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你的建議
我也很希望我能寫出長篇作品xD
出版不知道能不能奢求
但我會努力寫的
謝謝
這是我的一個小小嘗試
謝謝你的回饋:D
刻劃不足跟篇幅太短似乎是我寫作上一直以來的問題
跟平常個性有關,也可能跟寫作時間緊湊有關.....
感謝你的提醒~~~~我再想想看要怎麼辦
<audio controls="controls" style="display: none;"></audio> 失蹤 不知你從何處,得知我失蹤的消息,你竟著急如鍋上螞蟻。 失蹤的我,自己也不知道能不能回來,卻心感不解,我這人從不對你好,甚至平日裡,連一點點的微笑也不施予你,你的焦心,倒是讓我受寵若驚了。 一發現我失蹤,你便不顧一切地,四處搜尋我的下落。 但三個月過去了,一切無消無息。 這是當然啦,連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哪呢,你又怎麼可能找得到呢? 倒是某天的大雨中,我看見了報紙上的尋人啟事,在路上被行人踩踏著的,我的臉,濕漉漉的一片。 我並不感到痛,只感到你尋找無功的憤怒與無助鋪天蓋地。...
給那位已經死會的人 也許是有點遲了,因為我自己也很晚才發現,自己不愛你的肉體卻愛上你的靈魂。 我們的興趣相投,跟你聊天,總有聊不完的話題。原本我只是喜歡你朋友一般的陪伴,喜歡和你聊天時,放鬆自在的感覺。 但我是自私的,我喜歡有你陪伴,卻不想付出感情,在我心裡,自私的以男女之間存在友誼來當作藉口。也許你也感受到了,我在聊天過程中明示暗示我不可能愛上你,原因你大概也猜到了,很膚淺,是因為外表。現在想想覺得自己很過分,明知道你可能會受傷,卻視而不見。 當時我怕你愛上我,有時說話內容便處處語帶保留,這雖是我的習慣,但我卻在你試圖想與我交心,更了解我時,讓這個習慣變本加厲。我想,你可能也意識到了這點,...
<城市生活>

生活在城市
心情瑣碎
思緒分散
沒有安全感
每一條都是路
卻找不到方向
只有訊息橫衝直撞 莫名其妙

生活在城市
人們心靈脆弱
如漂浮在大海
卻沒有根
只能隨波漂蕩

生活在城市
人與人充滿連結
卻又無所適從的毫無關係
拉不住任何人的手
無法自救 亦救不了任何人

生活在城市
冷漠是氧氣
夢想是奢求
夜晚睡不著
只好再喝一杯咖啡
獨自抱著自己 失眠
隔天 繼續扮演 稱職的城市人
謝謝兩位版主的指點
再接再厲囉
月亮開出的花朵
嬌豔而明媚
如芙蓉少女
卻生於蠻荒之地
旭日東昇、夕日落海
五十年如一日
未竟之嫣紅綻放
終沉默

欲凋之花 攀於枯石
石裂土崩 則亡

遠方 山水林木朝她揮手
山是一尊微笑的假面佛
風嘯如虎 仍面色不改
林木枝葉嫩綠 養花護卉
山泉奔落 如多年白髮
日月映照 花之舞
如詩 如醉
一切盡在 不言中
多謝版主指點~~~
目前我好像還是做不到細膩鋪陳
是表示要再描寫多一點細節的意思嗎?
還是有其他方法??
謝謝
吃貨 廚房的冰箱被她翻的亂七八糟。 今晚,她又失控了。繼晚上六點多吃完便當後,不到九點,她就想大開吃戒。倒不是因為餓,而只是純粹想吃,這才是真正讓所有減肥同胞跨越不了的困難。因此,她從不相信減重醫生說藥物可以讓她降低飢餓感、減少食量,因為她知道,自己並不是因為餓才想吃東西的。 晚餐後禁食的戒律是減重醫生訂的,但規則是用來打破的。 在翻完冰箱,把能塞進嘴裡的東西都吃完後,她繼續任由心中想吃東西的衝動阻斷理智,騎車前往附近的夜市。 滷味、雞排、珍奶、燒烤……,不顧其他人有意無意、吃驚地盯著她,她不停地,一樣一樣地,把各種食物塞進口中,心滿意足的大吃特吃。 「明天早上大概體重又要上升了吧?」她邊吃邊...
因為無法在網路上找到全文 因此只能譯前面幾段 希望有人能提供完整原文 謝謝 《Friendship》 Emerson 《論友誼》 愛默生 We have a great deal more kindness than is ever spoken. Maugre all the selfishness that chills like east winds the world, the whole human family is bathed with an element of love like a fine ether. How many persons we meet in house...
Black Butterfly 黑蝴蝶 Black butterflies suddenly appear. 黑蝶飄忽乍現 Beating the wings in the air. 於空中拍翅 I am dreaming, not aware. 在我半夢半醒之際 Shadows darkens the atmosphere. 黑影瞬間壟罩 Bad dream awakens me. 惡夢驚醒了我 Beating sounds encircle me 黑蝶拍翅聲圍繞四周 I couldn’t help but fear. 我無法克制自己的恐懼 Seeing black butterflies ...
老師,
想將帳號名稱從"陳語鈴"改為"陳翊寧"<audio controls="controls" style="display: none;"></audio>
謝謝。

<audio controls="controls" style="display: none;"></audio>
我沒有辦法解釋原因。
夜半醒來,四處除一片漆黑,是一片靜寂的沉默。
為何每次醒來,景象都如出一轍呢?
一切潰散的無聲無息,洪水來了,大浪擊打我的身軀,要吞噬我。
我奮力逃離,彷彿一切與我毫不相干。
在逃亡的路上,我感到孤獨極了,好像不斷的在丟棄記憶,一個碎片一個碎片慢慢地丟,直到什麼也不剩。
當我再也走不動,我躺下想了很久很久。
我一直以為逃離的方向是黎明。但,黎明真的會來嗎?
周圍的洪流再度激烈起來,這次,我走的是條狹窄又不熟悉的路。
突然,我看到一陣模糊的光。
我開始聽見了聲音,金屬摩擦的聲音。
靈魂逐漸抽離身體,我聽見了自己身體被用力拍擊。
看見光明的時刻,我終於忍不住,嚎啕大哭起來。
偶然 三十歲,對女人來說代表什麼? 是開心邁向新的人生階段? 還是緬懷青春,為了初老而傷感? 對侯依婷本人來說,三十歲也許並不代表什麼。 但對侯依婷的母親來說,卻並非如此。 「什麼?你要我去相親?」侯依婷聽了母親的話,忍不住揚高了嗓音。 「有什麼奇怪的嗎?都三十歲的人了,沒對象去相親很正常啊!」侯母一臉平靜的說。 「媽,不是我要說你,這種事你怎能沒問我就替我答應呢?」 「我如果問你,你會同意嗎?」 「當然不會啊,我的人生很圓滿,根本不需要相親。」 「你看你說這是什麼話,什麼叫人生很圓滿,我跟你說,女人不能只有工作,總是要結婚的。」 「媽,現在都什麼年代了,你還有那種傳統女大當嫁的思想,你看看我...
昨天讀了郭強生教授的書《何不認真來悲傷》,令我印象深刻的其中一部分就是郭教授談到父親與學生的關係。學生在學位拿到前和老師情同父子,卻在學位拿到後對老師不聞不問。另外,郭教授也提到自己對待學生十分用心,即使在自己照顧父母身心俱疲時,都不忘要認真上課的情況。 自己畢業後也曾經當了一年的老師,我可以體會,老師對學生的期待和愛,遇到資質好的學生,會不停地想教更多,對於他們閃亮的未來有種期待,期待學生能青出於藍,甚至會想像著他們長大後的樣子,對於資質不好的學生,就會像母親一樣,課後留下來加課,多鼓勵多開導。 但現實的情況是,大部分學生都是屬於接受的一方,尤其到大學和研究所,老師和學生之間似乎真的有利益關...
她不是多話的人。 有時她十分疑惑,為什麼有些人總會有那麼多話要講?而說話,又到底是為了什麼? 有時她還會想,一個人從生到死,到底要講多少話?但想這個問題比自己說話還麻煩,所以最後總是打消念頭。 她不是多話的人,但正確來形容,應該說她自出生後就很少說過話。倒不是因為她是啞巴,或語言發展遲緩。在別人認為她是啞巴時,只有她心裡最清楚,她不說話僅僅是因為不想開口。 害羞,是她小時候不說話的其中一個原因,但對現在的她來說已經不是主要原因。在大人的世界裡,人們多半認為,說話等於社交,一個人若是不愛說話,那麼極有可能會被社會淘汰。 但真是如此嗎?現在的她還是不覺得說話是交朋友的必備條件。事實上,她有很多朋友...

The Box
What is interesting inside the box?
Keep you staying there for so long.
Is it fear?Is it unconfidence?
It's time to go out.
Let the light come in.
Let the sun shine over the shadow.
Get out of the box.Get rid of the box.
And you will find,
Beautiful things are waiting for you.
我們迷失在
日復一日的日常
只記得應該要生存

但我們想不起 我們是誰
應該是誰 渴望成為誰

但我們仍活著
呼吸並等待死亡

我們微笑、工作、生活
但我們不是什麼。
不是肩負大任的人
也不是改變世界的英雄

偶而我們會夢到
自己是舞台上的主角
醒來後笑一笑或是忘記
繼續日常生活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我們微笑、工作、生活
告訴自己平凡是福

活著是最大的幸福
即使是這樣活著
謝謝版主給的意見
十分珍貴
多謝兩位版主的評語
其實我也有些羨慕主角~
畢竟
在真實世界裡
大多數人是靠自己走過去的。
多謝兩位版主的評語
其實我也有些羨慕主角~
畢竟
在真實世界裡
大多數人是靠自己走過去的。
   突然我的身體竄過一陣顫動。    我再度隱約感到,在我教室座位斜後方的那群人,似乎正在竊竊私語著什麼。對於這些碎語,我雖然敏銳,但那些內容我永遠只能好奇而無法知曉,無論他們所談的是關於他人或是...關於我的。    像我這種因為父親工作關係而時常轉學的學生,有時候,在完全不熟悉的班級裡,我反而覺得自在,可以遇見新的人,新的事物,關係亦可自行決定深淺,毫無壓力。    偏偏,今年父親宣布為了能讓我的學校生活更穩定,他將回歸內勤工作,不再調動。於是,當我在這已經度過蜜月期,不像一開始大家都維持友善笑臉的班級裡,我和同學們之間的關係,早已連互看一眼,都顯得多餘。    在我心中,是有自知之明...
   突然我的身體竄過一陣顫動。    我再度隱約感到,在我教室座位斜後方的那群人,似乎正在竊竊私語著什麼。對於這些碎語,我雖然敏銳,但那些內容我永遠只能好奇而無法知曉,無論他們所談的是關於他人或是...關於我的。    像我這種因為父親工作關係而時常轉學的學生,有時候,在完全不熟悉的班級裡,我反而覺得自在,可以遇見新的人,新的事物,關係亦可自行決定深淺,毫無壓力。    偏偏,今年父親宣布為了能讓我的學校生活更穩定,他將回歸內勤工作,不再調動。於是,當我在這已經度過蜜月期,不像一開始大家都維持友善笑臉的班級裡,我和同學們之間的關係,早已連互看一眼,都顯得多餘。    在我心中,是有自知之明...
的確這個故事的主角如版主所說
並沒有大奸大惡,也非英雄
我是想以一個在大家的世界觀中
比較不會去注意到的角度來書寫小人物的故事
雖說是按照真實事件改寫
但真實世界中大多數人其實會認為南韓才是正義的一方
觀看角度不同,了解不同,想法也會跟著改變。

感謝版主的點評。
如果可以的話,也許可以告訴我一些缺點。
讓我可以把它改得更好
謝謝。
的確這個故事的主角如版主所說
並沒有大奸大惡,也非英雄
我是想以一個在大家的世界觀中
比較不會去注意到的角度來書寫小人物的故事
雖說是按照真實事件改寫
但真實世界中大多數人其實會認為南韓才是正義的一方
觀看角度不同,了解不同,想法也會跟著改變。

感謝版主的點評。
如果可以的話,也許可以告訴我一些缺點。
讓我可以把它改得更好
謝謝。
凡是到海洋之中尋找樂趣者,將會到地獄打發時間。----十八世紀格言 伊薩私人海誌 2010.12.24 今天天氣還算晴朗。但聽伯特說,下午要開始變天了。其他人都開始進行準備工作,我也是。雖然我算是這艘海盜船的新水手,尚在適應階段,不應負擔太重的工作,但在這一片茫茫的汪洋中,套句伯特的話來說,人的命是不分新手老手的,船就是水手的命,而把船維持好就是水手永遠不變的使命。 水手的工作中,目前還不太能適應的是爬高。尤其我被分配到船帆區,裡面有一堆如蜘蛛網般的繩索,令人頭昏眼花的無法分辨。我時常必須沿著繩索爬到船桅,把和桅帆相連的繩子,打上堅固的結,或是聽從指示拉扯帆索,改變帆篷的方向,讓船能順風而行。...
凡是到海洋之中尋找樂趣者,將會到地獄打發時間。----十八世紀格言 伊薩私人海誌 2010.12.24 今天天氣還算晴朗。但聽伯特說,下午要開始變天了。其他人都開始進行準備工作,我也是。雖然我算是這艘海盜船的新水手,尚在適應階段,不應負擔太重的工作,但在這一片茫茫的汪洋中,套句伯特的話來說,人的命是不分新手老手的,船就是水手的命,而把船維持好就是水手永遠不變的使命。 水手的工作中,目前還不太能適應的是爬高。尤其我被分配到船帆區,裡面有一堆如蜘蛛網般的繩索,令人頭昏眼花的無法分辨。我時常必須沿著繩索爬到船桅,把和桅帆相連的繩子,打上堅固的結,或是聽從指示拉扯帆索,改變帆篷的方向,讓船能順風而行。...
輕輕一嘆
寂寞便把我吹得沒有退路了
眼前是一片寂寥的雨
輕輕落下 我那溼透的哀愁

雨中 往日的微笑
悄悄飄落一地
但我始終看不清
那是惡意 抑或是善意

寂寞 一場朦朧的雨
一場被雨淋濕的夢
夢會在甦醒後結束
寂寞不會
一整夜
失眠 是無法夢到你的魔咒
清醒隨著音響播放的流行樂曲
搖滾著
深夜的個人演唱會 是分手後的特權
而我獨自傾聽
那震耳欲聾的寂寞
今日將這首修改
盡量去掉贅字
妙觀逸想的部分
亦有試圖增減
希望有比較好~~
感謝解惑喔~~^^
心若是空了
大概看到的也都是空洞無趣的
挺好奇為何詩名是<右傾>?
有什麼特別的用意嗎?

問好:D
特別喜歡第一段的前兩句
感覺十分生動有趣

問好文友:D
大家好
最近有空,修改了這篇小說的結局
希望這是個更圓滿成熟的結尾
希望大家喜歡:D
感謝兩位版主的點評~~
:D
感謝兩位版主的點評~~
:D
大家好
最近有空把這篇英文小說的結局給改了
希望這是個更加成熟的結局
英詩的部分是應劇情需要
寫的不是太好
請大家多包涵
或是可以給我一些意見
感謝大家!
那夜之後,明川總想,他和劉宇的關係,少了籃球,終究免不了成為平行線的命運。 明川的情緒莫名消沉了一陣子。但他分不清,自己的消沉,究竟是因為不希望劉宇對他失望,還是因為感嘆自己無法像劉宇,對籃球始終執著。為了不讓自己沉浸在想不明白的思緒中,明川反常的拼命埋首學生會的工作,連平常最愛叨念他的魏杉,也好一陣子沒聽見他的碎碎念。 就這樣,時間過了半年,劉宇沒再來找過明川,明川也盡量不再踏足籃球館。在明川反常的拼命工作之下,學生會的活動皆辦得十分成功。 明川享受著完美工作成果所帶來的,眾人的信賴和欽佩。這讓他想起,過去在籃球場上,和隊友互信互助,還有被稱讚是難得一見的籃球天才時的那種感覺,十分類似。 只...
我很喜歡這篇文的感情意境~~
使人回味再三~~
問好^^
這篇是舊文了,當時是希望寫成類似童話的感覺,同時給閱讀者有趣,會心一笑的感受。 希望文友喜歡。^^ 有隻古代貓穿越時空,來到了現代。她是一隻喜歡吃魚,討厭吃老鼠的貓。 有隻現代貓問她:「我還以為古代貓都喜歡吃老鼠,你卻喜歡吃魚? 」 古代貓疑惑的說:「誰說古代的貓就喜歡吃老鼠?不然你說說現代的貓都吃些什麼?」 現代貓篤定的回答道: 「當然是喝牛奶,還有配飼料啊,不僅是這樣,現代貓還會上寵物店去給人家按摩跟洗澡呢!!!你來到現代真是來對了,古代貓就沒有這種好運氣享受吧!!!古代貓都在做些什麼呢? 」 「也沒特別做什麼啊,就是在主人無聊時,陪他們說說話,在他們忙碌時,自己到處跑跑跳跳,偶爾追追蝴蝶...
這篇是舊文了,當時是希望寫成類似童話的感覺,同時給閱讀者有趣,會心一笑的感受。 希望文友喜歡。^^ 有隻古代貓穿越時空,來到了現代。她是一隻喜歡吃魚,討厭吃老鼠的貓。 有隻現代貓問她:「我還以為古代貓都喜歡吃老鼠,你卻喜歡吃魚? 」 古代貓疑惑的說:「誰說古代的貓就喜歡吃老鼠?不然你說說現代的貓都吃些什麼?」 現代貓篤定的回答道: 「當然是喝牛奶,還有配飼料啊,不僅是這樣,現代貓還會上寵物店去給人家按摩跟洗澡呢!!!你來到現代真是來對了,古代貓就沒有這種好運氣享受吧!!!古代貓都在做些什麼呢? 」 「也沒特別做什麼啊,就是在主人無聊時,陪他們說說話,在他們忙碌時,自己到處跑跑跳跳,偶爾追追蝴蝶...
多謝版主點評~~^^
光藍的海水
盈滿雙眼

白色的浪花
沿著海岸線
頑皮地追逐、奔跑、嬉戲

輕輕又悄悄的
浪襲、浪退
靜靜地沖走 要放棄的生活

海水擁抱著
冰冰涼涼 安安靜靜
彷彿從整個世界抽離

夕陽 在海面上
灑下點點碎金
蔓延著 親吻

此刻 沒有任何信仰
只有風
昏黃的天色
及那一大片 無盡閃爍的光藍
母親曾說:「如果這個世界上每個人都有一張財務成績單,那麼明蕙的這張成績單,鐵定是不及格。」 父親聽了哈哈大笑,說真是知女莫若母。明蕙聽了父親電話轉述,只是難為情的笑了笑,不忘提醒父親,可別讓媽媽知道她前幾天又買了今年最流行的真皮高跟鞋。 這天下班,明蕙吃完晚餐,習慣性的在晚餐後逛精品百貨。 百貨公司裡各處陳列著五花八門的精緻商品。明蕙身穿今夏最流行的上白下黑長洋裝,腳踏剛入手的白色真皮高跟鞋,如花蝴蝶一般穿梭在各專櫃間。她今晚的目標是找一款能與她身上行頭相稱的包包。 明蕙刻意越過平時常逛的一樓化妝品專櫃,忽略身旁專櫃小姐親切的招呼,直接走向樓上賣包包的專櫃。只是,逛了二、三、四樓,穿著高跟鞋的...
母親曾說:「如果這個世界上每個人都有一張財務成績單,那麼明蕙的這張成績單,鐵定是不及格。」 父親聽了哈哈大笑,說真是知女莫若母。明蕙聽了父親電話轉述,只是難為情的笑了笑,不忘提醒父親,可別讓媽媽知道她前幾天又買了今年最流行的真皮高跟鞋。 這天下班,明蕙吃完晚餐,習慣性的在晚餐後逛精品百貨。 百貨公司裡各處陳列著五花八門的精緻商品,明蕙身穿今夏最流行的上白下黑長洋裝,腳踏剛入手的白色真皮高跟鞋,如花蝴蝶一般穿梭在各專櫃間。她今晚的目標是找一款能與她身上行頭相稱的包包。 明蕙刻意越過平時常逛的一樓化妝品專櫃,忽略身旁專櫃小姐親切的招呼,直接走向樓上賣包包的專櫃。只是,逛了二、三、四樓,穿著高跟鞋的...
在我最叛逆的那段歲月,我曾經痛恨我爸。 國中時,數學學不好,爸爸試圖教我,我卻還是學不好,他總是會沒耐性的對我大吼大叫,甚至打我。高中時扭傷腳,騎腳踏車會痛,他卻一直堅持不願載我,要我騎腳踏車上學,我倆因而時常大吵。 我很憤怒,覺得爸爸是不講理的人。 他動作慢,本來就慢。只是不知從何時開始,變得更慢了。他回話也慢,時常問他一句,他要過好幾秒才回答,回答的內容還不一定是我想聽的。 少年時代的我,時常頂嘴惹他生氣,而他總是氣到手抖個不停,連甩我巴掌時,手停在我臉上都還不停地抖動。 媽媽總是站在爸爸那邊,每次我惹爸爸生氣,媽媽總要我別再沒大沒小了,讓我少說一些,別惹爸爸生氣。 但其實,叛逆的我,表面...
從一開始,他們的目標就是她。 那是在一個有點陰暗的KTV裡,有著奇特燥熱的夏日夜晚。 一群人狂歡著。 去年的5月13日,廖耿如那天晚到了。其實她本來不是很想出席。同學會前告白失敗,加上之後孟浩軒突如其來的告白,連續幾天,她都無法好好整理思緒,陷入極度的低潮之中。 要不是吳守敬學長硬邀她,說今天的場子有許多軍警職的學長姐以及會有藝人來到現場,而且還有驚喜,她實在是不想出門。 這天她穿得十分隨便,一件T恤加上一件喇叭褲,一進到包廂,就把自己當隱形人一般的躲到角落。 要不是吳守敬學長熱烈地介紹她,她是絕對不會主動對大家說話的。 就在她不情不願的自我介紹時,她注意到,幾個男人因為幾杯黃湯下肚,看著她的...
可以用論壇訊息聯絡喜菡老師請她刪文~~
來到廖耿如家門口的吳守敬與柯梓慧分別有些不知所措。 吳守敬的不知所措來自於剛剛廖耿如在電話中歇斯底里的表現,而柯梓慧則是發現吳守敬要去的地方居然是廖耿如的住處。 直到剛剛之前,柯梓慧從不知曉,原來吳守敬與廖耿如認識。 柯梓慧長按一下門鈴,無人應答。吳守敬推了門,門居然沒有鎖。柯梓慧和吳守敬互看一眼,推開門走了進去。 只是一進屋,柯梓慧和吳守敬都嚇傻了。 這不該是廖耿如住處的樣子,幾乎所有的東西通通被丟在地上。地上甚至到處都是玻璃碎片,看來…是有人砸了廖耿如的住處。 「耿如…」看到這場景,柯梓慧不自覺的低喊一聲…。吳守敬此時驚訝地轉頭看了柯梓慧一眼。 沒時間和精神回應吳守敬眼中的疑問,柯梓慧逕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