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的如果



如果少年不翻巨浪
那么处处死水一潭


如果少年不曾飞翔
那么余生恐惧飞翔


如果少年曾被禁锢
那么从此无缘自由


如果少年拥有天空
到了晚年必有星空
模仿鸟的中年人








他坚信
他的双臂天生丽质
只要多多挥舞
必能生出多彩的羽毛
上有眼眸般明亮的斑点
他试图模仿天鹅
白衣白裙
腰身摇曳
转了多次
未离地面
愤怒让他心生气囊
浮力似有
动力仍无
他前倾的姿态如病鱼
他对着镜子叫了几声
声音细弱
让他的前半生
酷似淋了雨的麻雀
抖落了一身水
倒置



生活已经被倒放
我抬头
看见时代的裤裆
深夜的深渊

黑夜被更黑的绳索捆着
滚向深渊
这里的眼睛不认识黎明
这里的翅膀不认识天空
这里的头颅失去了思想
但这里的心脏
记住了星星
只要心跳不停
在黎明光照时
心给翅膀以天空
心给头颅以思想
心给眼睛以朝霞
飞出深渊
月光睡吧



月光睡吧

我夜观天象

为寂静站岗

月光在翻开的书上睡着

许多传说释放着香气

我要让心暂时停跳

死去一刻钟

让灵魂展翅飞升

抵达最灿烂处

也许

我会与微笑的兔子相遇
野生



我把羊群放生
它们在野草中四散
它们将成为野羊
我也想成为野人

一种四蹄欢奔的感觉
一种子弹出膛的喜悦
一种云冲星空的豪气
一种鱼入大海的执念


野人用野果充饥
我上树遇到猴群
它们对我点头
它们看见我心


我心原是小河
如今已经变大江
我打算云游四方
不去想人瘦毛长
生活在眼睛里





他生活在眼睛里
警惕
东张西望
在白天疲倦
在黑夜清醒
爱惜灯光和星光
他分泌出眼泪
用来延长快乐
也用来缩短悲伤
他有时看很远
他有时看不清
他漠视云层
他探视深渊
他观察观察观察
他阅读阅读阅读
他很想知道一切
却仅仅知道一点
他在暗河里沉没
他在彩霞里燃烧
他在三百六十度的旋转里
改变
不可能




对于不可能
我一直怀有期待
如同期待太阳在深夜醒来
如同期待落花再次盛开

别对我说不可能
这不可能
因为我的期待
把梦注入了它的坚韧
让它如一匹骏马
驰离灰心的草原
无限地靠近了可能
给它很多时间
它会变成可能
重生




经历过太多苦难
像灰烬经历过火光
风吹灭了火
也吹开了灰中的花朵
在花开中重生
在花落时再去
很美很香的前世来生
始终留一双手和一颗心
呵护新时光
理解所有的轮回

彩虹消失
那阳光透过红叶
又点燃了秋天
秋愁



云远隐雁羽
林深埋猴毛
花落月残后
感伤满废楼
谢版主评读,问好!
谢版主评读,问好!
请摇醒我



奔跑
歇一下再跑
不相信世界有尽头
睡去
然后醒来
总相信岁月可回头


如果我死去
我一定会复活
如果我走远
我一定会归来
我会化为花
我会化为蝶
我会化为云
我会化为虹
我会化为眼眸里的一切
体验无穷无尽的美好

请相信这个人没死
请证明这个人不死
如果我不小心睡过头
请笑哈哈摇醒我
我笑我笑




严肃的人很是可怕
因为我永远嘻嘻哈哈
我笑出了眼泪你露出了牙
古板的人可以不理他


生活曾像枪手瞄准了我
我的胸前有一点红
我的笑穿透了红尘
子弹嘎嘎嘎弯着腰飞啦


梦想曾像野兽咬住了我
我看着它十分陌生
我的笑有九个眼
把梦想摁在脚后跟


青春曾像泥石流埋了我
我满身泥泞却心如莲花
我的笑依然芳香
让我未老愈合了伤


这天空太灰太暗太多雨
我用笑换个晴朗清爽
严肃的人可以不理
古板的人可以不睬
多学问的人
我不去争论
我笑我笑我显得年少
白发少
游泳者



蓝水即下沉的蓝天
这人缓慢的飞翔
像一只警惕的鸟
或者伤了翅的鸟
他的胸膛里
有一台船的发动机
不停轰鸣
他昨天读的书
像无形的帆
推着他顺风前进
在海平线他突然领悟
懂了浪和自己
他潜入了远方的梦
鱼腹里有一面镜子
可照见未来
他不想上岸
宁愿在无穷的晶莹里
迷失自己
思想会自动繁殖


思想会自动繁殖
但必须先有一个天空般自由的母亲
然后才有万千飞翔的儿女
一路向北




一路向北

向着金黄的叶和红的浆果

一路向北

向着澄澈的春景和秋色

携带烟雨遇见南飞的雁

几点淡淡乡愁在长鸣

携带柳絮看到野马草原

种下几片竹林再饮酒



一路向北

东西双臂收

一路向北

雪山在前头

眼神冰雪般了晶莹了

据说会看见最好时候
风暴中的飞鱼



一条飞鱼从海中跃起
风暴中的雨点密集
在鱼眼里
雨点是被击碎的海
飞鱼在穿行风暴之前
不知海会碎
而如今
飞鱼携带雷鸣
携带破碎的海
奔赴闪电指引的秘境
给远方的晴天
注入海浪的基因
影子里的孤独者



深夜是灵魂展翅的空间
影子形状不定
影子在光 的僻静处
暗示孤独者的存在
似有 伤口
似有白发
散发浓浓的忧伤气息
影随云动
影随月动,
影随比夜还黑的叹息动
莫回首
回首时泪在影无
海边联想


阳光穿透了浪
风蚀了岸
影碎船已远
昨天的风暴
还在我的脚下
残留了回声
面朝海伸出手
手一麻
触到了宇宙的心跳
许多蓝水
淹没了我胸膛里的山脉
有鱼飞起
证明我与海同类
羡慕燕雀的鸿鹄




被雷电击伤的鸿鹄

蹒跚在山路上

鲜血淋漓的翅膀

渐渐苍白的心脏

大漠上已无烟

草原上已无狼


曾经想在月亮之上

曾经想在银河之旁

不堪回首热泪盈眶

如今把巢筑在树上


如果天空比囚笼还小

如果云彩暗淡无光

如果生命中满满的忧伤绝望

鸿鹄羡慕燕雀

又有何妨
他们走在风筝的线上



眼珠丢在夜间堆成黑海
他们走在风筝的线上

上面是白骨星云
下面是死神山谷
他们走在风筝的线上

做梦就是宇宙
伸手握住自己
他们走在风筝的线上
谢版主评读,问好!
回江南


一只以梦为翅的蝴蝶
盘旋着要寻树根
一颗以莲为心的珍珠
滚动着要入淤泥
江南的烟雨
隐约有淡绿的瞳孔


古道上
一位穿蓑衣的人
捡拾着青山的深呼吸
我想听的牧童吹笛
沉没在灰瓦白墙中
往日的木船渔火
在蓝水里慢回首
许多画面
被跃起的小鱼带到远处


青石板路上的我的背影
被白发取走一半
晚霞燃于双眼
今天已残
西风寒了双鬓
明天已现
桃花梨花栀子花
伤了心
谢版主评读,问好!
谢版主评读。无特定对象。问好!
谢版主评读建议,问好!
一张白纸



走在写满流水账的路上
心里想着柴米油盐
许多点画不出一条线
时时刻刻可能成碎片

与烈火擦肩而过
大雨后黏黏糊糊
看见枯木我高歌一曲
我的命和枯木差不多

风吹过我会飞起
旋来转去还在梦里
挂在厅堂我废纸一张
落入坟墓我光芒万丈
不相信未来


在我的身边
有人唱歌有人演讲
有人翩翩起舞
他们笑着
给我看蓝图地图
让我跟他们走

我是个不相信未来的人
我坐在路边没有动
我是个不相信未来的人
我不知该跟谁走

我看见火在夜的角落
思念着远方的枯树
我看见心如死灰的蜘蛛
吐出粘接明天的丝绒
我看见我的心在冰中跳动
我看见我的眼星光寂寥

我是个不相信未来的人
我坐在路边没有动
我不知我看见的有无意义
我不知该往哪走
颠倒国





在颠倒国
日历是可以改的
一切都不确定
谎言铺路
鹿被称为马
但没有人骑
马被称为鹿
有人偷偷骑

在颠倒国
人听猪的指挥
智猪听蠢猪的指挥
猪最高贵
人以肥头大耳为荣
许多人去医院
移植猪的基因

在颠倒国
规则任猪蹄决定
人带镣铐行走
有人带有形的镣铐
有人带无形的镣铐
猪太自由
猪太自信
除了猪嚎
猪拒绝听其他声音

在颠倒国
头上是地
脚下是云
人的记忆里
消除了地下的白骨
猪和人
都有双虚拟的翅膀
扑腾出动荡
夜很长
光是奢侈品
麻木


手指冰冷
指缝里的梦
并未流走
一只蜘蛛
把他当成雕像
在他指缝里结网
他的喉咙里有烟雾
闭眼仿佛在深度睡眠
他很重
不断碎裂又不断复原
地面塌陷
云霞升起
醉人


以为经历的是岁月
其实经历的是红尘
醉人的眼中
夜色和月光最搭配
醉人结结巴巴说
今天已知
明天不可知且无限可能
角落里的呼吸




这声音是人声吗
还是虎啸
或者是鬼声
在这角落
他的呼吸
穿不透硬如玻璃的空气
他胸膛里的火焰
像上一秒的电影
已熄灭无痕迹
他的呼吸
局促紊乱
有不同的气息
不同的情绪
如河里的一片叶
有时在波浪的浪尖逆行
有时在波浪的横断面滑行
但在这角落
没有眼光落下
给花取个名字



给花取个名字
她们的生命就有了意义
她们就成了亲人和朋友
她们的笑容装饰了四季
她们盛开
肌肤如绸如缎
浅昼
深夜
黄玉
蓝狸
姹紫
嫣红
花匠呼唤这些名字
把洒水的壶
还有无限循环的爱
留给她们
原地



省略了漂泊的过程
取其终点制成标本
无力前进无心后退
梦中的重重山水
醒时的重重锁链
深渊对话星辰
其实没有原地
只有回眸的模样
被定格而已
旋转
内心有矮小的夜
光来
打通了胸膛和旷野
血在门后 一 我,章若龙,是一个喜欢无厘头的普通人。无厘头电影无厘头故事无厘头笑话,所有的无厘头我全部喜欢。我曾经模仿古代人的口气给自己写了个通缉令,开自己一个小玩笑:“无聊犯章若龙,男,面白微须,直鼻小眼瘦颧,高六尺余二寸(唐尺),丰采甚都。性好逸而恶劳,欲少流耕种之汗,望多有收获之米。举报此犯消息者,赐冤大头一百;举报此犯行踪者,赐冤大头一千;若抓获此犯送公安,赐冤大头一万。” 认识到自己是普通人已经很久了,而喜欢无厘头则是最近的事。 我的许多酒肉朋友和网友也学我,给自己下了一道通缉令,一时间多多益善多愁善感的通缉令精彩纷呈,发布于微信朋友圈后引来不少围观和点赞。哈哈。 二 我必须承认,我...
血在门后 一 我,章若龙,是一个喜欢无厘头的普通人。无厘头电影无厘头故事无厘头笑话,所有的无厘头我全部喜欢。我曾经模仿古代人的口气给自己写了个通缉令,开自己一个小玩笑:“无聊犯章若龙,男,面白微须,直鼻小眼瘦颧,高六尺余二寸(唐尺),丰采甚都。性好逸而恶劳,欲少流耕种之汗,望多有收获之米。举报此犯消息者,赐冤大头一百;举报此犯行踪者,赐冤大头一千;若抓获此犯送公安,赐冤大头一万。” 认识到自己是普通人已经很久了,而喜欢无厘头则是最近的事。 我的许多酒肉朋友和网友也学我,给自己下了一道通缉令,一时间多多益善多愁善感的通缉令精彩纷呈,发布于微信朋友圈后引来不少围观和点赞。哈哈。 二 我必须承认,我...
痴狂的人


痴狂的人
挥着翅膀骑着车
蝴蝶停在眉间
在蓝色的路上
他似个慢腾腾的红点
梦朦胧
路朦胧
红点化身为花
去探月光的长度
和春夜的深度
云边的窗


很多有翅膀的人
闲逛
聚集
喝酒聊天
没人见过他们飞
他们直言不会飞
辛苦进化出的翅膀
只是为了领一张
鸟类的身份证
有权在高楼顶上筑巢
拥有云边的窗
他们在窗边欢笑
虽然
天空布满了
他们怀疑的事物
上帝用铅笔写他的故事



他的故事
是上帝用铅笔写的故事
他的故事
用许多梦叠加
他心门的密码
总是忘在梦中
为了看清梦
再做一个梦
季节更替
雨雪闪耀
他说的是
花落在心上
上帝写的是
花落在地上
上帝用铅笔写他的故事
风可以轻易擦去
谢版主建议。已改。问好!
迷茫青年




风雨从未停歇
飘摇中
寻一根绳索
固定

被固定
心中无花
眼前荒芜
沿着疯子的思路前行




和过去告别了的背影
挤满了车厢
背影们的心跳
火红可见
他手握方向盘
在说着什么
嘴里有星光和海浪
路很长也很美
路平坦得让路灯怀疑
而背影坚信
一朵云突然亮出闪电
有雷在吼
他微笑着歌唱
在路尽头预设了深渊
谢版主评读,问好!
山景里




风吹凉了朝阳
我登上蓝色的山
鹰的黑翅膀
挡住我浅色的目光
人在云边飘浮
有化为烟的可能
峰顶孤零零的树
很像我的影子
我心中有一些红尘
此时美丽如花粉
喝一口很甜的泉水
竟然醉得像仙人
在天的尽头
回望最好的自己
背上有一包圣贤书
寂寞无法定义
谢版主评读,问好!
谢版主评读,问好!
去远方



我需要一批有笑容的石头
来修筑通往远方的路
水往上流
我向远方走
像一件逆风而行的旧衣
像一发穿过石墙的炮弹
到达天边的时候
我低头
看见了内心的星辰
地狱坍塌



地狱坍塌了
只是地狱的废墟
而绝不会是天堂
谢版主评读,问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