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邊

撩撥水神的頭髮,夏天的蓮花也恍恍惚惚了起來
試圖按部就班的改變自己,雖然我改變不了世界
仰望灰藍的天,凝視斑駁的柏油路,路燈最知道
我被豢養於時光,歲月還我以刀刃
我要賴在你這裡,因你總讓我得以喘息
我是城鄉動脈中的紅血球,唯有轉進角落時才能冷靜下來
我抓不住想念,溢出了框外,乘載著風飛向了天際
日復一日疲憊無比的日常 是你打開了我無感的雙眼 一幕幕,重新撞擊我的生命 那是臺灣的美麗與哀愁 在上演,在我身邊 平靜遼闊的海面有來自原鄉的呼喚 為著積雪層冰的高山引吭高歌 稻田更換四季的顏色 河川從容的串連起來 要讓我欣賞這些美麗的故事 崩塌的土石呼應著盜採的歷史 自私的紫紅色廢棄物匯集血流之河 煙囪的污染氣體逼迫我們呼吸 垃圾偷偷掩蓋海岸線與山巒的耳朵 卻讓我聆聽那些哀愁的現實 苗栗洪箱女士抵抗了工業怪物 國家啟動了國土保育小組 玉里仍有巨人的大腳印在踏步 我們至此都知道此生唯一任務: 為臺灣守護 你溫和地走進終止的白天 你沒有咆哮,沒有抗拒到來的黑夜 那些過往,依舊雲煙 那些流逝,仍是...
風雨中品嚐各種道路的滋味,歲月逐漸磨平我的性格
我伸出雙臂,歸來時讓你能永遠的停泊
流星墜落,慾望著了火,在風中的燭光繼續存活
老師說木頭人可以賓果,跳房子以為跳高到天堂,大風吹就離了東西南北
沉睡的地牛搖撼了黑夜
震動酣睡囈語的島民的眠夢
過季的颱風跟著從太平洋接連襲來
暴狂的雨在空中傾倒一盆盆
山陵流瀉的淚夾帶著土石
河川加了人工的色調
在波瀾詭譎的氣候中
大地也逐漸遺忘自己的身世
海龜輕囓著浮潛晃動的垃圾
慢慢游過一片靜止的白珊瑚

慢慢游過一片靜止的白珊瑚
海龜輕囓著浮潛晃動的垃圾
大地也逐漸遺忘自己的身世
在波瀾詭譎的氣候中
河川加了人工的色調
山陵流瀉的淚夾帶著土石
暴狂的雨在空中傾倒一盆盆
過季的颱風跟著從太平洋接連襲來
震動酣睡囈語的島民的眠夢
沉睡的地牛搖撼了黑夜
一絲風鑽過窗子的縫
凍醒剛要入夢的檯燈
毫無節制的冰雨還繼續下著
街上行人打開黑傘一把把
幻想攫住流逝的時間
旋入荒涼的街角迷失在巷道
芒花靜靜開滿在蒼白的山中
櫻花已是去年的傳說
停泊的港口還在漂泊
我張開雙臂準備降落

我張開雙臂準備降落
停泊的港口還在漂泊
櫻花已是去年的傳說
芒花靜靜開滿在蒼白的山中
旋入荒涼的街角迷失在巷道
幻想攫住流逝的時間
街上行人打開黑傘一把把
毫無節制的冰雨還繼續下著
凍醒剛要入夢的檯燈
一絲風鑽過窗子的縫
如果我是一隻燕子
即將有一窩幼雛嗷嗷待哺
看見你妝點了大地
我會滿心期待
將你紅色的身影與泥土銜回
為我打造一座與眾不同的幸福之家
如果我是一隻壁虎
藏在木樑間
看見你翻來覆去無法成眠
我靈機一動
規律的嗚叫幫你數羊
讓你快快進入甜蜜的夢鄉

如果我是雨
即將落入凡間
看見你因炎熱而煩躁不已
我會改變路徑
下在你家附近的竹林
讓你感受我的涼意嗅聞我的清新
謝謝綠豆版主的寶貴意見!!
謝謝予騰版主的賞析!!
謝謝予騰版主的指正,
牧之會繼續加油的!
謝謝予騰版主的寶貴意見!!
使用迴文詩的體裁,是想產生一種迴圈的感覺,
來想加強詩眼「離」字的效果,這是秋天給我的感受,
好像許多人事物都會接連離開或遠離......

但有翅膀的結構聯想,這是當初沒有想到的境界,
感謝予騰版主幫我找出這首詩的亮點!!
淘洗胸中塊壘,沃以愁緒附身,終于回魂?
如果我是一朵小花
倚靠在牆角之下
看見你埋首文案
我會祈求月亮
集中所有的光芒投射
讓你的文章發光發亮
如果我是一艘戰船
航行於內江中
看見你因思鄉而苦
我會鼓舞士氣
奮力奔馳在海上
帶你回憶過往功勳彪炳的戰績
中間迎面搖曳的國旗忘情的親吻藍天
正直的兩廳院目不轉睛觀看衛兵交接
紀實的吶喊在廣場迴盪著自由與青春
念念不忘漫步行走在鬧中取靜的滋味
堂廊花窗瞥見鯉魚正品嚐綠林的花香
如果我是一隻鯨魚
住在一望無際的大海裡
直到你來到沙灘邊
我會流出珍貴的眼淚
將我的悲喜隨著潮汐
一波波擱淺在你的影子上
讓你成為我的島嶼將你環繞
我搬進候鳥的身體
隨著日月移轉季節交替來到這裡
我會守候
守候你的身影
直到你將我豢養
讓我脫去流浪的命運
永永遠遠棲息在你的心底
如果我是一顆流星
即將孤獨的墜入凡間
看見你正開口許下諾言
我會奮不顧身
落在你凝望的視線
讓你看見我最璀璨的一瞬間
所有心願將聚集在你的指尖
一片落葉親吻了大地
驚擾了螞蟻的隊伍
大雁知道了自己的身世
啟程的日子倒數一天天
把歸鄉的愁緒傾倒了出來
穿過風穿過整片山谷
懶洋洋的秋涼午後
森林不斷的變化顏色
一隻松鼠探出頭來
打聽著松果的藏身秘密

打聽著松果的藏身秘密
一隻松鼠探出頭來
森林不斷的變化顏色
懶洋洋的秋涼午後
穿過風穿過整片山谷
把歸鄉的愁緒傾倒了出來
啟程的日子倒數一天天
大雁知道了自己的身世
驚擾了螞蟻的隊伍
一片落葉親吻了大地
一片落葉親吻了大地
驚擾了螞蟻的隊伍
大雁知道了自己的身世
啟程的日子倒數一天天
把歸鄉的愁緒傾倒了出來
穿過風穿過整片山谷
懶洋洋的秋涼午後
森林不斷的變化顏色
一隻松鼠探出頭來
打聽著松果的藏身秘密

打聽著松果的藏身秘密
一隻松鼠探出頭來
森林不斷的變化顏色
懶洋洋的秋涼午後
穿過風穿過整片山谷
把歸鄉的愁緒傾倒了出來
啟程的日子倒數一天天
大雁知道了自己的身世
驚擾了螞蟻的隊伍
一片落葉親吻了大地
讓我告訴你
在夢裡
我就像是一架超快的噴射機
飆得好遠好遠好遠
如果我是一棵榕樹
站在炎炎夏日之中
看見遠道而來的你
我會充滿歡欣
努力的伸長手臂
替你遮蔭避暑做你的涼亭
為了一睹你的倒影,我裝進墨色身軀,打聽山穴吹過的風
一隻麻雀飛進樹椏間
驚動了蟬的打坐
行道樹跟著煩躁不已
火焰般的鳴叫聲一聲聲
把焚燒的意志釋放了出去
高溫持續的破紀錄
煩躁的夏日午後
烏雲臉色鐵青的聚集
一滴梅雨開始落入凡間
尋找著你行走的路徑

尋找著你行走的路徑
一滴梅雨開始落入凡間
烏雲臉色鐵青的聚集
煩躁的夏日午後
高溫持續的破紀錄
把焚燒的意志釋放了出去
火焰般的鳴叫聲一聲聲
行道樹跟著煩躁不已
驚動了蟬的打坐
一隻麻雀飛進樹椏間
一隻麻雀飛進樹椏間
驚動了蟬的打坐
行道樹跟著煩躁不已
火焰般的鳴叫聲一聲聲
把焚燒的意志釋放了出去
高溫持續的破紀錄
煩躁的夏日午後
烏雲臉色鐵青的聚集
一滴梅雨開始落入凡間
尋找著你行走的路徑

尋找著你行走的路徑
一滴梅雨開始落入凡間
烏雲臉色鐵青的聚集
煩躁的夏日午後
高溫持續的破紀錄
把焚燒的意志釋放了出去
火焰般的鳴叫聲一聲聲
行道樹跟著煩躁不已
驚動了蟬的打坐
一隻麻雀飛進樹椏間
不見天日的長眠,等待換季的破土而出
我抄寫著一首想不起來的詩
不小心打翻桌上冷掉的熱茶
13億光年前的兩個黑洞撞在一起
產生的漣漪一波波
把喧嘩擴散了出去
地球持續的運轉著
躁動的春日夜晚
慵懶的貓也調好了嗓子
一隻甲蟲磨擦樹葉發出聲音
窸窣的從樹幹中鑽了出來

窸窣的從樹幹中鑽了出來
一隻甲蟲磨擦樹葉發出聲音
慵懶的貓也調好了嗓子
躁動的春日夜晚
地球持續的運轉著
把喧嘩擴散了出去
產生的漣漪一波波
13億光年前的兩個黑洞撞在一起
不小心打翻桌上冷掉的熱茶
我抄寫著一首想不起來的詩
人生經過不斷的釀造與發酵,如同你我回不去的年少
鼓脹的肚子向著乾枯的土地,聲聲哀求
因空虛而腫脹的肚皮,鼓躁著無助的乞討聲
以激情之筆烘雪托月,此畫當真?
湯圓


喝下這一碗不能回頭的藥水
有歲月熬成的甜湯
紅湯圓為太陽
白湯圓是月光
以一次一年為距的步伐
就此跨入時間門檻的長廊
一場喜宴,捧花不接,蝦蟹拒絕,卻注定一生一世纏綿
冬夜獨白

失眠的涼雨下了一整夜
鏡子留下潮溼的訊息
街道偶爾呼嘯著急救的引擎
心跳中只剩黑暗的聲音
趕著即將降臨的黎明
晾乾來不及收回的孤寂
口袋的銅板意欲兌換味蕾的鄉愁,循香而去⋯⋯
妳轉身之後

蒹芒花開始白了

妳離開之後

霜於是降了下來
強風吹不垮心中的那份竊喜
鐵三角的共犯結構,沒有勇氣打破沉默
秋之光

雲淡淡 天高高
暖陽明晃晃的望著行人
風輕輕 水長長
袖子揮一揮想抓住清風
昨夜不知誰流的眼淚
今都化做花葉上透亮的銀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