螢火蟲夜話(下)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

版主: 馮瑀珊, 麻吉

螢火蟲夜話(下)

文章盜版本龍馬 發表於 週三 10月 18, 2017 10:48 pm

 

經過十年後,在工作之餘,到了台北市某社區大學選課,赫然看到大學同學「孫」,在任課老師的名單上,而孫同學在社區大學開的課,是她擅長的佛學課程「西藏生死學」。


聽說孫同學從我們學校畢業後,考上政大中文研究所,碩士博士一路順利,後來在一些公立與私立大學教國文。據說她的碩士論文,是佛經的「法華經觀音玄義」。在台灣,用佛經拿博士碩士學位的人不少,我不禁想起,古代的宋朝明朝曾經明文規定,參加科舉考試,不得在考卷中引用「佛經經文」的規定。看來民主時代真的比較尊重各種思想,並不是像專制時代時,「儒家理學」獨大,佛經會經常被儒學壓抑。在民主時代中,佛經也可堂而皇之的,在教育系統裡拿到博碩士學位。


後來,在社區大學選課時,我不好意思選孫同學的「西藏生死書」的課,而選了「歐洲電影選輯」的課。有幾次下課時,會看到孫同學走出校門,身邊圍著許多老年學生,詢問著佛學,解脫,生死的問題。
對我來說,佛學已經很遙遠了,每個月賺得錢,能奉養父母的很少,在職場上,也人微言輕,所幸有些「美術」與「藝術」的興趣,能和朋友和網友交流玩玩,算是灰濛濛的中年生活中,惟一覺得逍遙快樂的時間。


在社區大學課程結束時,我沒有看到孫同學走出校門,回家路上在景美夜市閒逛,想起在大學時競選系學會會長,邀請孫同學和其他同學幫我助選,我提了幾個政見都被認同,當我說出:「我當系學會會長後,非常不歡迎那些推廣同性戀活動,辦同性戀影展的人,進來我的系學會。」結果孫同學當場變臉,說我歧視同性戀,並說在文學藝術的世界裡,同性戀和異性戀是平等的,像當時一部叫「神父」的同性戀電影,就非常感動人心,我歧視同性戀,怎有資格當中文系系學會會長。


當時我被孫同學罵得無言以對的情況,在景美夜市吃著燒烤和海鮮時,仍然歷歷在目,或許,文學和佛學,是有關自然生命價值的,我雖自認小有才氣,多才多藝,但和心胸廣大,智慧慈悲高遠的孫同學相比,還是差太遠了吧!
無論如何,先賺點錢,多少奉養父母,把自己生活搞好,佛學和智慧,為人師表甚麼的,就隨喜讚嘆同學們的表現吧!因為每個人的命運是不同的,沒甚麼好比較的吧........
盜版本龍馬
普通會員
 
文章: 142
註冊時間: 週三 6月 22, 2011 1:27 pm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散文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Google [Bot] 和 1 位訪客