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被我的沉默骗了


我还在沉默
不要被我的沉默骗了
早年埋在我内心的定时炸弹
现在
只剩下两秒

我需要一次爆炸
震碎麻木的灵魂
我需要一团烈火
煮沸冰冷的人生
我需要闪电和惊雷
横扫黑暗大地
粉身碎骨可以
换一次自由的飞
眩晕



灵魂背着沉重的肉身
行走
轻背重
不怕从高处跌落
不怕痛
却怕重复一次离别
怕回忆越来越远
苍老聚了灰云
悲伤积了雪
一滴泪吞下了海洋
而我的眼
萎缩到看不见
在梦与醒之间摇摆的指针
竹林七贤祭


狂野和自由很难区分

歌声与尖叫很难区分

游着蛇的竹林里敌意纵横

酒和散衍生的许多故事

细节等待盲画家的观察

七人高矮不等

容颜棱角分明

他们性格的元素特殊

骨骼含天然钢筋

人群似海

七人如礁

众多繁文缛节遭遇白眼

七人的精神镜像

比云更高

对于抛弃了躯壳的人

死为更高层次的生

而今

千年已过

他们已是天上星星

我仰望七人

我的惊艳感分布于特别冷的高度
黑托邦的居民们




黑托邦用块块黑夜拼凑而成
黑托邦戴上珍珠灰色的假发
让居民们假装生活在白昼
居民们为避免成为黑砖
到处收藏火和灯
居民们让火流动在血管里
居民们让灯闪耀在眼睛里
居民们的握手里有手电筒
交谈里有蜡烛
如果居民们出门
看见自行车都被雪埋了
居民们会唱一首首冒着浓烟的歌
这些歌滚烫
这些歌的歌词
像熔岩一样永不死亡
流到远方呈现血色
而居民们成群结队
一路蒸汽
如奔向边境线的火车
诗中多佳句,赞一个!
诗中多佳句,赞一个!
和落花对话



看花落下
秋和冬纷纷飘洒
又看花落下
我的灵魂也缓缓落下
地上铺满带叶的想法
心里铺满碎了的年华
枝先断了
怎么吐露清芳
山先黑了
怎么挥别晚霞
跟上流水
去和落花对话
奈何风吹远了脸颊
有些紫和橙
从此无影踪啊
有些绿和蓝
留在我手心啦
有些红和黄
明年随春色回家
一部分我
和落花一起走啦
谢版主评读。问好!
谢版主评读。问好!
谢版主评读。问好!
谢版主评读。问好!
锯齿在寻找包着翡翠的顽石



许多顽石
只有锯齿认为他们可能是玉
锯下去有疼痛
甚至还有
粉末状的哭喊
芸芸众石
凭一锯脱胎换骨
别无他途
由于锯齿不辞辛劳
长途跋涉
那些盘旋在顽石内部
沉默的月光和霞光
终究会潺潺流淌
蝴蝶没有翅膀



蝴蝶没有翅膀
它的扇动尽情扩张
扫荡了整个春色
在蝴蝶呼吸花蕊的瞬间
留下的痕迹堪比烟火
灵魂之内还有灵魂
灵魂极其晶莹
形体之外还有形体
形体极其灿烂
观者看见彩云状物
看见玉石状物
看见河流状物
看见海状物
全部浩浩荡荡
融入观者的眼
似微风
如霞光
轻盈飘入观者的胸膛
转向




灯光和眼光一致
拐到另外一个意外
白色箭头自我弯曲
睡去的突然醒来
树又现了几百棵
山又现了几十座
心中原来的云消散了
雨滴开始凶猛
远方不再是最初的远方
背影不再是最初的背影
只有惆怅依旧
惆怅说
春去水藏玉
秋来心结霜
人远月常缺
路凹草易荒
梦着,请在花开时醒来



 
雨总是让花
以不确定的姿态
泪流满面
根无法停止
身体中春天的膨胀
所有的花瓣
突然露出
模糊不清的面孔
重叠的花和叶
相互纠缠
缤纷不得不隐匿
在阳光和暗影之间
 风能够感觉
牵牛花蓝色的呼吸
雨从来不知
季节的破碎
是否也有疤痕
留意那些
覆盖心中梦的岁月
感染花的情绪
一定会感染
周围的风景
 梦着
请在花开时醒来
拉长生命的记忆
一定有千丝万缕
不劝思之三

桃花遇雨出新彩
青草逢秋带裂痕
人间祸福无计划
心中有籽自发芽
不劝思之二


苦难昼伏阳关道
幸福夜行独木桥
身后灯光胸前暗
前世月亮今生明
不劝思



植物忧郁脂肪少
动物欢乐肌肉多
栖居困境画仙境
抛出石头等玉墩
当时间停了下来 当时间停了下来 周围的波涛突然不再发声 海面和镜面一样平 蓝得无比 停下来的时间也蓝得无比 我用个大杯舀了一杯 发现有黄玉沉淀 晶莹剔透 饱含让我热泪盈眶的片段 我看见外婆抱着我用砍柴刀砍树 取白色的树汁涂我手臂上的白斑 我取一块白色的纱布 去包裹外婆手上的伤口 外婆消失了 我看见我坐在小板凳上 爸爸喂了我一个切碎的皮蛋 我给爸爸倒了一杯红酒 爸爸消失了 几个朋友 几个老师 几个同学 点头微笑后消失了 一些花 一些树 一些书 一些季节 和一些风一起消失了 消失了的还是消失了 我旋转多次也找不回来 我坐在椅子上等待消失 消失是另一种团聚 想起是另一种别离 我让泪流入杯子 杯中的时...
当时间停了下来 当时间停了下来 周围的波涛突然不再发声 海面和镜面一样平 蓝得无比 停下来的时间也蓝得无比 我用个大杯舀了一杯 发现有黄玉沉淀 晶莹剔透 饱含让我热泪盈眶的片段 我看见外婆抱着我用砍柴刀砍树 取白色的树汁涂我手臂上的白斑 我取一块白色的纱布 去包裹外婆手上的伤口 外婆消失了 我看见我坐在小板凳上 爸爸喂了我一个切碎的皮蛋 我给爸爸倒了一杯红酒 爸爸消失了 几个朋友 几个老师 几个同学 点头微笑后消失了 一些花 一些树 一些书 一些季节 和一些风一起消失了 消失了的还是消失了 我旋转多次也找不回来 我坐在椅子上等待消失 消失是另一种团聚 想起是另一种别离 我让泪流入杯子 杯中的时...
深夜的舞者


舞者作为黑影存在
心中有鼓声
才会在无人观看时独舞
舞者坚信
在星光来到人间之前
发光的星辰大多已经死去
死去的星辰依靠某些暗物质
把不死的信息传递
舞者的旋转
模仿了死去的星辰
向星光和暗物质
同时致敬
舞姿勇敢
像迎着炮火奔跑
任炮弹穿胸而过的魂灵
晚餐



我在饭店吃晚餐
服务员端来一碗鱼
我看见鱼沿着灯光逃走了
温热的鱼汤里剩下了几根香菜
我的脸上溅了点鱼汤
去卫生间对镜擦去
卫生间无人
镜中竟然显示出两张脸
一张青春无敌
一张衰老不堪
从汤里跑掉的鱼
居然在两张脸之间游动
镜中有彩色涟漪
我对镜挥手
心想也许可以把往昔召回
或者让今日固定
我拿起手机
录下了镜中的现在
我走出卫生间
重新坐下
看录下的视频
竟然没有鱼
也没有脸
看到一棵无根的枯树
孤零零悬浮在无云的天空
我又要了一碗汤
结果
送来了一碗液体的时光
夜间







不黑到看不见自己都不是夜。
要黑到被嚎叫砸碎才算是深夜。
守望的星光和逃跑的水晶相见,
角度陡峭的路线。
红色的海水,
蔓延到天堂边缘。
高原上站着很多人,
有人不相信太阳升起之前都是夜,
有人不相信夜间要躲在屋里睡眠。
有人要飞行在夜间,
有人要把一抹蓝天带到黑夜的中间,
有人要用镜子制造有希望的明天。
也有人和夜一样,
携带模糊的面孔进入人间。
这是夜啊。
这是钢铁一样的夜。
这是夜啊。
这是玻璃一样的夜。
这是夜啊。
这是锋利的夜。
这是夜啊。
这是软绵绵的夜。
忘形


林中久坐的我
被浓浓的花香泡软
迷醉中一瞥内心
空无一物
忽有一桃随风飘来
姿态曼妙
而桃枝远伸如弯曲小路
似通无穷之境
内心迸出八眼
沿桃枝滑入红云中
见前方村落美丽
水在田在牛在房在
笛声如泣
不见炊烟
在一场绿叶之雨后
红云消失于黑
黑再消失于白
本来无林
何来久坐
白色的心事



雪把春天之前的一切埋了
白色的心事是一种特别的环
打不破也走不出去
如果看见过冰下河水的停滞
就知道蜷曲的时间
在透过一扇铁窗收集灯
荒野上的铁炮
最容易被忽略
那些残存的弹药
总有一天会炸出绿色的季节
一位对铁炮毫无感觉的老者
穿着羊皮大衣去钓雪
醉醺醺梦着曲径上的红灯笼
他的鞋印颠覆了脚
他在冰上打个洞
氧气沉下去
飞翔的鱼成为光的前身
谢版主评读。问好!
南方之叹 水抚摸了南方多次 喜欢回眸的水 在荷花盛开的时节 不让珍珠隐居 南方的水在海与梦之间蒸发 汇聚在南方的云里 等待霞光飞舞 或者化为雨 南方的白玉质的圆润 与生俱来 这圆润藏于水巷 藏于青花瓷 藏于紫砂壶 藏于雨落之处 这圆润吸引智者垂钓 那些理解了鱼之乐的人 手心里都有一口饱含月光的荷塘 南方的风里曲线重叠 编织出栀子花的歌 延伸出柳枝的韵 这样整个南方 难免温柔低唱 南方的雾以竹林为核 雾因此被染上青翠 南方的墙壁上 多生青苔 所有从墙壁汩汩流出的故事 都枕船而眠 南方的雪 是阳光和月光的混血 温暖的皎白 美丽如刚开始的爱情 南方的远山无脊 仅仅是一缕淡墨 绘出了似有似无的画面 当...
南方之叹 水抚摸了南方多次 喜欢回眸的水 在荷花盛开的时节 不让珍珠隐居 南方的水在海与梦之间蒸发 汇聚在南方的云里 等待霞光飞舞 或者化为雨 南方的白玉质的圆润 与生俱来 这圆润藏于水巷 藏于青花瓷 藏于紫砂壶 藏于雨落之处 这圆润吸引智者垂钓 那些理解了鱼之乐的人 手心里都有一口饱含月光的荷塘 南方的风里曲线重叠 编织出栀子花的歌 延伸出柳枝的韵 这样整个南方 难免温柔低唱 南方的雾以竹林为核 雾因此被染上青翠 南方的墙壁上 多生青苔 所有从墙壁汩汩流出的故事 都枕船而眠 南方的雪 是阳光和月光的混血 温暖的皎白 美丽如刚开始的爱情 南方的远山无脊 仅仅是一缕淡墨 绘出了似有似无的画面 当...
黑咖啡与我



黄昏还没有开始,
夜已经跑到我的杯里,
几颗星星闪亮。
我的心跳浸泡在浓香里,
我的回忆突然透明,
回忆里有几朵又大又红的花怒放。
我喝着咖啡,
感觉到火花在唇边跳跃。
我的手温最后与杯温一致,
黑咖啡与我,
加上小桌,
组成春天的小圈子。
我笑着向外看,
窗外很白,
远方静静地下雪。
石上的水滴


水滴经历了半生才落到石上,
水滴自己就是眼,
看不见经验。
水滴很想等于河,
雨季很远,
河很近,
一块鱼的骸骨在前方,
水滴比鱼的骸骨还要苍老。
河已经流到海了,
水滴还没有成为河,
水滴比河还要漫长。
水滴自己就是眼,
眼里漩涡转动,
看不见经验,
看见水滴还在石上。
水中央的美人





她在水中央
旋转着
艳丽而内涵复杂
一幅画飘进她的心里
正如她飘进一幅画里
呐喊
舞蹈
而她红色的呼吸里
飘荡着痴迷
她在风中
断断续续说了一些话
承认自己有许多空白
但很精彩
她毕竟
手握浪花坚持了爱水的一生
谢版主品读。我也感觉到不足之处。
谢版主评读。问好!
谢版主评读。问好!
谢版主评读。问好!
原地



一个村庄
白的河流穿过绿的原野
村里的人
连同村里的稻香
一起飘出去了
常常
飘向更绿更香的地方
村里的洪水溢出来
奔向大海
那么
我沿着海岸线
现在去找
留在村里的少数人
萦绕在村里的淡淡稻香
大海
会与我一起回去吗
飘出去的村里的人
连同飘出去的村里的稻香
会一起飘回来吗
过去的光
在今天的影子里吗
禅的火车



火车在薄冰上
铁球在云上
肉身的坐姿悬浮
灵魂含栀子花香
栀子花上有几片雪
还有一队骆驼
骆驼队上了火车
火车驶往西域
铁球从云上飞下
砸中了火车头
肉身应声而碎
云散
栀子花更美
火车驶在灵魂上
骆驼不叫
驼铃响
几片雪
变成无数雪
等着山的轮椅






他等着一座山出现
那座山上
雪紫色
秋天金黄
等着山的他很美
因为他的心沿着坎坷向上
他的眼摄下梦里的山顶
他等着一座山
没有翅膀的他一直在飞
很慢很慢地飞
像晴天的一朵云
笑着
周围深蓝
在山出现之前
这朵云不会散
浓雾是一群谜




浓雾是一群谜,
路在谜中。
有人找一棵熟悉的树,
有人找一扇亮着灯的窗,
都没有找到。
浓雾暂时灭绝了飞。
沉睡从地下来到地上。
浓雾渐渐散了,
一盆鲜花在前方,
色彩艳丽。
在窗前,
她的一世笼罩白纱,
浓雾散了,
她依然在浓雾里。
浓雾是一群谜




浓雾是一群谜,
路在谜中。
有人找一棵熟悉的树,
有人找一扇亮着灯的窗,
都没有找到。
浓雾暂时灭绝了飞。
沉睡从地下来到地上。
浓雾渐渐散了,
一盆鲜花在前方,
色彩艳丽。
在窗前,
她的一世笼罩白纱,
浓雾散了,
她依然在浓雾里。
夕阳下的马




阴沉沉的一匹马
蹄下绿油油的草
扬蹄嘶鸣
虽然马鬃已经进入黑夜
马心还是上午
光芒四射是马的本性
马开始疾驰在山道
山道通往高峰
高峰上
天漏下一束束绚丽的光
让马眼仰望
马喘气
马爬行
登高是逃脱黑暗的唯一途径
马身上
一道道模糊的金黄
玉正在生烟



核心里似有白色之火
朦胧的近景有气化的迹象
夏向秋缓慢转变
红花欲谢未谢
白花将开未开
红和白在空间里隔绝
又在时间里融合
飞鸟看到的地面淡红
云看到的飞鸟携带五色
树看到的风旋转着
远山柔软
面团一般趴在地平线上
而我走在铺了雪的路上
这是燃烧的雪
燃烧中
如梦的时光粉碎为紫色颗粒
向上飘扬
附加物



听见无限在低语,
耳朵增生许多小耳。
手路过海水,
蔚蓝竟然飘入头发。
在这个美丽的时辰,
我看见白色小楼抵达,
满楼花开。
我踩着组合成阶梯的空气,
上上下下,
也许在心的空白处,
有红色的圆形物飞奔。
海水在一幅画后面,
鲸鱼在海水后面。
我的手路过海水。
手上有船驶过。
船撞上礁石。
我把残存的半条船,
拖到白色小楼旁边。
半船花开。
听见春天在低语,
耳朵又生许多小耳。
谢版主好评。问好!
谢版主好评。问好!
我的手印


我的手印与风
其实无异
看见迎着不见
碰撞出一些零星的火花
一切有可以用零充满
一切无可以用冥想延长
寂静总是展开透明的翅膀
再轻盈的痕迹
也必须穿 过众多白山
才能回到初始
我悬空的心
缠绕着天尽头的云
指尖所指处空旷
如一块海绵
吸走了黑色的回响
我的手印
飘在无的旅途
偶尔歌唱
与风无异
我的手印


我的手印与风
其实无异
看见迎着不见
碰撞出一些零星的火花
一切有可以用零充满
一切无可以用冥想延长
寂静总是展开透明的翅膀
再轻盈的痕迹
也必须穿 过众多白山
才能回到初始
我悬空的心
缠绕着天尽头的云
指尖所指处空旷
如一块海绵
吸走了黑色的回响
我的手印
飘在无的旅途
偶尔歌唱
与风无异
确实如此。谢版主评议!
熊市随感录 一 “山穷处必有云来。”这话从股友老周嘴里一个字一个字缓缓吐出的时候,我吃了一惊。山穷处必有云来!这话听起来不那么有逻辑,也不那么合理,但是里面强大的自信和神秘主义还是把我震倒了,我真的向后仰了一仰。老周是个伟大的哲学家!我等不及盖棺就给老周下了定论。此时,留着漆黑络腮胡子的老周目光如炬,故意搁在鼻尖附近的黑框眼镜在灯光下看起来有点酷。 二 从一杯茶的清香里,品到渐行渐远的东方。 从一杯咖啡的浓香里,品到从未亲眼见过的西方。中国特色的股市,是茶和咖啡的混合物,我品尝着,醉不自知。 三   我总是,缓慢地发现缓慢的目标,快速地捕捉的快速的目标,我也许是鹰的别种。我的飞翔无影无声。虽然...
跟随






存在严密的关系,
例如,
飞着的邮票和爬行的信封,
燃烧的汽油和爆胎的汽车。
眼中无光的都在后面,
云似的一群一群,
一场戏剧里的线性流动。
相同的场景重复,
平凡一直很平。
前面很尖,
被尖叫性颂歌推动,
留下大海状虚无。
一路用僵硬的感觉,
对话游移的视线。
没有过开始的希望,
也不懂结束的绝望。
捆绑产生内在的满足,
装饰产生宏大的骄傲。
超嘈杂的环境,
沿着圆周向前,
回到从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