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如夢兆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

版主: 麻吉, 馮瑀珊

宛如夢兆

文章芝言 發表於 週二 1月 09, 2018 10:20 pm

 

《詭夢》
      在軟硬得宜的醫院舒適病床上躺了七天,下午暫返家(明日換往三總)傍晚小睡一會。才躺下便覺得背上好痛、腳也斷續抽痛。幾十年都睡榻榻米也覺得軟硬適中,因為背傷而忽然變得有害了。

      不理會,繼續睡就適應了,然而不舒服又兼沒蓋暖,可能因此投射在夢裡卻因此讓我驚恐萬分……

      我在騎腳踏車往不知名的偏僻鄉村某處,一路行來天色越來越暗,直到好寬敞的一條鄉下黃泥路幾乎完全看不見,卻有一團黑忽忽的不知是坑洞還是什麼障礙物,而我的單車居然車把在後 ,煞車時搖晃得幾乎跌倒。

      好像拜訪誰好像去工作也好像只是路過,但因實在惶恐決定回頭。騎了好久然後下車用跑的,此時天色又是清晰可辨萬物 ,我跑著跑著在孩提時的鄉間田埂路上,時而左彎時而右拐,在經過一座田中墳墓時必須迅速扭腰往左,那雙手抬高以維持平衡的姿勢以及墳墓尤其印象深刻。

     深刻的印象是孩提時代常常經過、每次看到的深層記憶,那座墳甚至直覺認定就是一位當地黃姓人家。夢中拐過田角的墳墓接著就是一戶人家,屋前放一部廂型車,他們安靜的做著什麼,也都抬頭看我跑過。我又穿過一處小小的竹筍林子,等穿出來時看到了有 人在安穩的睡覺,於是我放鬆了、放心了,停下來了~因為這是我熟悉的地方,也是出發往某處的起點。

   我看了睡覺中的人,在床上、熟睡中 ,而那人就是我。我見到我毫無駭異驚怪之色,然後我就醒來。

   我醒來之後卻駭異不已、慶幸不已,以為其中有夢兆。至於夢兆可能是什麼,就到此為止我不說了。
芝言
普通會員
 
文章: 2336
註冊時間: 週日 12月 09, 2007 10:05 pm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散文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3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