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了兩次湯麵
我否認的那碗不得不流浪
所以只要是單數的桌子
都有酸菜的味道

三十之後的回音有些急遽
但蒼白的麵條還是過長

他走到廚房
湯 麵分離
我嘴邊的這碗,就
多了騷味
一位極有品味的品酒家
把那個雨天的黃昏當成紅酒來品嚐
說了一句:「太澀了」
隨即轉身朝黑夜離去

不久來了一位貌似創作的
把紅酒當成雨天的黃昏來喝
也說太澀
略皺的眉仍未平靜
即問:「還有嗎?」
你用密碼旋開我的鎖,我卻用密碼來築心房
喜菡老師好,InAir申請加入功房。謝謝。
看到那輛來自釣魚島的豐田汽車
我的心就隨著呼嘯而去

我涼了半截;帶走另一半的
妳可曾記得那年躲雨的兩小無猜
也是在傍晚,現在卻異常失溫
或許其中一雙腳已經走到北國的緣故

我不敢經過前方的冰果店
我們的初吻仍然凍藏在那,我知道
因為我的淚已開始融化

只是一滴,海水就激盪不已
彷彿每道浪都要與我擁抱
可是,都只是妳的影子

不曉得和平島的鴿子
是否也懷念妳餵的碎吐司
倘若有,我真想托他捎封信跟妳說
這半則台灣人的癡情故事

後來我卻只寫
「祝妳快樂」
官方说鲸鱼就是霸
才喷出v的泉水

是时候去让他们更新
(水柱特地升级成凸了)

沙子沙子别拉我
不然他们会继续在广场
盗版大条
得多少根蠟燭呢

InAir問好
謝謝綠豆版主

InAir問好
居然
找不到滅火的水
哭吧
雪說冬天到了
於是我脫下毛衣
燒來我們取暖

雪又顫抖了
隨後把我穿上
以生死與共的火花
冷藏情話

喊渴的爐子
融化成想雪的淚
他開始學習描畫眉毛,並且努力塗拭口紅 稍微有那麼一絲一毫逾越了他心中思念的邊界 他會不斷地重覆,一試再試…… 朋友眼中的夫妻臉,如今是再也看不見 如果你瞧出他是一位男仕,在每一次風狂雨驟的深夜裡 穿戴著假髮,臉上塗抹著彩妝 並且以一身潔白鑲嵌蕾絲的洋裝出現 靜默默地淋著雨 ,那一定是他 2010/11/17 挺有趣。末四句或許可以調整一下說法 問好 http://www.pon99.net/phpBB2/images/smilies/icon_smile.gif
其實,這也是我留級的秘密.....
悅讀有感

InAir問好
陳去非 寫:
這首詩似乎是企圖以意象的推移
來演出一場青春年華的荒謬劇


去非老師:
拍勢我直覺地想這個竟然讓人早洩的fu晚回了
發現在下功力實在嚴重不足

感謝指導圖檔

InAir祝文安
推倒玲瓏性感的女人
尖叫後
她癱在地上
流淚生氣

頓然產生的 不是憐恤
而是誇耀再添一勝
翹首如台灣之光

當然,也就遇到
蠍的復仇
撥落為了猜心而脫的花瓣
不愛我的梗瞬間發燙,如刺

妳是雲和月做成
雨後恍見妳身上的坑洞
大小恰似我的赤腳ㄚ
舒爽我塞進白襪的滋味

妳臭了
對著妝台我聞到
跑去便利商店買方便麵順便泡開來吃 還有三十四年十個月十九天5小時又23分 除了糊口、打響嗝,紙白得可以 我逼近摩天輪似的時鐘,美麗華想起我 轉到最高那刻,張臂即成101的 風帶來一種翔空,也是貓空熱 水沏開古早茶閒,邀故宮乾杯。 我為翠玉白菜饕餮,士林夜市在燈火處尋我 原來童年的蚱蜢,被河濱公園豢以逗趣 月兒攬鏡伴我,迷戀於天文台吹奏的藍調 星子闔眼變成日出的我們的陽明山 再沒有比北投溫泉更舒展雨後的天空 奔向巨蛋我們孵化鴿子的鄉愁 甚至戲劇院與美術館存滿我們的心印 躊躇了,真是忙不過秒針 只剩三十四年十個月十九天4小時又06分 我停止踱步 把十七載放在辦公桌前進 其餘的就以書捕捉 台北,我的燭台
一直不清楚何謂失眠
直到一杯濃縮咖啡
清醒了一個夢
苦的是你我來不及加糖的天明

問好爪羽
一大早就陪鴕鳥望天
讀到這首挺有意思的作品,想到若是要找出一張圓形紙的心,就將他對折再對折
問好
認識了啍ㄊㄨㄣ字,與新奇有趣的生活剪影
問好
只須再退化一隻手,就可以進化成它
滾燙的戀情之後,黏嘴的甜蜜
把我塞進火車的槍膛
車站抓不動後
擊發

落地時
開花
機機機機
到處都是機
電視機、數鈔機、影印機、果汁機
李白嘲笑你們沒有齒輪就走不動
我卻在燦坤找不到寄給他的字

機機復機機
何時才能入土為花
現在不是妓院請勿帶歧視
歷史只是眾目之再版
再疊積也爬不到天國
我們慣用神的俯角
拿起硃筆畫圈打叉
彷彿品管人員
務必要做到嚴選
脾氣難免火暴

開始說話
把羔羊塞進機器
企圖製造同國同黨之同牌
卻又不屑愛
就這麼又丟掉一隻維尼小熊
你說你說,我們手上多少的血
除了明天之外,再也沒有比我們更殘忍的了

(正義使者的休息時間)

所以又有一台答錄機爆炸
對了
就是我
問好四分衛
感謝凝聽與回音
找個更大的補上就好
我很熱愛叫做今天的
婀娜情婦,甚至瘋狂
可她們被明天
一個無法做愛的美女,
一個個消滅

氣憤的是
她深愛我
且逃得極其囂張
【影行】

我知道你不喜歡倒立
彷彿天空決裂我你腳步
你向日揆地倔強背離
卻不願知道彼岸
有如我的一彎瘦月,想家

縱然哺以橫跨世紀的乳汁
你始終都沒有長大獨立
暮色的鬢髮之外
你越來越捲曲成角落的小貓
我氣得拉直皮鞭
對準你的心你的肝
小雞啄公雞啄黑雞啄

蟑螂的卵的你
何世才能重回水乳交融的甜蜜
今晚我煮你愛吃的牛肉麵
親愛的,回家了好嗎?

end InAir 2010.10.21

問好
【危言】

偶然發現手機沒有來電記錄
雷鳴萌生一頭小獸
驚慌,越來越失措
害怕半年後才被誰從報上拾獲

漸漸地,漸漸
賣菜的或神算的
都成了小獸的天敵
她總是像顆無神論的皮蛋跳過
也許灰燼僅僅霧濛濛
卻牢牢地將她籠罩
掙扎啊啊啊再掙扎
因為她尚未被屍體遺忘

剛才餐盤殘餘
不可逼視的骨頭
而蛋,逐漸
破得比鐵籠子還碎

附:24hr乒乒乓乓熱線9595995

end InAir 2010.10.20 7:33

不太會開口,只好以詩代話,三個回音@@

問好
路燈結巴地說:不可說,
,眾生平等


第一次回文,請多包含@@"

問好
曾有一個非得要作畫的醉客
非得要到斷了聲帶的境界
畫乾枯的囊袋給廚師
小雞給女人
剛剛又畫了張白紙給我

我指著窗喃喃:
真是一幅好畫
〈看到那棵斷臂的樹嗎
沒錯,那消失的手曾高掛過
阿母的微笑以及
女孩盪起綠野的鞦韆,
過去拉起一條線
風箏上畫的是翅膀〉

線終究是得斷
響起秋涼的風鈴
我才知道
將紙折成玫瑰
穿越那烏雲的烽火線時
沒有誰在慶幸而鬆口氣

三月,即是好山好水
鮮美的魚
因為不是團圓飯
囫圇幾嘴就成流星

再也沒有比鳥兒更想踏實的
偶爾飄來北風
舒坦地吹走同伴們叼上癮的酸梅
吱吱大笑

隊尾的老黃
愛哼黃梅調的老兵
清晨忘詞而耽擱
傍晚想起祝家村,就
死都不動
沉重得如淚水

飛翔
趕緊在凋零前奔放
我們不是秋葉
而是候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