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

版主: 麻吉, 馮瑀珊

樱花

文章红尘烟雨 發表於 週六 1月 13, 2018 11:50 pm

 

《樱花》<o:p></o:p>
     望着他们的背影淹没在粉红的花海中显得是那么的和谐那么的甜蜜,那正好是夏天刚要进入秋天之际。一旁的我像个旁观者在观察一个爱情的故事的发生及结束如同万物缘起缘灭的过程。他们的初遇的时侯是在一个深夜,只因为男孩把钱借给女生让她可以付清接驳车的费用。当我回想起来觉得他们的初遇有点不可思议就像那个电视剧情一样。男孩那时候因为口渴去文会楼的贩卖机买水喝忽然见到一位女孩一直急忙按银行的密码一直按错就像一个不停的尝试着努力却没有发现自己努力的方法错了。这是侯男孩觉得看到女孩非常着急用到钱,男孩二话不说从钱包里掏出一千台币来借她付清接驳车的费用并且其余的让她当着领用钱使用。从此以后这已经产生了一段虐缘了就像命运早已安排好了的一切躲也躲不了。直到现在我还是不知道这段虐缘几时会真真彻底的结束而且不留一点痕迹以免以后看到会伤心流泪,对我来说即使是朋友的关系也不可以有。<o:p></o:p>
     他们认识的第二天就约一起到文化路去买东西吃。这时候的他们并没有什么感觉只是单纯的以姐弟来互相称谓。在我眼里认为这两个人也太随便了吧像是一部作品是没有经过审查、排列、设计就直接列印出版。这也不可能的事吧,在怎么想也不知道是什么回事,我放弃了。当我坐在他们的对面的时候我没有说什么话因为真的不是很喜欢那个女孩毕竟我们真的不熟。刚开始与她接触的时候是透过那个男孩我的朋友介绍才认识的。我的朋友和她的关系看上去好像亲人一样就是自来熟,我只能这样形容吧。再说我也不在乎他们之间的关系,我不想知道也不会去问,安静得当个沉默的书生吧沉静在文学的世界不是更好吧。至少这样我不用听到那些毫无营养的话语就如子弹一颗一颗的胡乱发射不知道会打到谁的身上。她说的话就如同洪钟般的音量让周围的人听到,是那么的刺耳那么的让人不舒服。还有一点没有那么大的头就不要戴那么大的帽子只会浪费钱财。<o:p></o:p>
     有一天朋友冲进我的房间,情绪有点激动难过的对我说他被骗了。我听了愣着了不会是和那个女孩有关吧。听着他的哭诉的一切,我心里只能说这是你自找的啊没有人逼你和她在一起的啊。心是这样说但是我无法这样说我的朋友,就只能够以一个理性的角度去安慰他的所有的创伤并且知道他现在的感受是非常难以接受及痛苦的毕竟我也是过来人。他那样的情况是失常的导致他无精打采对什么事情都没有什么兴趣像个无魂魄的灵魂行尸走肉。他已经沉浸在伤痛之中却不肯走出来一直喃喃自语的说为什么骗我?我也真是没办法如何去安抚他的情绪唯有放任他。对于我来说感情的东西谁一次就能够谈得成的呢何况是他刚刚开始一段感情。他说他要去看那些伤心的电影让自己大哭一场,我陪着他走到图书馆借光碟及一些看电影的配备例如耳机。准备就绪之后就开始所谓的疗愈之旅,期望能够把他的伤口愈合。<o:p></o:p>
     然而上天和他开了一场玩笑因为那女孩主动来找他并且来关心他到底会怎样,但是我心里想你来了又能如何是要把伤痕给你看才情愿是吧。我默默的听他们的对话,我笑了因为认为这是一场笑话。伤人者就以一副委屈的样子和他说话在我看来她在演戏吧,这只不过让她自己心里好受一点可是难道没有一丁点的良心谴责吗?我有很多的愤怒及不忍心看着朋友他被人耍得团团转可是依然还没看得清。在这事件里双方都有错,一个是爱情里的傻子;另一个是爱情的骗子,这两者之间怎么可能会有好的结果。我的朋友只能说是个傻子同时也是个白痴,对于伪善的女孩还能够选择原谅,既然他要这样我也无法去阻止只能好好的祝福他们。我那天心情不好因为不知道朋友他脑袋在想什么?我心想我等着哪一天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到时候我会嘲笑他并且袖手旁观,因为救了你一次就不会有第二次了,那时候你自己解决吧。心情不好的我只好听音乐缓和我像火山爆发的情绪。<o:p></o:p>
     又再一次我朋友又在我房间诉苦了又说那个女孩怎样对他还要和他闹分手。这时的我就给他一个建议那就是分了吧,这女孩真的不适合他。听不听就由他了,我可不管那么多了,如果他还是要选择和那个女孩子一起得话,以后就不要来找我说他们之间得烦恼。这已经造成了我的困扰,就算我可以倾听但是我却不能一直只倾听他们的烦恼而已吧听多了也会腻的就如同红茶泡在整桶的糖浆里一样。但是事情并不是我想象及理想的答案而是给我一个心碎的答案,他们又在一起了,我怀疑朋友脑袋是不是烧坏了就好比明知道前方有墙角还是硬要去撞上去并且还要说这并没有什么痛。我心想你这个朋友没得就来了被爱情绑的紧紧的就如同吸烟了上了瘾想要戒掉非常的困难。这样也好自己造的虐自己承担,让他自己去明白其中的道理,旁观者可以提醒当事者可是还是需要本人自己同意做出改变若没有只能说声抱歉。<o:p></o:p>
又来到了夏天进入秋天之际他们的爱情就像樱花般落下的速度来的快去也快。这种种在我眼里只不过是一个荒谬的谎话或者是骗局,没有什么天长地久的海誓山盟,没有所谓的承诺留下来的只是一条伤疤。然而这条伤疤刻在他的手上无时无刻提醒他不要再当爱情里的傻子,可惜的是这条伤疤还是让他觉得不痛不痒。或许他认为与她做朋友不会怎样但他却不知道一个连一个简单的忠诚的习惯不好的人还有什么可以托付给她的,所以我沉默了让他自己去思考吧。就让时间去证明这一切到底是欺骗还是一种苦衷。<o:p></o:p>
红尘烟雨
普通會員
 
文章: 16
註冊時間: 週四 11月 23, 2017 10:49 am
來自: 南华大学文学系(马来西亚人)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散文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