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空萬里無雲,出了盆地往北 便是廣袤磽禿的戈壁灘。此時 他還在大唐境內,正駐足觀看 面前的一大片花叢──有隻蜜蜂 在一朵花上爬來爬去,一會兒 又飛去另一朵,無暇顧慮要飛 多遠,才能採集到所需的花粉。 此去西方,他也很少去想跋山 涉水的艱辛,想的更多的卻是 取經的緣起。並不是說他從未 有過絲毫疑惑;千山萬水,既是 空間概念,也是時間概念;遙想 昔日法顯西行之時,已界耳順 之年,十餘載才得以回歸中土; 真心嚮學的人,永不言遲,然而 十餘載可不短,這意味著他的 盛年多半得在異國度過。當然 為了研習原典,這算不得什麼, 何况他早已出家,没多少牽掛。 他發覺中土的典籍疑難不少, 開始還以為是他的學識不...
拾級而上,走進 想望了好一會的涼亭, 喝了幾口水,才感受到海風 是清涼的。 小島上的民居 現在就像被海浪沖積在 一小片沙灘上的白色貝殼。 烈日下的水天 是灰亮還是淺藍, 要看你朝哪邊看。 灰亮的那邊只有波光 閃動的蒼茫海面與天空; 淺藍的那邊則有一灣海峽, 環抱著疊疊青山。 我知道山中有寺院,大佛, 只可惜看不見。 海峽裏漂著一條條白紗, 是往來的渡輪留下的; 有幾條漂向東面的港灣, 那裏邊是維港,熱鬧繁華的所在, 我從那裏來; 青山的西面, 有艘孤單的小船 拖著條細長的白紗 駛向淺藍與灰亮 微茫的交接處, 那是大嶼山的盡頭。 它要去哪裏? 繼續繞著青山 去機場,還是要遠離青山, 駛向灰亮,駛...
通過了安檢之後, 我們步入天安門廣場。 今天 是大晴天, 陽光照在身上, 驅除了些許凜氣。 我們邊走邊看, 雖然不急,卻也沒有到處 流連,因為我們更想去 參觀皇城。 毛主席紀念堂沒開放, 偶有幾個遊人 在圍欄外拍了照便即離開。 相比之下,遠處的人民 大會堂前,有很多人聚集 在背陰的臺階上。 應該不是與會的人吧? 人民英雄紀念碑依舊巍峨, 但我們沒有流連, 徑直走向天安門。 早就聽說 紫禁城内更多 區域會向公眾開放; 我們擦肩走過一處 又一處的人群, 終於來到午門, 卻發現已經停售門票了。 沒奈何, 只好乘坐機動三輪車 去景山公園。 我們在高峻的 城牆下繞行, 呆看著寒水悠悠的護城河, 想像城中...
	潔白桌布上一雙白淨的手
	拿著玻璃杯,杯中裝的是水,
	不是酒;手上淡雅的金手鐲
		有一處缺口;
	她的黑瞳凝視著杯中水的
	清澈,水裏的黑瞳在朦朧中
	凝視她面容的憔悴;好一會,
		她放下水杯。
	窗外淡紫色的天空下,萬家
	燈火開始閃爍。餐廳裏客人
	已經坐了不少──他終於還是
		決定不來了。
	留下來獨自用餐,還是離開?
	就在她猶豫不決之際,酒廊
	那邊傳來了一首經典老歌:
		遲來的春天。
盛夏,正午, 我吃著剛煮好的速食麵; 樓外陽光爍亮, 不時傳來一陣陣嗚嗚聲, 這絕非蟬咽,而是寒冬才會聽到的 風聲。 好像有強颱風就要登陸 東南某省了。 我吃著滾燙的速食麵, 回想幾天前乘車回上海: 天氣陰霾,悶沈沈的,像要下雨, 卻始終都下不下來。 我們在高速公路上 不息的車流中騰挪。 左邊一棟棟灰白的住宅樓和鐵青的辦公樓 緩緩向後移動,然後是大片的廠房; 右邊是農田,在遠方 褪色的黃綠朦朧間, 有幾處人家,接著是幾片荒地。 我們穿過好似麻花的一團高架樞紐, 離市區便不遠了。 經過了一大片齊整如積木的別墅區, 迎來的是一大片狼藉的工地, 裏面伸著十幾隻幾十米高, 在半空伺機攫取的鐵臂; 這都...
八點,朋友在茶餐廳裏等位子, 我在門口徘徊,眯著眼睛 瞥往來的路人,體味剛才 坐車下山帶來的暈眩。 也許只是門前“聚光燈”的影響? 或是剛回港,還未能適應 那過山車式的下墜感覺? 沒人會留意我,不過是另一個 等待中的路人。 夏季又到了,這是她 最忙的日子。 應該剛下課,正趕回家, 很快便會歇息,因為明天又得 早起,而我卻在這千里之外 無所事事,彷徨四顧。 先前看海的時候, 濕熱的風已經讓我 想到了酒。 夜色深沈,當我真的半醉回家, 就知道這又將是個不眠之夜。 我是個有自制力的人, 每次想醉,卻又不能容許自己 真的醉倒,然後一整晚 半夢半醒,尋思今生。 一個人求美,為愉悅耳目,進而 搖蕩心緒,是...
好些天了 我乾燥的口舌 疲緩地吞吐空氣 以免窒息 意識還有 足以跌跌撞撞地 步入衛生間 痛苦地向我這 無謂的人生 做模擬式的告別 不,沒有刺骨的疼痛 而是不可言喻的難受 是肉體劇烈的煩悶 即將爆開,在潰爛 在腐蝕,靈魂 也急慾逃逸 哇,把心中的汙穢吐出 哇,把心中的悔罪吐出 渾身的冷汗浸濕了衣裳 難怪人們說 人體就是一具臭皮囊 有時一個病人 根本就是一具散發著 藥味與惡臭的半屍體 想一想那些整天面對著半行屍 的家人、醫生或護士 好在這些半行屍 多數能復活 怕不怕下地獄? 如果地獄的煎熬 就像嘔吐前那樣的 不可言喻的難受 (還可能更加酸酷) 我怕,非常地後怕
. 教堂的木門躺在陰影中, 呆看著不遠處的一片陽光。 教堂廢棄後,它似乎已經 在這兒待了半輩子。 這就是我的下半生?不會吧? 好在這地方不潮濕,要不然 我很快就會腐朽,在這世上 消逝。 又是個陽光明媚的日子, 一位老人發現了木門, 仔細端詳著,漠然的面容上, 目光閃爍不定。 我是塊木材,這人可能 想用我。只要能離開這地方, 幹甚麼都行。 果然,老人叫人把木門 搬回了家。幾天後,他便在後院 揮起了斧頭劈木門。 看樣子我就要步入人生的 最後階段了,多數木材 都要面對的最終命運: 在火裏獻身。也許 會燒成碳?據說用途不少。 老人用刨子刨木門, 不時地摸一摸,敲一敲, 細細端詳。 這人是個木匠,想把我...
.

江河的水
往低處流
離開山林
湧向近海的城市

積聚的民族
往高處走
離開地面
倚託鋼筋混凝土

暮春的湖邊
笑語錯雜
一連串肥皂泡
帶著斑斕色彩
飄向上漲的湖面

蒼茫的海邊
烈風殷動波瀾
崩浪衝擊岸頭
飛濺無數泡沫

那拍驚堂的手
因時常在權勢的慣性裡
衡平人情
而疲乏無力

高舉火把的她
到人間遊歷
卻在千萬高樓廣廈
的燈火中隱沒
惟有夜深時的一些
不眠者才能認清
她並非女巫
. 辭官歸故里已將近一年了, 農耕生活確實辛苦,不過我 一直都喜歡鄉村,總能找到 其中的種種樂趣。親戚朋友 似乎對我的決定表示理解, 有的還說了些祝願,老婆 偶爾會嘮叨幾句,大致是說 做農民收入少,總不如做官 穩定。我沒有順應世俗的志趣, 葵藿傾葉,物性然也;只要 不用再見到官場上某些人的 嘴臉,生活苦點也值得。暫時 家計還沒什麼困難,少量的積蓄 還能維持一段時間,不過 農耕生活終歸要看天意, 我在南邊開墾的田畝也不知 收成到底會怎樣?對於生活, 我並無奢願,無非是吃飽穿暖, 有茅棟棲身,閒時遠足山林, 或讀書撫琴;沒有美食不要緊, 偶爾能喝兩杯濁酒,與自己的 身影為伴,就會很滿足。其實 辭官...
古希臘神話中,波塞冬和黑帝斯皆為宙斯的兄弟,分別主宰水域和冥界。
. 桀驁自恃的神祇,又一次在海底揮動 他的三叉戟。頓時狂濤升騰,撼天震地。 嘯咤以洩其拗怒,致驚潮湍悍,向海岸奔湧, 越過顫抖的防波堤, 在陸地上席捲而過,掃過田野,掃過村莊,掃過城鎮; 波浪翻滾,汽車翻滾,房屋翻滾,輪船 翻滾。隨波逐浪的,除了沙石樹木,其餘便是人 或人的創造物。是與諸神的爭執,還是對宙斯的不滿? 當怨戾的海水緩慢退卻,空洞的風開始巡遊,掀動掛在 頹垣上的板條、地上狼藉的鐵塊,發出咯吱聲響。它掠過 斷裂的公路、橋樑,眺望遠方仍未熄滅的熊熊烈火, 應和某處尖細的尺八吹奏,目送受脅迫的靈魂進入 令人敬畏的黑帝斯的領土,而裹創的人在零星飄落 的雪花中默默前行,神情略顯困頓,深鬱的眸...
多謝閱讀,也祝您新春愉快!
.

沒有睡意
不均勻的呼吸和香奈兒五號
殘餘的氣味在黑暗中彌漫
背靠著溫軟的身軀,凝視
窗簾邊緣天花上的一條
微弱反光
我腦子裡一片空白
天亮就要分離

沒有陽光
只有雪在窗外紛飛如絮
洗好了碗,抹好了桌子
削好了一個雪梨,一片片
在她慣用的碗裡放好
然後收拾行李

沒有人送行
機場總是遠離市區
我一路發呆,直至收到
她的手機短訊

機艙內的燈光忽然變暗
我凝視落到艙窗上的
純美的雪晶體
逐漸化為
水滴
. 又到了梅雨季節 有一天終於沒下雨,便出去了 可總拍不到好的風景照 稍遠點的地方 看上去已是白茫茫一片 回港之後還會有 電話、短訊、即時聊天 地球的確是變小了 凝情的眼神、可掬的笑容 有照片、視頻保留 既有好的科技 也就無須消耗太多的記憶力 短暫的離別 也就不算甚麽 每日裡上班、下班 股市、房地產 政改方案、匯率制度的改變 耳濡目染之下 這些本來聽起來如同囈語的事 竟也開始覺得切身了。 或許不少人也在經歷 相似的狀態 那其中的苦悶、紛繁 也就不算甚麽 鼻子有點塞, 估計是傷風了 不巧耳垢的老毛病 也在此時發作 連偶能舒懷的音樂也不能聽 清晨還做了個靈魂出竅的夢 是種悲悚的感覺 只是想不起來當...
.
剛擺好籌碼,
他雙手握住盛有熱茶
的杯子,暖一暖手,
松弛一下全身微顫的肌肉。
從酷熱的街上進來,
卻沒想到這華麗
敞亮的大廳裏,
冷氣開得這麽厲害!
不知這一次
紙牌另一面的數字
會不會如他所願?

每一次的抉擇都
令人困惑,後果
當然也是自己承受,
他默然看著艙外灰色天空下
不斷涌動的海浪,
突然想起一幅不知在哪兒
看過的風景照:
夕陽下的海面,或湖面?
平滑如鏡,無比安寜,
那種從遠處
才能看到的靜止的水面。
他的嘴角不禁泛出
一絲苦笑...
倖存者吟
──仿奧爾森

漆黑一片
扭動。麻癢
乾澀的喉嚨
沈默已久
塵土的氣味
依舊。扭動

暮春的落花
大地的震吼
以往的過錯
皆歷歷在目
扭動。一絲光線
也看不到
是黑夜
催眠了萬物?

別睡!在廢墟中
困守,身體的
傷痛怎及得上
心靈的疲倦?
夢,斷續的夢
神志的鴉片
能撫揉疼痛
搐動。透體的飢寒
令我醒覺
這悠長的孤寂
難道是某種永恒?

黑暗突然變得朦朧
生命的呼喚
愛的呼喚
遼遠而清晰
眼皮開始跳動
人聲吟唱贊美詩
搐動。我緩緩
升起,并再生...
.

“別忘了叫你娘打個電話給我!”
這句終於聽明白了
前面一大段竟只聽懂了我的小名
這是我熟悉的聲音
雖略帶口音,卻是我從小聽慣的鄉音
這是我外婆的聲音

十多年沒回去
我哥告訴我說家鄉已經面目全非
曾去過內地一些城市出差
這點倒不難理解
十多年來
終於見到了外面的世界
西半球,南半球
偶而會夢見自己身處以前
如今已不復存在的地方
十多年來
我學習新事物
憧憬新生活
可沒料到我的心
已開始蒙塵

天色已晚
我迎著回家的人群
緩緩走向地鐵站
去上班
班甫

依山的雲霞宛如一匹
又長又寬的金黃色綢緞
我們緩緩駛向班甫
一座座山峰無語旁觀
莊嚴肅穆

天氣清洌,小河
結了冰,沒什麼聲音
我緩緩走向班甫
透過火樹銀花,遙望
長街盡頭更遠處深藍的
雪峰和傍晚深藍的天宇

恍若一只晶瑩閃亮
的巨大貝殼,出現在
魂夢的海底深處
我心無雜念地踱步,只祈願
別在這裡醒來,
也別在這裡睡去,班甫



———————
班甫:位於加拿大境內洛磯山脈的著名旅游勝地。
“壯哉”句與前面“突然有一位魯莽的攀爬者”句形成對比,表現“我”觀感的改變。
.
從我面前一直延伸到
天邊,深且猙獰
我戰戰兢兢地走在
大地的傷口旁
生怕掉進去

突然有一位魯莽的攀爬者
赤裸著上身
走上一座橫出的山崖
我驚訝地看著他一直走到
最邊緣處,然後坐下
坐在這廣大的天地之間
觀賞,沈思

狀哉!無畏的攀登者
我也在觀賞,沈思
有一頭騾鹿在我身後
的樹叢邊,遠遠地看著
我這位游移的
旁觀者
. 入口有些昏暗,沒有進去 繞行至後面,天文台背對著 匍匐延綿的天使之城與晨光 下面的佛蒙特大道穿過遠方 的商業樓群,直上迷濛的半空 無數樓臺在煙塵霧靄中 打著灰色的哈欠 繼續繞行,又來到入口 不遠處懸挂著荷里活 大標牌的李山頭 枕著清澄蔚藍的天幕 上方一輪曉月依然可見 一小時後,回到城中 登上貝弗利中心樓頂 隔著玻璃再次遠眺 格瑞費斯天文台 有如珍珠,平靜地守望 兩片不一樣的天空 ———————— 佛蒙特大道:洛杉磯貫穿南北城區的一條主要街道。 李山頭:聖莫尼卡山的一個山峰,位於洛杉磯格瑞費斯公园內,著名的荷里活大標牌便挂在山峰的南坡上。 貝弗利中心:洛杉磯著名的購物中心。
.
車站外的人群隨冷風蠕動
徘徊,佇立
手中的行李越來越沉重
零雨敲打著身旁的鐵欄杆
一雙雙腳從前方的積水趟過
憔悴的期盼也被淋濕
我不願再仰望
老天陰沉的臉

我曾厭倦城市
曾夢想化作一片雪花
飛越高山和田野
飛去我生長的地方
如今這未曾見著的雪
卻封鎖了我的熱情
封鎖了中國的大地

在寒夜的郊外
一串燈光緩緩移動
像一絲溫暖
劃過冰凍的前路
我雖然疲累飢渴
但並不寂寞
因陪伴我的
有無數無助的心
不久以前,
我也曾這樣對你直視,
那是透過影影綽綽的樓群;
此刻我與你之間,
只隔了一層玻璃
和前方一段不很長的
海岸線。
你又大又圓,臉色橙紅,
傍著岸邊的山丘,
對著大海哼唱。
這雙層巴士的引擎聲
真是令人心煩!
我只能默默看著你
金色的聲線隨波浪流轉。
原來竟是很曲折的
海岸線令你的面容
時隱時現,
最終隱入山丘後方,
只留下水天交接處
的一片裊裊餘音...
你回家了,
我的一天卻開始不久;
當我憑幻想解渴,
藉燈光和詩篇驅散
內心的陰影,
你又在為誰歌唱?
.
車窗外的其他車輛猶如波浪
般爭先恐後,在摩天樓群的峭谷間
起伏。於繁華中等待,舔食金錢
充飢,物欲終令我營養不良。

荒野的天空上偶有鷂隼的蹤影,
一路上,蘆草、野草莓、藍莓的色彩
誘人,但我直覺這樣一個所在
定充滿了泥沼,最好謹慎徐行。

窗外雨潺潺,一雙沉醉的手輕撫
我的臂膀,軟語和燭光陪我度過
平凡的夜晚。暖意正滋補靈魂。

喇叭聲把我從疲倦中驚醒,此處
是海底隧道口,我將要遠赴疑惑
的另一端,且把落寞與惆悵收存。
濟慈還憂慮在他死之前不能
用筆拾盡腦海中的遺穗,而我
卻時常期望心頭這徒剩深色
線條的冬枝會再次萌芽,開花。
平時總在高樓間穿梭,我屢次
把自己想像成一位鄉村騎士:
別錯過那歧路;萬一馬不見了,
如何走出這森林的干霄蔽日?
每逢週末,便有億萬成人觀眾
在觀察與反思如何教育兒童。
歡笑感動之餘,有多少人會問,
或許兒童也能做成人的父親?
座位上的人大都在擺弄手機,
神情變幻之間,偶爾抬頭張望。
換了我,肯定會閉明倒想。總算
我沒穿高跟鞋,沒變成沙丁魚。
立春的煙花炮仗攪斷了春夢,
放縱的雷噪或許驅走了鬼怪,
却沒有迎來春意,來的是曉風
吹拂的雪片,寒光,和舊的無奈。
你睡著睡著,突然伸了個懶腰,
像受了委屈,面容皺了好一會,
然後慢慢鬆弛,歸於平靜;花穗
掉落,失望過後,又夢見了──葡萄。
秋日的樹葉最盛麗,蒼翠之中
蓄洩芸黃,這是充實成熟之表。
冬日的樹枝最倔强,裸形特立,
真我撑拒,渾然不懼來日枯槁。
能見度低也就罷了,空氣中的
焦灼味道實在難堪,舊時倫敦
的霾雾轉世來了中國。我不敢
開窗,竟盼著一場風雨的到來。
.
面前的數字不要搞錯;
手中的筆隨本能擺動。
如蝶的心總飛向未來,
去追尋一個答案,
你承諾過的答案。
睡意在身軀裏沉澱,
令我想起我下沉的聲音
如何送別你遠行的身影。

胸腹間的熱病又開始發作,
四面的燈火在浮動,
你的話語隱現其間。
我的希望隨之游走
在這寂寥的長夜。

對面的紅綠燈不要看錯,
疲憊的雙腿不要思索。
下星期
帶著一陣辛辣掠過我的眼睛,
下星期
我會在漩渦中清除我的迷惑。
. 我不知在這陰冷 的路上走了多久。 很累,胸中隱隱作痛。 偶爾我會停下來做個夢, 夢見溫暖的白天。 卻有只惡犬將我吠醒, 我不敢看它的眼, 怕它咬人。 我雙腳騰空,步子很大, 盡管我使出了全身的氣力, 還是走得很慢。 有位面容模糊的人突然走向我, 對我說了些難聽的話, 我把他摔了個半死, 就像電視裏的職業摔角手一樣。 我何以變得如此力大無窮? 如此 心懷仇恨? 我隱隱覺得 這一切并不是真的。 又見到了那隻亂吠的惡犬, 為何它總不放過我? 或許我該走 另一條路。 我變成了溫室中的仙人掌。 四周的空氣死寂。 我突然發現有朵剛開的 花在看著我, 欲言又止。 我卻在想這碩大建築物 外面的風; 那未隔...
這樣寫或許是因為我受了其他“生活心境小品短文”式的詩作的影響吧,譬如: 降靈節婚禮 The Whitsun Weddings (1) 拉金(Philip Larkin) 那個降靈節,我走得晚,   直到一個晴朗的 星期六下午一點二十分, 我那大半空著的火車才開動。 車窗全關著,坐墊暖暖的, 不再感到倉促了。我們經過 許多房子的後面,穿過一條街, 玻璃窗亮得刺眼,聞到了魚碼頭, 寬闊的河面平平地流開去, 林肯郡在那裡同天和水相接。 整個下午,穿過沈睡在內陸的高溫,   延續好多英哩, 火車開開停停,緩慢地畫一條南下的弧線。 開過了大農場,影子小小的牛群, 浮著工業廢品的運河, 罕見的暖房一閃而過...
. 雖然閉了氣,又苦 又鹹的海水還是湧進了 鼻腔。吐這苦水真是 難受!回想起之前艾倫 從水中爬上船時流鼻涕 的樣子,不再覺得可笑。 “記著並攏雙膝,別刻意 拉扯拖繩手柄,不行便得 放手,准備!”教練在前面船上 吆喝。我在水中被船扯動, 終於站起身,卻保持不了平衡, 松手,嘩啦!又一次 臉朝下栽進水裡。 救生衣的設計真好,即使 俯臥向下頭仍可以 伸出水面。但這樣 並不舒服,憋足了 勁一扭腰,終於 四腳朝天。就這樣躺 一會,閉上眼,讓救生衣 托著我,全身放松, 幾秒鐘也好。 “得去學游泳,下次 便不會如此辛苦!” 我有意識地碰一碰 疼了幾天的腰,然後 看著鏡子裡自己的 酒糟鼻子。“怎麼上船後 竟忘...
我在黃昏中游蕩
地上我的影子
亦步亦趨
又一輛雙層巴士掠過我身旁
駛到我前面

遠處工地的打樁聲漸近
人行道開始有節奏地振動
我走向工地旁的一排花店
震耳欲聾

無數鮮花
給玻璃紙卷著
含苞欲放
擠作一團又一團

打樁聲漸遠
我走向一堵高牆
我的影子掠過我身旁
走到我前面
很多譯詩愛好者都喜歡翻譯中國古典詩詞,一是對現有的譯本不滿意(尤其老外那些),一是想鍛煉自己的英語表達能力。我也不例外,只是後來翻譯的經驗多了,越來越覺得文學翻譯應該將外語譯為母語才好,畢竟外語學得再好,也不如運用母語得心應手。我這些詩詞英譯大多是十年前的東西,如今回頭看看,還真對當時的譯法感到驚訝,如果我現在來譯,無論形式,遣詞造句,必定會保守些。這裡選了一部分還能見人的貼出來,就當留個紀念吧。 飲馬長城窟行 漢樂府 青青河畔草,綿綿思遠道。 遠道不可思,宿昔夢見之。 夢見在我傍,忽覺在他鄉。 他鄉各異縣,展轉不相見。 枯桑知天風,海水知天寒, 入門各自媚,誰肯相為言! 客從遠方來,遺我雙...

瓦倫丁

獄城信力百年身,難得芳心一片真。
絕筆成仁應不憾,留傳天下有情人。


歲晏還鄉即事

漠漠陰雲淡淡風,故園獨步暮寒濃。
湖邊枯葦聽戲曲,亭外老耆看柏松。
目亂追尋樓店密,心焦回信客車壅。
卅年同學終相聚,浮白三觴憶舊容。


按:
瓦倫丁:西方有瓦倫丁日紀念殉道聖徒,後演變為情人節。

故園:指南昌八一公園,筆者兒時曾在左近居住。
又轉過兩個山頭
終於看到了
遠處的青馬大橋
隱隱約約
車輛,輪船
在無聲地
移動

數聲鳥叫
引來一陣春風
四處飄落綠葉和花瓣
芭蕉的香氣
彌漫

漸漸下山
當年的村民為了趕集
今日的山行者
為了回歸
塵囂

注:

元荃古道連接元朗及荃灣(香港新界西部的兩個地方),是昔日居民往返兩地的必經之路,他們必須沿這古道把農作物運往荃灣的市集以換取日用品。

青馬大橋是世界最長的行車、鐵路兩用吊橋,乃連接大嶼山、香港國際機場與市區的主要行車通道。
數年前賀北美華人文學社古詩詞比賽所作:

雨收屣履出亭臺,西望煙銷海面開。
襟帶迎風擁落日,翩翩秋葉帶愁來。


秋葉先生原玉:
和平岛上设擂台, 游子行吟荆路开。
奋斗求存多血泪, 苦中谋乐踏歌来。
戴玨 譯 35. 沒人認識這朵小玫瑰 沒人認識這朵小玫瑰── 它可能會去朝聖, 要不是我從路上把它摘走, 在你面前敬奉。 只有蜜蜂會想念它── 只有蝴蝶, 會匆匆地遠道而來── 在它懷裡安歇── 只有鳥兒會錯愕── 只有微風會嘆息── 啊,小玫瑰──像你這樣的, 死去是多麼容易! 67. 成功最甜美 從未取得過成功的人 認為成功最甜美。 經歷了最痛的逆境才能 體會瓊漿的滋味。 這紫色的大軍今天 雖奪取了戰旗, 卻沒一個人能說清楚 獲勝的定義。 他被擊敗了──生命垂危── 受阻隔的耳朵卻聽到 遠處突然響起了痛苦清晰的 勝利曲調。 254. “希望”是有羽毛的生物 “希望”是有羽毛的生物── 棲息...
寒風又奏起了怨曲;
愛的渴望
卻不曾冬眠,
在蕭疏的林間不時起舞。
不久前的一場山火,
把一半山頭燒成了焦土,
但第一場雪的降落,
會覆蓋一切。
在那素色世界
回憶青蔥歲月,
夢想花季的來臨,
需要更淡定的夜曲演奏者。
風兒呀,你能否勝任?
堪培拉的夏日

十二月,
我穿著汗衫
和短褲,坐在嗡嗡的
音樂聲中,
呆看著面前
啤酒的泡沫,
回想遠方
黃昏中的積雪。

按:
堪培拉:澳洲的首都。
路易·辛普森(Louis Simpson)1923年生於牙買加。他17歲移民美國,在哥倫比亞大學念書,二戰時加入101空降師在歐洲服役。戰後他在哥倫比亞及巴黎大學繼續學業。其間他曾在紐約一間出版社任編輯,獲得哥大博士學位之後,先後任教於哥大,柏克萊加州大學和紐約州立大學石溪分校。辛普森出版了超過17本詩集,包括贏得普立茲獎的《在空曠大路的盡頭,詩作》(1963)。 [url=http://edgar_dive2007.mysinablog.com/resserver.php?blogId=47408&resource=2256511-louis-simpson-1.jpg] [img]http...
謝閱讀。隱喻不多,象徵卻是有的。
夏夜

我聽見雨點痛擊地面的喧囂,
聽見悶雷在夜空中隱隱作響,
地上的積水泛濫,
不知流向何方。
原來這便是
漫長夏季的開始。

我想起街口曾經盛放的洋紫荊,
想起女生們的笑語曾在樹下飄過,
還有那春風與晨光的氣味,
然而下午的炎熱告訴我,
現在已經是
漫長夏季的開始。

這驟雨之後會有些陰涼,
那也不錯;還有夜一貫的沉默,
偶爾露面的月亮;游蕩的星
或許會陪伴我的心思飄泊。
原來這便是
漫長夏季的開始。

按:
洋紫荊是香港常見的樹木,花開得很密(有點像櫻花樹),一般三、四月就謝了,但有少數能堅持到六月。
無眠

喉舌時有難,茹痛對微光。
眾生還寂默,尋夢在四方。


蒲公英

少年喜陟卓,而今落磽確。
春風不與便,秋水來灑濯。
詩歌在抒情、議論之餘,還可以很有趣味。就敍事詩而言,一方面是說故事有趣,另一方面則是說描寫生動有趣,譬如陸游《阿姥》寫阿姥趕著下湖祈神的興奮心情,又如杜甫《遭田父泥飲美嚴中丞》對豪爽而又殷勤好客的田父的詼諧描寫。此外,詩“趣”還可指情趣,理趣,風趣等。例子有歐陽脩《南歌子∙鳳髻金泥帶》的情趣,辛棄疾《卜算子∙齒落》的自嘲,蘇軾《題西林壁》的理趣和杜牧《過華清宮》其一的諷喻等等。 英語文學不乏機智幽默之士,有“趣”的詩自然也不少,以下便是我譯的一組: Epigram Engraved on the Collar of a Dog Which I Gave to His Royal Highn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