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riched compositionality--簡論錯誤裏的時空與隱藏意義

文學相關理論
每日限貼兩篇

Enriched compositionality--簡論錯誤裏的時空與隱藏意義

文章ZY 發表於 週三 8月 08, 2012 10:17 pm

 

Fregean compositionality 指陳基本句法中字義與文法結構共同建構意義的呈現。
瓊斯基從這個基礎,延伸出 Deep Structure 和 Formal logic。Enriched compositionality
則延伸 Fregean compositionality,認為意義不完全以來句法結構與單字詞義來構
成,context 也極度重要,尤其在展現言外之意的情況更是如此。

錯誤的起首兩句,以不同編排高度,突出其特殊性,楊牧曾經清楚指出。這裏專從
Enriched compositionality的角度來看時空的表現。詩人用“如同蓮花的開落”來
比喻“那等在季節裏的容顏”。

以下從言外之意的角度來解析“蓮花的開落”的時空層面﹕

其一,在閱讀文本時,一般習慣性地,我們從作品中企圖讀出一特定的對象。這裡
就是主述者特定指陳的某個女人(他在故居的女人)。但是,以時間的角度看,蓮花
(或者任何花)的開落,是通性的,一年一度的,年復一年反覆的。這個隱含的意
義,必須拋開慣常到特定對象,接受通性之解釋的可能性。這裡,就隱藏著,當蓮
花一度一度年復一年地開落,主述者在時間中以過客的姿態一再反複穿過(類似時
空旅人的故事結構)。從這個角度解釋,其實錯誤並非錯誤,或者說,錯誤只是表
相上的錯誤,這個時空旅人,只能是反複的過客,不可能是歸人。因此,“錯誤”
就從時空裏展現一個形上的深刻意義。

其二,以這樣豐富化後的文義(豐富化後的閱讀方式),可以(類上),把“蓮花”
也引申而成為,可以代換成任何花,譬如薔薇牡丹玫瑰等等。如果蓮花或許比喻指
陳某一特定的女子,則廣義的看,這個錯誤可以發生在時空中的任何花,錯誤的情
景可以指陳所有等待的女子。

其三,同理,空間上,我打江南走過,也可以代換成(言外之義的)江北,河東,
河西等等,通性地指陳所有的空間,等待在所有空間的女子,以及在所有空間中錯
誤的過客。

其四,從通性(Universal)反過來看特定(Particular),則這個(錯誤的)歸人,
當他穿過廣袤時空,即使回到故居,也已經不是當年原來的同一個人。這個歸人,
對於故居,與在故居等待的女子,畢竟是不同的一個人,因而是個形上的過客。反
觀,故居的土地(時空),也已經變遷,等待的女子也已經變遷。面對這個已經時
空變遷的故居以及在其中(主述者假想)還在等待的女子,主述者難道不是已經變
遷而徹底不同的過客嗎?

結論。從Enriched compositionality的角度,我們可以把對於錯誤的閱讀經驗豐富
化。這個語言學/哲學上的觀念,在文學批評上,可以是挖掘隱藏意義的方向。

8/8/2012即筆
我等著雪下來﹐雪下來埋塞我的耳朵
頭像
ZY
優寫手+優良部落客
 
文章: 3109
註冊時間: 週六 2月 12, 2005 5:22 am
來自: 台北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文學理論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