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馬初體驗筆記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

版主: 麻吉, 馮瑀珊

騎馬初體驗筆記

文章慕松 發表於 週二 11月 28, 2017 11:04 am

 

          『騎馬初體驗筆記』

  人類善待動物是有必要的,西洋有句俗話說得好:「好馬是不可經常的鞭打牠。」人有脾氣,馬也有牠的癖性。因此,善待馬兒必有好報。如果你經常的在馬面前露出輕視臉色,或者在牠身畔用言語侮辱牠,你就得當心哪天會被他摔下馬背。因為馬脾氣之暴烈,往往超出了人類對牠的想像。所謂「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這是常被引用的成語,但是馬兒也會有反擊的時候,人類應該注意!

  事實上,馬兒的個性火烈,牠不是容易被馴服的家畜。但若能真心以待,獲得牠的心服,牠才會甘為所用。所謂的「良駒」,它就是能夠人馬心靈合一的好馬是也。墨西哥商友龔薩雷斯愛馬如痴,在他鄉下的馬廄裏,經常會有數匹健馬在Stand By,等候他有空前來騎馬散步。這天,我人逗留在北墨龔家的大牧場。他帶著我到牧場四處閒逛,就在放牧區角落裡,看見四匹仔馬低著頭在啃草。

  可能牠們尚未達到役使年齡,所以馬蹄上還沒釘上蹄鐵。我因一時童心突起,要求龔薩雷斯讓我騎馬。他看看我一臉狐疑,但拗不過我的懇求,所以,他吩咐管馬工人里約,選匹母馬當我的坐騎。這匹母馬名叫「仙尤莉塔」,馬齒一歲半多一點點。馬性溫馴,溫柔可人。我輕輕撫摸牠的臉頰,牠都沒反對。我自褲袋內掏出一塊巧克力和牠套交情,牠那種柔順之反應讓我安心許多。

  牠在管工的牽引下被套上馬鞍,然後靜靜的走到我身旁。這是我的初體驗,心中的興奮筆墨難以形容。我按照管工教我的方法,傻不楞登的與牠先攀交情。之後,我溫言低聲向牠自我介紹一番。牠聽了似乎很高興的樣子,不停的用牠馬舌捲舔馬嘴,並以深呼吸嗅一嗅我的身體。此時,龔薩雷斯在一旁教我如何控御。他所交代的重點,我全都謹記在心不敢馬虎。

  經過他半小時的細心調教,基本上需要的技巧都已清楚,所以我已可將馬匹自由的驅策走動。所謂「貪心不足蛇吞象」,我邊騎邊要求他多教些技巧給我,結果匢圇吞棗反而一事無成。管工里約這小子,見我已能和「仙尤莉塔」融會一體,遂在一旁狗腿般稱讚我的馬技進步神速。給里約這小子的一記馬屁,我自以為已可以駕馭自如。於是厚著臉皮學起西部牛仔,搖鞭長身吆喝要牠快跑!

  諷刺的是牠並不聽令,愣愣站著不為所動。稍後起步則時走時停,左顧右盼,管我如何拍打吆喝他就是不跑。里約看看苗頭不對,用手拍擊牠的屁股要牠快跑。果然馬有馬性,里約連拍數下牠就是不跑。一旁看熱鬧的工人們,揮舞著帽子狂呼,個個嘴裏「Hole!」「Hole!」的喊個不停,樣子像是在鼓勵著我和仙尤利塔。然而,儘管旁邊的鼓噪聲音震痛耳膜,仙尤莉塔依然無動於衷。

  半晌之後我改以低姿態,利用軟語要求牠馱我起跑。大概是低姿態打動了牠的芳心,果真馱著我邁開腳步小跑起來。我們繞著廣場跑三圈,牠的速度越跑越快。馬背上的我初初感覺尚沒甚麼,速度增加後直如騰雲駕霧,兩旁的事物在眼前瞬閃而過。廣場觀看的人們,見我人馬已開始起步快跑,大家喝采助興呼聲高昂。「Bravo!Bravo!」一陣陣狂叫聲不歇,我在馬背上得意的接受他們的歡呼。

  正在得意忘形之際,牠突然來個緊急煞車。我像一片落葉被牠從馬背摔下,跌個狗吃屎滿口泥灰。龔薩雷斯不知打哪兒冒了出來?看到我的光景不禁哈哈大笑。拉丁人的中氣十足,笑聲蕩漾在空中久久不散。頓時讓我滿身燥熱一臉通紅,這下子可糗大啦!他笑盈盈的走了過來,伸出手拉我起來,並還幫我拍去身上的塵土。此時之我滿臉尷尬,恨不得地面有個裂縫可以鑽進去。

  可恨的傢伙龔薩雷斯,這個墨西哥痞子!他仍舊是好整以暇,惡意的瞄我一眼,然候肥臉上掛滿笑意的對我說:「劉,真有你的。你可知道仙尤利塔的脾氣?牠最討厭有人在牠背上逞威風了。」他潤潤嘴唇之後接著說:「今天你可犯了牠的大忌,這就難怪牠會將你摔下馬背來啦。」聽完他的話,我如啞巴吃黃蓮,心中之苦不知從何說起才好?  【完】
從小寫到老,一無所成,但仍努力不懈。


[北北草堂]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ftliu/
頭像
慕松
散文優寫手
 
文章: 3770
註冊時間: 週六 10月 30, 2004 1:57 pm
來自: 台灣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散文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3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