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人快跑<青春也要敷面膜!!

藝文活動訊息張貼

版主: 夏霏

詩人快跑<青春也要敷面膜!!

文章風球詩社 發表於 週二 11月 15, 2011 1:59 am

 

詩人快跑<青春也要敷面膜!!>11/19 (星期六)14:00 - 16:00




XD絲竹國樂團&風球詩社【國樂朗詩音樂會】




【音樂】XD絲竹國樂團





【朗詩作品】新世代詩人廖啟余〈八八詩草〉

謝三進〈相醫為命〉〈神跡〉

林禹瑄〈牆外〉〈屋頂的沙發〉

廖亮羽〈喔可惜愛不是忍著眼淚留著情書〉〈Dear E〉





【朗詩詩人】廖啟余、謝三進、林禹瑄、李佳蓉


如果詩與國樂的組合很奇怪?那詩與國樂再加上面膜呢?不想放棄青春的XD國樂團,這次推出美白又增腦力的演出,現場以音樂、詩、科學三項跨界的實驗性表演,準備好要拉緊各位快鬆弛的臉皮。

【策劃單位】風球詩社、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南海藝廊

【費用】50元入場費,現場啤酒免費暢飲

【地點】南海藝廊(台北市中正區重慶南路二段19巷3號)自南門市場沿南海路步行,走到牯嶺街口的教師會館右轉第一個巷口即是

<青春也要敷面膜!!>臉書活動http://www.facebook.com/event.php?eid=275498305822248

南海藝廊官網http://blog.roodo.com/nanhai/archives/17712691.html#a1

風球詩社臉書http://www.facebook.com/profile.php?id=100000496689365





【詩人廖啟余朗詩作品】
〈八八詩草〉

強颱莫拉克沒有得獎新詩

因為林榮三截稿只剩24小時

社會不義而文學正義

總還要痲瘋、肛交要異化勞動

與一男性的女性主義者。

幸好沒男性主義者

在新詩類 且有勞報導文學傷神

葉永鋕就死於報導文學

正體字一劃不缺死於〈火星文〉

米勒已遠,不必。但梵谷才來

緊跟著要命的八八水災

誰枉為山神瞧得仔細

一首詩的完成

「要等到另外一個紀元另外一個世代去展開它的影響」

那就是要他們死

到我們賴以維生的譬喻裡投胎

以已度人無非真心一顆、性靈兩句

小林村無非有待我可憐

的那兒 拜託!八八節耶!

不慌不忙我下筆就是一首抒情詩



詩緣情而綺靡 詩抒情

而啾咪 首段宜譬喻顯豁、

宜玲瓏初審只看你水災三秒鐘

中段絕無土石流

很可能,我多方推敲,複審

會推敲屍體在哪兒是絕不可能

詩體之妙

在它漂來了卻乾乾淨淨、淺白﹝古音ㄅㄛˊ﹞

像抿著嘴笑的中產階級

決審岸邊,二三子……

颱風已過詩人們繼續生活

手機開而網路關:http://www.我是不是難民/?.com.tw

幾年了他們正在穿越生命的河

床,尋找未完成的詩

獎?抒情傳統無非如此

萬物俱足在我溫柔的胸膛

反正我也去不了哪兒

文學正義且隨社會自個兒去不義

如果颱風天稿子沒辦法寄

如果降下大雨,



小林村的阿伯沒有手機

、也沒筆電 那瞑他呸一口痰

風直直吹像駭客任務的子彈

而下腰的檳榔樹有一整排

阿伯決定放尿試看看,



﹝一銀線倏爾閃逝在深夜田隴,以接續流螢幽亮的夢

,這就是生活:碩大雨點搭載著颱風,颱風也有啟

示,衝開我心扉,啊,無遲疑,鳴動的谷隘裡吹。﹞



阿伯從來不看副刊。





【詩人謝三進朗詩作品】

〈相醫為命〉

──呼吸照護病房內,我父親與他的父親。



為你調整氧氣面罩

為你留心儀器持續跳動的提示音

為你抄寫藥師琉璃光如來

千年的大願:

 若諸有情眾病逼切……

 我之名號一經其耳,眾病悉除……

我輕輕拍打你

假神與人子的名義

若非病疼,你不要流眼淚



呐,我說

你現在好嗎?

一直闔著的眼睛

看到了什麼風景?

你在高燒,是因為想起什麼嗎?



吶,你啊

夢中頻頻翻身

覺得煎熬嗎?這漫長的人生

這臥病不能移身的歷程

找一天跟我講講好嗎?



最起碼在我手心

畫一畫,像小時候那樣

那般步履怯怯

耐性牽我走路那樣,吶……



……再陪我走一小段路好嗎?



斷續地我對你說話

你若有聽見,不必

非要馬上回答





【詩人謝三進朗詩作品】

〈神跡〉

一開始心存懷疑,後來多次聽聞

我便漸漸相信。不是風聲不會動搖人心

不是暗雷不會那麼巧就劈開

一棵樹,自己與自己相依



湛藍湖面膽大包天

擬仿朝暮陰晴光影,假造神力

要欺騙你,一顆久候的心

幾乎就要錯信那相同的夕日、相同的雲

以及相同的,與你成對的你自己



(此時枯木用斷枝反駁:這不是神的問題

而是時間的問題。)



雷鳴又從遠處響起

有人說那是神殘虐的掌聲

有人拒絕荒謬的結局



也有人雙手合十虔誠說傷心

就是神的賜予

【詩人林禹瑄朗詩作品】

〈牆外〉

他們說:所有真理都曾是

太過堅實的謊言

還記得嗎,那道牆

穿過三座森林、十條河流

和五百個荒蕪的陽台

將嘆息與陰影分開

把光和自由圈養起來

像海困住一座島的氣候

而我們在比較乾燥這端

出生、行走、練習撐傘



偶爾眺望彼岸,那道牆

起初是鐵絲網,後來是磚

彷彿我們的習性、生活

在小小的門窗之間

被刀叉和鞋襪建造起來

一道環狀的牆,讓世界對我們

始終置身於外──

眾聲喧嘩,我們的沉默浮貼於壁

如此狹窄,和影子一起

在日升日落裡漸次透明、稀薄



那道牆,你是否記得

曾經我們鑿開細縫,竊聽雷鳴

或者窺視一場暴雨

曾經我們祈禱陽光都熄滅,我們的

願望都擅於躲藏和跳躍

我們游泳、跳樓、挖掘地道

在每晚的夢境之間

閃避一顆子彈

如同閃避一個早晨

以及所有曾試圖逃離的餐桌和窗口



「最好倒下。」他們有了新的說法

關於愛和信仰

或這道牆,被塗鴉割據

被酒精淹沒,搗成碎片

再收編進歷史的玻璃櫃

僅僅一個黑夜,他們說

他們拆除了所有昨天

並為此創建了眾多節慶與花園

而我們仍舊逐日醒來,逐日

被困在一個個太美麗的明天



「人們需要一些可見的、

真實可觸的……」他們解釋,他們狂歡

我懂,所謂時間的梗概,紀念

一些可供觀光的情節所謂謊言

悲傷、歡快、憤懣、愉悅……

二十年了,我們的孤獨

還端坐在牆的裡面,沉默、固執

反覆練習撐太堅實的傘

然後明白:世界並不會因為一場暴雨

而安靜下來







【詩人林禹瑄朗詩作品】

〈屋頂的沙發〉

於是我們回到屋頂的沙發

討論未及過境的颱風

或者過期多日的罐頭,罐頭上

霉黑、潦草的地圖

面對整座發皺的城市

假意尋找一盞失溫的路燈

預謀擁抱,預謀溼透的手帕

如同那些紙條陳年

摺疊、反覆,日期言不及義

我們假意渺小



其實很好。一些情緒途經另一些

沒有說話,屋頂上

無人的沙發

擁有清潔的面貌,寬大且合宜

我們坐進去,可以呼吸

可以容納天色深沉,編派、

置放季節的聚散,失落的情節

都有足夠侷促的口袋

彷彿我們,肩並著肩

忽然感到擁擠



但沒有離開,我們的沙發

漸次柔軟、溫暖,可以體貼

願望就能堅硬起來:

在下一場暴雨之前

我們的心都變得透明

而擅於毀壞







【詩人廖亮羽朗詩作品】

〈喔可惜愛不是忍著眼淚留著情書〉

Dear C熟悉了一座走失的城市。屋裡為你懸著
空位子,日光走上椅背幾回
會聚又離散的塵埃轉述陰天
不言不語停滯在玻璃窗的眼睛
神傷的菱形似這杯茶裡濃霧
杯面凝結的晨露滑落前我等不到
你,又遠又近的距離

可以再空洞一次
但你從未進屋落實過這椅子
新遷的落款處,縱容水墨畫深刻得
每一筆都是留白。倘若楓讓宣紙燃得單薄
秋季過後我在水族箱裡豢養你的哀傷
自熱帶魚游離天窗後,蕨類困在鞋子
周圍圈著夢,夢著你那本百年孤寂
書頁裡的鬱金香逐頁無根,或翻閱鞋底
足跡夢到某座城市指尖,時而相約日安的孤寂
一起住下?Dear C

在日暮前仍是一座走失的城市。
南美洲的盒子裡,適宜收放筆下
Dear C,候鳥啣著南極星
那始終指向你,聖地牙哥天空的語系
廣場捕淨了記憶的濕度,思念的海角終於
在太平洋另一岸練習乾燥:你不會回來
完成那間屋子,彷如我一路丟棄的地址
不再轉得動的鎖,對望秋天庭園舉哀

這一座走失的城市Dear C
被海鷗放逐的港口,託信的海砂
是海風翦翼的聲線,獨留羽毛船桅讀風
每一艘小船的傷屬於你,帶給我的
天空不斷撤守,水族箱纏繞的水流
水草放開漩渦,從礁岩縫隙埋入
與你牽繫的屋宇

那時我正在放手水流。樹影中密切著
陰鬱的波光,你曾投遞我而又
離境我。因你說不是,那就是了





附記:

本首詩名<喔可惜愛不是忍著眼淚留著情書>引自張學友國語專輯歌曲<情書>歌詞。

作詞:姚若龍,作曲:戚小戀 / 屠穎
風球詩社
普通會員
 
文章: 124
註冊時間: 週二 10月 25, 2011 3:34 am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藝文看板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