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地下



黑暗有独特的胃
会消化面向远方的窗口
黑暗生物
视线到不了五米
在这地下
在这黑暗界
只有地震了
才可以漏进阳光
只有地震了
才可以在裂缝里
捡到废墟中的窗口
黑暗界布满黑雾
痛苦又长又硬
被用来铺路
路上爬满
又软又短的虫
听音乐的女孩



她把三月的湖泊
放入装饰了五线谱的浴缸里
一些清澈盖不住内心
让她流着泪的歌
融入她蓝色的血液
饱含色彩的浪
拍打着开花的耳朵
叙述着步伐很快的青春
歌未停
往事已远
三月的湖泊
在眺望中
结了薄冰
空旷



清晨
又悄悄开了几朵花
一个猎人的剪影
用眼光击落了天上的鸟
而鸟的倒影
在水里活了
飞得比河还远
头戴一朵红花参加红花的葬礼





头戴一朵红花参加红花的葬礼
痛苦并不陌生
悲伤
分裂了我寄存在春天的容颜
世界已碎
废墟堆积在风中
我喝了云酿的酒
醉眼里轻易藏有星辰
我想起给花浇水的日子
林中的散步呈现火红色
我曾经用心
修剪有些尖锐的刺
保留柔软的枝条
我经历了一种别样的失去
而失去又在夜间开出红花
光阴在手中奔出漩涡
而我
看见自己白发如雪
头戴一朵红花参加红花的葬礼
悲伤
注销了我寄存在春天的容颜
地下室生活
























十八层地下室
存在一种瘦弱的生活
名叫生命力旺盛
生命力旺盛
永远在角落
黑暗无光处的许多叹息啊
会从瘦弱的生活里
刨出瘦弱的诗句
用伟大的时代炒个菜




伤心有泪的味道
快乐有笑的味道
我孤独品尝自己
不求别人理解
有人硬要我
和大家同乐共苦
我无所适从
我如同混入马群里的牛
我无所适从

请允许我躲进厨房
按自己的心愿添油加醋
用伟大的时代
炒个小菜
饮者如何留下痕迹





饮者在藤椅上
用舌头观察着一瓶酒
酒颠倒和摇晃
不稳定
饮者的头有些痛
曾经拥有的智慧
一层层剥落留下碎屑
秋燥
而饮者的容颜湿润
近似江南烟雨
饮者写的黑暗的信
以菊花为信封
一堆崩塌的预言
饮者沿着不定走向缥缈
歪斜地躺在云中
夕阳的最后的光
在旷野
轻触风的叩问
高山人第一次读到海洋这个词



高山人第一次读到海洋这个词
被辽阔惊到跌倒
他的眼发出熠熠蓝光
海浪狠狠打在他的背上
晕头转向之际
看到前方有一条鲸鱼
爬到树下终于昏迷
鱼头上飘着一堆海藻
他踩着蓝色走向鲸鱼
他的手不停地摸到光滑的礁石
一股暗流打断了山道的拐弯处
加深了他手心里永恒的伤痕
他用砍柴刀挥劈的空白处
浪花四溅
浪花们繁衍出一条白色巨船
他跌跌撞撞登上船
他的呼吸带着浓烈的竹林味
他吐一口含着花岗岩的气
吹灭了海平面下的夕阳
一张渔网盖住了他想起的事
他的眼再次发出熠熠蓝光
看见鸟衔着贝壳
在峰顶为美丽的玳瑁
筑了一个海水池
手抚睡莲



浓绿在白昼清醒过几次
我喝了同样绿的清茶
翻看了风景的背面
层层暗紫
我的手指
割开玻璃质的空气
轻探远方
被一些芳香染红了指尖
我掌下的黄昏
无法在风声里结束
我的潜意识里
嵌入了八片花瓣
知道了季节在水中央的秘密
这秘密无始无终
随光影的变化忽隐忽现
我的手反复靠近
掌心轻触
原来
沉睡也可以怒放
美心术



在翡翠内部
月亮成群
我取一轮月放在心里
我的胸膛
从此储存着
千万里美丽
兔在好笼子里才是兔


笼子里
养了一只兔
平安
平静
笼子坏了
兔也坏了
喧哗
跳出来
一头熊
一颗巨大的陨星



一颗巨大的陨星
在天空飘了五千年
还没有落在地上

陨星上曾经的幸福太轻
陨星上曾经的苦难太重


怒吼太老
微笑太年少


陨星上
有许多触角伸向桃花源
有几块伤疤上刻着离骚

陨星上夜很多
恶鬼们纷纷探出头来

我仰望着陨星
知道这火焰未熄的漂浮物
终会落地
终会被泥土覆盖
一遍遍开出花来
光速时代


乘坐光速时代
我迅速失去质量
成为一串不懂世界的代码
跌入垃圾堆
流落街头
保持质量的你
慢悠悠
拿起最新的手机
把我的前世今生
扫了进去
诚信的人

诚信的人不渺小
诚信的人活过的每一秒
都将成为一个时代
精彩的横断面
人世这个老旧的建筑
诚信的人是砖是栋梁
人世历经浩劫没有垮塌
是因为诚信的人
背负了最多的重量
无题

花在凋谢并非老,
人到别离岂无情。
梦想之衣


生活有多少种体形
梦想就有多少套外衣
努力中的生活
会穿上最美的梦想
已经修改
谢版主点评。后面确实有些弱
谢版主点评。问好!
谢版主评读。问好!小说表现了一种人性,我称为“闪光的黑暗”。人物多为黑暗之人,他们的人性应可动人。
伤口上的盐


伤口上加了个不流血的伤口
疼痛上加了种无时间的疼痛
无休止的渗透
腌制了眺望和回首
这样的伤口不能抚摸
越抚越痛
这痛楚已经结晶
这痛楚腊肉般半透明
这痛楚层层叠叠
这痛楚
也许是走不出的城
软软的心怎么会坚硬
顽强遮蔽了昨日的声音
硬硬的骨怎么会腐烂
支撑着要去翻山越岭
伤口上的盐
什么样的思念
竟然有这样的别名
谢版主评读。问好!
海边思考






寂静自我扁化,
一种结构松散的类海绵物质。
飞者逃不脱苍穹,
无限不可以用大脑复制。
漫长寂静的结局是雷声,
一串雷声的结果,
是风。
风重塑了一切,
包括海和海浪。
海浪作为一种延伸意义上的生命体,
不是海的一部分,
而是鱼的一部分。
理解了海浪是鱼的一部分,
雨就彻底融入了春日。
不理解的人,
无色,
在岸上闲逛。
理解的人,
蓝色,
是海的一部分。
蓝色的人,
倾听着被风的高音遮蔽的低音,
是鱼的歌吗?
论现实诗化的过程 现实诗化的过程就是现实虚拟化的过程。本来,原始人用画描画现实,等文字出现,用文字描画现实,是最低层次(第一层次)的对现实的虚拟化描绘,一方面,文字再精致,它描画出的现实之像与现实之间的差距始终存在;另一方面,文字之像与现实之像的差异性又为人类靠想像填补现实之像提供了无限空间。 随着文字进一步丰富,特别是表达心理活动和不存在之物的词汇出现之后,文字开始有能力描画抽象的现实,这是第二层次的对现实的虚拟化描绘,哲学、科学、神话、幻想从此发展空间广阔,现实诗化更上一层楼。 在第二层次充分发育的基础上,文字开始抽象已经抽象化的现实之像,进入现实诗化的第三层次,文字使现实广阔复杂的本质浓...
网友好!我的沉思是夜沉思的一部分,如同我也是夜的一部分。夜有无沉思?夜问我了。夜为何可以问我?参考陶渊明的影答形。生活逻辑不可以套在艺术逻辑上。
沉思



沉思的我
一盏灯伴我变黑
直到夜把我淹没
沉思继续
是灯把我引入了夜
还是我把夜带给了灯
我不知道
朦胧没有给我答案
沉思也没有给我答案
仅看到灯红了
夜问我
一块绚丽的红爆炸
会产生多少星球
我换上一袭红衣
回答了夜的问题
红衣碎裂
我吐的词
一个个都酷似星球
诗是语言的巨斧


诗是语言的巨斧
可以从黑暗里砍出光来
从阳光里砍出光的是伪诗
从灯里砍出光的是歪诗
从床边砍出光的是情诗
从梦里砍出光的
是未来的诗
追杀 一 在石浦市的郊区,有个叫东塘村的地方,这地方原来星星点点座落着不少农家小楼,现在呢,据说这里要建一个公园,这些小楼大部分已经被拆,形成一片片废墟,剩下的小楼则成为废墟海洋里的小岛,这些剩下的小楼也已经残缺不全,门窗皆无,部分墙体垮塌,厅堂基本对外开放,像是一场场话剧的布景。 一条水泥路横贯东塘村,有一辆奇瑞车正在水泥路上飞驰,司机是个穿黑西服的胖子,他双手灵活地在方向盘上忙碌,躲避着路上的破家具、废电器等杂物。他在一栋墙面写着拆字的小楼旁边停了车,关上车门后,他慢悠悠向拆字走去,忽然他啊啊啊大叫几声,手捂着肚子低下头,原来一支尾巴上有羽毛的箭射中了他的上腹部,鲜血一下子把他腹部以下的衣...
生活的出血点


生活浑身都是出血点
但最大的出血点
是忘记了地球的心
请微创治好生活
鸟的名字在飞






它飞得很缓慢

像一个悲伤的影子

像一棵被风推着走的小树

丢了根

满树色彩艳丽的花

它并不总是向前

有时后退

有时旋转

它有时拍打着

多年前的夜色和浪花

它衔着记忆里的鸣叫

它飞得很缓慢

仿佛在考虑

要用春色去编一个巢

它飞得很缓慢

飞过了一堂课

学生们讨论着它的照片

它飞得很缓慢

它飞走了就不会回来
仿佛




云有些像鱼
梦有些像云
梦被沉思切割之后
沉思去了脑后
梦的一部分不知去了哪里
梦剩余的部分
像一条鱼的尾巴
游到我的手中
冰凉
我的手有些温热
梦不断地融化出水
而我也渐渐软化
渐渐雾化
逐渐有点云的样子
逐渐飘到了高空
我猜测手中的尾巴
也许就是鱼尾
沉思又带着锋刃
回到眼的附近
我想知道
鱼头游到了哪里
我也想去
沉思的锋刃
逐渐
把我削成鱼头的样子
怀旧


马站在沙漠深处
这是他思念草原的开始
虽然他的草原
草很苦
我是



我是思时
我外的一切皆虚
我是谜时
我外的一切皆实
我是我时
我外的一切在心
我是他时
我外的一切在眼
我是你时
我外的一切
在流水中
她吻着马的时候


她吻着马的时候
没打算马回吻她
马眼温和
看了她一眼
草原上的花瞬间多了起来
草摇曳多姿
泉水开始唱歌
河水蓝得如宝石
她吻着马的时候
没打算马回吻她
她吻着马的时候
整个草原回吻了她
确实如此。谢版主评读,问好!
历史书



历史是一本很厚的书
历史又是一本很薄的书
这厚与薄
不是亲历者决定
不是装订者决定
也不是作者决定
而是由
历史多次重来的可能性决定
我曾经拥有过屋顶吗



我曾经拥有过屋顶吗
为什么总是有雨或雪
让我湿了头发
也湿了眼眶
我曾经拥有过屋顶吗
如果没有
为什么我常常仰望
却从未见到星空
我到底有没有屋顶
我要上去摸摸
我向上
再向上
如同
一束光自带光源
逐黑向上
我没有摸到屋顶
也没有见到星空
空气微寒
我比落花更早落下
河边秋暝



西风又拂东边树,
心随风去无归路,
徘徊等花红。

浪知万点他乡事,
月入千里故人楼,
头白夜色浓。
不要被我的沉默骗了


我还在沉默
不要被我的沉默骗了
早年埋在我内心的定时炸弹
现在
只剩下两秒

我需要一次爆炸
震碎麻木的灵魂
我需要一团烈火
煮沸冰冷的人生
我需要闪电和惊雷
横扫黑暗大地
粉身碎骨可以
换一次自由的飞
眩晕



灵魂背着沉重的肉身
行走
轻背重
不怕从高处跌落
不怕痛
却怕重复一次离别
怕回忆越来越远
苍老聚了灰云
悲伤积了雪
一滴泪吞下了海洋
而我的眼
萎缩到看不见
在梦与醒之间摇摆的指针
竹林七贤祭


狂野和自由很难区分

歌声与尖叫很难区分

游着蛇的竹林里敌意纵横

酒和散衍生的许多故事

细节等待盲画家的观察

七人高矮不等

容颜棱角分明

他们性格的元素特殊

骨骼含天然钢筋

人群似海

七人如礁

众多繁文缛节遭遇白眼

七人的精神镜像

比云更高

对于抛弃了躯壳的人

死为更高层次的生

而今

千年已过

他们已是天上星星

我仰望七人

我的惊艳感分布于特别冷的高度
黑托邦的居民们




黑托邦用块块黑夜拼凑而成
黑托邦戴上珍珠灰色的假发
让居民们假装生活在白昼
居民们为避免成为黑砖
到处收藏火和灯
居民们让火流动在血管里
居民们让灯闪耀在眼睛里
居民们的握手里有手电筒
交谈里有蜡烛
如果居民们出门
看见自行车都被雪埋了
居民们会唱一首首冒着浓烟的歌
这些歌滚烫
这些歌的歌词
像熔岩一样永不死亡
流到远方呈现血色
而居民们成群结队
一路蒸汽
如奔向边境线的火车
诗中多佳句,赞一个!
诗中多佳句,赞一个!
和落花对话



看花落下
秋和冬纷纷飘洒
又看花落下
我的灵魂也缓缓落下
地上铺满带叶的想法
心里铺满碎了的年华
枝先断了
怎么吐露清芳
山先黑了
怎么挥别晚霞
跟上流水
去和落花对话
奈何风吹远了脸颊
有些紫和橙
从此无影踪啊
有些绿和蓝
留在我手心啦
有些红和黄
明年随春色回家
一部分我
和落花一起走啦
谢版主评读。问好!
谢版主评读。问好!
谢版主评读。问好!
谢版主评读。问好!
锯齿在寻找包着翡翠的顽石



许多顽石
只有锯齿认为他们可能是玉
锯下去有疼痛
甚至还有
粉末状的哭喊
芸芸众石
凭一锯脱胎换骨
别无他途
由于锯齿不辞辛劳
长途跋涉
那些盘旋在顽石内部
沉默的月光和霞光
终究会潺潺流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