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高鐵站〉/馮瑀珊 一個裝滿心事的行李箱 被某人的天使故意遺落在月台 一枚鈕扣靜靜躺在錯亂的時空 彷彿不曾被愛神的手 極盡纏綿的扯下 擦身而過的人那麼多,有的 死去多年,徒留冰冷空洞的眼神 趕著搭上列車,深怕被世界 狠狠地割捨,有些人在哭 說感情的滄海桑田比光速還快 有人趕赴從未去過的城市,那裡 有新的愛人正等著攜手終生 一對中年情侶在站口抽煙 望著彼此,究竟無法吸取對方的思想 如吸取尼古丁。又是一對怨偶嗎? 女子吻過的菸蒂有春聯褪色的痕跡 小嘴不停,是否也吻過另一個他 當天使取消了存在,還有什麼 比分離更可歌可泣? 若每個夜裡的祈禱終究只是祈禱 分離也只是相遇必然的結果 ──無花,逕自結...
〈糕點,是童年的記事本〉/馮瑀珊   自小便與糕餅甜點深深結緣;生長在外省的家庭,廚房餐桌或客廳茶几上,恆常擱著糕餅甜點:雲片糕、綠豆糕,最常見的是茯苓糕,有時是祖母做的馬蹄糕或八寶芋泥。再加上我最愛的二舅是位糕餅師傅,除了中秋年節的蛋黃酥、鳳梨酥和綠豆椪外,時時都能吃到他做的糕點和麵包。糕餅猶如筆記,默默地幫我記下童年,那些香甜軟糯皆會勾起回憶,躍然眼前的大多是溫馨愜意的畫面;在我進入輕熟的年紀後,仍戀戀不捨孩提時期的美味。身邊的朋友都知道,長期以來我飽受食慾不振之苦,只有和他們聚餐時,才能好好地吃上一餐飯,又深知我對於糕餅甜點的熱愛,總會在餐桌上笑著說:「再多吃一點,等等我們去吃點甜的。...
〈糕點,是童年的記事本〉/馮瑀珊   自小便與糕餅甜點深深結緣;生長在外省的家庭,廚房餐桌或客廳茶几上,恆常擱著糕餅甜點:雲片糕、綠豆糕,最常見的是茯苓糕,有時是祖母做的馬蹄糕或八寶芋泥。再加上我最愛的二舅是位糕餅師傅,除了中秋年節的蛋黃酥、鳳梨酥和綠豆椪外,時時都能吃到他做的糕點和麵包。糕餅猶如筆記,默默地幫我記下童年,那些香甜軟糯皆會勾起回憶,躍然眼前的大多是溫馨愜意的畫面;在我進入輕熟的年紀後,仍戀戀不捨孩提時期的美味。身邊的朋友都知道,長期以來我飽受食慾不振之苦,只有和他們聚餐時,才能好好地吃上一餐飯,又深知我對於糕餅甜點的熱愛,總會在餐桌上笑著說:「再多吃一點,等等我們去吃點甜的。...
〈我不計較〉/馮瑀珊 我不計較你的名字和人生 不計較你對我說過的話 聽起來虛情假意 我不計較你的鞋櫃裡 空無一物,沒有一雙鞋子 帶你走向我,不計較你的 衣櫥裡掛滿陌生人的味道 如同一把傘從不計較 是否能有效地承接天空的怨言 我不計較深夜的街道 不適合散步 更不計較路標上的錯字 如同我始終不明白 昏黃的街燈指引我走向何方 我不計較你的手機是否保存 我的笑容,也不再計較 我的想念和愛,總是比你更多 何況一張過期的機票 更不需要我多餘的計較 我不計較我的時間 總是晝長夜短,不計較 夢是怎麼被製造出來的 以及,我們曾經討論 如何實現,我不計較自己 晝伏夜出活得像吸血鬼 我不計較眾人的目光 熾熱或冰冷...
詩人以「旅館」的意象進行多層次的開展。從有形的旅館佈置到躺下的身體,皆屬於空間的指涉。而無形的時間跨度更大,首段的前夜,中段的成年,末段的中年,三個場景被詩人巧妙安排,時而遠景,時而近景,最後交疊。 從整潔如新的床單做為開頭,卻難以推斷前一晚發生的故事,好似前一晚根本不存在。如果前夜是虛擬的,那麼溫存也可以虛擬,更不用擔心拒絕或深陷。而對於真實存在過的前夜來說,身體的模擬猶如當下的重現。不論前夜是否真實存在,已不再重要,重要的是身體的模擬,成為召喚情愛的儀式,可惜召喚的只是孤獨──只剩下「你」的孤獨。 身體是靈魂的旅館。除此之外,詩中隱隱揭露男女對於情愛的差異,我們是否可以大膽的假設:女人之于...
〈後來沒有了。〉/馮瑀珊 後來沒有了。一根針躺在腳邊 陽光一照轉身就成了銀色的蛛絲 我們都沒有說話,相對坐成繡屏 那根針就是勾勒我們的工筆 一針針繡完彼此,卻不再是彼此。 後來沒有了。已經沒有人哭了。 我們各自活在偌大的房間 出門上班,擠地鐵,滑手機 說幾句嘻笑怒罵的話證明自己存在 撐著扶手打瞌睡,走路時不要低頭 不要含著胸,不要當張愛玲筆下 善於低頭的女子,不要左顧右盼 落實為她筆下玩世不恭的浪子 後來沒有了。沒有傷害與被傷害的。 將自己縮成細針,同時留意 不要刺傷人,留意可以坐下的椅子 像針插。下班,關門,到家,抽菸 想說話,卻變成咳嗽,只能和 一室寧靜的影子說話。說今天好嗎 吃飽嗎,累...
〈中年的惡獸〉/馮瑀珊 哭完這一夜 我就要緊緊鎖住體內的水分 沾著涼薄的微熹 讓回憶沉底 再也不去想,不去對治中年 猛虎般噬人的中年 我正視它,再也不帶任何 喜悲,和咒罵--我安安靜靜 過完這一夜,我就要 和多夢而躁亂的自己吻別 將一片片被碰碎的聲音(尤其是你的) 關進遺憾的保險箱 再也不回想共有的美好 只想把曾經和你走過的路 一走到底,而我不回頭 是怕看見你早已不在原地 目送我離開 你是我中年的洪水,和猛獸 可是我,既沒有辦法 避開你,也求助無門 如果還能抱抱你;我是說如果 能夠贖回那些流淚的,失眠的夜晚 我唯一能留給你的幸福是: 你永遠都不會知道一個女人的中年 究竟要和什麼樣的惡獸搏鬥。
〈獨身女子的雙人床〉/馮瑀珊

習慣夜歸,躲著豔陽走
習慣進屋前神經兮兮的檢查
是否有人尾隨
關門後掛上門鏈,重重反鎖

現在,獨身女子開始脫皮
模擬在子宮的光潔赤裸
她的夜晚,有愛無愛都高潮迭起
畢竟肉體才是永不過時的顯學

謹記前任床伴的批評指教
雙人床上其實沒有第二個人過夜
已經好久,她連自己都不愛
將情緒或情感藏在床底

她吃得很少,睡得不夠
獨身女子的雙人床總是缺乏彈性
守身如玉,和守身如欲
必須分得清楚

天亮了,她笑了,決定醒來之後
洗心革面,不再做惡夢
不再做一個撒嬌賴抱的好女人
只和自己的雙人床,地老天荒
〈你不會〉 倒數三秒後,你不會 忘記那些被燒毀的日記 裡面寫著我們的故事 你不會在月亮升到最高點的時候 忘記我的名字和沉默的嘴唇 只想著怎麼樣才能帶著我私奔 到月球。在窪陷處填滿土 種上我們的墓碑 這是一個美好的夜晚 不會有人世的煩惱和無奈 你不會喝的酒,我接過來喝乾 我捲起一根菸慢慢抽著 並且告訴你 抽菸是我最接近上帝的時刻 你不會在三秒後想起我 和我們那些充滿甜味的下午 對於我無法將白日夢捏成麵包 感到抱歉;你會不會原諒我 你不會在三月的時候 離開春天的燈塔。也不會 偷走陌生人的情書 偽造成一張來找我的單程船票 你不會回到生命中所有心碎的時刻 一邊哭一邊走路。只要專心低頭 檢閱路邊小草的笑...
一張便利貼,複製貼上在不同的場景
水寶文友好:

建議您發訊息給喜菡老師比較快喔。
文友您好

此篇大作具有小說的架構,較適合貼在小說版唷。

文安
〈其實也沒什麼不同〉/馮瑀珊

喜歡一本書、一隻貓
跟喜歡一個人
沒什麼不同

怨懟一場暴雨,怨懟
一樁意外;跟怨懟
一個人,其實也
沒什麼不同

可是,我怎麼突然就
想起你

2017.07.02.惜習居臨
〈盛宴〉/馮瑀珊 二月自剖,音符被稀釋 融在空氣中,每個人都深深 帶進血液唱出新的歌曲 但能夠說明愛和傾心 不是同一件事情嗎 能夠讓側著身的豎琴說話 那怕是句借過也好 能不能申論三月多麼 華貴而美麗,綺豔的詞藻 一月沒有發出任何動靜 坐在肩頭遠眺 蛇夫座連成密語 你可以幫我翻譯嗎 自此才有了代名詞和人稱 宴會流動著而我們說好的巴黎 隔著胸骨慢慢長成鐵塔 你能告訴我四月其實 其實它並不殘忍嗎 玫瑰都俗爛了 鑽戒贏過情歌及故事 如此亦步亦趨且出神入化 至於五月都不提,不提就忘記 自由是用血換來的 都有過選擇的自由對嗎 六月適合傷心、拍打,和反彈 用力撕開傷口灌進安魂曲 如酒的行板要喜悅地暢飲 我不...
水寶文友好:

建議使用私訊會較好喔。
文友您好:

本此篇大作缺乏散文的結構,還請您修改一下喔,謝謝您。
或是您不小心貼錯版面?需要幫您移動嗎?
文友您好:

本此篇大作缺乏散文的結構,還請您修改一下喔,謝謝您。
〈你要不要吃一顆橘子呢:淮橘為枳〉/馮瑀珊

一顆橘子剝碎了音符:
二分四分八分十六分附點籽籽
忘了呼吸呀跳來跳去
跳來跳去
正在讀小學的瑪莉大笑
尖叫著掀開隔壁安妮的裙襬

(一顆橘剝成了白色全音符)

跳來跳去把時間都搞瘋了
有一顆橘滾到角落
笑吃吃不止

為什麼這時候不唱一首兒歌呢:

算算橘裡幾顆籽
算算城裡幾個小孩子
他們活著
他們現在還活著


2016.10.01.惜習居臨。
〈秋天的謠言〉/馮瑀珊

「瓜熟了,換水喝;
 天涼了,換酒喝......」

將創傷吻成槍口的樣子
水不曾經過,而酒
酒精翻滾數次,沸騰
天氣最熱的時候
你喜歡的瓜果就會熟透
紅色的不說是血或者胭脂
要說是一件襯衫終於穿上自己
引來喜鵲,沒有橋和天階
而天涼了就躺成花園裡的朽木
白千層和桃金孃笑著
就讓她們笑著散播謠言
聽孩子惡意地戲謔
那些放涼的酒再溫一次
想再活一次
金蘋果記得放進銀盤子裡

2016.08.28.惜習居臨。
〈愛侶〉/馮瑀珊

正似你浪花般高昂的愛
愛,這亙古且巨大的殘廢
穿梭並嬉戲著
這一對愛侶
脖子上頂著彼此,手裡
拎著對方,嘴裡銜著
比謊言更毒的承諾

(看這對愛侶)

真的像你,
幻滅不定的燭影
豈容在正午現形
受烈日之考核
快燒完自己,燒完一紙
思想的斷層掃描報告

2016.06.07.惜習居臨。
〈耳勾〉/馮瑀珊

誰輕輕勾勒耳畔的曖昧
遺落一只耳環像失了樓臺
且不經意地勾破眼神及心跳
期待解開密碼讓事情發生
又是誰一再勾引呼吸
驚動不可明說的美麗與哀戚
似揭開電影序幕
面紗濛濛透出欲說未說
欲迎還拒欲留還走的細膩
低頭寫詩給傾心鍾情的名字
忘不了落失的耳環
如他勾掛在心裡

2016.03.01.惜習居臨。
〈耳勾〉/馮瑀珊

誰輕輕勾勒耳畔的曖昧
遺落一只耳環像失了樓臺
且不經意地勾破眼神及心跳
期待解開密碼讓事情發生
又是誰一再勾引呼吸
驚動不可明說的美麗與哀戚
似揭開電影序幕
面紗濛濛透出欲說未說
欲迎還拒欲留還走的細膩
低頭寫詩給傾心鍾情的名字
忘不了落失的耳環
如他勾掛在心裡

2016.03.01.惜習居臨。
〈詩捨〉/馮瑀珊   妳說:已三月無詩。   親愛的,當那些紛至沓來的回憶將妳從夢境中推擠進入現實,就知道詩離妳越來越遠。其實妳比誰都了解,不論是那些殘酷,還是甜美。詩在嗎?妳知道有什麼句子在等妳寫出來;就像妳知道有什麼人在等待妳的回眸。但妳已經一個季節沒有寫詩,妳從來沒有這麼長的時間,沒有寫詩。就像妳知道那個人存在,卻又看不見觸不著。就像打開筆記本,想寫一首詩,卻成了篇散文。   他說:妳要慶幸身邊是我。   親愛的,妳當然知道,並且慶幸。而且,總有那麼多美好而魔術的時刻讓妳想念與感謝。但妳知道都已經遠去,也只剩想念和感謝。就像這段時間,妳的人生往始料未及的方向開展。妳一直笑,妳知道自己真的...
〈詩捨〉/馮瑀珊   妳說:已三月無詩。   親愛的,當那些紛至沓來的回憶將妳從夢境中推擠進入現實,就知道詩離妳越來越遠。其實妳比誰都了解,不論是那些殘酷,還是甜美。詩在嗎?妳知道有什麼句子在等妳寫出來;就像妳知道有什麼人在等待妳的回眸。但妳已經一個季節沒有寫詩,妳從來沒有這麼長的時間,沒有寫詩。就像妳知道那個人存在,卻又看不見觸不著。就像打開筆記本,想寫一首詩,卻成了篇散文。   他說:妳要慶幸身邊是我。   親愛的,妳當然知道,並且慶幸。而且,總有那麼多美好而魔術的時刻讓妳想念與感謝。但妳知道都已經遠去,也只剩想念和感謝。就像這段時間,妳的人生往始料未及的方向開展。妳一直笑,妳知道自己真的...
〈羽化〉/馮瑀珊

於是妳忘記姓名
回到繭裡
等時間滲透皮膚
長出翅膀和寶石的
斑斕,吹一吹風
感官就要打開
濕漉漉的終將過去
而未來

2016.02.10.惜習居臨。
〈羽化〉/馮瑀珊

於是妳忘記姓名
回到繭裡
等時間滲透皮膚
長出翅膀和寶石的
斑斕,吹一吹風
感官就要打開
濕漉漉的終將過去
而未來

2016.02.10.惜習居臨。
〈相約六行〉/馮瑀珊

坐在相約多次的茶館
閱讀一本書像閱讀
漸漸熟悉的你,能不能
寫幾句話,留下伏筆或對照
像共同喜歡的那首歌

:有雨悄悄,而你悄悄。
旋轉、跳躍,生命是曲折的線......
〈飢餓者〉/馮瑀珊

:我只是豐腴,不是孕婦
 別,別像妖孽般
 閃爍著烏鴉的視線。

流星是婚禮上被埋怨的鑽石戒指
身份轉換為妻,為一輩子的仇人
從高速公路回到平房
回到緣份,保齡球瓶般散落
塔羅指示飛蛾,不再撲火

游移在車票與機票間
來到達利的畫中
我們是被時間追殺的螞蟻
重複日子,朝聖般蓋下印章
落款拗口的隸書

憎恨所有過於透明的科學報導
告訴你如何長出精實如鐵的肌肉
學生般,照表操課
忽視腫脹的飢餓
文友您好:

歡迎您來到散文版。

不過在此得要提醒您,此篇作品架構不符合本版規定,還請您修改。
如您覺得不需修改,七天後會將此篇作品搬遷到站友聯誼版,不另通知。

尚祈 海涵

散文版召集人 馮瑀珊敬上
文友您好:

歡迎您來到散文版。

不過在此得要提醒您,此篇作品架構不符合本版規定,還請您修改。
如您覺得不需修改,七天後會將此篇作品搬遷到站友聯誼版,不另通知。

尚祈 海涵

散文版召集人 馮瑀珊敬上
文友您好:

歡迎您來到散文版。

不過在此得要提醒您,此篇作品架構不符合本版規定,還請您修改。
如您覺得不需修改,七天後會將此篇作品搬遷到站友聯誼版,不另通知。

尚祈 海涵

散文版召集人 馮瑀珊敬上
文友您好:

歡迎您來到散文版。

不過在此得要提醒您,此篇作品架構不符合本版規定,還請您修改。
如您覺得不需修改,七天後會將此篇作品搬遷到站友聯誼版,不另通知。

尚祈 海涵

散文版召集人 馮瑀珊敬上
散步寂寞的月光,消費熱鬧
這只鞋;我比妳更合腳!
歡迎新朋友發表作品。
如修改排版與標點等小部分,會使得作品更完整。

問好:)
本月飆詩截止,請停止貼文。
以利選詩作業,謝謝。
〈惜〉/馮瑀珊

心在昨日
沒有忘記分秒
戍守,阡陌又阡陌
太陽總是熟悉的角度
靜靜等待明天

2015.08.28.惜習居臨。
與其說是模仿,我覺得更接近「致意」。
取其感受到的精神寫一首「相近」的詩。
相近可以是形式、內容、心情或思想...

我覺得這首還不到模仿,並未逐字逐句一樣,這首詩還是有寫到作者自身的感受。

一點淺見,問好各位:)
肉燕是福州美食,看起來有點像扁食。
但比扁食好吃太多啦!

問好:D
謝謝白羊的好建議,找機會修改,問好:D
〈煙與霾〉/馮瑀珊

那麼多屍體突顯你的熱愛。

抽根菸便想起曾多麼年輕
像那些你造就的屍體
使它們永遠年輕
搖晃一把光束做記號
不要輕易洩漏秘密
不要輕易流淚

不要輕易流淚。
但你曾脆弱也曾
認為自己無堅不摧
所以你開始毀壞他人命運
甚至存活的權利
如同拋棄菸蒂輕而易舉

其實你最喜歡陽光
喜歡善良的綿羊
不過更愛吞食屍體
不需要讓它們知道你憂鬱
天氣很熱
流汗代替流淚
你知道不要輕易流淚
讓那麼多屍體突顯你的熱愛。

2015.07.30.惜習居臨。
〈速寫嵩口〉/馮瑀珊

時間在這裡停住呼吸
讓我忘記它。

關於這座小鎮的身世
吊腳樓再明白不過
但它從不輕易洩漏秘密
偏要靠近,甚至撫摸
嵩口的皺紋
土牆知道,磚瓦知道,腳下
圓石也知道,心領神會
鶴形和老宅相對無言千年
好似從未被誰經過
何況來客紛紛點起的煙花
燒不起寧靜的風景
攀爬的野蔓添上幾筆寬容
簷角劃破時間並停住
文明的呼吸,與歷史的陣痛

2015.07.28.惜習居臨。
〈推理不在晚餐後〉/馮瑀珊 每天,她將日子反覆漂洗數回 不耐浸泡,總脫落線索 白髮是寬容的滾邊,蕾絲般堆疊 慾望是最容易解開的謎題 像女伶嘴唇顏色: 花腔絕對是大紅搖擺 做作珠光粉,則是詠嘆調 盡情忘詞的音節 來杯柔軟開胃的飲品 觀察香檳杯底沉澱的金沙 如何讓淘金者陷入狂熱 在晚餐開始前;不妨猜猜 女伶今晚的口紅顏色 原來她蒼白唇瓣代表純潔 煙燻貓眼被香水迷惑 吞吐真實和刀片 別忽略後台的玫瑰花束 綴滿羽毛薄紗和寶石的頭紗 和華麗斑紋的皮草底下 埋藏男爵的簡單問候 更別忘記黎明前 給情婦送上白金鑽戒 款式設計得像白髮纏繞 好搭配睫毛頂端的手工蕾絲 魚鱗亮片被刨刀片下 之前是乳酪 跟著紅酒一起被...
本月飆詩截止,請停止貼文。
以利選詩作業,謝謝。
〈童年的味蕾〉/馮瑀珊

肉包肉
似金魚游在碗底
說燕卻不是燕
不曾盤旋
卻勾住遊子懷舊的味蕾
一碗肉燕有太多鄉愁
翻來覆去是歸途的指引
馬蹄糕不必達達
不必踏雪尋梅
只要踢踢舌尖
爽脆和清甜便擊消暑熱
雪片糕仍舊像紙
薄細綿軟
更像是切片後的白雲
不要驚動平凡的美好
靜靜和童年重逢

2015.07.28.惜習居臨。
〈霧〉/馮瑀珊

是蛇,是平凡人家
晚餐後懸而未決的齟齬
是幽微的慾望盤成
街燈猖狂的搖擺
是消失許久又突然出現的
異次元口袋
裝滿誰都看不見的幻影
是說好強颱來襲卻又轉向的
天氣預報

2015.07.09.惜習居臨。
是的,問好:D
〈自由〉/馮瑀珊   自由就是,自己可以決定自己的生活,永遠不老,可以飛來飛去……黃碧雲《烈女圖》   再次回到山城,已經是七八年後;改變的不只妳的心境,還有身份。每次只要妳搭乘客運路過,不論如何打盹,只要即將經過妳住過三年的小鎮,總會倏然轉醒。這是默契,還是心底猶有依戀?妳不願去想,也覺得沒甚麼好再想。妳以為忘記的過去,其實從未過去。偶爾妳會流下幾滴眼淚,權當替山城製造一些雨霧。   妳說:「自由便是決定自己想要的生活。」   可讀哲學的妳總在思考自由這龐大的命題,妳想寫首詩形容妳認知的自由,但實在太難。妳想寫篇小說詳述妳經歷的自由,卻又欲振乏力。於是妳選了一種對妳來說最為冷靜的文體去負載妳...
〈斷線十二行〉/馮瑀珊

熱線後的冷戰
舌苔有高原氣候的想像
電話線和網路線交錯堆疊
網絡織成地衣
穿得暖嗎?遠端打顫
炎夏有寒冬的體感

:十分遺憾。

對此,兩行熱淚已無法
稀釋過度濃稠的墨夜

:仍舊十分遺憾。

一張單程的車票宣告
有去無回的熱情

2015.07.09.惜習居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