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國記】鴁紅更夜 第二章:六太

實驗漫畫與文學間的可能發展/
提供一個空間讓喜歡文學和漫畫的朋友能盡情發揮

版主: , 憶芳

【十二國記】鴁紅更夜 第二章:六太

文章 發表於 週五 12月 30, 2011 5:06 pm

 

第一章在這:http://forum.pon99.net/viewtopic.php?f=92&t=37641

最近又開始動筆了....以龜速進行><

第二章:六太

雁國,頑朴。

人來人往的擁擠客棧裡,一名披著黑色斗篷遮掩住全身的客人,一個人望著窗外喝茶。這樣的打扮說奇怪,卻也沒人理會,只因大家現在最關心的,就是剛登基不久的雁王尚隆了。

「說起這個雁王,可真是個神奇人物,雖然登基才不到四年,但短短時間就把原來荒蕪的國土治理的這麼好,真是史上難得的賢君啊!」

「去,說到治理,咱們元州的卿伯也不錯啊!更何況你們都不知道那個雁王作了什麼,才說他是賢君吧?」

穿黑斗篷的那人被這大聲嚷嚷引起注意,轉過頭去時,那激動站起的男子正好坐下,以極細微的音量在同伴耳邊說了:
「聽說麒麟在十四年前就找到雁王啦!但是雁王不知道為什麼不肯登基,所以我們的國土又荒廢了十多年啊……」

是嗎?此話若是真的,那雁王這人是怎樣的人啊?接著不外乎是這堆竊竊私語,儘管因討論的人們怕遭來耳目,這些猜忌之聲都很細微,但還是清楚地傳入那名穿黑斗篷的客人耳中,那人甚至覺得有些煩了,皺起漂亮的雙眉。

「客人!歡迎下次再來!」

轉瞬間,那低調的客人已放下小費離席。此刻客棧的夥計無意中看到他的臉就傻了。

那個人,有一對清澈的琥珀色雙眸,還有一張妖艶的不像是人類會有的絕世容顏。

「王小哥,你在發啥愣啊!二桌的茶水送去了沒?」

傻住的夥計聽到老闆娘大吼,終於回過神來。然追出門外時,那抹黑色人影已消失在人潮洶湧的街道,他連那人是男是女都不知道。


--
「更夜。」


更夜 被叫做 更夜 是有原因的。


因為和妖魔生活在一起,所以他早就沒有了時間的概念,但更夜仍然記得,在某個大東西決定要帶他離開巢穴的夜晚,他得到了 更夜 這個名字。


更夜靜靜躺在官邸的屋簷上,儘管現在是快晌午的晴天,但雲海上的生活一向是沒有四季之分的怡人,而樹蔭下的寶藍色瓦片,彷彿像在夜晚,更夜的黑髮和黑衣裝束都泛著朦朧的月光。

更夜,是三更半夜的簡稱。他不知道為什麼麒麟要幫他取這個名字,但是他很高興他終於有了一個名字,證明他是 人類 的存在。

更夜看著雲海下的頑朴,原本應該是 20 多歲的他,因為在頑朴擔任官職的緣故,獲得了 仙人 的不老不死資格。
睡到半夜時,聽到周圍有東西在動的聲音,迷糊中的他還以為是大東西半夜肚子餓了,醒來找食物吃,睜開眼睛卻發現黑夜中有兩團鬼火似的藍色妖瞳,緊盯著他。

大東西!!

他想叫,卻發現聲音消失了,不只如此,原本還可以透過微弱的月光看到的輪廓,現在也消失在絕對的黑暗中,若不是意識上清楚感覺到前方有某種東西在盯著自己,他幾乎以為自己是不存在的。

幸好,鬼火很快就熄滅了,而他睜開眼睛,以為這還是場夢,卻突然發現身旁的空虛,大東西不見了。
頭像
社團版主+優良部落客
 
文章: 2053
註冊時間: 週二 5月 04, 2004 11:59 pm
來自: 蜂蜜良月與詩
部落格: 觀看文章

Re: 【十二國記】鴁紅更夜 第二章:六太

文章 發表於 週五 12月 30, 2011 5:07 pm

 

『任務完成。』

雲海下的小二回過神來時,那名神秘的黑衣人已身在距離頑朴百里外,妖魔出入頻繁的山區。她靜靜地掃視靜寂的幽暗林深,在嗅到隱約從密林散出的熟悉氣味後,明顯露出不悅神情,粗魯地把手中的紙包甩入暗不見底的樹林。

『輕點,這可是要排隊好久的。』
一隻乳白的手從容地從樹林勾出,拋出的紙包正巧落在幼嫩的掌中,瞬間紙包散開,濃郁的烤雞香氣瞬間襲來,還捲著蜜般的誘人甜味。

她冷冷看著雪白小手的主人馬上以絲毫不秀氣,甚至近於殘忍的吃法咬開雞胸,狼吞虎嚥起來,甚至率性地坐在地上,甩著黑髮的小腦袋埋在全雞腹裡啃動。如果不是他那可厭的臭味正猖狂地宣示他的真身,那瞬間她彷彿想起那個咬著人類食物回來的夜晚,小東西也是這樣迫不及待地咬著烤雞,並且露出無比幸福的甜笑
……


『我很像他吧?』
同樣黑髮的少年已將全雞啃地連骨頭也不留,一張原本應算可愛的稚氣臉蛋笑地很邪魅,輕輕舔過手指,就向愣站的她拂來,有意無意地從嘴角掠過,停在喉上。

鴁紅不動,只是繼續靜靜凝視著他:
『你,一點也不像小東西。』
說話時,尖尖的指尖順著喉間稚嫩的皮膚劃動,滲出微微的血。鴁紅明白他是故意要這樣的,果然眼前的少年笑了,柔柔地勾向鴁紅頸間:
『我渴了 ……
少年允上鴁紅的脖子,鴁紅打算忍過這陣劇痛,然而與此同時,沾附在少年髮間,不屬於他的氣味卻清晰地浮現。

『不准動小東西!!』

鴁紅奮力一推,龐大無比的暗紅身軀在月光下流轉著紅光。黑色的大嘴兇狠地抵在瘦小的少年面前,少年雖被壓在爪下,卻看著順著紅色羽毛滴落的血珠淺淺笑著:
『你還是一樣衝動呢。』

紅光更趨火烈,鴁紅的利爪又更壓迫少年一些:
『我不管你要做什麼,離‧小‧東‧西‧遠‧一‧點!』

天犬的怒吼瞬間驚動了整座山林,然而少年卻還是一樣淺淺笑著,然後,鴁紅聽到了那個她此生最熟悉的聲音。
頭像
社團版主+優良部落客
 
文章: 2053
註冊時間: 週二 5月 04, 2004 11:59 pm
來自: 蜂蜜良月與詩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ACG蔓延文學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