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屆蘭陽文學獎】(109/06/30截止)

https://www.ilccb.gov.tw/News_Content.a ... 27A4829626
<吾醫,吾醫>/木擇
血液,賣力催促
紅色的曙光
斗篷,依附黑夜
尾隨呼嘯的風聲
有醫、有醫(台語)
平坦的被單
攀爬一座座高聳的
振幅
無醫、無醫
純白的殿堂
嚴肅點燃哭喊,照亮了
寂靜
殺死人聲
扮演稱職的金牛
引爆纖維化的早晨

映照真實
任泡沫在陽光下死去
以口罩掩蓋
沸騰的烽火

污穢的裸體
監禁在字典
以眼光
消毒
〈鳳凰三則〉/黃木擇

1.
割開自己的音譜
取出灰燼、烏鴉社會化的
叫聲

一場沸騰生命的實驗
贖回
潔淨的嬰孩

2.
啄食絕望
浸泡憂愁與哀傷的火種
青澀的歲月
燃燒在
逆風的飛行

3.
欽點林中
唯一一顆意象
最高級的詩篇

築巢
【祥兆組詩】/黃木擇

〈左眼皮跳動〉
正午,老天投擲
一枚炸彈
震央在左側眼皮

眾人點燃災情
道賀煙火

在驚心的地面
跳躍


〈蛇進門〉
剎那的門口
一隻彎曲隱形的劍
刺入了腦門:

好詩!


〈喜蛛應巧〉
虔誠的眼光
看著流星垂降
(如駕駛情書的一隻小手)

織出一張
航向幸福的地圖
https://bhuntr.com/tw/competitions/3035 ... 102200202w

【國家文化記憶庫徵件計畫】(109/06/30截止)
刘义 寫:
週六 2月 29, 2020 12:03 am
请再混乱一点,混乱已构成旧雪
狂欢延续,第三个十年开始
读入“死人”,参与分赃
新鲜的光顺从他们消失的手
抚摸我们肮脏的前额。

(2020)
第三个十年,不知道對於作者有沒有特別的涵義呢?

木擇問好!
這樣的黃昏雖然加入了很多顏色,
但其中整體給人一種生疏、冷漠的感覺,
似乎冷氣也隨溫度傳入讀者了。

木擇誤讀,問好!
希望這樣歷史級別的事件,
不論拉扯多廣泛的影響,
眾人皆能平安,
木擇問好。
1.
報紙上的墨
成汪洋的風帆

逗引膨脹的季節
與稚氣的風

2.
「丞相,」
地面的唇齒尚未引燃

雲端已沸騰
命夕陽變色的焚風

3.
大樹全數傾倒

伐木人佇立透明的荒野
戴上
無冕的王冠
早上被鬧鈴刺醒 滿頭昨日的雜草在頭頂生煙 喝一杯咖啡將陽光過得很安靜 換上沙丁魚罐頭的生產線 重複的切碎日子的負重推給明天 他也曾是小小的一員 堆積著少少的快樂 抓著下溢的夢從少年泅泳 讓陽光的湯湯水水 從他的額前 湯湯(同商音) 他看到過長大是什麼樣子 想飽滿的老去 老去現在卻成了夢剪碎在那些 往來無去的相紙嵌在眼眶的狹隘中徒長 他還是年少 見過山,見過水 見過光,見過影 他還是一樣年少 從此也只能年少了 有些亮句我覺得很有意思, 也含有很多作者的巧思與創意: 鬧鈴刺醒/下溢的夢/重複的切碎日子/相紙嵌在眼眶/飽滿的老去 但語句上同時建議也可以再修飾或精煉, 剛剛試著誦讀,覺得有些包含亮句...
刘义 寫:
週四 2月 27, 2020 12:00 am
登临的意义是,过去的台阶向他走来
低头的光依附上升的阴影
他穿过二十世纪迷宫的脸
故人化作枝条遮覆新鲜的石碑
但爱与生命环旋,譬如木叶重构之手
堆叠成一个透明得接近于未来的屋顶。

(2020)
感覺充滿了故事性!

或許可以再給讀者多一些提示性?
其實我常常寫詩上會有類似的小小狀態:
我站在自己作者的視角覺得給足線索,
但讀者沒有自身脈絡會比較難第一時間抓到我們要給的球,
一起互相鼓勵!木擇問好!
張雪昆 寫:
週一 2月 24, 2020 7:54 am
得道



云很快灿烂
悬崖上挂着倒立的人
穿过弯曲的山道后
风更弯曲
树木异化为大地的手
握住季节
当手放开的时候
春夏秋冬混合一起
很斑斓
许多吞下黑夜的物种
自动抹去了名字
如空气一般流淌
难以分辨
他们长生不死

分享自己覺得很有詩的節奏、
眼睛為之一亮的亮句!學習囉!

树木异化为大地的手/握住季节→樹枝綣曲手狀來結合季節;
吞下黑夜的物种/自动抹去了名字→嚥下黑夜且刪除名字,很有畫面。

全詩彷彿得道者「化為萬物」的過程描寫
木擇問好!
〈生日為之一種回爐〉/林思彤 這一年,我將 使用半生的姓名捨去 自願回爐,期望以嬰孩的純潔 面對這個世界。有時候 好多於壞,更多時候 不好也不壞的世界 這一次,終於肯承認 沒有能力改變世界 甚至命運都無法改變 繳了太多學費 只為明白自己的無能 這一年哪,流了太多眼淚 卻無法降溫,火宅中 一樹又一樹的桃花瘋長 卻始終沒有好果子喫 那麼炙熱,我在火中贖罪 回爐就是重煉,再受一身炮烙 生日為之一種回爐 煎熬數年,我送給自己 一本學位論文 和手腕上的紅色分號 這就是人生的隱喻 每日寫了又刪,刪了又寫 仍舊是分號;沒有句點 生日,為之一種回爐 一個人清清白白 如此甚好 2020.02.23. 生日是一...
並行世界              ───致智慧型手機所帶來的善與惡 你脫了我的衣褲 擺弄靈魂遁逃的肉體 逼迫著交換信念 進出皮膚下每一寸光陰 望著 藍色篝火 蛇般地游移每次企圖 你是猛烈而假裝的 誘惑 力道不足 碎嘴卻優雅 。一顆深邃暗色的石子 不偏不倚擊中 乾涸許久的潭心 你倏地瞥見 五官染上的 另個我 迷亂奔走在腦下的世界 雖現實正啐著咖啡 玻璃外 怔怔看著你望向我。 彼此毫無裙帶關係 透過直視的電火 走在街邊路上 生生地 冒著螢光 虛擬的進入你的肉體 。這次換我擺弄著       數位3C等的大進步, 卻也帶來很多詩人們的省思與覺察。 在手機螢幕/網路的另個天地, 會不會是更多人的「...
非白 寫:
週二 2月 18, 2020 12:21 am
踏著鼓點奔跑
盲目
高舉戈矛
頌唱戰歌,高聲附和
不曾睜眼就無法
停止戰爭

在黑夜騎士衝鋒
吹響號角
月光穿不透
點燃火炬照不穿迷霧籠罩
睜眼卻看不見
在陷馬坑踏空
戛然而止

窺見真理之人振臂疾呼
停不下馬蹄踏碎蒲公英
飄散如毛毛細雨
或絨絨細雪

伸手捧不住雨雪
落地
種子發細細地芽
任戰火烈烈
自顧自生
糾紛的增生與衝突往往盲目且被蒙蔽的,
識清之人大力疾呼,
仍是有限度的挽救,
與再次成見芥草的韌性。

木擇誤讀,問好!
〈抵制春天〉/林思彤 取巧的桃花,忍住骨子裡的暴烈 識相的保持沉默,束緊腰身 一個個垂下軟軟的頸項 媚俗的櫻花也不敢恣意妄為 說好的張揚的粉紅色噪音 還困在頑固的雪裏 這個春天已被眾神抵制。 不許三月來臨,楊柳捉弄微風 連擅長挑撥離間的杏花,都不語 誰該點萬物的名 點貪睡而遲到的萬物的名 點壓抑住爆裂的慾望的萬物的名 整夜整夜熬著,熬著整夜整夜 等一枚柳葉鑄成小刀 割開春天被抵制的咽喉 2020.02.17.寫一首疫情詩。 乍看第一眼好像是在寫遲春, 但仔細觀察花朵們的狀態: 桃花保持沉默/垂下軟軟的頸項 不敢恣意妄為/噪音還困在頑固的雪裏 一個理應百花齊放的世界被壓制住了。 誰該點萬物的名...
張雪昆 寫:
週二 2月 18, 2020 9:38 am
抑郁


就在那无所谓处
落叶断断续续
说完了秋与冬
我看见落叶的一刹那
心有大半白了
但蓝天在眼眸晃悠
一把行走于森林的锯子
穿泳衣跃向地上的镜子
我躺在地上
像一具被时代啃破的古尸
在另外一人悠闲的影子里
发出虎啸
往事的一朵朵片段
如烟花坠落

落葉化作鬱鬱的說書人,說完秋與冬,
喜歡這樣的呈現,也覺得在「落葉」的意象上也其他不太一樣的想法。

被時代啃破的古屍,亮句,個人煞是喜歡。
(某層面也覺得很貼合詩的語言)

木擇問好!
帥小龍 寫:
週三 2月 19, 2020 4:34 pm
滿街戴口罩的蒙面俠
不求看見你們冷漠笑容
但祈求聽見你們心跳火熱胸懷飛吻
連結了口罩與蒙面的關係!
近日寫作也剛好在想想口罩如何連結,
(疫情?過濾?不安?......)
「蒙面」是我沒有想到的一個方向,
覺得很可惜,或許可以再多寫一些?

木擇問好
〈不見不散〉/林思彤 孤獨的人走到夜裡 撫摸風 也被風撫摸 孤獨的人放棄一封 遺失讀者的信件 字,一塊塊,壘成高塔 而孤獨的人哪 站在塔頂 瞭望孤獨的人間 孤獨的人走進夜裡 走著走著 把自己弄不見了 2020.02.15. 全詩四段,彷彿如四個短視頻線索, 為讀者展示這位「孤獨的人」。 不論是與外界的互動:撫摸風、瞭望孤獨, 或是自顧自拋棄信件、築城高塔, 其實舞台上始終就只有一位主角, 讀來第一感讓我想到創作者自身/對外界反覆的對話過程, 最終回到的核心還是只有自己,即「孤獨的人」本身, 詩句的畫面是孤獨、也是普遍創作者內心時常的內心情境吧? 「孤獨的人走進夜裡 / 走著走著 / 把自己弄...
海的流泪的灵魂 身为大海的灵魂 泪水是我的化身 我流淌我扩散 和更多的人相遇 看他们 记住他们 为他们流泪 人是被遗忘打败的动物 我要治愈遗忘 看他们 以海的广阔 记住更多的人 這裡涉及了幾個敘說視角:大海自身/他們(看海的人)/我(大海靈魂) 或許可以適時分段,幫助讀者閱讀喲! (甚至,直接二擇一專注聚焦在「看海的人」或「大海第一人稱」?) 「泪水是我的化身 / 我流淌我扩散 / 以海的广阔,记住更多的人」 都是我覺得較接近詩的語言、比較有共鳴的語句, 或許可以從中再慢慢提煉, 增加陌生化的語感、或與生活實體的事物結合,例如: 我化身成淚水 / 刻下海的遼闊 說不定別有另一種感覺? (有點...
曾以為自己也是騎士 終能拯救一些神話裡 高貴的女性; 但如今,傳說有惡龍的峽谷中 只剩下浮雲 栽種著自身的影子,偶爾有熊出沒 但我卻也已不再是 驅犬放火的獵戶。 我只是騎車經過 稜線下方 在所有傳說視角都無能 視及的位置 嘗試將雪點燃 企圖蒸發悲傷 並建立一個碉堡,固守自己曾經堅信而 微小的期望。 然後雲都離開了 山都還在 凝視深谷才發現 原來惡龍連瞅你都懶。 長跪的女性,假面的騎士。 曾以為自己要越嶺 攀山才能親眼見證最遙遠的距離 才驚覺浮雲們都不說話--它們默默 在山的斜坡上栽種著倒影 並深知其將永不發芽。 回首過往,發現自己開了自己一場小玩笑吧! 也許大家曾都是英雄(自己分封), 也許...
我把鐵籠罩在身上 /魏鵬展 把鐵籠罩在身上 渴望滿足不曾擁有的 安全感 鐵籠太冷 我輕輕撫摸 我感覺到 手的溫暖無法通過 鐵網 我也無法感受 鐵網外的溫度 我不習慣太冷 伸手摸 鐵還是 很冷 很硬 我張開口 吻 我覺得嘴巴 很冷 很痛 我一直沒有 閉嘴 我感覺到 慢慢回暖的鐵網 有血的腥味 2018年1月28日 夜 《小說與詩》稿約、稿例、投稿方法 + 最新一期目錄: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0b7bcff01018dcp.html 《小說與詩》官方網站: http://blog.sina.com.cn/poemnovel 《小說與詩》facebook...
我們都愛這個國家, 愛她的遼闊與久遠, 愛她的包容與深邃, 只是我們愛的方式不同, 你覺得她需要更多的防衛, 我覺得她需要更多的自由。 你害怕不同的聲音 讓她迷失方向, 我害怕單一的聲音 讓她迷途不返。 世界風雲變幻, 從來沒有一個聲音 能夠永遠嘹亮。 只有變化 永恆不變。 心底的聲音自然重要, 外面的靈感也不能錯過, 不要讓她成為人群中的異類, 不要讓耳罩單單遮住她, 且讓她敞開地聽, 讓她的聽力和思維 都變得敏銳。 讓她在千萬種聲音中 學會分辨和選擇, 譜寫屬於她的旋律。 2020年2月12日 ——胡草漫 寫這首詩正是新冠狀病毒肺炎流行時期,網路裡有正反兩種聲音,集中的焦點在言論自由度。...
帥小龍 寫:
週三 2月 12, 2020 4:17 pm
純樸吻上女子微紅花顏
風撫髮
霧撩裙
陽光著迷她身姿抖起祟拜影長

她身仰望留白花香浴歌
或起飛相思迷濛訴花葉
聽眾生跪蒼天祈禱喃唱
敝來回動心叩問她心房
陽光本是自然物,竟像人一般著迷;
只求心房被「敲扣」、「扣問」,
都是個人比較喜歡的詩的語句,
其他可以嘗試再精煉些,
或許定期一段時間可以回頭看看過去自己的創作們,
慢慢再優化與淬鍊!

木擇試讀
胡草漫 寫:
週五 2月 07, 2020 4:29 pm
國賊之心,路人皆知!
路人皆知,道路以目!
國賊不死,國難不已!

胡草漫
悼國之英雄李文亮醫生
2020年2月7日星期五
願平安,
我想這一晚很多人是帶著難以言盡的情緒的。

回到文學創作上,
或許從初始的悲憤/吶喊,
可以再次梳理、嘗試再創作更多語句出來!
我很相信詩應該要結合詩人自身的關懷議題,
除了大力呼喊,或許有更多多面展現的方式,
一起讓詩更貼合人心吧!

木擇問好
張雪昆 寫:
週六 2月 08, 2020 10:41 am
努力终有结果



这世界
给辛苦以奖赏
这红尘
给耕耘以果实
这遥望
给思想以经纬
这苦闷
给空白以宇宙


努力
每一步都不会是空
努力
天空在绝境之后
寻鸟者长出翅膀
种花者双肩春色
爱夜者落霞入心
望星者满眸清光


寫詩同時,彷彿也在對自己吶喊。

結構上,
我看到類似心智圖的圖像:
圍繞著「努力终有结果」的核心,
再擴及獎賞/果實等發想。

與詩題相關的「材料」有備齊了!
字句的精鍊度、配合詩的節奏與避免白話,
或許我們一起在多加練習看看 =)

同為預備食材後,苦惱如何適當料理的木擇試讀
胡草漫 寫:
週三 2月 05, 2020 4:06 pm
海生下來
只為一事:
抹平大地。
而大地,
永不低頭。

千軍萬馬
浩浩蕩蕩
此伏彼起
粉身碎骨
在所不惜。

連綿千萬裡
延續百萬紀,
留下的屍體
有千萬億。
這千萬億貝殼
竟不知
為何而戰。
你我都是
這場戰役的逃兵。
「海」算是很常見的主題,
既然常常被拿來做主題,
寫作上更是需要抓住尚未被捕獲過的創新意象,
向胡草漫分享我覺得很有感覺,想交流的詩句:

1、讓海規律性的浪波,變成"抹平大地"的動作,增添互動與海的擬人。
2、千百億的屍體/貝殼 → 除了確切的物件,說不定可以從「數千萬的『』」來進一步增添海與自己的連結也說不定?

木擇問好!
圍繞著「尋」的字詞,
也在一組組的詩句中,
隨思路發散而親身實踐「尋」的動態。

不斷追索與尋找,
也是詩人的天職吧?

木擇問好!
【2020後山文學獎】(109/09/07截止)

https://event.culture.tw/TTCSEC/portal/ ... _locale=tw
http://www.kingcarart.org.tw/?opt=activ ... e=2&id=426

【2020第八屆金車現代詩網路徵文獎 】(109/03/31截止)
https://bhuntr.com/tw/competitions/0187 ... 162219102w

【長庚生物科技109年感恩創作活動】(109/03/21截止)
<瑞雪>/黃木擇

那些潔白的祝福,降臨
空曠的褐色稿紙
蠶食冬季的影子

幸福的話語
消融笑聲、酸澀的汗水
日記筆下圓滿的印子

銀白的筆觸,天空
密集成綿密的散文
害蟲,淹滅在
土地的詩中
1.
斧頭與電線
藏匿每日
浮動的扉頁中

闔上禁書
窗外又是小鬼的
招喚

2.
每個數字顫慄
慘白的臉孔排列
擺出吉祥又平安的陣型

燈亮
開朗的獸搖尾巴
牙齒敲打摩斯密碼
(幾元、幾號、幾賠幾)

3.
滿江的愁容,被載送
南北的山城

回想老鷹急遽盤旋
幢幢一夜,俯衝的
絕望

而牠們,沒有名子如神話
在車廂、在岸口、在螢幕
在我心中
https://files.bountyhunter.co/contest/p ... 4c1a50.jpg

【2020年第三十八屆全球華文學生文學獎】(03/15截止)
【2020第十八屆人間有情關懷癲癇徵文比賽】(109/11/14截止)
http://www.epilepsy.org.tw/ContentAspx/index.aspx
〈蜘蛛三則〉

1.
灑網,在光影的大河中

囚不住時間
捕獲露水幾滴
與陽光的細針

2.
編織野心,過濾世界
篩得蓋亞顫抖、胸膛起伏
與地球的彈奏

被鳥鳴慌張驅回
軌道的靶心

3.
潛伏在街角,掃描
每個匆忙的形影

倚靠晦暗的磚瓦
在社會邊陲
砌自己驕傲的城
1.
風割下嘶吼
海在風景上狂奔

狂舞的細沙沒有
名字,礫石緊靠搖晃的城

2.
泅泳在浪潮
港灣張開靛藍的嘴
嚥下向晚,仍炙熱
渾圓的心臟

3.
我淹沒天空的臉
天空刺醒暴風的眼睛
暴風俯衝

留下一行
魚腥味的草書
1.
風割下嘶吼
海在風景上狂奔

狂舞的細沙沒有
名字,礫石緊靠搖晃的城

2.
泅泳在浪潮
港灣張開靛藍的嘴
嚥下向晚,仍炙熱
渾圓的心臟

3.
我淹沒天空的臉
天空刺醒暴風的眼睛
暴風俯衝

留下一行
魚腥味的草書
〈無悔〉

A段
那天我們遇見
眼神凍結了這世界
青鳥飛來面前
緣分注定連起了線

B段
那天遇見你前
城市孤單不停下墜
命運翩翩起飛
輕輕悄悄打了結

C段
有笑顏 有淚水 有失落 忙碌之間
肩並肩恬靜編織歲月
飛揚喜悅哀傷心碎
多希望能再一回

D段
落葉凋謝催促著時間
斑駁照片模糊你的臉

------

一直覺得文字與音樂是充滿相互支撐的可能性的,
難得有這樣的機會,
花了一些時間感受老師的旋律,
也嘗試寫出對於這首歌的感覺,
彼此交流!

木擇問好!
〈破土三則〉/黃木擇

1.
蟬聲昏睡於
雪地,寧靜的包裹

清薄透明的姓氏
命運攜著風趕來......

2.
一輪夕陽,還沒吶喊
就成悼念的月光
酒杯排列

想念的
幾何咒語

3.
牧人響著鈴聲
苦痛與憂愁
往永恆的大江走去

臉龐結尾雨季
一朵鳳凰,綻放
經文肥沃的土壤
【第四屆周夢蝶詩獎徵文辦法】(109/02/10截止)

https://drive.google.com/drive/folders/ ... AECltOOy7b
1、
馴鹿敲打湖面
濤聲碎成鈴鐺
隕石吻在節日的臉龐

風銷毀檞寄生的灰燼

2、
眼神傾斜流沙
美好的日子、痛苦的日子......

無語流淌
在死去的氣旋中

3、
低頭,以衣冠贖回結界
雲朵拋下心事
默契地離去

一片平靜的池子,如森林日常
「降雨機率 0 ,好天氣」
http://www.kingcarart.org.tw/?opt=activ ... e=2&id=365

【2019第五屆金車奇幻小說獎】(108/12/31截止)
舊人離去,(有時轉身才驚覺)
徒留一人在原來的美好境地,
似乎也漸漸喪失溫度了。

願所有人能夠找到真正屬於自己的棲地

木擇問好
goodmelody 寫:
週日 9月 29, 2019 12:59 am
不願意談愛的人只能擁抱暗夜
在瞳中收藏一輪普普風的月亮

並非詩人
那就加入言者之列
頌兩情相悅的故事
薄荷色的相親
話音之外
也許是空
舞者的心底有愛
傾頹成一座安睡的城池

耕者的汗水潺潺
晨星是一道詼諧的鎖
我講述的白夜可能是因愛
而生
就像當年初初相見
而後匆匆別離
南海黑得深邃
在多年之後
可惜聽者已遠

太陽蛋與鹽
早安近景


傾頹成一座安睡的城池/晨星是一道詼諧的鎖
喜歡這兩句,安插詩句中也有前後接續的感覺!

不知裏頭的"南海"是否有特別限定位置,
或有另外暗示相關人事物遙遠現只思念的方位呢?

木擇問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