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予騰 寫:
週二 7月 07, 2020 1:17 pm
我覺得有幾句話為了塑型,花太多力氣在說相機的外形,濃縮一點或許更好。
感謝版主閱讀。
意象的營造本來主被動的呈現
那條界線是模糊的
若能看山非山,相信也能更為精煉
畢竟已不須太多描述
已然拜見全景。重於意會的詩
相信讀的人每次都不同感受。


感謝!
午後 × 雨前 × 即景 雨前的街邊 跳出三兩個塑人模特 表情 似笑非動 望出一片果子 機器摩托在騎樓下 秘密結社 訕笑 路道往來的 麋鹿 相互角力 我用視線刻劃桃花心木的腹邊 盼有寧靜氛圍 調和距離內的蛻變 悠盪的午後 翻出一本愛情 像在高雄港邊默默遙望 粉紅刺客 何時 手裡劍出擊 來往繽瑕的咖啡杯 濃縮欲來的 風雨 盤踞心口上 時光打一杯奶泡 迴旋時間的流 如是 攪弄得春水 還未前進 就已嗅得水氣 隨手的夏日意識DM 倚在7-11落地窗前 悶燒 不得不 擺起笑臉 高溫一路尾隨 米克斯 伏靠大街 我仍不時驚悚 塑人胡亂睡在空間的起臥 心中莫名靜止                   |20...
照相機

一段人事物
櫛比鱗次攤在深沉的河
故事 魚貫指尖
喉嚨上有繭
幾乎掙脫不出
光亮 閃在一陣回眸
假裝有胡桃木的陳列
無聲於黑白相間
你在秋夜裡
奔襲

方正的器皿
調味一場大雨
味蕾佐在詩意的葉
鼻息 出脫一場愛情
躺著劇本的綴
我正假意攪動著
味道剛好
陪襯一場鮮明
原先的透光咀嚼透光
最後聚焦整片靜諡

時間捲著
讓所有嘴唇都動了
無以名狀的述說
空氣般流動
直覺瞬間 急凍
我仍在意寂寞是否放聲大哭
而昏暗的
表情 若有似無
剎那間渾成的光芒
驚覺在你眼前





               | 200513
謝予騰 寫:
週一 5月 11, 2020 12:27 pm
語言的輕巧和意象的結合很流暢,透露一點清爽的悲傷。
感謝版主閱讀。
夏季的高溫單刀直入令人無暇應付
寫寫抒發讓情緒釋壓一下
但還是要放鬆


問好 :wink:
夏日記事 輕輕地 在桌沿告別 那些陳年舊華 或是 易於清洗的皮革製品 鉛筆 體直端正 身旁躺著白淨 橡擦,過於單純 第一次總捨不得 使用 要輕手躡腳 。夏日艷陽 快步 走去憂鬱表情 笑開了嘴 衣摺還是要好好的 木板的臉色 衿持了一陣子冬日 還有幾月前吵架 痕跡 默默躺在身上 落地窗靜靜謄寫以往的不快 讓陽光多刺了幾刀 。無獨有偶 過於天晴也有雨時。 平靜的當下 讓微風篩篩寂靜 幾何的馬克杯跌在海綿上 悄悄 從耳緣窺見 櫺旁的扶桑 還是要沉澱。 思緒繞滿一旁的窗花 剪眼有時銳利 會毫不猶豫地割傷 視線 來回擦拭 寫在桌沿上 一塊塊肉體夾帶憂傷 墨色的刀俎 魚肉靈魂 逐漸模糊我的雙眼 。拾光進入...
袁丞修 寫:
週三 4月 29, 2020 8:09 pm
美麗動人的文字敘述,也許在這麼多形容詞上可以多點動作詞,讓詩的動感更有張力。
感謝版主閱讀!
問好 :wink:
前行 晨光如爆炸般 散在你途經迷惘的路上 若有鬼魅隨行 沾濕多餘的雨露 腳印 旋踵而至 烙在你 此生祈求的雙眼 大霧 沿路繚繞 焦慮盤旋在邁步的節奏裡 若有野獸出沒 氣味 穿梭於鼻息 視線斬不開夢 吼叫聲緊鄰衣衫 不斷高潮 潮濕淹蓋了土牆 有小人兒蹲坐 記憶 躲在甕裡 隨時偷襲未知及未寐的光影 若有大雨將至 或跑或臥 勢必穿透於光線內 精神僥倖不滅 火種在圖騰裡復燃 逐字讀取 其間鬼魅、野獸亦或大雨 將幻化一縷煙絲 朝你前行的路 飄了過去 似不可抵抗 迷濛下 緩慢靠近 時間瞻前顧後 偶有感性的風吹過耳邊 而你知道 那必是信仰命定的存在 而你知道                |200424
妹妹頭

你微笑著
讓涼風偃過嘴角
倏過耳際
三兩束 飄落
斑駁樹影
在成雙的深潭裡
搖曳不得知的過去

兀自踟躕
不離頂上孤立的樹林
時光踩過葉落
原本陌生的倒梯
笑意下
追過日跟影
交錯 婆娑

隱隱的恍惚
似暗夜裡摒息
星辰掉落湖面盪起無聲的漣漪
時而激情瑰麗──
火車無情穿梭樹林
遠方 爬了一襲
藍絲絨

止不住的馬蹄聲
斜躺巨峰
思緒 從上頭滑落
穿過你深邃的眼
似鴉片的玫瑰
日出前
綻放不願擔憂的雙眸






              |200419
我的記憶化成屬於你的一線光亮

莽撞的你
撞進分鏡裡的畫面
裂成幾格感傷
有的淚水不停斜流
橫入手中的
是不停閃光的影

不停死去
像風乾的夢境
日曆裡 逐頁醃漬
突有一道白刃
衝向了你
所有語符騰空漂浮

腦海裡齟齬的
都在格子裡相互道歉
良善的手睡著了
我以為我的
昨日記憶
又悻悻從今日爬向明日

親愛的你的聲音
像從北方吹來的風
刺蝟著我
忍不住捧在手中
遠方的魚肚白
刻蝕耳際

或記憶似小河一彎
蜿蜒又綿延
溫柔卻也激情
靜靜流進你內心後
化成屬於你的
一線光亮



                 |200406
西落了。
一根炭試探黑夜
像謎般而層遞
心思混淆
靜空中
我不過是擔憂
那雞蛋般的黃 冷不防
跌落吹破的泡沫內

時間如披風般
一層層
蓋過。綴上
嗚咽的霧繚
恰似暗夜裡的迴盪
斜躺漸層
卻無法停止
滴答滴答秒針行經過

沉重而懷念的
隨視線滑落
刻意咀嚼時光的流洩
格欄 雜亂紛紛
 天邊
  山頂上
   遠處人家

一面破置隨興的黑牆
寄託即將到來的
月沉甸甸

西落
一根灰的炭試探夜的黑
始終像謎般而層遞
心思混淆
在長長的靜空中
我不過是擔憂
心裡那雞蛋般的黃總冷不防地
跌落吹破的泡沫內

時間
披風般的
一層層 蓋過。
綴上嗚咽的霧繚
反恰似暗夜裡迴盪
斜躺漸層
無法停止的
滴答滴答秒針行經過

重而懷念的
隨視線緩慢滑落
刻意咀嚼時光的流洩
格欄 雜亂紛紛
非我不願面對
天邊 山頂上 遠處人家
一面破置隨興的黑牆
寄託即將到來的光



                    |200329
黃木擇 寫:
週一 2月 24, 2020 12:32 pm


數位3C等的大進步,
卻也帶來很多詩人們的省思與覺察。

在手機螢幕/網路的另個天地,
會不會是更多人的「真實世界」呢?
在詩中也看見了兩個世界的交集、糾纏、映照、控制,
我想,
未來想必一定有更多的虛實的論戰與作品吧?

木擇問好!
感謝閱讀。是阿
未來相關的作品應會更多的
以前以筆敘寫
現今媒介更多了
電腦及3C產品成了主要
或許未來更要寫到骨子裡吧



問好版主!
並行世界

             ───致智慧型手機所帶來的善與惡


你脫了我的衣褲
擺弄靈魂遁逃的肉體
逼迫著交換信念
進出皮膚下每一寸光陰
望著 藍色篝火
蛇般地游移每次企圖
你是猛烈而假裝的
誘惑 力道不足

碎嘴卻優雅
。一顆深邃暗色的石子
不偏不倚擊中
乾涸許久的潭心
你倏地瞥見
五官染上的 另個我
迷亂奔走在腦下的世界
雖現實正啐著咖啡

玻璃外
怔怔看著你望向我。
彼此毫無裙帶關係
透過直視的電火
走在街邊路上
生生地 冒著螢光
虛擬的進入你的肉體
。這次換我擺弄著
 
 
 
林宇軒 寫:
週一 10月 14, 2019 12:44 am
句語句之間是流暢的,但每一節之間的關聯性似乎有些薄弱,整首詩的氛圍不太統一,如「絲瓜布、肥皂圈、油花」與「春秋戰國、兵戎相見、如今翩翩而然、空城」再風格上是不相同的,分別放在詩的開頭與結束會破壞掉詩的一體性。
感謝版主細覆
久久未寫仍在找寫的感覺
意象太雜會破壞整體
會再努力讓詩句通順


問好
浮島

油油亮亮
刷子、絲瓜布、肥皂圈
意識裡浮載浮沉
向天空吐些透明的嘔
油花 逕自在腦殼
中心裡


時間擠壓一舟扁葉
推往風順的
方向,眼神投射
一座霧繚的島
浮在續接不停的思念裡
嗅著穿來身上的風
臉頰濕黏的

許多人們眼底的號誌
躺在一片熟軟悶熱
水平線上
每每舟舟共享
如此深刻集結的秘密
各自圈圈在起伏的手掌裡
沒有喜好

如果可以
請給我下沉的勇氣
。即使
春風在臉龐搖曳
倏忽的夢
總會驚醒現實的輪廓
卻不得而知

也就這樣沒有方向
緩緩孤立於文字那些
曾春秋戰國過
兵戎相見
不須懷疑也無所置喙
如今翩翩而然
:致 空城





               |191004
兩個世界 平衡的搖籃 推擠了 時間的舌 拉出一條條長長捲捲的夢 有些喟嘆 有些則演入角色 穿過一雙盲的眼 反省著過去相互接連 光的裂面 你不是我 我不屬你 是一場忘年錯誤 在風花雪月的蛹裡 等待時間褪去 兩個世界像齒輪相互咬合 摩搓介入 如軟黏的慣性依賴 跑不出一首新歌 舌與口 互相傷害也彼此保護 與晴時雨 偶而潮濕也偶發乾旱 乾溼不均的話語 難以輕易地萌發 小小的種子 小小的芽 不過咀嚼一段你走過的路 像雲與雲朵拉扯 無法帶往風的方向 總會落地生根開花 儘管光與火的世界不及風馬牛 你有你的眼角 我偶爾穿過你耳朵的別洞 空氣裡 隱形的指頭 偷偷撥弄這兩池湖水的搔               ...
兩個世界 平衡的搖籃 推擠了 時間的舌 拉出一條條長長捲捲的夢 有些喟嘆 有些則演入角色 穿過一雙盲的眼 反省著過去相互接連 光的裂面 你不是我 我不屬你 是一場忘年錯誤 在風花雪月的蛹裡 等待時間褪去 兩個世界像齒輪相互咬合 摩搓介入 如軟黏的慣性依賴 跑不出一首新歌 舌與口 互相傷害也彼此保護 與晴時雨 偶而潮濕也偶發乾旱 乾溼不均的話語 難以輕易地萌發 小小的種子 小小的芽 不過咀嚼一段你走過的路 像雲與雲朵拉扯 無法帶往風的方向 總會落地生根開花 儘管光與火的世界不及風馬牛 你有你的眼角 我偶爾穿過你耳朵的別洞 空氣裡 隱形的指頭 偷偷撥弄這兩池湖水的搔               ...
 
<井>
 
噩夢!刷的一聲,慌亂地睜開眼睛
<口袋>
 
時間在一場不可逆的劇裡,自由落體
 
<填充物>

情緒蓬鬆的擠壓身子,躲在真空的禪裡
 
<晃>
 
腹飽的饞,自由地擺動身軀
 
<耳朵>
 
寂寞的聆聽,關於夢想的聲響迴盪在胸前
 
 
翻攪不停的慾望,一口半月井。反射
 
 
 
 
靜靜的窺探,近在眼前的一線天是否有星星墜跌
 
 
 
 
我用力丟擲,你傾斜不止的遺憾
 
 
對號入座 言語間的戲謔 在格子裙裡 推波助瀾 像是 有個孩子的嘴 無法發聲 縱使知道那 並非輕易就能嵌合 完整的圍牆 故步自封 旗幟偌大的在中央天台搖曳 你那窗邊倒影 是誰啊? 狹狹小小的夢 躲在反射裡 自縛 或許 一個人 就得背負一個影子 時而嬉鬧 時而沉靜 若問起性別 男女不拘 除非你的口音有瑕 係疵 就會在額頭落款 嵌入的符號 逢機套弄你的感官 數字 陳列於時間上 多少面容 鋪於你假想的炕裡 或記得住輪廓 看似無意 卻有意地投入圈套              | 180317
對號入座 言語間的戲謔 在格子裙裡 推波助瀾 像是 有個孩子的嘴 無法發聲 縱使知道那 並非輕易就能嵌合 完整的圍牆 故步自封 旗幟偌大的在中央天台搖曳 你那窗邊倒影 是誰啊? 狹狹小小的夢 躲在反射裡 自縛 或許 一個人 就得背負一個影子 時而嬉鬧 時而沉靜 若問起性別 男女不拘 除非你的口音有瑕 係疵 就會在額頭落款 嵌入的符號 逢機套弄你的感官 數字 陳列於時間上 多少面容 鋪於你假想的炕裡 或記得住輪廓 看似無意 卻有意地投入圈套              | 180317
 
 
自畫像,截彎取直在每個大小均勻的形上學
 
 
 
 
扁扁的,讓壓路機輾過隨風輕飄的夢,不再膨脹
 
 
 
 
你的晨暮的我,繫在一線思念上
 
 
 
 
薄得忘了思緒在飛翔,儘管滿載遠方濃厚愁緒
 
 
冬至 古代農耕時期,一年辛苦期待秋收冬藏積滿倉庫,人們在此時節休養進補,恢復生息準備過年物品,又民間習俗在冬至日需吃湯圓,象徵圓滿、豐碩,並增添一年歲月。所以農諺【冬至圓吃落去就加一歲】,還有【冬至烏,過年酥】冬至若下雨,則占過年會放晴。 http://www.24solar.tw/24solar-22.htm 就把衣服 像個認錯的孩子 拉齊後 對折 小心 別捏著心臟 不過一夜時間 放在左胸的口袋裡 安穩地 睡上一碗甜湯圓 咀嚼時間 慌亂的床被 在黑眼圈的漩渦裡臃腫 你似不懂 白紙上寫滿形上學 滋味類如一層膜阻隔 無法進出 一個瞬間的光束 不可逆的反摺 只能一路向前 或你行囊已滿 悲傷如我 ...
 
 
在生命的衚衕處旋踵,無謂重複自己。
 
 
  
  
不斷在紮根處重複自己,只為看得更遠的彩虹。
 
 
立冬


"國曆十一月七或八日,太陽黃經二二五度,冬季開始是為『立冬』。冬是終了,秋去冬來,作物收割後收藏起來,民間習俗以此時進補,意指一年辛勞、歷經寒暑,體力衰弱,進補以恢復元氣。"
http://www.24solar.tw/24solar-19.htm



他們說的
萬物在相同時間
向前 彎曲了影子
屈膝
  拾撿
青春逝去的土塊
你永遠不懂
坐下的
是一方小小的城池
抑或是
他們說的
那只是個影子
繞在你遠眺不止的墳頭








            |171221
 
 
夢,分開兩張親吻的嘴
 
 
 
 
無所謂了,你以為的迷失的瓶中信
 
 
 
 
來去自如的魚,泅泳在你臂彎裡耽溺愛情
 
 
 
霧霾

無謂遠近
距離投射一道光束
像穿透沙瀑
煙塵 從你目光周圍
緩緩捲落一片海
又盪起
夢 一陣陣的

穿透之後
在你煙燻的背牆
圖騰些許模糊
面紗蓋上───
───拉下───
重複
整個拉簾的語句

活出一個質數
也許11 ──
還是── 23
我知道
薄薄的空氣
唏噓一個陽光不見的清晨
我還是知道

從黑暗裡 反射
除非折上身體
你難以迴盪成一只春啼
空間 灰飛煙滅
數秒的節奏
形成一只乾咳
在天空中旋轉放浪

無法計算
沙漏到你眼裡
或許無謂遠近
距離又投射一道光束
試圖穿越想像────
時間再遠
也遠不過你的天邊




                |170831
午後雷雨

午間
雨後的熱對流
痛快擊打
一只躺在溫室裡的石頭
悶熱而濕黏
蝸牛 緩慢爬過
時間
空氣裡摩擦

有人
從水坑裡站起來
有人從偌大的
漣漪
擺盪 擺盪著
   是一個老舊聲音
   迴響真空的銅區
|硬幣 掉落

露出狎笑的
太陽
從你走來的路上燃燒
思緒櫛比鱗次
吞吐 記憶的縫隙
發暈呼吸 難免
奇異能量 難免
就 落在充滿爵士樂的街邊

不遠處
閃電搭訕愛情
心型海綿
柔軟紊亂整個路面
有人從水坑裡
站起來從偌大的漣漪
擺盪
擺盪著






              |170729
世界不在你眼裡

不可否認的
那雨後的下午
熱氣像夢
朝我奔來
迷幻在時間的衣角紊亂
你向下對折
一個獨立角落
微微閃閃發亮

可以閱讀冥想
飄落一地的思緒
積木有關
尺規有關
幾何那段距離的縮影
丈量嘆氣長度
你走過長廊
脫去模糊的外衣

幾小時的光陰
可以無聊幾頁膚淺
像時間欺騙
像夢的幻滅
|黑洞般
重複現實瑣事─────
你步行過我的視線
你步行過我的視線

無可否認的
那雨後的空氣
純潔令人無可相信
打開窗戶
像櫥窗內的假人漠然
。你曾是那彩色氣球
我的世界裡
重複永恆





            |170503
世界不在你眼裡

不可否認的
那雨後的下午
熱氣像夢
朝我奔來
迷幻在時間的衣角紊亂
你向下對折
一個獨立角落
微微閃閃發亮

可以閱讀冥想
飄落一地的思緒
積木有關
尺規有關
幾何那段距離的縮影
丈量嘆氣長度
你走過長廊
脫去模糊的外衣

幾小時的光陰
可以無聊幾頁膚淺
像時間欺騙
像夢的幻滅
|黑洞般
重複現實瑣事─────
你步行過我的視線
你步行過我的視線

無可否認的
那雨後的空氣
純潔令人無可相信
打開窗戶
像櫥窗內的假人漠然
。你曾是那彩色氣球
我的世界裡
重複永恆





            |170503
也許理解的四月

歲月迸裂
許多星芒都躲進袖套
你揮舞著
有不一樣的夢
時間從冬邊進入
正喚醒
春天

也許
不曾走過的路
些許徬徨、猶豫
微微蕭瑟的呼吸聲
出沒風中
如一縷煙絲盪在半空
指引你
旋踵的足

本以為遺忘那
芒草刮弄行經的腿部
火 穿過你我
  舌頭
  滾滾
眨眼 此起彼落
有朵朵白雲
在樹林間穿梭

或許理解
星矢 緩慢射穿
一顆剔亮的有別於
你的目光
讓暗灰的天空
重新噴發
異樣的彩
或者你的四月
 
 
 
 
             |170423
也許理解的四月

歲月迸裂
許多星芒都躲進袖套
你揮舞著
有不一樣的夢
時間從冬邊進入
正喚醒
春天

也許
不曾走過的路
些許徬徨、猶豫
微微蕭瑟的呼吸聲
出沒風中
如一縷煙絲盪在半空
指引你
旋踵的足

本以為遺忘那
芒草刮弄行經的腿部
火 穿過你我
  舌頭
  滾滾
眨眼 此起彼落
有朵朵白雲
在樹林間穿梭

或許理解
星矢 緩慢射穿
一顆剔亮的有別於
你的目光
讓暗灰的天空
重新噴發
異樣的彩
或者你的四月
 
 
 
 
             |170423
寫生

我向前推上
一朵雲
綿綿的 躺在時間的手
試圖用暈染筆觸
把陰鬱蓋上
灰的夢
有長有短的魚
動作非常

遠近相接
山峰不懂貼近
安慰一雙乳尖外露
孕育遍及的母親
我將皺紋粉撲
假若能當做
河流 自遠方
模糊而來

也像座山
後方藏著一片靜諡的湖
秘密策畫情緒
看不懂深不見底
讓嶙峋的長長背影
擋住整面
言語的波光
也許時間在撫弄視線

划動木製的槳
我知道飄過湖上的氣息
有心事游著
夢裡 不止躁動
那些曾以為的過去
都讓我
靜靜地穿越
彩虹裏頭的反射


 
 

              |170319
涼啤酒

暗渡的體態
難以理解
微微氣泡上揚
從腳底順著直向鼻息
反覆精煉 靈魂
麻痺的時光
膚淺鋁製刻版人生───

你不過是個
難以爆炸的仲夏夜






            |161106
秋天的謊言

喜愛文字的人啊
請好好蹲坐
在情緒落葉的午後
錯縱腳印邊上
吟想灰灰的詩意
降涼呼吸
  拚搏一只
  聲音,度得蕭颯

忽亂沖腦滿溢
一個巴巴然
在冷風馱過密麻的蟻路
龜裂而緩慢地
悄悄然鑽進
握筆的寂寞縫隙
  時而隱憂
  時而在時間裡竊笑

不得不,愛情
不得不愁緒
用線性或者代數
用歷史或許地理
難以下嚥的
無所得知的
用一支樸素的筆
勾勒季節來時的流感

請好好蹲坐
情緒落葉的午後
時間紛亂墜落
是如此淒美艷麗
冷風馱過密麻的蟻路
龜裂而緩慢
原以為夢就此甦醒
卻只是另個深色的昏睡





             |161106
晚熟女子 掛 果樹上,日復一日 還未轉軌姻紅 風鈴般晃動裙擺 有雙視線 在指尖飛快移動 面帶微笑地,將你 脫離 微轉朱顏 後 待價而沽。 穿一襲紙鳶,鞦韆上 擺動擾人愁緒 或許可以 越飛越高直到 遇見日光而沐的春 夢,穿堂而過 你蹲坐在想像中煎食 從生而漸熟 翠綠而紅媚 時間無法在期盼中 準時在臉龐上 報到 沒說過話 沒有話語權 來來回回,瘀傷 讓你的成熟更逾時些 假如你仍在遠處 高掛彼此 錯置的鈴聲 晚熟的女子啊 是否仍在意 入秋後敏感的節氣 寂寥婀娜倚靠 無人聞問的衚衕邊上 拉動微涼身影 兀自的很            | 160925
非白 寫:
overhere 寫:有一種憂鬱
橫躺某日午後



橫躺的動態真的棒極了。喜歡。


問好,
非白
感謝閱讀。
試著不去侷限字詞的可能性
雖有風險卻也能得到更多聲音吧。




問好 圖檔
 
 
時光流進愛情裡,卻也慢慢回復失去的現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