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片海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

版主: 麻吉, 馮瑀珊

那片海

文章凡耘 發表於 週二 1月 09, 2018 1:56 pm

 

你看過最美的顏色是什麼呢?

  來自太平洋的海水,聚集在懸崖下,一個過彎,迎接我的無垠天空,同樣在海面浮現。波浪與水花交織出俏麗的粉墨,看著眼前由水珠慢慢堆疊起來的冷色調,我心裡卻盡是被震撼的美。
  海灘離下榻的飯店不遠,放完行李後,暮色漸起,我索性到海灘上走走。天空呈現出暖色調,絢爛而令人著迷。被照耀了整天的銀海,此時也只剩下溫暖的弧度,怡人的溫度徐徐吹來,心靈也隨著波浪起伏而後歸於平靜。
  轉身一瞥,海岸線的遠方似乎有座破舊的屋子,昏暗的空間裡,唯有那個角落有著突兀的色彩。
  走近後發現屋子雖然老舊,但仍堪使用,突兀色調的真面目是搭在屋子上方的彩色布棚,正當我思考布棚的功用時,屋子裡走出一位阿伯。
  「小姐,這天看來是要下雨了,還是快點回去吧!」一句充滿人情味的台灣國語,竟讓我捨不得離去。
  「阿伯,你一個人住這嗎?」我試著用國語跟阿伯溝通,從我蹩腳的話語中,阿伯似乎感受到我還不想離開,便叫我到屋內坐,這才知道,因為屋子年久失修,雖不至於不能住人,但下雨時難免會漏水,彩色布棚的功能,正是用來抵擋試圖想侵入屋內那從海蒸發的大氣。
  阿伯倒也不理會我這無禮的觀光客,自顧自的忙起手中的活兒,我看著新奇,又是一連串的提問,阿伯倒是耐心一一回答我的無知。
  「阿伯,這邊的漁網已經修補好了嗎?」阿伯大笑了出來。原來曬漁網和補網的工作通常會一起進行。
  阿伯的手未有一刻的停歇,針線來回縫補著漁網。他說,破掉的漁網,補好了之後就能重新在海中大展威風,漁獲量如果好,一整年都不愁吃穿。當時,阿伯看向大海的眼神,彷彿將海洋視為獵場,海面波光映射出一次次打撈,獵物盡被他收服麾下的場景。我想,若能實際看見阿伯捕獵,一定能感受到屬於男人廝殺的壯烈。
  遊玩了幾天,在離開前,本想再度感受海洋的人情味,卻沒看到那一處突兀,放眼望去的起伏,彷彿都被海風撫平般和諧。烈火將無限風光的過去,燒成了灰燼,而曾在蒼海中馳騁的身影,也隨著火光搖曳後倒下。
  阿伯家中的彩色布棚換下了,取而代之的是,融於大自然的悲傷。那個角落,再也不突兀了。

  旅程結束,藍海與藍天依舊佇立在那,終究是太寂寞了,可這個時期的海平面沒有海豚躍出,也許,這片海域本來就不會出現海豚。
凡耘
普通會員
 
文章: 8
註冊時間: 週四 11月 02, 2017 11:01 pm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散文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4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