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約束》心得

實驗漫畫與文學間的可能發展/
提供一個空間讓喜歡文學和漫畫的朋友能盡情發揮

版主: , 憶芳

《赤色約束》心得

文章蘇家立 發表於 週五 3月 01, 2013 5:48 pm

 

  人類和動物一樣,是會因本能而去區分「敵我」的生物。基於求生,勢必會排除影響自己的族群,為了延續生命,會不擇手段去傷害、破壞、掠奪。但人類與動物最大的差異在於,除卻獸性之外,人類可憑著理性和情感,凌駕獸性滲透入骨的欲望與衝動,這就是人類最了不起的地方,同時也是最危險的優點。

  畏懼「未知」,這是人類的通病,因為不明瞭而有所誤解,而因為慢慢膨大的誤解,衍生出欺騙、謊言以及憎恨。《赤色約束》說的就是吸血鬼如何在人類世界生存的故事。

  主角支倉孝平,是個習慣轉學的學生,也是個習慣被遺忘或是背負傷痛的人,在他往往要轉學之際,同學犯了過錯,心底就想著把錯都推給他,而這樣的對話恰巧給孝平得知,讓他湧生了對人的不信任感:「那麼如此,又為何與旁人有著深刻的牽繫?」但他想展開新的生活,不願被過去的回憶枷鎖,進入了修智園就讀。

  千堂瑛里華,是個做事負責認真,凡事埋頭苦幹,憑著熱情和衝勁就想介入一切事物,不管他人感受,一意孤行的女孩子。擔任學生會副會長,她覺得主角過於軟弱,沒什麼想理會他,直到某個秘密被發現了。

  孝平偶然發現學生會長,也就是瑛里華名義上的哥哥伊織吸食血液的畫面,被迫做出選擇:「是要遺忘一切,還是加入學生會,成為共犯結構的一份子?」由於故事很老梗,如果選擇遺忘的選項,故事就不用說了。自然,孝平選擇了加入學生會的選項,和眾人相處融洽,一邊過著快樂的校園生活,同時也涉入了一段可哀的吸血鬼的故事。

  吸血鬼怎麼維持生活?就是仰賴血包。在故事中設定是如此,但還有一個方法,就是把他人變成自己的「眷屬」,便可以隨時從他身上吸血,但成為眷屬的人類就很可能失去自己的一切。並且得受命於「主人」。

  瑛里華名義上的母親伽珈,是個血統純正的吸血鬼,瑛里華和伊織是她運用手段製造出的人工吸血鬼,是她在漫漫黑夜中,受盡迫害,活下來而找到的,可以成為「親人」的人。但因為受到長期傷害,伽珈已經不懂什麼是相處,只懂得讓人對自己產生憎恨這個方式,與他人產生連繫。她創立了學園,只是為了讓自己的「孩子」有個可以安心吸血的場所,卻忘了為什麼要與他人相處的初衷。


  伊織憎恨著伽珈,是因為她曾經故意讓他喝下自己心愛的人的血液。而這會令吸血鬼發狂:「心愛的人的血,非常好喝,足以破壞理智。」是故伊織選擇讓所愛失去了記憶,遺忘了一切。伊織深恨著「玩弄」著他命運的伽珈,卻從不想去瞭解她的悲哀。而利用瑛里華和孝平,想看看吸血鬼為何會有這樣的衝動?因為愛而衍生的不安,想以吸血的方式將對方永遠綑在身邊的這樣的舉動,能被認同嗎?

  瑛里華不認同這個自己,用理智去克服自己的衝動,但也不否認她對孝平的愛意。但卻因為瞭解,而讓距離更加遙遠,因為人類無法抵抗吸血鬼的力量,但瑛里華卻多次用理智克制自己的欲望,只因為她不想這樣子。她要的是平等的對待而不是單方面的強制力。

  在探尋解答的過程中,身為普通人的孝平,是有很多次可以退出的,但他因為自己對瑛里華的愛意,讓他不得不淌入渾水。在瑛里華面臨崩潰境地,他用小刀劃傷自己的手心,讓她喝下自己的血液。

  「堅守著無謂的原則而崩潰,這是最愚蠢的。」孝平堅信能找到答案,那就是不能將罪孽都怪於伽珈,而是要找出大家都能幸福的方式。透過一番努力,伽珈明白當初被遺留下來的真正歷史,願意放下仇恨和扭曲的關懷,也消去了瑛里華的吸血鬼能力,但曾經造成的傷害不會因之消弭,可是,快樂的回憶卻能繼續累積。

  如何摒棄成見,和無法相容的人共處,一直是個很困難的課題。如果沒有愛情的驅使,或許孝平沒有辦法主動去解決問題,因為想要與一個人相偎的念頭,真的可能帶領人衝破一切問題吧?但是現實並沒有那樣美好的。

  現實還有諸多問題,那是很多美麗的故事都不敢去揭露的,關於日常生活衍生的人性的另一面。理論是理論,實踐是實踐,通論並不適用於個案,但個案也未必符合理論,姑且相信每個人都是理想中的個案吧。畢竟現實常不如人願,而人願也未必能改變現實。

  但沒有深刻的努力,絕對沒有能掌握在手心的現實。

2013/3/1   此乃兒玉樹改編漫畫之版本。非崩壞之動畫版。

確認三葉草還能不能貼上另一片葉子後,我很努力地把心臟切成小塊,貼了上去。
蘇家立
優寫手
 
文章: 4771
註冊時間: 週二 6月 15, 2004 9:26 am
來自: 白夜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ACG蔓延文學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3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