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燈佇立在夜的不散約定下
不再充盈著月色的寂寞
追隨祖先的道路,懷想月的神話
無邪的人間美味在烤肉架上
處處聞香

鮮猛海鮮活蹦蹦
心中烈火焦渴在野蠻的舌
令人大塊剁頤的料理
舌尖有了海浪滔滔在場証明
衝擊著胃

火雞任烈焰紋身,火焰之軀
終極美味鮮汁,滴

切片咬一口在口中玩味消化
舌頭棒不


飆升香噴噴的肉片,煙氣飄裊起舞
旋轉磁盤,圓圓滿滿
浴火重生的味蕾門
是得救的舌頭

可口可樂咕嚕咕嚕
混搭異國味道
有了澎脹的重量

圓熟的月亮下完整了團圓全家福
熱烈的愛,齊聚一心烤肉趣
豐收胃的滿足
最後
一顆月餅細慢咬碎,回味一年光陰
舉杯邀月,天地仍相望
身體太重,想靠岸嗎?
輕的拐杖似船槳支撐
帆,誰在掌舵
必須緊握的人生方向
老人扛起了大街小巷
揹著沉重太陽,交映一瓢喧遊天心
風都在訴苦
叩叩的回音,日月凌空心塵往事
一顆疲倦的心也敲醒了
年少阿,回首已成句點

撐起光明的橫越時間
一桿在握
撐起辛酸接納的心
不宜遠航

拐杖拿來填補缺憾吧
誰了了天地荒漠的孤寂因果
一種不可分不退化的力量
一種陪伴的悲憫知心

雨的落葉有張枯萎的臉
就讓三隻腳一起生長
得以生存
一糊天下無難事
踱了過去,又
踱了過去
閹割的
是誰的
夜,安慰的赴約,幸福來自遠方
月的味道如何,胃很謙卑
重新看見落葉知己,仰望一夜成秋
愛的不完整被容納,不捨的詩頁空白
遊子的心被征服
每一條血脈被喚醒

故鄉,想耕耘一首詩的路上
月圓下為母親朗讀
結尾是秋風
帶走了祖先的眼淚
一顆月餅融化在心
更靠近默契
胸脯的巢穴奏鳴
岸畔誰歸

月,擦亮了眼
對歭空洞
懸掛的月亮有著生存光芒
孵化的夜在掌中有著信物
親情成熟在團圓飽足的表情

深夜我成一片落葉
將季節劃下雨點的句號
穿過一樹夜光天不在空
故鄉,再見
簌簌地響起亂葉的一種鄉愁
夜霧拂著我的臉道別
剪下一片天空
屬於自己的小天地
不長不短的一生
新諾亞方舟鑽進了啟航的腦海
在畫家的筆下
行到船停處
粉彩紙被剪成紙雕
剪刀找到了生命價值
松林輕喚著小舟,春風的懷抱

夜在畫家筆下隕落
小巷地圖被剪成
張張未知的迷宮迴廊
再,拼成
深藍色主題森林樂園

映射匠心
劈開的材木
成為畫框存憶,無限放大
扮裝輝煌的童話
珍惜在昔時光
一幅幅的紙雕
都是剪刀的花式蛋糕人生
魚貫的眼波在櫥窗前有著沙漠的熱度
沙龍造型變身望想
紙幣翩翩挑釁
特寫鏡頭
慾望巴黎吻了再說

美學目擊
展示架浪動著櫃內漫山的異國情調
混搭的蜜糖音符
季節正轉動著圓舞曲

在試衣間沸動仙女棒的人性本戀
魔法搖身一變
炫光派對
戀愛魔鏡遊戲人間
百變風情成時尚新舞台

雲海貪戀誰之家醉在盡頭
搖曳風鈴的告白
愛誰依歸了
打造滿櫥子混搭多重元素的幸福
謝謝宇軒老師的析詩

週末愉快
夕陽告別了崗位
誰來填補太陽的空缺
延伸街道的路燈似箭
燈火通明轉瞬間

夜幕低垂
拉長了影子
晚天未晚
街燈與女子各懷心事的在尋找
影子的表情

而路燈它

或許
乘著月色
夜的繁景帶走沉睡的心

或許
人間角落支撐著夢
守著整個漫長黑夜

或許
湧昇的晨霧打開了心
心中都有顆不沉的太陽

而路燈它
代替了太陽的角色
攪和著咖啡奶泡伴著琴音
撩撥思緒傾聽
民歌手冒充愛情,微小的夢
進食夜的味道,心溫的屬於自己
抒情的樂音牽動著陳舊往事
夢與醒之間逗留月光

這城市有無休止的快樂、孤獨、哀傷
天窗灑落一地
尚有夢的星光
燭光冉冉昇華著不了情
喉道接軌飽腹,料理因你而浪漫

黑夜他隨時在唱歌
傾聽誰在吻我的耳朵
繁殖著夜空的寂寞
一閃一閃音符
放射愛的自由火花

飛鳥的相思呢?
這是一個心的港口
回家的侯鳥飄忽無定
最後把落寞藏在風衣的口袋
在回家的路上
為今日重逢的影子扭結一隻舞
世界的縮影在眼裡
一枚滾動的硬幣
自轉成單人旅行
生活的冒險地圖在心裡
一行行的頭條標題展開翅膀
遨遊句句智慧
人民自由心證
思想鋪設一條真理大道
通往更遠的路

傳遞大世界的密碼
針針見血的是寫實觀影黑幕
翻案的冷箭命中紅心
意識化成勇者向太陽吶喊
旋轉椅子的假設題
震憾教育在人間合格的視野忘情

世界的縮影在眼裡
眼睛便是心靈的鎖
哲學舉杯了生命曙光
仔細閱讀字母與發音同時解釋
時代潮流
逗點說不盡的
句號犁完了

知識重量在各版的人性世界
邀同研麥
人間冷暖自在人心
教育
文明的一股力量
勞動的腦
自我存在的發芽
謝謝予騰老師的析詩

祝愉快順心
謝謝予騰老師的析詩

祝愉快順心
刺蝟既無法坦蕩浩瀚的冥想
太陽又無法灼傷真理的思維
沙啞的海豚跳過火圈力求真相

空港有了懸疑的紙船
在岸邊撒下謊網
心理的拉距戰
冥冥海水漂洗著
臉上偷渡淤泥

劊子手的夜霧
燈塔有了一線之光
廢墟曙光被澄明
盾牌飄浮在泡沫的心


曾墮落夕陽
踩過一粒塵埃便脫不了身


劃開黎明
在自由心證暗湧下
刺蝟既無法坦蕩浩瀚的冥想
太陽又無法灼傷真理的思維
沙啞的海豚跳過火圈力求真相

空港有了懸疑的紙船
在岸邊撒下謊網
心理的拉距戰
冥冥海水漂洗著
臉上偷渡淤泥

劊子手的夜霧
燈塔有了一線之光
廢墟曙光被澄明
盾牌飄浮在泡沫的心


曾墮落夕陽
踩過一粒塵埃便脫不了身


劃開黎明
在自由心證暗湧下
早晨,飽滿的雨湧現水簾
密密的雨流動於下
淙淙的水歌聲承載寂寞
傘,微掀水簾清夢
小巷,幽人微濕了一身

寡慾的雨季像受傷的戀情
悲傷釋放
雨的呼吸找尋失落的心
不斷沉落的愛,一口深井
誰來打撈

咆哮的雷憤怒的吼叫
當聽覺被絞殺,沸騰著荊棘的路
一聲聲跌落深淵
深掩著死亡的憂鬱

陽光尚好露出臉來
一片虹飛向希望
城市遨遊長出翅膀

生活是寂寞的節拍
走在人行道需要城市理解的溫柔
陽光輕輕提醒快樂
心中摺一個小紙船
就要冒險去了
謝謝綠豆老師的析詩

早安順心愉快
謝謝袁老師的析詩

祝順心愉快
等待著什麼
在電梯口佇立的我們
向著無窮的黎明掛國旗
通往任意門去辦公室默默工作
觸電一般按下數字
記得關上門
否則就成沒有光陰的沙漏

狹小的密閉空間望不見風景
沒有天空
齒輪轉動
朝氣升上秒針抬頭
熟悉或陌生的臉孔
都市男女香水味擁擠

嶄新的一天
在電梯內確認自己
安置一顆忙碌的心

一層樓芝麻開門
任我出任你進
不經意擦身而過的
是否打翻一杯咖啡
趕赴的心

然後擁抱世界的念頭
得以呼吸
打卡機贏回電梯全碼
等著我們進取
征服時間
燃燒的天空,汗水落下
運動後烈日喘息
深深沉澱在拂來的風,一陣泌涼
剽悍的扇葉抵禦了熱浪的衝擊
氾濫情緒得以舒平

昇騰著大海的清涼依稀圓融
皮膚的浪花呼吸遼闊
風的翅膀風鈴敲響,心要去旅行了
就讓青澀體溫紋成深情顫動

詩的秧苗耕筆勤勤
電風扇成風車轉動,田野花欲落
送給姑娘家,弄笛雕心的血箋
就讓青澀體溫紋成冷暖交錯

沐浴過後體香對星月告了白
慢慢地蒸發信鴿的相思淚
我在大床單飽風中飄盪四溢體香
餘波盪漾我的夢

不及擁抱的那些,時間停在這裏
相互體貼曾經陳舊的日子
生活的碎片在每個角落
尚有孤寂

多餘的情緒何不如一起跳一支舞
卸下此刻月亮半陌生的面具
救贖情人挑逗晚紅玫瑰
含苞待放朝顏動了心

展瓣曇花一現的雙人舞在昔時光
用平衡的步調穩住愛情
後來的我們是否有教堂鐘聲婚禮
猜心,優美旋律是否偽裝

彷彿我們未曾丟棄溫馴心事
得以寄生在一支舞
讓寂寞也擁有
成為生活
雨,在大地不停地開花
又,一朵朵凋零
感嘆生命無常
疾風呼喚,斜斜打落葉片輕舞飛揚
大樹復興不了時間的嘆息

轟炸的雷,似倒塌了城市
烏雲匯合,雨激起反戰的理由
淹死了漆黑無磷光的彈坑
溺不死刻骨銘心的強心針

傘下漫步
一車輾過一灘月光,濺了滿身星燦
打濕一身溫差

雨停,大地一明鏡倒映風景畫
水月皺了一圈漣漪
懷想一首詩用雨水灌溉

我是散步的魚,水汪汪的淡入情景
飄泊鰭,搖搖尾
恰似寂寞的剛剛好

謝幕的夏
落了一季的焰情
火紅的楓葉女郎呦
你搖曳的身姿與誰共鳴
林間颯颯的狂喜
命運之歌隨風流轉瞬息覆蓋大地
季節交配著呼吸
樹的年輪埋葬了舊時歡笑記憶
當石几沉默無語
我筆帚開始輕掃時間的落葉
然後坐在秋季
寫首新生命的情詩給你
握著方向盤人生,命運掌握在兩隻手
時間的齒輪預約著站牌
生活得以繼續
抵達了乘客的心便長揚離去
周遊城市的速度駛向
地球繞圈子吞下車潮悠閒跳錶

夏天開始在熱浪的衝擊下
愛上廉價又舒適的交通工具
引擎火織,隨風飛過星空聲音
地平線招手的遠方風景
有個誰
老司機親切的笑容正默默付出光陰

湧向落日,停在佇立的站牌
不再苦苦等待的人們
期待海角一方的家
車燈展放,窗外更顯深邃的夜
一車輪烙印的辛勤沙泥
馬達裝在心房

到了終站下車最後會留下什麼
人心有沒有
暇想的憶念有沒有
喜怒哀樂有沒有
空閒發呆有沒有
滑手機有沒有
一本好書有沒有
請記得通通打包一起帶走

除了失物招領
一頂工作帽子誰忘了帶走
纏綿貪婪的舌,濃在磨墨的劇跳
童話的味道漫延,深深坎入心底

交響的舌,融口的爵士唾液
絕美的認同饗宴,殘留餘韻似
不死心的愛情

慢板回味曾經的甘甜
自己漸漸渺小起來,像風信子飛起
輕落在你的肩上

愛上你親手做的巧克力
相互體貼著彼此的忠誠

我們栽植的溫婉花鐘
留下片段,少一點遺忘

速寫你的紅玫瑰,老日子的情人
愛情別來無恙
巧克力如詩篇緊緊銬住了心
按下世界預約的終點,一枚滾動硬幣
落在鄉愁的漩渦
烙印地圖的悠沉鐘聲在
心坎響起
拾起一枚心心相映
老家的畫面便描繪了地平線的虛線
又是四季變化之快

赴約孤獨已久的鐘
特級電車都是心跳的感覺
一抹陽光,車窗外的鄉村藍調在此相遇
一抹微笑,掃過心的焦點都是愛的指標
溫馨手機住在口袋,真摰的問候
親愛的我們並不陌生

破繭一輪月的蝶影,黃昏在掌心的
溫度剛好
暗飲了多彩淚珠思親
斜陽拉長了車窗舊憶

路燈照亮了城市
到站了,期待的一次抱擁
桌上滿滿的菜餚,牆上的日曆像節慶
依偎著愛的火苗,翩遷一夜的晨星起落
月光打在手心
頓時被握成心中的寶
謝謝子珩詩友的析詩

早安^^祝愉快順心
謝謝子珩詩友的析詩

早安^^祝愉快順心
愛神輕觸晨曦清睡的水鈴噹
溪水細細長流永恆的旋律
像老舊木吉他,天籟絃音纏我柔腰
深谷的神秘河流為誰而染愛
聆聽流泉清音
淺酌流動饗宴

即在早晨追逐陽光,向世界袒露諧和生命
以婉約的雲彩遙望水墨畫的寄情
小橋有夢,繾綣著小浪
楊柳不知愁,逍遙於風搖曳不止的喜悅

一天就這樣開始了
振翅的黎明,不滅的幽谷芬芳
一面鏡子的我依然愛笑
心中埋下森林的名字
閃動著活力一天的遠方

在山的一方是仙境的家
落日而歸,仰望月的面容如此皎潔
而舊宅深院的習題
我們都是........
愛在星光下做詩夢的人
謝謝綠豆老師的析詩

早安.祝好
憶念佈滿蛛網,女人的一半是男人
我試圖離開腳步,和怦怦的心跳
不至於失足一場雨
傘下就旋即出走跳動的靈思
巨大迷宮背叛了時間的恆河
等一個紅燈,省思不及擁抱的那些

此刻情緒逐一抵達人性傷口
我們都沒有說話
也沒有人離開
七情六慾曾經擁擠
擦肩而過的禪慢慢陳舊往事
一雙高跟鞋出走鞋櫃

左右情緒的被狐疑的質問
心靈為何戰不勝浮世繪
微溫牛奶總是朝向守望的花季等待
古怪灰塵和疑雲都在咳出缺氧的曙光

手中筆桿掉進了浮沉人心的昔日往事
壁爐塵世流轉著失控的情焰沙沙作響

我們也可以過簡單的日子
拋錨貪戀組曲
甩個孩子氣的夏野,心便如此平穩
夜又更深些,有著昔日不散的約定
無窮的方向,奮發了幾枚銅板
揮霍了極限的遠目
一滴不忍的淚,海水渴求著
等待潮水曾經,帆路交給命運

灰塵靜默的懷念,曾經一盞又一盞的燈
如今行囊裝滿蛻變的契闊
生命的層次將再一拓天開
死灰復燃的時間,未知的星河

一方一方的書櫃
列滿了人類文明歷史
一本本厚實溫儒的書
排列著有序
古董書本親切地問候著知識份子

書的面子打掃乾淨
誰的肩膀會風采
假想輕輕握手在胸膛的知己
於是,我失去了它

有人拾起殘破的葉子
硬挺完美嫩綠的可能,重生在筆酣飽墨
月亮照著他,不凡的光芒
夜動起來,一桿在握
遠方翻飛出的海鳥之歌
必是明皓之月
謝謝
謝老師析詩
我打錯了我自己改.謝謝您
陷阱,是比鐵鍊更沉重的鋼索
骰子通諜了誰
旭陽在轉角等待
深遂宇宙故步謎雲
不設防,果真棘手

可得小心了,誰是誰非
急轉彎的騙局插著不同的國旗
魚餌總之如此如此
內心的蠱在黎明掌舵向洋
別敲沉了遠方的燈塔

可得小心了,活靶掌控人心
盤上之敵硬撐千均一髮
冷不防的情緒魔鏡形形色色
心機掃描
刺破胸口,碎了一地

可得小心了,窒息的地帶
啜了口苦茶忘了稀釋
狙擊了誰
戲謔了誰
紅色信號,這
不就,不就
一觸即發了
謝謝宇軒老師的析詩

晚安祝好
謝謝宇軒老師的析詩

晚安祝好
電影散場後的我們,世界還在很遠的地方
丟失生活,時間的鬧鐘被戴上斗笠
試圖讓自己發光,計畫下一場冒險
是什麼時後。

湛藍的天空,散場的演員都自由
我們還活在小小的夢裏
奔跑的是誰,競足天涯。

夢想不再延伸至絕望的淚海
礁岩不畏破浪拍打,一次比一次清醒
每日志帆必要遠行的,船桅夢落。

海闊天空的故事不會被遺忘,在很久以後。

喜歡這樣像父親的話語
像透視內心的鏡子自我要求,伐木的聲音
像母親的淚,糊成一團的我,已經又長大
不知何年何歲。
泰利他是個無情的指揮官
翻轉直衝的易開罐滾動出一條殺路
沒有交通規則
煙硝迷漫中的電線桿是假想敵
錯砍老樹純屬意外
挣扎的喘息道路
城市地獄滿天飛舞著碎裂垃圾
撕裂的聽覺是他快感的興奮劑
落盡了枯葉
埋下一季一場烙印
主宰一季一場風霜

疾呼的大黃蜂般忽忽兇猛襲擊屋舍晃動
碎瓦吹至墜落
虎虎生風斬關有如散場一片狼藉

風咆哮易碎透明的心
憾動出水晶玻璃哀慟節奏
那是
令人窒息的聲波
聲聲聲聲
直搗我空腹的腦
壓扁所有睡蟲
泰利殘酷的臉
嗜血的口
吃掉了
我一整晚虛驚的夢
人來人往的醫院把心靈填塞灰燼
人生考試題老來時最終烏有
一把火就焚了自己

誰會是身邊唯一的扶持
凋萎的生命在思想的牢獄迷失
茫茫間無常的憂鬱試圖寬待我的心

一個疲倦的旅人亦感覺生長的無奈
黑暗延伸如此恰似隕落一顆星
此生幻滅的悲涼由衷曲折

時間短暫靜止片刻
無由來的生命放逐
門外破碎的雨聲是洗了一明鏡
有天我也會老去

小小憂鬱消融在手中一杯咖啡
小小夢想跟著心浪起伏
大大人生所有人都在賽跑
大大山寺鐘聲日復一日為人生響導

手中抽血號碼該我了
抽去我被埋藏的天空吧
下回我來不論晴或雨再用橡皮擦
擦掉壞心情
[蛇的虛驚] 陷落眼神望著烈火般的草原,天地屏息著警戒 烈日之火蛇,遼原至叢林地雷生機隱現 獵手胎痛著陣陣的魔沼水紋 踱了過去,又踱了過去閹割的是誰的心 狂眼一賭雄風,剛猛毒的王者占領著叢林的一方 三長二短的山獄有人歸向 有些樹在搖動彷彿在害怕某種暴力 動物園需要上鎖不安童話的祕密房間 打撈了天井唯一希望,逐漸接近 蛇吞噬了湖面獵手倒影的醜陋面目 無法掩飾的妄漸漸逼進 懸吊枝梢的蛇,探出頭來窸窣稀釋著身影 規避著陽光,誰在追奔俘虜 解開手銬的血色迷霧,心鎖就暫時遺忘 自由陽光流過溜溜滑滑的身子 拉長蜿蜒寸寸的長度 雙目正望著鮮明的森林森巴派對 浴火重生在窒息地帶 無賴的水花濺在 羊皮紙地圖上的...
謎雲因思可證,何必憂轉心海色彩
把世界推開
以為得到的是自己
已經離開座位,走向下一扇門
飛鷹在盤旋著什麼
蘋果成了標靶
像一尾受傷的魚
泡沫中還有微笑海盜
大浪就相擁陌生的高度

舉情自刎
明與滅不能理解的刀刃
指引心魔缺陷地方
那一塊模糊地帶
困住的方向
迷宮的地圖撕碎,在拼成樂園
白鳥同遊天心,那裏深度近視

晨光好像少了什麼共吟的夢
田園又多了風車盛開的轉動
左右真理
桌上喜悅顏料,被無情手打翻一地
花貓踩花了天堂調色歲月
虛張的尾巴,又糊墨了地獄黯啞

斷了線的木偶在奔跑
打劫了童年的糖
找不到共同的再生羽毛
陌生的細胞要為誰開花
刮玻璃狂燥的空響歷史
巧匠找回的,是活生生的孩子嗎?
噢,洛桑尼亞的姑娘我們已不再孤獨 真摰的問候 時間不再嘆息惆悵的月 星晨為我們收集果實,爆裂甘甜的愛情 冥然的大地有著眷顧甘露 讓我們互相包容在靄雲懷中 傾訴最藍的眼睛 裸露春天的秘密花冠為妳戴上 月光藍調的變奏,擁夢了粉蝶的私語 枕邊的髮涓流過繡花百合 喜鵲之靨綻放 雪釀了凝珠透肌,水紋了深邃深目 一支毛筆 正在晃動夢境 花語解開了信鴿的玫瑰春野知心 月光愛人,濃濃夜色為妳的天河 流動一支順從的歌 我不是過客,是妳最晴朗的星 感覺血液如潮汐嗎 就停泊在我多情交錯的港口 割斷夢的纜繩 奏鳴守望的風 足印在淺灘上隨浪而逝 攪拌海的顏色 我是妳迷離的烈火情之酒 笛聲交給命運 噢,洛桑尼亞的姑娘我們...
https://tse2.mm.bing.net/th?id=OIP.TpNgh77hR_nKvP3CSTFrTgHaEo&pid=15.1&P=0&w=208&h=112 下一個情人會更好嗎 彿曉的碼頭,流淌著星子髮絲波動的鱗光 後來離開的我們,是否會有撿拾不回的記憶 白玫瑰來到我的心底 面對一座城市,倖免拼湊不完整的自己 缺角的一口,善待不完美 下班後,始終已非昔日 脫下合宜的大衣,牽掛的問候 你冷掉的咖啡,時間抵達世界安靜下來 嚴肅的人生,未守時一個吻 整理未完成的思緒 明白的告訴,一盞燭光 迷藏的謊言,沉默與饑餓同時 總是這樣,愛說明了自己的樂園 給了一個解釋 彷彿這樣,面對無有遲疑...
輕綻苞蕾的音樂盒
耳邊縈繞是熟悉的聲音
琴鍵炫音起伏,浪動著曇花一現的香榭大道
鏡幻迷宮,時空迷離

芭蕾舞天使的輪廓純真
噴泉的翅膀
腳尖在小廣場般的瓷盤自轉
一圈,再一圈

響徹雲霄的芭蕾激想式
被天空無暇思想蘊成了朵朵浪花
赤裸的島不需將愛擱淺

玫瑰的金色年華
盆栽音符為誰綻放知音心湖
銀鈴的笑聲和音
嫩透初動新芽
腳尖在秘密花園般的瓷盤自轉
一朵,再一朵

再旋轉一首未知曲
耳中探險的火炬照亮了一往陌生的低音大提琴
月光藍調的變奏,擁夢了

假如我能為你寫首秋天的詩
甚麼叫作憶念,音樂盒湧動著你的影子
http://2.bp.blogspot.com/_nzO4tsdV7mw/TLfwA__FxAI/AAAAAAAAAAc/_4h_z1nkmk4/s200/sad-clown.jpg 行人玩弄掌中的銅板,跳躍的期待 奇蹟是自在的雜耍節奏 一個路人留下她的心 過渡的幸福是找一個人代替 微笑帶領我 奇裝異服凝視這世界 我忘了自己,願是妳的風景 眾人的冷暖無人認領 被誰偷走的心 再尋回街道的身世 小丑的真、善、美、任何表情教人溫情 傍晚誰為我留一盞燈 心才正要旅行 延遲的時光一再被想起 像一個簡單的鎖 擁有家的鑰匙 愛人的秘密抽屜互相被打開 我還思索著晚餐 最平凡的願望 永遠在一起 確無意多了個...
寫意的公園涼亭 石桌几,盤上之敵戰火蔓延 心理拉距戰在賽跑 翻手為雲 覆手即為雨 下注充饑,拳頭就這麼不設防的握成跳動心臟 又栽了一個洋蔥 台面上保持著刺蝟的優雅 台面下打轉著主宰遊戲的多角關係 胸腹磚砌著古牆之色 蟒蛇指環膨脹本就是狠角色 困頓的大江山河的水鳥 仗又有得打了 一腳就這麼踩進無底洞 被毫無立錐之地偏執的 剷除異己 無味的鐵絲網,身手矯捷的紅旗軍 思維於兵不厭炸的爬頭香 欲擒故縱的退潮後 大將尊嚴的籌碼 雪原的鐘鼓,鑼鼓多響 好一個掛著酒囊的漢子 釘死出鞘那把鋒利之聲 舉步鄉愁 被扼殺的鐘擺沒有了左右相通的血脈 被風乾的皺紋沒有了上下爬行的額頭 點不起一盞燈思想 風景移動霧涼霧涼...
芝言你好

謝謝閱評

並祝端午節快樂^^
窗外的車子來來去去
有時就載走了心事,不在盪鞦韆
城市的雨,滴落委屈
我感到離開自己
尾隨寂靜的一杯咖啡
一口完整了月圓
突然懂得厭世
歲月不曾停止傾聽街雨

時間的灰塵在新娘禮服有點落寞
安置一張臉,空白的表情
洗淨了櫥窗,雨落了回憶
輕輕呼一口氣
抵達自己呼吸的地方

鑰匙轉動世界
扭曲的想像
支離破碎的情節
愛的源頭是雨聲,叮咚了我的肩
大丈夫的肩可靠嗎
無孔不入的愛
槍林彈雨落花之美

終於懂得了愛
慣竊夢想的完美罪犯
浪漫盆栽有著可口草莓
月光會隨時劃開傷口
蜜的血嚐鮮
窗外的車子來來去去
有時就載走了心事,不在盪鞦韆
城市的雨,滴落委屈
我感到離開自己
尾隨寂靜的一杯咖啡
一口完整了月圓
突然懂得厭世
歲月不曾停止傾聽街雨

時間的灰塵在新娘禮服有點落寞
安置一張臉,空白的表情
洗淨了櫥窗,雨落了回憶
輕輕呼一口氣
抵達自己呼吸的地方

鑰匙轉動世界
扭曲的想像
支離破碎的情節
愛的源頭是雨聲,叮咚了我的肩
大丈夫的肩可靠嗎
無孔不入的愛
槍林彈雨落花之美

終於懂得了愛
慣竊夢想的完美罪犯
浪漫盆栽有著可口草莓
月光會隨時劃開傷口
蜜的血嚐鮮
揚塵一陣巨浪
漫天的煙烽呼嘯自如,風雷動
一襲戰衣追尋迷失的自己
無法解溫的山海荒誕
體內蜿蜒律法鐵絲網不容爭辯
山鷹盤旋夕陽何其驚心
豪情,飛成了虹
奔馳的山路紋身水鹿嬉戲
練習迷路的月光

放牧無法發酵的愛
掀起公路的狂飆
錯愕的鏡子說:正在與革命做愛
速度是風是天涯的歌
天空海闊即退一步沉默

放任妳劍擊一聲,我聲聲痛
已陌生的句子投入火中
灰燼一言不發

用血寫詩,無聲滾落淚水
一滴
碰撞地雷,暈了
無聲的內心轟鳴

一樹落花錯落,漫天迷霧的真愛
淚是可以燃燒的,愛饑渴過
天風湧動,寒星脆弱

新鮮的咒語完美嗎
我譜成一曲天涯的歌,開使飛翔自由
[鳶尾蝶夢] 愛麗絲海的靈魂延伸更遠的天空 生根有序的聖音長出翅膀 微笑的裸體太陽何其幸運看見 雲的聖潔 雕塑一個天使溫馨的音階走浪 來到我身邊平等的虹彩再也沒有問號 噴水池神話如候鳥分明的犁拓 空網的愛不再迷惑 埃及的使者閃動著藍色海波 靈魂引帆天國 至上的天父阿 當他曾經在多露的早晨麥田和鐮刀 真情無限 飽美的鳶尾 勇敢的戰士復活英姿向我 誰的蝶羽閃爍悠悠吉他弦律苦澀 逍逝的光陰風枝頭甦醒 幽幽香水星辰有夢 搖曳不止的鳶尾同溫的無窮 劍的葉尖乍醒的花鵲飛過 聖父,絕美的國徽同我經緯穿越時空 風帆是信,義,和平,真愛的果 讓我們傾聽河流低語婉約的皺紋唱歌 不停不停的唱著聖歌 如敬的智慧長者 ...
[鳶尾香水]

盈滿的花香揉碎一個夢
碎成片片花瓣風散往事
注入些月光
露水那樣火紅迷人
妳的絮語網著我
把我花苞綻開成青鳥自由
熟悉的氣味感染
女人的餘韻穿過
追想無限的風鈴清響
忽近忽遠
靜靜伏在妳身邊溫存而存在
撲朔的黑夜一首歌似香水上升
鐘聲沉長涓髮順流而下的包容
迷醉香水久違的妳綿密膚親
凝聚的心在腦海巨響
香蠱致天使迷亂我的腳步
果敢的香惑
曾沉澱花塵的淚水星芒如守
春天的和平真的和平了嗎
千蝶般吻我
鳶尾香搖曳身姿的
都是平凡的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