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N1,2心得--鍵盤篇

實驗漫畫與文學間的可能發展/
提供一個空間讓喜歡文學和漫畫的朋友能盡情發揮

版主: , 憶芳

KON1,2心得--鍵盤篇

文章韋時 發表於 週一 8月 12, 2013 7:14 am

 

【鍵盤篇】
  一開始其實是想要去合聲社團;但是在看到負責鼓的田井中跟負責貝斯的秋山兩人的對話時,他忽然改變主意要加入。這部分動畫其實有完整表達出他的情緒反應:

  首先,被田井中採用硬迫的方式,整個人被亂抓住亂握手,但是壓抑自己的情緒不去激烈反抗這種近乎騷擾的硬逼入社方法;田井中用人情壓力和近乎演戲的胡扯橋段要秋山留在社團時,旁邊看著的琴吹其實也並非完全沒有情緒,雖然動畫上只有做出他的表情在轉變這部分,但也應證他開始把自己被強迫時感受到的情緒跟困擾,轉變成另一種情緒。因為他聽到(他以為的)田井中的謊言。
  然而田井中的謊言迅速被戳破;戳破他的秋山也用(發生在現實生活中時實際上就是如此的)類似暴力的方式去劈打他的頭以發洩情緒。於是目睹一個謊言被拆穿並目擊暴力現場的琴吹,他的情緒在迅速轉變之後,他選擇用笑來掩飾自己的情緒,並且立刻表態要加入對方。

  但是他的笑到底代表什麼?為什麼他會因為一個謊言在自己面前被揭穿而笑?他所謂的『看著很開心』是什麼意思?

  琴吹這角色是一個掩藏自己情緒掩藏的很完整的人。在四人之中,他的動作幾乎是不露聲色:
  去速食店討論時,他一方面用比原本更多的價格將點餐加大,另一方面又在討論中把自己點的薯條倒給田井中;因為他有錢,他不用擔心錢的問題,只要負責跟人交際應酬維持所謂『快樂的好朋友』的樣子。而在討論遭遇瓶頸,只憑熱血做事的田井中自己擺爛,跟田井中演相聲的共犯秋山也表露出自己想離開時,他才順勢接管整場討論提出意見。
  
  但是他並非沒有自己的情緒;只是他一直想塑造出一種悠閒快樂的氛圍,並不斷自我限制好維持那種狀況。
  點餐時,他因為第一次到速食店所以表現出自己因為接觸到跟過去認知中完全不一樣的事物而獲得滿足,並且將這事情告知另外兩人,接著不等對方做出反應,立刻道歉並將話題引回原本三人出去要討論的『如何找下一個社員』的問題。
  他連短暫的滿足感都在做自我限制。


  開始時,平澤在搞不清楚狀況的時後亂入社團,表態自己其實不想加入時,他立刻詢問對方『還有其他想加入的社團嗎?』。相對於秋山徵求對方意見的『肯定是對這方面有興趣才來吧?』,這個問題更加準確的能達到拉人入團的效果;由此可知他很清楚當下的目標是留住一個社員,而不是要找對這方面有興趣的人。這部分從他在跟平澤交涉過程中說了那句『每天都來喝茶吃點心吧』可看出端倪;而在確認平澤進入社團後,他立刻開口提出『就順便學吉他吧』,完全不著痕跡的在推動整個部的運作。

  他是個擅於利用各種方式隱藏自身情緒的角色。
  對於自己跟鍵盤有所交集的歷史,他也只是很快帶過『四歲開始學』『得過獎』,輕描淡寫的將話題導開。就行為模式上,他的做法跟所謂『房仲業』『保險業』沒什麼兩樣,鎖定目標之後,一步一步引誘對方上鉤。他有對方要的:
  食物。大量點心。茶具。錢。家世背景。

  那他要的又是什麼?

  第二集開始時,負責吉他的平澤詢問他:『說起來你本來是想加入合聲部吧?』
  『嗯,但是想結識一群有趣又歡樂的同伴。』
   這就是他的要求。他付出他的時間,他的資金,做著那些平時應當是他人為他做的倒茶送點心的事情,目標就是為了追求一種氛圍,一種歡樂的氛圍。所以他掩藏自己的情緒,不動聲色的推動運作,算準時機開口……因為他不想要難過的事。他只想要一種和平的假向,但是他不能接受現實有各種變相的傷害,不能接受被欺騙被強迫時必然產生的情緒。他就是只想要快樂,只想要隱身在人群,像是個觀眾一樣看有趣,卻又不斷讓自己去算計他人,討好他人,扮演以取得更多短暫的滿足。

  在平澤表現出失落時,他會立刻塞食物給對方,並說著『這食物很順口喔』的暗示,藉機用食物讓對方分心於面對的問題上;四人因為要去買吉他而在上街時,他也是以一種悠閒的心態在跟著逛;而打工完畢以後,當平澤終於還是因為想買自己看來順眼的吉他而在為錢苦惱,他才終於跑去跟店員做『假殺價』的動作。
  但是他並非真正去殺價;真正去殺價是像田井中的狀況,實際上有金錢考量,且不知道對方是否願意認同自己開出的價格。而他是『其實一開始就知道他們去的店其實是在自己家族的名下』,卻一直等到最後平澤的錢不夠買那把吉他,才過去跟老闆談價格,所以他其實一開始就知道:只要自己開口,即使直接要求老闆用送的也可以。
  但是他不願意,甚至連告知三人這件事情也不願意。實際上最後他公佈自己就是這間店老闆的頂頭上司時,平澤的反應是『剩下的錢會還給你』,表示一開始其實就能說清楚並詢問他們是否要以分期付款方式還到自己家族名下。很明顯的,琴吹並非想不到,而只是想體驗那些他不知道的事情,想逃避自己的家庭背景。所以他雖然看似無條件的不斷在給予各種妥協,實際上那是因為他想要的並非是加入什麼社團,他想要的只是快樂,類似消遣,類似娛樂,短暫的能讓自己不需要獨自面對自己的情緒的情況。

  他根本沒辦法對他人誠實的公開自己的想法。因為他太清楚自己要如何扮演好維持一種虛偽的和平了。


  琴吹是一個善意的謊言的典型。
  就像是無止盡打著名為快樂的嗎啡,試圖隱藏自己想逃避的事物,卻總在無意間敗露自己想隱藏的事情。表面上似乎總是笑著,但心底想什麼,卻像是沒有任何人注意到一樣……因為他只想要快樂。為了逃避不想面對的事,他一次又一次對自己,對身旁的其他人,注射名為快樂的嗎啡,拖延面對問題的時間。


  

  KON是廠商很好的廣告,是置入性行銷的典型代表。但說穿就是一部拍的較長的賣樂器廣告。這部動畫只想用一種歡樂的氛圍,去省略過程的努力跟辛苦;只想用一種『好像所有人都很快樂(?)』的狀態,去掩飾這些人彼此利用並變相從他人身上取得補償的狀況。就只是這樣,各種勾心鬥角用一種氣氛包裝成動畫,進行一場故作輕鬆的表演,又刻意加入大量現實元素(實際存在的高校、大廠牌樂器、校園生活背景……)好讓人覺得沒有離現實太遠,好像自己也可以模仿出一定的程度。但是在根本上,這部動畫就起始於謊言。

  從頭到尾都是用樂團為謊言的扮演。
 
頭像
韋時
普通會員
 
文章: 10
註冊時間: 週二 7月 30, 2013 12:14 pm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ACG蔓延文學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