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意象選得很特殊也有意思,但話說得太白,讓詩沒有餘韻。
一、
記得珍惜與揮霍我們
像春日的尾聲--很快
我便要蒼老了。

二、
釀成最好的
皆為離愁,結在月前花下的
盡是因果。

三、
聽年輕的樂團唱
久遠的詩,聽老先生們在螢幕裡
講少壯的戰事。

四、
彼此抄襲的雲
還在河海裡時,曾一起
學習相互昇華的方式。

五、
狗與女人在我的床上
我為他們寫他們不能寫的詩,他們則為我溫熱
那些原來作不了的種種的夢。
一種繽紛而眾聲喧嘩的樣子,頗是熱鬧,有春天的影子。

自二樓往下看,我的解讀是自己不在那裡,那裡已是後來世代的美麗了;但當然也可能只是純寫景,畢竟詩中落寞之感不強。
一、 放學後,把鐘聲壓進書包 心儀的女生卻跟著校車 和學長回家了。 二、 一手啤酒之後 戀人還在樓上--她的妝 比你的愛情重要。 三、 學弟的論文沒寫完 找你哭訴 卻連你的狗都想咬他。 四、 學弟的論文寫完了 找你慶祝 但沒有女性願意同行。 五、 判決書來了 假冒你意見的政黨,被緩刑四年 並要求重新驗票。 六、 公佈名單之後 大家才覺得 休息也可以讓客運走更長更安全的路。 七、 寫爛詩沒有人罵 但好詩太多 像蒼蠅一樣在文學史裡亂飛。 八、 長官的學歷比你高 長官的年紀比你大 長官的笑話比你多 九、 高速公路上滿是金龜烏賊與交通部長 他們深怕二輪 前來破壞生態平衡。 十、 校長不在,他去備詢 我...
意象的語言都有一定水準,尤其意象的連接頗好,但語言上可再精煉。
不過我自己跟著詩走,沒找到出口,最後隱喻的部分沒能看出所以然來就是。
告訴自己,該醒了
你知道青春已隨著前一次黃昏
一起天黑了。

於是開燈冷看
螢幕裡被侵蝕為裂痕的臉
深愛的鯨豚都已擱淺
靈魂也一群群疲倦地在灘頭上墜毀。

無法飛行的鳥
浴火也難以重生,像宿醉的早晨
軟爛而膠著的恨意。

對自己承認,那是青春的你在看見黃昏之前
便已知曉
終將來臨的天黑。
所以結論是小狗不見了,只是壞人的意思嗎?
一、
厭世時,抬頭
看妳與月亮,連無可眷戀的寂寞
一起掛在樹稍。

二、
聽畢業生們唱歌
像褪皮的蛇看自己新生的逆鱗,我猜牠們終能
熬過冬眠與第一場雪。

三、
街頭偶遇友人,像北極熊
攀上漂浮的冰山──彼此都暗自揣摩並擔憂著
誰可能先被淹沒。

四、
沒有人看的詩不斷在臉書上滋生
而看不完的作文
永遠教不會學生完成一本能被閱讀的人生。

五、
看你閉眼,夢我無法寫的詩
才明白當年
我也是你做不了的夢。

六、
三十了,慶幸有人愛你
那些自幼沒被教過的事
就蓋個水壩,放任它們醃漬新世紀的謎。
再一起泡進水裡吧?一起回想
那年還能讓風張揚的長髮
以及夏天
某些開帆遠去的夢想。

不能僭越的斑馬線上
早已無有行人,我反覆叨絮著世界
像地方的媽媽起床罵街
開票之後,才想起躲在電腦前的許多人
仍對她不斷發射無盡的慾望。

不能僭越的沉默上
一輩子就要過了。已沒有什麼
可以重新開始了──
我只想讓靈魂發出自由與光
跳幾支立體的舞。

畢竟人心是太甜的直球
出不出棒,不屬於暗號的範疇。

回想那年夏天
有崩落的山與禁斷的海──對不起,最後
我仍無法帶你走
這或便是剪去了長髮的原因
至於其他種種與種種
就讓我們再一起
沉默地浸入水中吧。
如果是組詩的話,把每個小標題弄得更清楚一點,會更方便讀者閱讀。
整體來說,文字的運用上是托出了一些畫面,但這些畫面又被塑造的不夠精確能難以撐起意象的更深處;加以最後,把自己的情感又說白了,原意本來可能要以朦朧和距離來產生美感與牢騷,但話多了意味也就淡掉、糊掉了。
推你上岸。

失溫的夕陽是我的
離散的漁港,碎裂成濤破的月光
初次學會溺水
並擱淺的尾族一類
都是我的。

瓶子和信是你的
墨水與榮耀
傳說中無盡歌唱跟萊姆酒醉
拋錨、散髮
日子都是你的;
而聲納無回,星墜始曉
被白化為骨的珊瑚群
沿著潮間
長成一道透明的牆──灘外
緘默漂蕩著,關於那些
和遠方的風暴
通通是我的。

推你上岸,島上一切
風沙與山
悲鳴和鹿的逃亡
那些偽裝成不同次元裡,軍曹與戀人的故事
都是你的。

不過放心,還好它有不為人知的名字
那場漩渦最終
仍是我的。
跑掉了。

妳閉了眼睛關上月光
留下一道有風的窗。

白鹿紫蝶青狐灰兔一起
構成妳的山與夢

而我看見自己
不過是條困於書海裡的蠹魚,只存在妳半醒
半夢的語言之間。

那是如何寒冷的
一陣暖意?

月光與風還在,妳在書海外而我
還在找那如動物般
剛剛被妳嚇跑的夢。
跑掉了。

妳閉了眼睛關上月光
留下一道有風的窗。

白鹿紫蝶青狐灰兔一起
構成妳的山與夢

而我看見自己
不過是條困於書海裡的蠹魚,只存在妳半醒
半夢的語言之間。

那是如何寒冷的
一陣暖意?

月光與風還在,妳在書海外而我
還在找那如動物般
剛剛被妳嚇跑的夢。
愛人隨著海浪離去後
發現自己看他
光影曲折,如一棟呈現傾斜角度的透天厝。

此時,一切都在水下
除了自私的陽光
擅自躲到雲層之後
而群體擱淺的鯨屍漂浮著——所謂真相
正於牠們體內
不斷膨脹。

沒有謊言不會爆發
像信仰在淵遠的歷史中開鮮血色的花
你彷若又聽見
愛人低語,划動著手上
已斷裂為水痕的槳。

一切都淹沒了,屋子與道路
在連續的雨中。

你想偷偷對探出頭的月亮
說行星洪水般的秘密
才想起自己的愛人與信賴的真相
或許是歪斜月光裡終將
炸裂開的謊。
跳脫框架的人生,中間意象的使用精彩,松濤一段尤好。
這首的思維角度與意象使用上比較特別。

結構上是三層(1、2、2)堆疊,但後面兩個的質問,我覺得比起中間兩段的鋪陳,來得弱了一些。
這首的思維角度與意象使用上比較特別。

結構上是三層(1、2、2)堆疊,但後面兩個的質問,我覺得比起中間兩段的鋪陳,來得弱了一些。
結尾下得甚好。
結尾下得甚好。
我覺得目前看來,快樂的詩,比悲傷的詩難寫。

這樣的氛圍很好,但大抵意象的使用上都有點太俗了。
告密者自然無孔不入。

p.s.
版主的立場還是得提醒,勿於本版使用不雅字詞。
盯著手機,放空日常 學一條伶俐的狗 等主人拍照 並相信此生能再度回到被放逐前 那個不曾拋棄自己的家。 這樣,會不會寂寞? 所有參加宴會的朋友們都穿著新衣 只有你單身 假扮暗網裡孤傲的執事 愛著光頭的王 與早已滅絕的國。 這樣,會不會疼痛?愛人們 皆褪下你給的名字 重新學習游泳,只有你甘願在破園裡 為一朵乾癟的海棠 豢養一群無腦的老母雞。 螢幕的深處,你無法看穿 或許那便是來處 與想像中淒美而殘破的故鄉--傳說那裡,每天可以放空 現在還幫著夷族們建設新海港。 你想,要學 就要學的野狗們--整群趴在堤岸上 甩耳抓毛,搶食魚骨 自在地想像 拋棄牠們的主人總有天會帶著新型的手機 回過頭來將自己重新領養。
整體詩的經營與意象形塑都很有味道,尤其首段,我個人甚為喜歡;然而連接詞有些多了,整體的結構也可以再調整。
流動的森林裡
沒人知道,撞在岩石上的是血
或一杯冷去的咖啡。

承認吧?停下車
城市也就緩了下來
哪裡還有激情而
急於戰鬥的年代?你以為
看透了自己的血脈
像弄清楚了核電廠在每一處海峽沿岸的位置--
以為彼此真能瞄準世界
最純然的信念。

那些是森林裡的伏線
雨季變動,兔群繁殖
今日的太陽取代昨日的暮光
明日的夜晚遮住今日的月亮。

你還真以為自己
能看穿了什麼?那些歷史中
喝茶水的民族
怎麼知道腳邊
沒有流動著,撞擊了礁岩
卻仍持續流動的河?
現代寫詩,難免受到包括現代歌詞在內的不同文體的影響,但詩的文字藝術性,比抽掉音樂的歌詞高上許多,這或許是吾言可以再思考的地方。
語言、意象皆須再精煉。

敘述上也不需多有解釋,那些解決反而破壞意境。
的確,有問題的不是棉花糖本身。

希望每朵棉花糖都遇上希望之人。
握有秘密的人
不會死去。

他藏在雲裡、躲在床下
爬行在浴室排水孔中
隱匿在斷線的WIFI和空去的保特瓶內
如無殭之蟲
蠕動每個發癢的夢境,又如寄居蟹
輕易抽換貝殼與潮汐--他
握有秘密!怎麼可以
任意地死去?

他相信的仙境需要祕密當作門票;他相信
自己就是到掉進樹洞的愛麗絲。

握有秘密的人確信自己
不會死去--起碼
在交出秘密之前
舉頭三尺的神仙們都會在半月形的微笑中
守護著他。
感謝綠豆評點。
感謝綠豆評點。
要安靜,就躲到火裡邊
如夜是白的
便無人懷疑灰燼。

然後復燃、延燒、吞噬
將一座森林
過渡為寧靜海
神與月在上面,人民和自由
踩在腳前。

要學會蟄伏、安靜;秩序、禮貌
崩解的世界終有一日
必能平靜為想像中安穩的日常。

身為一個孕育
秘密的男子
恐懼是白色的永夜
棲身在火裡
他感覺到安全。
要安靜,就躲到火裡邊
如夜是白的
便無人懷疑灰燼。

然後復燃、延燒、吞噬
將一座森林
過渡為寧靜海
神與月在上面,人民和自由
踩在腳前。

要學會蟄伏、安靜;秩序、禮貌
崩解的世界終有一日
必能平靜為想像中安穩的日常。

身為一個孕育
秘密的男子
恐懼是白色的永夜
棲身在火裡
他感覺到安全。
叫作小白的黑狗
喜歡吃白色的大骨頭。

大骨頭是鯨魚的,鯨魚是神話裡
讓海人跨身
對抗龍族的獸群。

小白想吃白色的骨頭
牠單純,心很善良
所以只敢偷偷在夜深人靜時
說一些貓的語言
讓鯨魚被龍襲殺。

但牠只是小白
一條習慣了白色骨頭的黑狗。
星星與月亮說話
月亮與潮汐說話
潮汐與大海說話
大海與島嶼說話

在島上看星星的人
聽不見大海,在海上漂流的人
忘不了潮汐
自潮浪出生的人
抬頭看月亮,住在月球表面的人
只認得星星的尾巴。

(告訴我,你最深層的自悲與恐懼吧?)

月亮想得到尾巴
尾巴是潮汐的眼淚,眼淚匯成了海
海中浮出了島嶼,而島嶼上
有著許許多多
想告訴星星更多更多不能說的
秘密的人。
企圖用繁複的堆疊來凸出美好與意象,但也因此顯得過於累贅。
兵在精不在多,詩句也一樣。

又,第一行的「在」是故意還是手滑?要幫忙修改嗎?
其實看理論不如看詩。

李進文、嚴忠政的詩可以去看看。
英文字母的運用不容易進入(起碼我是這樣覺得)

其他的地方不錯,尤其尾段。
對道路的寫法有嘗試,也結合了一些看法。

我個人認為,如果加入一些神話色彩、後兩段語言再更精鍊

那詩就會更好。
題目很吸睛。

但往後的處理,就過於表面,海在這首詩中,已沒有更多的東西了。
一、
猜測彼此的心室,竟如閱讀數部
明滅難分的殘本。

二、
決定道歉,為了對方夢境中
犯錯的自己。

三、
失眠於年近三十
像間準時營業的咖啡店。
這一個做法在現行板規上是模糊地帶

但板規的立法精神上,明顯是不建議這樣發表文章的

加上這樣其實會看到作品的人其實相對的也少

所以這篇的兩則留言雖保留,但下不為例。
抒情、批判和意象的跳躍都不錯,原本覺得如此沉重的事件會不會說得太輕薄,但最後幾句有把這個問題救起來。
與其說詩,不如說有點極短篇小說的感覺,其中的牛如果可以再多給一點線索,或許會更好。
以下的留言是要補前面的詩嗎?
還是又是獨立的篇章?
看一個殺手的故事
有尖尖的短刀
麻繩與上吊,而她穿著男裝
躲在小小的浴缸。

毀滅吧,剛剛收到工作指令
合約與義務
又或全新的星期一
資本主義裡流動著藍色之血
你的夢想軟爛地攤
坐在灰色沙發上。

看一個殺手
躲在浴缸裡。她有小小的短刀
穿著男裝
厭世地看著自己的獵物懸吊在別人的
麻繩圈套中。
離站了,沉默仍是唯一的火把。

城市瓦解時間流動的速度,接著,我知道自己將離開捷運站
任人潮吞噬。

未知的下一幕
埋在崩塌與斷層中,來到城市時我緊握著
你的名字
但已無法尋獲過去時常圍繞的營火。

那可曾是唯一能高舉的火把?現下卻成你我離站時
對望的沉默。
  如果沒有意外,中華職棒目前的全壘打記錄保持人--張泰山,職業生涯最後打的打席,可能就在澳職這支滿貫砲之下,劃下句點。   很多人喜歡看美職、日職甚至韓職,我知道,確實他們的環境都比臺灣的職棒好很多,但我自味全龍開始看張泰山,從他少年強打到禿頭,棒打荷蘭、古巴,到被冰後旅日旅澳,沒有一項不讓我覺得支持他是一件好事。   看過好幾個寫書的人說,跟麥可喬丹、陳金鋒生在同一個年代,可以看到他們打球,是如何生而逢時的事,但我要說,對我而言,如張泰山這樣努力的球員,並不會不比前面兩位偉大,帶給我的感動與熱情,也絕不會比較少。   (我有時不大覺得他們的文字可以說服我,是因為這些寫書的人,大概沒真正站到...
1、
竟輕易地愛上了
一個陌生的男子,自此妳開始想像
流星是如何燃燒自己。

2、
不回家的人在路上
他的髮在公路的風中飛舞
染成每個思念回蕩的深夜。

3、
酒是穿腸的藥
藉此妳總想多看幾眼,那人
夢境的顏色。

4、
數日失眠引北風南來
妳將門鎖緊
擋住一切不夠美好的霾與霧。

5、
自己為自己做飯
對著無人敲響的螢光幕,幻想
戀情仍被默默餵養。

6、
頭疼請假的一日
身心俱疲悲喜交雜生離死別愛恨情愁
卻又百無聊賴的一日。

7、
如一隻蝸牛慫恿自己的觸角彼此攻打--她知道
彼此都不是魚,但每條魚
應該都要有自己的快樂。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