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過的方式: 迥 空

... 這種有吃分享之美德,沿傳至今依然沒變。而這種剩餘食物之混合體,我們就將它稱作「菜尾」。菜尾滋味之美令人吮指難忘,可是隨著時空之轉換,菜尾內容變化利害。從前的內容皆屬粗俗食材,儘管如此滋味之好令人百吃不厭。而今日之食材花樣多多,但其菜尾滋味卻是迥然不同。 我喜歡吃「菜尾」,特別是古早之菜尾滋味令人難忘。有人開玩笑說,古早菜尾不過是眾人口水之大混合罷了。儘管旁人如此說法,並未減輕我對菜尾之鍾好,吃它百遍我也不會覺得厭倦。 眾人皆知「羊羹雖美,眾口難調」這句話是在說明,食物雖然美好,但不一定符合眾家之喜好。可是您要問起「菜尾」這玩意兒,眾人所給的表情一定是點頭稱讚,或許還會有人在一旁暗吞口水哩。 ...
... 迥異,處處散發著浪漫與神祕的氛圍。 此地殊有「韓國夏威夷」之美稱,復有巨型Casino之招睞,年年來此聚賭或旅遊之觀光客,多如過江之鯽難以勝數。復因有許多年輕人結婚,喜歡在此度其蜜月,故爾她又有「蜜月島」之雅名。友人金貞順女士曾在首爾大學任教,當年我帶著一批講師訪韓,她與夫婿做陪三日,巨細靡遺照顧周到,心中感念甚久。這會兒來韓國三日遊又要叨擾她們,於公於私都覺得過意不去。 ... 空閒,我便將所見所文記錄下來。 這回感觸最深的是韓國人的推銷精神,眼光放遠不計成本。看看人家對觀光旅遊之拓銷,以及民俗文物之保管與維護,在在讓我等感覺到十分慚愧。反觀我們的相關單位,夜郎自大,浮侉的吹噓,應該多學學人家劍及履及之作為。而我們在金貞順細心的照料下,完成了這趟偷閒之三日遊,成果豐碩,視覺大開,處處令人唸唸不忘。但這一晃眼之間,時光又渡過十多年啦!
... 空間在「他」的眼裡,毫無意義,紅繩與鎖匙就仿若滄海一粟。儘管如此,心冷若冰的「他」竟為一絲一金而動容;性熱如火的「他」卻又可保持泰山崩前的從容。如此氣度,只有混極為一的「道」,能與「他」比肩吧!然而,何以「道是無晴卻有晴」?也許,說穿了,「問世間,『情』為何物?」也許,只有「情」能讓無情的「他」,泛起心中的道道漣漪。 ... 紋路,不是通路而是人生。萬物性格迥異,用情、經驗不同,坑紋也就不同:或長或方、或圓或扁,構成獨一無異的人生。人與人之間,就像鎖與匙的配搭,為尋找「對的」而奔波。一鎖一匙,就像了解與被了解,每一個人也需要別人理解,亦需要了解別人,這樣才能打開彼此的心扉,進入別人的內心,邁向更廣闊、更深入的世界。 ...
... 空氣中氤氳,秋初之涼意已然悄悄的降臨。儘管陽光依然灼熱,可是溪畔流水卻是涼意沁透腳底。雙腳踩進溪水之中,秋的氛圍已經繞滿週遭。   靜極思動,快要生銹的骨骼和肌肉,真想到郊外走動舒活一下,將那锈蝕之筋骨。好好的抖動一下。說來還真是巧合,附近的老人會有個「初秋元氣之旅」活動,於是在家人慫恿之下,我便前去報名參加。出發之日風和日麗,大夥各自踩踏著心愛的腳踏車,輕鬆愉快的往前奔馳而去。一群老貨仔歐吉桑歐巴桑,沿途嘰哩呱啦的聒噪不休,引來路過旁人為之側目。 ... 迥然不同。就在大夥短暫休息之時,叨蒙農家的小弟弟,送來一大壺芭樂葉茶水。大夥暢飲一番之後,訂下了下回相會之日。於是紛紛騎上自家的鐵馬,互相道聲珍重之後,大夥遂分道揚鑣踏上歸途矣!
...   台灣光復那年我才四、五歲大,那種環境時空讓我早熟,已然知道人間之疾苦快樂了。那時候的台灣剛從日本人手中解脫自由,社會上百廢待舉民生凋蔽。父母們為了填飽孩子的肚皮,天剛亮就開始工作到天黑才見人影。小孩子年紀小也沒得空,日日提著小竹籃四出去採摘野菜。當時年紀雖然小,可是環境週遭可吃的野菜,我們確實認識不少。沒有百餘種嘛,至少也認得出數十來種之上。 ... 迥然不同。工商繁榮之後社會富裕,野菜任其滋生無人問津。待至最近養生觀念抬頭,那些早已被人遺忘的野菜,再度又被抬上桌面了。 【完】
... 王水宝 自古以来,凡有河流,就要架桥。早在元朝,万载县城便开始在龙河上筑有南浦、双虹两桥;后经明、清两朝,又先后在县城仅只有1公里的龙河上筑起了迥澜、安乐、龙河三桥。万载县龙河桥因其横跨龙河而得名。此桥系万载城内至今保留原来面貌的一座古色古香的古代石桥。虽已有500年历史,且又几经风雨,但一直保存完好。 ... 。河边几万竹,并作桥间风。悠扬读书韵,来自桂花丛。听之忘返棹,山迴夕照中。”而更值得一提的是,此处是“万载八景”之一的《龙河晚渡》。邑人邓斯沂举人,曾赋七律诗一首,赞叹龙河桥畔《龙河晚渡》:“夕阳斜映绿杨红,唤渡人来识短蓬。一悼水痕城郭外,半江烟景画图中。漁翁罢钓归新浦,骚客沽春醉晚风。古寺钟声催月上,匆忙影散各西东。”此渡位于县城门外一里地的马脑山麓,渡之右侧是久负盛名的“龙河书院”(现今为万载中学),渡之左侧是凉亭庵。 ...
(326)- 有一回,我們一群同班同學,在防空演習的防空洞附近,玩起戴花冠的遊戲。斯時,全國學校每星期必有一次防空演習。訓練大家對警報號誌之辨識,以及躲避炸彈爆發之威脅方法。我們的學校就在山嶺下,躲避空襲之掩體到處都有。只要空襲警報響起,各班導師馬上將自己班上學生,迅速帶離教室至防空洞躲藏。 ... 早年家中沒有冰箱可儲存,儘管如此,未冰過知芭樂乾,滋味就已不錯吃了。那些芭樂乾要是放在今日,家家都有了冰箱可冷凍,一夜過後之滋味迥然不同。香甜甘嘴之外,還多了一種無法形容之爽脆。儘管現在年紀已登耄耋,這種滋味卻是令人永難忘懷。[待續]。
... 卻始終代表著第一個時期的ocoh 當中的一些元素和思想是現在的我所無法帶給讀者 後來我又踏入了另一個創作的階段 大概《迥空》和多篇短篇作品能夠成為這部階段的代表 我的寫法、技巧、結構、思想跟「廢話太多」階段有著不少分別 若然於此階段創作《麥格理》 那麼它肯定會呈現出絕然不同的面貌 現在的我也漸漸離開了《迥空》的階段 ...
原以為這是一個新的小說,看到後面才發現是前一章的續集,非常有趣的結構!懸念設置得很巧妙!
草漫
敬上
...   菜尾滋味之美令人吮指難忘,可是隨著時空之轉換,菜尾內容變化利害。從前的內容皆屬粗俗食材,儘管如此滋味之好令人百吃不厭。而今日之食材花樣多多,但其菜尾滋味卻是迥然不同。我喜歡吃「菜尾」,特別是古早之菜尾滋味令人難忘。有人開玩笑說,古早菜尾不過是眾人口水之大混合罷了。儘管旁人如此說法,並未減輕我對菜尾之鍾好,吃它百遍我也不會覺得厭倦。   眾人皆知「羊羹雖美,眾口難調」這句話是在說明,食物雖然美好,但不一定符合眾家之喜好。可是您要問起「菜尾」這玩意兒,眾人所給的表情一定是點頭稱讚,或許還會有人在一旁暗吞口水哩。早年服兵役的部隊裏,成員來自天南地北,眾家口味各異其趣。湖南人嗜吃重辣,江浙袍澤喜歡吃甜。四川人之麻辣,老廣之雜燴,還有福建人之紅糟等等,內容之複雜令人無法詳細分辨。 ...
...      他陷進去,一望,幽幽光點懸在水下,宛如天空逆了過來,星星灑在腳底。那是一顆顆似人心而非人心的東西,全數距離自己無限遠。克里莫夫隨著魚的本能游往最溫暖而熟悉的發光玻璃球,距離瞬間消滅,他順勢貼在上面。薄薄的球面下彷彿包裹了一間醫院消毒室,空房禁地的四面與地板舖著一色方磁磚。 ...   克里莫夫溫和地將兩個版本,性格迥異的兩個愛人聚攏過來,一邊套弄著自己,柔聲道:「你們都是我的寶貝,不要吵架,乖。」   一雙瓦洛加將臉蛋貼近,伸出舌尖等著接男人濃濁的蜜汁。克里莫夫性器頂端漲紅而微微張開的洞口,已經有多日沒機會解放,喘息似地滴出一滴牽著絲的白精;兩人推搡著彼此趕上去舔這前奏。接著一陣近乎疼痛的強烈電流,伴隨濃厚的精液勉強穿過灼熱小道的激烈高潮感,逼得已是魂體的克里莫夫幾乎再次靈魂脫離,精魄中抽出精。 ...
... 迥澜、安乐、龙河三桥。万载县龙河桥因其横跨龙河而得名,是万载东西人民进出县城的必经之桥。 龙河桥始建于明朝正德年间(1506~1521年),到了清朝嘉庆年间(1796~1820年),由邑人辛守身募集资金,邑众捐款再次修建,并加做石桥栏杆,龙河桥才臻完善,留下现在面貌,成为我们今天看到的龙河桥,也为万载县城内至今唯一保留原来面貌的一座古色古香的石桥,弥足珍贵!龙河桥虽已有500多年历史,且又几经风雨,至今却依然坚固。由于龙河桥古老、坚实、且又庄重、美观,1963年万载县人民政府公布,龙河桥为万载县级文物保护单位,龙河桥的图案还被选用为锦江酒的驰名商标。 ... 。河边几万竹,并作桥间风。悠扬读书韵,来自桂花丛。听之忘返棹,山迴夕照中。”而更值得一提的是,此处曾是《万载八景》之一的“龙河晚渡”。邑人邓斯沂举人,曾赋七律诗一首,赞叹龙河桥畔的“龙河晚渡”:“夕阳斜映绿杨红,唤渡人来识短蓬。一悼水痕城郭外,半江烟景画图中。漁翁罢钓归新浦,骚客沽春醉晚风。古寺钟声催月上,匆忙影散各西东。”赞之,咏之。此渡位于县城门外一里地的马脑山麓,渡之右侧是久负盛名的“龙河书院”(现今为万载中学),渡之左侧是凉亭庵。当夕阳西下,渔樵醉归,争渡之声,不绝于耳。加之书院朗朗的读书声,庵里笃笃的木鱼声,还有龙河桥下哗哗的水流声,真有点诗情画意。特别是每当月白风轻之夜,若邀上一二知己,借一叶扁舟,品茗吟诗,荡漾龙河,则更是别有一番情趣。 ...
          『緬懷後龍溪流水』   人類之文化都是延著河岸發展,此話當真?依我經驗得知,此話並非憑空說出。最起碼我個人看法,此說絕無杜撰。家鄉在後龍溪的中段,範圍約自福德村至公館中心埔一帶。平時流水幽靜雅淑,她與汎期的轟隆奔騰迥然不同。但見其流水緩緩悠流,經過沙洲河埔總是逸靜無嘩。而在石棚挽留之處,其水流遇上溪床卵石,激起輕浪飛白漱玉。萬一碰上巨石,它則婉轉洄瀾白花點點,十分壯觀。   倘若近瞧神態悠揚,遠瞧舉止漫妙,宛如處子之飄逸,讓人對它難以捉摸。溪流兩側是青翠連綿的崩崗斷崖,極目遠眺,碧綠直衝眼帘。從驚蟄至立夏,萬木嫩綠搖映葳蕤。山居庭園,百花競放。團團簇簇的繽紛,賞心悅目,而令人目不暇給。這個時候最為忙碌者,就是那些穿梭飛舞於花草煎之蜂蝶們。牠們飛舞穿梭於繽紛之中,為其使命而努力不懈。 ...
... 迥異,處處散發著浪漫與神祕的氛圍。   此地殊有「韓國夏威夷」之美稱,復有巨型Casino之招睞,年年來此聚賭或旅遊之觀光客,多如過江之鯽難以勝數。復因有許多年輕人結婚,喜歡在此度其蜜月,故爾她又有「蜜月島」之雅名。友人金貞順女士曾在首爾大學任教,當年我帶著一批講師訪韓,她與夫婿做陪三日,巨細靡遺照顧周到,心中感念甚久。這會兒來韓國三日遊又要叨擾她們,於公於私都覺得過意不去。 ... 空閒,我便將所見所文記錄下來。   這回感觸最深的是韓國人的推銷精神,眼光放遠不計成本。看看人家對觀光旅遊之拓銷,以及民俗文物之保管與維護,在在讓我等感覺到十分慚愧。反觀我們的相關單位,夜郎自大,浮侉的吹噓,應該多學學人家劍及履及之作為。而我們在金貞順細心的照料下,完成了這趟偷閒之三日遊,成果豐碩,視覺大開,處處令人唸唸不忘。但這一晃眼之間,時光又渡過十多年啦!
(94)- 那年的暑假,母親懷著老四在家待產。每天起床後我就幫忙家事,挑水煮飯甚至餵養雞鴨樣樣都來。雖然每天工作成堆,可是忙完後的空閒又太多。因此我想學那王建平,出外找兼工賺點零用。於是我把心中所想告訴母親,可是她的反應只是笑笑不置可否。 第二天一大早,母親突然對我說:「你很想去打工嗎?」突如奇來的問話讓我反應不及,趕緊吞下口中的飯,然後興奮的反問:「媽!您答應我去打工啦?」母親笑著回答說:「紅門要請小工,聽說是整理環境的工作,你不妨前去試試看?」 ... 迥然不同,就是走路的步伐也輕快多囉。 [待續]。
... 迥澜、安乐、龙河三桥。万载县龙河桥因其横跨龙河而得名,是万载东西人民进出县城的必经之桥。 龙河桥始建于明朝正德年间(1506~1521年),到了清朝嘉庆年间(1796~1820年),由邑人辛守身募集资金,邑众捐款再次修建,并加做石桥栏杆,龙河桥才臻完善,留下现在面貌,成为我们今天看到的龙河桥,也为万载县城内至今唯一保留原来面貌的一座古色古香的石桥,弥足珍贵!龙河桥虽已有500多年历史,且又几经风雨,至今却依然坚固。由于龙河桥古老、坚实、且又庄重、美观,1963年万载县人民政府公布,龙河桥为万载县级文物保护单位,龙河桥的图案还被选用为锦江酒的驰名商标。 ... 。河边几万竹,并作桥间风。悠扬读书韵,来自桂花丛。听之忘返棹,山迴夕照中。”而更值得一提的是,此处曾是《万载八景》之一的“龙河晚渡”。邑人邓斯沂举人,曾赋七律诗一首,赞叹龙河桥畔的“龙河晚渡”:“夕阳斜映绿杨红,唤渡人来识短蓬。一悼水痕城郭外,半江烟景画图中。漁翁罢钓归新浦,骚客沽春醉晚风。古寺钟声催月上,匆忙影散各西东。”赞之,咏之。此渡位于县城门外一里地的马脑山麓,渡之右侧是久负盛名的“龙河书院”(现今为万载中学),渡之左侧是凉亭庵。当夕阳西下,渔樵醉归,争渡之声,不绝于耳。加之书院朗朗的读书声,庵里笃笃的木鱼声,还有龙河桥下哗哗的水流声,真有点诗情画意。特别是每当月白风轻之夜,若邀上一二知己,借一叶扁舟,品茗吟诗,荡漾龙河,则更是别有一番情趣。 ...
... 1 公里的龙河上筑起了迥澜、安乐、龙河三桥。万载县龙河桥因其横跨龙河而得名,是万载东西人民进出县城 的必经之桥。 <o:p></o:p> 龙河桥始建于明朝正德年间( 1506 ... “ 泛舟下龙河,长桥驾横空。河边几万竹,并作桥间风。悠扬读书韵,来自桂花丛。听之忘返棹,山迴夕照中。 ”而更值得一提的是,此处曾是《万载八景》之一的“龙河 晚渡”。邑人邓斯沂举人,曾赋七律诗一首,赞叹龙河桥畔的 ...
... 謝子言翻了個大白眼,沒好氣地說:「最近很忙,沒空寫武俠。你想看武俠的話,櫃子最下面那些香港的報紙上有連載的武俠。」 那些報紙是前些天木村由伸來台灣時帶來的《明報》副刊和《今日香港報》,前者是謝子言託田島京讓木村由伸帶來的,因為謝子言想看看倪匡替金庸寫的《笑傲江湖》,後者則有謝子言寫的《越女劍》連載。不過,這年頭報紙都靠連載的武俠小說衝銷量,所以通常會有兩部甚至是三部武俠小說同時連載。 ... 迥異的歌曲,希望音樂高層其實是有疑慮的。所以謝子言剛剛才會靈光一閃,讓翁大銘幫忙在校園裡推廣。 不過,翁大銘顯然不怎麼喜歡這個主意,嘟嚷說:「等等!狗的事沒問題,可是那個什麼少女時代我啥事?」 ...
...   「你說錫楊的棺材內藏著暗道?」      「應該不算是暗道。」梵迦回答雀一羽的問題。「就我所見,和六銀古蹟一樣,是人工施法架構的安寧地帶空間。看來,我們正逐漸接近真相。」      棺木中的神秘空間並不大,裡面只有一座孤寂的低矮石房。      「安寧地帶?要藏一個東西需要這麼大費周張嗎?」恩肅疑惑。 ... 迥然不同的氣息。      高大的木製轎子被黑色布幔蓋住,看不見裡面乘坐的人。即便如此,從轎中發出的懾人氣勢也夠引人注目。      走在隊伍最前頭的兩名護衛擁有深厚的神力,其力量不下於在場任何一位領主。全身毛茸茸、方頭獸耳、右眼有疤、眼珠發出金芒、身強體壯、額上掛著黑頭巾、嘴上叼著木煙斗的人是著名的獵殺者戴沃爾。跟在他身邊的三隻魔狼,體型至少都有一般成人的三到四倍大。 ...
...   「在外面就不要上課了。」泰峰為難地抱怨,「尤其是我們還飛在半空中。」   吉琨不理會他,「我們開始。」他連課本講義都沒準備,僅以口頭講解:「古人認為,宙源由創世之神坦海恩創造,這是神話故事的開頭。到了今天,大家對於宙源的所知仍很有限,它依舊是個難解的謎。現今的學者認為宙源內還有許多像我們蒼冥七界一樣有生物存續的地方,但至今仍未獲得證明。宙源多半的空間被一片什麼都看不見的白光佔據,我們稱之為「無盡晝天」;那是一切歸於無的世界,任何物體都無法進入。蒼冥七界和無盡晝天之間有一層天然屏障「終神結界」,當物體經過時會明顯感覺到遲緩現象。再來是眾所皆知的「裂面空間」,它位於蒼冥七界的底層。傳說裂面空間是往生者最後的歸屬,也是世界上唯一的淨土。在裂面空間內有一根天地柱,那是無數死靈建構而成的世界樑柱,只要是靈魂都會被召喚前去,為了支撐蒼冥七界貢獻一份心力。根據書籍《神唄集》其中一章的紀錄來看,裂面空間與無盡晝天的虛無剛好相反,人死後進去裂面空間的並非是靈魂,而是記憶。」 ...
...      */      梭恩德飛到一半便感到傷重難支,遂從高空掉落地面。他在斜坡上順著草皮不斷翻滾,直到他的腰部撞上大石為止。      一次又一次,曼德爾在他身上留下的傷還沒完全痊癒,後靣又遭蘇利根重創,自己流血流汗卻什麼都沒得到,還賠了個愛人。這陣子以來他到底在瞎忙些什麼?梭恩德頭昏腦脹,不想再想,也沒有力氣去想。疲憊加上多日未進食,梭恩德的傷痕復原的很慢,身上撕裂的痛楚久久不散,他好想大聲吼叫。 ...      「這麼說來,真正的次元輪在其他地方?你想讓我們在這裡看著埃比倫毀滅嗎?」飆揚問。他同時評估著這個與夢境湖迥異的空間,看來暫時是沒辦法離開了。      紅袍底下的萊瑪斯看起來沒有形體,儼然只是一團凝聚不散的黑影。「次元輪是計劃的一部份,並非結果。一切都是諸神的安排,循環不息的天道是詭譎難測的棋局,而爾等只是庸碌無為的棋子。」 ...
  */      他們兩人來到一處可以俯瞰整片黑暗圈的高地上,天空與地面被黑幕連成一線,黑暗圈的中心點恰似一張猛獸貪婪的大嘴,如漩渦般不斷吞噬周遭景物。雖說聖路之地受到天界庇佑的關係而有聖光屏障,但在黑暗圈波及的範圍幾乎比魘塵大陸的任何一個地方還要來的更幽暗,裡面可能漆黑到就連有夜視能力的安茲羅瑟人都看不見吧? ...      銀諾屏住氣息,整個人沒入黑暗圈內。      這什麼怪異的空間?原來真的不是自己太敏感,而是黑暗圈的內外根本是兩個迥異的世界。銀諾發覺他的身體好像被浸在一個很油膩的空間,移動相當不方便且腳步變得較為緩慢,足下所踩的地方既鬆軟又黏稠。黑暗圈名符其實,就算使用照明法術也什麼都看不見,一切憑著身體的感官來行動,其實就連感官也變得很遲鈍。打從一進入黑暗圈後耳朵便完全聽不見任何聲音,甚至因為安靜過頭還產生耳鳴現象。鼻子被濃重的味道壓著,連喘都喘不過氣來。 ...
... POP 海報筆、簽字筆、美術筆、狼毫小楷 …… 圖繪著小篆完美的比例。陰闇晦澀放學後空無一人的校園內,靜悄悄地夜幕降臨彷若保鮮膜似的沒有他人得以環視介入,空白卻在暗中滋長的時光一直。 [/JUSTIFY] [JUSTIFY] 那個時代還沒有手機,等待召喚的呼叫器也屬於富家子弟的高級配備。 ... Bird-men ,會變身的那種,尤其在颱風天過後散佈街道一片泥濘 …… 殊殊各色迥異的人種,我以他們的語言姿態與其交流,雖然曾經有過很劇烈的失敗出現,有幸的是我總是以我的笑話征服了這些溝通上的難題,很棒。從此,我具備了可以與各色人種彼此相異的溝通方法,等於我又增加了一項技能,真的很高興。就這樣,毫無遺憾地離開了台北,放心地離開台北去了。 ...
《迥空》 作者感言 http://4.bp.blogspot.com/-dMvyEwxQrTM/VXF9vXmep7I/AAAAAAAADeI/TfTNvXsx8N0/s320/cat-686567%2B-%2BCopy.jpg<br> ...
《迥空》 第十章:撒手 http://4.bp.blogspot.com/-52GLbFp1WVo/VXCOeVduP5I/AAAAAAAADdQ/uodl6WmkZHg/s320/CH101.jpg 劃分 星期天早上,死氣沉沉的一天,在這種傷感的日子天氣總是有欠穩定,男人仰望天空,看到一個快要下雨的樣子,太陽悄悄的躲在烏雲的背後,跟天氣預報所說的吻合。 ...
沸騰的肉欲使人低頭,難忘的思念讓人瘋狂。最終,情慾製造出了一頭野獸,瘋狂地啃食失落的心房,直到腐朽。
... 《迥空》 第九章:燃燒 遺憾 「唏,小白臉,最近你都是一個人,你的那個朋友怎麼了?」 「Bonsoir,他在忙,會消失一段日子……另外,那個女生也是差不多,你暫時不會在這裡碰到她。」 「哈哈,你怎可能知道我接著要問的問題?」 ...
在迴空這個故事裡
記憶像是種神奇設備
無論主角還是配角
都像是由故事而生的幻覺
或是幻覺所帶來的故事

問好
跳舞鯨魚
... 《迥空》 第八章:雪糕 遺漏 「是怎樣一回事?」 「對不起,我……我解釋不了。」 「小伙子,我必須把事件記錄下來,我要在你身上使用法力,不要怪我。」 「沒關係,是我給你添上麻煩,我沒意見。」 ...
... 而另一个女孩,同样美丽,却腼腆内向,不着妆扮,短发梳成“新青年”,举止有板有眼,稳重得很,恰恰与那个成对比。 对比也就罢了,毕竟风格迥异是寻常事,火有火的热烈,水有水的飘逸,谁也偏心不得。但两个截然相反的人亲密无间地在一起,而且一派浑然,看不出丝毫离隙,才最是应有趣。 或有人说:“她们两个,再融韵不过,一动一静,称为春秋组合”,吾花也不会反驳。 ... 大家正没别的主意,得个兆头就当是占卜,便随后追寻,却骂那老者腿猾了些,似乎就在前头,但怎般都不见踪影,只捕捉个大概路径,最后竟到了山腰空场上,四下环顾,实在无从拿人,只好停下。 薛阔言道:“没准那‘长毛老道’是哪个团伙的,故意绕咱们。” ...
記憶和印象
彷彿鏡映起
兩個逐漸分歧卻有著同樣連結的世界
期待後續

問好
跳舞鯨魚
... 《迥空》 第七章:一天 印象 一個夜,十一點正,熟睡的男人清醒過來,沒意識的摸了手環一下,他發現家裡沒人,臉上蓋著一層不安。這不奇怪,因為他是獨居的,除了姓霍的朋友外,也不見得有人會登門拜訪。 ...
...   三進石陣,但聽隱娘輕聲吟唱:「一樹寒梅白玉條,迥臨村路傍溪橋。不知近水梅花發,疑是春來雪未消。這是百花掌的梅花訣,真想不到有人可以將掌法變為圖陣。你瞧前面的歧路是奇數,這白玉花朵只是虛招,我們走實招的樹幹,就是中間那條路。」李群非依言而行,接著遇到一個可直接躍過的小石堆和五條小路。隱娘又道:「迥臨是高地,為掌法的上三路;村路、溪橋相比則為下三路。所以先躍過這個小石堆,然後連進兩條小路。」李群非躍過石堆,接著果然只有一條小路,其餘是六處小石堆。於是連走兩條小路,來到先前未到過的地方。 ... 空一掌氣勁如此之大,李群非中招之後,人還在空中便已運起魅影遊蹤的身法,直旋了好幾圈。接著雙足落地,掌勁未消之下,雙掌趕緊發勁而出,這一強碰之下,李群非竟然還被壓退了五、六步。心下不禁驚恐:「若是實掌相對,我可還有命在!」 ...
像是在某種迴路裡
看主角配角們如何作用在路線上
期待後續

問好
跳舞鯨魚
... 《迥空》 第六章:任務 耳機 男人喝著一杯冰咖啡,這夜突然而來的寒冷適合喝熱飲多一點,他卻故意選擇冰凍的,他一邊喝一邊冷冷的觀察坐位上的一些客人,用手托著臉頰,誰都看不穿他的心事。淡淡的黃燈是咖啡室的魅力所在,一片泛黃照出了空氣中飄浮的塵埃,有如一個個呼出來的煙圈。在光影之下,有人在忙,有人在發呆,有人在看書,有人在等待。 ...
日安

「這樣簡單得多,滿足不是耗盡自己的追求,而是適時的放手,在這個沒有例外的世界裡,
他在限時中找到了存在的意義。」
這段話真是覺醒人生裡充滿靈光的智慧啊
可以常常拿來提點自己

Azure 問安
... 《迥空》 第五章:見個面 見面 少年在人群中相當突出,他長得高大,身高最少是一百八十三公分,束著一頭優雅的長曲髮,五官標致,皮膚白皙,有如施上薄薄的化妝,他的俊美使人驚嘆,彷彿是個從少女漫畫裡走出來的男主角,夢幻得有點虛浮。 ...
[BLOCKQUOTE]
[/BLOCKQUOTE]
ocoh

香港人,1983年8月生,從小喜歡寫作。

早安呀,苦難城,我用文字在尋找,也在迷失。就像倪匡先生所說,繼續寫下去,直到沒法子再寫為止。

有人問,ocoh這名字是不是法文,我挺喜歡這浪漫的誤會,拆穿了就不好玩。

還想說什麽呢?

我熱愛科幻,誠邀大家去看我的作品《迥空》;我喜歡藉著旅行體驗人生,喜歡藉著文字去探討生命,發掘更多的可能性。

無論如何,相信愛!
人害怕失去,更怕迷失自我,面對失敗與孤寂。因次,他們才選擇活在一個虛無飄渺的理想鄉。
... 《迥空》 第四章:裝置 暗示 「討厭的霍啟迪,你怎麼可能一直待我這麼好?」 「哈路啊,是為了我們的生意,你忘了嗎?那幾個人已經離我而去了,只有你願意留下來,只有你相信我的營商理念,敢相信我是認真的,就這麼簡單。」 ...
智能手機
智能駕駛
使者.......
在《迴空》的世界裡
一個人的多重角色
和其他角色的互動隱喻
充滿著電影蒙太奇的手法


問好
跳舞鯨魚
... 《迥空》 第三章:殉情 車窗反映出俊美男子的臉龐,名車很配合有頭有臉的身份,木訥的表情很配合這夜默默的等待,是什麼人、什麼事使他一臉憂傷呢? 男人個性不羈,討厭受到約束,要不是為了家族生意,他早就到了南美洲流浪,特別是那個叫阿根廷的白人國家,他總是特別嚮往,相信是小時候看世界杯比賽時給阿根廷國家隊所迷倒,成為了忠實支持者。 ...
看完第二章
突然想到之前閱讀的文章
文中作者說:有人用一天說明一整個世紀
也有人用許多輩子去說明一個人的一生
在幾夜後的等待
使者究竟會走向什麼命運
令人期待後續

問好
跳舞鯨魚
... 《迥空》 第二章:使者 2011年冬天,這一年的天氣特別冷,外面的冰凍跟人們心裡的相差無幾,極為盛行的資本主義不斷複製出賺錢工具,大部分人迷失於社會洪流之中,他們隨波逐流、盲目跟從,不曉得自己在幹什麼、在忙什麼,他們眼裡只有錢。 ...
日安
看完可以感受人生而在世
總是避免不了傷害和被傷害
寂寞所以眷戀,眷戀之深
只能帶著知覺在掙扎裡悔悟犯行
無從告解

從一開頭就可以感受人性從更深一層的閱讀裡
被一層一層的鑿開
讓我們有機會能向下望一望深淵


Azure 問安
... 《迥空》 第一章:嫖客 這是一段發生在四年前的小故事,男人那年二十六歲,跟每個人一樣,他擁有幾個身份,包括寫小說的作家、某電子產品批發公司的合夥人、一個美女的丈夫。此外,他還有一個不為人知的假身份。 ...
名為結束的序章
在故事開始前
已攫住讀者的目光

問好
跳舞鯨魚
... 《迥空》 故事簡介: 男人,疲憊的雙眼還凝看著那方,他放不開。 少年,準備了美酒來迎接十八年沒見的朋友,他看得清。 霍啟迪,唯一的慰藉竟然來自一台機器,他好孤單。 在天空下,有無數秘密,有誤會連連; ...
拿一紙DNA,來決定下一檔浮誇的劇碼,密閉在棚內這個沒有潘朵拉的空間,雙手合十一個虔誠的坐姿,等待演化主再次賜福我規矩的程式碼。 換裝一副學生妹的模樣,領牌我的法定成年,此刻,我是無庸置疑的年華,晃腦洋文音樂、賣弄智慧的外顯,洗腦自己「這就是青春的肉體,這就是青春。」開錄前的五分鐘,我回顧在這個青澀的世界,彷彿所有的該來與不該來、正直與黑暗、熟透的與快忘卻的、曾過境的與恆在的,簌簌竄動在腦海,該坐定的早已就定位置、還沒忙完的也匆匆來去,待導演雜唸完那段早已聽膩的倒數宣言,正式開庭。 ... 「我不想踏進,卻又被推著走。」這是我的最後一句,用略帶欣喜、略帶懺悔的語調。 「卡!」用意淫爛熟不可逆的劇本,肢體扮演與本性截然迥異的角色,有汗、有獎賞,如此功利。
... 空的藥效褪了過去,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的舊路,我回去,那自己早已成為大學生的這個悲慘現實,那些曾被我踩過的蠢小子與他們的知識貧瘠已成了往事,我也只能繼續前行。 ... 迥異的角色』,他們能夠在蟻窩信箱中飾演一個樂於交易知識的好學生,也能在同夥間擔綱稱職的啞巴與傻蛋,是「能」還是「得」?「雙面人」是靠學習而來抑或是天生的?倘若不這麼做會如何?我想,蟻窩信箱肯定永遠也收不到這類的答案。無庸置疑地,螻蟻們仍會繼續守口如瓶,我也會繼續匯集所有想要的資料,彼此的關係就是如此酒肉,如此繼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