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個廣場大的坑
蓄幾晚冰冷滂沱
讓那激昂躁進的脈動降溫

深埋
平靜地佯裝一切不理智其實都是理智
空洞其實並不空洞

直至,你用心地凝視
才驚覺
那被填滿的都有結痂的痕
每個人都有標籤
密密麻麻的故事像長短不一的線條
記錄著產地、經歷與價格
藉由時間物流到每個城市、每個人前
不同的眼裡
怎會有相異的折扣
沒有緣由

我討厭,只在乎CP值的目光
我同意,過多廉價的選擇等於過多浪費
同意
每個無二的商品都會有個獨ㄧ的買家
儘管久了
也不該賤價
使力瞪著
一扇不透風的窗
望著花
掙眼,卻吐不出話
萌芽歪錯的字跡像凋零
那是落葉
如暴雨般墬下的日子


窗內種樹
疊成一片無雲彩的天
枝頭停了隻鳥
沒有翅膀,
卻遊弋在每扇暗藏玄機的門扣
開關
某些離譜或猜測的說不出口
老樹地面哭了許久
從標駐到省略並走不到時間的狹長


樹葉紛亂跌落成
記憶
或不被需要的枯萎
曾試圖爬出窗外的叢林
暫存了許多等待被鳥吹散的足跡
當離開
必須先走進開始
四季是假裝或自以為就可以擁有的
使力瞪著
一扇不透風的窗
望著花
掙眼,卻吐不出話
萌芽歪錯的字跡像凋零
那是落葉
如暴雨般墬下的日子

窗內種樹
疊成一片無雲彩的天
枝頭停了隻鳥
沒有翅膀,
卻遊弋在每扇暗藏玄機的門扣
開關
某些離譜或猜測的說不出口
老樹地面哭了許久
從標駐到省略並走不到時間的狹長

樹葉紛亂跌落成
記憶
或不被需要的枯萎
曾試圖爬出窗外的叢林
暫存了許多等待被鳥吹散的足跡
當離開
必須先走進開始
四季是自以為就可以擁有的
自以為用詞彙堆疊成情境

結果變得囉唆又沒內涵

我想我大概懂了些

謝綠豆讀詩
謝馬甲
符號是貼上的失誤,抱歉。
[SIZE=130][B]【走不完】[/B][/SIZE] [SIZE=130][B]在踏錯山徑的那刻 還不了迷途 ;還不了 那環山濛霧濃濃的深... 像個迂迴在夢境裏的夢境 向前 那時連懊惱都還不了[/B][/SIZE] [SIZE=130][/SIZE] [SIZE=130][B]陪著樹輪說謊 假裝順坦的紛亂步伐 將滿山梢楠 揉成黃綠色的虛偽假笑 但我仍執意 走向個回音也跑不回的漩渦 直至暈眩 手杖癱軟得像小蛇一樣[/B][/SIZE] [SIZE=130][/SIZE] [SIZE=130][/SIZE] [SIZE=130][B]正繞圈 疊個,向下並尖錐的螺旋 卸下背包如何? 我可隨意...
【走不完】

在踏錯山徑的那刻
還不了迷途
;還不了
那環山濛霧濃濃的深...
像個迂迴在夢境裏的夢境
向前
那時連懊惱都還不了


陪著樹輪說謊
假裝順坦的紛亂步伐
將滿山梢楠
揉成黃綠色的虛偽假笑
但我仍執意
走向個回音也跑不回的漩渦
直至暈眩
手杖癱軟得像小蛇一樣



正繞圈
疊個,向下並尖錐的螺旋
卸下背包如何?
我可隨意選擇狂奔
或跳落
但無法決定自己的自己
一如眼前迷惘
指北針,也在徘徊...



打轉
放下所有開始打轉
以彎曲幅度繞過許多山林
生銹水壺
是我最後背負的行囊
站長好,後進申請加入...謝謝
空洞嗎??
嗯...的確是

謝綠豆讀詩
在闔上書本的霎那
迴想著前327頁
流淚
累積所有該流淚的情節
一口氣讓思緒變輕
這是第23本,未完


從第17本悲劇開始
偏執成了一種漩渦
吸納所有的悲傷並放大後
其實難過也不知不覺成了一種快樂
故事,是這樣說著
而情緒
只剩殘廢與死亡的選擇
並無希望


所以不停的閱讀
在各種自憐自艾的幻想裡
自艾;自憐
一場只有聲音的暴風雨...
踏行旋律的步伐
從寂寞與思念相構的航廈出發
領著行李塞滿照片
這是趟心的旅程
在你認為自己孤單之後

轉飛航班上
曾無意間紀錄了許多笑聲
但都沒護照上的淚痕觸目
所以
耳機裡音樂越來越大聲
行囊的拍立得;越積越多
肩負背帶竟懸起整座海島的憂愁

踏旋
在每個相異靈魂的國度
你一直無法停止旅行
穿著書頁 執起Nietzsche的酒杯 倒盡人生七分悲苦;三分喜樂     盡    飲   頭   仰    後... 書櫃, 怎立在外木海畔成了一夜堤防 題起、房 像個商品般貼上標籤 擺在命運櫃檯待售 廉價抬燈上了幾天班就喊累 僅剩零散燭火,照耀一群即將殞落的詞彙 我卻只能望著窗台大喊     不     許     落     淚     ! 刷洗留下的污漬 會讓靈魂變輕,記憶變淡 仰頭面對一切 並得學會吞嚥悲傷 想麻痺? 用添滿肉慾與詩詞的Tequlia 讓思想與文字重新相識 生命的價值,該轉換另種寫法 Nietzsche的酒有引 即便會醉...
[CENTER]是眼? 還是心?

在人群之間 不停飄移
漫長的盪尋
心悸 似已許久不見

直到...一場莫名的相遇...

讓我
偶然地遇見妳

讓妳
偶然地捻起那滿塵的心弦[/CENTER]
說到晚安...

我半跪床沿
虔誠地挑起凌亂在枕的髮絲
仿若祝禱
撫進如詩般亡去的過往

眼不見,不代表淨
晚花總守著寒意
綻放最腐朽的美麗,遲不落下
有如當初妳眼角的淚珠

老不習慣,一個人的睡姿
與安靜
僵硬地掙扎
就這樣擱淺在冰冷被單裡
吐不出聲息

如果;可以
我還等著那句晚安,不肯睡去
我以蒸騰滿腔的滾燙意念
醉釀
一首微醺月光的情詩
擁吻著朗誦
舌尖輕敲舌尖的字句,近似於
Pauillac那不切實際的完美追求
遠濛、飄渺
調塑相異體溫裡每一絲契合的靈魂
是妳,誘引我唇
無法自拔地貪酗
一杯醉人的美
初識Chateau Latour
層層、疊疊
我的思念有如磚石般固堅
積堆一座暗色調燈塔
在滿塵的塔頂心房
散出最溫柔的凝視,向妳


匍伏海面搖曳的波光
一朵弦月
是夜裡綻放的緻美靈魂
彷似妳那朦朧中鑲繡貓眼石的雙眸
閃爍,在枯坐塔閣的寂人胸口
是我
被一晚海風醺迷了理智
無可自制地患上
有關思念的所有病痛


不停眺望
奔馳在每盞星光之下的白帆
尋覓,依眷最深的愛人啊
我將是妳生命岸崖上
最痴心的等待

回歸4/4拍的節奏
靈魂重新依附軀體
生命、就此有了新共鳴

迴遊在曲線優美的河流
抗拒非旋律性的聲響
現實以外
所有事物都可相互重疊
融塑一體
成為交錯現實的表徵
跳響鼓拍,持續加重撞擊心房的力道

人、總受著潛意識牽引
沾染美麗
其實並不需要理由
謝白亞、意逢、古塵、ending讀詩

這篇原本想全以意像表出
只是文窮意窮,到變出了個四不像
自己為這樣會有個收尾的感覺
可是看來是不竟然
只能說小弟我還太淺啊


『淚水單腳在空中翻了千萬次跟斗...』

這一句,愁緒好深啊
月、以滂沱的

  淚
         寂 
滋養台北,每一株 寞
              爬
漸   長的根莖是思念在蔓

往下!

    深
    埋
    進
    悲傷

攀升!                 尋求孤寂的極致          

靜候綻放的季節,在深秋憔悴的美麗



隨思語盛開的花,非花
而是一朵
等待凋零的心...
不停地翻起命運與機會
這樣的日子比較辛苦,卻也比較有趣
可惜回想了這23年歲月,我的生活到處充滿的因果論的足跡
不諱言,寫此文的那晚我OD了...

謝古塵與白亞兩位前輩讀詩
能興起你的共鳴,是我的榮幸
今天妳感覺週遭的色彩疏淡了些 好似被滲水的顏料 所以妳朝著陽光走向,並帶上墨鏡 前進的同時發現 每個人步伐、方向都與妳顛反 連穿制服的孩子也逆著道路奔跑 只剩自己像逆流而上的魚 身上開始浮顯一些淤青與傷痕 妳最愛的Damier側背包 彷彿包裹了全世界希望 暗色調的格紋竭盡全力擁抱著 一張日期上禮拜的派對請帖、 一瓶前男人留下的D&G香水、 以及 一團搓揉用過的衛生紙 上面有著妳生命最後的眼淚 卻沒人知道它是何時誕生 荒謬的好像跌入一台隨意旋轉的摩天輪 入口招牌寫著陰謀論 最後的得益者將會是月亮 邏輯其實也是一種頻率 可惜妳卻摸索不出那種節奏與震盪 與第1086個人正面擦身而過 妳穿高根鞋的腳早...
我們隔著橫桌對話
說著、說著
竟遙想起一百三十天前的一句笑話
與路旁一頭跛腳的驢

買下驢主人手中的鞭
卻遺下一雙無神的眼眸
作句點
在那本沒人注意的地圖上
道路由血痕刻畫

其實也沒人記得那日高興啥
只知
拓過那最後一呎歧路時
大夥圍著路旁那株鍾萼木
狂歡不已
連慶節的酒都提早飲盡

起過一秋農務
若鏽不了你我閒談愜意
又怎會放下,兩人互搭的臂膀
莫忘,那天笑的
村口姑娘當然少根莖
或許是厭倦單調

筆 撕裂右手虎口

隔空揮灑出妳的名字

鮮血

四濺在斑駁白牆上


┌─────────────┐
│朱紅字跡         │
│             │
│  參雜著傷 寂 亂   │
│             │
│          與思 │
└─────────────┘


靈魂 

化作了筆 

盡情灑溢一句句充斥迷惘的紅...

謝仙檬子、白亞與木霝讀詩
(這首我不小心PO了兩次又不知如何刪除,實在抱歉)

謝木霝
詩寫唸起來的確饒舌
但起初濕寫以淚、思寫以心
我文貧筆乏,也想不出該如何替改了


謝白亞
尤其白亞的作品我都很喜歡
如今被稱讚實有點受寵若驚(羞)
人在海陸,又忙又累
很抱歉拖了那麼久才表達我的謝意


謝仙檬子
你的照片?我能好奇下那是什麼嗎?
舟遊狹河路
轎行雕石橋
淀山湖青,淺渚映波光
周莊居幽,傍水築平滄
古香非老;斑駁非殘
江村流水過三橋
南謠迴千載

PS.周莊、淀山湖位於江蘇昆山縣
到第28個月亮匆匆走過窗前
終於決定
不再為紛謝的山茶流淚
那時,天空仍是灰的

一株美麗
在心頭萌芽,卻從雙眼綻放在妳
跌進我生命的那刻
遺憾都不再遺憾
後悔也不再是因為
一隻早睡的貓,與輪班換人的女主人

我把左肩留給妳,以及
一間打掃乾淨的房間
留給思念
靜候這一年空窗
撥開捲簾,尋見妳朣底的秘密

親愛的,若妳會忘記
那請發現
夜半的落雨
都是我為妳詩寫出的眼淚

來回奔馳在每個不屬於自我的點上
到第28個月亮匆匆走過窗前
終於決定
不再為紛謝的山茶流淚
那時,天空仍是灰的

一株美麗
在心頭萌芽,卻從雙眼綻放在妳
跌進我生命的那刻
遺憾都不再遺憾
後悔也不再是因為
一隻早睡的貓,與輪班換人的女主人

我把左肩留給妳,以及
一間打掃乾淨的房間
留給思念
靜候這一年空窗
撥開捲簾,尋見妳朣底的秘密

親愛的,若妳會忘記
那請發現
夜半的落雨
都是我為妳詩寫出的眼淚
將掙扎溶成顆顆晶瑩,揮灑
揮灑
猛力推開雨簾
滂沱之外
怎仍是滂沱,之外
仍是向妳奔湧不止的眷曖
斷頸黑傘
見證我的狂信

春雨過後
我開始矛盾的不像自己
曾有過的瀟灑毅然
都似水漥般,遭妳的風采濺散
如淚珠跌碎
散落成滿地猶豫
愛情,正不知所措的待愣

午後陣雨
總走得倉促
我甚還來不及回望
從未見過面的愛人啊
為何妳步履輕得不在泥濘留跡
雨後存影
僅剩滿是濕氣的惆悵
是我,思念的氣息

每個人,都嚮往圈養著陽光,卻從沒人肯與它熟識
當妳昨晚的憂愁,綿延至晨
陽光逐閉上雙眼
任雨困住城市,馴養每盞街燈
哭啼著合唱


順著長髮流瀉
裡細數下篇詩集的字數
或該有的思念
裝滿哀傷筆水的鋼筆
從不替曝光照片備註任何解釋
只依稀記得
與我身等高的迷惘害我挺直了腰


在雨水之外,捕獵過胖的等待
餵養,我
牢籠內跛腳的單眼相機
對焦在妳視線終點的直角
攝下
水泥高樓的玻璃帷幕

7:13在捷運台北車站的月台上,窒息...
在台北的顏色
    比灰還灰時...
端著月光
擺上花朵,燦爛一晚

從妳唇中上癮似吸汲
夜色與霓虹醞釀的酒香
讓靈魂變輕
輕到,被慾望暗示的眼神推倒
在不熄的招牌燈彩中熟睡

她思考
該如何裸露
花,綻放的姿態才最誘人



而後凋零
沉溺
一人世界
AT THE DRIVE正吶喊著
弄丟MC ADMAS瓶蓋
只好把明天的份 一起喝完
包括明天的哀愁

從不擅長說話
只好用拙劣的肢體語言
向鏡子擺動
重複自我的對話
感覺,竟有點像溺斃
翻過一頁
卻翻不過一天
踏著鐵鏽色的靴子
對著明天
『或許是今天;或許是後天』
按下得了哮喘病的門鈴

對著時鐘
偷按下遙控器上悖德的快轉鍵
眼角竊看著
不停前飛的箭頭
原是受了制約的候鳥

怎麼我往前的步伐
始終停在原地

從站立的原點,不斷延伸思念的長度。
逃,每個上膛的面孔
埋在寂寞裡閃躲狙擊的目光
襯衫淌著血,散發獵人最愛的腥臭
「扣、扣、扣」
敲門聲,令人驚懼

沒有人,不追尋陽光
即便踏過鮮血、踐踏屍體
並將哀嚎當作聖歌聆聽
前進!
一群衣衫單薄的獵物在衝刺

我心中的神
並不懂得審判
謊言,掛在蠢馬前的蘿蔔
嘆息的餘燼
總不在人們的視線

水彩染成一扇門
等待被開啟,用眼睛
紙張內綿延的夢海

望著陽光
親吻朵朵盛開白花
我聽見,靈魂寂靜的唸詩
瞬間,一片花瓣飄飛
穿透瞳孔,宛如一閃而過的永恆
思緒就此有了形
與色

抓著腐朽麻繩,盪個歪七扭八的曲線

近距離的看煙火,總覺得天空燦爛且龐大的煙花在落下
感覺就像要壓在身上似的(離煙火施放點不到50公尺)
而不規則的巨響又有種打亂心跳節奏的錯覺
擠壓與威迫或許就從此而來...

謝仙檬子讀詩
週末快樂

感謝廖大期與陳若詰兩位詩友
我一向隨著感覺胡思亂筆
因此常有一些缺點與矛盾
還希望以後可以多指教
讓失控情緒,迸裂成花
哭響黑夜繽紛的傷口

一滴巨大眼淚
在寂寞中閃耀攀升
飛散成一種擠壓、威迫意識的
思念體,墬落
瞬燃光彩,承載人們奢擁的浮華
不斷凝視
徒具花貌的虛偽

『女人』

將慾望困綁在最高聳的山;幽深的谷。
是誰 輕舞在墳旁
踏旋步伐
叼擾深眠以久的人們

目光望尋而去
瞳孔 擴散
逐漸模糊的視野
不覺間 竟化融進灰色天空

瞬然

移卸出所有思緒
抽離靈
   與
    肉的牽絆
以腐木為碑
往後 躺入永寂

閤眼長眠...
是誰 輕舞在墳旁
踏旋步伐
叼擾深眠以久的人們

目光望尋而去
瞳孔 擴散
逐漸模糊的視野
不覺間 竟化融進灰色天空

瞬然

移卸出所有思緒
抽離靈
   與
    肉的牽絆
以腐木為碑
往後 躺入永寂

閤眼長眠...

詩歌的本意以基督教中所朗誦的詩詞歌曲拿來借代
(因本篇是據我與一位加拿大留學的朋友聊天後有感,而這位朋友是位基督教徒)

/寂寞的孤人/
字詞間我的確沒有多加考究
多謝塔羅白羊的提醒了
以後我會盡量避免類似的錯誤

謝過塔羅白羊讀詩
在北國之極
白袍祭司倚臥著月廊璃窗
孤訟詩文
呢喃地絮語有若風雪
呼嘯在雙瞳早已遺落的焦距裡


就此伏跪在妳身後 祝禱
腐朽殘頁的詩歌
迴流成眾人膜拜的神像
象徵性地
與逐漸失序的經文一同冥思


在北國之極
掩飾寂寞的孤人 
披著銀衣
隱匿在一張張慘白的面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