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小心滑入
這還好
不算邊地身姿
是浪費嗎
應是詞的節儉
喜悅
理由在多
也雲蒼蒼

散人的模式
別編入走不出的風
是湧出來的
輕輕滲進一杯甘美
嘗嘗就在淨土
不定形式的朋友
常常有風的私房錢
用來花的
若藏小器
就被捉去關禁閉
當然
不去那裡玩了
悶悶的牆圍
輸給一瓶可樂
氣消在空氣裡啊
乘著蜻蜓四處逛逛
遊樂園爭著招手

模樣是何時的
出現就疏離
雖片面
仍是荒風
不一定
完茫的詞
起動的吸呼
進入夢術
時空
認為是他的伴奏

曲調的美質
如何拈出來呢
不曉得吧
鋪開了一大張
摸不到邊的國界
那裡的味蕾
可神了
再此也提供出
新詩的自由性觀點
是可以自由自在的
是可以不接受格式的
指令
隨心所出
人生有很多限制
寫詩要寫出靈魂的聲音
亦留意內在精神活動感情活動的內涵
要自然
不追求強烈刻意
詩的靈感才能活躍
因為靈感活躍的當下
大有可能會有濃烈的
詩感出現
這可能作者本身會先知道
至於讀者
未必會感受到
這要靠緣份
哈哈
畢竟詩是跟人生体會有關的
要注重人生体驗的內涵
格式也是在人生体會的內涵裡
而有些希望要表達些什麼
要給新詩自由與希望
林宇軒 寫:整首詩十三行中只有「油脂」、「腰枝」與「眼睛」三具體意象,若沒有足夠強烈的情緒或引人入勝的故事設計,整體內容會容易虛掉
感謝提供觀點
詩安
不準
沒關係
那不是追求的油脂
曠遠的眼睛
永遠青春
美麗都話家常
摟住自然的腰枝
香味在呼吸
喜意在跳躍
心跳輕安
這不是福
那你一定
團團轉
散步的微風行姿有僧。
你讓語意揮霍時節
卻讓虛空空虛了自己
詩感飽食淒楚的浪潮
在隨風潸然的雲鬢
隱入感情的夕下
痛楚的湧
必插尖刺的過去
月缺在煙塵的染指秀舞
仰望揣度迷離
若非實話
分秒就被虛假飄盪
真心是那麼平常
在一片空靈
萍出翩翩的星野
感恩風雨美麗的動機
風是心的意語
尤其深處
颼颼來
帶來磨練後的
異彩
情姿泉湧後
勉強是不得已的題要
圈套的野心不中用
飄逸白雲的直覺
溢出星月乳香
無幫無派
在隱士的步伐發芽
無量無限
於晨鐘的波長抒情
採曦光泡茶
與珠露的翔跡
對話

變是一朵花的膚彩
不變是自古以來的呼吸

可是兵法家轉世?
不變
是否捧過老莊的尿壺?

風動脫開評審
狂野是他的美歌
精思何其噸重
湧是泉水的筆秋
仰角裡頭逛逛
踩彈簧摘星
逍遙是海底針的拆封
女紅是動容愛情
不秀不行
太餓了
有些新貨到
大開胃口
細細品嚐
會不會太慢
附上手指大咬
狼吞虎嚥
開心粗魯
照顧客官的口味
直心的很
很管用
隨請隨到
用飛的
用跑的
用走的
心電感應全套
禪的吃法
大飽海潮
看能不能想很久
突破應該是要請益呼吸
總是沒意見給時間
思索七嘴八舌
修飾不了靈氣

落入想法的陷阱
但那不思的是用什麼立場發聲
悄悄地一字接一字的逛逛
散散方寸想像的粉塵
風吹那裡
就玩玩那裡
銀幕播散浪潮
澎湃大翻空雲的尋伺
電力頭目
收買鷹爪的點子
神力撕裂妖魔島
大漠行文
河西走廊乾渴
偶爾放走夕陽
流星雨刷刷
描描情人瀏海
一親芳喘的酥麻
分享給當下
滋潤俠肝
堅鋼了義膽
舞出風高的星標
擊散影塵枯燥
咫尺幸福
牽著戀情的腕溫
輕摟靦腆月腰
飄逸的氛圍
漣水對嘴
攪一潭蜜茶
星色點嚐
香喘的渴望
嬌抒婉約盪漾
夜蟲嘰喳
啼不完
茫茫醉話
汪洋的情感傾吐在字堆
不知是天命還是雅趣
決定雙手一插
讓左右腦翻江滾河
串聯動容的魂魄
湧出探案的場景
努力接下星軌
寓意高蒼展翅
平凡的起頭在曙色開花
承接傷痛的情腸
暴風雨磨亮了哲語
戀情橋段消瘦了圓缺
感傷成熟的愛情
滋味美麗
哪裡有不疼的道理

現實裡的拙才
情重的憨眼
潸然是送給觸景的禮物
沉潛天人襟懷
細胞戀上月光的基因
骨子裡大把虛構
真假令人糊塗
肺腑吐出迷醉
抒懷寫手的蒼茫
芳蹤豈祗尋覓
龐然的詞色
怡然悄悄地熱戀
用心裡的面貌抒懷
原始的語言淌出清澗
探訪情囈
捕捉月光的心思
總是不經意
那煩囂的綑綁像風
緊緊環著
嚐嚐磁鐵的內力
月光煽火
眼神沏著濁酒
乾柴的脣舌
吮著星星點點的情話
躺進蟲聲裡
茫茫的醉去了
對看另一個心
等百年以後
物質的瞳子
進入波長的視野
完全搬入逍遙的舉措
與天地語言交友
物累還給歲月的空罈
與心愛的記憶
織上雲朵的歡樂
在星輝上悠遊
偶而流露
俯瞰影塵的靈感
文字來自蒼茫
帶來傳奇的禮盒
一打開
看見天地初生的姿雅
輝耀的感情
滿天雀悅
而那悠遊的讀者
看到苦難是光的咽喉
緩緩流出溫暖的話
來來回回走
找什麼東西似的
感官依然粘著
決定往最深的地方鬆脫
忘記所有的準備
立場已許雲煙的籍貫
內心傾戀混沌的芳菲
在影塵嚐不完甜醉


深處有簡單的輪廓
留不住皺眉
藏不了光的靈魄
聆聽輝耀的夜啼
偶然射進仰望的眼眸
在孤風裡面升火
溫暖漂泊
原來文字也需要關心
這是經過路燈時
濃鬱的孤風透星寥捎來的......


如今是幾番風雨的領會
有感情相伴
眼裡有月
月中有細語的坐位
荷塘耳話
柳絮絲磨
輕摟芬芳的視線
雲端一親池畔的芳澤
樹梢雀躍著荷花的心跳
晚霞初垂夜幕
蟲聲的情話細細嚐
月光攪拌美味的櫻瓣
星燦迷離的眼神醉茫茫
躺平的沙灘臉紅破曉
耳際海潮頻頻歌謠


禮盒打開


是一片情天


收到這份真摯


喚醒大鵬展翅的低谷
悄悄的遇見甜蜜

不遵邏輯從天而下

跟午後的邂逅表明相許

唯妄識所變吧又有什麼關係

真實從相續約會而來

竹影在河裡起舞

湖心起星點的汗粒

成雙入對欣賞每一句宋詞

形影不離不在話下

如此如此這般這般

情場狠角色出現

一回生二回熟很老舊

那裡跟的上?
當照顧不在當下

就成妖魔挑釁的甜果


分別心細細麻麻的湧出來


無心大調終是神話



觀這條路緊接著走

專注


邪鬼無法鑽孔


念起知念


它演它角色


關誰什麼事


流走流走
字句容下微細的我
它們流動是不斷的發現旅途
散心路上反思對立是成長的夢幻
成熟能給境界平安
傷悲憫懷海潮的迷惘
繁星膚慰有情的仰望
畫師在行腳註解
在童稚笑聲裡落款
稍不留意
就錯過欣賞
影片太快捲動
忘記是個看戲的人
以為是劇集裡的角色
粘在一個想像裡
看不出來
就活在漩渦裡


要修就去修

那是市集嚷嚷


無關純樸的流想


不為身外


費了小時段

屬夜的波動
一絲微
鬼怪紛紛來

不做那生意
西家生小貓東家生小豬
趕出耳朵
白開水好喝

吃睡都在野鳥遊
風景新奇
鮮事藏在家常便飯
百怪都是乖巧兒
沒事捲捲夢衣
風盪盪
怎麼借字
據說會燙人
文法不知怎麼搭帳篷
知道太多會被暗殺
邏輯爪牙養了滿街跳蚤
個個都是東廠貓喵出來的鷹犬
忠義之後都在市井裡游泳
家常口水淹死了魏忠賢
睡覺自然呼吸而來的文意
加了思考總離它天地之遙的距離
自動書寫讓神仙的墨法散心
其中有位不計歲寒的故人
滲進腦縫將邏輯塗淡
我成詩海的素人學徒

釀一罈風雨洗涮的月灣
駐足仰望成為大地大口大口的咕嚕聲
真是痛快好喝的圓缺滋味啊
醉是因為激醒離枝的枯葉
趁著脈搏還與體溫連線
呼吸之間尚可記載筆名的幾則軼事
就以散步的打嗝
吐出幾顆星星


很奇蹟
那由何人定的十字天空
灌輸靈魂吸吮裂紋的乳汁
不屬意向打雜的樂音
解開大批腦棉體
呈給墨海浸在瞳孔
滿目裡機會閃閃
被技法的精思邀去吃牢飯
圖了幾段橋水
在雲天練丹來的金句
擠進一劑濃鬱
不可名狀的衝動粹取液
搖身變成膚慰情傷的奶媽
乳房餵哺碎語花飛
墨話影斜並非是抿嘴在勾欄賣靈骨塔
而是腳印頂著前世狐夢
蒼茫未付清
在搜尋詞句的冤家
略修正末段以應時事 一時鮮活亂竄 沛然 馬然後蔡 那終究不是你我的 也不是風 也不可指望德草 人事物及精神感情的存在 衍及語言形容詞的產生。 詩人運用廣泛被臺灣民衆了解的政治 領袖 的約定俗成式的自然被了解「馬然後 蔡」運用及詩的語言,此乃為新詩語 言的開發。 末段兩字「德草」出自資料如下 原文 : (論語 . 顏淵) 季康子問政於孔子曰:「如殺無道,以就有道,何如?」孔子對曰:「子為政,焉用殺?子欲善,而民善矣!君子之德風;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風必偃。 翻譯 : 孔子告訴季康子須以德化民。 季康子用為政之道問孔子說:「如果誅殺無道的人,來成就有道的人,怎麼樣呢?」孔子說:「你們為政者,行政事...
芝言 寫:哈!同感。
是寫詩人描寫自己的有所悟得之心跡吧?

哈,上期的發票你有中嗎?

順心如意哦,芝言^_^
虹彩妹妹躲在手裡的蠟筆拉起風箏飛在公佈欄的天空尋找蝙蝠俠。
城門城門雞蛋糕喜歡鴨蛋放牛在小叮噹的日記裡玩躲貓貓。
睡前尿尿揉揉小猩猩的眼,稀裡嘩啦是小叮噹的藝術天分。
小甜甜的日記寫滿科學小飛俠的夢想,長大嫁給詩人。
蝙蝠俠的願望告訴我,免費幫忙寫作業,我替他消滅惡魔黨。
小叮噹的數學孵出鴨蛋,在作文薄裡趕牛,我是無敵鐵金剛。
無敵鐵金剛是白雪公主的棉花糖,爸爸唬人。
穿越世紀的塗鴉打開芝蔴門,滿足神燈的願望。
祗是襟懷擴擴
詞藻專門接待有感而發
細爬文帖的寫氣磨拳擦掌
字堆裡美味可口
是否與前輩子燒好香的人攀上關係

古人投胎來的羞澀
段落緊緊包裹
點水建議蜻蜓
嚐嚐曠達的煙雲擺袖
澆花散步時
撞到新燃料的靈感
透漏字句多些淺白顏色
張雪昆 寫:故土




这些树
这些田野
这些小巷
这些常常不亮的路灯
一定记住了我
即使我
总是无声无息地走过

我讀過你較長篇的詩句
語法很令人欣賞的。
虛實的語言來自極盡想像之才幹,欣賞^_^
此小詩,在意念感情方面
頗有讓人緬懷之感。
在文句排列用了重複的「這些」四句,較親近早期詩人的語式,試讀有感^_^
免了 寫:短短幾行內,似有思念,又如一場謬劇……如有不然請見諒。
北斗大的詩嚼勁非常夠,若能更加平易想必有更多詩友能理解您此首<月光>裡的美與想像。
哈,你別客氣,就依直覺説去。
這小詩喔,可能嫌狗仔隊窺人隱私的麻煩
所以勒,有些隱隱的。
你的看法很不錯,有效,有放
謝謝捧場^_^
方巾 寫:我也曾想在夢境裡解析,企圖尋找可以書寫的線索。

方巾試讀並問好!

哈,白天,晚上,夢間
都沒差,似夢喔
謝謝方巾版主來交流^_^
是不是住著貫竊
老偷仰角
伎倆踱來走去
路線若牽細絲
長長怪唬人
抽不完
繞的勤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