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的晴天才要開始肥大〉

右邊在下雨
妳說,那是我多情的象徵
妳說,我的左邊才要日出
彼此
相依偎的肩膀竟如此不相稱
才要回頭
路上行人草地的溼氣把我們都凝結成短戀

我才要說
每個雨季的那天屋簷躲雨
恰似右邊右邊右邊的方向燈
我們一直向邊倒塌
妳的晴天才要真正,繞過我
開始肥大

自從,天亮那日的乾癟
我們繼續用力用力用力
在右邊施肥
行車後的安全氣囊,碩小
像是日落的微夕
我們才開始定讞,無從的
無理由的淡定分手
詩寫的脈絡清晰,用字意象新穎,表達流暢。
文字緊湊,意旨鮮明。不過就是口語化了點,建議可再潤飾。
<火車在下雨>

沒有冷氣的野玫瑰
躺在轟隆隆的急促呼吸
她的肩是溫柔的
但是日出啊
出現的一片康河
能否
為我惆悵淺嘗一口濕潤的笛鳴

她是愚笨的
就連
自己的體溫發燒
像一班夜裡左搖右晃的火車
在每個
你的右邊下雨
想要上下都可承接的想像空間,或可有更好的方式呈現

謝謝子珩的反饋 :D
謝謝ocoh版主的回饋,我會好好思考 :D
聲音蜷縮
舌頭捲成夢裡龜裂的乾涸味
滴答聲
床板醒來的疲倦 渲染打鼾的昨夜存款
扁扁長長的銅臭味
黑夜正打算掀開棉被

女主人

嚇出一塊田地的空曠
甚至
想尖叫的時候
彆扭是一眼橫掛的上弦月

很安靜。

日出重複這場鬧劇
巷尾那隻貓,繼續
捲款而逃
〈失智者〉

沒事,他只是忘記有提前請領到天堂的號碼牌而已
〈阿嬤的心很累〉

看見孫子的時候;一帖藥不用吃也有笑
我是,我是 一名書生 (一鳴驚人的滔滔海聲 不明就裡。) 我是快到京城的一名書生 我的書僮 打著一支樹枝 驚蛇的時候 我是一個背著鄉愁的書生 我是,我是 (一門西方而來的道僧) 一名書生 用毛筆寫一個朝代的衰退 用毛筆描摹所有的正確答案 用沉思想個探花、榜眼、狀元都好 這裡到底有多少個書生 跟我一樣用走的 書生 一樣風拂百種生氣的畫 (數一百遍遼闊的心經) (為何和我一樣。道僧 也來應試) 寂寞的時候道僧告訴我 紅塵一切什麼的 沒那麼容易放下 當了舉人後 終於看完整座官場 臨終前那道僧的話 讀那麼多汲汲營營的書 最後 還不是生錯年代 (天氣一樣;也都不一樣) 我是一名書生 一名生錯年代的順遂書生
謝謝 sianlight 版主 讀稿:

是的,小說時間設定為現代,且禮白是故意取其諧音來當故事內的人物。
「身穿紫衣醒亂世;心繫長上濁行路」肚甫在20秒內寫上大螢幕 15秒「路行昨夜一手酌;世如今日一身說」禮白在這幾千人上下的場子,竟不條不紊。 就在這時肚甫停頓將近半分鐘。心裡暗自納悶這迂迴的字句有點迴文卻又說不上來。 心一狠「夜的尾巴起訴白天的頭顱,受傷的傍晚在宇宙做筆錄」37秒後總算下筆,但更重要的是情事的轉換,肚甫開始以新詩的形式跳躍著觀眾的眼。 接下來的時刻彷彿互丟泥巴般,各自糾纏了約10分鐘。 「安靜的鋼琴被城市的喧囂蓋住,霓虹的走馬燈目睹卻只能不停閃爍」禮白的新詩結構似乎藏了許多意象。眼尖的評審B扶了下眼鏡。 「我以城市之名,化干戈為最後的獨白劇」這可不讓禮白紅了眼,但一看禮白正好要對...
〈藉故飲酒在這不安的交通〉

喝醉的十字街口
雄一般的烈酒跟著我胡鬧
以龐大的姿態
車速呼嘯
才左閃,右邊看不到的死角
倏忽
一條蛇驚起的異相
蟒蟒的。醉茫茫
全是霧
我竟想起王莽的爭議
從田裡來的冬天也餓了
破冰
從石子與我在舞台下看戲
直到夏天來兮
我安心醒來,室內──
鑰匙根本還在口袋
我竟想起胡適還在為他辯護
車內,早已是雨季剛走的模樣
禮白是一個不善於思考的人,靦靦腆晪的模樣是他給大家的印象;相反的,肚甫卻是一個很有抱負的人。例如:在一場即興作詩比賽的時候,肚甫一句「時來有餘,風但虛;人在空虛,墨水兮」肚甫對於得獎很有企圖心。 此刻,台下的觀眾無不替禮白摸了把冷汗。「石頭酸酸酸琉璃,一陣春意猛出籠」 「夜裡心事多情風;此刻無意畫樓東」肚甫繼續下一句 原來,這是一場詩詞大賽,能殺到決賽除了禮白、肚甫還有其他入圍的與會者。 回到詩詞大賽的起初,其實禮白是被肚甫牽著鼻子走 誰能知道剛從學院畢業的兩人竟廝殺到現在的場景。其餘的觀眾正焦心與屏氣凝神地等下一句禮白的回答。 其實比賽規則就是只要評審還沒喊停,雙人比賽就可繼續開始即興作詩,...
快要開始的大夜班
快跳起來的鬧鐘
快從床邊滾了下來,起床氣──
氣走在街上

挾持他的荷包
讓他被生活封鎖


在大禹路過時
在神農氏因毒而死前
他還在工作
只是
都已踩在地上
全世界的月看起來混濁不堪
大眼乾癟 用力瞇起疲倦


西樓人自顧掃地
溪邊暖日飽和了生理
斜陽繼續駛著田裡的青
卻見他
破碎的眼
一盞閃爍的路燈
<佇立,硬化的心臟>
為了守護妳,我假裝自己是條街
<手機裡的街景>
人們往往忘了自己才是主角
<走路>
緊張的柏油路,冒在我鞋底的冷汗好像在畫畫
〈腳印〉

老街深深的黑眼圈
不那麼勤了
一直思考
一直與靈感作戰
如何誕生一首好詩
不顯得淡薄的一件衣服
也能很好看

塗牆的那些工人
也有靈感的時候嗎
進駐眼裡
或許,早已褪色了很久
很久的新穎
很久的色彩
暫定這一行
行走的我
只能繼續我大腦的周轉

至少
把愁說個明白
叫他出來
秋天躲著的人

特別揪
輕拍幾個秋天的肩膀
默默的天氣預報
句點一小時的停電

一隻老虎舔一舔手掌
漫步動物園
安逸的地方
不勤勞的時候
連鑰匙都比我有靈感
<轉角>
不一樣的擦肩、不一樣的視角,有著同樣的以為
<燈火藍衫>

一位工人,兩件衣服
〈照片〉

我慢慢走路,習慣距離妳有一張膠捲的圓周
〈心都被流放在邊疆〉致屈原
 
何以臨死不屈
淪陷
一個千古非議的人
就算百姓用盡力氣
也想奪回那狀諫言
 
 
不再呼吸
不受于楚懷王的厚愛。
就算萬人之上
粽子餵養的臨江
更是無法解憂
成了你流放前──
那些遠見抱負
海底,都留著信息
沉底
是快跳下河的留芳
萬世人的問號
 
憤懣的心請快放開我的手
就快被已讀
回覆的那麼慢──
心都被流放在邊疆。
 
汨羅江的傳說
楚辭吐出一些線索
那些
  很傳說的線索
 
   
 
一空殼啞巴
背後的誰神隱
曲子不那麼城市般五光十色
是否可以更加砥礪


所有遭遇變得比潮汐還習慣
在你面前
快要受傷的美麗時光
不奢求
有一個默契
企圖的轉頭,可以
變得讓天氣的閃耀
成為一個魔術。
就算我有喉結

在你面前的啞巴
別在意

不是不會說話
太多的幻想都飛了起來
長出戒指
致詞──
是過分的理想

台上呆著的
眼神零碎的接洽
其實,也用不著說話
那樣用力
據點可以分裂
你的?還是我的?
兵家之爭可以合併的一場對弈

收藏的驚嘆號
截去一個老伴
換個視角
都看得懂工業繪圖

那片頓號的海鷗
果敢筆直
剛毅的
讓人想實現夢想

收好你的髮髻
相對而鹽
納海的明珠
在貝殼裡聽不到
胚芽旁的紛擾

靜靜地讓人不明白
後知後覺是保存好的眼淚
忠於一首詩的味覺
香水就這麼漾起

誰的黑珠子才正要閃現
又被誰撞見。
摸不著的契約
竟比悄悄漲起的房稅還薄
〈月底〉

你以為的金錢,其實都已經還給你了
誰說眼淚可以編織成一首詩
誰讓男孩成長的肩膀
是被女人說幼稚的不妥
像一隻蝸牛,背著沉重的殼
硬了的肩膀
又能做甚麼

我喝完一大桶
用猜忌釀的茶水
在這不需要革命的逃跑
躲避漆黑
研究物理現象
如果
現在都還在嘗試
好多常識
想停駐於
更多的品嘗

獨酌是一場大夢
我竟不被初醒
一張國父鈔票竟比不上四個小孩的童心
他們研究地球
誰知曉
未來
是否洋溢當下

搖晃宇宙的銀河
你知道的
那些嘗試,像是某個夜晚
一屋頂夢想的碰撞
長大的那隻夢囈
在陰天擴散
所有塵埃
都被一支筆
虛構地放肆,像貓咬筆
找不到老鼠那樣倔強
那般傲驕
把新詩用剪刀減掉一點點
把詞彙用油漆粉飾
太平。盛世離去的時候──
鬼魅著你 魑魅的我

活著
是該妥協
是該為那些不該發夢的想法負責
我們的
我們的月圓不就是顆扭蛋
再怎麼阻饒變瘦
如何日日變薄的紙錢
都不要裝成一個富裕的國土
誰去催吐一塊金幣
那些未來主人翁
誰來構思今晚的相伴

我又抽中什麼
誰的鑰匙掉入
不斷迴聲的

漆黑
照完一次胃鏡,就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周而復始
披上靈感的外袍
橫寫無阻
抖抖手腳
避免空氣讓武器生鏽
尖銳的匕首
金庸筆下
是任何你想的到的武俠

躲在棉被
開盞小燈
行與行的間距
讓視力如此艱巨
仔細推敲──
張無忌練成的九陽神功
迴遊盪氣壓在
段譽癡迷語嫣
不詳的神仙姐姐。
一陽指或許虛構
只要當披風在揚起的時候
點燃回憶的慢熟
我也不淡寫
慕蓉子弟復家完國的使命
有多麼獨徑
所有的漁船都走失了
電視的節目
還停在綜藝台大笑

走入歷史學
打開不斷改革的康有為
邊等公車的高中生
低頭沉吟的數學公式
誰知道
當下的李鴻章
背負沉重的劫數

又是誰
結束船難的漁人
眼底的城市
不也是走老的一單位古跡
我們一起倒數,鏗鏘的聲音還剩多少圈脂肪
說錯一些話
嘴裡咬著關於修辭的赧羞
那女子
走入公園
抿著嘴
盪出比長凳還短的鞦韆
彷若剛睡醒的油畫
慢慢,慢慢擺盪
直到
路燈不再為她亮起
我不是愛錢,我只是骨架大
該寫些什麼
在這連吃顆巧克力球
都會牙疼的夜晚

透過屋簷直落的月光
想起赤壁。

可也家徒四壁
到處當門學徒
是否可以擁有
把痛忘記的一技之長
終點趕路時間的人
我們,還是只剩我?
總要習慣
總要說出
總要把時間花在
第二顆巧克力身上
我想就這樣
白光會洗淨黑溝
朝向人群

當一個臭皮匠,至少
燈亮的時候
沿途可能來了兩個人
走出彼此的陶瓷心,留一些空間給柏拉圖。
妳的破折號
消失在隱隱約約,探出頭
載浮人生的冷飲。
大海,就算
不夠綺麗
吸引一則驚豔信息
不怎麼體會
不怎麼煽情
不怎麼輕描淡寫

就在餑餑的製程中
加入一些獨白的口味
充滿通勤橫面的誇飾下
只要妳不曉得味覺的高峰
恣意不用修飾的路面
妳就不要左傳
告訴其他野士
誰才有的匠心獨具






註:餑餑是老北京口語「饅頭」的意思
謝謝喜菡老師^^
2018.4.5

喜菡老師,你好,平安!

在此,也一起問候所有成員平安!

想麻煩,這是為了要更改名字的事宜。

想把「袁正翰」,更改為「袁丞修」。

非常感謝喔!
〈我的鴛尾啊…...〉

何時靈感來
我的鴛尾啊…...
你曾是室內的盆栽
是幼兒齒處的咬咬
是婦女頭頂的年華
一蕊輕舞飛揚的髮髻
鴛尾啊
你是否,可曾找到解藥
可曾在扎根前
知道,知道自己的盛產
其實有毒
醫神才又命名你為藍蝴蝶
等到花開結實
我的鴛尾啊…...
靈感就要光臨
我的鴛尾啊…...
古人以物言志
我已頹糜
所有振翅的效應下
你,名聞遐邇的慢性毒
一間沒有老闆的餐廳
一座只有雜草的山丘
一則回憶養尊處優
兩片檸檬酸酸的
像是前世的街,當
腳步就快踩出汁液
就快,跳躍腦裡的斷層

直到麻醉消退
直到眼睛麻麻的讓日子掀開
直到光與影
跑馬燈早就遺忘使命
病人出院前的每日
什麼都記不起來
什麼都像死了一遍
一間沒有老闆的餐廳
一座只有雜草的山丘
一則回憶養尊處優
兩片檸檬酸酸的
像是前世的街,當
腳步就快踩出汁液
就快,跳躍腦裡的斷層

直到麻醉消退
直到眼睛麻麻的讓日子掀開
直到光與影
跑馬燈早就遺忘使命
病人出院前的每日
什麼都記不起來
什麼都像死了一遍
是吧!那些晚來的低溫
傳來大地冰寒的信息
我打開
打算
打算於快樂的心情
于房內的棉被
蓋住自己弓起來的背瘠
不痛不癢
像個有養貓的人

夢中被刺痛了什麼
是雲彩嗎
怎麼
我吟詠的歷史
沒有見著那麼長條的龍
我能否沿著階梯
一步又一步

怎麼
開口笑的照片被那落雨 滴得
喘不過去

就像
房裡的溫差 距離妳 竟要幾個城鄉
幾段旅程
幾則故事
幾許用飛鳥寄的偏時差
才能到達

怎麼
妳拱手作揖的方式
好像這些該溫暖起來的天候
當我從你的全世界路過──截自知名歌手李榮浩《不說》主題曲 你是否能發現 那些詞句 奧妙 真實擊中你的五臟六腑 還有悸動注入淚腺的紛紛作痛 不是那麼疼 陰影的後勁才要開始 所以 我走在灰色地帶 走入很多條街,是那種 能通過羅馬的 是那種 很多學校裡的課本 被塗鴉的 米開朗基羅──他 是藝術品 是一個被歷史擎起人海的偉人 像小時候學會騎單車 看到城鄉之外 看到島嶼之外 你能想像的文字 走入不同日出的伸展台 不說 我其實很討厭說 冠上優越的人 冠上配偶欄的人 甚至,那些 還有當上戶長的人 包含自己的舌頭 吃過任何生活閱歷的舌尖 路過攤販小吃的胡說八道 才知道 你的全世界 隱藏著的外表 是我 適逢擦肩...
青春 是撿不盡的資源......
為什麼該反面的人比翻書還久?
該說討厭,還是 喜歡妳說的討厭我?
讓我打包
這旅館的深意
意境不俗
落得
不能收藏的雪
掉入
那些風的想
我可以走踏颯颯的葉
想一篇無所言之的躲
躲入朵朵待開
那侵略我
想起妳
離開毫無概念的五月花

街區不聲不鬧
似想,不夠一盒
雪花牌的塑膠袋
如果
連妳都懶得用心去買
〈就別揭開落地窗〉
 
害怕如果成為一襲洋裝,我會佯裝成灑入每日妳腳步的陰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