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過的方式: 人 生

      『退休生活思想起154-觀街友思老友』   通林街的地下道內,不知何時進駐了一些街友?看見他們舉止異於常人,內心不禁興起一股同情之心。一位蓬首垢面的街友,年紀大約五十或更年輕,因為蓬首垢面,實在看不出他的確實年紀有多大。他的身畔,僅見一張草蓆一床薄被之外身無旁物。這天的天氣已經冷得令人發顫,那人卻只穿著,一件薄薄的長袖恤衫和長褲。嘴唇凍得發白,但他一點也不畏缩。 ...
(575)- 秋天真是個收穫的季節,荳蔴成熟彎頭,菓子皮亮肉甜引人垂涎。有吃福的人天天嚐鮮,管他一季日子多少,嘴巴咀嚼可忙得頰酸齒軟。自從河川受到嚴重污染之後,後龍溪裏的魚族蟹群跑得蹤影全無。還好有二金伯的蓮塘健在,盛產的蓮子藕根,恰好補上蝦蟹出走之空白。 ... 它原本是一片耕作收穫不錯的水田,但在環保署的鑑定下,說它已受到嚴重的重金屬污染。因此下令強制二金伯休耕,等到問題解決後再行重新開耕。過去十餘年裏休耕無所收穫,為了生計只好偷偷賣土。 田土一呎一吋的挖掘過後,成為一口天然的淺水池塘。有人建議他養殖吳郭魚,有人建議他種植菱角,或者是栽植蓮花也不錯。七嘴八舌,建議很多,但二金伯頗有自己的見地。他委託在礦物局服務的表叔,幫他的田土採樣送去化驗,看看是否依舊含有重金屬成分? ...
      商旅行腳隨筆174-『沙西米進行曲』   朋友告訴我說,中國人是沙西米的老祖宗。乍聽之下半信半疑,查證之後好像說得有理。於是翻閱書籍,這才讓我找到「茹毛飲血」這四個字。它是否可以證明,中國人就是沙西米的祖先我不知道。唯一可以證實的就是「茹毛飲血」,確實是生吃獸肉,當然魚肉也是生吃的囉。因為在燧人氏教人用火之前,老祖先確實非生吃不可,由此引證,中國人是沙西米祖先,於情於理似乎可信度很高。   再者,中國人的有字歷史已有五千餘年,日本歷史頂多千年左右,況且日本文化許多傳自中國,因此,要說日本人開吃沙西米之先河,怎麼說都好像有點不通。但若是說日本人喜歡吃沙西米,這點我很想舉手贊成,可是一想到愛斯基摩人樣樣生吃,這個贊成之手又舉不起來啦。其實沙西米就是生吃,誰先誰後非關重點。最重要的是沙西米要怎樣吃才可以吃出滋味?要怎麼吃才算是高明? ...
      『退休生活思想起153-失落的友情』   退休多日後的某日,早上起床至現在,積滿著一肚子鬱氣無處可透。這會兒散步來到野地裡,我還真想扯開喉嚨大聲吼叫幾聲呢。儘管我沒有這樣做,但在薰風吹拂過後,鬱結之氣似乎舒解不少。這天阿坤全家人在門口迎接客人,並且立刻將訪客一一請入家內。一干人等,在屋內談些甚麼沒人知道?只有當天做壁上觀的鄰居們,努力在繪聲繪影的傳言,好像阿坤家有啥事要發生似的?   原來阿坤一家人要移民美國,左鄰右舍都被邀請過來聚會。有關這樁大事我也不曉得,看見每天他猛K英文,我還以為他是要應付考試咧。嘿嘿沒錯!他是應付託福考試嘛!還虧咱們是哥兒們,口風竟然如此的緊鎖,連我也沒透露半點,真不夠意思!這天我陪父母親出席他家的宴會,阿坤在玄關上向我招手,我趕忙跑過去。正想開口問他何事需要幫忙?他卻把食指按在嘴唇上示意噤聲。 ...
(574)- 八十多歲的阿炎伯,他是石圍牆世居的老農民。為人風趣善謔,很喜歡惡作劇捉弄人家。然而因他年歲大老,大家都不以為忤,反覺得他老當益壯,身體健康。由於他老人家年輕時的努力,墾荒拓地風雨無間,所以,為這家族留下大片的土地和房屋。 ... 生在棗園內偷懶,或者偷吃熟棗,照樣躲不過牠的雞爪神功。 自從咯咯雞來到棗園,每日盡忠職守外,新來的小狗阿黑也歸牠管。牠對阿黑管教甚嚴,稍有小錯牠就用雞嘴啄那狗頭。雖然經常的把狗頭啄得出血,但那小狗連吭也沒吭聲。咯咯雞與阿黑情同父子,主人餵食阿黑不在,牠就會高聲咯咯的呼喚阿黑回來。 ...
花香幽幽情思长 王水宝 随着时间的推移,离开故乡杭州已60多年了,一个血气方刚的青年变成了白发苍苍的老人。但我对兰花的爱好,一直没有改变过。 立春那天,好几盆春兰都不约而同地绽花吐芳,还有三盆开出紫色的小花朵,花枝也是紫色的,内行人告诉我,这是名品,听后心里十分高兴,于是把它们从凉台上搬进客厅。那一阵阵飘来的幽幽清香,伴随着料峭的春寒,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暇想…… ... 生活恁添了不少情趣。 兰花是我国的名花之一,也是名贵的观赏植物之一。兰花原本生长在深山幽谷,无人赏识。但兰花不管条件好坏,即使在恶劣的環境中,依旧孤芳自赏地生根发芽,茁壮成长,具有超凡脱俗的品格,它的清雅与高洁,历来深受人们的喜爱,被誉之“天下第一香”,被称为“花中君子”,孔子家语曾说:“兰生于幽谷,不为无人而不芳。君子修道之德,不为困穷而改节”。正因为兰花具有这种高贵的品质,孔子还说:“与善人居如入芝兰之室。”由于兰花的高尚品质,高贵情操和美好的象征,自古以来,深受人们赞许,并把兰花从深山幽谷移植到芳苑庭院,让它飘逸的清香,让千万人共享。 ...
很多人說我所說的這些話都是醉話。我不以為然,我還要繼續說。我要說的這個,既不是蛇,也不是金子,更不是人。可能我真有點懵了,但這件事,卻又是蛇又是金子又是人,該怎麼去形容呢?那還是讓我再喝一口酒,先潤潤嗓子,消消火再說吧。 ... 瘦高個便自顧自說起來,但他之前鄭重申明,他馬上要說的這件事,並不是個虛構的故事,是一件千真萬確的發生了的事情,雖然在最後,他也感到了一陣迷茫,卻仍然堅信這件事的所見所聞是千真萬確的。所以他重重地咳嗽了一聲,又繼續說起來。 很多人聽完了我說的這個,都以為我是喝多了,全是一些胡編亂造的醉話,可我對此嗤之以鼻,我還要去再說。 ...
      商旅行腳隨筆173-『生魚片物語』   近日網路與電視上都在報導,說那日本人嗜之如命的「沙西米」之魚肉中,發現有許多裂頭線蟲在活動之跡象,消息爆衝擴大,加上渲染得如火如荼,因此,衛生相關單位與疾病醫療中心,一再的呼籲民眾,盡可能熟食魚類勿要生吃,以免惹禍上身自找麻煩。然而言者諄諄聽者藐藐,饕客們完全不把這些警告語言聽入耳裡,甚至還譏諷這干人等多管閒事呢。 ...
      『退休生活思想起152-老人家再談婚姻』   「幸福與耕耘是孿生兄弟,如何耕耘?如何收穫?當秋風送爽萬物結果之時,幸福與耕耘的成績,立刻顯現在妳眼前。四週成熟的稻浪、滿樹垂掛的果實,那就是幸福獨一無二的詮釋語句。」-佚名。   我常將這句話引用到婚姻上,告知後生們,如何在婚姻上找出幸福與耕耘的著力點來?上一代人的婚姻,僅憑父母之意媒妁之言,結合成為夫妻。他們相聚一起,會因小事而斤斤計較,彼此之間不善表達,但他們卻能長相廝守白頭偕老,這就是一種傳統式的幸福。不過它的耕耘相當耗時費事,故爾婚姻之幸福,可說是男女雙方一輩子的付出與辛勤耕耘的成果。 ...
... ****   「欸?這不是小艾嗎?」   她正專注地研究哪一類罐頭才便宜好吃,背後一個異常高亢的聲音無禮地介入她的一人磁場。   「高伯母。」   「最近放學時間怎麼都沒碰到你啦?要考高中都上補習班上到很晚吼?」   「嗯。」   「你現在也會幫你媽媽做飯了嗎?真的是好孩子吶。要是我小孩跟你一樣懂事,我不知道輕鬆多少呢……」 ... 生活習慣有多髒。   她或許涉世未深,卻也挑男人的。   搬出去後她便住在男友家裡──當她想換地方住時,就換一個男友,順理成章。阿茂是第二個幫助她的人,對她不錯,幫她刺青也沒收她的錢,去年店長出國時,阿茂就在刺青店樓上挪出一個空間給她住──這次搬出來,阿茂則直接將帶她回他的租屋處。五坪大小的套房住兩個人還不成問題,偶爾,她會跟他做愛。 ...
... 生活過得逍遙自在。 每天吃飽沒事,他就帶著心愛的波斯貓去公園裏活動。公園裡有幾隻野鴿子,常趁著沒人的空檔飛下地面覓食。某日,增祥伯與牠們邂逅,人鴿看對眼,增祥伯一眼看上去就喜歡牠們啦。 從此之後,他去小公園活動時,褲袋裏總會放些玉米粒或爆米花與牠們一起享用。久而久之,他與這些野鴿子混得艇熟的。人鴿在一起之後,天天接近自然心意相通。這天他心血來潮,突然對鴿子發出口令,要牠們立刻過來,接著又要他們起飛。一個口令一個動作,野鴿做得中規中矩。 ...
弘一法师的抗日情怀 王水宝 自古以来,我国不乏许多僧人都爱国爱教,太虚大师、巨赞法师和五台山广大僧人等在抗日战争时期,都投入抗日救国的洪流中,其中我们熟知的、南山律 宗第十一代祖师、佛门高僧弘一法师,就是其中的一位,赵朴初先生评价:“无尽奇珍供世眼,一轮圆月耀天心”。 在中国历史上,确实有很多出了家后又还俗的和尚。而弘一法师(1880----1942)李叔同,当和尚是真心的。李叔同,原是富家子弟,在国内外享有盛誉。于1918年8月19日在39岁临近中年时,却毅然决选,放弃了荣华富贵、妻室儿女、名誉地位,遁入杭州虎跑寺削发为僧,法号弘一。在出家前为了断绝尘缘,超然物外和杜绝名声地位,一心向佛,他将历来所藏的印谱、法贴以及所写所画的扇面、存储的画谱、画稿和历来收集的乐理书和古今中外名家谱写的词曲手稿等都送给了友人。李叔同把身后的事和物交待清楚后,最后他对友人说:“既然出家,就要六根清净,这些世俗的东西用不着了”。从此,与世俗亲友绝少来往,可以说已经完全谢绝红尘,在古刹中过着耳闻晨钟暮鼓,口食粗茶淡饭,心修律宗禅理,身伴孤灯黄卷的苦行生活。李叔同真正从“翩翩浊世佳公子”变为了“戒律精严之头陀”,而对祖国之兴亡,却竭尽匹夫之职。 ...
...   1986年6月初抵東京,城東製作所招待我去附近的料亭用餐。是日天氣熱得難受,加上料停又無裝置冷氣,熱得我的情緒盪至谷底。服務生送來濕毛巾後,接著上來的是一杯熱騰騰的日本茶。本就夠熱的環境裏,喝下這杯熱茶頓時汗如雨下。然而怪得可以,熱騰騰苦澀澀的茶味,在舌尖慢慢回甘轉潤,焦躁之暑氣頃刻消失無蹤。   一會兒,巨大的帆船裝飾的生片拼盤上桌。船內舖滿冰碎塊,冷氣陣陣勾引出大夥的食慾。這時城東主人正吉君比個手勢,請大夥動筷食用。鈴木君坐在我的身畔,他知道我是第一次開洋葷,所以主動低聲的教我如何吃法。鈴木說:「台灣朋友吃生魚片,喜歡將哇沙比與醬油混拌,然後挾生魚片沾醬入口,這是錯誤的方法。這種方法吃不出生魚片之鮮味,更埋沒了山葵本身的提味作用。」 ...
      『退休生活思想起151-老人家談婚姻』   「婚姻」,它是人生之中,一趟目的不明確的旅程。夫婦倆不但要一起走下去,發掘彼此間不認識的地方。同時也要一起去分享,彼此之間不認識的地方。等到某天,雙方都已彼此認識夠清楚之時,雙方都已垂垂老矣!   也有人說:「婚姻」是將兩個個性、嗜好、生活習慣完全不同的人,調和到双方完全能適應對方的偉大工程。因此,我個人認為,「婚姻之調合,絕對是一件非常浩大的人生功課!多少人對婚姻充滿著憧憬,但其結果多半令人大失所望。原因是,他們對婚姻態度不夠積極與審慎所致。 ...
1. H知道一個公司的秘密。 那週五,下班時間5點一到,同事們紛紛以逃難般的速度離開辦公室。沒多久,整個辦公室便只剩下H一人。她也不想週五加班,但偏偏主管總愛多交代事情,若是處理不完,她也只好留下來繼續奮鬥。 無奈地拿出用來當晚餐的泡麵,H走到廁所旁的茶水間,準備要裝熱水。 ... 「來來來,大家難得出遊,待會大合照結束,想拍獨照的人通通包在我身上。」F熱情的說。 於是女生們紛紛纏著F要他幫忙拍獨照。 H當然也不例外囉。於是女生們一個個排起隊來讓F拍照。 只是沒想到,這尋常的拍照,卻讓H意外發現一項令她不可置信的事實。 ...
(572)- 營部連的小郭是雲林來的充員兵,為人和善廣闊交遊,雖然在部隊裡龍蛇混雜,可是他能應付得面面俱到,真不簡單!那年秋天我自中心結訓,待命三週之後分發至金門。來到料羅灣灘頭,接待我們的就是小郭。 因為有著這份緣牽,我們相處得還不錯。翌日,我們分發到各單位,小郭全程陪伴之外,他還一一的將我們平安的送到各單位陣地去。大約是半年左右,部隊返防南台灣,駐紮在高雄壽山底下的通訊單位。只要徒步走過柴山,就可順利的抵達營部。藉著地利之便,我常過去營部找他聊談是非。 ... 據小郭告訴我說,每季菸葉收成之後,掛菸葉晾乾就是菸樓的主要任務。在那時候菸葉屬於高經濟作物,每年菸酒公賣局固定收購,價錢特別受到保障。所以當地的菸農生活穩定,一度成為人人稱羨的行業呢。 ...
... 生負責接送,找到一家認識可以參與垂釣,和參觀捕捉香魚的旅館下褟。因為我去之時正好香魚季節剛開始,故爾人潮尚未湧至所以頗受優遇。   這家旅館很小,導遊手冊上看不到它的廣告。旅館老闆是鴨尾先生的學長,因此,我得到許多額外的協助。特別是三餐之照顧,讓我頓頓吃得肚飽腹漲。旅館小歸小,我卻對他的服務稱讚有加。尤其那份賓至如歸的感覺,至今猶在腦際盤旋不已。唯一缺點是旅館位置太過於偏僻,每日投宿之旅客只有寥寥幾人罷了。然因位置是在三隈川的上游,要垂釣或參觀捕捉香魚皆方便,故我不嫌它的位置偏遠。 ...
... 生涯中的戰利品,而且極有可能其中還包含日軍的軍資。這批黃金的來源雖見不得光,卻也不是那麼好染指的,所以李維.艾希科爾真正想知道的是另兩個問題。 李維.艾希科爾曾擔任過以色列的財政部長,明白要準確抓住股市崩盤與貨幣匯率重大變動的時機有多難。在過去,能做到的人大多是有能力操縱股市匯市變動因素的人,像羅斯柴爾德家族就是在拿破崙戰爭時替德意志法蘭克福伯爵管理財政,又同時在倫敦經營銀行業,才能利用滑鐵盧戰役後消息傳至倫敦前的時間差,以錯誤訊息左右倫敦金融市場而大賺一筆,奠定了羅斯柴爾德家族的金融霸權地位。除此之外,若想抓到股市匯市劇烈變動的具體時間,那就只能是靠運氣的賭博了。 ...
      『退休生活思想起150-不自量力談寫作之四』   在網上,拉拉雜雜的談些寫作問題,其實,都是一些「老生常談」的戲碼。幸好大家捧場,所以覺得還蠻受用的。老實說,寫作見解各自千秋,誰是對誰是錯?自古迄今,從未有個可被接受的論斷。所以,個人提出的看法,亦僅只供參考之用罷了。恆常聽到有人在埋怨:「再也寫不下去了!」你問他為啥麼?他一定理直氣壯的告訴您說:「沒有題材可以寫了嘛!」   事實真的如此嗎?其實未必。有位文壇先進說過:「一個寫作的題材,很不容易就被寫完的。只要作者肯用心,在寫作技巧上再精細些,處理得再好些,任何的題材寫作皆可歷久彌新,永不枯竭!」信哉斯言!個人也深深認為:「想要當個出色的作者,他應該多方面去體驗,不能僅僅據守於一隅,坐困愁城。他須跳脫域限,廣開眼界,多與外面的世界接觸。唯有如此,才可擴大你的寫作領域。」 ...
... 當其槍上之紅外線光點,照射至鳥身上的時候,獵殺者便瞄準開槍,一隻隻的將牠們加以獵殺。駭人聽聞的最高紀錄,在一夜之間曾有千多隻鹰鳥命喪槍下。這些南飛的灰面鵟鹰,滿洲鄉民稱之為「空中飛的烏金」。 遠在物質缺乏的年代裏,因為食物之需,許多山民將牠獵獲當作食物。能抓便抓,能捕就捕,豪無顧忌之虞。但是今天物富民豐的時代裏,觀光事業發達之下,牠卻成為燒烤爆煮的商品。特別在某段期間裏,捕鳥吃鳥簡直成為全民運動。讓外國觀光客們見了,嘴裏直呼不可思議! ... 生之鳥兒叫屈,然而形勢以致如此,但是又能奈何其哉! 高中學生時代,我們班上有多位喜歡尋找問題的同學,我們稱他為「萬事詢問團」。我也是好事者之一,所以,我也被他們往羅在內。為了做好詢問工作,每天幾乎都是在尋找題目,以備機會來時可以施展一下功夫。 ...
... 人在視覺上有著應接不暇之感覺。原本我準備在車上補眠一下,卻被窗外之楓紅搶走我的睡意。   車子停泊於今晚投宿之民宿停車場,辦理好住宿手續後,才自松崎部長口中得知,河尻部長會過來這裡與大家會合。由於河尻部長與松崎君都是準釣迷,今天又是當地「鮎魚祭」大日子。日本人口中的「鮎魚」,就是「香魚」。來自全日本的香魚釣客,幾乎都往這裡集中。他們集中到這裡的目的,是要參加此地一年一度的釣香魚比賽。町會所前的廣場上,釣客們正在辦理參加競賽的報名手續。 ... 生意。吃過午飯驅車直去機場,晚上我就在家中吃晚飯啦。 【完】
      『退休生活思想起149-不自量力談寫作之三』   寫作需不需要靈感?我不敢確定。但我不會漠視靈感的存在,我也不敢過度的依賴它的支援。寫作人若是過度依賴靈感寫作,一定會因等待靈感之出現,停停頓頓而感到困擾。如此一來,很容易造成許多文章難以竟篇的窘局。因為,靈感無法如水般泉湧不止的淌流出來。它無法源源不斷的供應,時斷時續,結果思潮無以為繼,自然就寫不出感人的文章來。 ...
...   寧可把每顆字專心念成經   寧可看著一支香燒盡   完全不想騎車或者開車   於是慢慢散步   走回宿舍,每日   只和貓聊天,怕熟人   卻樂於交新朋友,晚出   但早早回家,看起來忙   不過仍難以抗拒虛構的情緒   穿梭在書本裡,又過了一歲   沒人告訴我   直到翻開農民曆 ...   過些時候我會回頭,被趕著   上夜哨,車道那一邊   看著圓月把落日遮掩   完整的黑,畫出絕美的紅眉   再過去一點,有些人生   直接衝進立法院   下哨之後   我開始顯得神祕而執著   為了保留椅子的溫度   而不願離開,為了記得回憶   而不願闔眼   而沉默,承認寂寞 ...
     隱喻:悼念TZ(1978.10.15-2019.03.01)   陽光再度   車聲再臨   我再回到生活   你卻變成一則隱喻   就像消失的雨   並未散去   在觸地的瞬間   蘊含更大的份量   就像熟悉的臉孔   是昨日傍晚下車的人群   認得明天的風景   是列車留不住的過去   或許清澈的眼眸中   意義,會安靜滴完   你不再問我的看法   我於是不再疑惑你的來歷   彷彿睡夢中的神像   戴著遺失許久的木頭念珠 ...
... 明永樂十六年(西元1418年),西洋忽魯謨斯國。寶船隊泊靠的碼頭邊,立排柵建官廠之旁的空地,但見港口岸上一片熱鬧滾滾。宛如信奉為教的穆斯林人開齋節後的節慶。百餘搭著棚架的食攤綿延近里,有賣燒羊的、有賣燒雞的、有賣燒肉的、有賣薄餅的、有賣麵食的、有賣哈喇餡的。陣陣混雜著各種香料的燒烤香味撲鼻,宛如一個人潮絡繹的熱鬧市集。只不過這些賣波斯美食的食攤,這三日都不收錢。因所有的開銷,皆由國王阿拉優素福買單。百餘食攤就這麼恰有如流水席般,讓中國寶船隊的船兵任意取食。國王阿拉優素福更命人在食攤之間,搭了一個招待貴賓的大營帳。營帳之前的空地上,則見有波斯一地的各種猴戲雜表演、以及各種歌舞娛賓的演出。正是一生征戰沙場的阿拉優素福,以此草莽的方式款待鄭和與來自中國的使節團。當也算是為了展現了自己,已將鄭和當做是自己人。且是一起沙場上共抗帖木兒,一起吃風沙,一起同生共死的袍澤弟兄。 ...
(570)- 鷹族是空中猛禽,牠們是空中的霸主。牠就像人類之鐵漢一般,一舉一動裏,充滿著陽剛之氣勢。不過,您若有空對牠做個長時間的觀察,您將發現牠們也有溫柔的一面。尤其當那幼鷹學飛之時,您將看見牠所展示母親的柔情與耐性。 ... 這個鷹巢內的生命力旺盛,年年皆可看見新鷹成長離去。新鷹離家非常戀棧老巢,就像孔雀東南飛裏的描述一樣,五里一徘徊,飛離不了幾步,他就會在附近盤旋不去。見到母鷹探頭瞄牠,牠還會撒嬌似的發出嘤嘤叫聲。 ...
... 。大夥每次聚在一起吃吃喝喝,他們總會留下些許的詩句佳作。我是傳統客家人,有著傳統的抑惡揚善之個性,因此,他們的佳作經常會出現在我文中加以宣揚。以上的橫田仿唐宋七絕詩,就是我收羅的其中之一。 ...   我家老妻善於燒煮三杯料理,無論是魚是肉都好吃得令人吮指回味。餐桌上只要有此味出現,一聲開動令下,立刻風捲殘雲鍋盤見底。為了節省生計度支需要,我勸老妻少做三杯料理。老妻心中自有主張,主動約制它上桌的次數。婦道人家廚藝是其拿手,她見三杯料理受到家人歡迎。三不五時還會裝做忘記,偷偷將三杯魷魚或三杯雞上桌。貪吃的我也只好裝作忘記,快樂的同享其美味啦。 ...
      『退休生活思想起148-不自量力談寫作之二』   歲月像似一股洪流,先自涓涓細滴慢慢累積而變成小渠。然後順流而下,彙納大小水渠成為溪河。再沿河床彎彎曲曲的流動,一路碰撞磨擦,經歷磨練變成一泓平緩碧流,展現風華而與天地同壽,乃至永遠……。歲月又像是一本生活日誌,它把人類的生存與演進,點滴不漏的記述下來。最終成為一部栩栩如生的歷史,用以作為後人世代生存參考的典範。   沒有歲月的記憶,人類就無法懂得生活的意義,因此,我篤信歲月也尊敬歲月!在我眼中,歲月是一本書,一本深奧的書。一路走來我很認真的研讀,有時候我還最其中擷取一些可用的素材,舖排在我的人生當點綴。有時我會將人生點點滴滴記錄下來,直至某日,國文老師告訴我說,這些紀錄就是「寫作」,於是我便與寫作開始結緣了。 ...
(569)- 這是一個炎熱的夏日,在晨間的曦光引導之下,登山道右下角的空地上,不知哪位好心人?每天總會放置大量的米飯或玉米粒,用以招待附近的飛鳥老鷹,或者是附近其他的生物。 有人說:「畜生臉生毛」,即是說明畜生根本不懂人情,您對它好不一定能獲得它善意的回饋之意思。這些飛鳥群體爲了生存,每天必須戰鬥,他們不懂情面或恩惠,只知眼前能夠先填飽肚皮再說。 「弱肉強食」就是牠們生存的原則,所以,當您看見鳥類大欺小或強欺弱,這些行為在禽鳥的世界裡,都屬正常之事不足為奇。因是之故,在這裡每天都可看見鳥兒搶食的陣仗。即便是聰明的人類,永遠也無法幫牠們解決這個問題。 ...
... 生意不是做得順暢,可是對於北海道料理印象十分深刻。   當地的蟹品料理讓我一吃難忘,尤其是秋初至隆冬出產的毛蟹,價格便宜到讓我大吃一驚。北海道毛蟹價錢便宜之外,吃法之多令人應接不暇。橫山君是在地人,當我問及在地毛蟹有何吃法之時。他竟然愣立當場無法作答。於是我就將燒烤、清蒸、煎、炒、煮、炸、一一加以詢問,結果他回答說:「說到毛蟹吃法,我們這裡不但樣樣都有,而且還生吃熟吃任君選擇咧。」 ...
      『退休生活思想起147-不自量力談寫作之一』   在這個知識爆發的時代裏,每個人都有很多的際遇與感觸。倘若提起筆來,可以抒發寫下的文章,內涵素材實在太多了。然而因為太多的感受,反讓我們不知從何下手?如果在這種情況下,你還能保持頭腦冷靜,客觀的去分析事物,那麼您就有資格寫文章了。   寫文章必須體會出文章的層次,至於如何體會,則是見仁見智。就其內涵而言,它的分層在於深沉中有幽默、幽默裏有激情、而在激情之中,它又須有獨特之見識。一流文章讀來層次分明,舖排有如行雲流水,有如大閘洩水減壓,一氣呵成,毫無阻礙。相反之,則是層次混淆,如似魚走石梯,一路梯凸,難以竟篇,像這種文章不寫也罷。 ...
... 人家說那是仙湯,吃了可以讓人長壽。這種說法我不敢辯駁,因為他老人家確實是高壽以終。 今天回家路過「山腳國小」,這座小學校位置並不在山腳下。她是一所,座落於水潭畔的迷你小學校。這所小學校全校師生未滿百人,可能她後山的梧桐樹,都比這學校的人數還多。 多年以前,校門口的老鳳凰木樹上,突然出現一個斗大的鳥巢。鳥巢是用樹枝交叉築成,堅固的外觀,高高的窩巢周緣,讓人看不出它是屬於何種鳥類之窩巢?每天早晨路過可看見,兩隻尾巴長長的大鳥,在鳥巢附近嘰嘰呱呱叫鬧不休。 ...
      商旅行腳隨筆167-『北海道料理隨筆』   日本北海道,地廣人稀,她是古蝦夷人的故鄉。由於當地天然資源豐富,謀生容易,故爾成為今日的日本後花園。北海道之四季景色各異其趣,春季與冬季界線不太明顯,夏季雖短但是風光不錯。夏季的天空萬里無雲,一片晴朗充滿詩意。秋季與冬季也世界線不明顯,但是馬肥牛壯處處皆是。   在我忙碌的商旅生涯裡,每次去北海道都是以休閒為目的。話雖如此,我每次的北海道之行,幾乎都是由商友陪伴在側。第一次同行者是鈴木先生,因為他要順便去查看契作關係的養蟹場。第二回在夏季中期,橫田君為伴同遊富良野。第三回在1991年冬季, ...
      『退休生活思想起146-請說個笑話吧!』   說「笑話」是人生歷程中,調劑生活不可或缺的小逗點。雖然它登不上大雅之堂,但它卻是人類生活中不可多得的潤滑劑。它的成型介於幽默與滑稽之間,廣泛流通於市井場合。因此笑話常被人誤以為,它只是市井里俗之小話語,信口開河之溝通俏皮話罷了。不過,近年來由於國不泰民不安,風不調雨也不順,許多有識之士登高疾呼,提倡使用「笑話」來緩和一下,目前嚴峻失控之社會情緒。 ...
... 這時候停留下來的留鳥,個個體態肥碩生意盎然。無論是公鳥或母鳥,無不渾身春意濃濃而蠢蠢欲動。鳥兒求偶過程與人類幾乎近似。公鳥為了獲得母鳥之青睞,仗其五彩繽紛之翎羽,極盡所能在母鳥面前舞動,藉以獲得母鳥之青睞。 牠們的努力行為,無非是想讓母鳥看中牠,好讓牠能與母鳥一度春風罷了。就以畫眉鳥來說,思春時期之母鳥與公鳥聲音特別嘹亮。每天清晨公鳥必會飛潛至,牠所中意的母鳥附近引吭高歌。 ...
      商旅行腳隨筆166-『白色的北海道』   日本北海道的天空蔚藍一塵不染,那是因為地廣人稀尚無大污染的關係。冬天裏的北海道積雪白得出奇,那是因為工業污染尚未沾染之緣故。白雪的晶瑩剔透,讓人睇瞧有著透明之感瘸。因此冬季裏的北海道,幾乎就是一個白色的世界。1983年我享受過北海道的夏天之後,相隔八年再度登臨之時,她正好隆冬積雪深深時期。在商友鈴木君的導覽下,我終於有幸參觀了札幌著名的雪雕展覽。 ... ,參觀人自任何的角度觀察,您會發現各有不同之顯現。腹墨豐饒的鈴木更是此行之最佳導覽。   鈴木君口才不錯,兩百多座的雪雕他都熟悉。一會兒函館風光,一下子又是德川家康,他都如數家珍口若懸河般的詳細交代。不論是戰史情史或稗官野史,他都能逐一引介毫不含糊。但見他滔滔不絕的介紹,我卻只有嗯啊的應對。北海道的地名很有趣,連日本人都會覺得古怪。我問鈴木為何「札幌」稱呼「Sapporo」?他告訴我說,此語乃來自原住民愛奴語之音譯。 ...
      『退休生活思想起145-神豬趣事一則』   萬沒想到,退休後還有機會參觀義民節之神豬比賽。這次的參觀人數破歷年之紀錄,現場一片擁擠人潮令人寸步難行。要不是有妹婿在前頭引道排開人潮,我這老頭子怕會被人潮給吞沒了。人類敬天地乃優良習慣,但為祭神祇而大肆殺生,則是有點說不過去。尤其利用神豬取悅神祇,在下以為萬萬不可。因為我個人曾親眼目睹過,神豬的飼養與宰殺過程,故爾對於此舉長時間耿耿於懷。 ...
... 人管得著啦。 小四年紀不大不小,正是最頑皮的時候。雖說我是個轉學生,但因個性自由習慣了,上下學自己一人獨行,從不招朋引伴。其實,並非我個性孤獨,而是因為我剛自外地轉回這裏就讀,與大家都還沒混熟的關係嘛! 鄉下小孩幾乎都一樣,十之八、九具有好奇心與探險慾。我在小四時候的好奇心濃厚,比起其他同年歲的孩子們來得濃厚許多。從我家到學校路程約廿分鐘,可是我每天非得走彎路,磨蹭它一些時間不可。如果不依照如此走法,好像就無法走到學校似的。 ...
      商旅行腳隨筆165-『北海道之行筆記』   1983年6月底,我人來到北海道正是夏天。北海道的天空藍得幾近靛色,看入眼裏,讓人有點暈眩感之覺。這是我第四次抵達北海道避暑,回回來此景色次次不同。趟趟的驚艷,令人百看不厭。就連像我這種觀物「一目瞭然,過目即忘」的老花眼睛,對於北海道景緻,卻留有著一股深厚的印象。首日的約會裏,友人高原君,請我上「吃到飽餐廳」吃中飯。 ... 生意人將它發揮得淋漓盡致。他們喜歡搞這套,表面看來無利可圖,但以商業人氣論點來衡量,只要來者吃上習慣,那麼該店的生存機會大大提升。   通常,吃到飽餐廳在店門開張之後,若是無法短時間內找到客源,十有八、九注定會關門大吉。日本人是知名的經濟動物,在無利可圖之生意裏,他們會立刻見風轉舵,絶不會長期的泡在無利可圖之環境裡,窮耗其時間和金錢的。此次北海道之行,我和委內瑞拉商友赫南德斯斯陪著釧路的高原君,一起去根室拜訪商友。由於有洋人同行組合特殊,所以引來路之側目注視。 ...
      『退休生活思想起144-烏柴橋的故事』   早年在板橋田仔墘與埔墘之間的港嘴地方,鐵路局在那裡設有一個簡易的臨時月台,用以供南下北上車次擁擠時錯車之地。附近有條大排水溝,溝面上有座利用鐵路枕木搭建之小橋。因鐵路枕木塗以瀝青防蟲蛀,橋體橋靣漆黑一片,故爾當地人都稱呼他叫「烏柴橋」。烏柴橋下的排水溝,廣納新埔江子翠附近農田之餘水匯流入淡水河。   每年颱風季節來臨,上游排水宏量而下,經常淹溢橋面人車難行。由於排水溝去路不暢,橋面被沖走之事經常發生。風災水災過後,附近的居民又忙碌將它搭建橋面。如此沖走再舖舖好再沖,年復一年的惡性循環不知多少次?卻從無人會去埋怨老天。這一年的颱風特別多,前腳剛送走一個後腳一個又跟踵而來。每每颱風過境,江子翠變成水鄉澤國。農畜損失不計其數,烏柴橋面也常成為受害者之一。 ...
... 若將栗子甜湯冰鎮過後,它又會呈現出另番的風味。至於栗子和豬肉一起剁碎做成肉丸,芳香味美入口即話,非常適合老人家與小孩子食用。聽說在國外,醫生將栗子列為健康食品,至於原因為何卻無確切之資訊提供。 那年我人自伊朗的德黑蘭國際機場,轉機飛去土耳其的首都安卡拉市。在商友汶斯汀的引介之下,認識他居住鄉下之親戚蘇萊克先生。他家擁有一大片的栗子樹林,斯時不是栗子成熟季節,但是樹樹掛滿累累之青栗果實,遠遠看過去,神似尚一樹未成熟的紅毛丹果實。肉刺柔軟尾端微紅,果蠅群群飛舞其間。 ...
... 」(Aynu),曾經是北日本之一大民族,日本開發北海道之後,該民族大量移民去庫頁島與千島群島。我對這塊土地不熟悉,但因日友鈴木君之推薦,這才慢慢對她逐漸熟悉起來。 ...   傳真之電文內容句句聳動,勾弄得人家心裡癢癢的。而接到傳真之時,我正忙著與委內瑞拉的客戶商談。這位商友生性好動,見了電文內容之後,竟然在一旁煽風點火,鼓勵我跑一趟最好,他還說願意陪我跑跑這趟誘惑之旅。人家都把話說得這樣啦,再抝下去實在有損友誼。況且大客戶之言不敢違拗,於是強打精神吩咐秘書,即刻去幫我們買機票弄簽証,決定三天後動身前去赴約。 ...
      『退休生活思想起143-撕裂的記憶』   登上花甲之年,我時常想起童年往事。俗話說得好,「老人成幼子」。這下自己親身經歷過,驗證俗語之說果然無訛。印象最深的那年,我竟會瘋狂的追求一位,眼高過頂驕傲無比的學姊。兩人本就毫無交集,但在大夥起鬨之下,竟然弄假成真。我們真的陷入了泥淖,差點就溺斃其中。   這段沒有結果的戀愛,我唯一能做到的,就是將雙方之傷害降到最低。同學都知道我的痴心與固執,所以,他們想到用搓磨功夫來讓我清醒。可惜陷入漩渦中的我,怎會把那些忠告聽入耳裏呢?最後,發覺自己災情慘重之時,已然陷入泥淖之中,牢牢的無法自拔矣! ...
(564)- 回想當年在故鄉出現三輪車之時,曾經引起一陣不小的騷動。當時除了家中小孩子騎踩的小三輪車之外,在鄉道上出現的三輪車有人力三輪車,人力運貨三輪車,以及拼裝改良之電動三輪車。 在這些三輪車之中,我最先接觸到的三輪車,它是老芋仔彭鴻所買的人力三輪車。這部中古三輪車造型奇特,但是我說不出它得奇特點在哪裡。據說它的前任主人是公所裡的主管,因為主人換了新車,所以才將它賣出的。 ... 生財工具。 初時他剛騎上三輪車的情形,與我初騎毫無二致。但是在他堅持情況下,三天內終於讓他抓住訣竅。他不喜歡時間被綁住,故爾車子擺放在新登伯的曬穀場上。鄰居左右需要服務立刻就到,其中以幫助鄰居運菜去中央市場的車次最多。 ...
[quote=星心亞 post_id=240381 time=1555056672 user_id=9985]
從原生家庭裡耳濡目染
食材如何處理、香料怎麼搭配才對味
拿得出手的菜色數卻不超過5根手指
一直到結了婚 
終於也從一個連煎魚都不會的女孩 
變成能獨自製作西式糕點、煮出一桌家常菜的母親

看到這篇文章 心有戚戚
曾經認為每一天花費諸多時間在張羅三餐的父母(我父、母都會做菜)
生活步調顯得太過消遣
如今才體會這是一種底氣
飲食模式終究決定了一個人生活的大部分樣貌
[/quote]


RE:
好友晚安吉祥~
謝謝光臨閱覽~
歡迎常來分享小故事~
周末順心愉快!~
^_^
從原生家庭裡耳濡目染
食材如何處理、香料怎麼搭配才對味
拿得出手的菜色數卻不超過5根手指
一直到結了婚 
終於也從一個連煎魚都不會的女孩 
變成能獨自製作西式糕點、煮出一桌家常菜的母親

看到這篇文章 心有戚戚
曾經認為每一天花費諸多時間在張羅三餐的父母(我父、母都會做菜)
生活步調顯得太過消遣
如今才體會這是一種底氣
飲食模式終究決定了一個人生活的大部分樣貌
      『退休生活思想起142-五分埔的童年記憶』   依稀記得,住在五分埔鐵路宿舍的時候。每天早晨天剛濛亮,便可聽到一陣陣,稚嫩的童音高喊:「油車鬼呦!香尬脆的油車鬼呦!」經過門前,這就是黎明第一道賣油條的呼叫聲。但見一小童手挽竹籃,籃內墊著厚厚的舊報紙。一根根炸得金黃油亮的油條擺放其上,然後再覆蓋一條乾淨的布巾以保溫。小孩每天準時經過,童音透過濃濃的晨霧,整條巷子的人都聽得清清楚楚。   油條,是中國人的傳統食品。大陸人將它帶入台灣,經年累月的接觸後,它已深深擄獲台灣人的心。中國人不簡單,用一塊小小的麵糰,經過雙手熱力的搓揉搓揉,一支筷子往中間一押,雙手一拉往炙滾的油鍋一放,剎那膨漲成一條金黃胖胖的油條。炸油條師傅的手上,舞弄著一雙長長的竹筷,將那鍋內油條翻身直至金黃,然後夾離油鍋放於鐵網上瀝乾油份。 ...
... 。對於國王以大局為重,當也只有更加的敬佩,又怎會有苛責。請國王好好的養病,切勿掛心此事。』 『鄭大人啊。這真是太感謝您了。中國是禮儀之邦,果然名不虛傳。要是帖木兒國也能如你國這樣,如何會有征戰!』對於鄭和的諒解,阿拉優素福,老臉滿佈皺紋疏緩了下來,又露出了笑容。忽而轉頭,即又向一個身穿錦緞黃袍的中年人,喊說:『沙赫。把草上飛帶過來!』原來那身穿錦緞黃袍的中年人,即是阿拉優素福之子,也就是王儲,名叫─傑汗沙赫。聽得父王叫喚,傑汗沙赫不敢怠慢,快步走了過來。且見傑汗沙赫的手上還拉了條以金線編織成的繩子,繩子的另一端則繫了隻體型碩大的貓。說那隻貓有多碩大。體型大得像條狗,四隻軀幹粗壯,卻不見尾巴。兩耳尖黑,渾身短毛宛如有玳瑁的斑紋。體態雄健,卻看似性情溫馴。 ...
〈窗外〉 (說好先我是一篇分行句子論。) 這是瓊瑤的第一本小說名,至今依舊純愛。 早上起床之後繼續順理成章地爬梳人生,過往風景都作成了故障時才翻閱的工具書,或者,甫剛乍正適方才已初然嚮購(業也可以)得的當下。 自己的(自己的窗外):沒有人? 沒有人說著「我是妳今生的伴侶」,關於符合,通關密語,人潮熙來攘往沒有識別證茫然無依妳是否感到世上一切寸步難行? ...
(563)- 台灣光復之後十年內,時間大約是民國34年至45年之間,百廢待興景氣蕭條,人們生活清苦,但是大家都非常的努力。當時街頭交通工具部外乎是拖板車(里阿卡)、人力車與腳踏車。汽車非常稀少,僅只公家機關的幾部罷了。 待至五O年代,台灣開始風行三輪車。當時所留行之三輪車,至今還可以在高雄旗津見到它的身影。這種人力踩踏之三輪車,它的構造十分簡單。前半部是腳踏車之單輪半身,後部主要的是車廂。車廂本體爲木製呈半圓形,可以並排乘坐兩個人。車廂上安裝有可以摺叠的防雨篷,下面裝有彈簧和兩個車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