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容量〉

奘得滿,學會忘記;裝不滿,破成一段詩意
〈圓規〉

用腿劃開
橫跨世界的企圖
連五大洋、七大洲
都想瑜珈為
一位藍色巨人的姿態

站在地球中央
拿針把天空刺破
瀰漫的懸浮微粒
剩化緣的人看得見
究竟它們化的
是空還是夢?

被貫穿的你、我
在邊緣
估算人口飽和的弧度
沒發現,海平面上升後
自己只能站在圓心
踉蹌地當一個地球儀
靜靜地
躺成妳懷中的國際標準書碼
輕撫
就是一陣呵護過的乳香
在我睡時
照料夢中的羊

我抱怨不會寫詩
妳為我蓋一座牧草屋
原來,柵欄架好後
綠色的意象會歡迎
牛、羊、馬一同狂歡

手中的筆早熟許久、鈍了許多
在麵包店裡
等著母親用他的手烘焙序
記下發酵程度
每筆都是牧場動物
反芻後的草香
〈施工〉

被寄來的新台幣夷成一塊傷心地
家鄉的菜園是我小時候熟悉的環境,有時候會去觀察蚯蚓、瓢蟲、螞蟻等生物,媽媽也會教我認識各種蔬菜、水果,潛移默化下,探索自然、心中總是豁達。國中時喜歡一個節目《台灣生態部落格》,主持人阿峰、阿揚帶領觀眾尋找台灣的原生物種,有幾集是蛇類的觀察,我彷彿開了爬蟲類的眼界,開始對這生物感興趣;另一方面,Discovery頻道裡的一些節目,也總讓我目不轉睛地看著。 升學後的興趣是寫作,為了讓自己的第二興趣不埋沒,不時會讀自然文學或生物讀本,記得最喜歡的一本是《蛇類大驚奇》,裏頭介紹了蛇的演化、生活、文化、圖鑑等,解開了以前我對蛇許多的不了解,也釐清了許多迷失,例如蛇為何能吃下比牠大的獵物?蛇的吐信是嗅覺不...
在勒戒所裡
種下一株罌粟
成長過程中
有大麻做肥料
快樂長得更快

臉書動態顯示
喝一杯咖啡
能借一次快樂
但貸出的動態
沒人願意按讚

在矯正署前
繳交吸食器
生命顯示一分鐘前上線
運氣在償還救贖後
悄悄下線
誰能為你的賭局把關?

歷程回顧記載
那年的徒刑
上癮成一道道牢房
若有把藍色鑰匙
被毒素綁架的人
也打不開被勒戒的自由
〈飛柔〉

想當鳥的孩子,頭皮裝上翅膀
〈女巫〉

石化我的顱骨,眾人皆懼這毒絲
〈忿〉

豎起的苗,向燧人氏借點碳點火
大人說努力就有收穫
我被毅力
護貝成一禎佳作
今天的星辰是觀眾
整片夜是舞台
月兒為我經營粉絲專業
整個臉書都是掌聲

大人說祈禱就能獲優選
我被鼓勵
膠裝成一冊淚
每滴剔透釀一頁乾杯
誰寫下苦澀的版權頁
出版昨日的甘美與醉
〈溶〉

那粒調配已久的藥,前世願作一顆仙丹
你的胸膛是張床
我是你枕在床頭的
那根梁

你的手臂是分隔島
身軀是大樓施工的鷹架
竣工前
我無法靠近這
危險關係

我是鑰匙孔
誰是那把契合的鎖匙
輕輕喊聲:芝麻開門
愛自然沿著聲線
恣意敞開

我們是被世界遺忘的截角
緊鄰工業區週邊
對角線上
是否找到一則故事
那被扯破的情節
或,由彩虹締結的尾聲
〈夜盲〉

月娘的手,入眠牽起我
[HIGHLIGHT=#NaNNaNNaN][LEFT]〈苦雨〉[/LEFT][/HIGHLIGHT]
[HIGHLIGHT=#NaNNaNNaN][LEFT]剛調配的膽汁,忘了怎麼流淚[/LEFT][/HIGHLIGHT]
〈人孔蓋〉

寂寞的騎樓,和那張熟悉的臉聊天
<景氣>


騎樓的登對路人呵欠,為這閃爍的招牌
[HIGHLIGHT=#NaNNaNNaN] [LEFT]我走進那片[/LEFT] [/HIGHLIGHT] [HIGHLIGHT=#NaNNaNNaN] [LEFT] 薰衣草花園[/LEFT] [/HIGHLIGHT] [HIGHLIGHT=#NaNNaNNaN] [LEFT] 偷偷摘一朵[/LEFT] [/HIGHLIGHT][HIGHLIGHT=#NaNNaNNaN] [LEFT] 送給來自天堂的聲音 用花瓣寫下一段地址 豔紫里薰衣巷520號 祢收到了嗎? 在我寄出後的 一三一四個小時 這天,我收到祢的來信 信裡的薰衣草香 讓我得知 妳早已在我心裡 種了滿園紫色回憶[/LEFT] [/H...
〈粽心〉

考生的心盪鞦韆
盪向汨羅江彼端
被遺忘的異世界
用月桃葉
包裹他們的忐忑
或用糯米
熟成他們的信心

五月五
考生的榜單
妥帖地繫艾草上
今年
願蝦米游進他們的心
能在龍舟上
划出蛋黃混搭太陽的未來
[LEFT][HIGHLIGHT=#NaNNaNNaN]走過至善路
每道足跡
引發一波波貪婪
這經絡
是一幅清明上河圖
供後人典藏

十年前
被校園的眸子
石化成一顆肉形石
大家都說妳是美杜莎
但我眼中的妳
是自外雙溪走來的女王

不捨被沖刷
害怕生鏽
於是神把你我化作
翠玉白菜的兩隻蟲
鳴叫了那年
初夢乍醒的春天[/HIGHLIGHT]
[/LEFT][LEFT][/LEFT]
被日子切碎的肉,未填飽那隻餓著的豬
[HIGHLIGHT=#NaNNaNNaN][LEFT]牧場裡的牛
不聽主人的話
恣意奔馳
只有一圈柵欄
奈何得了牠的脾氣[/LEFT]
[/HIGHLIGHT]
[HIGHLIGHT=#NaNNaNNaN][LEFT] 用最後手段
聽牠懺悔
去骨、去腱
烹牠渾身的肉
也制服不了牠的韌[/LEFT]
[/HIGHLIGHT]
[HIGHLIGHT=#NaNNaNNaN][LEFT] 客人想吃麵
恍神的廚師
上了牛肉飯
才想起
自己剛吃了整座牧場[/LEFT]
[/HIGHLIGHT]
[LEFT][HIGHLIGHT=#NaNNaNNaN]亞當從身體
取出自己的肋骨
沾點蛇血
畫了一圈
便成了伊甸園的顏色[/HIGHLIGHT]
[/LEFT][LEFT][/LEFT]
[HIGHLIGHT=#NaNNaNNaN] [LEFT]喜歡水文的我,面對水景,想起前年至今的人們離世,如杜潘芳格、王拓、陳映真、羅門、林佛兒、鄭清文、李永平、余光中、李敖、霍金、洛夫等,心中除了不捨,也多了些惆悵。文學或藝術,是永無止盡且浩瀚的水文,不能因巨擘殞落,多少會受影響,但不能一蹶不振,寫作仍要持續著,發揚並傳承他們的精神。[/LEFT] [/HIGHLIGHT] [HIGHLIGHT=#NaNNaNNaN] [/HIGHLIGHT] [HIGHLIGHT=#NaNNaNNaN] [LEFT] 生命,也是水文,有起有落如那流向出海口的過程,時而塑形岸邊圓滑的鵝卵石。不是漫無目的的,...
[HIGHLIGHT=#NaNNaNNaN] [LEFT]喜歡水文的我,面對水景,想起前年至今的人們離世,如杜潘芳格、王拓、陳映真、羅門、林佛兒、鄭清文、李永平、余光中、李敖、霍金、洛夫等,心中除了不捨,也多了些惆悵。文學或藝術,是永無止盡且浩瀚的水文,不能因巨擘殞落,多少會受影響,但不能一蹶不振,寫作仍要持續著,發揚並傳承他們的精神。[/LEFT] [/HIGHLIGHT] [HIGHLIGHT=#NaNNaNNaN] [/HIGHLIGHT] [HIGHLIGHT=#NaNNaNNaN] [LEFT] 生命,也是水文,有起有落如那流向出海口的過程,時而塑形岸邊圓滑的鵝卵石。不是漫無目的的,...
<扛>

中住壞了好久,腳下的責任感還在
〈白頭翁〉

白了山頭的側臉
自冬瞥過
聽說
有一種寒冷
綻於巔部,屹立著

啁啾─
鳴於大寒之後
聽說
攝影家爭先
捕捉被偷走的鏡頭

飛吧
相機在五瓣的春
釀一幅
五指的祝福
與幸福
[LEFT] [HIGHLIGHT=#NaNNaNNaN] 余憶童稚時,是小時候國文課《兒時記趣》的文字,有時候放慢生活快速的節奏,會有回到學齡前的錯覺。童年的我,記憶猶新之處是母親的家鄉 - 關西,是我小時候常去遊玩的地方,外公的一畦田是我的秘密基地。 小時候的我,喜歡看家人播種、耕耘,用心栽培農作物的日子,陪我度過童年。我總是充滿好奇心,問媽媽在種甚麼蔬菜,她指著高麗菜、茄子、玉米 …… ,耐心地回答我,小腦袋如呼拉圈轉呀轉,似乎把學到的蔬菜名,都化作成長的力量,陪我上幼稚園。 我還去菜園旁的倉庫探險,裏頭的農具像是發現寶藏,那些鋤頭、斗笠、灑水器等、雨鞋吸引我的目光,穿著雨鞋的我想裝成一...
[HIGHLIGHT=#NaNNaNNaN][LEFT]我是你兩段式遺忘的左轉[/LEFT][/HIGHLIGHT]
只有你懂,信口開河的深度
〈川〉

流淌於胸型的溪
沿著他呼吸
起伏成
一波波
待續的情節

這戲生髮
一絲,徜徉於芬多精
一絲,沉淪在人間的拉扯
還有一絲
掙扎泥淖和膠著中

她的髮線
因時間頹然
沒想過
總有濯濯的一刻
在逝去後
拚命喊著
〈紙天使〉

飛往伊人的天使,用翅膀振動思念
〈飛鴿傳書〉

古人的秘密,只讓天空知道
想不想找絕望的人
吞下一片海洋
很快地
能結為鈉
在水分太少時
竄成一張嘴巴

找孤獨的人咀嚼魚群
刺在喉中
更痛得悲涼
久了,發現兩個人長滿鱗片
在岸邊看著港口發呆
〈冰塊〉

別太快融於我口
你的方正不及我的柔韌
聽說流汗與冷感
是相呼應的詞彙
直到嘗試伸與縮
才懂的
我是三個被拼湊的字母

輕撫、微顫
不足以為這特寫
繼續剔透、清晰
再堅持
將以液態的方式回報我
那五字的訣別
走過的路,全泛濫成治水前的遺憾
偷灌溉我的渴,在日子發芽以前
還沒蒸發,我們液態的愛急著被充滿
在萬芳醫院站外
拉出一條褐色
為動物園的棕熊
量一件屬於牠的衣服

指南步道上看著
在貓纜寫信的自己
寄給海巡署工作的他
一副尚未署名的身體
漂在海上
等著被尋獲

一封上岸的回信
找遍文山區
就是找不到收信人
卻在一間學校
找到好久不見用腳寫下的筆跡
〈清淨機〉

曾相信自己是惰性氣體
卻勤快地
和這個世界發生反應
這片天龜裂出
太多雜質
原是純粹的
得到山、水青睞後
原來大地還能再過濾出
我最初的身體
和被遺忘的聲音
十月的我們
唱著秋天的歌
看見新公園的孩子
走不出自己的秘密


交往十五年的我們
趕在萬聖節前夕
搭上一輛南瓜馬車
摔破了兩人的玻璃鞋
和織了好久的午夜


遊行後的我們
讀著童話的婚姻
囚在城堡的王子、公主
渴望交換彼此的心靈
翻到最後一頁
卻是未更新的教育
還在好久好久以前......
岸邊伴海鷗,以為能飛了整片海洋
〈月羆〉

熊在夜間
長成夢裡的羆
牠的咆哮
佔領我的皮

在園中兜售獨家的誠懇
看那褐色的天
做保護色
會不會有一天
裝死為一片葉子
能讓月羆對我有更多期待?
釘書機咬到自己
吐出的傷
比紙上的詩
更綿延



塗蠟不是方法
用針寫下的八行
比銀色的力道
還要長遠

<失速>

為了找到青睞,平行線上忘了踩剎車與打檔
<瞳路>

在對面看著你,路上都是你愛笑的眼睛
為你,裸成一件夜
遮掩我的羞愧
再用毛細孔點綴
這件尺寸恰好
是星、月的胸型

把皮膚穿在身上
有些彆扭
這片天忘了扣釦子
直到它的羞澀綻放人間
才趕緊用霧、淚灑向每張笑臉
<風>

邊塞時的蕭瑟
談了一曲
羌笛、雁聲

<雨>

走過清明時
遇到杜牧
才想起那年唱的輓歌

<嵐>

繪了一幅廬山
在仙人親臨時
還不清楚自己是誰
〈沙發床之夢〉

在寬敞中找到沙漠
可能真是一場夢
又前往舒適
每波都是愛
直到挖掘每次的真相
都怪潛意識作祟
再被棉絮埋藏後
我才成為最後盛夏的涼爽
有時候說到愛情這回事,抱持著一種矛盾的想法,有時候渴望愛情,但又覺得一個人比較自在。或許愛情,本身就是矛盾的,且充斥著溝通、曖昧、吃醋、激情等藝術。但核心且基本的概念是,愛要由心感受,而不是肉體的享受。你會如何看待「性」、「愛」呢? 曾經我覺得愛情不是很重要,若跟友情、親情相比的話,但自從真的體會過後,這樣的價值觀變重新定位了。愛情是一堂經過傾聽、溝通與成長的課程,可能多少會有爭執,這就是需要過程中經過彼此理解、尊重來化解,同時也製造許多回憶。 以前的我總釐清「愛」與「喜歡」的差異,以及「在乎」和「重視」的不同,這可能與對一個人的好感程度、欣賞及佔有有關,但重要的是真的成為一對情侶,如何走得長...
前些時刻
對著腦袋
灑下咖啡,入睡
是一種零壓的長眠

數秒間
它朝鼻腔,飄雪
暢快吐納間
意識住了一位竊賊

偷走時間
歸還空間
誰讓這副臉畫上赤字
近年來
總虧損為認不出的金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