衔来火柴的鹦鹉



鹦鹉衔着一根火柴
飞进空荡荡的冰屋
他断续着井底的词语
却要描绘天涯的空间
当词语倒转
他的翅深插云天
眼前海浪无垠
词语如花零落
他无法说服原野
火柴在
冰雪终将融化
人生的车啊

风景沿着车窗走
许多美丽的错误
徘徊在交叉路口
在风声里依稀的歌声
更好听

人生的车啊
在江湖边停留
没看到海
为何波涛依旧汹涌
人生的车啊
在山脚下停留
无意上山
却见玉手拈花一朵
夜的一片叶子


通过星光的光合作用
叶成为夜的一个异类
灰绿
苦闷
声音沙哑
无枝无根
血很拥挤
心很空旷
空气和灰尘
都是呼吸的来源
叶微微眯眼
在漂泊中
猜测着清晨
传染

年轻人在阴影里醒来
他表情里的夜传染了蛛网
带着星光的蛛网在风中破碎
蛛网的光谱传染了雨滴
记录了波长的雨滴斜下
波传染了水和舟
水和舟的波动传染了鸟
鸟翻滚着飞越了所有灯塔
那种坠落的感觉
传染了离夜最近的未来
野杜鹃花



花溯前世是蝴蝶
根追来生化火柴
此物染红中原土
逢好时节放异彩
看山(仿古新诗)



人在深山懒看山,
七转八转山外山。
落花自有香溪溯,
秋雨早知春色寒。
岩上鹰叫月曾应,
潭底鱼思水常痕。
步步登高顶未尽,
残雪如发松如心。
我住在南方



我住在南方
当我如花瓣一样轻时
我要沿着雨丝去天堂
烟雨蒙蒙之中
没人看见我
我没看见谁


我住在南方
一路上
花开我开
花谢我谢
我沿着雨丝去天堂
镜子碎了一地








镜子破碎,
不妨碍映像完整。
眼如夜色,
如何去借月光。
哭泣的断断续续的路,
大笑的结结实实的桥。
燃烧至天涯,
人和似人之物,
才能盛开如夏花。
擦拭风景



擦拭湖和湖前的面容
脸上有两粒雀斑
湖里有一朵云
山蓝得要命
雨擦拭过山
山又来擦拭我的心灵
密林里鲜艳堆叠
落花落叶无数
黄昏裹着云晃动
风在喘息
晚霞里
我上升并触摸
掌心有打开的早晨
手指轻轻一扫
把星星推入深渊
松涛呼号
仿佛要喊来
那遥远的一团团空白
白发人





白发的他
倚靠在生命的尽头
仿佛倚靠着一面裂纹无数的墙
在那里
他凝视着画面越来越大的青春
青春飘扬在他枯黄的眼中
从来没有想过可以飞
但是今天
他伫立高处
像一只云边的鸟
俯瞰着大地
晚霞之下
空气中波动的一束束红光
恰似心的颤动波
谢版主评读。问好!
谢版主评读建议,已修辑。问好!
红外线之下



夜城吐出看不见的舌
一辆公共汽车
带走了许多轮子的影子
道路常有火花
忧愁的波浪来自如霜的脸
叹像蓝色的风
零星的心跳有山脉的起伏
森林很小很淡泊
无声处烟花最艳
零下10度的眼睛
唤醒了一城鬼魅
夏日的雪


远处的雪山
如白色金字塔一般
每天遇见许多镜子
然后在镜中晃动
空气古老
恐龙和苏铁的木乃伊
是否深埋
有人探测地下的宝藏
却发现地面的废墟
登山者的心很热
而来自天外的语言
像夏日的雪
谢版主评读,问好!
谢版主评读,问好!
谢版主评读建议,问好!
谢版主评读,问好!
谢版主评读建议,问好!
谢版主评读推荐,问好!
谢版主评读推荐,问好!
谢版主评读推荐,问好!
谢版主评读推荐,问好!
种树人


仿佛隔了平原大的方桌
苹果树和梨树对视
一边挂满苹果
一边梨花已谢
某些昨夜的星辰
在落花的花蕊
留下微光
种树人徘徊在平原
落花被风吹进胸膛
他努力找到青山
拥抱青山
等自己浑身碧绿
在美国看书


我的眼比夜深邃
我在这星空下
拥有一张书桌
凝视着
汉语里的月光
英语里的雪
他们交错时色彩纷呈
在伴着月光的雪里
我准备远足
同类


一棵深秋的银杏树
满身金叶耀眼
他拒绝和其他树交谈
在冷冷的雨中
他仰起头
雨下了很久很久
他依然仰着头
等一道树状的闪电
同类


一棵深秋的银杏树
满身金叶耀眼
他拒绝和其他树交谈
在冷冷的雨中
他仰起头
雨下了很久很久
他依然仰着头
等一道树状的闪电
蜗牛说


那棵甘蔗是我的高峰
每一节都指点我新的旅程
听不到喧嚣的我
世界天然静谧
远处野花开的过程
我知其一不知其二
但花的美丽
我已经全盘吸收
我也曾遇到网和陷阱
苦难就在背上
但只要有花香相伴
便是精彩一生
鱼和水

水活得像诗,
鱼才活得像精彩的句子。
鱼的哭泣让水折寿。
无静的无常




秤去医院看病
吃了一粒含铁的药
变成一条失重的鱼
漂浮于纤细的自来水
鱼和自来水交谈的时候
山上的铁塔晃了几晃
夜色顺着自来水流淌
像倾倒在海浪里的石油
看不见的广阔
比看得见的广阔吼声更响
有人伸出小手
自以为摸到了白雾
伤者



伤者在逃亡的路上
他身后无血
血预先滴在前方
那张石灰一样白的脸
正在为白天上色
用砂纸打磨过的尖叫
声音被捆在阳光里
一只有疤的骆驼
驭来一块沙漠的碎片
放在游泳池边
伤者头入池
喝了一口蓝色的水
树影




树影在一幅山水画旁生长
它很想入画
但灯光阻挡了它
它让画斑驳
灯光微弱
灯像垂死的眼睛
树影摇动
树影像憔悴的灵魂
山水画里
墨挣扎在
空白处
小宇宙


就像海边的沙漠
画着海市蜃楼
就像寂寞的琴
在空气上写蝌蚪文
孤独的人以夜为山
攀登高寒
不知云烟来处
只见月色朦胧
柔光和烈火之间
仅仅一步之遥
春天和秋天之间
常有夏花之叹
当眼中
同时装下了天空和海底
凝视便是宇宙
小宇宙


就像海边的沙漠
画着海市蜃楼
就像寂寞的琴
在空气上写蝌蚪文
孤独的人以夜为山
攀登高寒
不知云烟来处
只见月色朦胧
柔光和烈火之间
仅仅一步之遥
春天和秋天之间
常有夏花之叹
当眼中
同时装下了天空和海底
凝视便是宇宙
芭蕉叶上的雨



芭蕉叶上的雨滴
都是暖的
晶莹的
仿佛含有夏日的片段
吸足了云间的香气
当雨滴落在芭蕉叶上
常常溅起一个词
碧绿
雨声如诗
让干旱的耳朵
听见了花和蝶的梦乡
在高速公路上


在高速公路上
有车慢慢爬行
哭泣
悲伤一块一块
飘出车窗
和乌云挤在一起
雨淅淅沥沥
没有车
减速与它同悲
后面的车
或者变道
或者准备跳跃
车头面向远方
车都在呼啸
没有车
减速与它同悲
剧场门口



我迟到了
在剧场门口犹豫了一下
我听见里面有洪亮的声音
把缤纷的人物
送进我的想象
我又向前一步
一道门打开
富有神秘感的灯光
把我置于暗处
我看见台上有人倒下
那人伸过来的手上
握着起伏的情节
我内心的惊叹
像脱轨的火车
我迟到了
剧情已是废墟
画意


草在暴雨里又染新绿
有些表达是不透明的
带着永恒的花瓣流传
时间的炼金术
炼出金色隐喻
分布于树梢
香溪在色块里迷路
一瓶摇晃在春天里的酒
浇灭了过往的万缕愁
在山顶遇见晚霞
在晚霞里遇见花魂
除了月
谁能把夜色看透
一片会歌唱的阴影


他的声音比黑发还黑
他的视线里有痛苦的雨滴
晴到下巴为止
月光和阳光
都无法铲除他面前的夜
他的喉离开脖子
围着脊柱自转
他的心脏发了持续几秒的微光
他抽了几口烟
在烟雾里打开五线谱
餐桌上
一些被生活烤焦的食物
让他显得更黑
一片会歌唱的阴影


他的声音比黑发还黑
他的视线里有痛苦的雨滴
晴到下巴为止
月光和阳光
都无法铲除他面前的夜
他的喉离开脖子
围着脊柱自转
他的心脏发了持续几秒的微光
他抽了几口烟
在烟雾里打开五线谱
餐桌上
一些被生活烤焦的食物
让他显得更黑
领先者




他是个拿着手电筒
想战胜黑夜的人
是照片里唯一能走的人像
等其他人像欲动
他已经飞了
飞出了照片
照片跟着他飞
他在飞翔时
丢失了手电筒
在黑暗中
他猜测自己眼睛明亮
后天的雨



叶的枯黄存在着飘渺的厚度
近处的绚丽红伞遮面
一部分雨点用一串梦呓
去描绘落花减速的影子
月未曾俯视的空白被掩埋
平原删除了山的险峻游戏
森林再一次打开了怀抱
不带珍珠的湖
让残荷集体逃离
草屋筑于夏的尾部
屋顶吸入了意外的闪电
闪电奔跑之时
有许多乌云徘徊
最终凝固成明天
风的痕迹明确分层
叠加出一种心电图般的道路
比蝌蚪大的忧郁爬来爬去
避开湿漉漉的红灯
在晴朗短暂的挥手之后
是哭泣的长河
在急流之上
漂浮着用两个夜晚捆扎的树
树异常粗大
危及岁月堆垒的大堤
人类的不完美



人类的不完美
常常不可见
像月
有时露出伤感的边缘
像残月
有时伪装成完美
像圆月
水泥森林里的行人



水泥森林的荒凉
沙漠一样广阔
车在尘土飞扬处停下
因为
车中人插翅欲飞
而那个行人在人行道
像一支竹林里的孤笛
心思在胸膛狂啸
行人凝视车窗
点燃一支烟
红红的烟头
要把满天晚霞带走
每个苹果



每个苹果在落下之前
都暗示过宇宙的起源
人们停止呼吸
会触到其中秘密
苹果核里
黑暗套着黑暗
黑暗的瞳孔里
旋转着进化的齿轮
旋转着长夜
苹果树上
叶的卵形的焦虑
跟着蜗牛爬行
蜗牛的体温
吸收了死人胸膛的微光
谢版主评读建议,问好!
谢版主评读建议,问好!
成为鱼



激流中爬上船太迟了
必须尽快成为鱼
成为鱼后再回忆
行走街头的样子
数浪花如数灯光
快乐很多
唯一的烦恼
是网的存在
新鱼们渴望长大
因为
鲸鱼曾改变海风的形状
有蓝云的山顶


在有蓝云的山顶上
可见鱼的脊椎骨
而鱼刺组成的森林
呼唤蓝雨
蓝雨多了成为蓝湖
蓝湖多了成为蓝海
更多的鱼
为蓝海而来
鱼们老去又死去
鱼的脊椎骨
构成另一个
有蓝云的山顶
教训

史书告诉我们:
人类总是以跳跃的姿态跌倒,
以爬行的姿态飞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