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的是複沓式的寫法如在原地卻有在前進,如詩中的句子,類似的句子有不同的詞語置入,仔細一看三節的詩各有不同的跳躍與變幻。
詩的寓意性足夠,道出寫作的人內心的曲折與過程。
/马如同贴在玻璃上的旧剪纸/ 是整首詩的詩眼,也許可以多做這類句子陌生化的書寫,可以更有發揮。
很有情感的一首詩,在意象的處理也很有味道,如:/你的声音继续,穿过绿荫与竹林/ 緩緩烘托出整首詩的師生之情,並耐人尋味。
幸福的意義是否立意不夠鮮明,另外最後一句的出現可能稍有突兀。整首像是在路徑中所感悟的詩。
情感面的指涉給人一種怡然自得的意念。喜歡首節:/引领我闯入你早期语言的郊外。/ 這樣陌生化的處理方式有其張力。
景物的描寫生動,可是少了點內心情感的展現。
詩文中有點孤單感,但卻是對一個友人的懷想;是透過畫來訴說對友人的回憶,字句中帶有深深的感悟。
浪滿情調的一首小詩。
很有感情的一首詩,詩中不乏濃情密意卻又觸動人心的字句。喜歡:/杏物,也是信物。在你的小城,春天徐徐走來/ 以及最後的:/收藏你,在我杏仁般的眼睛裡。/ 詩文的節奏感雖然較統一,但讀起來字句中有其細膩的氛圍。
有情調的一首小詩,詩的美不盡其中。
較類似小品文的心情文書寫方式。
詩的內文雖然與詩題稍有指涉,但書寫的範圍太廣,較無法以詩題從一到終來貫穿整篇詩文。
詩中一開始可以想像在寫人到中年而有所感悟,再藉由光的指涉到嚮往之後的日子。專有名詞的使用也讓詩文有其獨特的詩語言,更增添了幾分西方色彩。
詩中所使用的創新字句頗有新意,如:/混合成时间的另一件单衣/ 以及:而语言的独臂,指向偏僻的丰盈/ 這樣的陌生化希望能有多一點闡述或者能再多點延伸。
詩中呈現的是對於已遇的人、事、物有些感慨之處,但在斷句有稍嫌不通順之處,讓讀詩的節奏感有些單調。
可以想像是在現代社會中所感悟的禪詩,喜歡句子中所使用忽大而小、忽遠而近的敘事法,如:/轻轻震撼午夜街衢的凋敝/ 輕輕與震撼是對比的手法。
作者以自身夢境的經驗作發想,以讚與哭臉呈現兩者自己情緒上的遊戲。語句間稍有灰暗。
詩題可以更明確些,才能與詩文有所共鳴
整首詩平穩紮實,呈現的是故事性與作者自身所感悟的美感。"而这首转向秋天的诗,只能深陷于湖水的复眼"應是屬於這首詩中我最激賞的詩句,另外每個詩句間的意識形態也有其指涉的意義,如作者書寫的光與聲音、歌曲的交錯間,來呼應整首詩的詩題。
詩的指涉充分地將少年的徬徨與內心對外的感受,表現出來。讀起來頗為生動,惟最後六句
是否較為多餘,並無從而解要表達的是:一種更奇異的內心世界?
詩中帶有古典的風味,可能是引入古人歐陽修與書名。另外在字句中也有古典與現代交錯
柔和的美感,惟在動詞的使用上能多一些;能在閱讀上更有節奏。
作者以自身經驗對"核桃"的想像,不僅來自溼濡的季節更是一場曾經心動的告白。
而"核桃"就在熟悉的畫面中從最初的曖昧"可口"一直到結束的"萎縮"
"核桃"不僅是一場生命的交付,更是觸動那記憶中的門鎖。

推薦置頂
句子之間都透漏著作者細膩的情懷,其中特別喜歡"如果风不来帮忙/呼唤要多痛会听到回答"
是擬人化的句子帶有陌生化的感慨。

而在最後一節,作者嘗試以豆腐體來呈現與抒懷,雖然新詩無格律之分,但是舊式新寫也未嘗不可。
但更能期待有新的發想,這是相較薄弱之處。

謝謝分享。
揮別快要漲潮卻又即將
隱退的二十八
海,是此刻年紀最能挺進
代表自己的斑斕
不是波濤
更不是一座山的堅毅
我們在逢九的時候預見
不安而沉重
是全世界開始洗卻
你該有的樣子
存在的足跡,或是開始吻合
必須謙卑的過讓
<書店一隅> 袁丞修

對面站著一位
沒有人知道她心事的女子
正如在她身上書卷味
雜沓而紛亂的樣子,也許正被年紀
狠狠從土裡長出來
而立
而匆匆變成書頁的吸收者

行走一半的青春
落款彼此擦肩的序文
卻是在人間破土
是幾本讓人疑惑的書名
正銜接——
當妳繼續走入名為人生的書旅
〈不安定〉/袁丞修

聲音在裂縫中穿過
我的身體,是很漫長而簡約的
一早昏黃

也許無法成為你的陽光
用肉眼撥開那些烏雲
震震盪盪
埋伏在心事與久違的暴雨

我們在城市與巷弄間不斷捕捉
下雨的線索,以及青春的跌宕
午後呼吸
還有──
穿梭在很重的綺麗愛情
更是一句很輕的問候道別
〈空城〉袁丞修

定義一座城池
熟悉一道月色的淪陷
人們從空洞的雙眼
互相輝映

過路人
從那片即將凋零的臥蠶撈起
無際的騷動
城門──
在光的違背下
湧入
更多與更長的漆黑
以不具名的
眼神,面向時間
牆壁的那邊
虛擲一朵
盛開的玫瑰
上面的刺也變成身上的記號

天亮了
香味的幻覺開始凋零
在痛楚裡慢慢消失
〈琥珀〉

嗜夢知味的貓
走上細膩的月影
一如琥珀氾濫的章節
什麼都有可能發生的黑夜
光陰的昨天,俏然凋謝
當日出時沉甸甸的離別
幻影交錯昂貴詩篇
那露水乍現,一如你眼中靄靄羞怯
縱橫著心胸上的蝴蝶,飛出淡淡想念
我才走向鋼索的筆尖
不偏不倚,錯得很有情節
壞掉的永遠,不夠我收藏的華麗語句
是貓瞳裡出妝如你,有你溫柔的奢侈回味
走著走著走著也能把月光攜入口袋
你的懷抱正被誰晾著
我看見曬衣竿上的眼神帶著很兇的那種
也許我們是彼此的火苗,卻不告而別

不如寫一首詩來焚身
我們不必思考如何碎骨
好似剛才你那疑惑的眼神,不說願望的時候
好歹也曾是個夢
以今生的
轉身來圓一個謊

彷彿愛了很久的月亮,正散播很遠
而不能倖免的細節
夜才開始寒暄
詩的結構偏向口語化,建議可在詩的緊密度做調整。
詩題有新意,但太多句子的結構容易讀起來不知所云。
太多相似的詞容易在閱讀上有視覺的疲倦感。
詩題〈錦瑟〉似與李商隱的〈錦瑟〉同名,仔細推敲詩的內容也有相似的意境。不過也可以當作古詩新寫。整首詩給人一種在浩瀚星空與夢境的氛圍下帶出,自己似從異鄉來的人,竟而發現到新的人、事、物,拓展的過程,最後又懷想自己的故鄉那種寧靜而純粹。
goodmelody 寫: 「如果我們不是為此而來」
就不該沉迷於若干鬆散的線條
要在廣闊的海洋之中尋找一種純粹而豐盛的藍
句子結構似可再拓展更有層次的意象。

個見
丞修試讀
謝謝雪昆詩友讀詩

丞修問好
當風雨快要來的時候
家就要比那些山
來的封閉許多

例如我目測孤單的距離
竟比花的嬌豔還陌生
是你走後
緩緩遺落的樣子

也許寂寞
變成病的搖籃
在夜裡撫慰太擁擠的城市
成為一首曲子
不能死去
如同那些沒有花的葬禮
毀掉
虛構的故事
也許是一轉身
就可以公開的消息

其實都沒有關係

如同前言不能死去
假裝我們都還活著
假裝呼吸
不可以的都變成可以

鳥獸即將高飛遠走
而英雄還在對抗宿敵
時間的腳步最終
還是跟上了我
整首詩讀起來通順,且帶有古典新詩化的特質。而「头戴一朵红花参加红花的葬礼」雖然多次在詩中出現但並未造成讀詩的繁複感,反而是這樣的迴圈效果掌握的新穎。
整首詩讀起來通順,且帶有古典新詩化的特質。而「头戴一朵红花参加红花的葬礼」雖然多次在詩中出現但並未造成讀詩的繁複感,反而是這樣的迴圈效果掌握的新穎。
整首詩的陌生化可以造就不同的畫面,單就「一只落地的/舞鞋」就可以帶給讀者空間感。但如何更扣緊主題使讀者有線索找到此詩的核心也是可探討的。
〈寫封信給你〉

用眼神稀釋來過的人群
花靜靜嘆息
枝椏肩上滿是露珠
滴向陽台下自由穿梭
而跳躍的貓群
一隻接著一隻,瞬間讓月光變得光澤
假如你
讓我如癡又不知期限的誤入
這面風景

我會寫信,但不告訴你
早上剛素描的牡丹還染者昨日的心情
那是夜生人在樹下躲雨
而不被拾起的嚎哭

從街頭走入有顏色的大自然
是否會注意,喧囂外如花的心
隔閡,也存在繁衍的一點甜
較無連結的各種體「悟」且編排方式有點眼花撩亂。

您的詩有自己的風格,以此詩為例,建議能再濃縮並讓詩有其主旨架構。
實中帶虛,但其實整首詩偏向虛者多。到了最後幾行可以表達更虛的意象才讓虛實之間抓到平衡點。
 
一張口
街道就喧嘩了幾聲
命運的飢渴
十月的聚散,消失於彼此的瞳孔
走過去,深埋的青苔開始
緊密縫合你的腳印
你的冬天
你早就知道的寒冷
而我開始
走入一則編輯訊息
跳入每格
Enter
的時候的瞬間
天氣也同時擁抱
我貧窮的口袋
 
請記得說
欺騙自己是一隻羊
有空的時間
一直都在夢鄉
你可以指揮或許
說幾個故事
讓我們都再見明日的勇氣
 
後來,誠實的你讓貪婪對不住
每一天
都在道歉的新聞
不須明白那些敲門的狼
繼續,把童話讀完
一遍甚至都知道作者
已經死了
都要記得說
難過的時候也請記得
開口
話說禮白與肚甫這一戰已驚嚇到整個糖朝,先不論整個時代的老百姓。光是朝廷的文武百官都深深震撼到了,以至於當今的皇帝都要召見兩人。只見楊貴飛又輕輕向皇上說出自己想要有一首,也就是特別為自己量身訂做的詩...... 公告天下後,所有擂台上的詩人、書生都更有鬥志,因為重賞之下必有勇夫,也就是這個誘因,讓我們望向螢幕...... 「鳶明請繼續接下去」評審C說道 前情提要:只見商飲寫下:「一朵花蕊自有馨;獨佔百花一字形」...... 鳶明低頭沉思道:「百草齊站沒有根;不占鰲頭夜自深」似乎這個隱喻很深,就像夜色般漆黑啊!眾人目光全轉移至商飲 只見他走了五步便道「相逢時難百花殘;用心無力別偷懶」 這時評審B改...
〈相敬如冰〉

原諒我
一片黑的躁動下
踩不住你薄薄的婚紗
握住圓與缺之間的寒冬,也許
此刻的梅花,盛開在
玻璃鞋走過的童話故事
之間──
天氣的冷像把小刃,穿梭
時間的輪廓
隨意或者裁減,流年經過的氣息
暖和的言語用時代的轉折感染
我以為,每個婚後的關係
都在為了不說而平靜
都在為了平靜而相敬如冰
〈說書人〉

傍晚,他變形成一盞懸在床外的燈
回憶拉長一陣喧嘩的風
當城門的中心
聚著所有的老幼婦人
背景總在時間底下不停演化
路,以萬馬的雄姿
來到他們腳下。

耳內的經典聲聲巨響
掉下的線索卻在緊要的關頭讓人打包
帶走
他們的呼吸停頓
還有夜裡逐漸變濃的鼾聲。

說書人在此刻慢慢
變成自己。
靈感貼在自動門
渴望的人
在叮咚後回神。

舞中與時間較勁
如何不讓尾句成為
軋然而止的一聲
破曉。

把字句拉成海平面的高度
當深夜比沿岸還重
咬字在下一行
化為更僵硬的濤聲。
那是一座很高的懸崖
傲視前來冒險的人
聽說,地上長滿的蔓草
是一根接著一根
幽幽而狂跳

沒有人可以倖免在這塊禁地
鐘擺撞擊霧靄,聲音──
一道很殺的風景
殺死瞬間就逃亡的黃昏
沒有人知道出口,也沒有人知道
跳下,或者踩下密布的陷阱

會輕易的死亡嗎?


戰士
親愛的,戰士
他卻握住長矛。在城門打開之際
與傳說對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