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度沙丘對海內外網路文壇各界公開新年談話》 作者 沙丘

文學相關理論
每日限貼兩篇

《2013年度沙丘對海內外網路文壇各界公開新年談話》 作者 沙丘

文章沙丘 發表於 週四 1月 10, 2013 9:38 am

 

                                                   
  《2013年度沙丘對海內外網路文壇各界公開新年談話》



 

 時間過得真快,轉眼間,又逢臨新的一年開始,按照這幾年往例,我個人還是會在海內外各大網站公開聊聊年話;這期間,非常感謝所有在網路文學發展的新文學人一年多來的投入與努力,整體而言:皆成長得非常多。

 從2010年6月1日台灣本土傳統文學改革計劃推動實施,這期間除了擬定改革方法論之外,同時也研擬出多項改革計劃安排,其中也包括愛文學救文學推動計劃、全民化網路寫作運動、新文學寫作秩序、電子書產業發展、推動網路寫作教育、網路新女性文學走向、網路文學新文藝發展、網路文學華人世界聯盟組織計劃推動,並且以識、德、卑、學、立、承來做為網路新文學主義時代的六大信念與百年主體發展。 
                                                    
 新文學發展,是屬於大家多年的寫作寄盼,也是必然會走向於一個台灣文壇各分流派系共體結合的主軸力量。它是具有宏觀性的,它是有前瞻性的,它是有遠見的,同時它是具有各識學體的多元融合。但它絕對不是屬於某個人小我派系的侷限發展。

 換言之:它是廣義性大我格局理念的長遠發展,並不是狹義性的小我格局,每個新文學人都應要培養出一份宏觀識度的文學責任來共體擔當,並且為新文學發展百年大業,永續傳承。

 當前社會狀態,已經走入多元化時代發展;文學發展,亦是如此。然,處在多元時代的寫作觀念,則需要打破以往傳統性的寫作框架,若不然,即使再寫個一二十年,也差不多都掉入在一般小作家範圍之內,實難有個人非凡貢獻與成就?

 是的。自2010年6月1日台灣文學改革計劃已正式起跑,這期間海內外文壇各界文士紛紛驚訝,並且由初期觀望狀態當中轉移為至今的後續深入關注。

 基本上,台灣文學改革方案,是有整體計劃性的推展安排,並不是隨便對外界瀟洒地喊幾下口號,之後留下一灘無謂的口水或者燃放了幾串文學批判的鞭炮之後,就這樣毫無期待的不了了之,進而便能夠紮實成立?

 尤其在這幾年來,我幾乎每日埋首投入各項推動計劃與相關學術研究分析之後,發現不少改革瓶頸以及現實性的問題效應產生,而這些乃要勇於積極面對,但筆者依然可以把諸多問題逐步迎刃而解;那就是要藉由時間與空間的相互因應。


 以往台灣傳統文學發展得如此衰退的不爭氣,有時候真會讓人感到無奈又發悶?

 「救文學」我曾經也的確猶豫了很久?

 並且以極少數的力量要完成整體改革計劃實施,簡直比作夢還要難?但有去做,必然會有一絲希望;如果放棄了,別說是這樣的文學發展日後有什麼期望;連作夢,也都覺得是一種奢求。

 然,在我個人全盤計劃裡面,發現到並不是隨便去寫上一兩篇改革推動文章,便會得到各界的共鳴與認同?雖然在整體改革推動計劃的層面上,我堅持對事,但絕不對人,並且做到「今日我敢貶之,日後也就敢褒之」的策略因應;這也是在我個人所有計劃裡頭一向秉持的做事原則。

 當然,最終我還是挺身而出帶領大家一起來挽救這個即將衰退的文學;之前台灣有多數文士學者並不是沒有參與文學意識提昇;而是真的心有餘,力不足?只因為後現代時期的文學包袱,真的是太大了,任誰根本是使不上力?其主要是依據當前整體性的寫作生態已全然在改變;因此若是針對任何單位或是哪位學者團體出面,也都沒辦法把計劃效益做出來?

 至今,在我個人全盤文學改革計劃推動裡面,文壇學界皆有期待,並且期待下一個步驟該要如何執行,包括海外學者也都在一旁觀望。

 實則上,若依文學改革程序整體而言,的確是一件急不來的事。(這是真話,也是實話。)

 若一味把整體計劃發展的太快,則會造成多數優秀寫作人才跟不上整體計劃的腳步。這也為什麼我個人要一直重複性的來做當前網路新文學發展的觀念建立與積極提倡,其原因便是如此。而這種現象,則可稱謂「文學改革磨合期現象」;只因為當前還是有多數人仍在停留傳統文學那個舊思想框架,以為能夠寫上幾篇有修辭過的好文章或與有了一點點網路人氣,其所出版的新書,便能夠獲得大量暢銷?

 其實都是不正確的。尤其處在這種具有多元化寫作時代裡,寫作方式已形成了一種多元共體的狀態呈現,這時若只懂得一味若以個人發展來撰寫創作,而沒有任何具有個人思想來以文立論(或立意),可謂是完全不足夠的,其寫作生命,便會很快被後來趕上的有才之士,相繼湧沒。

 當然,這些過程也都已經早已擬定好全盤計劃的各項措施與因應,因考量「時間應用的因應策略」尚未成熟的因素,目前無法做出任何裨益性的提倡與推動。


 也就是說:我們把傳統文學改革計劃成為網路新文學轉移發展之後,若沒有做後續性的建設發展與全盤性計劃考量,還是一樣會產生文學弊態現象呈現。這些早已在我個人有著整個改革推動計劃當中,已有做各項層次性的研究與說明;這期間還得要從負面性與正面性之間,懂得如何折衷出一種長遠性的裨益考量實施,而這些也是都需要運用宏觀智慧而去迎刃而解的多方步驟。

 我想,只要是有正當性與正確性的事,是不應該半途退縮的;做,就對了。

 若不然,當前在網路文壇上面有一大堆人才等著栽培、古詩詞的後續注重、傳統出版社對寫作人才的長期壟斷、台灣本土現代詩面臨泡沫化、諸多文學生態弊態負面現象呈現、網路文學已有二十多年發展之後的不被注重以及後現代文學已有二十年以上的空窗期(完全沒有文學主軸價值推動)等等,任意飄浮遊蕩,立無定所,那麼對日後發展該要怎麼辦;這也只是推動過程中屬於較大的改革方向,至於小細節部份簡直多得不可數?

 因此,我個人手邊的新文學發展工作與全盤計劃,未來也將會預計劃分出十四個行政作業規劃安排,並且改採取網路文學自治管理方式,藉以來把它正式帶往一個具有健全體制的未來發展;其主要我們要面對的則是這一種具有龐大寫作趨勢的主軸發展。

 那麼日後誰能夠有能力來接續,又或者誰又能夠信服得了誰?

 這些也都是必須要深入考量的問題點所在。並不是任何人都能夠輕易整合而成的事;如果我們把它想像的那麼容易行事,在這一種具有複雜性的解讀層次上面,請問:這文學還需要改革什麼?

 而這些現象,之前我在文章中也都已不知有提示幾遍了,還是依然故我,任誰也都沒辦法,幾乎也都掉入了這個「小我格局」的存在。只因為大家也都已深入瞭解,這是一個萬人聚眾與知識領域的多元時代,並不是像以往傳統文學時期有著文學生態發展當中 無法完全合理化的寫作文化時代?

 問題是:大家也都會寫作了,也都懂得寫作方式了,其高素質的知識領域早已超越以往傳統文學時期的寫作發展,這時候有誰還會買誰的書,那麼我們的讀者又在哪裡?或者說:有些人只懂得靠人際關係來維持個人出版書本的銷售量,這種現象還能維持多久?又或者是只懂得為寫作而寫作、為發表而發表,再加上又沒有個人寫作領域大幅提昇,這種寫作生命,還能持續多久?而這些所謂寫作生命提早結束的諸多現象,以往在傳統文學發展裡面也多有發生,同時也都是會面臨最現實面的問題存在?

 反觀,如果台灣文學若不全面實施改革進行,而當前網路部格可能會被變相為一般性的聊天室或是大幅色情廣告充斥等等;這時候有多數文人菁英會陸續退避三舍,而難再復出;緊接著網路文學會變成以往所謂的菜市場文學或地下文學現象產生,繼而面臨著這一種真真實實的文學崩盤或泡沫化效應現象呈現。各位,這個嚴重性後果將會有多大,那麼日後誰會願意為台灣文學意識沒落而出面負責;當它在台灣文學新歷史發展期間即已呈現一片空白冊頁的時候

 如今,寫作時代已經完全改變,生活要安穩,一定要在文學領域以外求其發展,若以網路文學發展來做為生活安穩主導方向,說真的,那早晚會餓死人。

 因此,我們必須要儘快建立起一種正確性的寫作觀念:對投入文學發展而言,也只能夠做無酬性的貢獻與付出,並且藉由寫作方式來擔任人文素養提昇的教化工作。

 其次,別忘了任何一個部落格網站,也是台灣網路文學發展的一個小點,其他還有將近20幾個目前尚在發展的部落格,筆者只要對海內外公開性提選一位網路詩人或作家,那必然會是屬於台灣所有網路文壇所公認的詩人作家,不會只是侷限在某一個部落格網站的網路詩人作家。這一點請各界務必要瞭解明白。(網路文壇高層指導中心,將之前名單入選資格,且已向海內外公開聲明發表。)

 那麼筆者是從來不搞些什麼文學小派系的群體組合,以導致最後有一日沒一餐的仍在黯然勉強支撐。據我所知:台灣文壇所有小派系,短期內都不是營運的非常好,更何談百年長期發展,甚至於有些面臨草草收場結束的,也不在話下。因此,我很早便發現這種現象因素存在,派系需要統合,其文學力量才會全面展現,也是這次主要改革的主因之一;而唯有台灣網路文學有著健全完整的體制發展,也才能真正符合新文學人具有長遠未來性的主體理念。

 當前寫作時代,已成為一種多元體發展的文學時代,而寫作思想的開發,已成為一種網路詩人作家極需要努力突破的框架。
 也就是說:針對一般類的創作文章,若無法突破多層面的寫作思考,可能也只會讓個人停滯某一個小程度的寫作階段,因而難以發展出更高層次的寫作層面。關於這一點,各位必須要去深入思考的地方。

 更直接地說:若是沒有個人寫作思想的充分表現,其文創作品的文學性價值也就無法被大幅提昇;只因為個人會寫的,大家也幾乎都會寫了。況且目前一般讀者群體的閱讀智慧,已經是越來越高了,其閱讀選擇與需求方式,也早已不像往日想像的如此簡易;再加上沒有任何個人寫作專業才能,日後又要如何深及文壇。
 因此有些寫作觀念要適時改變,有時候乃必須要試著放下沒有文域思路的筆桿,轉換為一種知識閱讀的精髓吸納,方為寫作上策。

 亦如筆者,在這三十多年來從不敢輕易放下書本;問題是:我們該要如何把個人所閱讀的飽潤知識轉換為一種寫作領域的識學表現,這才是當前我們真正需要考量的地方。

 若有不懂得,我常會在文章中說明指點,必須要多花點時間去學;一旦學會了,不會是別人的,永遠是自己的。而在當前網路文壇上面,有多數寫作朋友是真的把我的話都給聽進去了,只因為他(她)們早已看到了當前網路文學發展的未來性。然,在整個網路文學健全體制發展之下,日後在網壇上面最沒價值的,也許就是屬於那些漂浮不定的「文學遊民」了。

 學習,並不是一件讓人感到羞恥的事,如果不學習,才真的會讓人感到終生遺憾。
                                                 
 反觀,一位詩人或作家要能懂得如何去突破寫作框架,而這個框架,往往會制限寫作思考的多向發展?

 問題是:當前在網路寫作平台上面,滿街都是懂得如何去寫作的人,若無法從這個思考層面去突破,幾年後,我們還是那一群多得不可數的群體當中,永遠是一位沒有大作為的小作家,並且無法讓自己的寫作理念,而得以闡揚。

 因此,我常在想,未來要帶出一個什麼樣全新面貌的新文學發展?

 當前在台灣網路文學發展初期,我不否認並且認為有百分之八十以上的網路寫作朋友,還得需要苦磨幾年(基本上在這方面要求,我個人是非常嚴謹看待的);其也包括現有部份已被提升為網路寫作家亦是如此。

 問題就出在文學態度文人素養不足。當然,這並不是短期內便能夠將其龐大寫作群體有著少數以往傳統作家的寫作水準來加以比擬;而台灣網壇高層今後將會加強網路寫作教育與觀念認知的提升,尤其針對網路作家資格條件不俱足者。

 其次,在這裡我個人必須要強調說明的是:這裡是屬於正統文學發展,並不是指那些所謂的宗教學或其他相關學系發展,只要是符合於文學性的寫作文體,都可列入為一種寫作多元化的循序體統。

 另外:有關網路寫作的抄襲行為,時有傳聞,導致原創者不堪騷擾,以往只採取柔性勸導,日後也將會納入體制管理規範來加以嚴正實施,確實保障所有新文學寫作人的文學權益。同時於2013年起,網路文壇高層也將會加強這方面的寫作教育,促使所有新文學寫作人建立起具有正確性與正當性的寫作觀念。

 所謂:「老實寫作,規矩交流」這才是真正展現出一種新文學新時代的文人高昂氣度。

 新時代的網路寫作人,必須要一起共赴以往傳統文學衰敗時期的所有擔當,拿出整體文學氣魄,不計較個人名利來為我們後續脈絡的文學發展,多爭一分氣。

 一直以來,我個人總是抱著這份文學理念而努力去做。那麼在這種新文學發展方式,未來也才會走得更有方向、更有目標。

 所謂投入文學領域,一定要抱以一種長遠的宏觀思想來發揮個人的識學所見,若是沒有這方面的寫作宏願與觀瞻態度,的確是很難有寫作表現與成就未來。
 這一點,在新的一年裡,筆者與大家一起共勉。 

    
                                                      
                         



                                          -沙丘-
                                     01.10.2012撰寫於台灣.台北


--------------------------- 
                                          

台灣本土網路文學最高指導研究中心/最新文章發表公告說明:


 *本文由台灣本土網路文學暨新文學主義時代最高指導中心隸屬Blogger沙丘文學.學術研究獨立中心作為文章發表之安排首發點,並於今日同步安排發表於;台灣網路文學-台灣雅虎最高指導中心交流總部 等海內外各大部落格網站處。 


 *本文已列入在Blogger沙丘文學.學術研究中心永久紀錄存檔;並列入為台灣本土網路文學新歷史紀錄。
   

 *本篇文章乃屬[U]網路文學公告文章[/U]安排方式來作以公開性發表。




 台灣、香港以及北美等地,乃繼續維持繁體文字形式發表;大陸內地全面更改簡體字方式發表。





 *本文將會安排其他文壇台灣詩學.吹鼓吹詩論壇以及喜菡文學網等地駐外同步發表。


 *以上說明告知。
沙丘
普通會員
 
文章: 131
註冊時間: 週四 11月 20, 2008 6:58 pm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文學理論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