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濃的印象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

版主: 麻吉, 馮瑀珊

美濃的印象

文章慕松 發表於 週二 1月 09, 2018 10:55 am

 

          『美濃的印象』

  么妹遠嫁南台灣的美濃,當時我正病中無法送行。之後,三弟與五弟常去看她,生怕她遠離家門,無法適應那邊的新生活。幸好么妹適應力不錯,總算讓她順利的渡過許多風浪。現在她已子女成長,偶有聚會才自她的口中,獲悉一些鮮於聽聞的內幕。還好老天疼她沒讓她漏氣,終於撐過關關苦難安抵彼岸。美濃是南台灣客家人的重鎮,人才輩出鄉里團結。

提起美濃免不了會想到菸葉,昔日因為契作關係,全域之內菸田毗連阡陌,綠綠煙葉,笑臉迎人。之後,因為菸酒公賣局縮小契作,耕作面積逐漸減少。光景即便如此,進入美濃猶是綠浪迎人,紫白之菸花,迎著風兒在搔首弄姿。在這裡,十數步便有一座構建特殊的菸樓,曬葉期間,煙味瀰漫空間。搭配著稻田禾浪搖曳,令人彷彿有著走入仙鄉之感覺。

  正當全球反菸運動展開之際,外國菸商卻拼命的在亞洲非洲,大力的促銷其香菸產品。加上政府常遭到美國「301條款」的脅迫,形勢比人強,故爾不得不開放洋菸進口。惡門敞開之後,首當其衝之受害者,就是美濃在地的菸農。所有契作嘎然而止,此一號稱「大學生的搖籃」的作物,突然在此絕跡,往昔之繁花景緻,再也無眼福見到了。

  服役期間,駐地在鳳山的五甲,認識一位來自美濃的鍾姓雷達士。因為同是客族,所以兩人的交情不錯。記得那天,好像是六堆軍的啥麼祭日?恰巧他的特休假連續三天,因此,他邀我一起去他家,享受一下祭典的熱鬧。我是個借調充員,本職是籃球隊員,外出只需跟班長招呼一聲,就連請假手續也給免了。部隊的班上事情交代清楚,我便到隊部籃球組報備外出。回到寢室,我在內務櫃中,隨便拿兩套衣服裝入行李袋內。

  當夜與他同乘巴士,連夜從五甲搭公車出發,到高雄再換車至美濃。進入美濃鎮內,空氣中洋溢著古樸的歷史味道。傳統粵式的三合院建築物到處可見,矗立的菸樓,一座座的豎立於菸田角落。鍾兄家的菸樓建構特殊,老遠一眼就可瞧及。為了好奇,我要他帶我進入菸樓內裏參觀。親自走過這一趟,加上鍾兄的介紹,這時我才明白,原來上繳之菸葉,竟然需要如此繁雜的前置作業。

  誰說種田辛苦?播種、插秧、鋤草、收割、習以為常。但是繳菸葉則倍為辛苦,從烘菸、選葉、打裝、皆須與時間競賽,經常一作三天兩夜持續不斷,完工之後走出菸樓,雙眼通紅還混身濃厚的菸味,您說這種工作辛苦不辛苦呢?我逗留美濃小鎮,時光過得悠閒,菸樓、古厝、老廟、祠堂、還有油紙傘、勾串出來的客家民風,過目令人難忘。輕輕走過小徑捲起揚塵,影像清新深深植入腦海。

  回到部隊之後,我的腦海裡,天天反芻著美濃的菸香味。我一直希望能夠再度親臨斯土,奈何球季已經開始,我只好匆匆收拾離開部隊北上報到。球季結束再度回歸到部隊,鍾兄早已退伍返鄉。之後一直沒有聯絡,么妹嫁入美濃,本想順道前去看他,可惜未能成行甚感遺憾。那年姪兒完婚前去道賀,但么妹已經遷居長治鄉境,她們已經在此置產,聽說也很久沒回去啦。

  長治緊鄰著美濃,於是回程之時,特別委託司機繞道美濃,專程前去與小鎮道別。巴士進入美濃鎮道,處處菸樓閒置,菸田風光不再。雖然還有些許菸農繼續種菸,但其盛況已經大不如前。倒是波斯菊田取代菸田,風光易色形成另類視覺也不錯看吶!   【完】
從小寫到老,一無所成,但仍努力不懈。


[北北草堂]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ftliu/
頭像
慕松
散文優寫手
 
文章: 4079
註冊時間: 週六 10月 30, 2004 1:57 pm
來自: 台灣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散文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4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