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後的暴雨尾隨著假期
包圍了轉角,我哭完之後
想笑。打算逃走
返回自己的城


列隊而來是抒情的暖流:
無聲的情緒輕搭肩膀
用乾燥的膚質宣稱
潮溼可能是一種敵人

2014.12.02






擷取蘇紹連老師《時間的影像》詩集中的佳句 增減一二,遂成此詩。以詩寫詩(集)。 凌晨是透明的瓶子 我並非唯一站著看的人 包括你。 沙灘上有人說,沿海 是城市風格的展現── 在時間的場域裡,我們都是灰燼 選擇從海中來從海中去 介入了漁船的生活 偶然形成自己的洋流 卻不想跟任何人交談 直到我們的影子都象形了 才看見日光的手勢在跳躍 越過死亡,像一場雨 在喧嘩中草寫遺書 讓情緒逐漸失溫,將海蛇釋放 回歸海洋而難以體會哀傷 面對潮汐,我想跨越過去 可是我很小;如果2050年我還 存在,請將所有的詩集 都散落在城外,最好像雲 去向不明。終於有一天 你和我都被時間磨至死亡 你會發現,我就是你 因為這裡沒...
謝謝兩位文友的回應
10分感激^^。
Not bad but the good guys tooarrogant silence. ── Martin Luther King 我終將知道,有一個 民主國家比共產還要獨裁 ──是的,不應該如此平靜 對於浮游生物強勢的逆襲 在板塊和島嶼之間 鋪成的協議 不再是衝突,不再是 關於藍天與綠地:凝神 那些名之為賊的政客 吹響嗩吶,排列成送葬的隊伍 在至高無上的墓地 以自己的信仰安撫亡者 而風水師尚未到來。你 以抽象的敘述承諾 棺木即將安放,遠離 世俗的困境,擺脫過去 生活中的所有乖離 企圖以時間掩蓋秘密 幾世的熱與愛,在此被挖掘 。覺醒。情緒漫延; 不得不去面對 太多的仁慈就容易哀傷的事實...
謝謝喜菡老師
會再想想。

祝 文安 2013.11.30
新名稱 柯彥瑩
獰鬼,面無色,齒巉巉如鉅,鋪人皮於榻上,執采筆而繪之。 ──〈畫皮〉蒲松齡 1.聊齋:參見蒲松齡 翻閱靈魂的祖籍 夢見時代屏息 你將口音反覆摺疊 寄放在幽幽的古道 等候夜風低鳴 古墓睜開自己的雙瞳 跟蹤你的語氣短程旅行 飛越護城河、俯視淄川人 直到飄移填滿鬼魅的情節 ──整片竹林都收藏狐腥味 藉由月光翻譯成人形 降落在凡間的誤讀 一些尾巴還沒有隱藏 嚇跑日子裡的姿態 白面書生在客棧 單點花樣年華 咬下乾淨的皺摺 緩慢咀嚼自己的故事 2.誌異:鬼畫皮囊 夜色彎腰 我在窗櫺外穿上保護色 窺視妳卸下自己的皮囊 使用染料填充膚質 像一名反覆修補的畫工 熱愛自己的作品但是情緒很輕 每當驟雨傾倒 灑下濕漉...
謝謝喜菡老師的賞析
總是那樣精彩
且招招命中。

小光 學習了 2013.06.27
或者是時間的齒輪,輕輕 轉動成為光年;或者一陣情緒轉側 推倒記憶的雨;或者綠園道上沾滿泥土的軌跡…… 我們正背向城市,堆疊自己的學級 我們總是在國度裡漫遊 進出知識的邊界,偶爾向一座湖泊禱告: 學習像一則寓言,或近 或遠,文字各自裝扮 在隨堂測驗紙上舉辦狂歡舞會 直到有人從折頁中清醒,讓定時的鐘響 驅趕馬車,四處逃竄,中場休息 時間剛好是一個夢的長度。所有光線 都學會了離散,等候一位哲人傳遞文明 再到遠一點的地方 題目〈在興大校園相遇〉 已透露了詩的背景是個學習知識的場所 所以整首詩隱約帶領著往知識的國度裡走 /或者是時間的齒輪,輕輕 轉動成為光年;或者一陣情緒轉側 推倒記憶的雨;或者綠園道...
我往你的方向逆行
漸遠,漸小,漸漸
變成語述中的賤人
唉呀!
時間總能輕易徵召我
守候一場夢的入口:
下雨天,偶爾會撞見
你的經期。呵
此時像犬
彼時像虎

2013.06.26
或者是時間的齒輪,輕輕
轉動成為光年;或者一陣情緒轉側
推倒記憶的雨;或者綠園道上沾滿泥土的軌跡……
我們正背向城市,堆疊自己的學級

我們總是在國度裡漫遊
進出知識的邊界,偶爾向一座湖泊禱告:
學習像一則寓言,或近
或遠,文字各自裝扮
在隨堂測驗紙上舉辦狂歡舞會

直到有人從折頁中清醒,讓定時的鐘響
驅趕馬車,四處逃竄,中場休息
時間剛好是一個夢的長度。所有光線
都學會了離散,等候一位哲人傳遞文明
再到遠一點的地方
謝謝喜菡老師的讀詩
果然厲害XD

小光 2013.04.17
呵,還是決定要打卡了──
將梅雨標記在季節的尾端
如同一張潮濕的風景圖悄悄
捲曲,塞進我的外耳道
那樣敏感的介質,彷彿所有
節日都發生在耳廓之間

那些皺褶的情節,總會
晴天。情緒被迫攤在一個寬闊的地方
猙獰自己的表情,像模仿蜜麻花
糖衣一圈一圈的繃緊,釋放出
纜繩焦慮的神經質:厭惡黏牙

牙齒兇狠的咬齧,如同
嬰孩般玩弄著鐵製餐具:
一場缺乏首席指揮家的交響樂
卻每一個力道都擊退了節拍
撤退往群眾靠攏的鼓膜

想打一段鼓,發現沒有打鼓棒、發現
窗外的聲響正大,蓋過憂鬱的人
而心的雜音左右傳來,這個心房的隔音
為免太軟。呵,發表一則更新──
我與神的短暫失控

2013.04.16
好的。

這首詩是閱讀張大春 〈將軍碑〉的讀後詩作
將軍 可以穿越時間 即便在現在的時間 可以看見未來的自己
加上自己擁有過去的回憶,所以就像是穿梭在過去 現在 未來的時間與空間
這首詩,主要強調「時序」上的錯動。
將軍,是ㄧ個特殊的媒介,啟動時間的關鍵者
是ㄧ個父權的權威也是屬於上ㄧ個時代的名詞了。

謝謝意逢。
將軍能夠穿透時間。
──張大春

我從砲聲中醒來
才發現自己還在過去往未來的路上

一場喪禮的告別式
在早晨被開啟
屬於弔念的氛圍
都種植在這裡了;
拈一柱香
讓我們對話
你以為我
無法聽見內心的呢喃

我看見自己不說話的樣子
才決定,現在要一直存活下去

2013.02.05
穿過一些形聲,我看見
他的手指在你的腰圍附近
盤旋,像高空的老鷹
被風刺上獵殺的喜悅
一個俯衝就聽見一次哀嚎

山谷裡有古典詩人來過
提一首時間的分身
一半給你,一半給自己;
我沒有多餘的情詩
可以再送給你了

然後,你們去過望高寮
從那裡跳下,變成夢想
計畫未來的日子該走向哪裡
我只是在電腦桌前,想著報告
玩著LOL……

2013.01.15
^^

新年快樂喔!
敵人來了,你的城就抵擋不了太多的誘惑。沒有默許的戰爭,依然有被傳說的可能,你離開了你的位子,留下死亡的高度,給他們測量。

你征服了島嶼,殖民關於我的所有一切:一些鐵器和貨幣、假的皮衣與整座人脈。我是奴化的情人,效忠皇民化政策,學習辨識你的語言,以及高傲的占有性。

那些瑣碎的爭執,一一綁架我們的生活,有時感覺自己像落寞的統治者,試圖去管理不屬於我的王國,但那裡總有你的鷹爪和樁腳。

2012.12.20
蕭瑟的軌道
遠遠傳來試探的聲響
是撞擊,在擁擠裡面
敲出一個位子
妳卻沒有赴約

火車因為誤點而離開
而碾碎葉脈和妳
我在入冬以前開始讀秒
滴答的弧度刮過錶面
特製一個書籤夾放

借妳的教科書。
對錶剩下一只
走動,玻璃被踩碎了
我騎車壓過馬路
載著昨天的妳

2012.12.12
宮廷劇的皇妃都死了
我穿越紫禁城的城牆
看時間喝下第二杯咖啡
用整個夜晚攪拌劇情
微微偏酸,入口的情緒
卻找不到出口解便

付費幾瓦的電力
買下流行議題
想起輔導長的警訓:
每一步都要很小心
小心看不到的那些人

開燈,沖澡,發現
報告一直沒有離開
睡前挑一篇新感覺派的小說
看翁鬧在看動物們交配
等候它們呻吟成今生今世

我始終都不是毛毛蟲
不會吐絲,把繭當作自己家
休息一下醒來就能飛;
但日子還是要過,教授還是會問
進度如何了呢?
佛曰:不可說。

2012.12.11
請你永遠不要忘記我,記得我曾經存在過。
──村上春樹《挪威的森林》


陰道發炎,某日
例行性的問候沒有來
我哭出風的聲音
很腥;想起一個人的體重
壓垮自己

你把雙人床擱置在隅角
催眠我分段的疼痛
日記本產下一名嬰孩
舊生活與新生活的縫隙
有一種纖維在拉鋸

陌生的空格,略顯拘謹
而難以填入。詛咒的人不能死
我用你的語氣隱藏表情:
臉頰是你,眼睛是我
豢養的貓決定走私等量的秘密

2011.12.29
重傷害的午後,有一些
掙扎。我從向陽的角度
爬向陰暗的角落
目送你走,催眠自己
這只是一場魔術秀

當節目開始喧囂,魔術師
攜帶他的道具在舞台中央
畫一個圈。以梵文的咒語加冕
想召喚裸露上身的佛陀
卻來了一位素人

他說他是神。
整個場面都受到驚嚇;
一些偏差的飲料降生在魔術師
反向的帽子,群眾咆嘯離席
我淡定坐在原位

2012.06.27
感覺書寫的層次是更高的
寫飲酒後那種輕飄飄的微醺
輕而唯美。

小光 讀詩
北緯二十三點五度,你來
以颶風之形降生我的島嶼
那裏的政治時常紛飛
像風扇下被打擾的影印紙
張牙卻沒有舞爪的對象

知道你要來,我就離開了
賣場。準備一些泡麵
罐頭和麥片;想隔著窗與你
共食缺乏維生素的晚餐
氛圍在咆嘯而我們不想說話

打開收音機情緒會起伏大一點嗎?
阿姆的聲音過於細碎,雷哈娜
還在睡;愛情的謊言太黏
所以他們決定脫下衣著
用高跟鞋的鞋跟穿透保險套

呵。七年級詩人真的無厘頭嗎?
聽說你要走了,我就播放輕音樂
想與你帶來的哀傷做一個對比
讓你知道你來得太早也
太激烈。收拾滿地的書本和
罐頭、泡麵,北緯依舊二十三點五度

2012.06.21
恩,謝謝米米這樣說
我也滿喜歡哲廷的。
謝謝XD
直到清醒的那一刻
我以為我還沒有回來

某日,輕喚錯綜的島嶼
確認無誤經緯度還存在
地圖上記載全名、小名
或者別名。日子義無反顧死去
我們的船只剩下一些記憶

擷取一把潮濕的泥土
丟向航線,在檀香木寫下
自己的名字;徹夜搬移
行進的儀式。鈕扣、匹布
以及腐敗的鐵器

2012.03.07
高分貝的弦音已經
穿透城市所給的吶喊

我領走一些你不要的音符
準備在樓頂抵抗
純度極高的音質。
嘴唇輕抿食指
決定撤離你的居所
方向逆風有種擁擠的錯覺

拋擲那些不能帶走的
竟然也包括了自己。
留下拼湊過的臉孔和
等待指認的靈魂
填寫在你鍾情的聲帶
人行道上有許多身影

不能清醒的悲傷
有人開始冥想我的輪廓
當然也有你;寫給你的和弦
有我按壓的指紋以及獨家的聽覺。
一直忘記告訴你
路過的時候請記得給我
一個合適的起音

2010.01.31
這個下午都想告訴你一些秘密
關於彼此無所事事的問候語
「你在幹馬呢?」

把整座月台的眼神
放進口袋,輕咬寒流
躲避自強號的距離

拿出過站很久的爭吵
黏貼在你送的記事本
總要我像一位鞠躬的日本人

終於我們只剩下站牌。
我像一隻躁動的兔子
想像你是逾期的紅蘿蔔

2011.12.15
恩,下次會再注意,謝謝。
輸贏的代價是彼此粉身碎骨 ──袁惟仁 黑色星期一 天氣晴,下雨 你離開我的島嶼 帶走泥砂 留下空瓶 這裡的植物 開始厭倦孤寂 躲進瓶子,當作 新家。旅客 付出一些貨幣 寵物花。 安靜地痛哭 給予自己水份 直到情緒被鹽化 期待死亡 歡迎光臨。我 從睡夢中醒來 雙人房的臥室 你被書籤取代 我懷念 特定的紀念日 記事本有雜亂的筆畫 替你築一個墓 埋葬自己 2011.10.20
謝謝喜菡老師代為宣傳^^(太感激了)

如果各位詩友有需要~ 請寄信給我~
btw77@msn.com 信上請附資料:
1.姓名(讓我知道您是哪位?)
2.數量

(幾本)
3.郵寄的收件地址
4.手機

我會先寄書,收到書再匯款就行了XD
旋轉的意念
滑落成乾燥的頭骨
向低窪處微微靠攏
姿態傾斜

你拿走幾瓶
我鍾情的香水
丟棄在城鎮的關口
砸到許多側身經過的人

他們攜帶口信
向我兌換潛意識場景
開始一場難過的儀式
時間總是被淡忘的巫師

祭台上綑綁痙攣
關於無能為力的日子
和死亡很久的情人節
空下一個位子

給你,或者自己。
古老的咒語貼聽著經輪
指認出高地的遺址
刺殺了所有鬼魂

2011.11.03
烈陽正在狩獵候鳥
橫越了你打濕的海鹽
我安靜地學習宇宙
諦聽慌張的羽毛

季節的風開始驅趕
遷移和距離很近的旅客
使我孤獨像散場的片尾曲
一個人練習歌唱

直到我發現自己的死亡
漂浮在狂噪的墳場
才想起沒有武裝可以對抗
自然的詮釋權而拒絕
攝影師的鏡頭

多年以前你曾告訴我
一個預知夢:
公眾的場合有人看見
她是一位地質學者

2011.09.23
綠豆 寫:即時現象入微的觀察,末段確有曖昧的氛圍。那一段句子
/遠遠地道別擱淺
我向日常許願
想要一雙穿過的女鞋 / →是好句,聯想力佳。

問好 詩友


綠豆


XD

一個墾丁的天氣 我趴臥在街道 仰起視覺的嘴角 帶走了某些遮蔽的衣物 光線把小腿輕易推開 所有氛圍都寄居細節裡面 我的血管開始漲潮 這個身體崇拜 不曾停止的邪惡意志 想成為生活局部。 每個女人走過的時刻 總是丟失一丁點堅強 一雙紅色高跟鞋 拯救沒有毀壞的夢 踩踏我的視網膜 碎裂而遺忘而誤解充血的本能 血液背著悲傷已經很遠 只有慾望在自己旋轉 一雙藍色魚口鞋 被死寂的信仰一一指認 信守人潮將帶我靠岸 看見白皙的角質 看見彩虹的指甲 許多靈魂不斷飛出界外 一雙綠色娃娃鞋 瀰漫一種可愛的堅固 形而上聯想洛可可風格 再也無法包裝狂喜的軟骨 我必須吃藥控制裸露 偽裝繳械的獸 遠遠地道別擱淺 我向日常許願...
[COLOR=#NaNNaNNaN] 今天晚上沒有影子 [/COLOR] [COLOR=#NaNNaNNaN] [/COLOR] [COLOR=#NaNNaNNaN] 你成了唯一的風 [/COLOR] [COLOR=#NaNNaNNaN] [/COLOR] [COLOR=#NaNNaNNaN] 執筆,加點情緒 [/COLOR] [COLOR=#NaNNaNNaN] [/COLOR] [COLOR=#NaNNaNNaN] 寫了一張明信片 [/COLOR] [COLOR=#NaNNaNNaN] [/COLOR] [COLOR=#NaNNaNNaN] 關於我們旅行的意義 [/COLOR] [COL...
我覺得這首 定格的感覺寫出來了

很屌!!
呼~不賴耶
挺喜歡的!!
我的名字
飛進了雨中

用吉他的弦索
彈雨
打散節奏
一些瓦裂的情愫
長成遍地濕滑

沒有撐傘
沒有穿鞋
在電影情節的街道
妳拿著槍
射殺了我的悲傷

2011.08.30
[COLOR=#NaNNaNNaN] 你駛過我的港口 [/COLOR] <?xml:namespace prefix = o ns =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o:p></o:p> [COLOR=#NaNNaNNaN] 留下一個海岸給我: [/COLOR] <o:p></o:p> [COLOR=#NaNNaNNaN] 我們稱之為遠方的 [/COLOR] <o:p></o:p> [COLOR=#NaNNaNNaN] 城市,其實是一個 [/COLOR] <o:p></o:p> [COLOR=#NaNNaNNaN] 收藏時間的盒子 ...
夜黑的很近
我在臥室裡收集燈光
順便追逐遊蕩的老鼠:
點選了幾幅新畫
順眼與刺眼的都選

安靜的抉擇只剩下雜聲
核對幾個幸運的數字
決定離家出走
去郵局閒晃
看看父親給的生活費
是否一切安好

2011.08.25
親愛的S
你是否在擔心
明天的麵包
可不可以
烤出一個夕陽

請放心
最壞的時代
已經攀爬過去了
只留下一雙破鞋
和一支殘廢的錶

收拾行李
把它們放進
預知的未來
我想要去旅行
帶著你的照片

2011.08.23
寫封信給郵差先生
期待電話聲
遲遲沒有出現
你家愈來愈遠了

2011.08.22
沒有什麼值得眷戀
所以,我醒了。
常常想起你優雅的猶豫
久久假想而未決定
總要我輕輕提醒你的憂鬱

你要我記住我們的故事:
遲遲回想,聚集了所有寂寥
那是一種思想的死角
彷彿熟睡時轉側
從情緒的彆扭裡接過重量

攤在被單上的旅行
一個人收拾行李
像是獨角戲的辯解
有人聆聽著獨白
有人豎起大衣的領子
有人說如果我們還有明天

2011.06.28
恩,有讀過白靈老師的〈風箏〉,也挺喜歡的。

但是我這首是完全不同的視角與寫法XD
下載完最後一首歌
就只剩摺疊的風
和被你搖醒的夢:
我們罐裝童年
在城市的銀河
搭乘一艘紙船
想觸及彼岸的靈魂

2011.07.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