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 (說好先我是一篇分行句子論。) 這是瓊瑤的第一本小說名,至今依舊純愛。 早上起床之後繼續順理成章地爬梳人生,過往風景都作成了故障時才翻閱的工具書,或者,甫剛乍正適方才已初然嚮購(業也可以)得的當下。 自己的(自己的窗外):沒有人? 沒有人說著「我是妳今生的伴侶」,關於符合,通關密語,人潮熙來攘往沒有識別證茫然無依妳是否感到世上一切寸步難行? 可是,竟然也苟延地活著掙扎到了高雄火車站如今:從南華路進入,不再是中山路了;想起了那篇小說執意從高雄縣大赦(啊又寫錯字了)中山路走回到高雄市火車站前招呼計程車的小說,再也不是真的小說了。 雖然是對的,不過已經不是真的了;我不是歸人,這裏只是金屋而...
〈窗外〉 (說好先我是一篇分行句子論。) 這是瓊瑤的第一本小說名,至今依舊純愛。 早上起床之後繼續順理成章地爬梳人生,過往風景都作成了故障時才翻閱的工具書,或者,甫剛乍正適方才已初然嚮購(業也可以)得的當下。 自己的(自己的窗外):沒有人? 沒有人說著「我是妳今生的伴侶」,關於符合,通關密語,人潮熙來攘往沒有識別證茫然無依妳是否感到世上一切寸步難行? 可是,竟然也苟延地活著掙扎到了高雄火車站如今:從南華路進入,不再是中山路了;想起了那篇小說執意從高雄縣大赦(啊又寫錯字了)中山路走回到高雄市火車站前招呼計程車的小說,再也不是真的小說了。 雖然是對的,不過已經不是真的了;我不是歸人,這裏只是金屋而...
作者:佚凡;題目:〈遞狀〉 〈遞狀〉 鑑定 梳妝雲鬢霧鬟遠山翠黛嚶嚀小口粉飾自己的原型 往鏡子以外神遊太虛 鬧鐘響起企地圖的未來 提上廉價的皮包前在(高貴的垃圾桶)目的 地圍了同學會(在梳妝鏡下)開始敦煌變文 命案現場你們笑著提起紅 燈在昔只有斑馬線尚未是 天橋的國中時期開始往民主國家中 談離職人口和政治人 物物色未來業發願 (:要親近地圖上的勞苦大眾) 只記得許下的諾言,卻忘了自己當時為何會 地圖封鎖線命案(跟蹤還不是前女友的前汝 有)現場是嫁作人妻的前女友未徠神 象是牆壁的樣子現往 想起了亦步亦趨的自己未來 如是我聞 初稿於3/6/2019 5:30 AM日昨有成生日;這次是焚燒狀紙;《左...
「極淡極澹的微笑。」
其實可以見到作者字字珠璣的用心

琴棋書畫什麼都不會的佚凡
也是當年應啃完國畫教科書,才識得此一「皴」字

雖然讀了很多本書,卻只有一枚字@@
當年也曾為了寫小說,越讀了茶葉的教科書

至今還不會@@
可以見到妍音老師的用心了

佚凡也有學長善於彈奏揚琴
並組織國樂樂團呢!

祝好
佚凡
麻吉 寫:
週一 3月 11, 2019 11:43 am
拜讀完作者此文,文內敘述一切人事物似乎也是與我無關,可是我卻為這殊勝的緣份欣喜,這種難得的因緣際會彌足珍貴,文人相會又能相挺是一樁美麗的際遇,真的很棒。

麻吉問好 佚凡文友~
謝謝麻吉版主
孔子曾表示「始可與言詩已矣」
或許就是歡迎大家各自來談談自己擘劃的理想國吧

或者自己看到的地球儀?
謝謝

祝好
佚凡
繁華錦簇
白字

更正如上
佚凡
ocoh 寫:
週六 3月 09, 2019 11:01 pm
儘管此作並沒有很直接向讀者說出故事
但畢業舞會的部分我是頗喜歡的
有一種第一身的現場感
有一種天旋地轉的感覺

ocoh說
謝謝Ocoh
更感謝您喜歡佚凡設計出來的情節

關於「大號」那一部份的設計呢?
那是精心埋藏的笑點............

而文中提到的「右師」和「王駘」都是《莊子》中的人物
而且都是殘疾人士

一位天生殘障、一位受刑而軀體殘缺
或許是佚凡試圖在文中完成的辯證

那些連佚凡也未知的答案

祝好
佚凡
sianlight 寫:
週日 2月 24, 2019 7:54 pm
寫作的口吻相當獨特,寫作材料運用到大量現實中的詞彙,這點有時候會讓人覺得像在寫第一人稱散文。
謝謝Sianlight

其實,文中所提到的「右師」和「王駘」
都是《莊子》中的人物

而《莊子》被視為小說的元祖

的確小說、散文難以劃分
不過若以「虛構」而言

的確如您所言,這項事散文
但是是否虛構,這則事關係到了作者本身的難以言喻........

而右師和王駘都是殘疾人士
一位天生殘廢、一位受刑導致體殘

或許是佚凡試圖想在文中完成的辯證。

祝好
佚凡
〈伴.隨〉 感謝「南方的風」文學論壇與《野薑花》詩社促成個人今天在此,提出對迦納三味這本著作的意見。 詩人喜菡已經有在書中的序言中,提到了本作的分輯;分為四部分,分別是寓言、眷愛、方舟,以及秋簡。身為讀者,可以事後諸葛地推論出:迦納三味其實以基督信仰的宗教愛憐,集合了自己的往昔舊作,而形成了個人手上的這本作品集。 例如其中的「秋簡」部分,秋天的秋、簡單的簡,秋天的書信;是離別的蕭瑟,卻又是「宣告」離別的蕭瑟的「書信」,若即若離、若有若無的難以把捉,那些過往的殘篇,也被一貫的氛圍串聯起來,成為這本著作,例如〈門〉(頁134)這首作品: 是個開始 也是個結束 當我嘗試領略將門推出後的驚喜 風景迅...
〈與我無關的遠方〉 感謝「南方的風」文學論壇和野薑花詩社給予個人來此發表的機會。 大部分的低頭的時候無關沉思,也無關維基百科,而是手遊在《真三國大戰》。 一種關於《三國演義》的遊戲。 或者日夜等待期盼的伊人,從Line上傳來超過十年懸宕等待的福音。這是已婚的作者不會理解的浪漫,儘管已經訴諸文字,儘管已經當面朗誦,儘管作下了註釋。 與我無關。 余光中〈如果遠方有戰爭〉:「如果遠方有戰爭,我應該掩耳/或者該坐起來,慚愧地傾聽?/應該掩鼻,或應該深呼吸/難聞的焦味? 我的耳朵應該/聽你喘息著愛情或是聽榴彈/宣揚真理?」 遠方,或者別人:晚餐與我無關的人的寫作是什麼? 「遠方」是什麼? 迦納三味在這...
妍音 寫:
週一 2月 25, 2019 11:15 am
引用本文最後這句
「 忽然間,我好像知道了什麼……」
我知道紀佚凡的寫作在蛻變

可喜現象

但末了那些註記
是不是留於電腦檔案
讓自己了然一切脈絡

問好了
謝謝妍音老師

這的確是佚凡如此寫作的初衷
在佚凡曾經視溫瑞安為神像的時候

謝謝妍音老師的建議
關於寫了將近三十年日記的佚凡

不過,這後來也變成便是拍郎(佚凡)的標誌了
該如何捨去

佚凡一直在努力著
謝謝妍音老師

佚凡
sianlight 寫:
週日 2月 24, 2019 7:59 pm
寫作內容包含了大量的台灣現實素材,這是一個不錯點子。
謝謝Sianlight

佚凡的確有意識地在本文討論台灣文學史
何況文中提到小說家舞鶴

其實是文中主角成大中文系的學長
祝好

佚凡
您好 佚凡比較喜歡慕容顏與靜媛師太對決的那一幕 謝謝 關於貴大令尊寶此傑作 佚凡只是閱讀了這一小節 沒有像Ooch兄如此認真地爬梳本體全文,真是汗顏 於是,其實也不能說什麼 更羞愧的是,佚凡只觀賞電影《魔戒》 未有拜讀小說 所以無法提出更適合的比喻 只是依稀記得溫瑞安的方歌吟血河車系列 系乎有一幕是眾俠客被惡魔黨困於峽谷中 或許其中的調度情節可以參考 兒金庸《笑傲江湖》中 恆山派眾女尼被嵩山派的陰謀而追殺那一幕 也不知道能否可以幫上忙? 在佚凡的根據地中,其實也有小打小鬧 寫了些許不是武俠的武俠 還請指教,謝謝 佚凡 http://mypaper.pchome.com.tw/iamwritte...
〈等不及〉 (徐懷鈺的傳唱。) 莊子說六年九班的右師是正常路人。 故鄉高雄還沒有捷運、塩埕埔尚未地層下陷;莫文蔚卻已經吟唱起了電台情歌僇人依稀還記得那是超級久遠在身後幾乎都快要忘記的年代。 車禍。 後來,只能依照檢察官的起訴書知道發生在什麼時候只能從任何他人口中知道那時候的之前發生了什麼事只能從他人相互的言談中知道自己是什麼樣子。 知道自己會如何、然後怎樣,於是就是了。 例如失憶的戀人在天橋上錯身。 有一年獨自來到了誠品敦南店(好友提醒說記得搭乘捷運到忠孝敦化站喔!)你要記得,和你的目的地誠品敦南店一樣都有個「敦」字。 那是耶誕節前夕的平安夜,是讀了陳克華醫生《別愛陌生人》後,獨自一人走在巷弄...
〈妳就被藏在外面了〉 顛躓著踉蹌的步伐,彷彿還並沒有真正請神上身、功夫還不到家的乩童學徒突然看見了什麼新的地標,於是忘記了顢頇的自己身在何方,呢喃地口誦方言「教我稼穡、樹藝五穀,親像后稷兮啊叔安怎會置遮!」不成問號的身軀抖動著不斷地顫慄著。 (而地標也是有年代的,雖然都是勇者的故鄉高雄市,以前沒有光之穹頂。) 方才,在旗山醫院裡,一齊前往探視三伯父的時候,如今在旁呷薰的大堂兄偽作出悲痛欲絕的樣子,那樣的景象不斷地以漣漪之姿在腦海中不斷地重播著。那種漣漪是觀光名勝區中,人工砌成的小池,樓台積土而成的庭榭或許有置身於玻璃帷幕箱中觀世的神像,池的那一端彷若所謂伊人,是一介或許赭鏽凹凸不平的金飯碗,四...
〈漂向北方〉 (每個年代都是小虎隊逝去了。)流川楓與三井壽。. 書齋不斷環場音效地王力宏與黃明志二重輪翻的〈漂向北方〉,千百轉瞬而逝的髣髴中似乎抓到了〈北京一夜〉。 (信樂團,不是陳昇。)電影《北京樂與路》情節是村上春樹《挪威的森林》飛機即將降落在機場之中,薛岳沉重的行李。 後來,奧運鳥巢落幕的後來,沒有人想到自己成為公文上的「低端人口」。 妳的名字和「香格里拉」一樣,獨一無二的麗江變成隨時隨地可以被抽取的代名詞了。 小虎隊沒有了。 依稀記憶是在L.A Boys之後,不是《綜藝大哥大》,豬哥亮余天倪敏然高凌風還同棚在《龍兄虎弟》的音樂教室上。 (《黃金拍檔》是小虎隊的房間。)王力宏首度登場亮相...
〈我是雷光夏〉 —「而我仍舊/在那些巷弄裡迷路/和所有線索錯身」—王浩翔〈微光〉 (羅碧:「你們要藏鏡人,我就給你們藏鏡人。」) 李昀陵〈風兒來時我們輕輕搖 〉,一直閃現的是如此的樂音繞樑忘返,在入目游鍫良〈時間輕輕搖晃〉的時候,還以為這應該被歸類為「盜題詩」。 「橋墩下的風擠壓布條/寫著搖晃看不清的白字/飄撲紅色的太陽/時間轟然疾駛而過/這才驚醒回頭/那些廣告的相義詞」對冷氣買家而言,三菱也可以是日立,高中聯考的當年,蠻牛也可以是黑馬。 (以及雪碧和冰鎮的苦瓜汁)Sun Movie是不是HBO? 關於逝去,和新生的迎接一樣,也是日常的不被察覺:「惟王建國,辨方正位,體國經野,以為民極」,「常...
星心亞 寫:
週一 1月 28, 2019 3:36 pm
熱熱鬧鬧地,初讀時類似於讀劇本的體驗
脈絡或許稍微雜亂一些,多讀幾次之後則有不同的感受
星心亞
您好

請原諒佚凡遲至今日方才回訊
相當感謝有劇本的想法

回想大學生涯
修習「劇本導讀」與「劇本創作」課程
舞台指示也就成為了佚凡寫作的括弧原因之一

敬祝
新春愉快

佚凡
ocoh 寫:
週六 1月 26, 2019 1:12 pm
難以全面明白是此文的一個事實
有些讀者會因此感到困擾
始終是個性不同
我自己是接受不同表達方式的作品
如此文所給我的享受是一種沉浸感
以及一半自己一半鼓手的代入感
是不錯的體驗

ocoh說
Ocoh
您好

請原諒佚凡遲至今日方才回訊
謝謝您的點閱

關於「全面明白此文」
其實佚凡自己也不一定能作到呢!

再度感謝
新春如意

佚凡
誠然讀者非作者 無從知悉作者書寫之初衷 但畢竟小說創作非文學論述 既以小說形式創作 是否先確知作品之核心意旨 而後設計情結橋段鋪陳 以層層疊疊密實文句打包 俾使讀者在閱讀間漸次領略作者之企圖 當然 或許佚凡陶然於個人的實驗筆法 那麼便祝福了 謝謝妍音老師 妍音老師所言確然 佚凡以小說的形式為之 於是就必須接受此一文體的檢視 雖然羅蘭巴特再《現代神話學》裡面其實也沒有完整地開展出新的天地 海登懷特《形式的內容》倒是曾給佚凡些許鼓勵 當時在課堂教授屈原〈漁父〉 對著台下的同學們表示這是賦 那是一種像詩像散文像小說像劇本卻又不是詩不是散文不是小說不是劇本的東西 關於寫作 而佚凡如此寫作也近二十年了...
佚凡,〈生活隨筆〉 將暮的傍晚,孑然地回來。順人潮從月台擠出。 步出車站外,迎接我的天空,卻不是想像中因釋然而綻放一卷卷輕描的季夏笑容;是低低地淤積在上頭的一沉積雲,混一濁濁烏黑的微粒摻笨重的水氣,環四周矗立的大樓間,攪上上下下充斥著。我的故友,夕陽、晚霞,只能偶爾透過密布著濛濛的大氣交織成的幾描窗櫺間,無能為力地窺向我。沉悶,讓人透不過氣的下午。 清爽,夜有微涼的海風。 月光滲過顫動的樹影下,有我正在想。聚集在壽山忠烈祠下的攤販有人們的吆喝聲;走在祠內幽靜的小到有切切的低語。山下的紅綠燈閃著單調的警示,只是看不到直驅的車燈;跨愛河另一端的外頭,卻有川流不息的車水馬龍輝映著港都金碧輝煌的不眠夜...
謝謝妍音老師

作者當然不會是讀者
所以,讀者或許不會知曉作者安排的符碼與橋段

因此或許某些有意的置入
其實不會引起共鳴

不過,在讀者不會知道作者所有安排橋段的前提下
讀者或許會提出發問
或許會自己查詢維基百科
或許自己會寫下另一篇征討文(笑)

或許有更多的或許

佚凡無法確切帝表示自己寫作的原因
更無法論述何謂文學

不過,或許這樣的互動會比較好玩?
當然會有望而卻步甚至鄙夷的情形出現

當然會有

只是,佚凡始終不知如何論述寫作與文學

謝謝妍音老師

新春愉快

佚凡
〈傳染〉 離婚的鼓手剛從桃園中正機場通關,回到了故鄉。   (戴著墨鏡)和口罩一起入境成為台灣奇蹟:很多機車、很多排隊。 搭乘客運,置身於找不到殘障廁所的首都轉運站前往台北火車站,還要轉搭自強號回到雲林斗六,再租賃機車穿過莿桐回到西螺。 (殘障者是神靈或者為惡不欲人知的間諜取締騎乘機車不戴安全帽的交通警察?) 古典廟宇供俸太平媽的福興宮旁是現代化的證券交易所,其實從來沒有衝突,沒有跳tone;神社與廟會,醫院與停車場。 停車場內都沒有生還者;想起了樂團在演奏翻唱Led Zeppelin"Since I Have been Loving You"的時候,加上了一段徐懷鈺〈誓言〉的歌詞呢喃,從來不...
〈福來肉圓〉 經過了尚未營業的不夜城 小區踅過星巴克麥當勞丹丹漢堡置入 性地從瑞隆路轉崗山中街 廟宇宮殿似地 巍峨違章防火巷喪家之犬跑過 了大台北人也不知道的幼稚園 越南籍新住民 落戶我鉅高雄 這裡比較大,當地耆老說著 這裡的肉圓比較大 始自三十年前一路走來始終 都是五元 新台幣。寄回故鄉的不是肉圓 會落地生根也不是神 像妳迷失在空心磚鋪成的人行 道上 。沒有衍文,道上宮殿廟宇似地播放著焦桐木製的尾琴, 蔡邕裁成那一年妳是我的人形,不是 衍文 草於1/28/2018 2:06 AM所謂的「腦傷」……日昨南方的風討論任明信的作品;感謝終於有人提起了七等生;Google好像沒有對「羨文」的解釋,於...
〈十八禁〉 偏激的是 沒有發現自己的我還是會找前女友…… 召南。來自高雄以前縣的女孩 委蛇地走出 停車場要把內臟以及所有都淘空 才能變成真實的標本素描一隻閃躲的貓畫家 在旁附上了照片妳看當時她的不知所措如同 展示的畫裱框懸於走道 流眄隨波來去自如的顧客 (很多標本)從窗外 看見浮雲彷如入獄的那些年刺繡並畫好底稿 畫家說著人人都能體悟到的心碎 像是那幅被裱框的少女指向 另一展場不遠處的走道 壁上置時鐘身於毒氣室內,卻卸下了防毒面具 美目盼兮:你們都看到 了葛奴乙被人生 在傳統市場遺棄的香水戀人們其實都一樣進出自如 愛情始於回眸時 走過轉角,連背影都沒有 你們若無其事地討價還價;要等長大像是牆角的...
〈漂向北方〉 (每個年代都是小虎隊逝去了。)流川楓與三井壽。. 書齋不斷環場音效地王力宏與黃明志二重輪翻的〈漂向北方〉,千百轉瞬而逝的髣髴中似乎抓到了〈北京一夜〉。 (信樂團,不是陳昇。)電影《北京樂與路》情節是村上春樹《挪威的森林》飛機即將降落在機場之中,薛岳沉重的行李。 後來,奧運鳥巢落幕的後來,沒有人想到自己成為公文上的「低端人口」。 妳的名字和「香格里拉」一樣,獨一無二的麗江變成隨時隨地可以被抽取的代名詞了。 小虎隊沒有了。 依稀記憶是在L.A Boys之後,不是《綜藝大哥大》,豬哥亮余天倪敏然高凌風還同棚在《龍兄虎弟》的音樂教室上。 (《黃金拍檔》是小虎隊的房間。)王力宏首度登場亮...
〈我們沒有在一起〉 離開的時候記得 不用關門這是自動闔上的玻璃另外那一頭 也在門外的陌生 (救護車)疾駛而過紅燈公車站牌下等候的 人重門型關機上車 陌生人在救護車經過後還在 等無法改道的公共 (這是對的)這一路的公車抵達了 陌生人招手認養 瞬間自動門開啟妳我的世界在街外 妳離去,那天忽然傾盆大雨 蕭亞軒哼出窗外的天氣 用背影門還沒有關上 看到妳走 妳走上對的路 復健室裡面都是鏡子正確認領正確邁步正確屈膝撿拾身分證包括語言治療室內 隊的唇形 人依序在各個公車站牌下等隊的地名期待 重逢(我會戴上已經縮水的帽子) 發音,還有準確地寫出 我在妳的世界之外 隔著自動門注視妳離去的背影 大樓內我轉身回去 ...
【作者:佚凡,題目:〈獎狀〉】 〈獎狀〉 陽光在身後願自己 襲入精挑細撿的服飾淡抹胭脂梳云翠黛 離情依依地赴約 電視廣告名模的樣子 香車我沒有能否見到 美人凝眸 不遠處有公共廁所張貼 電影(變形金剛)海報 是缺頁的支票杳無人 煙之外尚未參與就是 :妳現在什麼都沒有,要好好讀書上大學 在滿布地雷的戰場妳想留下鞋印告訴觀光客 卻潮來潮去妳的名字過盡千帆之外在航道上 (警幻仙子)看見明星墜殞 襲人 現場轉播國際賽事和社會新聞妳是無能為力的老師積木城堡塌陷比分落後 妳的所知所有所據都是浪淘盡他人歲月如彼 深夜時分公共廁所燈號仍與便利商店的招牌 (晾著)員警還沒有來此簽到 意思就是妳還沒有(援助交際) ...
【作者:佚凡,題目:〈神像是人〉】 〈神像是人〉 (便利商店)空蕩蕩的戲棚目的地 到之後,再談車資行車紀錄器表示 我家的女兒在那種比較低度的班級 怎麼說呢(特殊教育班來過這裡) 擔任老師,司機說對,附和且延伸 了客人的答案陷入一片沉寂車廂內 從西螺太平媽的轄區出發 窗景攏是過路客豬籠草分泌當地人無法體會的芬芳 在日造仿巴洛克建築的街衖上行走, 和市區繁複的直觀造景不同, 一落一落那是翻修的那是新遷移的 我們這裡原本都一樣市招下妳 與當地人談起人類學,司機困窘地搔 了搔頭:彼位師兄冇講過他的師父的 師父是一名醫生。 日前屏東車城大風大雨,妳返回高雄時 路過東港,下車以不嫻熟的台語請教路 人與東隆...
〈琵西雅〉 魔女的條件(雙瞳的劉若英沒有看到宇多) 田光依循交流 道進入鄉道旁不斷標示著這裡有冷氣開放的速食餐廳 齋戒沐浴後 回答遊客的疑問那年曾經作過一個斷斷續續的夢 演員沒有同一國彼此都錯過彼 此地進入 了速食餐廳的腹地內在前方就定位有看到市招 了回答遊客的疑問那年曾經 在大賣場的停車場遇到一位隱形的乞童,我卻沒有施捨, 我會不會錯過了什麼兌換券? 像導覽手冊(走失的其實是神靈)急於建造囹圄 方便看護劉若英沒有啓唇呢喃地嘆氣吹拂了瀏海 (聽,是誰和黃韻玲在唱歌?)心魔大審判: 什麼是沒有? 回答遊客的疑問我也想降生成為阿波羅的祭司 (妳不是原本在拂拭戴奧尼索斯嗎!) 不是,以後從來沒有錯過...
〈如常〉 失智的老人漫步 街道在漁村內夜晚通向沙灘的柏油路上 沒有警示(告知?)指向(口令?)燈 通往軍營的動作,師範學院後方的軍營 陰天,不開燈的郊外墓園很空蕩 海邊沒有老人了 減少意外死亡的數字可是路面 翻修維護輸水管瓦斯氣道浪費 公帑:老人死掉 一樣,數字沒有減少 體國經野 聖人置常:行人一定要靠右走 (我終於知道愛是什麼了)與母親為了女友發生爭吵後 兒子買便當給我吃, 我滿足地笑了笑,沒有太多奢求 出國或者在冷氣房內 都是避暑聖地 都是貼心的兒子花錢的安排有了健保後 可以領取維骨力,但是,不會有人主動 給妳錢。貼心的兒子說著。 我們的房子都不蓋在沙灘上 學會複述昨天日劇的情節,像是小時...
〈形意拳〉 (可是猴子不會剝香蕉皮) 高雄郎騎在小白上面吃新竹貢丸 蠟筆小新 了你們所謂的童趣是螳螂沒有階級,還不是人類 社會經過蜜蜂的轄區不被攻擊 邊緣地帶是如此地妙不可言: 必使心與理合 。( 世界已經出來了,在不良百貨公司有 地球儀沒有標示天 橋手馬步鐵線五禽 (是外面沒有的)戲只有你們才是真 的小朋友跟著大姐姐一起來跳call 所有的我都飾me,可以排隊領取搖滾樂教堂校準的配給米 妳覺得國中的公廁外要設立(保險套)婦產科鏡像神經元突觸和酶販賣機嗎? 朋友一生一起電玩,我會陪著妳, 就算蚩尤復活、被蝙蝠俠驅逐的小丑來襲 仍是妳的奶油犬,直到天下都崩裂 不要再難過了,史蒂芬霍金說任何黑洞 ...
〈妳說我有罪〉 如側 門口蜿蜒曲徑涼亭假山真水樓閣神壇觀景 榭幕後公共水族箱 (眾人不視彼此悲戚的神情) 跟八歲那年那年一樣 告別二年級的導師 並且記得妳是依約而來的以後檢察官 說我有罪:書法、臨帖、牡丹亭 妳是依約而來的老師 雲鬢霧髻、望如秋水、瑤環瑜珥、步步生蓮地從此 就是地圖的圖例等待 辨方正位(我的抵達)那年夏天 卸下一襲華麗的大氅,從此不談蝨子 愛跟雪碧蔓延時,跟便利商店後方擁吻冷氣出風口 閃電、水晶球、等離子 寫下這些妳不懂的術語 Since I ‘ve Been Loving 過去/愛人跟島上,沒有受詞,八月底 樓下的房客,或者孔雀森林妳與/完成 我同跟 這個世界儀。學會談彼此都...
作者:佚凡 〈跟蹤〉 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終於完成了一條可以 掛跟女王頸項間的項鍊。跟 家的時候、外出的時候,接待外賓的時候 跟眾民面前的時候。 心不跟焉。女王跟初戀情人懷中 是同一洞天,沒有外人跟 ( 右手與我擦身 )痂、疤、禱、告、我、們、一、起、往、起、點、前、進 始可與言也。繳完錢後,吉普賽女郎拉下面罩 取出水晶球看妳的前世。要救妳,妳必須不能 跟這裡。給妳馬賽克,吉普賽女郎說, 可以遮住妳的眼睛,也可以讓妳的舊情人 穿跟身上。他們東方說……說什麼芒果日報亦不思議 一時俱,還至本處 始可與阮丹青言。 失業後,已經沒有人跟世界了…… 註:「右手與我擦身」為歌手阮丹青〈跟蹤〉之歌詞。
您好

段一的抒情引人入勝
雖然佚凡個人未曾接受過此一新聞事件
所以只能將段二視為作者在舞台上淋漓盡致賣力的舞姿

最後的衝擊才是最大的一唱三歎啊!

祝好
佚凡
〈文化苦旅〉 總希望有人可以寫到我的心裡面,就算分行的句子是虛構也無所謂。 或者,性裡面。 砂石車駕駛擦撞了路人,退車、輾過、逃逸,是沒有人性或者違反人心? (其實是「倒車」。)或者一切都是〈止戰之殤〉,微笑著不知道慌張? (方文山寫的。)煙之外,左邊腳印,右邊的腳印,凝視,感謝 洛夫前輩寫下這些被靈骨塔海報襲用,卻沒有標明出處的文句,今天的雲抄襲昨天的雲,瘂弦前輩是否慨歎明天依然疑是地上霜,沒有什麼在深淵裡死去? (案:取自李白不知道哪一版本) 登角板山海拔六百多公尺而小天下。 如果不能偽造出有想像力的情懷,該如何寫下給我一片長江水啊長江水? 該如何寫下天上宮闕? 「天上宮闕」如何被傳唱?...
〈石紋〉 戰爭是如此容易傷亡 還不是敵的機 越過邊境王姓駕駛員睇觀與愛人的合照 (我們都活在裡面) 仰望天空,知道那裏還有外面 可。是。看。不。見。羽。衣。的。天。女。不。敢。出。門。 (成為衣是皮而 住在繭裡面的裸蛹 壞掉的是我的軀殼 空蕩蕩的)蠶絲被 范范用螢幕緊緊守牢雙子星大樓下方的二八姝麗 卻也來不及我愛妳了 世界很慢。車潮壅塞中 用盡所有積稻下滅火器的豫章男子在 等待消防車被燻黑的面孔 波瀾不驚彷彿廟宇內的神 像:被父母遺忘在車內的幼童 慢慢地看著窗外走過 的人們衣服是媽媽還有包己包 夏天國道客運起火 尚未遊的旅客 在門前焦黑慢慢地 羽化/我不知道流浪的原因 我只見過無數流浪的臉容/...
相當抱歉
個人不察

值此之際才發現本文早已另投他刊
不應發表於此

再度向各位致歉。

紀佚凡
〈固執的人〉 瓦窯 半幢的菸樓紅磚 砌成的佈道背面刻有廠長的名字 找不到臨時工 請求在漳州林語堂故居作事的人。說 我們活著就要和擺渡百科的文學一樣 翻修必須貴乎真。梁柱重檐燕尾斯干如翬之飛而矯其翼的卷棚一鏡到底 屋脊有福祿壽三仙的 偶像見證來往的人群 妳還很年輕(你們是看誰山寨的旅遊資訊?)妳還很年輕 香客走出停車場這是我們今天的 形成導遊如此地說著這是我們的 愛 會記置枷落車得愛置痂上車 對座置汝身軀邊兮郎行就好 道路拓寬是為了吸引更多的客源 半座菸樓反倒可以成為賣點 街坊鄰居都達成了(知樣)不足 。為外人道也。母親。告訴。小朋。友我。們的。小時。候和。這裡。一 樣:蛀牙時吃普拿阡陌交通疼。...
這也是溢美了
也相當感謝您的閱讀以及評鑑

祝好
佚凡
謝謝您的閱讀及評鑑
關於自言自語

的確,如同三毛在本文中的自述
而什麼是等人?
什麼又是等等人?

再度感機
祝好

佚凡
〈拍照 -偕母親重返台南善化彩繪村〉 (為了讓妳看見世界 我們開始塗鴉) 底片在一剎那 失去了專注 靈光在快門按下時牆上的圖繪 栩栩如生衝破 牢籠 和我們 用童言童語敘述的童話人物以及 動畫中的形象剪紙和 浮世繪 母親撐著陽傘在壁上的蘋果樹下 沒有路人,沒有合照 路途走著數秒不用底片的智慧型手機 用著液晶螢幕複製了機械時代的明室 畫像和照片 停留 複製和消逝 對象 存在者在按下快門時畫布上的色彩 栩栩如生衝破了人牆 等公車時販售盜版明信片的異教徒在一旁靜默著 沒有目的地 牆上的彩繪停留於目光 良童話持續地被複製 (遊客) 10/13/2015 2:20:12 PM考慮「動畫」或者「卡通」;(...
謝謝閱讀與指教
溢美了

謝謝

佚凡
〈等人〉 深夜不知道是子或午華燈初下人影幢幢搖曳生姿錯些蘭膏明燭透過落地牆窗往外望去,國軍英雄館在不遠處,全家便利商店內,西門町在更遠的那一頭。 從士林捷運站靠近中山北路的二號出口的全家便利商店,又被調派來這裡服務,外面找冇舞台、沒有長長的走道、沒有公車停靠站的這裡,不一樣的這裡。 一樣的手續,大夜班只有一個人留守,在觀光風景區國家公園陽明山頭陽明山國小對面也是一樣:大夜班都只有一個人。 楊乃文哼唱的,只能一個人。 或者不遠的地方,沿著衡陽路經過延平南路到了中山堂不入經過南陽街(巷道內多是可以免費加飯加湯的自助餐店)來到高聳氣派莊嚴神聖典雅的台灣土地銀行舊址所在廊柱就像祈禱被率領奧林帕斯眾神的...
〈刎頸之交〉 「淒清長夜誰來,拭淚滿腮」 回首時慣常地默然了片刻,禱念了一句「我祝福您幸福健康。」,收劍時一陣清風拂過,揚起了妳編織而成的劍穗。 那只是賸餘的布料,呢喃怯羞地說著,入夜深秋的大馬路上,車聲喧囂,仿似擔心自己不被見聞,又重複地說了一次那是,賸餘的而已。街燈亮起、紅燈也投射了過來妳被映出的身影模糊似乎在市招的光影下有重疊的朦朧兩造。 妳在成衣加工廠工作,福特化的生產線流程中,妳負責將國外知名大廠的名牌標示縫紉於盜版的衣衫上肩頸接縫處。 劍刎的點。 望著前方倒下的身影,拿起了手機啟動照相功能,將確切的圖像上傳給雇主,在一例一休之前與之後,勞動力皆不可儲存;而生命中,從未有前代江湖至今...
【書評;作者:佚凡; 題目:〈母親總說後來那是一場誘姦— 但也因此讓那樣的寫作受經驗囿限,沒法讓同一個作者去應付諸多文學獎。〉】 〈母親總說後來那是一場誘姦— (1) 但也因此讓那樣的寫作受經驗囿限,沒法讓同一個作者去應付諸多文學獎。(2)〉 接過了黃春雄遞過來的香菸,徐自強有些遲疑地不知如何是好。(3) 那是粉紅色漆成的菸盒,分別以英文細寫著:紅心濾嘴、玫瑰精油、法國薄荷。比張曼玉還要典雅,比劉德華還要不知所措。 ......「,到頭來,我的故事,依然在別人的故事中啊!」…… (4)徐自強呢喃了數聲彷彿只有自己能知悉的蠅聲絮語,而又彷彿溺水的泳者見到了挺身而出前來搭救甚至未及脫卸所有衣裳的陌...
<來不及愛妳>

背著妳,說出口的理由

日記
了相識的人在陰曹地府矇上了眼睛
對著在世的人說出
我不再寫詩的經過

點點滴
滴烙下停電的夜晚燭
淚:有些人
永遠在後台卸妝

酒精燈

文字擴張的領域在地圖上是一片無垠的
荒原:看不見的
神像
是真空的測謊機

斥候

轉過了身
我在背後緩緩地說著已經來不及了
他已經不愛妳了(別哭,好嗎?)

驛站
我們即將返抵成吉斯汗的地圖

傳教士

認識妳的時候
他的新詩得獎了……

我愛妳的理由

隨筆於8/18/2004 1:59:18 AM從台北回來;這樣的文字敘述是警訊或者是?沈富雄出書了,蔡同榮直斥胡說八道;大勝希臘;行為的一致性;<冬眠>。
〈知道〉 所有人手足無措地 在玄德殿前聚集現場 架設監視器錄下焚毀 地契的 他們 傳告給你們:就不住在人手 所建立的殿宇 。看到逐漸沒有的 文字:被釋的囚徒沿著參觀動線 (完成以前:這裡不是妳的) 虔誠祭拜的也不在最高的天 修砌沿途必須洗滌的 罪和身分證共款 被戳印上作廢的字樣:不知 道才可以回。家在妳回家之後 沒有子宮的妳 坦承自己有所罪責;於是妳就 (寫下妳不認識的神給的罪)。處罰妳的會是駢拇的誰? 家人寫的書一直被束之高閣 沒有人知道家人寫了什麼但 是家人錄下了此世所拜祭的 神像聖人。在地主焚燒所有權狀 時偶然入鏡:你們沿著參觀動線 回去宣達沒有 了我們已經不是了把電視遙控器焚毀了 契約...
〈臨時動議〉 傾倒等待在 家外面傳來了事前場燈 大開走位的演員碎步地 視線前台在 妳到的那一刻,路燈下 覷著了雨夜風行的方向 觀眾席總在前方 永遠觸不著的前方,像是望梅止渴 城門前有國人們 若無其事地在打掃盼 軍嚴陣以待 點燃烽火的戰鼓大擂 卻琴聲低迤 神與妳同在,緬懷的彈指剎那須臾一瞬間戰事 已熄,焦土遍野 沒有人鳥 獸散。三年了,清道夫沿途 在路口監視器畫面內工作著 按表操課地完成,沒有意外,沒有昔日的浪跡 西蒙波娃自由地換上了面具 與自在的憲兵擦身而過,到幕前致哀 思旁:生魄。霸佔夜光,何德,死則又遇? 其實是育在沒有時鐘的舞台 妳手牽著扮演遺腹子的男同 在向大家致謝觀眾群漸漸地 散和去...
感謝各位的閱讀以及版主的收錄
以新注音模式繕寫的佚凡

發現「鮟鱇┌應沒有被收錄
於是,一再重複強調自己的寫作是文、事、義的佚凡
特地使用了「鮟躿」,各取其一(中庸之道?)

就像是我的大部分寫作一樣,
沒有白字
謝謝

佚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