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綠樹,水泥牆
頂上的陽太過炙烈我背對著你的夢境
貓飼料被鳥吃了
這世界並不理想
偶然你稱羨著滿開的慾望
也妒忌這愜意的午後
我面對著步履蹣跚的想望
愛,落葉,第八公墓
它是一種奇特的感覺
一段異樣的文字
一片記憶
在某些不小心的時刻
占據所有的大腦記憶體容量
它在我聽聞好友結婚的消息時
它在我感受到父親嚥下最後一口氣的瞬間
它在我每日的虛度的工時裡
彷彿
有著什麼很重要的警訊
轟隆隆得壓著我捶擊我的心臟用力地敲擊我的頭
又好像
什麼都沒有
今天的天氣真是風和日麗
啊!
《你世界的荒》


我仿造你筆下苦痛耕耘出的荒原
復貪婪地吸吮文字自你屍體中取出的
水銀,暴力,以及寂靜
從此開裂了胸腔通往地獄的極樂
世界是一片巨大的大麻葉
每個庸碌都在無神地借貸慾望
把織成真空狀味道的肋骨
捅進深沉闇夜的糜爛肉穴裡
在腐朽的同時向榮
在枯竭的同時流動
噴出渾濁如泥地詠嘆
我竊取你樹上殘忍分泌出的荒蕪
復走向你無以為繼的幽徑
《我的詩心》


它從來都不雋永
留不住沉重
更難感動
有時候覺得人心都不人心
但那還是人心
頭疼
何苦要把它拿出來點燈?
動物可能無法趨吉,但總想避凶
又有誰會直面如墨的光明?
像黑洞
能吞噬什麼又不能
反正等等還是繼續放空
虛幻的意境
閉上眼七彩霓虹
它從來都只是可笑的隆冬
一場死亡的清潔工
人心不公
《吊死》


窗簾透了些許光亮進來
世界灰茫一片
晃眼睛
房裡頭晦澀
不睜眼
不想
不願抬頭
心在地上爬
爬著爬著分了屍
屍水漫地
影子地上晃著
天花板上掛著
雙手無力垂著
幾本書
幾張紙上筆跡
幾回遊蕩
踩了幾隻蟲
猛地拉開窗簾
外面有個阿婆緩緩過馬路
車上人不斷按著喇叭
都進不來
都不在這間屋子裡
但那又怎樣呢?
《火化》


埋在風中
於是看不見哀傷
嗅著青春
於是回憶在眼眶裡轉呀轉
轉到下一個時辰成灰
花下
是你今生的患難與苦痛
之後也將成為我天黑後安放在床前的不悔
相守餘生
你把你都放在框裡了
點了蠟燭許了願
海邊風大
我小心地捧著你
走在成為風的途中
讀到了濃烈的思念之情

想要說服自己豁然面對的那個你

願所有失去的都不曾失去,只要你還記得。

星痕放肆留言,如有冒犯,請不要原諒我。
麻吉 寫: 紅包袋在櫥櫃與枕頭下重覆臥底
壓歲錢不壓歲卻壓碎了整晚的月光
我咀嚼了一下,猜想是不是紅包袋一直在櫥櫃跟枕頭下交換位子?

然後整個晚上都在重覆這個動作?因為壓歲錢壓碎了月光這樣......

求麻吉大解惑。

星痕不想問好,所以請個安。
祝順心。
《佛影》


冰冷磁磚上裹著稚嫩的赤裸
眼淚躲在那
慰問被打碎之後掃進垃圾桶裡
成了缺陷
轉身之後你就忘了
這是你教的
面對傷口的方式

道歉的表面長出一株虛幻的面容
你看著佛
我看著你後腦上的眼
我後腦上沒有眼
但你有
我想我以後也可能會長出眼
像你一樣

用惡意包裹著善意
宣揚你佛的名
狂熱的傳教魔人
到處去
所到之處
只要輕輕灑上愛的糖粉
撬開人的嘴
塞進去就能夠擄獲新的信徒

轉身之後
我後腦上的眼看見了
被扒光的幼童蜷縮在地板上瑟瑟發抖並用力抓著他身上所剩無幾的衣物

有個影子倒映在他身上

《諦》


影像藏著記憶
畫面不斷閃現與窒息
有人說,那是生死之間的奧秘
也有人說,那只是大腦遭受撞擊
某種激素分泌
血滴
殷紅落向大地
生命流逝,川流不息
像四季
但我不哭啼

人生來有何意義?
人生跑馬燈裡
人死之後的謎題?
人死葬祭以禮
生死之間似乎有著道理
夢而已
這裡是你小小的埋骨之地
米粒的大小
或許還更小
擠在衛生紙裡
就像未竟的夢
你還沒尋到足夠的食糧
還沒度過下一個冬日
就要死去了
大手死死的壓下再反覆輾過

這裡是我小小的埋夢之所


頂上轟隆,光陰縮成寸,呢喃的救贖埋在無盡淚裡疼痛。
歲月拿著針
爬過我
走時空無一物
我聽見足跡撕聲裂肺地
喊叫著
痛楚傳來卻遍尋不著
啜泣的點
尖銳被不斷提起
冷冷地笑扎進某處
萎縮
在無盡麻木之下逃亡
點燃一口炙熱
緩緩湧入胸腔深處
又燻黑了心臟一點
眼下陰影掩蓋的
是逃避 還是陌生 靈魂
貪婪地汲取思念
癮著辛辣苦澀
指尖撫摸耳頸後
瞇著望
被蝕盡的菸草離去地傷痕
回眸錯過
所以我一直看著
看著
生命逐漸 死去
火光
起燃於默
沸於生命律動
永不止息
自由早已於足下存在
只待舉步
踏出被束縛的命運
由心與意
起風
於是天空近了
淚水乾涸在只剩風聲的沙漠裡
蒸發的線條向天而去
脫離這個被遺忘的世界
龜裂的唇失去所有的尊嚴
去充斥一雙赤紅色的目
血液裡囊括了近乎無限的渴求
狂奔了幾個日與夜
前方冉冉升起的扭曲綠色
以為 那就是魂牽夢縈
以為 卻又是海市蜃樓
愛迷惘自黑夜的風颳起螫人的寂寞
遍地荒蕪 寧靜蜷縮成線的世界
念舊的回憶越加無力的心跳
睡去然後不再 醒來
成為風化的面目全非
成為死亡國度裡
一滴永恆守護的 記憶
背景放映著時間滴答
頭也不回 躲進未來裡
緊緊關上耳朵
一切埋沒 毫無光影
影像投射著愛情他 說了些什麼
什麼眼淚揉合成的一把鑰匙
什麼聲帶斷裂前的笑聲
什麼愚昧的最後堅持
什麼跟什麼
誰來不及看見
也不再出現
轉著圈 路過當初
眼睛怎麼有水跑出來
這條路顛簸 頂上炙陽
很熱呢! 總比冬季好
也是,要多喝水。
我答應你……時間差不多了……
該回家了。
思念總會有段時間跑出來叫囂
嚷著要去過去逛一逛
與一些苦澀的味道結伴而行
走了一段疼痛做成的路
終於到達記憶深處的土地
期待拿出了有點鮮紅的水
澆灌著早已枯萎的愛情小苗
無力:『沒有用的!』
『我知道。』執著默默的回答
緩緩燃燒的菸草
一口炙熱
加速了幾秒鐘的生命
一口混濁
蒼老了多少的歲月
而在那逝去的年華裡
灰白色的雲煙說了無數次的聚散
一開始他就說了
每次都說了
是點起火光的那個人
早就習慣忽略了
早就
說過了
站長精闢入裡的解析
令人好生欽佩

創作,就是需要有人了解。
月下致意的酒杯裡裝著許多殤
裡頭幻化成一個世界
城市中的人們都
緊緊的貼近冰冷的柏油路面
耳朵仔細得聆聽著

『咚!』
  『咚!』
越來越接近的聲音

『叩。』
  『叩。』
步步走來的未知的迷惘的恐懼的 問號

是什麼到臨的心跳加速
是什麼將來的窒息律動
或許是夢想
也可能是現實
活在現實裡的夢想
死在夢想裡的現實

沒抬頭 看 看


   怎麼會知道呢?
聖誕樹的冰冷華麗
寒冷的溫度透過空氣傳遞
呼出一口口白色熱氣
牽著你走向遠方
雨不停落下
灑落一片又一片
為你撐著傘
不讓衣襟再次溼淋
於長青樹上掛上一株懈寄生
想幸福的人們
傳說在懈寄生下相吻
就能廝守不分離到永遠
腳步停下
我轉身親吻你
我的回憶
悠揚的旋律
傳達了思念的淺淺笑顏
懷抱著回憶的眼淚
我笑 我哭 我愛著影子
一針 一線 一滴撕裂的落寞
紅線於手中緩緩斷裂
是誰催促著命運的腳步
用愛 用恨 用那些苦澀
來悲歡了人生的起落
緣定的文字
再也訴說不了哀傷
喊不出的眷戀
叫不出的痛楚
情緒是什麼味道的?
遙遠的時間
好怕 好怕 在背後追著自己的約定
隨著光陰的推移
遺失在無人問津的荒蕪中
我要追 我要追 流星劃過天際的璀璨
我要記著 記著 誰也不能斬斷的緣分
還沒到最後
還沒到永遠
還沒死 還沒

還沒

繁花落盡
故人離
遙望北方雲煙
一曲月醉 一夢相思淚
雨依然 影聲四起
奈何情絲如瀑
手掘風霜 空遺一抹笑顏
再起柔腸
水晶球中透明清澈
穿過的視線成了扭曲
我透過它 想尋一個未來
冥想著自己的心 占卜那個 擁有他的人
塔羅緩緩道出 他將迎向希望的星
欣慰地收回命運牌組
我不信命 卻只是想求
一籤幸福
給你

北斗七 寫: 喻境以心境情思為主導
情感感傷也茫然不難從語境中看出來。

北斗七 有感
感謝詩友評詩
其中水之隱喻
池塘到湖泊到大海
形容一生

或許不是感傷...
或許只是不小心掉了一個銘記一生的東西
可以是一個玩具、一塊石頭、一枚首飾
或一個在那個當下的 珍惜與喜愛

問好詩友
綠豆 寫:實際上,夜貓應該不懼黑,詩中的貓應是另又所指。
詩的收尾結語意猶未盡,應可以繼續寫。

問好詩友


綠豆
收尾結語未盡卻又已盡,未來,依然是未知與不解。

詩裡面的貓,影射我自己。

在此時此刻,我的思緒如同行走在死胡同裡,沒有出路。
其實我心裡面早就知道只要輕輕的一跳,就可以脫離這樣的自己;
可是前路陰晦不明,害怕的我無助著、猶豫著;
我想著我的夢想,希望它給我一點動力與勇氣,可卻更迷茫。
對於未來沒有希冀,我又怎麼去讓勇氣照亮我以後的路呢?

*貓可以在黑暗中視物,我希望我是貓,可我卻是貓身後的人,迷失的人。


問好詩友
尋找昨日的謎
卻在一個斷句後
沒再出現過

水波依然
漣漪著記憶
混著無意義的兩三字
浮現水面
誰胡亂拍打
一池混濁的水

等風靜
油漬又在水上嘻鬧
七彩色的反光
也只是湖的一小部分
雨來了
帶來咆嘯 也攜走溫度

等浪平
不安的稜角
早已深深沉澱
不再翻騰
海面映出的藍
偶有深淺

無解的心
卻還在昨日盪漾
漾蕩著死去的
遺憾
在死胡同裡走著的貓
跳上牆凝視著夜的深邃
啼叫著無助
猶豫是否該跳下無光的牆後
牠恐懼黑暗
所以仰頭面對著天空
只看見點點星辰寂寞的閃爍
反射出的微弱明亮
換來的勇氣很遲疑
身後的眼眸也在害怕
看得清卻又看不清的
之後
它只在信任中萌芽
它是屋頂上的榕樹
起始毫不起眼
最終盤根交錯
猝地
轟然成為廢墟

倒在灰燼中的言語
抓住斷垣殘壁
直至與自然不分彼此
春風一吹
一顆種子淺淺落在手心

尖銳
  撕裂

如附骨之蛆
開始新的生存
心缺


尋找昨日的謎
卻在一個斷句後
沒再出現過

水波依然
漣漪著記憶
混著無意義的兩三字
浮現水面
誰胡亂拍打
一池混濁的水

等風靜
油漬又在水上嬉鬧
七彩色的反光
也只是湖的小部分
雨來了
帶來咆嘯 也攜走溫度

等浪平
不安的稜角
早已深深沉澱
不再翻騰
海面映出的藍
偶有深淺

而謎
還在昨日盪漾
漾蕩著死去的
凝望暗夜中的天空
一枚枚璀璨在眼中閃耀

靜靜的
緩緩的
漸漸的

一條條傷疤在身上綻放
消逝宛如惡魔猙獰的笑
吞噬著一顆顆燃盡光芒的思念

多久了? 沒有在回憶裡找你了
你是天空 我是星
在我奮力一搏最後生命的明亮
依然不為所動的眼眸
是你無聲的答覆

化為塵埃
點點飄蕩深邃的灰
在天藍色的背景之下
我抹上一筆濃豔慘烈的
星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