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婉情深、沉麗秀奇---李商隱詩風之我見

文學相關理論
每日限貼兩篇

意婉情深、沉麗秀奇---李商隱詩風之我見

文章Goethe 發表於 週四 12月 05, 2013 11:50 am

 

  意婉情深、沉麗秀奇---李商隱詩風之我見
  中國的詩歌史上,有一位不可忽略的詩人,他就是李商隱。
  李商隱,字義山,號玉谿生,又號樊南生,原籍懷州河內(今河南沁陽)。唐憲宗元和八年(公元813)生於獲嘉(今河南新鄉),當時,他的父親正在這裡做縣令。
  詩人的童年是在江浙一帶度過的。在他三四歲時,他的父親李嗣入浙東 浙西觀察使幕府,舉家移居江南。六年後,其父病逝,他們又回到祖父曾定居的故鄉滎陽(今河南鄭州)。守喪期滿後,年僅十三歲的長子李商隱,一邊打工維持生計,一邊師從堂叔父學習正規的文化訓練。天賦加自身的刻苦,使他很快就以文章出眾而名動河洛。
  唐文宗大和三年(829),十七歲的李商隱帶著詩文晉見朝廷元老令狐楚,頗受賞識,聘他在自己的節度使幕府中任職,並親自指點他的學業。跟隨令狐楚的四年,對李商隱的一生產生過極大的影響。他開始關心社會和政治,其創作也日趨成熟。
  大和七年(833),令狐楚入朝為吏部尚書。這幾年李商隱徘徊在他人的幕府和家鄉之間,最終,他選擇當時寒門知識分子尋求晉陞之路:科舉。唐文宗開成二年(837)25歲的他考取進士,這年十二月,令狐楚卒於山南西道節度使任上。
  開成三年,李商隱應涇原節度使王茂元的邀請,參加他的幕府。後來,詩人與王茂元的女兒結婚。開成四年他通過吏部考試,任秘書省校書郎;不久,即調任弘農(今河南靈寶)縣尉。
  開成五年(840),朝廷發生重大變化,文宗病死,武宗即位,用李德裕為相。力圖重整朝綱。李商隱辭去縣尉職務,回到洛陽。第二年,再次入京應試,以書判拔萃授秘書省正字,希望為唐王朝的中興做一番事業。但這年冬天,詩人的母親病逝,他不得已又離開長安,為母親守喪。自此以後,他再度開始浪跡江湖的幕僚生涯。
  大中元年(847),他應鄭亞之請入桂管觀察使幕,後因鄭亞被貶而離去。大中三年,他應盧弘正之請,入徐州幕府,又因盧弘正暴卒而離開。大中五年,他又隨柳仲郢之邀前往梓州,出任浙東節度使幕府掌書記。大中十年,柳仲郢以兵部侍郎兼御史大夫充諸道鹽鐵轉運使,蒙他的照顧,李商隱罷幕後才得了個聊以餬口的差使---鹽鐵推官,兩年後,柳仲郢調任,李商隱隨即被罷免。他回到故鄉不久,於大中十二年(858)暮冬離開人間,年僅四十六歲。
  李商隱一生寄人籬下,窮愁潦倒,他的遭遇是封建社會制度扼殺人才和唐代後期黑暗的政治局勢造成的。安史之亂以後,長期形成的各種社會矛盾和弊端赤裸裸的暴露出來,唐王朝的覆滅已是一種必然的趨勢。改良和救弊措施雖然會讓局部產生暫時的安定,但不能挽救這個王朝衰敗的命運,殘酷的現實終究要打破「有美扶皇運」的幻想。李商隱和當時的許多有抱負的知識分子一樣,他的奮鬥注定是要失敗的。更不幸的是,在特定的環境下,他又成了牛李黨爭的犧牲品。當時朝廷官僚集團之間派系鬥爭激烈異常,以牛僧儒為首的稱"牛黨",以李德裕為首的稱"李黨",兩個黨派之間的主要人物輪番執政,門戶森嚴,大多數官吏的陞遷都取決於他們的依附關係。令狐楚的兒子令狐綯是牛黨的重要人物,而王茂元則是李黨。李商隱早年受知於令狐楚,但後來卻入王茂元涇原幕,婚於王氏,就有人指責他"背家恩","投異黨"。雖然,以李商隱的卑微地位根本不可能有資格參加黨爭,但他終生的幕僚生涯早已將他的命運與幕主聯繫一起了,迫使他隨同他們一起在宦海中浮沉,倍受黨爭傾軋之苦。
  失去了從政濟世的機會,詩人的文學才華卻得到了充分的展示。他的詩歌,寫出了晚唐的時代風貌,寫出了那個動盪社會間廣大人民的願望和一代正直,有良知的知識分子的心聲。
  詩人是憂鬱的。
  在官僚集團不停地爭權奪利當中,他的政治取向十分鮮明。<漫成五章>,<韓碑>等作品體現了詩人對激烈黨爭的態度。李德裕是會昌年間較有作為的賢相,在平藩和抵禦外族入侵等方面頗有建樹。李商隱和許多仁人志士都主張和擁護他的政治主張。這些詩歌表達詩人對那些不顧社稷安危而主謀朋黨私利,迫害賢能的卑劣行徑極度的憤慨。<漫成五章>由五首獨立的七絕合成一組詩,在構思和結構上都學習杜甫的<戲為六絕句>,五首絕句構成一個中心,形散意不散。詩人將沉鬱的感情融於事實和議論之中,使它們具有政治和詠懷雙重意義。<韓碑>用七言古體寫成,通篇敘述一座為表彰元和宰相裴度平淮西有功績的紀念碑立後又被推倒的故事,影射當政者抹殺李德裕功績的現實。作者以夾敘夾議的手法極力渲染撰碑的隆重場面和碑文傳於後世的作用,為李德裕鳴不平。詩歌還借鑒了韓愈以散文筆法寫詩的方法,跌宕多姿,別具一格,此外,詩人還寫了<李衛公>,<舊將軍>等詩,表現了相似的主題。我們非常熟悉的<賈生>:
  宣室求賢訪逐臣,賈生才調更無倫。
  可憐夜半虛前席,不問蒼生問鬼神。
  除了抨擊封建統治者昏庸及腐敗,漠視百姓痛癢,只盼長生不老外,還滲雜著詩人懷才不遇的身世之感。
  李商隱懷著一片赤誠的報國之心,懷著對美好事物的憧憬,然而,現實的殘酷卻是那樣的無情。理想與現實之間的尖銳矛盾使他沉痛,迷惘。詠懷詩的創作,正是詩人這種情感的宣洩。
  <初食筍呈座中>是詩人初次應試落第時的作品,詩中以嫩筍自喻,曲折委婉地表達了渴望施展抱負的心情:皇都陸海應無數,忍剪凌雲一片心。
  而<漫成三首>則是抒發在牛李黨爭陰影籠罩下的複雜,鬱悶情懷,詩人借用顏延之詆毀謝莊的典故,抗議牛黨排斥異己:清新俱有得,名譽底相傷?
  李商隱還常以托物詠志(或象徵)的手法描繪和悲歎自己的不幸遭遇,比如用殘敗的春花象徵美好事物的破滅,唱出一曲曲淒婉入神,無限低回的悲歌。
  <回中牡丹為雨所敗兩首>之一:
  浪笑榴花不及春,先期零落更愁人。玉盤迸淚傷心數,錦瑟驚弦破夢頻。
  萬里重陰非舊圃,一年生意屬流塵。前溪舞罷君回顧,並覺今朝粉態新。
  他的詠懷詩基本上屬於憂鬱感傷,但也不時透露出詩人的自負與豪情,在七律<安定城樓>中,他把自己喻為鵷雛,鄙夷蔑視朋黨小人的無行,詩人甚至躊躇滿志,想到了功成身退的范蠡,表達了挽救唐王朝危機,力圖扭轉乾坤的遠大抱負:
  迢遞高城百尺樓,綠楊枝外盡汀洲。賈生年少虛垂涕,王粲春來更遠遊。
  永憶江湖歸白髮,欲回天地入扁舟。不知腐鼠成滋味,猜意鵷雛竟未休!
  他還有許多詠物托志,寓情於景的小詩,詩中"深寓身世之感",表現一時一地的思想感情和心境,<流鶯>是詩人飄忽不定個羈旅生涯的生活寫照,他為自己不平的命運而悲憤:
  曾苦傷春不願聽,鳳城何處有花枝?
  <二月二日>則表現作者思歸的情緒,他把春意盎然的江邊景色寫的有風雨淒迷之感:
  新灘莫悟遊人意,更作風簷雨夜聲。
  在落落失意中,他的<高松>卻展示詩人卓然出眾的品格與風韻:
  高松出眾木,
  伴我向天涯。
  。。。
  上藥終相待,
  他年訪伏龜!
  詩人也是無奈的
  在<西溪>中,這種心境一覽無遺:
  悵望西溪水,潺湲奈爾何。
  不驚春物少,只覺夕陽多。
  這些小詩風格清新淡雅,描繪細膩含蓄,能給人留下很深的印象,特別是那些意極悲,語極艷的作品,充分體現他的詠懷詩主要特色,試看兩首:
  定定住天涯,依依向物華。
  寒梅最堪恨,長作去年花。
    ---<憶梅>
  春日在天涯,天涯日又斜。
  鶯啼如有淚,為濕最高花。
    ---<天涯>
  李商隱的詠懷詩內容是廣泛的,不僅有抒發個人情懷的,也有寫出封建時代仁人志士共同心緒的。如<杜司勳>,<贈司勳杜十三員外>,<聞著名凶問哭寄飛卿>,<戲題樞言草閣三十二韻>等酬友之作就表現了詩人與有朋之間共同的理想,共有的懷才不遇的感慨。詩人的好友劉蕡,是一位耿直的勇士,以直言敢諫聞名朝野,遭到宦官和權貴的痛恨和排斥,終於因此被貶官而死。李商隱為他寫過好些詩歌,對他表示了同情和敬佩,字裡行間流露出兩人真摯的情誼和一致的政治態度。在<贈劉司戶蕡>中,詩人深刻的感受和百感交集的悲歎從心底流向筆端:
  江風揚浪動雲根,重碇危檣白日昏。已斷燕鴻初起勢,更驚騷客後歸魂。
  漢廷急詔誰先入,楚路高歌自欲翻。萬里相逢歡復泣,鳳巢西隔九重門。
  詩人詠懷詩中所凝聚的沉重悲觀感傷氣象,既表現出詩人與和他同命運的知識分子的沉淪遲暮,也揭示大唐王朝奄奄一息不可挽救的沒落。可以幫組我們從另一個角度去理解和體味晚唐特定環境中士大夫文人的普遍心態:<花下醉>將沉思寫得是那麼含蓄:
  客散酒醒深夜後,更持紅燭賞殘花!
    <宿駱氏亭寄懷崔雍崔袞>中卻製造出一層輕輕的憂愁:
  秋陰不散霜飛晚,留得枯荷聽雨聲。
  而<槿花>則道出詩人在極端憂鬱中一種特殊的感覺:
  回頭問殘照,殘照更空虛。
  短短二十字的<樂游原>,千回百轉,曲折委婉,生動的勾勒出一幅晚唐走向衰敗的歷史畫圖:
  向晚意不適,驅車登古原。
  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
  歷代許多評論家認為,在晚唐的詩人中,李商隱的詩風與同期的溫庭筠相近,以"穠麗"為特色,並稱"溫李"。溫庭筠是花間派的開山鼻祖,主要成就在詞的開拓上,但他的詩歌藝術成就遠不能和李商隱相比。李商隱的詩歌受人喜愛,優美的藝術形式和穠麗的風格是重要的原因,但更重要的,是他的詩歌有一定的思想深度,有獨特的藝術創造性,他追求詩歌藝術形式的完美,卻並不做無病呻吟,而是力圖用綺靡的辭藻反映"刺怨"的內容,將思想灌於藝術之中,這是最重要的。
  他擅於學習和總結前人的藝術經驗,上自<楚辭>,樂府,南朝的徐庾宮體,下至沈佺期,宋之問,杜甫,韓愈,李賀都對他產生過深刻的影響。他不滿足於模仿,而是醉心於創新,終於成為晚唐的一代詩風領袖。特別是他曲折的生活經歷,為他的創作提供了有利的條件,所以他的詩歌既有蒼勁的骨力,又有華美的辭藻,形成了深沉綿邈,典麗精工的獨特風格。
  李商隱的古,近體詩都有較高的藝術成就。他的古詩有一種摯樸的美,流暢的韻律深得杜甫的神髓。尤其是長古,氣勢鼓蕩,起伏曲折,頗有獨到之處。相對而言,他的近體詩就更有創作性,許多律絕句興寄深永,格調高超,含蘊雋妙,神采振爍。他的七絕,曾被清人葉燮贊為"可空百代無其匹也"。
  李商隱的是詩歌特點首先在於構思的奇妙和意境的開拓。詩人注重藝術構思,往往能別出心裁,出奇制勝,他的作品,即使取材一般化,經過處理,也能一波三折,給人以一種異峰突起的感覺,如<嫦娥>取材於人所共知的神話傳說,但他在處理上與眾不同,著力刻畫嫦娥孤寂悔恨的心情:嫦娥應悔偷靈藥,碧海青天夜夜心。他用移換的方法"從嫦娥對面寫來,十分蘊籍"(紀曉嵐語)。不過,這種"奇"並沒有"怪"的感覺,而是偏重於想像,妙不可言,有筆虛意達之功力。詩人不斷的變換角度,使同一題材的作品顯示出不同的風貌。他注重意境的開拓,善於將優美的形象和所要表達的思想結合在一起,含而不露的傾吐出來。李商隱的審美情趣在於追求朦朧含蓄的美,詩歌的意境往往撲朔迷離,旨意深邃,但絕大多數作品能委婉而深刻地表達詩人內心微妙又複雜的感受。他以詠物,議論,抒情三者融於一體,寫得"頓挫曲折,有聲有色,有氣有味"(何焯語),即使是直抒胸臆的作品,也能直中見曲,"寄托深而措辭婉"。膾炙人口的<樂游原>層層推進,直到"近黃昏",才顯出無限的惆悵。這種具有獨創性的構思和審美價值極高的藝術境界,在晚唐的詩人作品中是不多見的。
  運用象徵手法深化詩旨,也是李商隱詩歌的一大特點。自<詩經>,<楚辭>後,"比興"已成為我國傳統詩歌的重要藝術表現手法之一。詩人繼承並發揚了楚騷"連類相從","環譬以托諷"的傳統,並不斷的進行創新,形成了自己的比興風格。他的詠史詩幾乎全用比興手法,大部分詠物詩都是擬喻之作,如前列舉的<初食筍呈座中>,<回中牡丹為雨所破>,<流鶯>,<蟬>等,有的托物詠志,有的以人擬物,有的通篇帶有象徵意義,比與興常常結合在一起,相互滲透,運用靈活。詩人用來做比喻或象徵的事物多不勝舉,生活中極常見到的普通事物都能信手拈來;立意新穎,佳句迭出,令人目不暇給,生出無窮想像。頗具爭議的<錦瑟>:
  錦瑟無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華年。莊生曉夢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鵑。
  滄海月明珠有淚,藍田日暖玉生煙。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
  用了一連串的比喻:莊生曉夢,望帝春心;明珠有淚,暖玉生煙來象徵美好事物的破滅。這首詩的主旨,千百年來眾說紛紜。然而詩歌寫得淒迷委婉,渾然一體,即使讀者不能完全按作者的原意去理解,也會為詩中的情景所打動,甚至沉醉。
  他還善於通過具體事物來表現抽像的概念,比興中兼用象徵,如:
  江風揚浪動雲根,
  重碇危檣白日昏。
  寫的是江風吹浪,山石搖動,白日昏暗,危舟重系的景象,象徵著劉蕡與宦官鬥爭的艱難。而在<代贈>中:
  芭蕉不展丁香結,
  同向春風各自愁。
  則以芭蕉,丁香這兩者象徵不能諧合的悵恨,措辭用意深曲。這些詩句巧妙地將擬人,擬物,雙關等修辭手段錯雜使用,造成了"寄托深遠,設采繁艷"的傾向,更是增添了詩歌的含蓄,別具審美意趣。
  古人稱李商隱的詩為"獺祭",那是因為他的作品使事用典特別多,從而形成他的一大藝術特色,他使用典故能做到"融化排斡,如自己出"(范晞文語),充分顯露出驚人的藝術才華和高深的文學造詣。恰當的使事用典,如同畫龍點睛,起到深化主題,精煉詞句的作用。詩人精於屬對,使事工穩,善於把千言萬語說不盡講不清的情景,用極有限的字句貼切的表達出來。他還善於死典活用,使作品充滿了豐富的情韻。他能把本無社會意義或必然聯繫的事物通過想像結合起來,賦予新的內涵和現實意義。如<南朝>:
  休誇此地分天下,
  只得徐妃半面妝。
  對偏安江南的帝王進行尖刻的嘲諷。<隋宮>詩則輕蔑嘲弄荒淫的隋煬帝:
  地下若逢陳後主,
  豈宜重問後庭花?
  有時詩人還反用原意,拓出新境,帶有強烈的諷刺意味。如詩人因為擺脫不了縣尉差使而痛苦時寫道:
  卻羨卞和雙刖足,
  一生無覆沒階趨。
    ---<任弘農尉獻州刺史乞假歸京>
  同樣的典故,在詩人筆下常常被翻出新意,不落前人窠臼。如<世說新語>中石崇以燭當柴燒之事和<襄陽記>裡荀令君坐過的地方久散香味的傳說,被他融合在一起形容牡丹花的紅艷和芬芳,顯得多麼的特別和奇妙:
  石家蠟燭何曾剪,
  荀令香爐可待熏!
  他不僅鑲嵌典故妥帖自然,工巧優美,甚至成串的堆砌都能不露痕跡,渾然天成。他還能常把散見的典故熔鑄為一個新詞,或分鋪於句子中,化成新的含義。如<哭劉賁蕡>中:
  平生風義兼師友,
  不敢同君哭寢門。
  用<禮記.檀弓>之典,創製"師友"一詞,經過熔鑄提煉的變化,表達了豐富的思想感情。其獨特的語言風格,是構成詩人藝術特色的一個重要部分。正如清人朱鶴齡所說的那樣---沉博絕麗!他的詩歌所選用的詞語都帶有冷艷的光澤,有一種誘人的,但又令人感到壓抑的美感。不妨試摘用一些典型的詩句:
  階下青苔與紅樹,雨中寥落月中愁。<端居>
  金蟬嚙鎖燒香入,玉虎牽絲汲井回。<無題>
  蠟照半籠金翡翠,麝熏微度繡芙蓉。<無題>
  珠容百斛龍休睡,桐拂千尋鳳要棲。<玉山>
  河鮫縱玩難為室,海蜃遙驚恥化樓。<奉同諸公題河中任中丞新創河亭四韻之作>
  讀完後我們就會有這樣的感受:穠麗厚重的語言並沒有使人覺得滯板或雕飾過分,相反,這些斑斕的色彩在虛實相間中產生了一種奇妙的效果。有的詩句,更因配上了適當的虛字,而顯得瀟灑,舒暢,超脫:
  曾是寂寥金燼暗,斷無消息石榴紅。
  已斷燕鴻初起勢,更驚騷客後驚魂。
  玉璽不緣歸日角,錦帆應是到天涯。
  這些詩句中的虛字,疏通了詩脈,意境流走,奔放,一氣呵成。因而"包蘊密緻,演繹平暢"(葛立方語)。李詩的語言,穠而不膩,麗而不浮,因而不失為大家。他運用白描手法創作的小詩,則較多地選擇"素雅"的詞句,風格清新而沖淡,體現了一位傑出藝術家所具有的風格多變的特點。<雨夜寄北>就是這樣一首著名的抒情詩:
  君問歸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漲秋池。
  何當共剪西窗燭,卻話巴山夜雨時。
  魯迅曾以"清詞麗句"來形容李商隱的詩歌特色,正是包括詩人風格中不同的意趣傾向。詩人的一些政治詩,詠史詩也寫得相當有深度。如<行次西郊作一百韻>便是唐後期詩歌中傑出的長篇巨製,作品語言簡樸,手筆蒼勁,勾勒整個唐代由盛至衰的社會政治面貌,揭露晚唐腐敗的政治狀況。詩的開頭,直接向讀者展示一幅慘不忍睹的流民圖:
  高田長槲櫪,下田長荊榛。農具棄道旁,饑牛死空墩。
  依依過村落,十室無一存。存者皆面啼,無衣可迎賓!
  接著,詩人借一位農民的自述,追溯唐王朝的興盛到衰敗,將
  生小太平年,
  不識夜閉門。
  的貞觀昇平景象與
  少壯盡點行,像
  疲老守空村。
  的戰亂局面作鮮明的對照,對戰爭給人民帶來的災難給與憤怒的控訴,譴責了統治者不顧社稷百姓,不僅不能收復失地,反而變本加厲的剝削和欺搾人民:
  巍巍政事堂,
  宰相厭八珍。
  ···
  國蹙賦更重,
  人稀役彌繁。
  在詩歌的最後部分,詩人闡述了一貫的政治主張:必須任用賢能治國。儘管詩人已意識到唐祚將盡,前途黯淡,自己的努力也是徒勞的,但正直的愛國熱忱不可抑制,似巨潮奔湧,傾訴著他的心聲:
  我聽此言罷,
  怨憤如相焚。
  ···
  我願為此事,君前剖心肝。叩頭出鮮血,滂沱污紫宸。九重黯已隔。涕泗空沾唇!
  這首詩在思想上,風格上和寫作技巧上都深受杜甫的影響,尤其是尖銳的指出:這些矛盾的形成和激化"系人不系天"。這個觀點有一定的思想深度。雖然,他無法擺脫時代和階級的局限性,把希望局限在聖君賢相上,但足以讓我們看到他的正直和善良,代表了一大批同情人民疾苦的知識分子發自內心的意願。
  詠史詩也是政治詩的重要組成部分,詩人善於捕捉細小的事物和鮮明的形象來揭露和反映重大的事件。作品多是援引歷史上荒淫君主亡國的教訓,諷戒晚唐帝王不要重蹈覆轍。他痛恨這些統治者愚昧的行為,惋歎國運將會斷送在這些昏君手上。這些詠史詩不僅具深刻的現實意義,還顯示了李商隱卓絕的藝術才華,一首首筆調辛辣而寓意深刻的作品,幾乎都做到了思想性和藝術性的和諧統一。<詠史>以六朝興亡為題材。詩人認為,南朝六代君主沉湎酒色,決定了他們共同的命運:
  三百年間同曉夢,
  鍾山何處有盤龍?
  <隋宮>則用誇張的手法,再現隋煬帝南遊時揮霍無度,勞民傷財的景況:
  春風舉國裁宮錦,
  半作障泥半作帆。
  <華清宮>將筆墨潑在楊貴妃身上,卻是嘲弄那個號稱開元盛世的聖主唐玄宗:
  未免被他褒女笑,
  只教天子暫蒙塵!
  <華岳下題西王母廟>則意味深長地歎息幻想求仙的無知君王們:
  莫恨名姬中夜沒,
  君王猶自不長生。
  李商隱的這些藝術特點,統一在他的詩歌創作中,構成了一首首深情綿邈,沉博絕麗的詩篇,以獨特的風貌展現在世人面前,在晚唐的詩人中獨佔鰲頭。他所開創的風格和流派,在中國的文學發展史上享有極高的地位。
Goethe
普通會員
 
文章: 95
註冊時間: 週日 12月 01, 2013 5:15 pm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文學理論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