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如此,感謝感謝。
曾以為自己也是騎士
終能拯救一些神話裡
高貴的女性;
但如今,傳說有惡龍的峽谷中
只剩下浮雲
栽種著自身的影子,偶爾有熊出沒
但我卻也已不再是
驅犬放火的獵戶。

我只是騎車經過
稜線下方
在所有傳說視角都無能
視及的位置
嘗試將雪點燃
企圖蒸發悲傷
並建立一個碉堡,固守自己曾經堅信而
微小的期望。

然後雲都離開了
山都還在
凝視深谷才發現
原來惡龍連瞅你都懶。

長跪的女性,假面的騎士。

曾以為自己要越嶺
攀山才能親眼見證最遙遠的距離
才驚覺浮雲們都不說話--它們默默
在山的斜坡上栽種著倒影
並深知其將永不發芽。
英雄的個性與命運是悲劇的必然。
伊人如斯。
畫面很好。
「珊鱼」是什麼?
我指的是現實的定義或意像本體。
與前詩同,第三段的「轉」,語言上太用力,刻痕一深匠氣就重。
第三段再斟酌。

第四段好。
家書總是叨絮。
愛字的引號不如去之。
前段有一些亮點,但「樂讚」二字為敗筆。

題目也可再斟酌。
我個人覺得有些字可去,如:

「春天燃烧过一次
 烧出满山白瓷质的梨花」

前句已有「燒」字,次句之「燒」無更多的意義或可能,就乾脆點不需再出現。
作品本身的反思氛圍足夠。
但怎麼呢?感覺只說出了火堆的餘溫。
話說得太白,或者說解釋太多。

比如:

「這裡不沉重
 但冰冷與孤寂似乎無限延伸直至
 永恆」

其實「無限延伸」基本上就已經等於「永恆」了,多加了這一個解釋,累贅之外,其他不言而喻或可能的想像空間就不見了。
平穩。但無特別亮點。

適合一起沉默地坐一陣子的作品。
浮水換氣,領航鯨發現極光正如
騰龍的形狀。

遭難的鯨群自疲憊的洋流
向不存在的神
祈求著擱淺。

如何化身火炬呢?
牠們在彼此的心中竊竊私論
期盼光終將探入
尚未黎明的海溝。

但深淵裡只有倒影的極光
如龍般明滅
且偶然地出沒。
使用比較流暢的口語,但贅字還是頗多,口語的運用和精鍊的字詞間要如何取得平衡,或許是可以再思考的地方。
在通過電話的夢裡
才知曉,自己
已離開豢養彼此的棲地。

只有你知道
我是如何不擅遷徙的候鳥。

季節更迭,始曉終昏
蛙仍無法辨別
井中泉水的溫度。

但已離開了。此後的夢裡
已讀的訊息滋生
該怎樣回到
曾經,彼此豢養著
彼此的棲地?
身陷一場倒退的流行,但我 並不介意-- 用直白的語言與冷眼 重回八零年代的島,和上世紀的市警局 人人都能撿到槍或拿起筆 反正暗門後 第三方支付都能成熟地執勤。 我們有著相似的肚臍 和彼此絕交的揪結 太大的衣服、過小的城市 鬆垮的皮膚、緊縮的愛情 諸如一些宿醉的人 終於看懂了新聞 並呵呵嘲笑曾經清醒的自己。 我並不介意觀賞 新世紀竄起了沒有福音的脫口秀 真愛沒有界限 全能的神,負責地創造了性交與審判 快樂與燦爛的憂懼 但是人們的生死 仍需附上政府上個會期 卡關的法定證明。 那是個生命 如何富足的年代? 當颱風就在遠方。 倒灌的海水再度波瀾萬丈 流行也一併倒退 於是燈紅了,酒也綠了 全世界都在中心...
一、
你的姿態,竟似我所信仰
最初與最終的神話。

二、
當咆嘯的惡龍們吐舌環伺
光仍自遠方的島
被高高舉起--請相信
乘著藍鯨的男人
終將帶領黑色飛魚和他的子民
如巨鵬展翼、御風而來。

三、
屆時,眼淚將不再被炮擊
羽毛與翅膀也都能自由航行
飛舞的花不再落海
無有光線會被拘捕,請相信任何聲音
皆可以高唱。

四、
願所有迷霧都將四散
龍群與黑暗
都將遁回深淵與北方。

五、
海的對岸,我燃起火
就當陪著你
此刻一起將黑夜穿在身上。
像還沒煮熟但已有香氣的晚餐。

值得再琢磨琢磨。
有亮點,但瑕瑜互見。

墜述的問題仍舊存在。

建議可以開始考慮分段,寫到此時詩的結構是可以更有層次性的調整。
意象、用詞上都有新意,可以有多重的解釋空間。

當然還有些語氣和用字上還有討論的空間,或者要不要稍微多給一點線索給讀者

不過整體而言,因為意象跳躍與結合上的成功,算得上是首有意味的作品了。
意象、用詞上都有新意,可以有多重的解釋空間。

當然還有些語氣和用字上還有討論的空間,或者要不要稍微多給一點線索給讀者

不過整體而言,因為意象跳躍與結合上的成功,算得上是首有意味的作品了。
整首詩的中心我論是這句:

我真想看清楚
人心中的神


其他的部分都可以再思考怎麼處理。

簡單來說,有想法,但與言和意象還跟不上你自己。
尤其是「您」這個字的不斷出現,除了累贅之外,我認為也不是個必要的代名詞。
我想可能是以麻辣的感覺出發,慢慢拉長成一個作品的。

如果要賦予什麼,我覺得可以多一點,現在這個情況,我會覺得無論我怎麼討論,其實都曖昧了點。
觸目之感與反思。

情感是存在的,但不得不說,這首詩整體若減少到1/4,
整體的語言才會相對足夠精練,意象也才更有空間可以跳躍或安排。
點燃最後兩根菸
將厭倦叼入口中
七月與腹痛
都已是無以言喻的事後。

沒有閃電的風雨間隙
短褲、上空
雙手插進口袋,冷眼靜看
逝水年華
自殘有菸味的指縫
緩緩流動。
應該是對人類行為的批判。

不過整體而言,語言鬆散、意象運用呆滯,結構也不理想。
此一系列作品,有佳作但也有可再斟酌之處。

如果以這樣的形式發表,其實讀者也不見得看得完,不如搭配照片一類圖片,放在IG等平台上,或許可以得到更大的回響
先問個問題:

你正複寫我的以旺的歷史

是「以旺」還是「以往」?
「你不會」和「君不見」有著強烈的連結。

詩主題繞著回不去的所有打轉,綿密而真切;

不過或許可以把句子再濃縮一點,或者以組詩方式呈現,對讀者來說也比較好入口。
結構上是完整的,不過對於分段可以形塑語氣的部分,或可再斟酌斟酌
不需的助詞與贅字太多,建議再斟酌。
輕快的作品,口語下將典故和節奏掌握得宜。

臺灣現代詩的場域中需要有這樣開心而輕鬆的作品。
第二段感覺有點古典打油詩之感,新詩雖無這方面限制,但是否有更形式,就值得商榷了。
沒關係,都可以。
就用另一種視角,聽你闡述自己
像聽籠鳥高歌
喚引撲火的飛蛾。

而誰是那把火呢?此刻
宇宙和萬物的華麗
全寄宿於彼此暗淡的眼底
夏日炎豔
正適合摻雜這一點
冷冷的怒意。

最後,是誰要化為烣燼?
你該記得我不曾要求
愛必須存在過份嚴謹的邏輯。

就放任你,用另一種角度
解釋自己
像雨夜的路燈下群聚了白蟻,揮之不去──
事已至此,近水遠火與再多
無有修辭技巧與情真意致的謊言
我都不意外,都覺得可以。
有些意象選得很特殊也有意思,但話說得太白,讓詩沒有餘韻。
一、
記得珍惜與揮霍我們
像春日的尾聲--很快
我便要蒼老了。

二、
釀成最好的
皆為離愁,結在月前花下的
盡是因果。

三、
聽年輕的樂團唱
久遠的詩,聽老先生們在螢幕裡
講少壯的戰事。

四、
彼此抄襲的雲
還在河海裡時,曾一起
學習相互昇華的方式。

五、
狗與女人在我的床上
我為他們寫他們不能寫的詩,他們則為我溫熱
那些原來作不了的種種的夢。
一種繽紛而眾聲喧嘩的樣子,頗是熱鬧,有春天的影子。

自二樓往下看,我的解讀是自己不在那裡,那裡已是後來世代的美麗了;但當然也可能只是純寫景,畢竟詩中落寞之感不強。
一、 放學後,把鐘聲壓進書包 心儀的女生卻跟著校車 和學長回家了。 二、 一手啤酒之後 戀人還在樓上--她的妝 比你的愛情重要。 三、 學弟的論文沒寫完 找你哭訴 卻連你的狗都想咬他。 四、 學弟的論文寫完了 找你慶祝 但沒有女性願意同行。 五、 判決書來了 假冒你意見的政黨,被緩刑四年 並要求重新驗票。 六、 公佈名單之後 大家才覺得 休息也可以讓客運走更長更安全的路。 七、 寫爛詩沒有人罵 但好詩太多 像蒼蠅一樣在文學史裡亂飛。 八、 長官的學歷比你高 長官的年紀比你大 長官的笑話比你多 九、 高速公路上滿是金龜烏賊與交通部長 他們深怕二輪 前來破壞生態平衡。 十、 校長不在,他去備詢 我...
意象的語言都有一定水準,尤其意象的連接頗好,但語言上可再精煉。
不過我自己跟著詩走,沒找到出口,最後隱喻的部分沒能看出所以然來就是。
告訴自己,該醒了
你知道青春已隨著前一次黃昏
一起天黑了。

於是開燈冷看
螢幕裡被侵蝕為裂痕的臉
深愛的鯨豚都已擱淺
靈魂也一群群疲倦地在灘頭上墜毀。

無法飛行的鳥
浴火也難以重生,像宿醉的早晨
軟爛而膠著的恨意。

對自己承認,那是青春的你在看見黃昏之前
便已知曉
終將來臨的天黑。
所以結論是小狗不見了,只是壞人的意思嗎?
一、
厭世時,抬頭
看妳與月亮,連無可眷戀的寂寞
一起掛在樹稍。

二、
聽畢業生們唱歌
像褪皮的蛇看自己新生的逆鱗,我猜牠們終能
熬過冬眠與第一場雪。

三、
街頭偶遇友人,像北極熊
攀上漂浮的冰山──彼此都暗自揣摩並擔憂著
誰可能先被淹沒。

四、
沒有人看的詩不斷在臉書上滋生
而看不完的作文
永遠教不會學生完成一本能被閱讀的人生。

五、
看你閉眼,夢我無法寫的詩
才明白當年
我也是你做不了的夢。

六、
三十了,慶幸有人愛你
那些自幼沒被教過的事
就蓋個水壩,放任它們醃漬新世紀的謎。
再一起泡進水裡吧?一起回想
那年還能讓風張揚的長髮
以及夏天
某些開帆遠去的夢想。

不能僭越的斑馬線上
早已無有行人,我反覆叨絮著世界
像地方的媽媽起床罵街
開票之後,才想起躲在電腦前的許多人
仍對她不斷發射無盡的慾望。

不能僭越的沉默上
一輩子就要過了。已沒有什麼
可以重新開始了──
我只想讓靈魂發出自由與光
跳幾支立體的舞。

畢竟人心是太甜的直球
出不出棒,不屬於暗號的範疇。

回想那年夏天
有崩落的山與禁斷的海──對不起,最後
我仍無法帶你走
這或便是剪去了長髮的原因
至於其他種種與種種
就讓我們再一起
沉默地浸入水中吧。
如果是組詩的話,把每個小標題弄得更清楚一點,會更方便讀者閱讀。
整體來說,文字的運用上是托出了一些畫面,但這些畫面又被塑造的不夠精確能難以撐起意象的更深處;加以最後,把自己的情感又說白了,原意本來可能要以朦朧和距離來產生美感與牢騷,但話多了意味也就淡掉、糊掉了。
推你上岸。

失溫的夕陽是我的
離散的漁港,碎裂成濤破的月光
初次學會溺水
並擱淺的尾族一類
都是我的。

瓶子和信是你的
墨水與榮耀
傳說中無盡歌唱跟萊姆酒醉
拋錨、散髮
日子都是你的;
而聲納無回,星墜始曉
被白化為骨的珊瑚群
沿著潮間
長成一道透明的牆──灘外
緘默漂蕩著,關於那些
和遠方的風暴
通通是我的。

推你上岸,島上一切
風沙與山
悲鳴和鹿的逃亡
那些偽裝成不同次元裡,軍曹與戀人的故事
都是你的。

不過放心,還好它有不為人知的名字
那場漩渦最終
仍是我的。
跑掉了。

妳閉了眼睛關上月光
留下一道有風的窗。

白鹿紫蝶青狐灰兔一起
構成妳的山與夢

而我看見自己
不過是條困於書海裡的蠹魚,只存在妳半醒
半夢的語言之間。

那是如何寒冷的
一陣暖意?

月光與風還在,妳在書海外而我
還在找那如動物般
剛剛被妳嚇跑的夢。
跑掉了。

妳閉了眼睛關上月光
留下一道有風的窗。

白鹿紫蝶青狐灰兔一起
構成妳的山與夢

而我看見自己
不過是條困於書海裡的蠹魚,只存在妳半醒
半夢的語言之間。

那是如何寒冷的
一陣暖意?

月光與風還在,妳在書海外而我
還在找那如動物般
剛剛被妳嚇跑的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