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要放入很多華美的畫面,但這樣只會顯得太累贅,不如前後段各縮回3-5行,可能會好些。
整體來說是一串思想的組合,當然中間會有主線和支線,這沒什麼問題,不過語言上,第十部分的生之欲明顯與前面不同,是刻意造成二元對立的氛圍嗎?(生死相依一類?)
整體來說是一串思想的組合,當然中間會有主線和支線,這沒什麼問題,不過語言上,第十部分的生之欲明顯與前面不同,是刻意造成二元對立的氛圍嗎?(生死相依一類?)
我自己是看到了傑克倫敦的影子啦。
用典太多,反而沒有獨創性。

豪放的重點應在語氣,而非題材而已。
不知是否有諷喻,若有今日不好說破。
題目已經有雨了,所以詩中對雨景的形容不建議再用「雨」字;此外,除非有特別的意義,否則也不建議用成語。
高度奇幻(科幻)的敘事手法,讀來有林燿德《時間龍》的影子,句子上當然還可以再精煉,但整體完成度已經很高了。
高度奇幻(科幻)的敘事手法,讀來有林燿德《時間龍》的影子,句子上當然還可以再精煉,但整體完成度已經很高了。
不知是不是刻意(應該我論),大量口語的運用讓詩有進行的節奏,但整體來說還是直白而情節外的藝術性缺乏了些。
此類作品還是要小心,否則就被古典派當成打油詩。
有些句子可以修掉,比如「但依舊期待著下次與你再見」一句,情感和技法、語氣都沒有提升,反而顯得平庸而破梗。
「掌心有打开的早晨」

此句甚好,但後面沒有撐起來。
我覺得有幾句話為了塑型,花太多力氣在說相機的外形,濃縮一點或許更好。
有流行歌詞的氛圍,但整體來說跳躍性和語言都還可再琢磨。
意象選擇上有新意,但整體來說贅言多了一些,可再精煉。
語言的輕巧和意象的結合很流暢,透露一點清爽的悲傷。
情感的表達是出來了,但對於愛說得太明白,讓詩的可詮釋性跟著下降,是為可惜。
整體來說在文句間堆疊了很多元素,但看不大出有深刻的情感與想法。
原來如此,感謝感謝。
曾以為自己也是騎士
終能拯救一些神話裡
高貴的女性;
但如今,傳說有惡龍的峽谷中
只剩下浮雲
栽種著自身的影子,偶爾有熊出沒
但我卻也已不再是
驅犬放火的獵戶。

我只是騎車經過
稜線下方
在所有傳說視角都無能
視及的位置
嘗試將雪點燃
企圖蒸發悲傷
並建立一個碉堡,固守自己曾經堅信而
微小的期望。

然後雲都離開了
山都還在
凝視深谷才發現
原來惡龍連瞅你都懶。

長跪的女性,假面的騎士。

曾以為自己要越嶺
攀山才能親眼見證最遙遠的距離
才驚覺浮雲們都不說話--它們默默
在山的斜坡上栽種著倒影
並深知其將永不發芽。
英雄的個性與命運是悲劇的必然。
伊人如斯。
畫面很好。
「珊鱼」是什麼?
我指的是現實的定義或意像本體。
與前詩同,第三段的「轉」,語言上太用力,刻痕一深匠氣就重。
第三段再斟酌。

第四段好。
家書總是叨絮。
愛字的引號不如去之。
前段有一些亮點,但「樂讚」二字為敗筆。

題目也可再斟酌。
我個人覺得有些字可去,如:

「春天燃烧过一次
 烧出满山白瓷质的梨花」

前句已有「燒」字,次句之「燒」無更多的意義或可能,就乾脆點不需再出現。
作品本身的反思氛圍足夠。
但怎麼呢?感覺只說出了火堆的餘溫。
話說得太白,或者說解釋太多。

比如:

「這裡不沉重
 但冰冷與孤寂似乎無限延伸直至
 永恆」

其實「無限延伸」基本上就已經等於「永恆」了,多加了這一個解釋,累贅之外,其他不言而喻或可能的想像空間就不見了。
平穩。但無特別亮點。

適合一起沉默地坐一陣子的作品。
浮水換氣,領航鯨發現極光正如
騰龍的形狀。

遭難的鯨群自疲憊的洋流
向不存在的神
祈求著擱淺。

如何化身火炬呢?
牠們在彼此的心中竊竊私論
期盼光終將探入
尚未黎明的海溝。

但深淵裡只有倒影的極光
如龍般明滅
且偶然地出沒。
使用比較流暢的口語,但贅字還是頗多,口語的運用和精鍊的字詞間要如何取得平衡,或許是可以再思考的地方。
在通過電話的夢裡
才知曉,自己
已離開豢養彼此的棲地。

只有你知道
我是如何不擅遷徙的候鳥。

季節更迭,始曉終昏
蛙仍無法辨別
井中泉水的溫度。

但已離開了。此後的夢裡
已讀的訊息滋生
該怎樣回到
曾經,彼此豢養著
彼此的棲地?
身陷一場倒退的流行,但我 並不介意-- 用直白的語言與冷眼 重回八零年代的島,和上世紀的市警局 人人都能撿到槍或拿起筆 反正暗門後 第三方支付都能成熟地執勤。 我們有著相似的肚臍 和彼此絕交的揪結 太大的衣服、過小的城市 鬆垮的皮膚、緊縮的愛情 諸如一些宿醉的人 終於看懂了新聞 並呵呵嘲笑曾經清醒的自己。 我並不介意觀賞 新世紀竄起了沒有福音的脫口秀 真愛沒有界限 全能的神,負責地創造了性交與審判 快樂與燦爛的憂懼 但是人們的生死 仍需附上政府上個會期 卡關的法定證明。 那是個生命 如何富足的年代? 當颱風就在遠方。 倒灌的海水再度波瀾萬丈 流行也一併倒退 於是燈紅了,酒也綠了 全世界都在中心...
一、
你的姿態,竟似我所信仰
最初與最終的神話。

二、
當咆嘯的惡龍們吐舌環伺
光仍自遠方的島
被高高舉起--請相信
乘著藍鯨的男人
終將帶領黑色飛魚和他的子民
如巨鵬展翼、御風而來。

三、
屆時,眼淚將不再被炮擊
羽毛與翅膀也都能自由航行
飛舞的花不再落海
無有光線會被拘捕,請相信任何聲音
皆可以高唱。

四、
願所有迷霧都將四散
龍群與黑暗
都將遁回深淵與北方。

五、
海的對岸,我燃起火
就當陪著你
此刻一起將黑夜穿在身上。
像還沒煮熟但已有香氣的晚餐。

值得再琢磨琢磨。
有亮點,但瑕瑜互見。

墜述的問題仍舊存在。

建議可以開始考慮分段,寫到此時詩的結構是可以更有層次性的調整。
意象、用詞上都有新意,可以有多重的解釋空間。

當然還有些語氣和用字上還有討論的空間,或者要不要稍微多給一點線索給讀者

不過整體而言,因為意象跳躍與結合上的成功,算得上是首有意味的作品了。
意象、用詞上都有新意,可以有多重的解釋空間。

當然還有些語氣和用字上還有討論的空間,或者要不要稍微多給一點線索給讀者

不過整體而言,因為意象跳躍與結合上的成功,算得上是首有意味的作品了。
整首詩的中心我論是這句:

我真想看清楚
人心中的神


其他的部分都可以再思考怎麼處理。

簡單來說,有想法,但與言和意象還跟不上你自己。
尤其是「您」這個字的不斷出現,除了累贅之外,我認為也不是個必要的代名詞。
我想可能是以麻辣的感覺出發,慢慢拉長成一個作品的。

如果要賦予什麼,我覺得可以多一點,現在這個情況,我會覺得無論我怎麼討論,其實都曖昧了點。
觸目之感與反思。

情感是存在的,但不得不說,這首詩整體若減少到1/4,
整體的語言才會相對足夠精練,意象也才更有空間可以跳躍或安排。
點燃最後兩根菸
將厭倦叼入口中
七月與腹痛
都已是無以言喻的事後。

沒有閃電的風雨間隙
短褲、上空
雙手插進口袋,冷眼靜看
逝水年華
自殘有菸味的指縫
緩緩流動。
應該是對人類行為的批判。

不過整體而言,語言鬆散、意象運用呆滯,結構也不理想。
此一系列作品,有佳作但也有可再斟酌之處。

如果以這樣的形式發表,其實讀者也不見得看得完,不如搭配照片一類圖片,放在IG等平台上,或許可以得到更大的回響
先問個問題:

你正複寫我的以旺的歷史

是「以旺」還是「以往」?
「你不會」和「君不見」有著強烈的連結。

詩主題繞著回不去的所有打轉,綿密而真切;

不過或許可以把句子再濃縮一點,或者以組詩方式呈現,對讀者來說也比較好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