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N1,2心得--貝斯篇

實驗漫畫與文學間的可能發展/
提供一個空間讓喜歡文學和漫畫的朋友能盡情發揮

版主: , 憶芳

KON1,2心得--貝斯篇

文章韋時 發表於 週六 8月 10, 2013 11:16 am

 

【貝斯篇】



  開始時是被迫加入,之後在第四集發現以前部員留下的錄音檔以前,負責貝斯的秋山才開始表現類似積極要把社團做起來的態度。在那之前他的態度是半推半就,對於社團開始是『既然已經要廢社了就算了吧』卻被負責鼓的田井中拉住。當後來負責鍵盤的琴吹已經入社,他才開始『那就來討論如何拉社員吧』的樣子;而琴吹加入以前,他並未真的有留在社團的表態,態度上也只是放任田井中在鬧。




  他對貝斯的選擇理由:


  『因為在台上的時候,去站電吉他的位置我會害羞。』


  『站貝斯的位置比較沒那麼多人看。』




  既然那樣為什麼要上台?即使是認識許久的同學硬拉自己入社,就是因為認識許久,所以才更好拒絕。但是他就默認對方硬拉自己入社的行為;而在負責鋼琴的琴吹因為迷路所以加入社團後,他態度突然開始偏積極,至少是試著做出招人海報。更之後(第四集時)他甚至主動想跟以前社團成果發表去競爭,不想輸。


  第一集中,平澤剛入社,田井中問平澤『比較常去關注哪些表演團隊?』時,平澤不斷的結巴,秋山在一旁胡亂提出各個人名,其實也表示他根本不怕人;他就只是不能接受自己出錯,不能接受自己有另一面出現在其他人之前。再怎說那時他跟平澤也只見到第二次面,且田井中根本不是在問他,為什麼不是安靜的聽平澤說完?新社員是平澤又不是他。




  他害羞嗎?


  他的害羞只是在掩飾自己真正的情緒跟想法,只是某種扮演行為。但是他想被注意,無論如何都想被注意,即使他覺得自己很害怕人群,他依然想被注意。




  貝斯在台上真的有比較不被人注意嗎?


  貝斯是音質相異於吉他,外型相似於吉他,但無論如何就跟吉他完全不一樣的一個樂器。而當一團人在台上時,根本不會知道台下到底是在看誰?焦點鎖定在誰身上?只能藉由表演之後觀眾的討論、版面的資訊、各種人的留言贈花
……
去判斷自己在別人眼中是什麼模樣?




  但是負責貝斯的秋山這個角色,一方面想要被注意,一方面又刻意隱藏自己。


  他無法接受別人看到的『不是自己認為自己真正的樣子』。就根本上,這就是一種扮演。






  在提到負責吉他的平澤時已經略提過,對秋山來說,向平澤扮演一個指導者,是他在做的事情。劇情內他也時常在扮演各種角色:




  田井中一頭熱血的硬拉他入社,之後他就立刻取得社團主腦位置;表面上他好像只是被動的在參予活動,但實際上他卻不斷運用自己所學的資訊去推動整個社團運作。他將吉他的各種技巧告知平澤;然而發現平澤的能力似乎不需要自己時,立刻又表現沉默。當田井中向負責鍵盤的琴吹介紹社員時,他一方面說『我已經算在人頭裡了?』,一方面又主動向琴吹點頭致意。


  他只想扮演自己想要的樣子。為此不惜隱藏自己的情緒。


  他對於見面不久的負責吉他的平澤詢問他為何是選擇貝斯時,疑似若無其事告知對方『其實我是要把你當擋箭牌,因為你是負責吉他的,其他人注意到你就不會注意到我』,實際上就是在將對方當人頭利用。他做的事跟田井中沒兩樣,他跟田井中的關係,就是所謂共犯關係。




  他到底為何選貝斯?


  實際上他可以算是根本沒說;因為表演所站立的位置,跟貝斯無關,而是取決於團員集體共識。但是他到底為何選擇貝斯?


雖然他沒直接回應,然而從劇情上可以知道:他一直在說謊。






  根本不是怕人。


  只是想要各種物品扮演一個自己想要的形象。






  想扮演的究竟是什麼人?


  為什麼?


  是有那麼不能接受自己嗎?硬要扮演其他人,硬要讓自己對外是另個形象……那些朋友所接受的自己,真的會是自己嗎?除卻那些身份之後,自己又是什麼人呢?
 
頭像
韋時
普通會員
 
文章: 10
註冊時間: 週二 7月 30, 2013 12:14 pm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ACG蔓延文學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