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蕉叶上的雨



芭蕉叶上的雨滴
都是暖的
晶莹的
仿佛含有夏日的片段
吸足了云间的香气
当雨滴落在芭蕉叶上
常常溅起一个词
碧绿
雨声如诗
让干旱的耳朵
听见了花和蝶的梦乡
在高速公路上


在高速公路上
有车慢慢爬行
哭泣
悲伤一块一块
飘出车窗
和乌云挤在一起
雨淅淅沥沥
没有车
减速与它同悲
后面的车
或者变道
或者准备跳跃
车头面向远方
车都在呼啸
没有车
减速与它同悲
剧场门口



我迟到了
在剧场门口犹豫了一下
我听见里面有洪亮的声音
把缤纷的人物
送进我的想象
我又向前一步
一道门打开
富有神秘感的灯光
把我置于暗处
我看见台上有人倒下
那人伸过来的手上
握着起伏的情节
我内心的惊叹
像脱轨的火车
我迟到了
剧情已是废墟
画意


草在暴雨里又染新绿
有些表达是不透明的
带着永恒的花瓣流传
时间的炼金术
炼出金色隐喻
分布于树梢
香溪在色块里迷路
一瓶摇晃在春天里的酒
浇灭了过往的万缕愁
在山顶遇见晚霞
在晚霞里遇见花魂
除了月
谁能把夜色看透
一片会歌唱的阴影


他的声音比黑发还黑
他的视线里有痛苦的雨滴
晴到下巴为止
月光和阳光
都无法铲除他面前的夜
他的喉离开脖子
围着脊柱自转
他的心脏发了持续几秒的微光
他抽了几口烟
在烟雾里打开五线谱
餐桌上
一些被生活烤焦的食物
让他显得更黑
领先者




他是个拿着手电筒
想战胜黑夜的人
是照片里唯一能走的人像
等其他人像欲动
他已经飞了
飞出了照片
照片跟着他飞
他在飞翔时
丢失了手电筒
在黑暗中
他猜测自己眼睛明亮
后天的雨



叶的枯黄存在着飘渺的厚度
近处的绚丽红伞遮面
一部分雨点用一串梦呓
去描绘落花减速的影子
月未曾俯视的空白被掩埋
平原删除了山的险峻游戏
森林再一次打开了怀抱
不带珍珠的湖
让残荷集体逃离
草屋筑于夏的尾部
屋顶吸入了意外的闪电
闪电奔跑之时
有许多乌云徘徊
最终凝固成明天
风的痕迹明确分层
叠加出一种心电图般的道路
比蝌蚪大的忧郁爬来爬去
避开湿漉漉的红灯
在晴朗短暂的挥手之后
是哭泣的长河
在急流之上
漂浮着用两个夜晚捆扎的树
树异常粗大
危及岁月堆垒的大堤
人类的不完美



人类的不完美
常常不可见
像月
有时露出伤感的边缘
像残月
有时伪装成完美
像圆月
水泥森林里的行人



水泥森林的荒凉
沙漠一样广阔
车在尘土飞扬处停下
因为
车中人插翅欲飞
而那个行人在人行道
像一支竹林里的孤笛
心思在胸膛狂啸
行人凝视车窗
点燃一支烟
红红的烟头
要把满天晚霞带走
每个苹果



每个苹果在落下之前
都暗示过宇宙的起源
人们停止呼吸
会触到其中秘密
苹果核里
黑暗套着黑暗
黑暗的瞳孔里
旋转着进化的齿轮
旋转着长夜
苹果树上
叶的卵形的焦虑
跟着蜗牛爬行
蜗牛的体温
吸收了死人胸膛的微光
谢版主评读建议,问好!
谢版主评读建议,问好!
成为鱼



激流中爬上船太迟了
必须尽快成为鱼
成为鱼后再回忆
行走街头的样子
数浪花如数灯光
快乐很多
唯一的烦恼
是网的存在
新鱼们渴望长大
因为
鲸鱼曾改变海风的形状
有蓝云的山顶


在有蓝云的山顶上
可见鱼的脊椎骨
而鱼刺组成的森林
呼唤蓝雨
蓝雨多了成为蓝湖
蓝湖多了成为蓝海
更多的鱼
为蓝海而来
鱼们老去又死去
鱼的脊椎骨
构成另一个
有蓝云的山顶
教训

史书告诉我们:
人类总是以跳跃的姿态跌倒,
以爬行的姿态飞翔。
关于鸟的悬念



有些执念覆盖浓雾
你不知如何消散
你转悠很久
也不识雾中的鸣叫
几枚红叶飘过
似有翅又似无翅
你伫立凝望
仿佛在等
另一个空间的鹤
或许它已远去
或许它在雾中扑动翅膀
只是你未看见
但眼眸映白色羽毛
时隐时现
你心痛传手
手上太多有喙的谜
你弹弹指
谜飞去
谢版主评读。问好!
谢版主评读建议。我改一下看。问好!
云做了一个梦




云很飘渺
云的梦更飘渺
云在梦里
重演了海的故事
忧愁的波涛和快乐的船
几道宽广的光流过
梦因云聚了而模糊
梦因云散了而清晰
飞鸟眼中的闪电
击碎了云的梦
梦如雨下
浇灌出许多心花
健忘症




彗星到达我胸膛的时间表
丢在月球的背面
我用一片带锯齿的叶子
锯断了掌心里刚萌芽的春天
一条蛇S形游荡到火山口
我的望眼和望都不见踪影
我的心跳在胃的位置上
消化了心
我请阳光来喝茶
壶里是雪
杯子里都是夜
湖底行



湖底行
身边有莲叶荷花的摇曳
我游动似鱼
透过头上的水波
见岸边夏花绚烂
她们一朵一朵
如此之美
是否已取了鲜艳的姓名
或者使用了芳香的语言
水下朦胧
我不知不懂
也许只有我不知不懂
我游到梦的一角
摇摆着
水陆两栖
晶莹的时间


我来自白远方的黑边
而渐渐靠近的那个人
用一副墨镜定格了我
墨镜后有一双看破一切的眼睛
睫毛里有羽毛般未飞的美
在同一个灰暗的圆圈里
我们彼此并不相识
却迎接同一只燕归来
燕带来晶莹的时间
明天清晰可见
水晶的清晨
玻璃的中午
冰的下午和夜晚
谢版主评读。黄昏真冷。问好!
冷黄昏


这黄昏冷
或者给人冷感
晚霞深处的雪
给我红里面的白
心里的一层薄冰
有灯火拍打眼眸
我需要一瓶黄酒
表达稀缺的暖
某些湛蓝
隐藏于枯黑的玫瑰
鸟的化石飞起来了
而鸟还在风中沉睡
一张旧照片



在旧照片里
那人的夹鼻眼镜
扼住了视线的咽喉
他看见的黑白
恐怖电影一样
有很强的画面感
森林和皇冠一样高大
回忆总是在月光下驶过
夜色来一次深呼吸
等大海到达山顶
鱼和船
同时得到了更多的深渊
演变





白花朝着蛇的方向

黑蛇朝着花的方向

花和蛇都有吃掉对方的可能

花和蛇也可合二为一

它们按山的线条共存

它们按河的节奏共舞

白花和黑蛇中间的线

状态模糊

因为

黑有千种黑

白有万种白

花和蛇的斑斓

层次无穷

花和蛇的纠缠中

有许多

如蛇的花瓣和如花的蛇皮

自然起伏的风

会拥有花的香气和蛇的眼睛

融合一起

状如彩虹
重要的事情


重要的事情
都发生在黑箱里
箱外的眼睛
永远猜不到
发生了什么
即使事情出箱
还是
裹着迷雾
裹着迷雾
裹着迷雾
谢版主评读,问好!
一生多少顿饭



丢了钟表或者不用钟表
吃饭也可以用来计时
一生可以用
吃了多少顿饭来计算
如果不吃饭了
意味着停止计时
死亡就是永远停止计时
吃饱和吃不饱
作为计时工具没区别
含笑或者带哭
作为计时工具没区别
吃饭意味着历史在转动
生命在爬行
如果有人
飞太久忘记吃饭
他将没有历史
得道



云很快灿烂
悬崖上挂着倒立的人
穿过弯曲的山道后
风更弯曲
树木异化为大地的手
握住季节
当手放开的时候
春夏秋冬混合一起
很斑斓
许多吞下黑夜的物种
自动抹去了名字
如空气一般流淌
难以分辨
他们长生不死
谢版主细心评读,问好!
等一个空白


等一个漫长的空白
有生而复死的幻觉
幻觉是直觉的变形
把混乱嵌入眼中
等一个漫长的空白
消磨一种追寻
在坟墓里变老
在沙丘上养鱼
在冬雪里寻夏花
把球碾压成圆圈
用手上的笛子
种一片无声的竹林
空白似来非来
死循环


把死亡放火上烤,便是新生;
把新生放火上烤,便是苦难;
把苦难放火上烤,便是悔恨;
把悔恨放火上烤,便是无悔;
把无悔放火上烤,便是假死;
把假死放火上烤,便是死亡。
抑郁


就在那无所谓处
落叶断断续续
说完了秋与冬
我看见落叶的一刹那
心有大半白了
但蓝天在眼眸晃悠
一把行走于森林的锯子
穿泳衣跃向地上的镜子
我躺在地上
像一具被时代啃破的古尸
在另外一人悠闲的影子里
发出虎啸
往事的一朵朵片段
如烟花坠落
谢版主评读。问好!此诗借“海的灵魂”的口吻写成,与泪的意象确有重叠之处。
海的流泪的灵魂




身为大海的灵魂
泪水是我的化身
我流淌我扩散
和更多的人相遇
看他们
记住他们
为他们流泪
人是被遗忘打败的动物
我要治愈遗忘
看他们
以海的广阔
记住更多的人
谢版主点评建议,确实如此。问好!
眉毛浓重的人




眉毛浓重的人
有上帝的表情
似在怜悯众生
似乎心有大痛
但他一转身
却是背对红尘
天黑才有英雄归来


其实在美好的世界
英雄早已悄悄走开
在星光里看云卷花开
如果天又黑了
英雄又悄悄出发
带着火把归来
天黑才有英雄归来
直到太阳来时离开
谢版主评读理解。问好!
努力终有结果



这世界
给辛苦以奖赏
这红尘
给耕耘以果实
这遥望
给思想以经纬
这苦闷
给空白以宇宙


努力
每一步都不会是空
努力
天空在绝境之后
寻鸟者长出翅膀
种花者双肩春色
爱夜者落霞入心
望星者满眸清光
谢版主评读理解。问好!




黑眸
在水月间彷徨
铁指
指点可能方向
痛心
让白发飞扬
回首
看往事鳞伤



沉舟逆行污泥
拥抱珍珠的城市

枯叶钻入地下
竟吐出翠绿春意

眼泪熔化了眼镜
浇铸巍峨高山

烛火里耕耘的笔
收获寥寥晨星
晚年

少年不见夕阳面,
发白常伴夕阳眠。
何时落花淡泊去,
红泥涂满半生缘。
鬼来了



鬼来了
它的模样很怪异
表情很温和
没人认识它
不信鬼的人
认为它是新物种
让生物学家去研究它
信鬼的人
认为它不可能是鬼
因为它没有青面和獠牙
如此无害
长得像乌龟
似乎是春天




每片绿叶都有春天的影子
但不像有春天的精神
有两棵长得像一瓶酒的植物
夹住了像一根烟的我
我头部的火焰闪了几下
我蹦蹦跳跳终于挣脱
一朵憔悴的狗尾巴花
用一声猫叫来回答雨的提问
我看见
灰色的自己走在病歪歪的路上
我无法控制风筝般飘摇的感伤
此时此刻
原野绿得像一片芭蕉叶
我的心绿得像一片茶叶
下水道里的鱼群


下水道里的鱼群
迷茫
下水道里的火花
下水道里的歌声
都是迷茫的产物
这地下世界
起始于污水
却全力追求
未来的清澈
鱼群钻出来
出口在海滨闪亮
远处就是蔚蓝
迷茫将终止于明镜
早先
沉没在海底的灯
已进化成永恒的光
冬望

天蓝势得葱翠月
风寒顿生憔悴人
独坐白林者
心中雪山沉
夜狐狸



一只狐狸的影子
衔着一小片黑夜
来到晚餐时间
它的爪
依稀从白色的海里
游走到我心的一侧
那片夜放在啤酒瓶旁边
唤醒了我心里无数个夜
我把我的牛肉和蔬菜
递给狐狸染上月光的一面
如果夜足够覆盖白昼
我想跟随狐狸的影子
重回山林
敲门







草树摇曳
也许有风在树林
不平静
月是昨夜的月
指是明晚的指
叩了几下
声音似远似近
我的血管噔噔几声
开了一道裂缝
血涌流成河
心被锁在臂弯
似有墙蜿蜒
迷宫深深
玉墙水晶墙玻璃墙
零距离也吻不了外面空气
我环顾四周
墙蜿蜒
锁在心间
门在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