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謠言的真相〉 醫療科技的日新又新,醫療臨床實驗也每有驚人的成就,也拜主治醫師對醫療的豐富經驗之賜,老人家一次一次的病危送診都從鬼門關前被及時搶回來。但是活罪終究是不可承擔的苦,醫生只當出了一次次的任務,做他該做的,任務結束後續所有事全歸於病人與家屬, 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機械式的承擔所有的煎熬。 不放棄跟隨著的是不盡的苦勞,同為一家人之責任、道德、與情感是最大的支撐,而體力財力、物力、人力長時間以來必然都漸感匱乏,精神狀況經此不斷的衝擊,孝子竟然脫口罵起閻王是否怠忽職守了?恍神中回魂的老人遽然聞言自是悲傷難耐,家人聞言半是驚訝半是心有戚戚焉也無人多說什麼。 隔日正好來了幾位訪客,趁機偷閒的孝子...
〈 三國誰家天下 〉

百 萬 曹 兵 敗 未 空
三 分 歸 晉 紛 爭 落
也 曾 玄 德 獨 風 光
終 與 阿 瞞 同 寂 寞
鐵 騎 無 回 付 火 風
梟 雄 重 起 輕 船 泊
鷹 揚 隼 集 失 金 甌
笑 問 誰 家 取 將 酌

*金甌為雙關語
《慕隱者》

眾 神 常 駐 千 丈 峰
乳 浪 氤 氳 墨 樣 濃
巒 際 悠 悠 聞 夢 囈
靈 空 隱 隱 顯 仙 蹤
噪 蟬 菡 萏 疑 非 夏
瑞 雪 紅 梅 豈 是 冬
眷 戀 市 塵 空 嚮 往
喟 然 無 語 羨 雲 松
《慕隱者》

眾 神 常 駐 千 丈 峰
乳 浪 氤 氳 醉 墨 濃
巒 際 悠 悠 聞 夢 囈
靈 空 隱 隱 顯 仙 蹤
噪 蟬 菡 萏 疑 非 夏
瑞 雪 紅 梅 豈 是 冬
眷 戀 市 塵 空 嚮 往
喟 然 無 語 羨 雲 松
〈自得其樂的假日午餐〉 遲就遲了,姑且就將就著吧 。將就是將就,將就就不講究,但是不講究就青青菜菜隨隨便便麼?那倒也不必然是。 不講究只是不堅持某些與午餐食物不相干,而與眼睛與氣氛相干的花俏行頭,口味差些無妨,但能合自己胃口就行了。 本來想跳過午餐都可以的 ,但是11點早餐到了16點,肚子也微微有些空虛,於是湊合著把年初買,整整冷凍一年,年底解凍的年糕切了吃(文雅的,細切的),鮮奶倒一杯冷冷的配了一片一口的喝 ,不錯!在這樣天氣裡感覺不錯。 吃了有一會,抬眼、或眼角瞄到旁邊不有一盤好幾條什麼捲的?記憶裡味道算是可口的,想像加入午餐組合多些變化應該更好,於是就一片年糕一片雞捲(有問過)一口鮮奶,...
亡身在身 滅身在我 亡共在共 滅共在我 哈哈!妙哉二說何異曲之同工也,其理無礙! 亡共者,起於內部理有必然也,滅共者契機爾,枯朽之木摧之而化齎粉則事之必至也。 亡身者,因年老而衰、衰而至於竭,或因病而早衰竭亦身軀之物理必然變化,滅身者,因體衰或老而不為之頤養、不忌於有戕害軀體之行事舉措,乃身滅必至之事爾。 而今亡共似不可得見,不惟不可得見且調養得宜改弦易轍得方,乃越見盎然生機,我欲滅共而彼枯木逢春開枝散葉,而我反弱,彼如何滅之在我耶? 卻笑往昔之我不可得、昨日之我去已遠,歲月不饒人乃必然,我罔顧滋潤調理之道,仍以青壯之心逞勇示壯 ,亡身之因只多不少,此必然之理於我仍懵懂渾沌,則加諸之戕害,滅身...
習慣這種事吧!何況也到了下午兩三點?
造化要如何哪由你我,沒有什麼是應該不應該的。
六年前第一次參加小學同學會,疏懶也不怎麼喜歡看每一個與記憶落差很大、“很不適應”的感覺,兩月前才又參加了一次,導師缺席某些人也沒來…
導師五年前、某某去年、又誰上個月才……

一群老孩子敘舊不能真正忘懷、談生活不怎麼投入、生硬的虛應一下逗鬧只覺得莞爾…面對過去式真的留在回憶裡就好,有限年內將次第面對某些親人、甚或自己的告別日 ,也要心裡有所準備。

而平時見面誰會想著誰已垂垂老矣誰又來日無多呢?
習慣這種事吧!何況也到了下午兩三點?
造化要如何哪由你我,沒有什麼是應該不應該的。
六年前第一次參加小學同學會,疏懶也不怎麼喜歡看每一個與記憶落差很大、“很不適應”的感覺,兩月前才又參加了一次,導師缺席某些人也沒來…
導師五年前、某某去年、又誰上個月才……

一群老孩子敘舊不能真正忘懷、談生活不怎麼投入、生硬的虛應一下逗鬧只覺得莞爾…面對過去式真的留在回憶裡就好,有限年內將次第面對某些親人、甚或自己的告別日 ,也要心裡有所準備。

而平時見面誰會想著誰已垂垂老矣誰又來日無多呢?
此篇刪除
此篇刪除
〈正義〉 當被迫害者翁山蘇姬在受整個的政府以各種方式威脅而不得自由時,贏得全世界許多人的同情、憤慨,積極的為他奔走出力,與她一起向她的政府抗爭,並以她的事蹟為榮以她為傲。 最後翁山不但得到自由且獲得至高無上的權力時,她卻逐漸、終於、且堅定不移的複製當初她所承受的苦於同為國人的另一族群,而且絕對的過之而無不及。 猶太人在納粹德國時,被種族至上的希特勒政府隔離、遷徙、限縮權力與自由,而至於後來被冷血的計劃毒殺。其遭遇也受到全世界自由國家的同情或協助,而能在中東巴勒斯的爭議之地重新建立了他們的家園。 一段猶太人在二戰時的血淚史,因為以色列的強大富有與團結而主導了全世界的輿論,並強制性的要求永生不得說...
〈歸去來兮~致金庸)
借吾友借首末字趣作之~

出鞘
劍鋒帶冷,柔情轉硬
血氣男兒面無光澤
一擊震鬼神
命舛兮毋憂盡墨

生如轉蓬復如萍飄
名繫存亡間非輕非重
化去無形付孤舟
最難情愛在心
不存即歿其將誰護?
入鞘,人間無你
昨日不可來
噤語江湖


〈原作〉成孝華 
出鞘
是誰的冷,誰的硬
血色是勝者光澤
一不留神
命運另一面如墨

生命如鵝毛般輕飄
名譽如泰山沉重
化劍式如太極順水推舟
最柔弱的心
不需減法加法保護
入鞘,我在雪嶺等你
你來或不來
都是江湖
《美食有感而發》 古人說:沒有吃過豬肉也有看過豬走路(而今則得倒過來說) 有幸我吃過豬肉也看過豬走路,所以雖然“吃不起”奢侈大餐也還有幾次赴宴的經驗。 在一線大飯店筵席上,尊貴豪華氣派與有榮焉感自然是有的,料理的考究花俏之不厭繁複、且精瓷容器呈現的視覺愉悅不虛此行之喜也是有的。 但其意義,其印象似乎也僅止於浮誇的「大開眼界」而已。庖廚施展絕活於眩目的技藝多,於五味調和幾無「嘆為食止」的深刻印象。回到家,一盤炒嫩白菜、一碟地道的酸菜、一鍋白煮南瓜湯便已勝似海味山珍,其他菜餚都可以視而不見了。 即使易牙再世,也只合那些窮奢無極、永不能饜足者養成的刁鑽口舌罷了。凡事習之則以為常,消費能力提升了,口腹...
〈由音叉共振現象想起 〉 影片裡,幾十個節拍器共鳴實驗,如有思維的團隊由亂而治的一致結果讓我感到震驚! 走過一個時代又一個時代,翻開歷史都可以找到那時候代表大多數人們共同的生活、思考模式,或者簡化為後世人所賦予的一個具有那個時代精神、特色的代表性稱謂。 所謂文藝復興時代、所謂抗戰時代精神、所謂奢靡風氣、尚武尚文精神……說是潛移默化也好、上行下效也可 ,或同化、西風東漸等等人屬的共鳴與同化,竟然在物屬的擺盪器實驗中宛然已經獲得了珍貴的驗證。 此精彩實驗也啟發了我對於有情種與無情物之同出而殊途與殊途同歸的異同之思考。 同時此實驗於老聃無中生有,二生三、三生萬物之說也是值得省思的。 天地混沌初開也,...
【觀客讚尚】

截首字,循句末作七律
亦感謝原作啟我以靈感也!

場圃行吟字化糧
收之倉廩作冬藏
句稱詞對恆千丈
文壯篇佳費斗量
時序推移和則上
佳文輪值狷當狂
往來騷墨憑誰賞
外絮腹金氣自揚


附原玉~
【客觀尚讚!】

農場筆耕五穀雜糧
獲收三畝卷宗典藏
文句仗對奥秘千丈
切忌辭引百尺衡量
人時地物如何至上
實真考證主觀下放
古往今來首讚賞
天外飛筆沾墨飛揚

.文:騰雲降龍
.
〈蔣渭水骸骨已於104年遷葬宜蘭,是墓為渭水之丘,人但知渭水之丘風景秀麗而遊人不絕……,今六張犁福德公墓渭水墓路段正大肆開挖拓寬中,行經見山腳階梯入口擋土牆上標示「蔣渭水墓園」乃於破碎土塊磁磚柱石牆垣中拾級登臨。 ~~~~~~~~~~ 蔣渭水其生也 ,逢家國憂患,其死也難長眠,三遷埋骨地,葉落輾轉八十載有緣仍歸根 。 生本大清光緒,先為中華民族人,復為臺灣日本鬼,宅心仁厚敢向倭族攘臂爭民主,尊一席先驅鬥士名,俯仰無愧。 為抗日蔣蔣共利同讎,台灣中國一統,因緣際會水到渠成此心同。昔,聯合相容一意為華夏民族子民,228後政局紊亂,遺族知交黨友身在江湖,各依所處所見與思擇木而棲,為利為義為情勢怨怒分...
〈發現與不見〉

粽遠去屈原
粽子圖騰了五月五
滿口,色香味的不只文字

掙扎的川流不息的抱怨裡,那一天是什麼?

都說:那一天是端午節
再問:端午節是甚麼樣的一天?
………
〈拜 地基主〉 老婆一邊在炒著菜一邊回過頭來喊住我 「你去把薑拿出來!」 「薑?」 薑在哪?我一下毫無概念,沒有動作也沒想到要不要發問。 「快啊!薑絲拿出來沒?」 聽起來老婆若非抽不出空來便要自己去拿的口氣,鍋鏟翻動撞擊鍋子的聲音清晰可聞。 「薑絲冰箱裡嗎?」非問不可了。 天曉得,我才想到生薑放在小茶几下的橫板上,和小南瓜或冬瓜或其他什麼的在一起,而指令卻忽然變成薑絲了,我再度莫之所從而杵著好一會。 「在抽屜裡啦!」 抽屜裡?不在冰箱?薑絲?我再度錯亂了。才愣了一秒鐘,這回——— 「快啊!拿三枝出來 」 「拜拜的香枝啦!」 兩句急湊地緊接著~感謝!明白了。感謝老婆終於意識到我的耳朵和不時誤聽誤...
重要通知: ⚠️震驚!太可怕了!煮熟的粽子千萬不要直接吃,轉發起来,讓更多的人知道。經農科院數名專家及幾千萬例臨床聯合實驗表明,無論是城市還是鄉下,無論是大鐵鍋還是電鍋蒸煮的,千萬不要馬上直接吃!直接吃的話,燙得很!要等我来了才能吃… ~~~~~~~~~~~~ 乍見驚悚通知,雖不怎麼在意,基於友朋善意的健康資訊分享,想花個幾分鐘看看這個耐心還有,也就看了。 哈!怎麼看了再看越發奇怪,連個浮濫散播健康知識的垃圾模式都不像。煮熟的粽子真有危害嗎?有什麼危害?不直接吃要如何吃? 一時有些慌亂,因為找不到重點而慌亂。於是不得不再次詳細的看,終於確定與健康無關,與詐騙勉強說得上有一絲絲關係,而原來只是個...
太陽下不是當年的陰影
覺醒者兀自覺醒
明白人持續裝睡
大地依舊開花
黑暗的槍的子彈
與紛亂的血污與淚水
蛻變融合成
沒有靈魂的幽靈

幾經悲情洗禮過
文明的城更飄著各種氣味的煙
香蕉皮綠可愛
香蕉皮好處多多
治病養神消閒
不順喉可以沾蜂蜜
不夠味可以
抹醬油 塗鹽巴

哪壺正開我偏不提哪壺
讓你請你要你
眼睛耳朵一起撩亂
葫蘆茶壺一起迷糊
只記得綠蕉皮
莫再問道白色的憂鬱
【落花頌~隨緣】

花其任付三兩枚
水自奔流喚不回
昨日謳歌猶意永
今時飄墜亦顏開
相邀紅艷空靈伴
並去幽清夢裡陪
已共春風明月夜
何期諾允令徘徊
杏 葉 滿 枝 鋪 地 黃 閒 庭 空 座 冷 冬 陽 悠 悠 終 日 朝 還 暮 似 樹 人 生 短 抑 長 常有人感嘆人生無常,這句常常會轉而為「無常就是常」。我對這兩句話都很有同感: 「理有必然事有必至」也! 生老病死是必然也是必至,一個人能享得多少福分或遭逢多少挫折災厄,很多時候和自己的能力或事業的成就不成正比,但總不會無中生有憑空飛來,總有個前因後果在,只不過很少人去探究罷了。 人在得意時、意興風發時什麼感覺什麼態度,拮据困頓一籌莫展時又什麼相法? 這首七絕,主要是感於相片中美麗的庭園,有一棵滿是金黃燦爛葉子的杏樹,樹下一張有著斑斕樹影和落葉的長凳…想像可以恣意徜徉的悠閒時光,傳達我...
無法顯示
刪除
〈看圖掰故事〉 一個美式摔角手想把“winds of pain"(痛苦風暴)翻成漢字,刺青在身上。 於是刺青師傅幫他背後刺了這個...... https://m.facebook.com/story.php?story_fbid=1680961805331301&id=100002524929951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痛如一陣風 英文常為音寧苦 說來就來擋也擋不住 所以痛苦! 痛起時不能如 一陣風那樣說走就走 香蕉劫後鳳梨劫 能不痛苦? 痛政情民情農情的 風 不是病 痛起來的無名穢氣 要姚與蘇的命 搖搖搖沖沖沖 搖也搖不掉沖也沖不掉 遙遙落人後 笑笑把頭搖 衝...
八里
下一場雨
打回類原始部落
行立坐皆不是

百爛中尋一是
踩扁拖泥帶水的鞋
不經意間
詩意,偷偷進入了鏡頭

那觀音山
那海河水
那拋錨在淺灘的葉舟
一時好像都蒙太奇了起來
<蚊之吻>
手心手背都是肉
她深表認同
以手舞足蹈以細細吟哦
認同“ 手心手背
都是肉 ”這句

肉的厚薄度並不影響她
對手背
欣喜至極的愉悅度
即使皮包骨那樣的薄

哎呀愛呀,愛
她 狂戀狂吻我
悄悄來時時來歌唱舞蹈著來
從頭頂頭直到腳底腳
何止只是手心手背

獨我冷水沐浴從頭到腳
直到無垢無汗一身光潔冰清
冷冷的,涼涼的
儼然隱形於她
她愛我奈何我不愛她
保時捷的白色身影黑夜中尤其醒目
影帶裡但見閃電般怒吼竄出
筆直撞上安全島
轟然聲中拉杆射向右邊的店鋪騎樓……
往者已矣不能追究,保時捷成廢鐵,身價可觀,四家店鋪損失亦何其可觀?
兩死堪悲 ,無辜者財產瞬間重挫更與誰說?
Snooker

昨天深夜
臺北東區冷清街道上
一座臨時的撞球台
有人帥氣的
以破錶之速猛然進杆

不符規定的球台
沒有球袋
收束不住瞬間猛爆
向右反彈的球

目標球寂然不應
母球強勁跳射成漫天烽火
煙硝殘壁破牆
碎裂扭曲的
母球

進杆者已矣矣!
碎裂焦黑矣!
今晨
招魂幡風吹獵獵
路上的哀攙起躺著的魂
悄悄 走了
留下殘壁破牆內
面面相覷大小的悲各自埋單…
《披臉膏與披牆膏》 前年在一家美容護膚店為老舊泛黃的壁紙做更新工程,再次見識到水落石出的原來牆壁被歲月侵蝕的現狀是何等不堪。 一家被頂讓的店之藏汙納垢之蕪雜大小物品東倒西歪隨意棄置,使得施工前須大力集中整理一番,施工中也難免要搬挪躲閃,施工後撕除的、切割下的壁紙更塞滿了十六七袋米袋,在不易停車的南京商圈以機車陸續來回搬運了六趟。 因為牆壁坑坑疤疤又凹凹凸凸所以須要一趟又一趟的披土,像護膚美容一樣耐心塗抹打磨,製造出有細緻平順臉蛋的美女。這個開玩笑的比喻還真的叫做「無巧不巧」, 居然現場角落擺著一罐比2.5kg奶粉罐還大的、類似極了咱敷牆用的「披土」。 和壁紙師父研究好久,或猜白膠或石膏粉或調製...
一朵桃花艷艷紅,黃昏依舊別春風。
獨斟爛醉心猶冷,孤坐閒吟月轉空。
顧影猶單緣易半,懷人常個愁在中。
相思無若尋幽夢,一覺酣眠便不同。
〈拔罐〉

最近這事件
有些讓人感到悲傷

值班醫師身上多了一些管子(說是剛拔自爺身上的)
他手上卻是空空如也。

問醫師拔管還是插管?
拔的管是為什麼?
又為什麼自己插著管?
總醫師不知在對誰說:
你要好好保養身體,不論是插管還是拔管。

我感到悲傷
那句話有些神智的問題
我感到悲傷
她正在為自己拔罐
山路詠懷
步韻三首

棉柳飄來冬日雪
紡春天女疲欲絕
少年遊冶喘如牛
絹汗涔涔如七月

棉白漫天春有雪
紡前織女功殊絕
詠歌蹈舞樂連連
妍爾媸乎同得月

棉飛因柳還如雪
紡畫織春稱一絕
楊綠桃紅正屬時
靜雲閒伴中天月

大作一二句屬屑韻,末句屬月韻,故以今韻相稱。
茲以絕句形式步韻之 ,乃格律之約束於我已成習了。唐突處還請包涵。
愁雨 愁風 事事愁
最難 綠盡 又 逢秋
此生來矣 仍 歸去
應慣 耳邊 鬼 語 啾
<吳鳳墓感>

你無來也無去
赤膽耶?抑憨膽?
誰把這個流傳的故事賣出?
滿朝政治的前身
何方神聖之悲情一抹
離真近真都有不平之鳴
撻!撻!撻!
跳動著一尾不知身世的惶龍
人們挑高了油燈
握權的鬆手後
也照不出你頭的方向
<衛生> 能否暫不要有先入為主的認知,請問你看到「衛生」這兩字將如何理解怎麼會意?你可能會往哪邊想去? 如果不要衛生,換個意涵類似同樣是動詞的「保生護生」或「求生逃生」,或「放生殺生」 呢?怎麼看都與生命面臨的各種情境有關吧?不然諸如「養生,益生,害生」「寄生與共生」只要識字不太少也幾乎都很容易解釋的。 而「衛生」則偏偏不這麼理解,偏偏自創一個專有名詞--毫無關聯的專有名詞--不豈有此理嗎? 若反過來取第一個字與「衛」有關的詞,「保衛,護衛,防衛」的具象動態都非常鮮明,都是防禦的意思。如防衛的士兵--衛兵,如防衛國家的安全--衛國, 意思一樣合情合理得很。而「衛生」卻不叫保衛生命。 因為有了專...
他 強 由他 強
清 風 拂 山崗
他 橫 任他 橫
明 月 照 大江


他,和他上頭的他好強!
由他去吧!看他如何個強。
清清如水且如鏡,我皺面只因風。
拂我面容易,卻問怎的上山崗?

他,不似他上頭的他~蠻,橫!
任他埋著頭悶幹,看他拿什麼橫?
明明我心呵~朗朗如月
照見沉穩的,無言的大江。
〈落、起、落再起〉

牛 力 猶 存 不 易 窮
綠 雲 收 斂 花 又 紅
世 情 析 剖 應 如 是
夜 盡 自 然 日 又 東

痛餘才撫胸慶幸只虛驚一場,時勢又丕變…
趨勢上升中,變盤只些日又回正。

〈詞牌:小重山〉
次前韻:

乍冷仍溫慮可休。汞紅復起,哪來愁?衣煖身暖樂悠悠。

心可定,漫賞舊幃幬。無復起寒流。孔方誠可愛,不言羞。

閒來思與古人遊,長日靜。
底事上心頭?
雅子 寫:果然是細膩的賞花之人!
“有花直須折”
折來遠觀近悅,然後呢?
再折一枝、再棄之?
唯以記憶存彼曾經於心之好感
方能入而久也。
以花擬人,能不專愛青春時,一生乃可以不厭爾。
島爭如戲互為難 不戰欲和談又殘 紅日乏威知可入 黃星盛氣哪堪攔 戰雲恆假休怕 火砲非真且安安 置喙何如觀虎較 無為易過照三餐 自從小日本耍手段,若有介事的和假老百姓的島主玩那個假買賣的「正當商業行為」,並據此鞏固其擁有釣魚台法理上的權力之後,中共也從不大愛理會的態度忽然變得熱衷起來,有事沒事大老遠的把飛機船艦開到那附近晃蕩晃蕩一下,害得日本也必須陪著三天兩頭也出動飛機船艦對峙,一邊喊著「這是日本固有的領土」一邊喚來對方的大使發表抗議的宣示……真是辛苦的奉陪奉陪得辛苦啊! 這歷史的帳哪算得清楚?中間扯上美國代管後移轉管理權給日本,日本於是和韓國有獨島和蘇俄有北方四島之爭,熱鬧得很呢!原來中國對釣...
《花之為美,其萎凋而已矣!》 自然之美競而不爭,更與遠離自然之人不相及。花不恃彼美,而俗世各依所須而紛紛巧借其美,美而能傳斯亦美矣! 花開燦爛時,瓣瓣舒展如伸展台上模特兒極盡可能搔首弄姿若巧笑盼兮引人注目的成熟之極致美。 含苞待放時,欲張未張欲露不露而其飽滿抖擻顏色卻難掩其如醉如癡渴望登場的喜悅。是為含蓄之美。 更那盛開時刻頻頻豔驚四座,惹來鍾情禮讚被膠住的目光、和驚詫連連不及合攏的嘴,待其渾身解數已然一無保留的盡施後就以分以秒的步向美人遲暮,雖姿容猶在光艷已非,青春於萎而未凋之間仍有一番熟透之美。 即使凋殘萎敗色澤黯淡,終究明日黃花之不可免,緬懷之情或存若不存,餘下的只是不捨與悵然,而曾經的...
李敖
傳奇哪堪病中死
何奈死病中
開口便風雲湧
下筆就古今穿
幾回怒罵嬉笑頭疼當局
兩岸風靡
眾生又幾多為之顛倒

懶揮手 懶回首
時代造就奇葩
奇葩驚奇庸庸俗世
縱笑傲不馴
巨輪依然輕輕碾過
敬告左右智齒
為不能容忍
爾等年年歲歲閒處
負智慧之名而自潔無方
處深幽而不能坦白
藉咀嚼而蓄藏味餘其中
致匪類穿鑿營穴棟宇晃搖
嗚呼老衰智齒
爾何養尊享閒任垢固如石蟻之附
如化外而猶一家尊長
鬱痛自招不噤呻吟雖可憫
而殃及一家和睦
欲如之何也?
是不可忍而不欲再忍
乃斷然剋時而發逐出令!
今晨10:30交付。
《婚宴行》 . 大兒小兩口子三個月前就決定好在杭州女方婚宴日子,那時覺得好遙遠,彷彿好不真確的樣子,而居然睡個覺起來中午過後就要動身往桃機了。 平生未曾踏出國門,對幾個鐘頭後馬上成真、接踵而至將面臨、行進中、應對著以及種種會在眼前展開的陌生事物,在我而言,往後直到下週一都是被動而“必須”如何如何、“不能”如何如何,很陌生很忐忑很奇妙的感覺。 可以理解我一位小學同學說他一生都在家裡蹲,也樂於蹲家裡,走最遠也沒有超過湖口到新竹。他說從來也沒有出國的意願,甚至臺北都是天涯海角 ,沒有人拿槍押著他 ,跑那麼遠幹嘛呢? 水墨畫家梁丹楓一生在國外闖蕩旅遊作畫,直到不逾己又五年才“意外”發現臺灣竟然是如此之...
<重又回落~週五>


一時交好一時窮
肥綠重來又壓紅
已過鴻鵠當苦待
風其西矣枯候東

痛餘才撫胸慶幸只虛驚一場,時勢又丕變…

〈詞牌:小重山〉
次前韻:

寒去重回凍未休。冬衣方疊起,又成愁。薰風他去遠還悠。

焦且慮,慮我室無幬。人欲塞清流。所思同市井,亦堪羞。

無何聊赴網間遊,庸未肅
俗字怎回頭?
我是風是雨 是雪是霧或你的白雲蒼狗 我是冬春夏秋 是晨昏與暗夜無邊的黑 不理會你燃起火把製造了燈 我是偶而搖動你的地震 我是太陽的升起落下 我是月亮的圓缺 狼人或潮汐任由你說去 我沒有眼睛耳朵 沒有心肝肺與思想感情 我非天意也不干人欲 我是往低處流的水 不見不問也不知你的淹溺 我是溫是熱是光明 是旱苦乾涸龜裂大地的太陽 無識無意 也沒有意願 你我如何息息相關 我不是災不是禍也非神 也任便奇怪的你 敬我畏我咒罵我還是歌頌我 我在自自然然裡 我是本本來來的我 樹枝斷落砸到青蛙小草 青蛙受傷小草折斷 樹葉掉光而小鳥無處棲息 小鳥悶聲往別處去過夜 烏雲灑下雷雨包 螞蟻只安靜的搬離爛爛的窩 也不稱我不仁...
我是風是雨 是雪是霧或你的白雲蒼狗 我是冬春夏秋 是晨昏與暗夜無邊的黑 不理會你燃起火把製造了燈 我是偶而搖動你的地震 我是太陽的升起落下 我是月亮的圓缺 狼人或潮汐任由你說去 我沒有眼睛耳朵 沒有心肝肺與思想感情 我非天意也不干人欲 我是往低處流的水 不見不問也不知你的淹溺 我是溫是熱是光明 是旱苦乾涸龜裂大地的太陽 無識無意 也沒有意願 你我如何息息相關 我不是災不是禍也非神 也任便奇怪的你 敬我畏我咒罵我還是歌頌我 我在自自然然裡 我是本本來來的我 樹枝斷落砸到青蛙小草 青蛙受傷小草折斷 樹葉掉光而小鳥無處棲息 小鳥悶聲往別處去過夜 烏雲灑下雷雨包 螞蟻只安靜的搬離爛爛的窩 也不稱我不仁...
<強力反彈~週三>

祟鬼重來綠已窮
滿堂艷色作通紅
天堂地獄如翻掌
日墮有時今又東

知我言者,一嘆之餘亦聊可撫胸吧!

〈詞牌:小重山〉
次前韻:

昨日風雨昨日休。醒來渾忘卻,哪還愁?依然清爽自悠悠。

高枕臥,臥榻傍幃幬。衣暖抗寒流。憫他寒士絀,阮囊羞。

心寧乃可筆端遊,憂已肅,愁緒也無頭。

**上篇寫週二的綠滿江洋之怖
**此篇寫週三的舉世滿堂紅之欣慰
詩人也在俗世中討生活。
自況自嘲亦不外世俗人也。
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