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沙漠上空




通向天空的脚印

属于没有翅膀的人

他们站在云上

恐高

他们的眼角

因为心中多雾

而往外冒烟

他们在高处看沙漠

知道那里缺雨

可他们

是打算活在天空的

他们互相望了望

没有人愿成为雨点
云上住着一位写诗的人




他因为过度思念而睡去

又因为别人想他而醒来

总是隔着幽暗

看见他爱的人

似近非近

总是隔着玻璃

看见爱他的人

慢慢消失

他学习植物

吐出氧气

吸入二氧化碳

可周围还是寂静

他内心的痛

必须用炮弹赶走

哪怕代价

是自己粉身碎骨
晚风里的故里




煮米的过程

让胃热爱生活

灯火摇曳于米香

温暖得有些无理

门前众多植物

我只和竹拥抱

有鱼在

落花在流水里不孤单

踏着铁轨的人

剪切了晚霞

而立于青石板上的人

涂黑了绿树

回忆一身披彩

带走了往日的黑白
恍惚一转身





恍惚是过去在未来之上的慢舞

脑海沉睡而眼睛失眠

红花在琥珀内部怒放

苦瓜的侧影外有蜜奔流

在梦里擦亮猛兽的长啸

独自走过旷野

左半身是鱼

右半身是网

争斗竟如此模糊
喜菡老师好!
我同意刊登。在此向香港小说与诗报的主编先生问好!
逃脱



逃脱其实是一种含义

就像面对一幅画

忘记吃饭三天

逃脱其实是一种危险

就像在飞驰的车上

打开了车门

逃脱要穿越人间烟火

寻山外的白云

逃脱要和有形物告别

与无形相聚
无忧少年



用谜面一样的眼神
写谜底一样的青春
绿地上
不知血曾经淋漓
不问月曾经远去
在闪电和暴雨之间
撕下广阔的蓝天
等待是广阔的



海不会被误认为天空的原因

就是有永不相同的浪

但夜会努力混淆一切

而一场大雨又会改变许多生物

黑与白不断交替

阳光和月光常常来袭

只要向往在

总有机会

找到废墟里的珠

海浪和其它浪冲击了眼球

如果确实有无穷无尽

请给它一方金印

刻上等待
谢版主评读,新年好!
看见




许多断裂装饰着天路

在天路上奔跑

追上背道而驰的人

黑夜有像黑夜的人

白天有像白天的人

不同空间的人

相对而立

他们必须走进对方

才能看见自己
被一段名叫x的符号惊了




许多x飞旋

暗声音开始嘈杂

一只化身为剑的鸟

在纷飞的彩霞下面

切断了山的血脉

断山的红血奔流

弯的表达打碎直的思维

x如落叶

相似的树太多

相似的砍伐者太少
走在春风中




走在春风中

想自然而然嵌入蓝天

在白云的旁边

或是远山的顶上

多回首

可捕到时间的一笑

那往事的碎片

如玻璃渣掉下

烟火气充盈其间

但蓝天把今天的我

暂时带离人间
冬的隐喻





风带着翡翠和尘土不知所向

铲雪机听着雪的叫声

没有感觉的白山长出神经

路开始心痛

脚下许多颤抖的零

很滑很滑

夕阳下的虎饮着什么

梅花属于没见过它的人

冰无法拒绝粗野的流水
雪景里的红肿月亮






只要有白桦林在

夜不可能黑漆漆

雪花对梅花的凝视

持续了很久

蔓延着旋转着

仿佛一次次迷途的忧郁

一些灰蒙蒙的咒语

落在蓝色的山道

覆盖了枯草

红肿的月亮

仿佛哭过的大眼

茫茫然漂浮在上空

悲苦的眼神

停留于高处

成批的

冻成冰珠的眼泪

闪烁
夜的随想





找不到去处的云

找不到来处的夜

他们的游荡

有哀歌的含义

他们的碎片

被光切割

被雾包裹

被流淌的时光凝固

被广阔原野的小小牙齿

紧紧咬住
带钥匙的流浪者




钥匙还在

门已消失

满眼废墟

钥匙游荡在世间

带钥匙的人

像一辆被爆炸

震碎了所有玻璃的车
悔是不可避免的





他的老年和他的少年

在回忆的缝隙里相遇

他站得笔直

风频频吹过他的裤腿

看上去像是他的腿

在剧烈抖动
命运埋雷



在生活的街道上

总有人

被时代的火车撞伤
沿着不确定的水





沿着不确定的水
找到确定的南方
水如镜
你如船
山如玉
你如南方
白鸟久飞




白鸟久飞
成为天上的斑点
路过燃烧的白桦林
红与白很难分清
风吹灰烬
又出现虎啸和狼影
荒原空荡荡
云与远山的混合物
覆盖了暗淡的光
秋色恋人


一对温暖的情侣
误入微寒的秋色
落花落叶里的两人
如海浪上安静的明月
纸上的电眼




薄薄的黄昏
黄昏后面是透明的夜
纸上的眼是电眼
电眼里有雪
海中鱼被复制了一次
也游在纸上
在纸的背面有月亮
月光透出来
光芒四射
有人站在月侧
像月光一样
一种不耀眼的寒意
映射
倾听




倾听不仅是一个姿态

还是一种融入

暂时融入倾诉者

融入一半心

融入一半脑

融入一半骨骼

再伸出手

拭去回忆的泪

拭去岁月的灰尘
这次睡眠




走在夜里
断手从四面八方飞来
血淋淋
在路的尽头
四面环山
天空很低
几束艳丽的光
来往阴阳之间
在地底有通道
有几缕白发指挥断手
敲着钢琴的黑键
看天




冷空气成为最易碎的玻璃

划伤了奔跑着看云的人

他仰脸

用他的浓眉画自己的蓝天

一种能把他人点燃的眼神

和广阔的存在交谈

他的眼可以透视

云无骨

蓝天无骨

鸟有骨
河水


河水
只会顺着地势奔流
不会顺着心愿奔流


如果河水
可以顺着心愿奔流
那就奔向沙漠吧
那里最缺绿洲
前世是花







他看见自己的前世

是一朵花

所以他不吃菜了

爱惜一切植物

鸟在窗外鸣叫

前世的花

在鸟的鸣叫里闪耀

他看到了花却似隔着玻璃

无法靠近

鸟把翅膀借给他

他把梦想借给鸟

他在飞翔时

遇到秋风

翅膀飘香

落下几片花瓣
动物世界的笑话


一条眼镜蛇戒了烟,
因此获赠了一副帮助戒烟的眼镜。

姿态如风的功勋鸟,
其实从未学会飞翔。

猫吃了纸上的红鱼,
脸上多了一个表彰节俭的牌匾。

一头已经瘫痪的大象,
为了当官贿赂老鼠。

老虎因为吃了次草,
当上了羊王。
时以空为舞台




未来是过去的第二次旋转

过去是未来的第一面镜子

空间燃烧成为灰烬

时间落下长出花朵
谢版主评读推荐,问好!
催眠


水中眠还是镜中眠
已分不清楚
扮演一次鱼死
或者
模仿一次花醉
美好
纯净
被月光涂抹过
被春意点染过
经历的风景
可以不停更新
也可以古旧到底
如果下沉
将有烟花相送
下沉到梦境最深处
终获海洋
一滴水遇见一片叶子




一滴水遇见一片叶子

水快蒸发了叶快枯萎了

做什么都要抓紧



不要说相见恨晚

早了

一滴水遇见另一片叶子



一滴水遇见一片叶子

要珍惜

要绿得像春天的样子
鸟类学者


从爬行进化到飞行的秘诀
值得一直探讨
心中的闪电
试图联络鸟叫
思考长了羽毛
书桌如云
书页如翅
心跳是打开彩霞的形式
而渴望驾驭鸟群的想法
如躲在瓷砖背后的水管
必须有一次毁灭
才能彻底暴露
身披黑夜的人


身披黑夜的人
在乌云里生存
驾驶着烧往事的车
他们讨论阳光
他们想像阳光
他们不顾一切
他们准备破碎
他们以光速开车
最终变成了阳光
妖精府邸两首

1、气候变化

森林倒下时
会砸死人类

2、妖精府邸

黑气上浮
乌云证明着妖精的府邸
狼牙为门
虎眼为窗
吞噬了战战兢兢的人
吞噬了认认真真的人
路过此处
打着哈欠的人
嬉笑怒骂的人
都安然无恙
你心中无妖
妖腹中无你
城市的灯光下有隐形的海



城市的灯光下有隐形的海,
我听到浪在喧嚣却摸不到浪的存在,
我以心为舟随风漂流,
却被高楼的尖顶切下一片忧。

街道旁梧桐的一片片落叶,
一步步乱走,
仿佛一个个谜在游泳,
等着结局的我,
低头。
时间的挣扎



夜晚的裂缝里
穿行着蛇状物
那是挣扎的时间
我腐朽的本质
散发出原野的香气
手把阴影带入月光
托举一杯酒
半杯假装欢笑
半杯真心痛苦
醉后去大河
找到浮出记忆的沉船
踉踉跄跄回乡
有几声脆叫漂荡
也许是
古时画鸟者的灵魂
最后





他倚靠在生命的尽头

仿佛倚靠着一面裂纹无数的墙

在那里

他凝视着画面越来越小的时光

往事匍匐在他枯黄的眼中

以前没有想过可以飞

但是现在

白发的他飞到高处

像一只云边的鸟

俯瞰着乡村和城市

晚霞之下

空气中波动的一束束红光

恰似心的颤动波
不懂

山岩上的裂纹
是大自然留下的文字
我们现在不懂
也许永远不懂
废屋



窗有霜的哀歌
镜有冰的面容
懂得沧桑的鹦鹉
低飞在断壁之间
缺腿的八仙桌
向早已逝去的喧哗
作一个行走的姿态
灶边被丢弃的柴
想象着已腐烂的根
门从井水漂到河水
灰瓦突然想起
八十年前乡村的雨季
那时满眼都是蓑衣
住过这里的灵魂
偶有重量
遇到夜最轻时
跳出来闪亮
死去的灯藏身于黎明
破镜中的影像



刀刃劈开刀背
花瓣吞噬花蕊
梦境制造困境
海啸卷走海洋
心中的废墟






我眼里的废墟

可以用错别字描述

而我心中的废墟

想用正确的词表达

当我费力找到一个词的时候

那心中的废墟

已经被一个暗藏的程序

设置为方方正正的城市

城市的街道上

行驶的不是车流

而是重新成为废墟的逻辑

标记在每一次转弯之前
夜还在



夜在
明月已远去
有太多灰尘
让记忆的镜模糊
流着血的灯
流着泪的星
把暖送给
寒风中孤独的人
抬头望
夜还在
明月已远去
重生









经历过太多苦难



像灰烬经历过火光



风吹灭了火



也吹开了灰中的花朵



在花开中重生



在花落时再去



很美很香的前世来生



始终留一双手和一颗心



呵护新时光



理解所有的轮回







彩虹消失



那阳光透过红叶



又点燃了秋天
局限等三首





1.局限

除非拥有思想

否则

人走不出自己的眼眸

2.团结未必有力量

两个冰块

抱团也不能取暖

只会更冷

3,俗

撕碎天堂的地图

去肯定人间的路
孤客已成归客




宁静是孤独留下的礼物
酒和月光的混血
盛产蓝色的思索
很久很久以前的风
吹走了错与痛
往事像一匹瘦马
要回到枯黄草原


孤客已成归客
白发修改了梦
山重水复弯曲路
明月给我下的评语
星光写就


孤客已成归客
靠近那孤城
秋风拂面又吹过
明月给我下的评语
星光写就
1.咀嚼往事



月饼里曾经有月光

餃子里曾经有春色


2.源



黄河的力量

喧嚣于泥沙俱下

澎湃于鱼龙混杂

3.跟风投资



猪省吃俭用

买下屠宰场
一支对准了狐狸的猎枪



一支年轻的猎枪
对准了狐狸
火药味烧得他胸膛很疼
他犹豫了一下
前方分明是个忧郁的影子
腰有点弯
眼神像湖水清澈
他不了解这眼神
那美丽的皮毛让他慌张
他仰天长啸
枪口高抬
飞翔的火落在云上
残月

如果残月再弯曲一些
就可以做成弓
把今夜射出去
射落的星
就串起来
挂在脖子上吧
机遇如花


奇迹
在无人关注的地方
默默生长
在人潮汹涌的地方
迅速夭折
一百年擦肩一次
一千年采摘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