
《凌盜》、書中主角的故事、短篇小說、歌曲
像現實世界和小說世界就要融合成一體
隱喻
讓小說更加精采可期

拜讀
跳舞鯨魚
3N8》 第十七章:交易 睡得很糟糕,作過無數惡夢,包括一直以來最為經典的一個。小時候的某一夜,我到便利店買宵夜,突然被黑衣人追殺,不斷逃命,最後被他用刀刺死,夢在此結束。 更可怕的是,惡夢不斷重複,我渴望醒過來,嘗試掙扎並回到現實世界,卻事與願違,每一次被刺死,以為惡夢將會結束,想不到它又重新啟動,沒完沒了的延續下去。黑衣人的面目永遠神秘,卻給我熟悉的感覺。從小到大,他總喜歡在夢中現身,偶爾纏繞我。 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午間時分,我知道時間,只因看過手機,熒幕時鐘顯示為正午十二點。昨夜的惡夢太可怕、太真實,我抗拒惡夢,產生出強烈恐懼感,嚇至全身冒汗,衣服和睡床都被沾濕。 ...
3N8》 第十六章:寧靜 我們的計劃進行得十分順利,大概是這一天裡最正常的事情,阿姨願意合作,這態度使我略感意外,同心合力下,我們輕易把昏睡著的父親帶回家。 回到家裡,我發現曾經改頭換面的一事一物已回復原狀,變回熟悉親切的樣子。看到老家內部,舊櫃子、桌子、椅子仍然是老樣子。屋內出現過種種變化, 我理所當然的感到詫異,這是一件難以解釋的怪事,還是保守秘密比較妥當。我壓抑住內心震撼,隱藏情緒波動,盡量避免給阿姨發現異樣。 我們把父親帶進房間,讓他安靜的躺在床上,我知道他不再年輕,需要多作休息,阿姨給他蓋好被子,以免不小心著涼。她的動作細緻,小心翼翼,看起來細心體貼,我慶幸她的出現,代我照顧年老的父親。幾年前,她突然來到我家,我自然的把她視作入侵者,沒有多大好感,甚至有著莫名的討厭和抗拒。 ...
回覆 醴輅

虛幻與真實之間,用筆記本電腦的鍵盤敲打出一些些故事、一種種個性,假如那些人物都是活生生的存在於那個世界……

或許,那個摸不到的空間才是真正的現實世界。

累透了的時候,躺於床,閉上眼,用手臂替眼睛阻擋外間的一切光線,陷入黑暗裡頭,浮游於一片寧靜,我會自然的思考「那一個世界才是真實存在」,未能保證自己不是《模擬市民》遊戲裡的一角。

真相、真實,那有誰全然掌握。
此篇頗顯想像的構思
作者所設定的女人
來到故事中的『現實世界』
之動作與對白之描寫
不管是『黑暗吃屍族』之概念的創造
或是與管理員之有趣對話
以及管理員變化成超凡女人等…
天馬行空中活潑而自由的開發出故事情節題材。
是作者創作的風格。

醴輅
令人忽然想到「作者已死」羅蘭‧巴特的理論
隱約感覺到小說裡的文字彷彿有思想
原本故事裡的小說符號都自己演化
成為另一種符號
發展成另一種故事
角色和空間對調
作者是讀者也是小說裡的一角
究竟我們是讀者還是故事裡的其中一環?
如同主角是自己小說裡的人物
還是現實存在?
面對眼前的文句
那是小說中的小說
還是作者的自白
抑或讀者賦予的意義?
終究,只有思維能給世界一個答案。

拜讀
跳舞鯨魚
3N8》 第十五章:一拳 凌氣像一條條毒蛇,又像怪蟲,一堆接一堆的爬到我身上,有抓癢的衝動。同時間,卻有一股無形力量阻止我掙扎,這種感覺使人難堪,因為的確痕癢得要命。這個過程已經維持超過五分鐘,我快要因為痕癢而發笑,但仍勉強忍受著,常說「士可殺不可辱」,假如古絲真的打算殺死我,而被殺前我又因為這種事情而發笑,實在有點滑稽,難免淪為笑柄。 突然間,古絲收起力量,凌氣迅即消散。見狀,我嘗試活動身體,如手指頭、頸項、小腿等,竟能活動自如,她怎可能突然收手並放棄本來的邪惡念頭?難道她另有更可怕的計劃? ...
3N8》 第十四章:超凡人 腦海中立時浮現出一些印象,由模糊變清晰,由懷疑變肯定,我想起一個超凡人,沒錯,是和《凌盜》相關的超凡人,那個她擁有第三等級法力,屬於黑暗吃屍族,是個滿腦子只有仇恨的可憐人。 女人故弄玄虛說:「我還有一種能力。」 我搶著說:「我知道。」 女人爽快地問道:「知道我會用來對付你嗎?」 我點頭並擠出苦笑說:「我已經在擔心了。」 女人微笑說:「那就好了,原來你真的明白。」 女人對我的回答感到滿意,她的微笑不溫暖,還帶著冷冰冰的感覺,她從虛構而來,卻走進現實,想不到我會遇上她,這是完全的意料之外。 ...
回覆 跳舞鯨魚

不明不白就是一種魅力,
讀者迷糊,作者兼主角同樣蒙在鼓裡。

喜歡走那段回到老家的路,
讓我想起自己寫的小說,
可惜的是,那小酒吧在近日結業了,
很唏噓!
抽走正確時間的維度
在這個章節裡
下午五點十五分
《人生》
被置換的密碼
陌生女子......
彷彿闖入了非三度空間所能解釋的故事
時空本是平行
卻莫名在文句裡
有了意想不到的交集
期待後續

問好
跳舞鯨魚
3N8》 第十三章:老家 在洛克房間的時候,我有了念頭,確定下一個目的地是老家,過著悠閒退休生活的父親該在家吧?搬進新居後,有一段時間失去聯絡,我沒有主動找他,他亦不敢打擾我,過得還好嗎? 父親年紀老邁,喜歡忙這忙那,持續每天都踏單車外出,這是他的習慣和固執,想到這裡,我不放心,決定回家走一趟。 走回頭路,即是今天前往工業大廈所走的同一道路,只是換成反方向,為了節省時間,我不打算繞圈子,縱使有其好處,可以到附近逛逛,碰碰運氣,看可否遇上一些兒時朋友。不過,回老家比較要緊,沒有預告的回家,父親會為此而感到特別高興。 ...
回覆 醴輅

非常感謝引用這重要的一句!

寫作於我絕非生財工具,
抱著能寫多少,便寫多少之信念。
到了靈感耗盡的一天,我大概會繼續修改舊作吧。

接下來的半個月將會暫停寫作,
先完成手頭上的一些事情,
始能延續無盡的創作路。
洛克用輕鬆的語氣說:「沒什麼,我只是要求你停止寫作。」

我理所當然地拒絕:「抱歉。」

「我不可能答應,寫作成為我的新生命,我依賴它來度過每一天,這樣的要求,等同要了我的命,決不能答應。」



嗯,我很欣賞這句話…
覺得ocoh
文風自由度很高
天馬行空自由自在
寫奇幻小說
易引起了,讀者的留意…

醴輅
3N8》 第十二章:一陣風 母親,我很想念你…… 可惜,這個幻景只能維持二十分鐘,我迫不得已的回到洛克的房間,淚水穿越幻景和現實,十歲的他淌著淚,我亦然,母親的離去成了一輩子的痛,我恨不得馬上回到過去,改變已發生的一切。討厭家不成家,討厭孤獨,偏偏命運迫使我孤獨下去,它彷彿在十歲那年開始捉弄我,直至成年後的現在。 回到房間,我坐在單座位沙發上,不諱言,它很柔軟、很舒適,勝過以往坐過的每一張沙發,但這種身體上的享受真的有用嗎?它可以舒緩內心的傷痛嗎? ...
回覆 醴輅

3N8》是帶著一點奇幻味道的作品,情節有虛幻、有真實,把認識的人物寫進去,把自己寫成了主角。在這一章裡,重溫了那一次到警局的經歷和被盤問的過程,還有家人帶回家的畫面,一切都是歷歷在目。

只計算張貼在「喜菡」的作品,完成時間順序為:
《好想你》、《愛愛、愛》、《人生》、《3N8
對於警察盤問的對答內容
有奇幻效果,當警察說出小男生
小說中所創造出來的神,「己是這裡的神時」
主人公感性的感懷過去
整篇讓我感覺,有動畫卡通般的
情節並平實活動的敘述。
請問所po的作品皆以前舊作嗎?
圖檔

醴輅
3N8》 第十一章:十歲 小男孩? 神秘人說什麼? 不明不白的說話,沒印象的一個人,他突然轉身,並把門關上,一步一步走過來,非常緩慢,這個房間內只有他和我,我是這樣認為,除了他的聲音,我什麼都聽不見。 神秘人純熟地開動照明,房間一下子照亮起來,使我的眼睛感到不適,我揉揉眼、眨眨眼,讓自己盡快適應環境的變化,不消一會兒,我始明白神秘人何以稱我作小男孩,望過自己身體一遍,赫然發現自己身穿卡通圖案T恤,一條運動短褲,一雙尺碼較小的過時運動鞋,身體小得可憐,這副身體大概屬於一個十歲的小男孩,換句話說,我變小了。 ...
3N8》 第十章:背後 手機失而復得,我理應感到安心,實際上,心情卻是矛盾,它的消失和重現皆存在值得懷疑的地方,於是我馬上把手機塞進自己揹負著的袋子裡,以防它再遭不測。 妥當後,我立即上前,緊張地按著深啡色辦公桌,我知道自己的臉上肌肉開始扭曲,再也壓抑不住內心激動,我呼天搶地的說:「洛克!這到底是怎樣一回事?」 洛克向我展露一個詭異笑容,他選擇坐下來,然後若無其事地說:「沒什麼特別。」 我驚疑起來:「不特別?那是我的手機,怎可能在你手裡,還有那間會議室,那些血淋淋的畫面,六具支離破碎、重疊起來的屍體,你說不特別?不可能……不可能……你在說謊!」 ...
3N8》 第九章:流沙 我的腳步再次變得頻密,事情每一秒改變,再拖延下去,再浪費時間,很是無謂。屍體無故變回活人,假如再變回屍體也不無可能,我心急如焚,強迫自己奔跑,離開那個詭異會議室,走到半路卻在通道碰到良哥,他已經醒過來,手裡捧著一堆文件,反應遲鈍,狀況狼狽。 良哥如常地處理工作,顯得精神奕奕,昏睡表情和輕微鼻鼾聲成為過去,臉上毫無睡意,細小的眼睛睜得又圓又大。 我順帶一問:「啊!良哥,知道洛克在那裡嗎?」 良哥笑嘻嘻地說:「哈哈!在他自己的房間,你來找他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