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手評:利文祺《文學騎士》

文學相關理論
每日限貼兩篇

隨手評:利文祺《文學騎士》

文章謝予騰 發表於 週六 1月 21, 2017 12:13 pm

 

  簡單描述一下我第一次讀完利文祺的新書《文學騎士》的過程與心得。
  自博客來將書送來,已經有幾天了,但被丟在我單人沙發下的灰色地毯上,和《文選學》、《禮記今註今釋》疊在一起;比較長的文章大多階段性處理完的這個早晨,醒來便決定該要讀點離我已有些時日的現代文學,於是《文學騎士》成為很好的對象。
  一開始我並沒有從書的開端去看,而是直接跳到〈鹿〉的那一篇,成為我對本書的出發點;讀完了詩,再看到後面的文章時,我腦中浮現起的是年輕時躺在鳳山五甲,外婆家的阿姨房間中,看張曼娟《時光詞場》的那些片段。
.
  於是我放下了書,拿錢去7-11繳水電費,聽不熟識臺鐵規定的店員,和一個中文不是很好的黑人在解釋Ibon購票的問題;然後到了附近的早餐店,買了知道並不好吃,但起碼有蔬菜的捲餅回來,總共花了二十來分鐘。
.
  食畢。再翻書,先看了楊牧給利文祺的信。
  我在想我也很希望請楊牧看看我的書,但沒那個臉,也很擔心既周公之後,楊牧會不會是我明明生於同一個年代,卻註定要與我此生錯過的詩人?
  然後進入詩與文章,並發現其實這是一個研究者以小說家與詩人之姿,轉變為虛構的史家和評論者,所寫出來的一本作品。整體來說,一開始《時光詞場》的印象並不能說完全有誤,只不過組成的方式不大一樣,但概念上確實是相通的;並且在前幾首詩與情節中,我不斷想起楊牧的《涉事》、《介殼蟲》......等等作品,如同〈卻坐〉中「翻過這一頁英雄即將起身,著裝/言秣其馬/檢視旗幟與劍/逆流而上遂去征服些縱火的龍/之類,解救一高貴,有難的女性/自危險的城堡。」的這一段詩句,就被轉化性地引用了起碼兩次到三次,出現在《文學騎士》的詩句與敘事之中。
  很好,因為除了同樣喜歡〈卻坐〉外,那一段話我也常常引用,有一種果然大家都喜歡SAAB 95的感覺。
  但因為只是看第一次,其實我並沒有很深刻地將情節看完,包括裡頭許多的西方文化元素,否則基本上要把這個故事說明白些,用一點簡單的敘事學搭配利文祺自己弄的表格,大概就可以將小說的部分講解得更清晰才是。
  不過我這兩天才剛寫完論文,無論是《文心雕龍》或是「愛」的問題,都讓我今早只想寫點隨性的文章,或許也是打算回報我的經紀人對我這些日子以來的容忍。
  至於詩的部分,我比較喜歡下卷中,那些典故相對沒有那麼重的作品,但那個部分的小說似乎就比前段來得沒那麼.....長篇,比如〈懷人〉就是一例。
.
  整體來說,是本可以讀第二次的作品。
  我不打算說些特別好聽的話,畢竟這就是我想寫的隨筆心得,不過確實可以感到作者的努力與用心,博客來上市也一段時間了,過年如果不知道要幹嘛,追完《返校》和《惡靈古堡》之餘,《文學騎士》這本作品,絕對可以讓你在應付那些煩人而討厭的親戚關係之間,找到一個安靜的獨處時光。
謝予騰
新詩投稿版召集人
 
文章: 725
註冊時間: 週四 8月 23, 2012 1:37 pm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文學理論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