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豚的故事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

版主: 麻吉, 馮瑀珊

海豚的故事

文章慕松 發表於 週日 1月 14, 2018 11:16 am

 

          『海豚的故事』

  世居南方澳的阿田兄,自從有了自家的大船後,收入逐漸提升。他的漁船獲准,可以自由出海繩釣黑鮪魚,微薄的收入有了它,生活上獲得很大的改善。田嫂她家是漁會的中堅,她父親是漁會理事長,哥哥也是漁會的理事之一。那年她與阿田私奔到台北,所有結婚開銷,全由家母偷偷幫她打點。因此,我家與她們關係密切,長年頗有來往。至於阿田私奔之事,也在家母努力搓和下順利落幕。

  阿田他們的婚事被家裏承認之後,改上親戚的遠洋漁船工作。阿田兄每趟出遠洋回來,她一定會送些稀奇,而又珍貴的海產過來給我們嚐鮮。要不他也會去自家店裡,拿些魚乾,或者鹹魚或魚丸之類的海產給我們。自從他們買船後,餽贈內容更是應有儘有。上週他們夫婦來台北,順道送點鹹鮭魚過來。我告訴他們說,下星期我有事會去一趟宜蘭。夫婦倆聽了非常高興,並邀我們去他們家泊宿。

  我掂算一下行程中還有些空檔時間,所以就答應會去她們家叨擾。匆匆一星期已過,我和妻束裝就道去宜蘭洽商。公事完畢我掛電話到他家,田嫂親自開車前來接我們到南方澳。他們兩非常客氣招待我們,雖然我們平輩交往,但他們卻把我們當長輩招待。禮數週到且又殷勤,害得我和妻子頗感拘束。不過說真話,這年頭像他們這般守禮的家庭已不多見了。

  我們去得真是時候,正好是黑鮪魚季節的巔峰時間。他爲滿足我們的好奇心,邀我夫婦登船一同出海,參觀他們的延繩鮪釣作業。晌午時分上船,半個小時繞過龜山島到達釣場。眼前所見,儘是一片海連天、天連海的奇景。由於風平浪靜,所以四周安靜有如真空。耳畔傳來捲揚機嚕嚕的機械聲,船工忙將釣繩放入海中,大約放了八百公尺才固定下來。稍停後引擎重新啟動,船身開始緩緩移動。

  阿田兄的食指搭著魚線,他利用指肉敏銳的感覺,推測魚兒是否有在吃釣?他的手指突然一陣抖動,似乎已有魚兒在吃釣餌。於是他用力一抽釣繩,掛上自動捲揚的輪軸上,然後慢慢將它拉向船邊。略經一陣子人魚之拖拉對仗,一條黑鮪上鉤了,它正在奮力的掙扎著。船行半途,突見一陣白波翻騰,在鮪魚附近激起無數之浪花。原來那是一群海豚,尾隨尾魚之血而至。

  牠們興奮的尾隨著,上鉤鮪魚的血腥味,讓它們狂追不捨。阿田兄還來不及將鮪魚拉上船架,一陣啄、撕、扯、拉、這條鮪魚體無完膚,瞬間只剩下一顆魚頭和一付骨架了。阿田拉上鮪魚骨架,痛心疾首,但魚肉已被吞噬,但是又何奈?阿田兄說:海豚很鬼,有時牠們會和漁人玩躲貓貓。你想狠狠揍牠一頓,牠却故意在你面前忽隱忽現。人若稍有動作,牠又迅速的乘風破浪而走。

  他埋怨的說:「抓海豚吃海豚有罪,可是海豚吃人類捕獲的魚,危害漁人之生計,那又要找誰去索賠呢?向誰去討公道呢?」漁船回程途中,阿田兄拿著黑鮪魚的殘骨架和魚頭,端詳好一會,看看已無剩餘價值,不禁的搖頭,將它丟回大海餵魚去了。年年漁季年年如此,人與海豚孰輕孰重永無答案。怪不得漁人常說:「除非有關單位能將海豚驅逐出境,否則漁民的好日子就難降臨了!」

  「海豚」漁人稱牠為「海豬」,長相可愛智慧又高,人見人愛,但牠却是漁家的死對頭。每當牠們出動時,成群結隊竄躍海中,追波逐浪聲勢有夠嚇人。牠們爲了覓食的方便,經常尾隨著漁船,逮到機會就趁火打劫一番。尤其每年的黑鮪季節一到,寬闊的海面上,幾乎天天都可見到,人豚追逐海戰的場面。然而,因為牠是屬保護類海生物,嚴禁漁人捕殺販賣,因此牠的生活空間極大。

  話說回來,過度的保護海豚,卻是害苦了以魚維生的漁家。漁人出海好不容易發現了魚踪,想要下釣或網捕卻因海豚出現攪局,往往變成空網一無所獲。一天辛苦徒勞無功,漁人之心情可想而知。因是之故,漁人對牠們恨得牙癢癢的。然而在這民生與保護的平衡點上,明文規定必須保護,事實卻有如此之落差,漁人應該如何拿捏?還真讓他們感到左右為難咧!【完】
從小寫到老,一無所成,但仍努力不懈。


[北北草堂]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ftliu/
頭像
慕松
散文優寫手
 
文章: 4079
註冊時間: 週六 10月 30, 2004 1:57 pm
來自: 台灣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散文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4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