樟樹神託夢記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

版主: 麻吉, 馮瑀珊

樟樹神託夢記

文章慕松 發表於 週四 1月 11, 2018 11:08 am

 

          『樟樹神託夢記』

  一般人認為傳說都是無稽可考之故事,其實不然,有時候還真的像有那麼一回事兒呢。山村村子裏有個老樹神,祂是一棵年齡百餘歲的老樟樹。因為產業道路的拓寬需要,它將遭到移除的命運。消息傳出全村騷動,這棵被視為村莊守護神樹,它的去往讓大家困擾萬分。而這回是老樟樹的第二次移植,首次在民國四十五年,因為國校擴建而移至現址。

  記得當時村人極力的反對,嗣後經過地方長老與學校擴建工程組磋商之後,這才獲得共識權宜將老樹移植到現址。這棵定居將近百餘年的老樟樹,它與村人朝夕相處,早已產生交流之情愫。對老樹而言,它的年輪增長之外,已成為村民信賴之神祇。對村人而言,老樟樹長期間庇祐地方,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是故,它與村民或村民與它之間,已經形成一種難以割捨之情。

  而老樹與人之間,承擔著許多難以解釋之情懷。那一年颱風侵襲山城,村莊毀裂災情慘重。人畜之犧牲難以估算,唯獨山凹那棵老樟樹安然無恙。颱風瘋狂掃襲之夜,飛砂走石,河流暴洪漫淹半個村落。老樟樹屹立不搖,所以,村人將它視為神力之顯現,從此對它更是虔誠篤信。就在風災之後傳言紛飛,有人說它親眼樹神化作人形,手握棍棒如何如何的運棒撥風擊碎風圈。

  又有人說它與風神雨神纏鬥一起,最後終於將它們追趕出境。儘管這些傳說毫無實據,但是村人們仍深信不疑。鄰居文山叔這年剛自軍中退伍返鄉,他服國民兵役,僅在軍中半年罷了。聽說部隊長爲宣導國軍「軍愛民,民敬軍」之昭示,特別親自開車送他們回家鄉。文山叔的父親感念部隊長之盛情,將家中唯一的閹雞,宰了款待部隊長。

  鄉下人真情坦白,敬酒直率,於是一杯來,回敬一杯去,大夥吃得滿臉通紅酒氣沖天。文山叔父子醉得一塌糊塗,父子兩醉臥客廳,家人叫也叫不醒,部隊長何時走人,父子倆都不知道。翌日,父子醒過來發現自己醉臥客廳,這才知道自己失禮,竟然醉得沒送部隊長回去。父子倆相對視好半晌,父親莫名其妙的問兒子:「在睡夢中,你是否見到一位,穿著綠袍老態龍鍾之老人家?」

  文山叔大感詫異,因為他也正想問父親這個問題。沒想到父親卻先問起我來。兩人覺得此夢來得非常奇怪,於是共同前去老樟樹附近的「天文宮」,請教廟公問明原因。廟公說他也夢見相同之事,莫非樟樹神顯靈要傳達些啥麼神旨?於是他們虔誠的點香禱問,結果三人三投皆為聖筊。這時廟公再度擲筊問神,需要村人幫祂作啥?妙的是籤架上飛下一籤,內涵說明老樹最近將會有些異動之干擾。

  老樹希望村人幫祂設廟,讓祂有座永固容身之處。廟公揣摩籤詩之際,公所職員恰好前來照會廟公,說村子裏的產業道路必須拓寬,老樟樹坐落之地,正是路心所以必須移除。鄉公所認為這樹屬於公共造產,想將它出售換取現金,以作為拓寬產業道路之用度。其實,山村居民中多人夢見相同故事,只是猜不透夢之涵義為何罷了。如今事情完全透明了,大家爭相吐露心聲。

  此時,大家反爲了老樟樹的安頓而大傷腦筋。為了解決這個棘手之問題,於是村長召集民聚會討論,並邀請村中長老與會集思廣義,希望能拿出好主意解決問題。最後,村長將會中公決保留老樹之意願呈報上級。結果公所體察民情同意修改路線,但老樟樹必須移動數尺以便閃過新路途程。自此開始,天文宮主持收集建廟基金,以便替老樹神建築一座容身之處。

  此次山村老樟樹之保護成功,激發了大眾對文化空間保存的共識。更重要之成果是,他日其他村莊遇到相同問題,都會拿這次的共識標準去認定。山村護樹成功實例獲得讚賞,同年裏整個山鄉共百餘棵老樹獲得保存。說也奇怪,就在決議另闢路線雨建廟之晚上,又有許多人做了相同的夢,夢中看見一位龍鍾綠袍老人,頻頻施禮向他們道謝呢!   【完】
從小寫到老,一無所成,但仍努力不懈。


[北北草堂]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ftliu/
頭像
慕松
散文優寫手
 
文章: 3775
註冊時間: 週六 10月 30, 2004 1:57 pm
來自: 台灣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散文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