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鸟的黑影




很长时间的寂静
很弱很弱的光
这黑影很像鸟
它总是迅速飞过云的边缘
它总是有泪如雨
像鸟的黑影
没有起飞地
因为它
总是降落于上一次飞行
1、既然与冰对,
何不永沸腾?

2、难得春不眠,
长啸裂青天。

3、有些恶不属于黑影
它只是被光芒抛弃

4、眼光跟着风
细察雨滴的轨迹

5把许多暗示印在书的封面,
卷起薄薄的纸上的容颜。
谢版主评读。确实跳跃有些大。
1、孤立是给独立者最重的礼物,
死亡是对流亡者最后的褒扬。

2、白天弱鬼,
夜间长出钢牙。


3、文字里的美有无数种。
画面里的美只有一种。

4、隐藏在风里的风
以松涛的形式存在

5黑发被剪刀很多次收割,
渐少渐白。
自己即故乡,
移动中。
古人还乡


古人,
在现代的人海里流亡。
让他拔刀而起的事,
依然堆积如山。
他像一个赌徒跳跃在阴影中,
身上闪耀着云和深渊的故事。
他的故事绵延万里。
一面面镜连接古今,
明镜为墙,
自己对面的自己,
已是他乡。
杀手动态



血色粗树
姿势低伏
叶如乱麻
蒙面的枪
从未见过心灵
刀锋紧咬着微凉的山路
远远近近的漆黑山谷
是白骨和野兽的埋伏区
生存一样
呼吸不一样
此刻
铁块怎么趟过崖下之河
飞越的曲线总是陡峭非常
用尽了心跳
也许可以找到
隐藏着一盏灯的阴沟
阴沟的尽头
与桃花源互通
灵魂在不经意中露出



花盛开时
没有打听过树的灵魂
只看见树皮青涩
花坠落时
在斑驳的树皮外
又错过了树的灵魂
暴风雨前的一场大火
一场大火前的一把怒枪
一颗子弹穿过了树和花
子弹的痕迹像河水
一种有声有色的流逝
树的灵魂
在花的身体里闪了一下
谢版主 评读。诗短应该问题不大。
宿命



在苹果里,
找到苹果孕育的苹果。
在苹果孕育的苹果里,
找到苹果轻视的苹果。
在苹果轻视的苹果里,
找到苹果遗忘的苹果。
在苹果遗忘的苹果里,
找到曾经相遇的梨。
梨分成两半,
许多个春天分列两边,
细雨和阳光交替穿过。
披甲人放弃了甲


披甲人放弃了甲
他将被去世的牛角斩首
一些白花飘在充满刺的空间
最终破碎
黑色魂灵加速度旋转
留下
辽阔的轮廓渐隐
消失了既有
再造了永无
飞奔


以马的名义奔跑
会忘记路的长度
汗开始有草原的味道
呼吸越来越像海潮
轰轰烈烈起起落落
我知道这里坎坎坷坷
但是我
对大地尽头无限的平坦着迷
地球曾经的片段




不可想像的巨树,
从众多大山间突出。
恐龙因身体沉重,
不断倒下。
缺水的泥土,
成为平原的不稳定因素,
让平原开裂和起伏。
花瓣在最高处,
观看夏的灰烬
和自己的远方。
古老的村庄,
舞台更换过无数次,
过了很久,
舞还活着。
人海,
已送走无数涟漪人。
少数人留下碑文,
风来抹去。
无题




眼中江存浪去,
梦里江去浪存。
远帆叠影近寺,
劲鸟涂鸦彩峦。
心莹如玉,
落雪时节。
夜色经验




夜色不是我带来的,
虽然我黑脸黑衣。
我的手表显示18点,
夜色像一匹布渐渐盖住了我。
第二天我弄坏手表,
夜色19点来临,
糯米一样粘贴在我身上。
第三天我扔掉手表,
夜色不知不觉来临,
如果不是越来越黑,
我的感觉是阴天。
一直阴雨绵绵,
我已经搞不清晨昏。
没有手表嘀嗒,
猫影无声飘过,
我不知不觉睡去,
在梦里听到叩门声,
惊醒。
我在夜色发白时重新睡下,
灵魂则在我睡下后爬起,
游荡四方。
灵魂突然倒下,
我突然惊醒,
辽阔的白,
原来是大雪覆盖了沉寂。
 
“例如我目測孤單的距離
竟比花的嬌豔還陌生
是你走後
緩緩遺落的樣子”
很喜欢这几句。诗味特浓。
整首诗意境深远,赞一个!
勿言飞过



身无羽毛,
骨非中空,
何曾飞过?
坐过飞机而已。
昨见一小鸟学飞,
每个动作,
很美很难。
人啊。
在最笨的鸟面前,
也勿言自己飞过。
谢版主评读。短句皆是探索之作。
谢版主好评。问好!
短句三篇

1夸张

在蚂蚁的房间里
为大象准备床

2漫游

此路通云无所谓
漫卷远方入袋中

3好运气


一把会飞的伞
追上会飞的人
挡着会飞的雨
观察者



观察者
隐在绿叶浓密处
面孔模糊
红坡重
紫塘轻
三月雨
春天诗
距离有了皱纹
自然会靠近
呼唤有了白发
终于逢回音
一幅幅画在思索
一面面镜子在散步
一只只单筒望远镜在飞翔
色彩的综合体
提醒花的比例
远方

彩霞在视线的尽头
远山再高一点
再向上伸出一朵花
将与某颗星相遇
太晚是一道斜坡


追不上光
是夜的罪过
忧伤的轮
滞留于泥淖
斑马的黑条纹
绊住了它的飞驰
白条纹则和星并列
一块巨大的火红面积
右上四十五度
无力上行者
那多色的花型的足迹
点缀平坦的旷野
足迹从几个角度
发射出咏叹着的眼球
看风景暗淡
几棵构成危机的枯木
在半空摇摇欲坠
一声雷沿斜面滚动
击穿高远
撕裂苦闷
听秋天的心跳


贴近红叶
听秋天的心跳
一些包裹着岩石的风景
也会浮沉在红叶里
与森林一起澎湃
空气因为含红更美
山川的表面
聚集了许多花青素
风中红叶摇曳
秋天的心跳声
时弱时强
世界在等雪催眠
谢版主评读。问好!
谢版主评读。问好!
自我暗示



我在睡梦里和自我交谈
不用词语
用零碎的不知来路的陨石
空气在停滞中混浊
呼吸不顺
半梦半醒时分的眼
闪了一次电
飘着几片疑云
心中的暗夜久久徘徊
有些结
我自己看不见
等月亮有白眉毛的时候
是否会瞥一下我
自我暗示



我在睡梦里和自我交谈
不用词语
用零碎的不知来路的陨石
空气在停滞中混浊
呼吸不顺
半梦半醒时分的眼
闪了一次电
飘着几片疑云
心中的暗夜久久徘徊
有些结
我自己看不见
等月亮有白眉毛的时候
是否会瞥一下我
偶然




有些关于飞翔的暗示
让我捕到一些羽毛

比虚无沉重一点

比苦闷耀眼一点
但是我关不住这些羽毛
它们很快会飘走
它们飘走的姿态
不像羽毛
像一种短命的永远
谢版主评读。确实有必要延伸思考。
溪中碎石
(仿古新诗)

春春秋秋任雪霜,
不计光彩不慕江。
溪中碎石何处去?
闲散星在天边晃。
一天陶渊明



眼白似雪
看螃蟹横行
心黄如菊
择乐时怒放
上午
沉默
远离鸡鸣狗盗之徒
中午
小酒
呼来红脸诤言之客
黄昏醉
且让我
再梦桃花源
在这地下



黑暗有独特的胃
会消化面向远方的窗口
黑暗生物
视线到不了五米
在这地下
在这黑暗界
只有地震了
才可以漏进阳光
只有地震了
才可以在裂缝里
捡到废墟中的窗口
黑暗界布满黑雾
痛苦又长又硬
被用来铺路
路上爬满
又软又短的虫
听音乐的女孩



她把三月的湖泊
放入装饰了五线谱的浴缸里
一些清澈盖不住内心
让她流着泪的歌
融入她蓝色的血液
饱含色彩的浪
拍打着开花的耳朵
叙述着步伐很快的青春
歌未停
往事已远
三月的湖泊
在眺望中
结了薄冰
空旷



清晨
又悄悄开了几朵花
一个猎人的剪影
用眼光击落了天上的鸟
而鸟的倒影
在水里活了
飞得比河还远
头戴一朵红花参加红花的葬礼





头戴一朵红花参加红花的葬礼
痛苦并不陌生
悲伤
分裂了我寄存在春天的容颜
世界已碎
废墟堆积在风中
我喝了云酿的酒
醉眼里轻易藏有星辰
我想起给花浇水的日子
林中的散步呈现火红色
我曾经用心
修剪有些尖锐的刺
保留柔软的枝条
我经历了一种别样的失去
而失去又在夜间开出红花
光阴在手中奔出漩涡
而我
看见自己白发如雪
头戴一朵红花参加红花的葬礼
悲伤
注销了我寄存在春天的容颜
头戴一朵红花参加红花的葬礼





头戴一朵红花参加红花的葬礼
痛苦并不陌生
悲伤
分裂了我寄存在春天的容颜
世界已碎
废墟堆积在风中
我喝了云酿的酒
醉眼里轻易藏有星辰
我想起给花浇水的日子
林中的散步呈现火红色
我曾经用心
修剪有些尖锐的刺
保留柔软的枝条
我经历了一种别样的失去
而失去又在夜间开出红花
光阴在手中奔出漩涡
而我
看见自己白发如雪
头戴一朵红花参加红花的葬礼
悲伤
注销了我寄存在春天的容颜
地下室生活
























十八层地下室
存在一种瘦弱的生活
名叫生命力旺盛
生命力旺盛
永远在角落
黑暗无光处的许多叹息啊
会从瘦弱的生活里
刨出瘦弱的诗句
用伟大的时代炒个菜




伤心有泪的味道
快乐有笑的味道
我孤独品尝自己
不求别人理解
有人硬要我
和大家同乐共苦
我无所适从
我如同混入马群里的牛
我无所适从

请允许我躲进厨房
按自己的心愿添油加醋
用伟大的时代
炒个小菜
饮者如何留下痕迹





饮者在藤椅上
用舌头观察着一瓶酒
酒颠倒和摇晃
不稳定
饮者的头有些痛
曾经拥有的智慧
一层层剥落留下碎屑
秋燥
而饮者的容颜湿润
近似江南烟雨
饮者写的黑暗的信
以菊花为信封
一堆崩塌的预言
饮者沿着不定走向缥缈
歪斜地躺在云中
夕阳的最后的光
在旷野
轻触风的叩问
高山人第一次读到海洋这个词



高山人第一次读到海洋这个词
被辽阔惊到跌倒
他的眼发出熠熠蓝光
海浪狠狠打在他的背上
晕头转向之际
看到前方有一条鲸鱼
爬到树下终于昏迷
鱼头上飘着一堆海藻
他踩着蓝色走向鲸鱼
他的手不停地摸到光滑的礁石
一股暗流打断了山道的拐弯处
加深了他手心里永恒的伤痕
他用砍柴刀挥劈的空白处
浪花四溅
浪花们繁衍出一条白色巨船
他跌跌撞撞登上船
他的呼吸带着浓烈的竹林味
他吐一口含着花岗岩的气
吹灭了海平面下的夕阳
一张渔网盖住了他想起的事
他的眼再次发出熠熠蓝光
看见鸟衔着贝壳
在峰顶为美丽的玳瑁
筑了一个海水池
手抚睡莲



浓绿在白昼清醒过几次
我喝了同样绿的清茶
翻看了风景的背面
层层暗紫
我的手指
割开玻璃质的空气
轻探远方
被一些芳香染红了指尖
我掌下的黄昏
无法在风声里结束
我的潜意识里
嵌入了八片花瓣
知道了季节在水中央的秘密
这秘密无始无终
随光影的变化忽隐忽现
我的手反复靠近
掌心轻触
原来
沉睡也可以怒放
美心术



在翡翠内部
月亮成群
我取一轮月放在心里
我的胸膛
从此储存着
千万里美丽
兔在好笼子里才是兔


笼子里
养了一只兔
平安
平静
笼子坏了
兔也坏了
喧哗
跳出来
一头熊
一颗巨大的陨星



一颗巨大的陨星
在天空飘了五千年
还没有落在地上

陨星上曾经的幸福太轻
陨星上曾经的苦难太重


怒吼太老
微笑太年少


陨星上
有许多触角伸向桃花源
有几块伤疤上刻着离骚

陨星上夜很多
恶鬼们纷纷探出头来

我仰望着陨星
知道这火焰未熄的漂浮物
终会落地
终会被泥土覆盖
一遍遍开出花来
光速时代


乘坐光速时代
我迅速失去质量
成为一串不懂世界的代码
跌入垃圾堆
流落街头
保持质量的你
慢悠悠
拿起最新的手机
把我的前世今生
扫了进去
诚信的人

诚信的人不渺小
诚信的人活过的每一秒
都将成为一个时代
精彩的横断面
人世这个老旧的建筑
诚信的人是砖是栋梁
人世历经浩劫没有垮塌
是因为诚信的人
背负了最多的重量
无题

花在凋谢并非老,
人到别离岂无情。
梦想之衣


生活有多少种体形
梦想就有多少套外衣
努力中的生活
会穿上最美的梦想
已经修改
谢版主点评。后面确实有些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