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來由
可能是老天書下幾筆
編成的一齣無名皮影戲

在開始與結束的過程
我們還是保持活著
在井底、在山腰、在海央
看得越豁達的人
其實看的越霧

從啟程到轉乘
我們也一路一站、一路一站
別過多少的掌車小姐
在A座與B座間 隔著一尺二的距離
在我們靠站那天,鼻酸的
學會道別

從出生到死亡
我們也曾經歷ㄧ升一墜,
有那麼一些的缺憾
與完美也曾不停歇的修補著

記憶中零散的斷片
落入鷹,咀嚼的餘味
換取牠—生命的開始
也只剩死亡的時候
失眠

忙收一夜熟成的星,卻忘了闔上眼睛
煙 之外 _ 吾言

假如有天
我們都化進淤泥
就不須費力想起對方的名字
昇華或者輪迴
一草又一木;一兵又一卒

泥下的忸怩
捧著月亮的長髮
舀一勺:床前明月光
我在海,中央
是蒸發的水蒸氣

雨中濛濛的蘆葦花
仿佛要將你輕輕帶走
昇華,或者輪迴
一縷煙煙
又或
一口嘆息
《世界將我們打包》
書包和公事包疊成的人生
林宇軒 寫:
週六 9月 01, 2018 1:25 pm
前面畫面和氣氛經營得還不錯,也是結尾可惜了,可以再收得隱晦一點,太過白話會造成反效果。

那我得在好好思考一下
後面該怎麼修改
謝謝宇軒版大讀詩噢^0^
林宇軒 寫:
週六 9月 01, 2018 1:19 pm
「失眠的壁癌落下一處白天」很好,後面可惜了。

那我們就把後面刪掉吧哈哈
我也覺得後面可惜了~~~
謝謝宇軒版大讀詩 ^
我的記憶裡
有一處灰色

那是高牆的灰
和那些野孩子
身上的灰衣服

也是天空的灰
是雷響後
一群孩子灰色的腳丫
踩在灰石子的上頭
天空也就顯得更灰了

和現在一樣
灰衣服跟著灰腳丫
踩在灰石子的上頭
再翻過幾遍灰牆

可惜童年
在我眼裡矮了一截
上輩子與下輩子

死亡都是好久以後的事
到了那時候
我可能會是你書桌上
一層厚厚的灰,

有一些
會被風帶去海邊
上的了岸的
成沙
上不了岸的
沉進深海裡變成一處秘密

也許
在很多個下輩子以後
我漸漸浮出海面
成為一座島嶼
在你進了沙的眼裡

傷心
黑眼珠對白皮膚說愛那年
我喜歡你一如春雨,二如秋葉
在早春與晚秋間
啾–
麻雀叼走夜一半的床位
失眠的壁癌落下一處白天

遲來的冬雪啊
還不了我門前心碎

我喜歡你,只剩那年。
謝予騰 寫:
週二 8月 14, 2018 10:00 am
現代寫詩,難免受到包括現代歌詞在內的不同文體的影響,但詩的文字藝術性,比抽掉音樂的歌詞高上許多,這或許是吾言可以再思考的地方。
謝謝版主建言
我會持續努力的 ^^

祝好
順心
如果,你來
我會把燈關掉
我會,悄悄的鑽進你的影子

如果,你來
我會把窗打開
我會,悄悄的成為你的風景

如果你來,又離開的時候
請記得把燈打開
影子不再交疊
或許我能笑著目送你的背影

如果你來,又離開的時候
請記得把傘帶上
因為外頭
不巧剛下起一場大雨

或許有一天我們又遇見了
記得我不會,再和你說
「好久不見」

我們又見面了。
謝謝綠豆版主的點評^^
您說的正是我想表達的 ~~

問好。
終於能把自己變成
一枚小小郵票
我和我啞啞的影子
站在郵筒面前
太陽灼熱的刺傷了他的眼
我和我沸騰的汗水
燒開沉默已久的
左心室

我還在猶豫

要不要投遞進去
猶豫的時候不經意
噎了一口
刺又一次的卡在了喉嚨
我的影子不發一語

帶我走向海邊

當岸的時候,沒能選擇家鄉
只願自己是那一艘還未歸港的船隻

飄向北方
當自己是那一枚小小郵票
我好喜歡你眼眸裡的落葉
好棒的詩
來到好久不見的海灣
聽海的心事
聽每一步留在灘上的腳印
說它們的故事

如果你是海
就別把腳印帶走了
留一些些給我
我還想走長長的路
當粒粒的沙
我們很近。
我只要回頭
我的眼神就能觸及妳

我以為我們很近
我只要不向前跑
我的靈魂就能勾住妳的心

我以為我們很近
像星星和星星的距離
它們也以為它們很近
而彼此卻遙遠了100光年

我相信我們靠的很近
還好,遠的從不是我們
是愛情。
明明昨天還在
你卻說明天不會來
我不服氣的把昨天拷貝一遍
明天沒來
再拷貝一遍
明天沒來
又拷貝了一遍
明天,你沒來
左右青春 _ 吾言

當時
詩在右邊
我的餘光在右邊
青春在右搭你的左肩
走在左邊
2呎並排的
座位

後來
詩在左邊
我的血液也在左邊
青春在左刻成一座
無字碑
凝結成冰的
玫瑰


倉促的街
遇見
醒了三年的時間
你把海
喝乾
之後大鯨魚
學會擱淺

我把眼淚
流乾
之後愛情
沒有
你了
我不說話

我寫詩
寫在你回家的路上

我在那裡寫詩
可那裡什麼也沒有

我寫詩
寫你回家的路上

寫你
不等你。
贗品_吾言

期望讓生活成為贗品
總在你每一次舉起雙手後
笑你說:太笨的鳥,終究不懂飛
那個被折半的影子說
你只給我一片,井的天空
待刷條碼_吾言
此刻歲月,輕吻你的唇,紋。
禿_吾言
生命,賜於母親十二月的冷風

回春_吾言
漸秋的枯黃,多久沒潤濕了
ㄧ心一線_吾言
髮,絲絲入扣,扣我倆十指緊扣

紅花_吾言
扯一寸紅髮,綁兩束紅花

償_吾言
償你一段過去,長我一頭白髮
吾言_愛情
我把你當作藥引,卻燒破壺底
路燈_吾言

街燈,總把疲憊的人拖的更長
1. 我在餵魚 而你釣魚 我是魚 啃著屍體 2. 那是ㄧ粒小蝦米 被埋進竹船裡的故事 在那個金黃的麥田裡 有一條魚 游著, 無意被一條細麻繩 釣起。 3. 屈原在聽, 他還在這條蓋著薄紗的河裡 聽著前朝歷代流向大海的往事 在很多年以後 屈原在聽, 他流向那個無涯的大海處 聽著小魚仔追逐大鯨魚的故事 岸邊颳起一陣風, 屈原用嘴巴在聽 我掉落的ㄧ粒糯米。
謝予騰 寫:這一個做法在現行板規上是模糊地帶

但板規的立法精神上,明顯是不建議這樣發表文章的

加上這樣其實會看到作品的人其實相對的也少

所以這篇的兩則留言雖保留,但下不為例。
好的 我知道了
謝謝版主 圖檔
圖檔
謝予騰 寫:以下的留言是要補前面的詩嗎?
還是又是獨立的篇章?
獨立的
想說不想佔版面
我不知道這樣行不行 嘿嘿
我讓自己變成一首詩
鑽進你的影子


而你踩一灘污水


回濺我
一生的墨

消息

離開你以後我還是
關心著 你的生活

卻不是因為我想你了
而是想讓自己
放下了
有些地方不一定要太過乾淨


例如人行道上
留有一些
落葉
在給路過的他
踩上一點足跡


在我的門前
是不能有落葉的
那樣才能
留一些
你掃過的 痕跡

—————————————————————
#2 消息
#3 我讓自己變成一首詩
你懂我想表達的嗎

是你先來
還是未來在走

是你先去
還是過去先來

你無從解釋我的未來
卻悄然成為了彼此的
過去。

用一個十年
解釋過去的
十年。
你和我的相遇
是巧遇還是注定
我刻意,劃ㄧ
筆如髮。
下半生,伴於你的痕跡
ㄧ條愛皺眉的紋,在行。
行間,那一不小心的一筆









你在台北
下了一場高雄雨
我想起
和你在窗台呼出的
一口尼古丁


我也試著
在高雄
連著台北的窗台
呼出一口尼古丁
卻抽不回當時的感動
吾言_父親的撲滿
父親用一張紙,買了母親的一輩子






日落喜歡追著戀人跑
將他們的影子拉的好長
日落,渴望


日出擅長把夢吸走
它把日落的渴望也一併吸走
而這天,
日落流了兩滴眼淚
化作一片星空


靜靜的通宵
日落,渴望
日出,回家
我習慣定鬧鐘
不確定你是否離開
窗邊逐漸凋萎的花
試圖解釋
已經出門的陽光
太匆忙

過去改不了習慣
幫我定鬧鐘
在這個時間腦袋不能運轉
因為你
讓我難以消化

我堅持讓每日的夕陽為我定鬧鐘
等你傳來地圖
陪我走完回家的路
可惜,人行道的樹
總比你的影子還長

最後我的床
我窗前的月光
幫我定了鬧鐘
在每個不歸眠的夜裡
你可能還在我的夢裡
徘徊。
弔念洛夫。

你來了,全因為
風的緣故
而你走向海的那端
以咆哮取代石室之死亡
在隨風入海
終歸無答

也全因風的緣故
繡花鞋的故事 你只說對了一半
另一半藏在井裡的秘密
被你帶進土裡 墓草在月光下搖曳
而如髮 非黑即白。

接著說
冰的輪迴也只因風的緣故
那年的梅前說:葬我於雪
如今卻悄然地:躲進煙囪


因為風的緣故

吹入我心
任由你彈也彈不走的
灰的重量
吾言 _ 鳶鴛的蛻變
春風替我把玩紙鳶 斷了線

被夏日沒收的童年 在畔邊
開出鴛尾蝴蝶
蝴蝶飛
漫天,
染出漸濃漸淺的秋日豔霞
那末夏的尾巴 紙鳶和鳶尾
將致青春與童年 滿鍋的
鴛鴦味
母親的撲滿 _ 吾言


母親的掌心裡緊握著氧化的銅臭味
愛情 _ 吾言
裝不滿的糖罐子
吾言_流浪


哪兒留盞燈,那裡便是家
背包客_吾言

落葉不見得選擇歸根。
外遇_吾言
披著夜色不回家的男人。
始終停在門口_吾言
願支付一生的淚水,留宿你心的門口
失眠_吾言
聽永夜道起沒有結尾的故事
桃紅_吾言

曾濺入我眼底的紅
被風輕落
被水聲帶走

如你悄然走過
薰眼的紅
被桃花輕落
轉身之後


你走,你停留
落花依舊
吾言_在你走之後
剩風,聽的懂眼淚說的故事
吾言_最後還是離不開你
我奔馳百里的淚水,無意落進你的一哩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