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N1,2心得--吉他篇

實驗漫畫與文學間的可能發展/
提供一個空間讓喜歡文學和漫畫的朋友能盡情發揮

版主: , 憶芳

KON1,2心得--吉他篇

文章韋時 發表於 週日 8月 04, 2013 10:45 pm

 

  KON,據說是跟樂團有關的,所以我看了。
  ......一群人不知道在熱血什麼的動畫。刻意用一種歡樂氛圍包裝的故事。對自己的樂器沒有真正的情感。



  擔任吉他者的唯,本來其實是個人生沒有目標,四處依賴他人的高中生;因為覺得『好像要做點什麼吧』所以硬要找個社團參加,但是又以偷懶做為藉口,掩蓋自己其 實根本沒有真正想做什麼的念頭。最後選擇輕音部的動機是『好像是很輕鬆,很簡單的感覺,我應該也能做吧?』,抱持一種能省事則省事的心態去加入社團。

  開始他其實已經一直想要退出,因為他自己的心態上就是怕麻煩,能懶則懶。

  但是因為本來已經在社團的另外三人要一個人頭好阻止廢社,所以用蛋糕利誘他。而他自己則是因為覺得吃了對方的蛋糕不做點什麼不行,但是又一直覺得自己一定做不到,所以反覆的想逃,反覆自責,最後終於忍不住道歉。

  然而當三人給他看三人的表演之後,他卻突然決定留下,表面上跟三人說『感覺好像很高興』,實際上重點卻是前面那句『實在是算不上好』;因為那時他發現『這好像不是自己妄想的那麼恐怖的事情』『其實我好像也能做到?』。說到底,他依然在找所謂『簡單輕鬆就能完成的事情』。


  所以他根本不是因為真心想要接觸吉他去學,而是抱持著『反正沒有什麼事情,這個社團又很簡單,我就來湊個人數表現出自己有在做什麼吧』這樣的心態入社。
  這點由他第二集買吉他的過程也可以看出:


  一般既然是認定自己真心要買吉他,多少要聽一下音色,拿起來試一下手感。
  但是他挑選的過程只有看了外觀,表現出『這把吉他好像很符合我所想要的外貌』;買回去之後,先是拿著在鏡子前擺姿勢拍照,或者做出類似刷弦的動作,甚至直接抱著吉他趴床(看到那幕我腦中只有一句『琴頸會受損』)。
  他沒有彈。
  直到其他成員叫他彈之前,他完全沒有彈。
  他揹起吉他的動機只是為了一個感覺,一個『我好像變成一個不一樣的我了?』的感覺。
  但是為什麼會有什麼『變成了不一樣的人』的感覺?他就是他,一直就是同一個人,不會因為身上多了什麼少了什麼就有所不同。

  吉他對他只是配件。只是能用來社交的工具。只是想讓他覺得自己好像終於有個事情做的物品。



  那一幕試音,他沒有關掉音箱就拔掉連接線,於是發出很大的噪音;負責貝斯的人對他說了一句『沒有關小音量就拔掉線會發出很大的噪音』,他回答『早說嘛』,表示他並未真正承認自己錯了,並未打從心底認知到自己讓噪音產生的行為,是強迫他人一起接受噪音。(雖然那些人並未直接表態是否介意這事情)


  另外個人部分更介意一點:

  在接觸樂器的過程中,曾經聽我遇過的指導者提及:
  如果未關掉電源就拔除聯結線,對樂器本身或者是對音箱都容易造成受損。


  接觸吉他的主角是被設定為初學者,不知道還算能理解。但是在第二集開頭時有提及接觸貝斯的人他自己同時有在接觸吉他跟貝斯兩種樂器,而第一集他也會不斷提出各個人名,表現出自己對所謂音樂領域很有了解。
  那為何他在當下並未告知對方『這樣做可能造成樂器受損』,而是說『會發出很大的噪音』?

  因為他根本上在意的並非是樂器。
  對他而言,樂器其實不重要;他只是想要跟那群人相處的感覺,只是想要一種『好像自己知道很多』『自己是一個可以指導對方的音樂人前輩』這種感覺。但是樂器他並非那麼在意,那只是他能表現出他想要的自己的一個工具。

  劇情中他反覆說他會害羞,他會怕人;但是實際上他並非怕人,而是想要讓自己在別人的眼中是以自己想要的一個形象呈現。
  他不能接受自己。


  貝斯在台上雖然時常被要求站在較後方的位置,但是實際上那些位置是可以調整的;許多表演場合上,負責貝斯的人會做出各種動作引起注意,或者移動自己的位置好讓人看見自己在展現自己想要展現的技巧。
  所以位置只是個藉口。

  因為當一個人真心的想在台上表演時,是不會在意自己是否出糗,是怎樣的型態,是被多少人盯著的。他只會做一件事:





  做到自己能做的一切。





  無論腦中多少雜念,都會逐一反駁。
  因為那就是自己選擇的路。
 
頭像
韋時
普通會員
 
文章: 10
註冊時間: 週二 7月 30, 2013 12:14 pm
部落格: 觀看文章

KON3心得--吉他篇,平澤角色的矛盾點

文章韋時 發表於 週日 8月 11, 2013 12:02 pm

 

  第三集基本上幾乎跟樂器幾乎無關,倒像什麼下午茶會社面臨廢部,至於樂器幾乎是被晾在一旁。雖然依然有很多能看出他們蓄意扮演的點,但是因為我一開始就很擺明是要提關於KON在做『實際上在圖利廠商,只是為了滿足一個歡樂氛圍而刻意威能化四個角色,並且蓄意塑造出四個實際上彼此欺騙的人物』,所以就不對他們一方面為了好不容易拉到的社員又可能流失而緊張,於是試圖以簡訊告知對方要努力,反而造成對方又多花時間在回簡訊跟看田井中拍搞笑影片的事情(畢竟這方面有很大部分的責任是因為平澤自身就對課業部分呈現不是很想理睬,影片中就表現出他因為逃避壓力,開始整理房間,之後又分心在自己翻出的吉他指法教學本子上。非常典型的逃避壓力模式。)這種『與其說是在加油不如是為變相扯對方後腿,標準的做表面』的做法上吐槽。
  ……雖然我已經吐槽了。


  不過這集依然有個很關鍵的矛盾點,可以戳破KON一動畫設定的平澤的天才形象:

  平澤不是絕對音感。
  至少在第三集結束時,他不是絕對音感。
  因為
    『他無法表演出自己練習過的任一和弦』。


  一個絕對音感是不可能發生這種狀況的,尤其當他能不需要調音器去調自己的吉他時。
  因為即使他不知道和弦的名稱,憑藉聽過的音準,以及接觸樂器瞬間手指的記憶,很輕易就能把練過的和弦再次表演出來。這種事情即使只是個不斷逼迫自己去死背和弦跟指法的人也做的到,何況平澤被設定成『不用調音器就能調整吉他的超級表演吉他者』。

  樂器表演有時是憑藉身體自己去表演出來的,因為即使一時間想不起,碰到自己曾碰過的物品時,身體會自動做出反應。平澤在片頭從秋山那學到指法,並且在期中考前因不想面對考試所以分心在碰吉他上,時間也長到是讓他會直接去趴床而不複習(鐘面上是凌晨),沒有理由完全不記得。
                                                                                                                                                                                         

  就劇情上來推論,第四集合宿時,平澤在三人面前把只遇過一次的社團早期成果表演的錄音帶的吉他部分表演出來,並且聽出推弦的聲音;那第三集會突然忘記自己嚐試過的和絃就會有幾個可能:

  選項一,他的絕對音感是『第四集以前都不存在平澤身上,第四集以後為了讓人注意到他是吉他威人才硬套上的設定,目標就是要唬爛對於絕對音感跟樂器沒深入去思考,盲目崇拜所謂『絕對音感』的那些人。

  選項二,他當時面對另外三個成員會產生類似緊張的情緒,因為人在緊張狀態下會突然想不起來原本很輕易能想起的事。但是為何面對所謂朋友要自己表演時會忽然發生這狀況?平澤自己試圖說服自己跟彼此的理由是『因為我都在背X跟Y所以就忘了』,但會因為背了其他資訊就忘記,那他練習吉他的過程不就也只是硬背嗎?否則為何當下不能直接聽自己的吉他聲,重新抓出每個指法的音階?

  選項三,他不是不能,是不想這麼做。但是若選項三是成立的,所謂平澤的『天然呆』形象就會明顯出現漏洞:因為他有心機。他會假裝忘記好讓自己短暫好過。這個角色只是在『扮演』天然呆……但他不是。因為真正天然呆的人不需要扮演。


  從第三集最後的互動,平澤依然試圖要表演出個什麼,自創了所謂X指法給秋山看,他是真的因緊張忘記的機率並非為零。但是當時在場看他表演的人,是所謂KON『快樂的夥伴』,那這些快樂的夥伴給平澤壓力,不也意味這四人其實並不是真正的開心,只是試圖去扮演一種和樂的氛圍?


  動畫中從平澤開始準備考試以來,社團桌上的點心就從四份變三份。但是平澤在裡面的角色是被設定為會想去吃各種的點心零食好讓自己獲得滿足,另外三人也都清楚知道這點。尤其是提供點心的琴吹,準備補考時發給平澤的簡訊中說『點心在等著你(回來社團)』,在去平澤家複習時也帶了蛋糕,並跟想偷懶的平澤說『我帶了蛋糕,等下一起吃吧』。
  但是最後一幕,平澤的社團桌上是空的。
  既然知道對方今天補考結束,也知道對方是個對零食有極大興趣的人,甚至琴吹事前簡訊也說『點心在等你』,為何三人卻沒有人會想在他桌上放點心,或者是在他進社團時主動提出要他先吃些點心再練習?好像是在平澤補考結束的那一瞬間才忽然想起自己是組團,在那之前就是個吃點心蛋糕為主的下午茶集會。


  這就是典型的廣告。典型的為了營造輕鬆氣氛所以做出各種逃避,假裝彼此很快樂。典型的為劇情需要才在第四集以後加入的造威人設定。
  




 
頭像
韋時
普通會員
 
文章: 10
註冊時間: 週二 7月 30, 2013 12:14 pm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ACG蔓延文學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3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