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工作中遇到一些挫折,難免心情上有點灰心,直到換個角度,世界也跟著變晴朗。 「溝通」是重要的,往往因把想說的放心哩,養成一種壓抑的習慣,可能顧慮領導者對自己的觀感,或是本身的個性,而成一種委屈也未試著溝通的局面。這牽涉著對於「服從」產生的問題,因為覺得尚未者說的就是正確的,具有不可抗命性,而不提出自己的意見;然而,說出心中所想的,或許能讓職場的營運更好,工作的氣氛更和諧。 「態度」又影響著有效的溝通會被採納,表現出誠懇、不悖逆的態度,能讓上對下的關係更佳,甚至升遷的機會;若是踉蹌、無所謂的神情,恐怕是一次次嚴重的扣分。同樣地,也應表現出工作的「效率」,拿捏著適當的做事速度,太快顯得草率,太...
看著你,拿著頭顱想說
一些諒解
一些那年針氈的體會
痛,在下視丘裡
漸淡、薄了

顱骨以複沓的路徑
滾過
歉意自齒與舌間
滑出
像是保齡球道
當年的爭執已十瓶全倒

再繼續說
一段迷途導航
你和頭顱之間的三個洞
是喑啞前
鑿開神經密林的傷
〈街友〉 吳添楷

碗裡的錢幣
像是一顆顆受潮的眼睛
也是難以咀嚼的粉圓
自路口滾過
誰將拾起怕光的視界?

遞給他一杯奶茶
指尖與心的距離漸涼了
誰能繼續砥礪
不願妥協的口感
和摻惡語成分的珍珠?

為他推薦
一份工作的甜度
微糖少冰
還在那個角落當一杯手搖飲的容量
數顆冰塊重壓的力量嗎?
軟糖上的小腳丫
想跨向棉花糖
每步,都有阿嬤的保護
毋使驚

那顆口笛糖
像在她面前玩鈴鼓
我吹奏過的曲子
還在天堂徘徊

含顆沙士糖
從市集帶回來的黑松口味
日頭恁熱
我們的笑聲漸蒸發

一粒粒跳跳糖
和阿嬤跳一曲竹竿舞
童年的旋律有點快
小心別絆倒

那罐彈珠汽水
裝有她的眼珠
若年邁的日子看不清
攙扶走過紅蜻蜓飛過的夏天

(毋使驚,客語,不用怕;日頭恁熱,客語,太陽好熱)
〈在我的眼睛裏活成一隻魚〉

看見你
在我的眼睛裡活成一隻魚
游於我瞥見的
鉅細靡遺的透明

琉璃珠與眼淚
用我刨下的魚鱗
編成剔透的藝術品
展場裡
靜置為鰭和尾的大千世界

翡翠與瑪瑙
在我珍藏的水晶體
光澤在切面
閃爍著,像在視界裡
擰出一面存在感與真諦
病患與家屬
焦慮的心
把她們壓皺了
紅血球口味
是苦的

一疊病歷
汗成了密密麻麻的數據
今天沒有小黃瓜
剩熟成的私章
篆刻於雙臂中央

黑鮪魚游過
她們的午後
生理食鹽水淹沒病床
熱情漸熄
用月光舀一袋點滴
把今日的疲憊填滿
〈萱草藥方〉

跌跤時膝蓋破了一掌喧嘩
母親依照
分娩時的指示
塗抹萱草藥方
不疼了,以太陽甦醒的姿態
漸好轉

相伴的日子
長成一簇忘憂
直到想起小手是
娃兒倚在懷中的愛
才發覺成長的那首母親歌
也開出一園萱草藥鋪
身體壓碎
能否看見你粉狀的臟器
提煉出
愛我的心

自視線走出
每一道都是被你的眸子
揀選的光
我是你瞳孔顯微下
開立的處方

叮囑下
我們的週期服用一段物語
何時好轉?
耐心盤點我們的記憶
且無誤差
將自然解答
〈魂斷牡丹亭〉

灑滿高雅的亭
以敦厚姿態死去
數過每瓣憾恨
曾是白色的愛情
我們的京腔
在盛開的夜裡
倚聲

以古典的清嗓
和淡抹啞音
赴約睡在
牡丹塚
昨日的夜鷺
驚醒了湯顯祖
一曲遊園夢
不同時空
反覆用鮮血
拓下你的臉
一種方形遺囑
預言欲說出的匆促
請把前世的記憶
踩過一遍
好複習愛的斷片與切面
用日子下載快樂
續杯你曾有的純真
一抿
鵝黃色的檸檬塔
灑點香草
春初拓下淡去的唇形

每種煩惱
在透明杯裡酣暢
你說,共鳴
是一種微風釀的酒精
可可粉一灑
話題也醒了

夢想容量無限大
置於凳子一角
靜默的咖
啡比尋常
藍圖在笑與答間
更新未來的程式檔
〈心園〉

手中那朵冬
那盞五瓣願望
在寂寥中點亮
否定死寂的絕望
萌出一蕊堅強
兩蕊古典

加點溫暖
灌溉勇氣
再念一次咒
施展花語
今晚,人間可採擷的梅
已綻成三蕊芬芳的心園
三餐照顧
用太陽、月亮餵食
腦中只有流星閃爍
以為有床邊故事
但枕在懷中的
是扯破美好結局的拳頭

努力記得怎麼
爬、走、跑
但棍棒絆倒的小腳
蔓延出一條紫色的路

曾對童年說
肋骨斷裂
不會拼回的笑話
這床的餘溫
被大人的脾氣沸騰
只是還沒蒸發為
不痛的星空
〈竹枝詞〉

捧取湖中的臉
弧度剔透
自古典風華中
淡出紛紛的皎潔

跨過拱型手勢
天空把我削薄
一片微夜
與一對熠熠的星飾

用石礫敲擊已讀不回
撥打的天籟仍是空號
斷續的吁嘆
未得前世數葉諒解

向湖畔招手
獨白冥湖的酒影
顫慄地忘形
一闕擺盪於兩岸的竹枝詞
把微笑
釀在回憶裡
讓寫過的日記
走過的路
慢慢發酵

當初的酒糟
被時間揮發
微醺的照片
放在兩個人的地窖裡
不怕曝光

公賣局裡的酒
不適合交杯
外頭的掌聲
有點醉
若許下一個瓶裝的承諾
誰是不怕摔破
應聲答應的唇?
十月,有個對長者而言,重要的日子──重陽節。這勾起我小時候和外公外婆互動的回憶,小時候成長、關係密切的地方是新竹關西,有時候登門拜訪,就跟舅舅、阿姨打招呼,或是和外公外婆用客語聊天,這是烙印於我心中深刻的回憶。 漸漸長大了,還會到菜園,看耕種的外公與媽媽,或幫忙澆水、享受田園風光,然後一起玩「認菜」的遊戲,很多蔬菜都很相像呢!中午一起吃大滷麵,外公對我說要乖乖讀書,這些單純而美好,睡著都會笑。 又更長大了一些,卻有些憔悴了,外公外婆漸年邁了。外婆因行動不便需要看醫生,但家人又忙,只好舅舅、媽媽一起協調,有時候她的重聽,以及和看護的相處,都是生活比較辛苦的地方,但我都耐心地慢慢聽、慢慢說。另外,...
被否定的命運
值得倒數
手中的碼表
還在計時黑色人生

曾說,情歌總是老得好
情人的夜
更值得倚靠
對嘴的旋律,在床邊走音
誰還記得
尾奏如何拉一弦月光

陳年的酒
庫存於靈魂
配小菜一疊
今晨,又釀了一刻太陽的默契
它醉了
我們醒了
被否定的命運
值得倒數
手中的碼表
還在計時黑色人生

曾說,情歌總是老得好
情人的夜
更值得倚靠
對嘴的旋律,在床邊走音
誰還記得
尾奏如何拉一弦月光

陳年的酒
庫存於靈魂
配小菜一疊
今晨,又釀了一刻太陽的默契
它醉了
我們醒了
〈忘憂草〉

那朵母親花
在手中發芽
成長的沮喪變暖
她的懷中是溫室土壤

五月的主張
遺忘了葉脈方向
記憶流動
流向孕一季春天的子胎

管狀的聲音
自園中漸啞
聽說,這是忘憂的代價
茂盛於耳順年華
扛起每日上學的孩子
媽媽的汗滴
正沿著一天的支點
慢慢展開

爸爸的公事包
裝滿許多老闆交代的石頭
超時的咖啡已涼、肌力已消化
凌晨的文案
又栓緊他微閉的眼眸

再把孩子的啞鈴
放在試卷上
每次舉、放間
模擬場外觀眾的掌聲
聽!這是他們的運動場
一副望向阿波羅大廈的眼鏡
裏頭的太陽神問:
鏡框為何龜裂
無奈地提起騎樓的壅塞
映出地下街的餘光

每位明曜百貨購物的人
調整忠孝東路的視力
隨著暮影
漸找回掉進紅燈秒數的眸子

大巨蛋尚未竣工
數家眼鏡行的驗光師
關注一排排樹
若它輸給挖眼睛的怪手

城市將患了散光
城市沒有「仁愛」、「寶島」
只有國父用心矯正
一滴民調眼藥水
滴進文創大樓
此後,居民清晰了信義區的眼睛
〈山洞〉

掉進陷阱的探險家,把蝙蝠的眼睛裝滿
〈腦容量〉

奘得滿,學會忘記;裝不滿,破成一段詩意
〈圓規〉

用腿劃開
橫跨世界的企圖
連五大洋、七大洲
都想瑜珈為
一位藍色巨人的姿態

站在地球中央
拿針把天空刺破
瀰漫的懸浮微粒
剩化緣的人看得見
究竟它們化的
是空還是夢?

被貫穿的你、我
在邊緣
估算人口飽和的弧度
沒發現,海平面上升後
自己只能站在圓心
踉蹌地當一個地球儀
靜靜地
躺成妳懷中的國際標準書碼
輕撫
就是一陣呵護過的乳香
在我睡時
照料夢中的羊

我抱怨不會寫詩
妳為我蓋一座牧草屋
原來,柵欄架好後
綠色的意象會歡迎
牛、羊、馬一同狂歡

手中的筆早熟許久、鈍了許多
在麵包店裡
等著母親用他的手烘焙序
記下發酵程度
每筆都是牧場動物
反芻後的草香
〈施工〉

被寄來的新台幣夷成一塊傷心地
家鄉的菜園是我小時候熟悉的環境,有時候會去觀察蚯蚓、瓢蟲、螞蟻等生物,媽媽也會教我認識各種蔬菜、水果,潛移默化下,探索自然、心中總是豁達。國中時喜歡一個節目《台灣生態部落格》,主持人阿峰、阿揚帶領觀眾尋找台灣的原生物種,有幾集是蛇類的觀察,我彷彿開了爬蟲類的眼界,開始對這生物感興趣;另一方面,Discovery頻道裡的一些節目,也總讓我目不轉睛地看著。 升學後的興趣是寫作,為了讓自己的第二興趣不埋沒,不時會讀自然文學或生物讀本,記得最喜歡的一本是《蛇類大驚奇》,裏頭介紹了蛇的演化、生活、文化、圖鑑等,解開了以前我對蛇許多的不了解,也釐清了許多迷失,例如蛇為何能吃下比牠大的獵物?蛇的吐信是嗅覺不...
在勒戒所裡
種下一株罌粟
成長過程中
有大麻做肥料
快樂長得更快

臉書動態顯示
喝一杯咖啡
能借一次快樂
但貸出的動態
沒人願意按讚

在矯正署前
繳交吸食器
生命顯示一分鐘前上線
運氣在償還救贖後
悄悄下線
誰能為你的賭局把關?

歷程回顧記載
那年的徒刑
上癮成一道道牢房
若有把藍色鑰匙
被毒素綁架的人
也打不開被勒戒的自由
〈飛柔〉

想當鳥的孩子,頭皮裝上翅膀
〈女巫〉

石化我的顱骨,眾人皆懼這毒絲
〈忿〉

豎起的苗,向燧人氏借點碳點火
大人說努力就有收穫
我被毅力
護貝成一禎佳作
今天的星辰是觀眾
整片夜是舞台
月兒為我經營粉絲專業
整個臉書都是掌聲

大人說祈禱就能獲優選
我被鼓勵
膠裝成一冊淚
每滴剔透釀一頁乾杯
誰寫下苦澀的版權頁
出版昨日的甘美與醉
〈溶〉

那粒調配已久的藥,前世願作一顆仙丹
你的胸膛是張床
我是你枕在床頭的
那根梁

你的手臂是分隔島
身軀是大樓施工的鷹架
竣工前
我無法靠近這
危險關係

我是鑰匙孔
誰是那把契合的鎖匙
輕輕喊聲:芝麻開門
愛自然沿著聲線
恣意敞開

我們是被世界遺忘的截角
緊鄰工業區週邊
對角線上
是否找到一則故事
那被扯破的情節
或,由彩虹締結的尾聲
〈夜盲〉

月娘的手,入眠牽起我
[HIGHLIGHT=#NaNNaNNaN][LEFT]〈苦雨〉[/LEFT][/HIGHLIGHT]
[HIGHLIGHT=#NaNNaNNaN][LEFT]剛調配的膽汁,忘了怎麼流淚[/LEFT][/HIGHLIGHT]
〈人孔蓋〉

寂寞的騎樓,和那張熟悉的臉聊天
<景氣>


騎樓的登對路人呵欠,為這閃爍的招牌
[HIGHLIGHT=#NaNNaNNaN] [LEFT]我走進那片[/LEFT] [/HIGHLIGHT] [HIGHLIGHT=#NaNNaNNaN] [LEFT] 薰衣草花園[/LEFT] [/HIGHLIGHT] [HIGHLIGHT=#NaNNaNNaN] [LEFT] 偷偷摘一朵[/LEFT] [/HIGHLIGHT][HIGHLIGHT=#NaNNaNNaN] [LEFT] 送給來自天堂的聲音 用花瓣寫下一段地址 豔紫里薰衣巷520號 祢收到了嗎? 在我寄出後的 一三一四個小時 這天,我收到祢的來信 信裡的薰衣草香 讓我得知 妳早已在我心裡 種了滿園紫色回憶[/LEFT] [/H...
〈粽心〉

考生的心盪鞦韆
盪向汨羅江彼端
被遺忘的異世界
用月桃葉
包裹他們的忐忑
或用糯米
熟成他們的信心

五月五
考生的榜單
妥帖地繫艾草上
今年
願蝦米游進他們的心
能在龍舟上
划出蛋黃混搭太陽的未來
[LEFT][HIGHLIGHT=#NaNNaNNaN]走過至善路
每道足跡
引發一波波貪婪
這經絡
是一幅清明上河圖
供後人典藏

十年前
被校園的眸子
石化成一顆肉形石
大家都說妳是美杜莎
但我眼中的妳
是自外雙溪走來的女王

不捨被沖刷
害怕生鏽
於是神把你我化作
翠玉白菜的兩隻蟲
鳴叫了那年
初夢乍醒的春天[/HIGHLIGHT]
[/LEFT][LEFT][/LEFT]
被日子切碎的肉,未填飽那隻餓著的豬
[HIGHLIGHT=#NaNNaNNaN][LEFT]牧場裡的牛
不聽主人的話
恣意奔馳
只有一圈柵欄
奈何得了牠的脾氣[/LEFT]
[/HIGHLIGHT]
[HIGHLIGHT=#NaNNaNNaN][LEFT] 用最後手段
聽牠懺悔
去骨、去腱
烹牠渾身的肉
也制服不了牠的韌[/LEFT]
[/HIGHLIGHT]
[HIGHLIGHT=#NaNNaNNaN][LEFT] 客人想吃麵
恍神的廚師
上了牛肉飯
才想起
自己剛吃了整座牧場[/LEFT]
[/HIGHLIGHT]
[LEFT][HIGHLIGHT=#NaNNaNNaN]亞當從身體
取出自己的肋骨
沾點蛇血
畫了一圈
便成了伊甸園的顏色[/HIGHLIGHT]
[/LEFT][LEFT][/LEFT]
[HIGHLIGHT=#NaNNaNNaN] [LEFT]喜歡水文的我,面對水景,想起前年至今的人們離世,如杜潘芳格、王拓、陳映真、羅門、林佛兒、鄭清文、李永平、余光中、李敖、霍金、洛夫等,心中除了不捨,也多了些惆悵。文學或藝術,是永無止盡且浩瀚的水文,不能因巨擘殞落,多少會受影響,但不能一蹶不振,寫作仍要持續著,發揚並傳承他們的精神。[/LEFT] [/HIGHLIGHT] [HIGHLIGHT=#NaNNaNNaN] [/HIGHLIGHT] [HIGHLIGHT=#NaNNaNNaN] [LEFT] 生命,也是水文,有起有落如那流向出海口的過程,時而塑形岸邊圓滑的鵝卵石。不是漫無目的的,...
[HIGHLIGHT=#NaNNaNNaN] [LEFT]喜歡水文的我,面對水景,想起前年至今的人們離世,如杜潘芳格、王拓、陳映真、羅門、林佛兒、鄭清文、李永平、余光中、李敖、霍金、洛夫等,心中除了不捨,也多了些惆悵。文學或藝術,是永無止盡且浩瀚的水文,不能因巨擘殞落,多少會受影響,但不能一蹶不振,寫作仍要持續著,發揚並傳承他們的精神。[/LEFT] [/HIGHLIGHT] [HIGHLIGHT=#NaNNaNNaN] [/HIGHLIGHT] [HIGHLIGHT=#NaNNaNNaN] [LEFT] 生命,也是水文,有起有落如那流向出海口的過程,時而塑形岸邊圓滑的鵝卵石。不是漫無目的的,...
<扛>

中住壞了好久,腳下的責任感還在
〈白頭翁〉

白了山頭的側臉
自冬瞥過
聽說
有一種寒冷
綻於巔部,屹立著

啁啾─
鳴於大寒之後
聽說
攝影家爭先
捕捉被偷走的鏡頭

飛吧
相機在五瓣的春
釀一幅
五指的祝福
與幸福
[LEFT] [HIGHLIGHT=#NaNNaNNaN] 余憶童稚時,是小時候國文課《兒時記趣》的文字,有時候放慢生活快速的節奏,會有回到學齡前的錯覺。童年的我,記憶猶新之處是母親的家鄉 - 關西,是我小時候常去遊玩的地方,外公的一畦田是我的秘密基地。 小時候的我,喜歡看家人播種、耕耘,用心栽培農作物的日子,陪我度過童年。我總是充滿好奇心,問媽媽在種甚麼蔬菜,她指著高麗菜、茄子、玉米 …… ,耐心地回答我,小腦袋如呼拉圈轉呀轉,似乎把學到的蔬菜名,都化作成長的力量,陪我上幼稚園。 我還去菜園旁的倉庫探險,裏頭的農具像是發現寶藏,那些鋤頭、斗笠、灑水器等、雨鞋吸引我的目光,穿著雨鞋的我想裝成一...
[HIGHLIGHT=#NaNNaNNaN][LEFT]我是你兩段式遺忘的左轉[/LEFT][/HIGHL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