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謝謝版主
這畢竟是一種時代的差異與變遷
也許不如說是代溝

我知道版主的責任
當然這責任很重

既然能主觀,自然能客觀
這是心態的問題

我是接近50歲的中年人
看遍世情,我們之間有不同的想法是很正常的

很佩服版主有如此優異的表現
只是希望版主能夠盡量接近作者的心態去感受一首詩的美
其他的我沒有意見

用古典的方式表現現代詩的風格,一向是我的專長
我也還在學習和改進

謝謝版主的指教
謝謝版主指教 對於版主這句" 個人認為在文學批評以及文學研究之外,一般的閱讀上讀者並沒有義務去理解作者的心境 我有一些想法 如果詩是寫來研究的.那麼去研究老前輩的詩就好 詩,畢竟是很個人的 如果您用客觀的方式去讀作者的心態 那麼必會有所助益 如果以批評的心態來讀詩 沒有一首詩是完美的 你知道我寫詩幾年了嗎?十幾年了,十七歲我的第一首詩就被發表出來 而且是雜誌,當時有名的雜誌 青澀的青春文字不盡成熟,但好歹努力到今了 寫了詩作數百首 也有得過獎的 不管版主相不相信 我說的話並無惡意,也沒有其他倚老賣老的意思 只是想請版主再深思,詩對你我各自的意義 如果版主覺得我對你不禮貌 我將不再來貴網站發表詩...
版主說得是
這的確是會發生在我們身上的事
只不過藉著這修行者將它闡釋出來

人生大是大非,大澈大悟者能有幾人?

感謝版主賞識,問安
謝謝您的回應
這一生中,要經過多少風霜,多少轉折
真的,必須歷經年歲的教誨

或許我們所領悟到的,是不同的東西
走過不同道路
但殊途同歸
正道是唯一選擇
丟了個臉打錯字

謝謝版主,甫過此世,這一生要順遂
要多大的努力?

或許大家都該好好想想
不知道版主寫詩嗎?
我的詩第一段第二段自認意象及文字的運用雖不盡完美
但也還通順
一個站著回憶著逝去歲月的人
或許有更好的寫法

謝謝版主指導
詩之所以古典
是因為受過唐詩宋詞的薰陶
寫詩的手法在個人
或許版主有沒有想過詩詞的通順與否
與用詞跟當時的心態有很大關係?

還是謝謝版主
我以為快樂是永遠的春天,沒有花該凋謝,沒有草該枯萎,挺拔的蒼松,也只添加年輪的喜悅;我以為,快樂是平靜的海,沒有潮汐淹沒彼此的盼望,沒有一朵帆,不歸來。 我以為快樂,曾經佇立在胸口,沉潛,一些些情懷,我以為那些擁有的,便稱不上失去的,那些絕望。 我以為快樂,曾經立下志願,以我的眼神,停泊妳的凝視,我以為那些落寞的,終將走出,沒有擺渡的陰霾。 我以為哀傷不過是一天兩日,曇花盛開立謝,埋葬了它的憂柔,而快樂,就走來每一次的哨聲。 我以為快樂是旅人的足印,即使沉默,仍雜沓隨時的驚喜。 曾經夢迴,靈魂漂泊的大地,舞動的身軀,是我隱隱的夢影,在枝葉遙望。曾經,那些風,帶給我快樂,拂過頰邊的柔情。 曾經,...
自認還不到寫回憶錄的年紀,或許因為做過的事情太少,所以戰戰兢兢,對時光,依舊有著期許與樂觀。 走到這裡,也過了不少年,少不經事,青年的迷惘,每段時間,對自己,總有一些疑問與迷惑。 雖然不知將來會怎樣,也算歷經不少事,如果這樣一路的磨練,還不能放大氣度,只能說,自己要學習的還很多。 其實,我是很容易發脾氣的人,人家講到不喜歡聽的,心裡一把火就上來了,那時如果開口,通常會飛刀四射,射得身邊的人到處都是傷口。現在的我,不見得修養多好,只能說,也許是在忍耐罷了,忍耐這世間種種不平,不管是不是加諸自己身上。 當然知道很多時候,笑臉相待,能取得更好的善緣,稱之為磨練,或者稱之為修行,都可以幫助自己,步入一...
我坐在白雲頂端,對著昨日
唱一首不回首的歌
向天空祈求明天
擁有微笑仰角

看群嵐交疊碎碎的細語
煙霧深處,靜謐留待荒野
繼續沉著

海洋少少輕帆,傾聽沿岸回聲
沒有季節
落在該有的溫度

我坐著一個夢,在平靜光底
俯視就是無盡
身影與身影
燦如花開
很久很久以前,遙遠的山內,有一座古剎,有一個帶髮修行者住在裡面。 他遵循該有的規矩,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雖然無人在旁邊盯梢,但該做的早晚課,他一點也不敢懈怠。 經過了好多寒暑,他自認對一切都澈悟了,也頗為自豪,世上沒有能難倒他的難題。 有一天,那是個美好的清晨,風歇息在樹上,還有些鳥雀啁啾熱鬧,他走到前庭,深深呼吸著新鮮空氣。 突然,他看見牆邊長了好些他平常不曾注意到的花草,他走過去,頓然呼吸到一股清香的味道。 那是一株玫瑰,他心想:這玫瑰多刺,雖然長得美,卻不能太靠近。 視線一轉,馬上看到一株與玫瑰相似的薔薇,他心想:薔薇與玫瑰非常相似,不知道的,還以為看到的是玫瑰。 然後他再往旁邊一看...
很久很久以前,遙遠的山內,有一座古剎,有一個帶髮修行者住在裡面。 他遵循該有的規矩,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雖然無人在旁邊盯梢,但該做的早晚課,他一點也不敢懈怠。 經過了好多寒暑,他自認對一切都澈悟了,也頗為自豪,世上沒有能難倒他的難題。 有一天,那是個美好的清晨,風歇息在樹上,還有些鳥雀啁啾熱鬧,他走到前庭,深深呼吸著新鮮空氣。 突然,他看見牆邊長了好些他平常不曾注意到的花草,他走過去,頓然呼吸到一股清香的味道。 那是一株玫瑰,他心想:這玫瑰多刺,雖然長得美,卻不能太靠近。 視線一轉,馬上看到一株與玫瑰相似的薔薇,他心想:薔薇與玫瑰非常相似,不知道的,還以為看到的是玫瑰。 然後他再往旁邊一看...
你說,比翼嬋娟
是神話的姿勢,我們浪跡
見習的雙蝶
同生共夢

我說,兩心交疊
是命運繾綣,我們相守
由來的連枝
不捨分別

我們將初生朝陽
再跌落黃昏夕照
儘管悠遊其中,不能夜寐
永遠的星光

毋寧此時,毋寧在此
驅退世間潮湧的別離
偏袒輝煌愛河
不掩飾忐忑的多情
消瘦的歲月不為我唱歌了
青春的臂膀孱弱了,應是最美好的言語
忽然不再甜膩

座前的風光盡逝了
膜拜的人兒去遠了,原來夕陽近黃昏
在此時囁嚅

我看你,一尾魚逞強
逆流而上
我看你,沒有片刻花香
向春日圍繞

我站著回憶錦繡,翩翩風采
是盛唐的煙花了
偏又像個多情男子,在詩句
自詡揚著傳奇
甫過此世,悠悠凌亂
飛也似的咆響,耳際,三千
不長不短
仍時常繚繞的秋霜

甫過,愛恨情仇
我與我對唱幾段渾調
與心慨然
那人在燈火闌珊
不明的凝望

甫過此世一次春秋大夢
詩裡繁瑣,擾攘大千
沉默或吶喊逝去的扉頁
每個虛實的墨青

甫過,那青山,那雲靄
那深眺不盡海裡輕帆
願曾略表
眼神起落有聲無聲
終於最後的芳華,終於
獻祭不再的光陰色調
汲取向晚的隱隱風華

清如此時,舉起空靈之外
仍如昨起踏
紅塵的眠夢

我們不祈禱年輕,宛若朝旭
斷然決定
日落的憂鬱

同老吧!
且向那萬千山形,淡彩
秋涼的隱喻
一早尋字,某些思緒某些愛
聲聲慢,水調歌頭
與夢並排
昨夜的淺眠

喝杯高亢的咖啡
呼起唏噓的空氣
想到某人
眼唇溜出祝福

寫寫詩,冰凍的手指
牽住去遠的意境
才轉身
風花雪月又滿肩

外面不可預期陽光普照
還是雨
瀰漫,將睜眼的多情
<星期一> 掛著神經進入工作,領域是無邊無際 然後那些智者說服我需要用功 關於職業成長,和 每個往上爬的都要 學會巴結 我經常不甩不搭理不認真聽我 和理解我以及 實在已經花了大半輩工作而且我 本來就有點工作狂 只差一條命,沒賣給這張椅子 和電腦 <星期二> 習慣的早餐讓我悶著肚子 每一分鐘騎車都在吃風沙 有點疲倦想不出花樣,臉色不ok 其實今天比較藍 經過每天都走的路 大部分都在發呆,我以為我有點瘋 直到坐下 總算拗出幾句詩 別來煩我-啊!靈感跑掉 遺失了夢 和夢的纏綿 <星期三> 最閒的一天,倒一杯咖啡 把寂寞喝掉,試著不幻想多少人托腮 想落跑去看一場電影 有些科幻和動作片上檔 有些無聊到爆...
是你在我陰暗眉睫
敲打冬之殤
是你,與春齊走
共夢的恣意

我若秋事,葉葉殘缺
盛綠的翩然,我與無花
同築
枯萎的向陽

是你在我陰暗眉睫,逆光
許許苦澀

我仍是出發的承諾,在無人收受
追尋的繾綣
心以惻惻
咆哮情字的慟歌
妳一愁
弦月就要下墜,頭上那一朵
我擇愛插上的花
不能永開春日

妳的眉頭,不屬於
多雨淋上泥地
終其然,只讓種植一些
我不老的凝視

妳不要哀傷
那些逝去的夏日,熱死人的嗚咽
已經走過妳的昨天

妳不要再說妳不愛
妳不愛我,只好捲起雲岫
當著人間滿潮的風
遊蕩寂寥哭聲
我同意版主所說的"詩貴在用文字創造藝術上的美感"
不過,因為很瞎,所以有這樣的情緒與文字

謝謝版主
謝謝版主細細讀詩
詩的味道有時很難形容
您真的很細心

非常感謝
謝謝版主細細讀詩
詩的味道有時很難形容
您真的很細心

非常感謝
我沒有妳撥著髮的羞澀
在眼神艷羨,某些
不能看清美女姿態
現在的瞳孔很無趣

我沒有妳撥著髮那股韻味
那些長長又輕輕
很美的幾段千絲萬縷
愁啊愁
演繹瓊瑤的綺句

我只是偶而注視幾片風
出發的經緯很道地
尼羅河橫臥歷史
千年金字塔
斑駁的弧度

每一次要說完妳的羞澀很難形容
又要臨盆
戀愛的胎生
在青春的夢底
我沒有妳撥著髮的羞澀
在眼神艷羨,某些
不能看清美女姿態
現在的瞳孔很無趣

我沒有妳撥著髮那股韻味
那些長長又輕輕
很美的幾段千絲萬縷
愁啊愁
演繹瓊瑤的綺句

我只是偶而注視幾片風
出發的經緯很道地
尼羅河橫臥歷史
千年金字塔
斑駁的弧度

每一次要說完妳的羞澀很難形容
又要臨盆
戀愛的胎生
在青春的夢底
盲目的,大膽
我思春望到遠山,每一個花開
發愁的疹子好像
說我未成年

頭一次走到他人嘴裡
被批評焦距不準,腦子底下
有時候醬糊
句點未完全

詩詩詩詩,詩的所以然
淹死夢想一連串走音
錯看一個男子背影,有著女人
長髮飄逸

錯認蠻荒詞牌重重,闊氣的自表
自以為風流的
才子非佳人
謝謝,我會再想想
缺乏迴響了
古寺豐滿年久滄桑
淹埋寂寥了
人聲的起落,沒有一個不偏離
命運的沉寂
相傳的佚失了
禪音殞落過多的矯情
渾然的忘我失真了
滔滔的磅礡
從眼底的大江隱隱東去

於是那夢境織錦錦繡
都叫醒來的蕭瑟哭盡
於是那日夜奔走的隨意
鐫刻掌紋漩渦

直到那無助
都不能將吶喊釋出,千萬個憔悴
青鳥一個季節悲號
還記不住春來秋去

而那些歌兒都唱完了
我只是奄奄一息的音符
而那些愛撩撥,我竟未敢擅忘
心動的軌跡
誰說不渡?那已整裝待發
歷史
長長過盡流年恩怨,成與敗
悲與喜皆是
坦然舊事

雖前進,戰鼓響起
千里的狼煙,之外
多少汗流浹背
仍是胸懷豪情

那渡過的,是滄桑
是絕響
是一生屏息,不敢也不能
任意遮掩的傲氣

誰說不渡?早渡了萬水
以及草原綿延萬世
還任夢背負
人人蟠踞的足印
風流歸入山川之下,掩埋一些漫步
幾許歲月輕薄,幾枝花
翩翩春風不被拂面
多情的思量

異常執著那些愛,多少疑猜並且
騷人墨客,娉婷瀟湘風雨,那隱約回流
孺慕的相告
繼續在今人今事
不急速沉淡,向來的風花雪月

而且我們
作興在詩裡,默讀關於扉頁
一筆語助詞,和驚嘆,任何新起吟哦
不荒涼而震動
悠然心懷

那些多情似乎不必迴避
另一個流年句點,坦坦風聞
今古眼神的交界
其實都是荒蕪的影子
從哪邊的風,回到哪邊
沒有顏色的沉落
即使如此蒼白,或泛黃
依舊沒有實體可墜落

那些,以為有著花朵美麗
或青草呼吸
天地的自在,空氣
和煙濛濛的汙染
參雜難以忍受,種種虛幻

其實,若不是剛巧如此造化
彷若展示
一幅沒人留意的壁畫

怎麼說都是荒蕪,無有
無入無出
無以為繼,還妄想巧合
高調虛偽的贅言

哀傷這世界,沒有謙卑的名
到處都是謾罵
及不敢讚美的勇氣

哀傷,太多無趣
評論靈魂純淨價值

我從未喜極,有著正直的前方
一只旗幟
擎著滿天,不流動口號

一生就是一個原則
以真理的浩然
成唯一的跋扈



為了不哀傷,拒絕成為垃圾
躲藏的關口
不敢以夢自居
但用中立剽悍

向決定一切的謳歌
結束懦弱的存在
向有人挑戰
過於無理的震懾
除了上一篇提到的,我認為寫詩的動機,與壓抑也不無關聯。 活著,很難能一切如意的"活著",因為活著,是種考驗,會歷經種種疑問,又或者,認為被刻意編派的存在,因此生存的條件,就變成了我們疑惑的部份。 理論上,生命是一個個體,既然有所謂的"存在",就有其矛盾之處,因之矛盾,不可能使任何情況一定順利運行,所以我們受過的苦、痛,除了留存記憶,有可能被找到的出口發洩。 對的方向可以發洩,不對的方向,可能毫無理由就開始壓抑,我在想,靈魂若有重量,那麼這些被壓抑的,秤出的重量或許比原先的單純靈魂還複雜。 而有壓抑,不順暢的情緒很快越埋越多,形成一種無形的壓力,寫作的,有文字可以將這些苦頭釋放出去,不習慣提筆的...
升高的激情到達夢的頂端
那些呼吸,心跳
幾次都不能公佈多少血液流動
你我靈魂
交叉熱情

一行從那字句
打造神話般夢囈,彎曲又直行
高山澗谷的柳暗花明
和瀑布飛泉
設想仙人雙雙在其中謫居

灰撲的沉默
悸動火熱,紅竄出
我們離別藍的憂鬱,我呼喚你
並且沒有什麼手勢揮墨
我對你的眼淚不捨輕觸的哀傷

那一行從序曲到幕落
秤著怦然心動
高傲的即使我融化了冰泊
我在我的人性
不能忽視你拂染春而麻木我的眼睛
可能有人會感到疑問-詩人為何要寫詩? 當我們讀到一首詩,特別感人,或者心靈的空洞,剛好得到填補,還是心靈的虛幻,剛巧被詩中的訊息,化為彷彿我們能踏入的真實情境--詩人是這樣巧手,為什麼剛好可以這樣寫,令我們就在瞬間,融化其中。 我認為,這其實不難明白。 每個人都在累積自己的歲月,不管用什麼方式,旅行、閱讀,或者咀嚼自己所踏出的步子,並從中嚼出自己的味道,這時候,你需要釋放,你所感受到的。寫作的人,有人用散文的方式,有人用小說的方式,有人用詩的方式,回饋這一路的反芻。 就像熱愛攝影的,他們的相機觀看的角度,拍攝出的感情,那就是他要表達的,儘管每個看過的人,有自己解讀的方式,他們在自己的作品,發揮...
疲倦,自那壓力底下
突生神農嚐百草的勇氣,去,到一重山
叫那喧鬧滾一邊
盲目的神經亂竄,不得不收拾
除了熟睡之外
那些風聲

一夢,下盤棋,山坳多點兵卒
豺狼虎豹什麼都有
只差半步就到楚河漢界。規則多一道江
划幾次槳
多多少少看見沿著土壤
每個挑戰
都是俊逸非凡的兵法

再夢,張望千朵橘霞燃燒最後
我的歸來,也許
拔腿就該向那不得不的浪蕩。刮了半世雲雨
共撞歪四十的黑髮
一個疤,從頭到尾聽聞讚賞
這道地的由來。起初還能豢養海市蜃樓
塵霧裊裊
後來看不清自己蠻荒的模樣

三夢一路降落鄉愁
我預言自己沒有那個命,看見祖土
於是失意,阻隔餞別
挑動眼神不了了之
惆悵的漠然
最適合想你了,這樣低的溫度,會讓心燒起熱熱的愛戀--對於一個怕冷的靈魂,這是最好的時刻。 雨飛著,風在滄桑裡流轉,我的眼神,只有那面容以嬌豔出現,如春沐浴,才能停駐花香片片。 花朵不長命,我的命也不長,但因緣之際,沒有真愛燃燒,人生終究徒然。 有何意義呢?如果我的視野始終蒼白,沒有你來著畫更好的顏色?有何意義?如果大地不曾滋長,繁華的綠意。 我也曾想像你若雕像,而那崇拜,也許無趣而沉默,不曾開口的情愫,不能令你活躍眼前片刻-我想像那聖靈聖子,可否為我指點明路,當我渾沌,最終與最初? 你是不同的,你是青山的松濤,在我迷失下山的路,翩翩引導,眼神的慌亂;你如燈塔,為我張望,帆的去向。 因而我想你想...
你結婚了
頭紗蓋住她的原色,夢
你們兩個整舟,待發
你們結婚
而我獨自孤獨
八千里路
沒有一個驛站引我落幕

你結婚了
蜜月像昨日還甜蜜的擁抱
手的姿勢
迎著明日的口述

你結婚似一個幸福的走唱
音符高高低低
從日夜挑高愛的進行曲

你結了婚自造一座城牆
牆內的快樂在嘴角
牆外的我
在哭
「 文學的血統,是詩,文學的遺傳基因,是詩,不管你寫散文,寫小說,寫劇本,都以詩為指歸,都懂得詩,愛詩,讀詩。所以我常勸人讀詩,不讀詩無以言,不讀詩無以寫散文 」 這段話,來自王鼎鈞先生的著作《有詩》之附錄一"勸人讀詩",雖然筆者以為,並不是所有創作者,都真的愛詩懂詩,但是勸人讀詩,卻是對的,因為詩雖沉默,卻為這世界,柔軟一些僵硬的心腸。 不懂詩的,可能因為讀詩,而漸漸生出詩意的心懷,不愛詩的,可能因為讀詩,而生出更多的大愛小愛,因為詩,從視野,到結尾,總有一番很特別的滋味,讀到心裡頭去,可能當下就沉醉,既而因長期薰陶,得到莫大好處。 「 好我們來立個志,發個願,以後常常讀詩,常常參加詩歌的集...
詩裡,樓台一座,花情浪蝶
慨然長嘯作古的風流,兩袖多少氛圍,在那江裡
巍巍大帆
揚迭最後豪邁

啟航幾陣傳說
那些高原而過,無盡漂泊
雜沓的英姿仍隱約
些夢,輕埋多少前人遺香

幾句未竟的沉默
大論紅塵對錯,愛國詩人,兒女情長
俠者糊塗的荒唐言
繁瑣的江湖路

詩裡,有愛恨淺淺勾勒
關於那一仗
在煙硝終於改朝換代
關於離人遠離秋日
心懷不語的蕭瑟
在資訊發達的現在,人跟人之間的交流,不再拘於形式,部落格的興起,也是向時代昭告,文字的魅力,會就此加步前進。偶而會想,想寫部落格的,會是怎樣的人--在現實中仍不能輕易看出的個性,又如何能經由文字,認清這人? 好在,部落格的興起,多少可以解除一些疑問-雖然所謂的疑問,經由各個作者的筆下,仍有些模糊了原先觀察的走向。在網路上的年資其實並不高,短短幾年而已,從一開始的自我摸索,再買一些相關書籍來看,凡是需要進修的,買書來看總沒錯,因而從一個電腦白痴,多多少少也走進了網路這個大觀園,令人嘆為觀止的不同角落。 也從一開始到各個文學網站觀摩,寫下第一篇青澀的文章,經過諸多磨練,而造就今天一個能夠經由鍵盤寫...
我聞佛陀一聲巨響
抽絲剝繭的光
打入海的狂浪,奔走的
幾滴雨之後
烏雲朦朧哭著,今夜不眠

啊今夜不眠
惆悵的又是我,山影
纏綿悱惻
詩句繚亂剛到的周公
一盤棋先舉白旗投降

唉今夜不眠
你也不到的相思
我又寤寐五百年,回首那一瞬

又錯過五百年
在相距的零點零一次忘川

西元開始
我們始終沒有悲歡影射
愛的輪迴





#夜臨山臨海,我臨著相思,不成行。
煮沸了文字的溫度,離奇的,不能傳說的
就在供祭的紙壇,青春之前
沒有明顯的自白
苟延殘喘年老之後,抽絲剝繭
好讓未來繼續著印

化石的沉默,到頭來
即是一曲滄桑的流年,明日的去向
用隱晦的詞句,別人
有他自己的聲音

遂成,那些有夢時的作響
啁啾,或唧唧
或不曾越土
卻揚長而去的每個暮色

我即是,乘著風,挽著雲
一江秋水
一世愛的起初,完全沒有魂
只住著靈體
還囁嚅,昨日思索

或者低泣,哀傷之外
追逐沒有落款的囈語,而後屏息
聽到心跳鑄造各個特色,八方
留筆
任三月的春水
瞳裡悠悠一世火熱
躲也嬌羞,望也不穿的
情愫

任你的嘴唇傾讀
我靜默或喜悅淚珠,如促膝對坐
已知的是非

除了懷舊黃昏的動感
在夜晚走來前,風的自語
除了花朵血紅和女子的歌影
留在我不捨的瞑目

該禮讚雙倍的信仰與愛,在黑白
仍塗抹世人的心之村落
比原創還要精彩的回應
真該給您拍拍手(希望您聽到了,在虛空中^_^)

至於快樂這樣的字眼
對我來說越來越難

寧願多吟幾首詩詞
多看些漂泊
然後在當中
尋到一些感動
或許對我來說
這會是最大的快樂

感謝蚊人
明年的今日我的靈魂不能
一陣陣幻想或浪潮,擁著成堆的夢
打起黃鶯兒「註」
只在枝上啼著失去的昨日

明年的今日我的墳上鮮花
除非你記得來看看歷史
與之交談或者送上一束
沉默的淚光

明年的今日我沒有詩意
除非江郎不才盡
能撐篙繼續漂泊
每一條河上如初的前去

前去尋覓長巷內孤獨
一曲歌,一些眼神
斷續經過小橋
和旅人行囊灰塵
調和交錯的今生

然後明年的今日
還能簫笙長揚每個風雲起落
惆悵或哀傷
歲月的惘然



註:借用唐朝詩人金昌緒「春怨」之詩句

「打起黃鶯兒,莫教枝上啼,啼時驚妾夢,不得到遼西。」
鎏光 寫:只是向您報告讀感
唐兄客氣了

問好

我是鎏光


感謝問候
其實我想,寫詩的人多半只是需要自己的創作被尊重

也問好^_^
鎏光 寫:雲蘿是一見,我是一見
我的一見是詩的主哲宏大
至少在格局上有著跳脫的姿態
但由於包含的範圍過大
在地域性、民族性、甚或宗教性方面
都沒有鮮明的旗幟揚立
而用短短幾十行要說明這樣龐大的主題
實在有點難度

另外在詩語言的選用上
應更找出你個人慣用的辭彙
較具詩徵的語言,能使詩的純度濃郁不少

問好
一併問好雲蘿

我是鎏光
多謝提點
容我再思過^_^
所以雲蘿才是高手啊!
至少妳的創作意象,很堅決
知道用什麼樣的方式
可以攫取自己文字的菁華

我會參考妳的想法的
也問好
並再次感謝^_^
感謝雲蘿的回應
當然,一般的詩,以自身入詩較為貼切(或著有爆發力)
也更容易帶領讀詩者進入中心思想
但就旁觀者的角色
或許更能看清被描述者的行為

偏重於理性,或者是因為作者就是這樣的人
很自然的,會以這樣的態度去鑄造詩的去向
而且以魔鬼入詩,對我難以輕鬆
但如果有能人以魔鬼寫出較為感性而不沉重的詩句
也值得期待

自認不是高手,而且這可能是唯一一首長詩
算是實驗性質的

非常感謝妳
旁觀者的觀點不一定是理想的
但就創作的態度,我想還是可以嘗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