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婆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

版主: 麻吉, 馮瑀珊

神婆

文章红尘烟雨 發表於 週六 1月 13, 2018 11:54 pm

 

《神婆》<o:p></o:p>

秋天之际迎来了开学的日子,来台祈求新的开始及新的气象之余还希望自己能够在追求梦想的路上越走越顺畅。本以为到了这里遇到的人会好些因为台湾最美的风景还是人其实不完全如此,还是有少数的败类成为害群之马。我真的不明白他们的思想到底怎么了,总是在惹祸而不曾去承担应有的责任,也不曾内疚或者是反思宛如罪犯就算被法律的制裁还是不怕死,以为被关几年以后又是一条好汉。这是我碰到最没有品的台湾人,仿佛这一切与他们无关像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不理会外面人的感受继续依旧我行我素破坏了之间的和谐,见到面还要以一副好好先生女士来塑造自己所谓的良好印象。我真心不明白我为什么会遇到这些人,伴随着我的是那无边无尽的恨意犹如碰到仇人一般的不屑。这些恨意一天一天的堆叠起来就像一座山丘等到哪一天因为承受不了而随时崩塌,情绪的大爆炸那时候就说声恭喜你们成功的把我的怒火点燃了。被点燃的火焰在心中燃烧就仿佛一位魔王再临天下不管任何的伤痛就是要疯狂的把全部对手虐了一番,对于你们这些人我可不会手软。当一个人的底线一次又一次被触碰了就算是个暖男也不能够包容你们这些行为举止,否则只会让你们变本加厉。<o:p></o:p>
在这个地方所遇到的人我都心存感激,唯独一个人我始终还是不能释怀对她的恨意。这股恨意在我心中挥之不去的烙印时时提醒着我要提防这个人并且与她有一个距离,在安全的距离之内她不可能碰到我的一根汗毛,虽然不像黑社会的老大般有很多小弟卖命,然而我相信我的文字可以看似平叙直白总比动手来的更刺疼。与她结识只不过是偶然的,刚开始以为她是好好的一位女孩子,但是经过相处一段日子以后各种真实面目就逐渐慢慢地付出水面仿佛被照妖镜各个原形毕露的情况。我不知道她的居心到底何在,是不是自己在大学没有什么朋友而导致严重缺爱需要寻找那份爱来填补自己本身的遗憾。我可以体谅她是一位特殊生,特殊生是谁都无法选择命运安排了就只能接受,然而不要把这身份来当一种理由继续闯祸。每当闯祸以后只会在老师和同学们面前扮演着好像孝子在哭丧一样着实看了让一些人不忍心一直包容她所犯的错。就是这样的处理方式导致她没有去反思自己所做所为,也不懂为她的行为负责,只会把所有的一切责任推向给指责她的同学们就如南柯一梦一样从来都没发生过。不仅如此还学会了以后闯祸了就在老师和同学们的面前哭一哭就行了,他们就会放她一马了。<o:p></o:p>
我想她人生也是可悲她不应该当个学生不如去当个演员好了尤其是扮演爱哭爱闹的女孩最为适合了。她不当演员真的是浪费了人才了仿佛古代的英雄没有地方施展才能真的是可惜了。这不是一种歧视而是真诚的意见及看法,我想也有很多人会赞成我的说法。这的确是事实不是我想要说她说得那么坏,只是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总是在那边哭哭啼啼好像婴儿饿了需要爸爸妈妈们来喂她一样。遇到这种人我也是醉了,这一刻我真的想化成陆判来审判那些孤魂野鬼生前所犯下的滔天罪孽方式来对待她但是理智告知我不要那么的冲动否则会掉人到她设下的圈套。想一想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会被她激怒而且造成一个对我自己不利的局面,这是多么的不值得。了解她的人都知道她喜欢把莫须有的事情强加在别人的身上,一旦被识破就只会说这是一场误会然后急忙逃离现场仿佛是看到鬼一样。她说过的每一句话没有一句能相信的因为过不久之后听到和她说过的都不一样,到底哪一句是真;那一句是假早已分辨不清索性就不相信她的话。她的话犹如改编高手可以把一首歌曲把它改变成蓝调、抒情、摇滚、重金属等等的版本。这么多的版本每一个都是她难道她搞那么多的事情不会嫌累,我想应该不会这应该是她的兴趣。<o:p></o:p>
最为招人不喜的地方在于她总是胡言乱语说鬼神之类的话题或者是到处乱说别人的事情。整天在那里说自己有一双通灵眼能够看到附在别人身上的鬼魂,我想你是不是有妄想症这样的话都说出口。从此以后神婆的由来就是从这里开始。佛说这是叫妄语,把一些不正确的东西传递给别人造成信以为真久而久之使得他人迷失自我更为严重的会造成精神上的困扰。她从来都不去想这种行为会带给别人的是无穷无尽的伤害造成阴影无法逃出来,是不是要发生事情才能觉察到严重性开始后悔内疚的心情呢?可惜对她这种人不会起什么作用的,不管是用硬或是柔的都没办法改变她的行为举止。再来为何总是要在别人面前提起别人的秘密或者是心事,难道她真不知道基本礼貌吗?还是她都没有修过这些基本礼貌像似道德教育没有过关的孩子一样。所谓一次不忠百次不用,像她这样的人不忠还需要被人录用?我想也不可能会有机会被录用除非哪家公司的领导是瞎了或者是不怕被人出卖的可以尝试录用她的,反正自家造的孽自己承受吧反正与我无关。我只是在阐述事实,事实摆在眼前还不肯认错的人只不过是个可怜虫。总是以为别人有义务与她站在同一条线,这只不过是她个人的意思想法而不是所有人认同你的做法除了那些与你一样的人。<o:p></o:p>
最后她只不过是个我生命中的微生物我也不需要为此人而感到愤怒,这真的是不用如此。从那一次与她产生不愉快的事情以后我都很少去接触她了反而活得更自由。行得正的人不会怕这神婆,总有一天她会受到应有的因果报应吧只是时候未到而已。<o:p></o:p>
红尘烟雨
普通會員
 
文章: 16
註冊時間: 週四 11月 23, 2017 10:49 am
來自: 南华大学文学系(马来西亚人)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散文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4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