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在鏡相的表實面,硬力使嗎啡上流
探拍皮底渾動的一深藏,傾斜的耳開始瞻仰
唇的凹攏,又不小心鞭策紅色的角
自己還沒有很精鍊
會再加強的 =)
良言又不召見耳朵
禽鳥都聽見了
擇選與善的慧言阿  如往高鳴
木也似的身子不動
而鐘似乎放棄了
棲在枝下以意興闌珊之樣貌
將枯耗的那天,一遍重新貪嘴想用回味。
螢光漫染,我瞇眼在溝底蛙聲注視歲月。
由相片挖掘,嗜甜發熱的礦寶。
小石子的對話,一路延至草原。
這一緩長激怒冥王,逃跨黃道的重生希盼。
順著杖延下至正剖析、慟身的病床上。
贏家
是吃滿最多鉛墨的人


一步字句的咀嚼間
徒留撕開脈理之後
塊狀
塊狀
爛熟的空渣子


抓住手腕舉了起來
嘴巴笑了
漫著邊角的油味
一個一個
又一位
榮耀也變成一齊的
制式了
【自白】

看我的美麗嗎
但有否看過我的堅強?

在梗脊荷著晨滴時
在大熱陽下炙烤時
在不莊重的觸碰時
在乎著風的巴掌時

我都是用這絕美的姿態
笑捧
蜂蝶擁擠爭趨的
長遠的眼底折映自體的貪婪。
終究牙,咬透了冰涼凍滑的防衛。
把一切獻於謙虛
粉白的
顎片吵著說
要在蕩魂的一掙之前
入藥
活絡空虛的眼睛

於是
壯烈的祭奏
花蕊的喇叭樂群
伸的更傲更長
用迂迴復始,最後我張口吞下自己 。
只是濃抹一劑 打入利益的私心
理由是如此冠冕堂皇地掩飾後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